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执笔

2770浏览    115参与
海楼
没有头像用,遂画之 (tag有...

没有头像用,遂画之

(tag有私心)

没有头像用,遂画之

(tag有私心)

执笔挥草书

【笔草】我们是冠军

  可能会ooc!!!!

  就是一个随笔而已

  勿升三

———————————————————

  拿下总冠军,吃完庆功宴,枯草跟不惑说了一声就匆忙的离开了宴席。大家都不知道他怎么了,别人问他,他就回答有急事。其他人也就摇摇头,不再深究了。

  

  只有他知道自己在急什么。

  

  枯草时不时的把手插进兜里,确保那些东西还在。那些东西,想必对方一定会喜欢吧。他想着,加快了脚步。

  

  路过甜品店,枯草看见橱窗里摆着的蛋糕正好是对方最爱的一款,他自言自语道:“他也应该感受到冠军的喜悦。”于是枯草走进店内,买下了这款蛋糕。

  

  离着对方的家越来越近了。枯草......

  可能会ooc!!!!

  就是一个随笔而已

  勿升三

———————————————————

  拿下总冠军,吃完庆功宴,枯草跟不惑说了一声就匆忙的离开了宴席。大家都不知道他怎么了,别人问他,他就回答有急事。其他人也就摇摇头,不再深究了。

  

  只有他知道自己在急什么。

  

  枯草时不时的把手插进兜里,确保那些东西还在。那些东西,想必对方一定会喜欢吧。他想着,加快了脚步。

  

  路过甜品店,枯草看见橱窗里摆着的蛋糕正好是对方最爱的一款,他自言自语道:“他也应该感受到冠军的喜悦。”于是枯草走进店内,买下了这款蛋糕。

  

  离着对方的家越来越近了。枯草没有提前和他说,但是他敢肯定对方一定没睡,一定也在为GG的冠军而欢呼。一定是这样的。

  

  枯草想起了深渊四的时候,他身边站着他。拿下第一个冠军的他们,拥抱着对方,久久不能分开。庆功宴上,当时对方开玩笑说:“你的fmvp呢?”枯草笑着答道:“你应该会比我早得到fmvp吧。”现在枯草有了FMVP,可对方早已离开了。

  

  不知不觉到了对方家门口了,枯草放下蛋糕,搓搓手,按下了门铃。

  

  “谁啊?这么晚。”对方许久未见的声音传了过来。枯草心中痒痒的。

  

  当对方开门的一刹那,枯草把兜里的东西扬了起来,那是从场馆里捡的金雨碎片。

  

  “执笔,我们是冠军。”

南山

【笔草】烂苹果 🚜

意识流,ooc

有微量药草


他们厮混在了一起,但他们还是最好的兄弟。

蛇引诱亚当,烂掉的苹果卡在喉咙。吐不出,咽不下。他们幽会,偷食禁果。


转此 


意识流,ooc

有微量药草


他们厮混在了一起,但他们还是最好的兄弟。

蛇引诱亚当,烂掉的苹果卡在喉咙。吐不出,咽不下。他们幽会,偷食禁果。


转此 



日常冷逆人

——“去远方,别走散,”可惜现实总是事与愿违。

——故人幸得同去,却未得同归。


*来自「Echo·回响」(积)单线BE【故人难归】的道具


@鱼眠 老师的文案,太会写,,,,,😭😭😭,我哭死……


——“去远方,别走散,”可惜现实总是事与愿违。

——故人幸得同去,却未得同归。


*来自「Echo·回响」(积)单线BE【故人难归】的道具


@鱼眠 老师的文案,太会写,,,,,😭😭😭,我哭死……


山海无鸻

最后的最后

写的一些东西➕自己的碎碎念,有ooc,快跑

  

  在我们分开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和他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最好的前任就是分手之后像死了一样。周围的人也没有多去过问,给我和他省了不少麻烦,本身第五的圈子就小,更何况我的社交圈又小。知情的心安勿梦和皮皮虾而是选择沉默,不惑对此事并不关心,只是表示不影响比赛就可以。

  其实促使我们分开的原因很简单,我退役了,深渊四之后我因为我的薪资待遇问题,和俱乐部解约了,离开gg之后我因为高额的违约金去不了任何俱乐部,直接退役,我回了老家,而他继续留在广州。其实那天我早就预料到了,他在夏季赛开赛前的一天晚上12点整给我打了电话。

  三年的时间让我们之间的......

写的一些东西➕自己的碎碎念,有ooc,快跑

  

  在我们分开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和他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最好的前任就是分手之后像死了一样。周围的人也没有多去过问,给我和他省了不少麻烦,本身第五的圈子就小,更何况我的社交圈又小。知情的心安勿梦和皮皮虾而是选择沉默,不惑对此事并不关心,只是表示不影响比赛就可以。

  其实促使我们分开的原因很简单,我退役了,深渊四之后我因为我的薪资待遇问题,和俱乐部解约了,离开gg之后我因为高额的违约金去不了任何俱乐部,直接退役,我回了老家,而他继续留在广州。其实那天我早就预料到了,他在夏季赛开赛前的一天晚上12点整给我打了电话。

  三年的时间让我们之间的默契成了习惯,接起电话的那一刻我和他都沉默了,过了半分钟,我想起来如果继续这么沉默下去我手机没有充电可能要关机了“所以这么晚打电话...”“我觉得我们可能不合适,还是分开吧”他也很直接,“嗯,好的”我想,可能是那天晚上阳台的风太冷了,我打了个寒颤。俗话说得好,电子竞技没有爱情,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电话挂了,我没有删他的联系方式,只是默默把备注改回了枯草。

  他是众人瞩目的冠军战队队长,带着这支被挑剩下的队伍夺得深渊冠军的主心骨,是比赛里稳中带秀的队内大爹。而我,不过是陪衬罢了,救人位看起来似乎人人都能打,下限高上限低的角色,不过是队伍取得成绩的一块拼图而已,稍有失误则会被观众说三把里头两把修机,一把救人都救不下来我上我也行。有的队伍没有佣兵一样可以一路杀到半决赛。我在唯一的那次采访前也想过自己在队内的重要性,或许,和大多数救人位一样,我也是可有可无的角色。

