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执剑之刻

23.7万浏览    2047参与
Genka
今日单抽🙄 (第二个了,与其...

今日单抽🙄

(第二个了,与其给我溢出这么多ur不如给我个ur鸨羽)

今日单抽🙄

(第二个了,与其给我溢出这么多ur不如给我个ur鸨羽)

春降之时空如水
日常咕咕咕的幼稚园画风

日常咕咕咕的幼稚园画风

日常咕咕咕的幼稚园画风

patrol

【执剑之刻乙女向】再见如初

●德川光国 × 公主 短打 ooc习惯就好

●一个一周目公主和二周目读档光国的神降故事x 不知道算不算刀

●日服开局光国的一点脑洞

●游戏性要素 一周目光国出场双光国注意


—————————————————————————————


这是一个轮回的世界。


曼珠沙华,一种红色石蒜,传说中花与叶永不相见,是佛轮回的花。花常开在常夜,是黄泉地狱路上唯一的风景。

又称彼岸花。知道此花与生死轮回有关,近来却频频在梦中见到那猩红的花朵,和一个黑发女...

●德川光国 × 公主 短打 ooc习惯就好

●一个一周目公主和二周目读档光国的神降故事x 不知道算不算刀

●日服开局光国的一点脑洞

●游戏性要素 一周目光国出场双光国注意

 

 

 

 

—————————————————————————————

 

这是一个轮回的世界。

 

曼珠沙华,一种红色石蒜,传说中花与叶永不相见,是佛轮回的花。花常开在常夜,是黄泉地狱路上唯一的风景。

又称彼岸花。知道此花与生死轮回有关,近来却频频在梦中见到那猩红的花朵,和一个黑发女孩的身影。流连忆梦,辗转整夜,才终于将意识重新归于一片混沌之中。

 

 

听到谁在呼喊自己。

 

很奇怪,因为是用跟自己一样的声音呼喊自己。

 

在朦胧的感觉中睁开眼睛,看到那个,跟自己拥有一模一样脸的男人。仿佛是在镜中,唯一不同的是周身的气场,散发出来的剑气,和那种现在的我并不会拥有的眼神。

 

难以置信,这世界上竟然有另外一个我的存在。

 

“没有时间解释了。你现在的力量太弱,希望这样能尽量帮上她。”对面的人眼神是让我无法揣度的复杂。

 

我失笑:“那么你是我吗?”

 

“是,又不是。”

 

追忆前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被写进日记里的花和对梦中不寻常少女的好奇中夹带了种子,才拥有了一线花开的可能性。

 

直接共享了来自那个人的记忆。虽然自己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幸福。在频繁的战事以及民不聊生中,浪漫以及不知是否存在的爱之情逐渐干涸的我,忽然袭来的芬芳感情,让我恢复了内心的柔软。

 

日鞠。在心里默念着她的名字。意识空间非常安静,我闭目感受着这份宁静的流淌。

 

那个我的身影像月亮一样,静静的,无言的平淡却又真切,连离去的时候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那个我是这样的吧,如同背影一般,一直守护着心爱的她的存在。

 

 

 

“最后一个问题。既然她爱你,那她为什么要离开你?”

 

“你以后会明白的,”一声沉笑传来,“正是因为她爱我,我才能理解她。”

 

“她从未离开过我。”

 

……

 

……

 

宽永某年 某月 某日 夏 记

 

“感觉到重要的人在呼唤自己,结下的缘分告诉我是记忆里的那个女孩”

 

“听到了她的声音,跟记忆中的一样”

 

“刻渡轮回 渡我苦厄 追思往日 千丝万缕”

 

“她的神降光芒很强 虽然感觉到她的犹豫 但以我目前最强的力量降身是没有问题的”

 

“继承了那份感情的我,未来的日子还很长”

 

……

 

回忆起来,在第一次相遇的那天拥抱了她,说了不太寻常的话。因为看见了那样惊喜又悲伤的表情,实在不忍心以初识之人的距离重逢。

 

从那样的表情中确认她是认识我的,并没有将我推开,惊讶的脸,映红的双颊,非常的可爱。忍不住轻轻亲了一下。

 

但是在接下来的相处中,却始终没有看到印象中那种纯粹美丽的笑容。不知别人是否有跟我一样的运气再度遇见她,但是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的,若是这样能换回你的笑容就好了。

 

 

 

无论怎样。还是逃不掉的,属于我的鬼丸公主。

乌氏澜
哭哭🐍 宝贝不哭不哭 我一直...

