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扫毒地天

6581浏览    103参与
佛系写文

【扫毒2 | 地天】现代AU(7)

我的CP整天都在doi

而我还是一条单身🐶

正文见评

我的CP整天都在doi

而我还是一条单身🐶

正文见评

佛系写文

【扫毒2 | 地天】兄弟番外 新年(完结)

因为写完了就提前一天发了

献给我的VVVIP@可惜不是我

正文评论

因为写完了就提前一天发了

献给我的VVVIP@可惜不是我

正文评论

佛系写文

【扫毒2 | 地天】现代AU(2)

现代AU(1)

#

正文见评论(无车)

现代AU(1)

#

正文见评论(无车)

佛系写文

【扫毒2 | 地天】现代AU(1)

※CP属性:土暴发户地藏x贫穷人妻奶爸天哥

※OOC,瞎写的,大概是个甜文

 

#

余顺天擦了把额头上的热汗,站直身子微微喘了口气,他刚从九龙的深水埗来到香港岛的中西区,这里是香港的“富贵区”,繁华奢糜,典型的富人聚居的地方,和余顺天平日的生活显得格格不入。

余顺天家境不好,他没怎么读过书,只能守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艰难地过活,他结婚晚,30岁才成家,但是老婆也是个泼辣的,给他生了个女儿之后就不管不问,在查出女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余顺天却没放弃,女儿这么小,又懂事又体贴,他怎么忍心不要她,这两年他跑了很多地方,但是都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效果,那点可怜的积蓄...

※CP属性:土暴发户地藏x贫穷人妻奶爸天哥

※OOC,瞎写的,大概是个甜文

 

#

余顺天擦了把额头上的热汗,站直身子微微喘了口气,他刚从九龙的深水埗来到香港岛的中西区,这里是香港的“富贵区”,繁华奢糜,典型的富人聚居的地方,和余顺天平日的生活显得格格不入。

余顺天家境不好,他没怎么读过书,只能守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艰难地过活,他结婚晚,30岁才成家,但是老婆也是个泼辣的,给他生了个女儿之后就不管不问,在查出女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余顺天却没放弃,女儿这么小,又懂事又体贴,他怎么忍心不要她,这两年他跑了很多地方,但是都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效果,那点可怜的积蓄却也都花得差不多了,最后他只能咬咬牙,跑来了中西区,这里是香港最繁华的地方,肯定也有香港最好的医院。

余顺天预料的没错,戴着眼镜的老医生说了挺多,那些专业名词他也听不懂,只是听他说大多数患者如果能及早进行手术治疗,是可以和普通人一样恢复正常的,他才终于放下心。

余顺天以前被黑中介骗过不少次,但是坐在香港最大的公立医院里边儿,他却也是对医生说的话绝对相信的。他没什么见识,估计连医闹是什么都不知道,对医生这种职业是绝对敬畏的,他以前还不懂怎么这诊所的医生还会骗人呢,后来才慢慢知道估计那些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医生。

“先天性心脏病不是不治之症,而是被拖成不治之症的。”老医生看了看眼前有些局促的男人,把手里的病例卡放在了桌上,“尽早吧。”

那实在是一笔天文数字,对目前的余顺天来说。

余顺天从医院里走出来的时候,精神都有些恍惚,5岁的女儿拉了拉他的袖子,余顺天蹲下来,她又给他擦汗。

天气转寒,冷冬将至,余顺天不知道自己额头上冒着汗,见了女儿担忧的表情才知道自己脸色应该不太好,他眨眨眼睛,捏了捏女儿的脸,说要带她去吃她最爱吃的鸡蛋面,小姑娘的脸上才终于重新见了笑。

余顺天住的地方很小,一个小小的房间被分成四个格子,每个格子里都住了人,少则一两个,多的三四个都有,房间小,又不太通气,小姑娘心脏又不好,最近老是咳嗽,嘴唇也开始发紫,余顺天着急也没法,只好更加努力地去找工作。