  这不只适用于我在gg队内的定位,同样,我也常常想,自己在枯草心中的定位是否也是如此。分开后的一年里,我才明白,原来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像被侵蚀殆尽的独木桥,时间和距离是蛀虫,让我们之间的可通行的感情越来越少,或许最后的最后,是我们两人亲手锯断了这座木桥。

  这一年时间我一边应聘着各种职位,一边接排位单子,在俱乐部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接单了,俱乐部对此事一向是置之不理,毫不关心,不过也好,这点微薄的薪水难以实现我的那些年少时的想法,我的梦想是能在县城里买一套自己的房子,哪怕仅仅是一室一厅的50平房子,过上稳定的生活对于我们这届毕业生来说实在太难,疫情影响对于航空专业的我来说找工作更是雪上加霜。俱乐部的薪水待遇再差也比我做职业主播强,我的人气太差了,可能是我不够耐心没有等到出头日,又或者是上天在我的人生中加了太多平凡的元素,我并不像俱乐部里其他几个人那样受人关注。

  听着什么都不重要在角落里小声打着呼噜,可能是睡着了吧,我半梦半醒间竞看到了我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或许是由于我们的一切,是被太阳遗忘,被月亮唾弃,见不得光的关系,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他似乎就在眼前,我好像回到了前年秋天的备战间,那时候队伍刚拿下首胜,我坐在角落里,而他激动的在备战间里和其他人抱在一起,我向来不擅长表达情绪,只能鼓着掌,看着屏幕前的victory,一时语塞,说不出什么表示庆祝的话。

  随着赛后采访的结束,我们几个人准备回俱乐部,在楼梯上我突然间感觉脚下一空,瞬间醒了,惊出一身冷汗。仔细想想这个梦,或许也就意味着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吧。

  

  

  

  

  

  

  

  

  第一次写文,也是最后一次,出于一些原因以后不会再嗑这对了,以前剪的视频都删了,不打算留作纪念,细数这两年下来,还是自我感动居多

南山

最近在蹲了一会笔哥的直播。作为观众,我看着感觉很心酸(这么说似乎又太高高在上了,但我暂时找不出更好的词来替代了) 

笔哥在直播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在念叨怎么刷分,当然单排确实是太坐牢了。修机修够一百可以加分,溜鬼时间刷够110秒(?应该是)可以加分,跳地窖又可以加分。我还是蹲过好多主播的直播间,但是似乎这样的只有笔哥。而且队友坑了也不会骂,最多叹口气说一说。


我补到过早年笔哥和kk,枯草组队的录像。很快乐。还看到过笔哥在贴吧卖号这件事。于是这样的反差让我感到很难过,真的很难过。但你没有办法。真的很心痛。

曾经的深渊冠军啊。

我本以为你们即将开启一个新的时代,属于gg的时代。...

最近在蹲了一会笔哥的直播。作为观众,我看着感觉很心酸(这么说似乎又太高高在上了,但我暂时找不出更好的词来替代了) 

笔哥在直播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在念叨怎么刷分,当然单排确实是太坐牢了。修机修够一百可以加分,溜鬼时间刷够110秒(?应该是)可以加分,跳地窖又可以加分。我还是蹲过好多主播的直播间,但是似乎这样的只有笔哥。而且队友坑了也不会骂,最多叹口气说一说。


我补到过早年笔哥和kk,枯草组队的录像。很快乐。还看到过笔哥在贴吧卖号这件事。于是这样的反差让我感到很难过,真的很难过。但你没有办法。真的很心痛。

曾经的深渊冠军啊。

我本以为你们即将开启一个新的时代,属于gg的时代。没有想到这是你们最后一次盛放。


而现在的笔哥甚至进不了ivl十只战队打比赛。草和sxy又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个我不作评价,只是感慨)当时看到情报局的时候,就在想要是笔哥还在多好,是不是这通电话通向的就是另一个人。

南山

1.0的GG

虾觉一看就热恋期小情侣。

下面的笔草则像暧昧期,看起来还很青涩。想往对方身上靠,但是又不好意思直接靠过去,只是微微侧身靠住柱子。

5e:要不我走算了。


1.0的GG

虾觉一看就热恋期小情侣。

下面的笔草则像暧昧期,看起来还很青涩。想往对方身上靠,但是又不好意思直接靠过去,只是微微侧身靠住柱子。

5e:要不我走算了。


南山

所有故事都在继续,只留下我们这张合照。


去官博里扣出来的,稍微修了下

草——为什么你的头被拍的这么大(我真的不是黑粉)我小头拉满了三次才看起来终于比例正常了


是谁2022年了还在笔草里出不去😭😭

是我

所有故事都在继续,只留下我们这张合照。


去官博里扣出来的,稍微修了下

草——为什么你的头被拍的这么大(我真的不是黑粉)我小头拉满了三次才看起来终于比例正常了


是谁2022年了还在笔草里出不去😭😭

是我

嘉乔.
怎么有正主追着塞糖的🥺

怎么有正主追着塞糖的🥺

怎么有正主追着塞糖的🥺

凤飞翱翔兮.

【GG1,0】小怀念

*无脑小短片  一点点怀念吧

*无任何黑战队的意思


你知道GG1.0吗?


是初入赛场紧张而胆怯,屡屡发挥差强人意的选手。


是拉球被拦截,是一刀破香,是椅前震慑,是牵制秒到,是月亮河三台机,是医院四跑。


……


“他们好拉啊”“就这水平也配来打比赛” “他们肯定打不过朱雀!”


俱乐部这么穷,选手这么拉,值得我们粉吗?


值得。


他们在变好。


是深渊赛场上的那一颗价值21万奖金的回旋球,是面对老屠皇无畏的三重余韵,是在......

*无脑小短片  一点点怀念吧

*无任何黑战队的意思



你知道GG1.0吗?

 

是初入赛场紧张而胆怯,屡屡发挥差强人意的选手。

 

是拉球被拦截,是一刀破香,是椅前震慑,是牵制秒到,是月亮河三台机,是医院四跑。

 

……

 

“他们好拉啊”“就这水平也配来打比赛” “他们肯定打不过朱雀!”

 

俱乐部这么穷,选手这么拉,值得我们粉吗?