哭哭🐍


宝贝不哭不哭 我一直在😭

哭哭🐍


宝贝不哭不哭 我一直在😭

三十六

才入坑真的太难了,磨磨唧唧肝


(ps,想约稿也可以找俺!)

才入坑真的太难了,磨磨唧唧肝



(ps,想约稿也可以找俺!)

五楽苏锐
跟风 浪宝贝我真的是爱你的!!...

跟风

浪宝贝我真的是爱你的!!!!

感谢@千染今天保证不咕 @Greiseidius 的帮助!!!


海浪就是浪的话,也很温柔呢

跟风

浪宝贝我真的是爱你的!!!!

感谢@千染今天保证不咕 @Greiseidius 的帮助!!!


海浪就是浪的话,也很温柔呢

「片栗」

*唐獅子 刻之章·二 

為什麼葵姐在別鬼的刻之章裏還這麼男友力爆棚???

看起來清冷,實際上事事以你為先。以為是姐姐,偶爾又會流露出不坦率不器用的一面。我戀愛了www

好想和葵姐姐一起逛街啊(夢言夢語


*唐獅子 刻之章·二 

為什麼葵姐在別鬼的刻之章裏還這麼男友力爆棚???

看起來清冷,實際上事事以你為先。以為是姐姐,偶爾又會流露出不坦率不器用的一面。我戀愛了www

好想和葵姐姐一起逛街啊(夢言夢語



世有缺

很难不心动|ω・)و ̑̑༉❤️❤️❤️❤️❤️❤️❤️❤️

很难不心动|ω・)و ̑̑༉❤️❤️❤️❤️❤️❤️❤️❤️

兽兽子XD
十连三个ur都是你,赶紧摸一发

十连三个ur都是你,赶紧摸一发

十连三个ur都是你,赶紧摸一发

春降之时空如水

和姐妹一起做的,问「宝宝是怎么来的」,内含日鞠,布都御魂,家光,六道轮回等稀人,请谨慎食用一切以角(shi)色(wu)为准,本图仅供参考。

和姐妹一起做的,问「宝宝是怎么来的」,内含日鞠,布都御魂,家光,六道轮回等稀人,请谨慎食用一切以角(shi)色(wu)为准,本图仅供参考。

黪烬Hibiki
草稿,不知道该骑什么食物好 (...

草稿,不知道该骑什么食物好

(反正什么都喜欢吃xxx)

草稿,不知道该骑什么食物好

(反正什么都喜欢吃xxx)

乌氏澜
这边也放一下~~是自己做的本命...

这边也放一下~~是自己做的本命30天

(ノ)`ω´(ヾ) ​​​ 

这边也放一下~~是自己做的本命30天

(ノ)`ω´(ヾ) ​​​ 

五楽苏锐

话不多说,生日快乐❤️

话不多说,生日快乐❤️

乌氏澜
『等……等一下!?好像不对劲!...

『等……等一下!?好像不对劲!』

『等……等一下!?好像不对劲!』

乌氏澜
这边也放一下~~做了一个30天...