他白天做两份工,晚上还有兼职,去做餐馆伙计,他年纪大,很多地方都不要他,幸好他遇到的老板都还挺好,看他一个人带着孩子可怜,就让他先做着看看。

余顺天做事认真,挺得老板喜欢,老板见他人老实,做事情也还规矩,虽然穷但是人还挺正气,就给他介绍了一份工作,是做冰库的搬运工,最近猪肉价格上涨得厉害,本地的猪肉几乎是被一家公司给垄断的,老板开餐厅的自然也免不了要从他那里进货,最近他去拿货的时候听那里的小头目说最近缺人,问他有没有人介绍着先来做做,他就想到了余顺天。

那工作也挺简单,就是把冷冻好的封箱小冰柜从车上卸下来,搬到他们公司专门存放货物的冷库,冷库挺大,楼梯又多,不太好推那种装货的小车,所以得要人工去搬。

对方那边给出的价格还不错,老板想着就和余顺天说说,余顺天听了自然很高兴,谢过老板之后第二天就去那里报了道,他力气不太大,也算不上年轻,领头的人皱着眉看了他一会,还是让他先去试试,毕竟那老板说了他不少好话,看着倒也是个手上干净的。

余顺天连忙道了好几声谢,被那个年轻人挥挥手打发了,很快就有人过来教他怎么做,余顺天想着等会再去谢谢他,就跟着人先去干活了。

那冰柜看着不大,但是装着的是冻着的猪肉,又带着冰,死沉死沉的,幸好余顺天在家里经常干农活,搬这东西也不全是靠手工,还是有小车可以换着路段用,才不至于一点也干不了。

试用了两天之后,余顺天算是正式得到了这份工作,他挺感激,做事也更加认真。下月就是十二月,一年的最末一个月,余顺天开了月之后准备带女儿再去一趟医院,他准备在西城区再呆一段时间,虽然现在的这份工作工资高,但是他们到了下月底就不要人了,余顺天到时候还得为自己和女儿另谋出路,不过他想着这里工作机会多,女儿绵绵看病也方便,留在这儿总没有什么坏处。

余顺天不知道的是,他在不久之后即将开始并且似乎会长久地持续下去的苦难人生,都是来源于他此时的这个微不足道的念头。

 

余顺天急匆匆地赶到冰库,大冷天里后背都浸了汗,今天他女儿突然感觉不舒服,他只好立马带她去了医院,慌乱之中连假都没来得及请,他回到家拜托邻居安顿好女儿之后立马又赶过来,但是还是晚了一个钟头。

余顺天到了地方没看到往日那个领头的年轻人,其实那年轻人也不经常在,只时不时过来看看货,余顺天挠了挠脑袋,找到了另一个管事的,想着先跟他说一声。

身材有些发福的中年主管看也没看余顺天,挥挥手让他先进去,那人在办公室大声地打着电话,看样子有些着急,余顺天从他话里边儿听出好像今天大老板要来,有一批货要处理什么的,他只是个搬运的杂工,也不懂这些,说了自己的情况之后见那人也没空理会自己,就先行离开了。

他没想到有人来得和他一样晚,是一个穿着军绿色棉袄的男人,看起来比他年轻得多,个子高大,脸长得很好,只是他肤色有点深,脸色也不太好看,看着挺凶,让人觉得不太好接近。

余顺天转头望了望四周,这里是冰库的入口,工人都是从这里进去的,门口人流量大,他们搬东西进进出出的,男人站在门口正中间其实有点挡着路了。

余顺天把小车推过去放好,碰了碰看着有些不耐烦的男人,这高个子的年轻人虽然看着不是个好相与的,但是他还是想着要提醒他一下,但是他没明说,只是让他往边上站站,这里人来人往的不太安全。

他只以为这男人穿成这样是新来的工人,自己从来没见过他,只是好心提醒他。男人奇怪地看着他,眉头皱得更深,语气也很冲,问他不知道自己是来找迪奇的吗?!