 

值得。

 

他们在变好。

 

是深渊赛场上的那一颗价值21万奖金的回旋球,是面对老屠皇无畏的三重余韵,是在倒地一瞬间爬出庄园,是下一年深渊被ban的冷门角色,是在门口极限捞人的鹿头,是红教堂经典一跳的猫猫人。

 

他们是抱抱战队,是史上最年轻的fmvp。

 

“Good Game Well Play!”“积粉狂喜!!”“wc虾哥邦邦医院四抓!!”“黑马!!”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听过三连冠的gr,打败ivl首冠的朱雀,他们奋勇前进,一路披荆斩棘,夺得冠军。

 

这个冠军他们实至名归。

 

“不惑就我不惑”“小马别叫”“一切听我和执笔的”

 

可惜人走灯灭。

 

执笔走出了庄园,就在没有和老友重聚。

 

崽崽辗转2个俱乐部,最终选择休息。

 

445得幸重新连接。

 

皮皮虾转人类,赛场上在没那只黑白小熊。

 

Good Game Well Play!

 

少年的热血,在赛场上酣畅淋漓。

 

你们叱咤风云,而我笑谈不语。

 

 

 

 


073予

怎么会有人自己刀自己啊(恼


他们可能真的有那么一瞬间模糊了友情

怎么会有人自己刀自己啊(恼


他们可能真的有那么一瞬间模糊了友情

天穹流星k

来玩一场紧张刺激的狼人杀吧【3rd:day2】(6)

大概是群像剧,有cp


有人物死亡,有黑化

ooc算我头上,有私设,勿上升正主,勿上升三次


游戏类型类似于密室狼人杀

有参考《弹丸论破3:未来篇》等相关题材的设定

故事开始在深渊五小组赛结束后

参与游戏的玩家都是深渊五的参赛选手,但可能会有其他人员出现


教练们不在,每个队伍只有参赛选手。

没有其他队伍是我的问题,对选手不了解所以不敢贸然写。


现阶段出场队伍:gg,dou5

现阶段出场cp:虾觉,戏遇,星森星,笔草

本章出场cp:无

本章出场字数过低的队伍、选手和cp不会打tag

请各位看官注意避雷


本章关于角色的描写比较多,相比之下选手......

大概是群像剧,有cp




有人物死亡,有黑化

ooc算我头上,有私设,勿上升正主,勿上升三次


游戏类型类似于密室狼人杀

有参考《弹丸论破3:未来篇》等相关题材的设定

故事开始在深渊五小组赛结束后

参与游戏的玩家都是深渊五的参赛选手,但可能会有其他人员出现


教练们不在,每个队伍只有参赛选手。

没有其他队伍是我的问题,对选手不了解所以不敢贸然写。



现阶段出场队伍:gg,dou5

现阶段出场cp:虾觉,戏遇,星森星,笔草

本章出场cp:无

本章出场字数过低的队伍、选手和cp不会打tag

请各位看官注意避雷


本章关于角色的描写比较多,相比之下选手的就少了不少喽,酌情阅读()





……

面对突如其来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孩,执笔和啵啵吓得都往后窜了一下,执笔还因此磕到了桌子上。

而女孩则是非常开心地看着两个人,一副恶作剧得逞的表情。

“被吓到啦?哈哈哈哈哈……”

“……”

“……”

“……怎么不说话了?”


……

“呃……咳咳……”意识到气氛有些不对劲的女孩轻咳了两声,试图缓解尴尬,“不开玩笑了,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如你们所见,我是梦之女巫的其中一个信徒。”

“而我的本体,是属于东玄的伊德海拉。”


“东玄?!”啵啵惊声喊了出来。

“属于东玄……是什么意思?”执笔也有些惊讶。

“呃,关于这个……要解释起来就有点麻烦了哦……”女孩挠了挠头。

“可以长话短说吗?”

“我试试吧……”女孩叹了口气。


“嗯……简单点说,就是这个世界并不是你们平时生活的现实世界,而是一个镜像世界。”

“你们在现实世界的游戏中使用的角色,都会留有投影,角色的人气和成绩越高,投影就越强,最后塑形,变成像我这样的存在,并伴生自己的镜像世界。”

“你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诞生的,不过……它的主人可不是这里任何一个选手的角色,而是一个令人作呕的团体。”

“是什么?”

“我们叫他们【antifans】,”女孩的表情严肃了起来,“那是由所有对你们,对选手的恶意所汇集而成的,人类负面情绪的产物。”

“【他们】把你们的意识拉到这里的目的就是让你们自相残杀,然后绝望的死在这里。”

“听起来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啵啵撇撇嘴,“如果死在这里会发生什么?”

“这我不好说,虽然不会真的死亡,但根据以前的例子,死在这里的选手回到现实世界后,都会因为种种原因退役,然后或是彻底退网,或是与ivl再无瓜葛。”

“……”

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所以……你的目的是想办法带我们出去?”执笔抱起了胳膊,看着金发的女孩。

“嗯……可以这么理解,”女孩点了点头,“而且已经成功了一些,上一次的时候猪仔18和东玄已经离开了。”

“上一次?”

啵啵和执笔异口同声的喊出了这句话。

“呃……”

“麻烦说清楚一点。”

“到底怎么回事?”


“啊……听我说,其实是这样,你们确实不是第一次在这里经历这件事了,我要是没有算错,现在已经是第三次了。”

“当然,这并不是那些家伙干的,他们巴不得你们死的快一些……”

“会有第二次的原因是一个角色为了拯救她的选手而做出的努力,第三次则是那位选手在知晓一切后,决定用这个能力尝试着救下所有人。”

“虽然和我合作的人并不是他们,但是没有他,你们就已经在第一次全军覆没了,也就不会有后面一系列的事情。”

“那个选手是谁?”执笔提出了疑问。

“Alex,爱丽,拥有这个能力的则是他的红夫人。”


“爱丽……他不是狼队的吗?狼队也在这里?”啵啵皱了皱眉。

执笔没有说话,他与这位上古屠皇的职业生涯正好错开,并没有什么交集。

“这里其实同时进行着两组游戏,另外一组是朱雀和狼队,两个区域由地下迷宫相连接,这个执笔应该比较清楚。”

“嗯……确实,我是从那个迷宫来到这的。”


“总之……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女孩两手一摊,“你们俩有没有察觉到话题已经偏了?”