这边也放一下~~做了一个30天挑战


第一次搞 也有参考一下其他的30天推

这边也放一下~~做了一个30天挑战


第一次搞 也有参考一下其他的30天推

月萝

【剣が刻】少年探幽(下)

*“我愿流一滴泪,信你眼神中一切期待。”


     这个年纪,他还未声名鹊起,不是历史上那个狩野派的中兴之主。

  一切都还来不及。

  历史许是严密的大齿轮压小齿轮,很难受到这种小小变动的撬动。

  狩野探幽被德川光国安置了下来。

  画卷展开,向前延伸。

  他每天都在看汉书,看画,每天侍女都会整理出一大堆无用的画纸,却不让扔。

  年少的人藏不住苦闷,不得已落笔损画,解那么一分半分愁。

  日鞠每日每日都要离开,能看着他的时间并不多,他觉得很奇怪,明明他并不是人们口中的狩野派“中兴之主”,她的眼神里仍然有最纯粹的信任和...

*“我愿流一滴泪,信你眼神中一切期待。”


     这个年纪,他还未声名鹊起,不是历史上那个狩野派的中兴之主。

  一切都还来不及。

  历史许是严密的大齿轮压小齿轮,很难受到这种小小变动的撬动。

  狩野探幽被德川光国安置了下来。

  画卷展开,向前延伸。

  他每天都在看汉书,看画,每天侍女都会整理出一大堆无用的画纸,却不让扔。

  年少的人藏不住苦闷,不得已落笔损画,解那么一分半分愁。

  日鞠每日每日都要离开,能看着他的时间并不多,他觉得很奇怪,明明他并不是人们口中的狩野派“中兴之主”,她的眼神里仍然有最纯粹的信任和支持。

     就……像他看雪舟老师一样。

  封印稀人,这是探幽从侍女口中听到的唯一的理由。

  纸门被敲响,狩野探幽突然直起身:“请进。”

  她将辫子拨到背后,进门坐下。

  “卯月说你找我……?!”

  狩野探幽拿起画卷,挡住她投来的温柔目光,有些手足无措地点点头。

  日鞠笑了:“我可以喝杯茶吗?!”

  他兔子一般跳起来,噔噔噔跑到窗边把茶具端了过来,动作太匆忙让茶水都撒出来不少。

  “谢谢。”

  “姐姐要不先去休息吧,或许不是时候……”

  日鞠喝了口茶,撑着脸:“我很害怕这种话,请现在说。”

  “……”

  他说:“雪舟老师,真的不在了吗?!”

  “我知道他应该在,可是不在,这是现实。”

  在他的记忆是在的,在他这个年纪雪舟本是鲜活着的,可是现实是不在。

  “我明白了。”

  

  他本以为只不过是小小的不同,雪舟老师却真的已经被那一瞬间的黑洞吞吃,他无法察觉。

  这个活生生的人在无声无息间被抠出了他的生命画卷。

  他觉得疼了。

  这种疼,蔓延过心肺,还要捆绑住他的一切。

  

  “人总会死的,鬼也是,妖也是。”

  葵用剪子剪开樒伤口的蜘蛛丝,再拿起药和布条止血。

  蜘蛛丝是应急处理,他们把人带回来花了很多时间,她在梢姬处理日鞠的时候先给樒处理了。

  并不痛在她身,于是一贯快准狠。

  她处理完樒立马转身进了里边的和室,樒立马出门大喘气去了。

  梢姬按住日鞠心口,纤细秀气的眉拧着,透出不似她会有的低气压。

  她看到葵进来脸色缓和了一些些,也没有言语交流,她起身的同时解开手腕鲜红的布条,背过身去了。

  葵跪坐到了她刚刚的位置上,撸起袖子解开了的衣服和乱七八糟的应急处理布条。

  她面露不爽,落地有声地“啧”了一声。

  臭男人的包扎技术什么时候能进步一点。

  和室里端出去一盆盆血水,葵也没有表情变化,她十分熟练地清理着伤口,一旁的侍女都插不上手,只能不停地帮她换水。

  司空见惯的伤,她在自己身上看过不知多少次,只是……

  眉心沾上了血迹,她的手不受控制地放到了眉心,粗暴地揉了揉,又握住了止血的布。

  迄今为止,第一次见她伤到骨头,果然,人族和鬼族是不一样的吗?!