迪奇就是那个领头的小年轻,余顺天知道他是来找他的反而放下心,还真是个新来的。

“那你在边上等等。”余顺天把人轻轻往边上推了推,又指了指自己放在另一边的小车,“你用这个吧。”说完也不等那男人有什么反应搬起东西就走了进去,他今天落下了活,得赶紧做完回家看女儿才行。

 

迪奇见到自家大佬的时候,他正站在冷库门口脸色不善地抽着雪茄,见了他直接踹了他两脚,又骂他怎么这么晚才到。

迪奇挠了挠头,“地藏哥,你知道那批货有问题的嘛,我……”

地藏又拍了他脑门一巴掌,让他闭嘴,“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还要我亲自过来!头先这里有个痴线……”

地藏皱了皱眉,似乎是想说什么,想了想还是作罢,“……算了,你带我去看看。”

迪奇老老实实地“哦”了一声,走到前面撩起了门帘,准备给地藏带路,他走进去的时候想着大佬今天心情不好,可得小心点别惹他生气,不然到时候又要倒霉,他哪里知道他大佬在他来之前已经生过了两遍气,而他的倒霉日子才将将开了个头。

 

余顺天撕了墙上日历的一页,看了看今天的日期,十一月初六,十二月的第一天算是正式开始了。

余顺天干完活,就被那个叫迪奇的年轻人叫住了,他拿了个文件袋在他面前晃了晃,说是要给他个跑腿的工作。

迪奇算是这里的头目,至少余顺天知道这里所有的工作都是他一手安排负责的,年轻人问他愿不愿意把这个资料送到一个地方给他们老板,会给他跑腿费的,他自己这里有点事现在走不开,他知道余顺天为人老实,所以只能麻烦他了。

余顺天本来就挺感激迪奇,毕竟他给了自己这份工作,他虽然在这里做不了多久,但是也懂得做人要知恩图报,他没什么别的本事,一直想要谢谢他,如今让他帮个小忙自然也是乐意的。

只是……

余顺天接过文件袋,想了想还是拿了个塑料袋包好,然后才小心地放到了自己包包的夹层里,他随身带着一个方形的老式皮包,大小适中,出门在外也方便,只是用得久了手柄边角总有些磨损,看起来有些不太好看。

余顺天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也知道这种文件该是很重要的东西,他小心翼翼地收好了,又赶紧跑去后门接他女儿。

小女孩乖巧地被大人牵在手里站着,看到余顺天眼睛都亮了起来,挣脱开旁边人的手奔向他。

“爸爸!”

余顺天张开双手,把女儿抱在怀里,又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又对着邻居道了谢。邻居是个单身母亲,对余顺天这样的情况明显有点感同身受,平时对他们都很照顾,小个子女人对余顺天摇摇手,就要先回去。

余顺天本来想请她吃个饭,想到等会要去做的事情,也只好先作罢,等下次有机会再好好谢谢她,余顺天在心里想着。

“绵绵,你先跟爸爸去一个地方,然后爸爸带你去吃饭好不好?”

余顺天轻声跟女儿说话,见她乖巧地点了点头,开心地亲了她一口,“我们走吧。”他笑得开心,想着快过年了,绵绵的病情也有了着落,只要他再辛苦点,多赚点钱,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余顺天站在大门前,有些忐忑,他握了握牵着女儿的手,冲她安抚性地笑了一下。

这个小区明显是有钱人住的地方,地理位置好,装修又处处透露出奢华,余顺天理所当然地在小区门口被拦下了,报出了他要去的地址之后,那门卫打了个电话才把他放行。

余顺天坐着电梯来到二十几层,看了下文件上的地址门牌号码,按响了门铃,门里传来人走动靠近的声响,余顺天站在大门口有些不自在,他想着老板可真是个有钱人,自己要是有他一半,绵绵的病就不用愁了。

 

地藏打开门,看到面前的人皱了皱眉,几天没见,这老男人还是这么一副寒酸的样子,也不知道当初他是怎么看走的眼,居然觉得自己是跟他一类的人?