“偏什么了?”

“哪里偏了?”

“……你们一开始不还是在问当时救了上戏的是谁嘛!”

“这还用问啊,一看就是你。”啵啵不以为然地说着。

“那还真不是我,”女孩摆出一副“哼哼,被我绕进去了吧”的表情。

“你们应该知道梦之女巫是存在‘本体’与‘信徒’的吧?”

“嗯。”执笔点点头。

“是这样没错,”啵啵欲言又止,“你的意思是……”

“Bingo,虽然某种程度上本体与信徒,信徒与信徒之间共通记忆与意识,但我们仍然可以算作独立的个体。”

“我们的本体并不在这里,她只是因为女巫之间特殊的沟通方式收到了一些消息,把信徒派往这里了而已,顺便一提,每个dou5成员的身边都跟着一位信徒哦。”

“所以救下上戏确实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位信徒,只不过她因为帮忙挡下攻击,力量透支陷入了沉睡。”

“至于上戏身上的伤是怎么好的……那是冲击所产生的副作用,”女孩眯起眼睛笑着看向盯着自己的啵啵,“所以别看我啦!我不会治疗!”

“切……”啵啵有些心虚地移开视线,“我也没这么想……”

“我还有个问题……”执笔皱起了眉头,“既然治好了,那为什么上戏还会陷入昏迷?”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女孩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短暂的思考了一下,“但是有个大概的猜测。”

“这种快速治疗可能是透支了他身体的恢复能力和精力才实现的,所以他才会昏迷不醒。”女孩耸了耸肩,“虽然你们现在的身体不是现实世界的那个,但是在【规则】的加持下还是和你们的意识绑定的。”


“还有什么问题嘛?”女孩歪头看向沉思的两个人。

“有,”啵啵开口说道,“你说了这么多,但却没说我们现在需要做什么。”

“呃……”

“我也想问……”执笔也顺势说着,“你就是在我梦里说话的那个人吧,我来这就是为了带枯草走的,那我现在需要做什么才能离开这?”

“呃……”女孩扶了扶额头,“我一个一个回答……首先,执笔我不太清楚你梦见了什么,虽然我能猜到是谁和你说的话但那不是我。”

“至于第二个,好像……确实不需要你们做什么。”

“其实,我们也在等待那个破局的时间点。”女孩叹了口气。

“如果真的想尽快离开这里,我可以带你们去狼队和朱雀。那边就比较热闹了,不少选手的角色都去了,他们之前就打通过临时出入口。虽然现在被发现后毁掉了,但是方法已经摸清了,总能再一次打通的。”

“听你这么说,你们的目的确实不止是让我们离开这里。”

“嗯,但多的我也不知道喽……”女孩说着伸了个懒腰,“我们也只是棋局上的棋子而已……听从着【她】的命令。”

“她……是谁?”

“我不能说,”女孩眨了眨眼睛,“但【她】绝对不会做出任何对你们不利的事情。”


———————


随着形似镰刀的武器落下,张遇见应声倒地。

“海拉姐,你怎么会在……”伊莱在看到金发女孩的那一刻露出了错愕的表情。

“就知道你会忍不住跑来……”女孩叹了口气,“毕竟张遇见是唯一一个成功被【他们】切断和角色所有联系的人,就算其他角色能被我劝住,你也一定会来看看什么情况的吧。”

“……”伊莱偏开了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啦,”女孩笑了笑,“先不说这个了。”

她走到伊莱身边,伸出手触碰了那些裂痕,紧接着,那些裂痕就如同铅笔痕迹被橡皮擦去一样完全消失。

“这是……”伊莱感觉到那些伤口不再疼痛了。

“只是障眼法,那些伤口依然还在,只是不会影响你的行动了,但要是再次受伤就会失效的。”

说着她戳了戳伊莱的脑袋:“所以之后记得小心点!”

“好的好的……”


然后,女孩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张遇见。

断掉的手臂此时已经恢复成了原样,但是本人完全没有苏醒的迹象,小夜枭此时已经飞到了他身边,用自己的小脑袋蹭着他的脸颊,试图唤醒对方。

“我刚刚攻击的是附在他身上的那个家伙,虽然是干掉了,但是应该还是有一小部分逃回去了吧,没问题吗?”女孩凑到萨贝达身边问了一句。

“你是说那一小截手臂?”萨贝达点了点头,“那是故意放回去通风报信的,目的是让【他们】自乱阵脚。”

“张遇见是被【他们】侵蚀最深的人,如果连他都脱离了【剧本】的掌控,那些家伙会有多慌张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萨贝达特意用了轻快的语调。

“原来如此……激将法吗?”女孩用胳膊肘捅了捅对方,“怪不得【她】突然允许我们行动,还让你这么大张旗鼓地露面救下伊莱,现在【他们】恐怕在掘地三尺找其他叛徒吧?”

“那也不会找到【她】身上的,毕竟【他们】自认为已经完全掌控她了,”萨贝达有些腹黑地说着,“让他们自己尝尝玩‘狼人杀’的感觉也好。”

“我当然不会担心找到【她】身上……我是说那个机械师小姑娘。”

“你可不要小看特蕾茜,”萨贝达笑了笑,“你要不要猜猜,当时留下来的角色里,为什么是我们俩活到了最后?”

两个人相视一笑。

“那个……你们认识?”伊莱有些愣愣地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在打趣的人。

“算是吧~”女孩露出一个坏笑,“又是这么心虚的表情,伊莱你不会是之前对萨贝达出言不逊来着吧?”

“呃……”

“倒也没有,只是一些必备的防备心。”萨贝达打着圆场。


“等下!那个……遇见他现在……!”伊莱突然看向张遇见,有些惊喜地说着。

他能感觉到,之前被外力断开的联系正在逐渐恢复,尽管只是一点点,尽管过程很缓慢,但已经足够让他感到欣喜。

“好歹我也是现在女巫里最强的那个,”女孩向两个人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顺便一提,我拿走了不应该属于他的那些记忆,他只记得自己“干掉”皮皮虾和心安勿梦之前的事情,和他说话的时候记得斟酌语句。”

“干掉皮皮虾和心安勿梦?!”伊莱瞪大了眼睛。

他自然是不清楚张遇见在遇见他之前都做了什么的。

“那他们俩……”

“他们俩没事,”萨贝达拍了拍伊莱的肩膀,示意他放松下来,“皮皮虾的邦邦救下了他们,那场演出只是为了满足【规则】,让两个人脱离【他们】的视线而已,不然不仅是他们,其他三个被赋予任务的选手也要遭殃。”


在彻底获得掌控权之前,一些【规则】仍然需要遵守。


“那就好……”伊莱松了一口气。

“但是……遇见什么时候醒啊?”