  梢姬进来的时候像阵风,她处理完日鞠的伤口,安静地待了一会儿自己又处理了自己的伤,又暴风一样撞门出了去,刮得所有人心头都起了风暴。

  因为梢姬的话——“妾身回森林带些草药来,葵公主,请坚持到妾身回来!”

  木灵女王的治愈术也只是吊住她一口气。

  梢姬连手上的血都来不及擦干净就冲了出去,她的神经上现在只栓了一个人。

  日鞠的生死,牵着无数人的一举一动。

  老天开的一个笑不起来的玩笑。

  

  这日清晨

  日鞠要和德川光国等人去常夜刺探一番,陪探幽吃了个饭就匆匆忙忙走了。

  还叮嘱他,记得整理画室。

  他眉头一直在跳,也画不了什么,就很听话地去整理画室了。

  只不过他等得日薄西山,也未见有人回来。

  他知道凶险,所以并没有犹豫就追了出去,脑子里回忆起地图,他只要够快,或许会在路上碰到回来的他们。

  那地图是他们在这期间给他看的东西之一。

  事实上确实不是好事情,日鞠等人陷入了常夜混战。

  德川光国和松尾芭蕉都没有预料到稀人的数量会那么多。

  也许会是死战。

  狩野探幽横头乱撞,在古怪气味的常夜里努力找着。

  他总是会想。

  会忘记什么吗?!

    不会吧。

      他脑海中总是浮现这比绿墨晕开还要漂亮的眼睛,仿佛一直在和他说着什么。

  他到处乱撞的时候,被人捂嘴抱住。

  “探幽先……是我!”

  他的唇感觉到了她手掌心的湿热,几乎是燃烧生命一样的温度。

  他顺从地点头,和日鞠一起藏到了暗处。

  他即刻回身,日鞠撑着他肩膀,很是狼狈地对他笑了笑,身后的葵警戒着把两个人都往石头后面拉了拉。

  那血墨便在他脸上晕开,晕开了他年少的倔强。

  “姐姐——!!”

  “姐姐,姐姐!”

  他看到了。

  他沾满鲜血的手拼命压着日鞠的伤口,慌里慌张解下襻膊去缠住那个长到一并把他的理智刺穿的伤口。

  青色的布条缠在伤口上几乎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

  她整个人升腾着战火的味道。

  “刚刚,有敌人追过来,藏不了多久的……光国,和芭蕉先生,就在附近,走散了,我休息一下,就去找她们……”

  “姐姐!”

  重重复复一句话,细密地织就温暖,把她她围成幸福的模样。

  她真的好喜欢他,但是要说喜欢什么,她只能说喜欢他。

  就那么简单的呼唤,都是幸福的感觉,即使她疼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死去。

  这不合时宜的幸福感,真是罪恶。

  “好。”

  她弯腰轻笑,扯动了脸上的血迹和伤口,有些狰狞地温柔着,一只手支着鬼丸国纲,另一只手努力给了他一个温柔的摸头。

  给小孩子带来阴影真是抱歉啊。

  手指不听指挥在颤抖,上面的血黏糊糊的,越揉他的头发越杂乱。

  她要抬手的时候,他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然后双双倒在了一起。

  他拥住的人,浑身都充斥着血腥味。

  可是又有追兵。

  他抬头,咬牙切齿地落下一滴泪来。

  葵抱过日鞠,平放到了地上,握住了肩上的弓。

  “来了。”

  他手中握着的画卷染上最扎眼的颜色。

  画灵难以操纵,他如今不过是个毛头小子,他如此清晰地知道着。

  他抖开画卷,血为墨,落笔画灵。

  但是——

  他是幕府的天才画师,他是狩野派的中兴之主,他要是做不到,那么死在这里又怎么样。

  这奈落众人,都只能是他笔下败者。

  “退散——!”

  

  

  数日后,清晨

  长廊尽头的矮桌旁安坐着人,气氛微妙。

  日鞠裹着布条的手去够茶壶,被握住拿开,然后她的茶杯被拿走,沏上了热茶。

  每一滴都不曾顽皮蹦跳于杯外任何一处。

  她又伸手,被一旁默不作声许久的人捏了捏布条外的手指,轻轻的,像他待画一样。

  她抬头,他摇头。

  “等一下。”

  那蒸腾的雾气在视线中翻转即逝,挡不住任何东西来往,只是略添美感的装饰。

  “好。”

  那只手就那么自然而然握着了。

  “探幽先生,原来……”

  日鞠握了握他的手,扭头看到他疑惑的表情。

  “是什么事情吗?!”

  日鞠眨了眨眼,笑:“没事。”

  狩野探幽也不深究,安静陪她坐着。

  “公主,珠把茶点带来了哦!”

  系系在长廊上远远就朝他们招手。

  日鞠偏头,小幅度也招了招手。

  珠端着和果子放在了矮桌上,顺便就坐下来了,盯了日鞠半天转头对狩野探幽哼了一声就起身了。

  她弯腰蹭了蹭日鞠的脸,以一副不太高兴的模样被系系拉走了。

  “不可以扑上去,不可以抱着撒娇,探幽先生的要求真的太过分了!”珠一跑远就炸毛了。

  “公主伤得很重呢……”系系安抚她。

  “黑心包工头,可恶可恶!”

月萝

【剣が刻】少年探幽(上)

*生贺返修版。


     “姐姐,姐姐?!”

  带着些许温吞的声音,有些绵软地粘上她的耳根。

  “琉……”日鞠才发出了一个音节便努力地转音,“探幽?!”

  她俯视着曾经需要仰望的人,

心中打翻调味料般翻腾。

  “怎么了?!”

  狩野探幽捏了捏衣袖,声音透着年少老成的稚嫩:“这不是将军府。”

  “那么,你要见的是将军府,还是光国大人?!”

  她耐心询问的模样让她像个捏得不错的包子。

  刚刚好没露馅。

  方才她正和狩野探幽研究那种颜料更好使用,跳出来的画灵夺走了颜料逃走,她只消一眼...

*生贺返修版。

  

     “姐姐,姐姐?!”

  带着些许温吞的声音,有些绵软地粘上她的耳根。

  “琉……”日鞠才发出了一个音节便努力地转音,“探幽?!”

  她俯视着曾经需要仰望的人,

心中打翻调味料般翻腾。

  “怎么了?!”

  狩野探幽捏了捏衣袖,声音透着年少老成的稚嫩:“这不是将军府。”

  “那么,你要见的是将军府,还是光国大人?!”

  她耐心询问的模样让她像个捏得不错的包子。

  刚刚好没露馅。

  方才她正和狩野探幽研究那种颜料更好使用,跳出来的画灵夺走了颜料逃走,她只消一眼对视便和探幽一同追了上去。

  街道分叉难分方向,他们才分路追那么一小段路就瞥见了担心的人。

  缩小版。

  她心下不安便停下来确认,没想到那人一脸正经和自己问路。

  “请问这位姐姐,将军府怎么走?!”

  “探幽先……狩野探幽!?”日鞠屈膝蹲下,下意识摩挲了一下鬼丸国纲。

  

“你是将军府的侍女吗?!为什么佩刀?!”

  “

我是副将军的朋友,还请……”

  这就是现在的情况总结。

  她,一个柔弱的佩刀女子,牵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年,顶着眼神洗礼走进了东照宫。

  果不其然。

  只是没想到的是惊呼的人……

  是酒井老爹。

  不过他是因为看到了系系的老鼠,惊呼着走掉了,完全没注意到日鞠带回来的缩小版狩野探幽。

  虚晃一招。

  系系刮了刮脸颊,脚底下的老鼠在他迈步的时候四散离开。

  他朝她招手:“公主—~——?!”

  他的声音中承载了这个年纪不应该承载的东西于是弯曲了一下。

  系系略带异常的笑容保持到他开口:“唉,这是探幽先生和公主的孩子吗?和探幽先生好像……”

  “喂!”日鞠捂住他嘴巴阻止他胡说:“看清楚这是探幽先生!”