“这我就不知道喽……”女孩摊开双手表示自己也没办法,“他之前之所以失去意识被完全控制就是因为被心安勿梦一撬棍给敲晕了,能什么时候醒就看他自己喽。”

“好啦,你要知道我现在是寄生在他身上的信徒,虽然不是有联系的角色我也能大概感受到他的身体状态的,没什么大问题,准备回去吧。”

“回去?回哪里?”

“当然是他的队友身边。”




【未完待续】








没有灵感的时候:几天憋不出一篇更新

有灵感的时候:两天连更甚至想接着写


说了剧情要起飞了,不会食言的(bushi)

选手正在一个个脱离控制,【antifans】会拿什么反击呢


下章大概也许可能会有虾觉视角的这周目狼雀现状


以及……

还有人记得皮皮限嘛(乐)

天穹流星k

来玩一场紧张刺激的狼人杀吧【3rd:day2】(5)

大概是群像剧,有cp


有人物死亡,有黑化

ooc算我头上,有私设,勿上升正主,勿上升三次


游戏类型类似于密室狼人杀

有参考《弹丸论破3:未来篇》等相关题材的设定

故事开始在深渊五小组赛结束后

参与游戏的玩家都是深渊五的参赛选手,但可能会有其他人员出现


教练们不在,每个队伍只有参赛选手。

没有其他队伍是我的问题,对选手不了解所以不敢贸然写。


现阶段出场队伍:gg,dou5

现阶段出场cp:虾觉,戏遇,星森星,笔草

本章出场cp:星森星,笔草

本章出场字数过低的队伍、选手和cp不会打tag


请各位看官注意避雷


……

哥特...

大概是群像剧,有cp




有人物死亡,有黑化

ooc算我头上,有私设,勿上升正主,勿上升三次


游戏类型类似于密室狼人杀

有参考《弹丸论破3:未来篇》等相关题材的设定

故事开始在深渊五小组赛结束后

参与游戏的玩家都是深渊五的参赛选手,但可能会有其他人员出现


教练们不在,每个队伍只有参赛选手。

没有其他队伍是我的问题,对选手不了解所以不敢贸然写。



现阶段出场队伍:gg,dou5

现阶段出场cp:虾觉,戏遇,星森星,笔草

本章出场cp:星森星,笔草

本章出场字数过低的队伍、选手和cp不会打tag


请各位看官注意避雷





……

哥特利落的包扎好了两个人的伤口,还有些恶趣味地留了一个可爱的蝴蝶结。

【好了,这样就差不多了,】哥特拍了拍手,【星河,你应该有一张地图吧?】

“确实有……”星河从衣兜里把那个手绘的简易地图拿了出来。

“我来到这之后,随身物品就都不见了,兜里只剩下这张地图。”星河对着译森解释道。

【这座迷宫会让人产生幻觉,但如果你手中有地图,跟着地图走就不会有事。】哥特的手指指向

地图上的一个点,与被打上星号的点对称,【这里是另一处游戏场地,如果你们想要尽快逃离这里,可以选择先前往这,当然,留在你们的队友身边也可以。】

她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支笔指向地图中未被标记的空白,【咱们现在在这个位置,顺着地图就可以去你们想去的地方了。】

【我该传递的消息已经说完了,好了,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吗?】哥特两手合十。

“那个……关于另一个游戏场地,有我们认识的人吗?”

【啊呀……这个嘛……】

……


————————


“砰——”

身着长袍的德鲁伊再一次打飞了出去,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停下来,面朝下躺在地上。

他的身体上已经有了四五个撞击点,蔓延开来到裂痕几乎遍布全身。

小夜枭扑腾着受伤的翅膀飞到了自己的主人身旁,叼住了袖子拼命往上飞,想要把他拽起来。

先知本就不是善于战斗的角色,更何况,他是属于他的先知。

在他们对面,张遇见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伊莱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脱力又摔了下去,只能用手勉强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尽全力仰头看向那个人。

“你……不是他,对吧。”


【张遇见】眨了眨眼睛,随即露出了一个瘆人的笑容。

“你用了肯定句。”

“因为……就算是用着他的身体,咳咳……”伊莱猛地咳嗽了两下。

“就算……我无法对【你】造成任何负面效果……”

但选手和角色之间的联系是永远不会出错的。

【你】不是他。

“好坚定的意志和决心呀……”【张遇见】笑着扔下了手中的斧头,然后拍了拍手,“让我都忍不住想要赞叹你了呢。”

“还真是不优雅的器具,真奇怪呢……他为什么会选这个?”【他】有些嫌弃地踢了踢斧头。

“大概……是因为你不了解他吧。”伊莱一边说着,一边再一次试图爬起来。

他原本可以完全避开【他】,但是如果那样做,星河和译森就一定会被追上。

而且,伊莱内心依然有那么一丝妄想,自己可以唤醒他。

但现在很明显是把自己也搭进去了呀……

伊莱在内心苦笑着。

如果自己听从了伊德海拉的话,没有赶来这里会怎么样呢?

……


————————


“枯草!”

“枯草!醒醒呀枯草!”

“枯草!”

……

枯草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了离自己近在咫尺的,执笔的脸。

执笔……为什么在这?这又是哪?

脑中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迷迷糊糊回房间睡着之前。

这让他一时间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是清醒了?”他身后传来一个不太熟悉的声音。

“嗯,”执笔点了点头,“一花,松开他吧。”

“好。”

枯草这才发觉刚刚自己的上半身一直被身后的人束缚着,下半身则被执笔按住。

他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身子,发现全身的肌肉都在酸痛,仿佛刚刚经历了极为剧烈的运动。

“这是哪?”枯草咬牙慢慢活动自己的胳膊,看向执笔。

“上戏的房间。”执笔回答道,而又还给他一个问题:“刚才的事情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什么事情?”

执笔没回答,而是轻轻侧开身子,让枯草看到此时房间的全貌。

自己现在正坐在墙边,屋内的地板包括桌椅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执笔已经松开了按住自己双腿的手,蹲坐在自己身旁,一花则已经从自己身后离开站到了一旁,但是依然戒备地盯着自己。

最重要的是,两个人身上都有伤。


“你的意思是……这些都是我干的?”他有些难以置信,“……我做了什么?”


执笔叹了口气。

“你拿着不知道从哪来的撬棍一大早撬开了上戏的房门,之后啵啵察觉到异常也来到了上戏的房间,我赶到的时候,就看见你们三个扭打在一起。”

执笔顿了顿,说是扭打在一起,实际上是上戏和啵啵两个人都差点被枯草压制住。

“他们俩受伤也是最重的,上戏已经昏迷了,是被抬出去的。”

“后面我和琴酒听到声音也赶了过来,”一花站在一旁接起了话茬,“路上还遇到了你们队的可可,我拜托她和琴酒去照顾上戏和啵啵了。”


“我……哎,我真的不知道……”枯草摇了摇头,“不是推卸责任,我就记得昨天我回到房间之后就睡觉了……再睁眼就是现在。”

执笔站了起来,伸出手把枯草也从地上拉了起来。

“回到房间……你回房间之前去做了什么?”

“去找猪仔,我当时和他……”

“和他做什么了?”

“……”


枯草陷入了沉默。

他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没有进入猪仔房间后的记忆,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删除了一样。

比起前一天晚上的意识模糊,此时他能更明显的发觉自身记忆的断层。

“怎么了?”

“我想不起来了。”枯草皱起了眉头,“就像是记忆被什么东西删除了一样,一点都想不起来。”

“这样吗……想不起来就先别想了,”执笔拍了拍枯草的肩膀,“先回房间吧,冷静冷静。”

他说着招呼了一下一花:“能帮我把他送回房间吗?我有些事得去找啵啵。”

“执笔前辈……”一花还是有些谨慎,“他真的完全清醒了?”

“放心吧。”执笔笑了笑。

“清没清醒我自己还是知道的……”枯草小声嘟囔了一句。

“对了……执笔你是怎么来到这的?”

“有时间再告诉你,先回去吧。”


————————


……

“大概……是因为你不了解他吧。”

这句话像是触动了对方的软肋一样,【张遇见】的脸立刻阴沉了下去。

随即,【他】伸出右手掐住了伊莱的脖子,把他举了起来。

“既然你这么了解他,哦……话不能这么说,你当然会很了解他……”

“那我现在就把你杀死,对他有什么影响呢?”

【他】笑着力道慢慢加重,期望在对方脸上看到挣扎的表情以平复他恼怒的心情。

可事实并没有如【他】所愿。

被举起来的德鲁伊就像断线的提线木偶,除了双手用微弱的力气握住了【他】的手腕,没有一丝挣扎。

这不对劲。

【张遇见】察觉出了异常,但对方的反应明显比【他】更快。

德鲁伊身后的影子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脱离了一小块,快速绕到了两个人中间,然后一跃而起,犹如一道利刃,切断了【张遇见】的手臂。


“你!”

【张遇见】又惊又怒,【他】快速退后了几步,断掉的手臂就这样从伊莱手中滑落,掉在地上,随即消失不见。

而那块黑色迅速扩大,变成像黑泥一样的物质,最后变化成了一个人,接住了伊莱。

“佣兵先生……我就知道我没有信错人。”

带着贝雷帽的男子让伊莱在地上站稳后才松开了手,随后颇有些无奈的看向他身上的裂痕。

“你们先知都这么喜欢乱来吗?让你去保护可可就行,非要给自己增加难度。”

“哈哈……我觉得……这是人之常情,”伊莱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先生,请问怎么称呼?”

“萨贝达。”


“哎呀……我还以为是谁呢?”

【张遇见】的声音让两人及时地把目光重新移到了【他】身上。

【他】捂着断臂,而从指缝中流出的并不是血液,而是和萨贝达出现时一样的黑泥。

“不过是叛徒而已……承接了记忆与情感就以为【你】是他本人了吗?”【他】咬牙切齿地盯着两个人。

萨贝达看着他的脸上的表情不为所动。

“别激动,虽然我很想打你,但这次要打你的不是我。”


“而是我哦~”


就像是在呼应他的话,【张遇见】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可爱的声音。

虽然,对现在的【他】来说一点都不可爱。

顺在【他】视线中留下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下意识回头后,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金发女孩,笑着向他落下高举的镰刀。


————————


啵啵的房门是虚掩着的,执笔轻敲了几下门,得到允许后才进了门。

“你好像没去处理伤口。”啵啵看着执笔胳膊上已经结痂的划伤。

“小伤而已,你们俩才更需要注意,”执笔看着啵啵身上大大小小的绷带,“上戏的情况如何?”

“哎,外表一点伤都没有,但就是叫不醒。”啵啵叹了口气。

“我怀疑是当时的那个情况造成的,你也是因为这个才这么着急来找我的吧?”

执笔点点头。

当时的情况远没有他向枯草描述的那么简单。

进入迷宫后他就和星河失散了,靠着口袋里仅剩的地图才找到了这里,结果在一楼听到了上戏的声音,赶了过去。

啵啵和上戏确实被打得很狼狈,即使有他的加入也只是杯水车薪,他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对面不是枯草,而是披着枯草外皮的怪物。

但是突然,在撬棍又一次砸向上戏的时候,上戏身上突然爆发出一阵冲击波,把四个人全都震飞了出去。

上戏摔在地上后就再没醒过来,其他三个人则是片刻后就爬了起来,正巧一花、琴酒和可可也赶了过来,几个人手忙脚乱把枯草给按住了。

然后他发觉枯草的力气比之前小了不少,他和一花两个人就可以完全控制住。


“你觉得上戏当时爆发出来的那个……究竟是什么?”执笔努力回忆着当时的场景。

“那个冲击波……不是他发出来的。”

“什么?”执笔有些没反应过来。

“那个冲击波不是他发出来的,”啵啵又重复了一遍,“我当时有看到上戏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女孩,是她。”

“小女孩?她长的什么样?”