  致命打击。

  “……”狩野探幽忽然觉得,自己可能是被拐卖了。

  面前说话的是妖,不是人。

  “这是你的画灵哦……探幽先生真的不记得吗?!”

  日鞠问他,他就实话实说了。

  “我还没有那种让画成为画灵的能力,姐姐不要骗我了。”

  江户时期的小孩子那么难骗的嘛!

  

  德川光国被松尾芭蕉一通短册砸回了东照宫。

  幕府的几位交头接耳顺便摇头晃脑开了个会议。

  期间相模坊觉得狩野探幽一定是被画灵下咒了,一直嚷嚷着要帮忙,被其他武士拉住。

  俗话说得好,术业有专攻。

  ……大活人一个就别乱试了。

  幕府的几位也摇头晃脑也没晃出什么对策,倒是饭纲解了答。

  画灵由画而生,有的画承载主人眷恋的时期或画面,有可能把主人带回去再经历一次。

  只不过应该是画灵的力量不足,狩野探幽从那种特殊的境界中走到了这个时代的江户街道,还遇到了日鞠。

  “一般说经历完画灵承载的时期和画面就能恢复了,没什么大害处的,公主姐姐不用太过担心。”

  日鞠感谢着天狗堂传承下来的知识量,奖励了饭纲零食。

  她看着坐在桌边被德川光国问得一愣一愣的狩野探幽,不禁有点同情。

  或许是一个玩笑,那就一切照旧吧。

  狩野探幽还是到他的住所住,只不过他对于不认识的系系和珠有些排斥(叉梵在画里哦,没出现)。

  日鞠和德川光国就负责“照顾”他。

  家光听说也没说什么,送来些礼物,就也不理会了。

  日鞠荣升倒回少年时代的狩野探幽的头号监护人。

  这一句话的每一个字都透着“责无旁贷”的气息

  鸡飞狗跳,总是说不清未来。

  

  这个说自己刚到江户的少年探幽,眉目间满是疏离和戒备。

  “哈?!”

  “那我也可以试试吗?!”日鞠问。

  眼睛闪闪发亮的样子把看画的探幽喊回神了。

  “哈?!!”

  探幽不禁疑惑地伸了伸脖子,手里的画垂了下来,日鞠看到的是一幅还没完成的人物画。

  “姐姐你画得比我还差就不用了吧。”狩野探幽说着往里走。

  变得毒舌起来了……

  怀念那个好感度拉满的家伙了。

  不过要说日鞠觉得最满(fan)足(zui)的是什么,就是探幽叫她姐姐了。

  真的……相当有感觉不是吗?!

  但是为什么是毒舌设定!

  狩野探幽转头就要走,他还要去收拾自己的画室。

  真麻烦,如果有助手就好了。

  那两个妖……觉得很危险!

  狩野探幽没有觉得自己走进了多年后的江户,所以也没打算做些什么。

  他来江户,是来成为德川家的御用画师的,也是来把狩野派,发扬光大的。

  但是啊……

  

  虽然德川光国的年纪……看起来并不像父亲说的和他同龄。

  真奇怪。

  还有那个住在东照宫,被称为“鬼丸公主”的姐姐。

  竟是“一番刀”。

  在狩野探幽短短十几年的人生阅历中,接触到的女孩大多数是贵族,她们大多数都是温婉的,说话细声细气,笑不露齿的。

  哪里见过这种……怪阿姨。

  他刚刚转个弯就被相模坊圈住了脖子,差点让他纤细的脖颈对个折。

  探幽觉得相模坊像个打劫的。

  “嘿嘿,今天我出门,探幽老爷有什么不要的画吗?我去帮你丢掉吧!”

  “没有。”

  看样子相当照顾他,虽然是天狗。

  相模坊大声嘀咕:“多值钱啊……给我买多赚钱……”

  狩野探幽黑着脸甩开他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跑开了。

  奇奇怪怪,都是变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