“金色头发……好像穿着黑裙子,我只能记起来这些。”


“是不是像我这样~”

执笔和啵啵循着声音望过去。

在他们俩身侧,此时正站着一个金色头发,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孩。




【未完待续】








今天没有什么骚话,我只担心明早八点上课我能不能爬起来。

西于落却.

【草右七夕12h联文活动】孑孓独活

*⚠️意识流黄雯,注意避雷

*全文虚构,勿上升

*七夕快乐


上一棒@KCL―氯化钾 

下一棒@ə颜柒柒


*📺没问题的话点这里:
 “草儿,相遇前我们都是孤独的。” 

*⚠️意识流黄雯,注意避雷

*全文虚构,勿上升

*七夕快乐

 

上一棒@KCL―氯化钾 

下一棒@ə颜柒柒

 

*📺没问题的话点这里:
 “草儿,相遇前我们都是孤独的。” 

焚琴捏。
笔草冷冷饿饿饭饭。星星发卡,是...

笔草冷冷饿饿饭饭。星星发卡,是@街头繁华_ 。

笔草冷冷饿饿饭饭。星星发卡,是@街头繁华_ 。

叶墨白

【第五赛事】来自一个旧时代残党的信

2022年了我怎么就这么不甘心呢


hello,有人看到吗,这里是一只从2022年穿越回来的旧世界残党一枚。今天,我想和你们讲讲那些来自远古时代的事情。希望大家别说我太唠叨啦。


2019年的时候,我和朋友一起玩了一款叫做第五人格的游戏,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和朋友一起开黑的乐趣,也是从那个时候,我和这个游戏不得不说的三生三世就此开始了。


也是2019年的某一天,我在某种神秘力量的推动下不自觉地打开了b站的第五人格赛事直播,从那个时候起,我和比赛就此结缘了。


2019年的比赛当然没有现在那么正规化和职业化。说起来你们不要笑我,我甚...

2022年了我怎么就这么不甘心呢

 

hello,有人看到吗,这里是一只从2022年穿越回来的旧世界残党一枚。今天,我想和你们讲讲那些来自远古时代的事情。希望大家别说我太唠叨啦。

 

2019年的时候,我和朋友一起玩了一款叫做第五人格的游戏,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和朋友一起开黑的乐趣,也是从那个时候,我和这个游戏不得不说的三生三世就此开始了。

 

也是2019年的某一天,我在某种神秘力量的推动下不自觉地打开了b站的第五人格赛事直播,从那个时候起,我和比赛就此结缘了。

 

2019年的比赛当然没有现在那么正规化和职业化。说起来你们不要笑我,我甚至找不到第五人格赛事官方的录屏,那时候呀,全靠粉丝用爱发电,于是经过我在直播间日日夜夜的摸爬滚打,我找到了一位可爱的小姐姐——五角羚。

 

这位小姐姐就堪比现在众所周知的牛肝菌女士一样,在那个时候,是一代第五赛事迷的信仰,她会把每场比赛都完完整整地录下来,想要看比赛的复盘?找她一定有!

 

这几乎是那个时代第五赛事迷悄悄咪咪的共识啦。

 

咳咳

 

我又偏题了。

 

其实写这封信的主要原因,是我在2022年的现在,没错,3年后的我居然还在关注第五人格赛事,被一群从坟墓里蹦出来还愿意打第五比赛的“老不死”们给震撼到了。

 

2022年的深渊五,有8支民间队伍参与,你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民间队伍嘛?我以为是的,直到我看到了ct的蓝胖子和执笔,at的零之启,诺希,小绝神,瑟瑟。

 

我该说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呢?

 

也不是没有过质疑,但是又有种说不清楚的开心,就有种,你看你看,这群以前打比赛的人现在还在打的献宝情感。

 

总而言之,心情复杂的像个统计图。

 

但是这种心情在看到他们打比赛的时候,又逐渐转变了。

 

ct打weibo

 

在我眼里映出来的是itc的堂哥,小汪,和gr的蓝胖子,xgi的执笔。

 

当我又一次看到蓝胖子在监管者手下无伤掏的时候,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颤了一颤,看到执笔最后跳了地窖时,我沉默了。

 

呐,有人记得吗?

 

其实当年老gr的蓝胖子,也曾经是一个让所有监管者看到就觉得头疼的佣兵,一手护腕用的出神入化,在还没有职业化的那个时候,我就有看到过蓝胖子一个护腕从小屋门口弹到地下室里面去的场面了。

 

那个时候,救人位还很少,没有可以遁地的守墓人,没有可以催眠的大副。

 

itc的空军,gr的佣兵 5hs的前锋

 

是救人位里亮眼的星星。

 

呐,有人知道吗?

 

在很久很久的以前,我看到过一个很秀的调香师在赛场上活跃。

 

那个调香师在一场比赛里秀了当年还是福蝶的阿福好几个板,穿着斑马纹的蓝皮调香师,在月亮河公园里的鬼屋附近,硬生生让我这个不粉这个战队的人记了这个场景3年。

 

在那个时候,打调香师的人有太多太多啦。

 

itc 忆蒹葭 调香师,xgi 执笔 调香师

 

在那么多人中间,我就记住了他们。

 

是他们把调香师打出了调香师的荣耀,甚至让我一度以为会有人把调香师扳掉。

 

。。。。

 

reborn打at

 

我看到了好多的熟人。

 

at的零之启应该是大家最熟悉的一个了吧。是啊,人屠双皇零之启,5hs的零之启,真的是,实在是,太眼熟了。

 

我来谈谈我是怎么对5hs产生好感的吧。

 

说实话,我一开始真的对这个队伍都没有什么记忆点诶。

 

可是后来。

 

这支名字叫做5hs的队伍在深渊二的舞台上实在是,太耀眼了。

 

呐,你们知道吗?

 

5hs有个叫做右某人的前锋,他在前锋还没有灵敏度这个东西的时候,就拉着一颗球90度垂直拉进了地下室。

 

5hs的三人小团队,卡住了月亮河的滑梯,卡住了里奥的回忆的二楼,卡出了我们的心中那份惊艳。

 

5hs的小房鸭,又帅气又骚,只有一手绝活梦之女巫,却拿着这一手女巫在当年打穿了所有人类。

 

5hs的小绝,在当年也被凉哈皮尊称过一声小绝神,也曾经四杀过gr。

 

at的第三局瑟瑟上场,一定要拼四杀的局

 

司机一句我很久没见过这么勇的瑟瑟了,我直接穿越时空回到当年的xgi。

 

呐,有人知道吗?

 

在以前参赛选手既可以当监管又可以当求生的时候

 

我实在忘不了xgi在一名求生咕了比赛之后,有一名选手既当求生又当监管,还硬生生带着队伍走进了决赛圈。

 

也是在那一刻起,我从没有那么想过at能打赢这场比赛。

 

。。。。。

 

当我看到最后那个地窖的时候

 

输了

 

心里感觉闷闷的,又不知道为什么?

 

我就一比赛乐子人,乐子人怎么会那么难受?民间队伍打不过职业这不是正常吗?我又不粉at里任何一个人?qy那么帅他的队伍赢了不是挺好吗?

 

。。。。

 

我懵了很久。

 

懵懵地去翻录屏,懵懵地听着b站的歌曲,懵懵地埋着头抄学习笔记。

 

直到我看到有评论说堂哥和蓝色急的恨不得穿过去替瑟瑟做最后的选择

 

那一刻,我像是突然恍然大悟一般哭了出来,我突然意识到了我为什么难过的原因,为什么明明知道今天比赛的结果还是一场不落的看完的原因。

 

原来,原来一直意难平的那个人,是我啊。

 

是我太想看到我曾经看到过的那些人拿下一场胜利,是我下意识里想看到这些老将还能在赛场上拿分,是我。。。。。

 

是我这个旧时代的守墓人,在2022年的3月,还在怀念着3年乃至4年前的那批人。我太想念他们了,想念到不在意粉谁,我只是很单纯,很纯粹地怀念着他们这群人,怀念着那个我第一次爱上看比赛的夏天,怀念着墓地里的一切。

 

我想他们能在第五赛事这个平台上再一次上场

 

我想他们能在这里再打一次游戏

 

 

我实在是太想他们了

 

我也实在是太不甘心了

 

。。。。。。。。

 

 

你们好呀,我是一个来自2019年的旧世界残党,在2022年的3月,在深渊五的预选赛上,我发现我依旧死性不改地爱着那个早已沉入海底的名为老版本的墓地,依旧热爱着当年的那群少年们。

 

 

诶,你问我为什么那么不甘心啊?

 

。。。。。。

 

因为我明明见过这群人最好的样子啊。

 

 

end

 

 

 

 又是一次深夜码字,我真的实在太意难平了,又实在是太不甘心了。


今年是2022年


咒术师和红蝶又上比赛了


我重复看过xr橙子那局小丑起码10次以上


完完整整看完了gr皮皮限邦邦和女巫局


我也知道他们打的局都是奇迹


但我真的想看到奇迹发生



有些意识流有些不知所云抱歉

 

 

 

 

 

 

 

 

 

 

 

 

余生孤城

[第五人格赛事]GG1.0永远的意难平

我永远记得那个晚上的全场沸腾,所有人都记得你们所创下的奇迹.在我最失意之时是这群少年将我从失意的边缘拉回,是那位年轻的FMVP教会了我如何从不可能中创造可能.

GG/积极

你们从一开始的籍籍无名到现在的一战成名.

这是GG1.0从2020夏到2021夏所有努力的结果.

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曾经那么稳定的1.0现在已经成为回忆.

他们夺冠之时我以为那是他们的开始却没想到是结束.

17岁差不多的年纪,你身上的勇敢和乐观是在我身上消失的东西.

可在你在赛场上拿出鹿头的那一刻,我才终于明白了挑战未知的意义。

当你在绝境中为队友抗压,在最后一刻将眼镜摘下,又重新戴上时,你对粉丝和观众的那一笑...

我永远记得那个晚上的全场沸腾,所有人都记得你们所创下的奇迹.在我最失意之时是这群少年将我从失意的边缘拉回,是那位年轻的FMVP教会了我如何从不可能中创造可能.

GG/积极

你们从一开始的籍籍无名到现在的一战成名.

这是GG1.0从2020夏到2021夏所有努力的结果.

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曾经那么稳定的1.0现在已经成为回忆.

他们夺冠之时我以为那是他们的开始却没想到是结束.

17岁差不多的年纪,你身上的勇敢和乐观是在我身上消失的东西.

可在你在赛场上拿出鹿头的那一刻,我才终于明白了挑战未知的意义。

当你在绝境中为队友抗压,在最后一刻将眼镜摘下,又重新戴上时,你对粉丝和观众的那一笑我就明白了在那一刻在他身上我看见了远比冠军更重要的东西。

GG1.0不可替代.

但是就我个人而言我还是有私心的希望他们可以再在一起打一场比赛我只是想再看到他们6个人再在一起打一场比赛那怕只有一次。

在我心里GG1.0只有那个6个人不多不少6个人足矣.

后来再想起那个灿烂的夜那一场金雨,在现实中几乎被摧毁的我好像又找回了一点点信心和动力.

谢谢你们. 

GG1.0始于2019夏终于2021夏.

是你们让我看到了属于电子竞技的那份独特的纯粹.

是你们让我看到了在第五人格赛事职业化之后的赛场上仍然有那么一支纯粹为了热爱而去拼搏的队伍.

谢谢你们.

枯草.执笔.455.崽崽.心安勿梦.皮皮虾.不惑教练.

谢谢你们.


                                                再见1.0 

我写下这篇文不仅仅是为了纪念和怀念gg1.0更是为了纪念我作为粉丝陪他们也陪gg走的这很长的一段路从我2019夏天第一次在职业赛场看见他们打比赛到深渊4的逆转夺冠,这支在当时并不起眼的队伍真的给了我太多太多的感动其中的感动有好有坏其实我挺感谢当时的自己的,如果当时我没有选择继续看可能也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说这么多不是没有看到后面的人只是前面的人他太耀眼了前面的人创造了太多太多的奇迹和不可能也并不是说后面的人做不到创造奇迹只是前面的人是一开始的人,只能说让我为之去感动和伤感的也只是那几个人而已是那群不管后面来多少人都无法替代的那群人。 

今天说的有点多了言尽于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