地藏的视线往下,瞥到一个小豆丁更是无语,怎么还有个拖油瓶?这么个男人居然也有女人愿意给他生孩子,也真是祖上烧高香。

地藏不耐烦地侧过身,示意男人进来。余顺天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就愣住了,地藏这张脸辨识度很高,余顺天的记性向来很好,自然也记得面前这个男人就是那天穿着绿色大袄的人,被他误会是工友的那个。

余顺天简直烧红了脸,他本来以为送了东西就能走,哪能想到地藏还会让他进去,他低着头看着光可鉴人的玄关,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

地藏走了两步见身后没人,回过头皱着眉看他,脸色已经有些不太好看,余顺天下意识向前走了一步,觑着地藏的脸色有些忐忑,现在也只好顺着那人的意思了。

地藏见了余顺天磨磨蹭蹭的动作,又感觉心烦,他脾气不好,耐性不佳,当即就想把人赶出去,但是转念又想到自己叫他来的目的,心里冷哼一声,又转身向前走了过去,他就是要让这个穷酸男人看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你跟我过来。”地藏转身冲着余顺天扬了扬头。

地藏家挺大,他们刚才从门廊走到客厅就有不少距离,地藏走到最里面才停到一个房间面前,余顺天估计是这人的卧房,想是要看看东西再给他钱。

余顺天犹豫了一下,轻声对女儿说了两句话,让她乖乖在沙发上坐好等他,地藏看了两人一眼,撇了撇嘴,在前面打开了门。

跟余顺天想象的一样,这间确实是地藏平时的卧房,房间很大,大片灰白的色调,看起来冰冷冷的没什么人气,就像这个人一样。

余顺天悄悄瞥了一眼地藏,看他低着头认真看文件的样子松了口气,这个人看起来挺凶,估计不太好相处,也不知道之前那一次有没有得罪到他,现在看他这幅冷淡的样子,估计是早就忘了自己,也是一件好事。

地藏合上文件,走到靠墙的一个密码柜前面蹲下,把文件放了进去,他看了看里面,拿出一串项链,皱着眉看了一眼,随手把它放到了一边的矮桌上,他从柜子里的一打现金里抽出了几张,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没有把保险柜关上,只是向余顺天招了招手。

余顺天自觉地上前从地藏手里接过钱,低着头向他道谢,眼角的余光不经意地瞥到了那条桌上的项链,感觉它挺漂亮。

 

有点意思。

地藏似笑非笑。

“迪奇收账的时候收来的,也就值个百来万吧。”地藏说这话带了点鄙夷,似乎很是嫌弃,迪奇这小子真是,收这种东西做什么,中看不中用的小玩意儿。

他的声音突然响起,余顺天猛地被他吓了一跳,不自在地后退了一步,听到价格之后呆在了原地。

那条项链看起来很漂亮,银色的链子上镶满了细小的钻石,正中间一颗水滴形的坠子显现出色彩不一的蓝色,印着白色的光晕,像满月,又像星空。

余顺天只觉得惊艳,他预料到这东西的价格不会便宜,但是真正听到的时候还是有点愕然。

地藏看着余顺天惊讶的脸笑了起来,看起来呆呆的,这人怎么这么没有见识,他感觉自己出了之前被他数落的气,说话也轻快了点,“你先走吧,迪奇过会儿会过来的。”

余顺天点了点头,就见地藏转身拿了床上的浴袍进了里面的浴室,他看了看手里的钱,想着以后还是少来这些地方,他转身想走,看到桌上那条项链的时候还是顿了一下。

 

余顺天推开卧室的门,拿着东西的手都有点抖,女儿坐在沙发上荡着小腿,见到他出来立马蹦了下来,跑过来要拉他的手。

手心的触感软绵,余顺天猛地清醒过来,捏紧了女儿的手快步走了两步,被她拉着手拖慢了速度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放慢了脚步。

医生说这个手术最好在五岁之前做了,拖得越晚对孩子越不好,他说先天性心脏病不是不治之症,而是被拖成不治之症的。

余顺天手心都冒出了汗,几乎捏不住女儿小小的手腕。

只是一百万而已,那个男人这么有钱,就算少了这一百万也不会有什么所谓的。

这可是一百万。

余顺天停住脚步,没感觉自己在发抖,女儿抬头担忧地看着他,余顺天被这眼神一刺,猛地转过身,是啊,他没钱可以问他借,但是绝对不能偷——可是他没想到一回头会看到地藏。

 

“我不是……”余顺天下意识上前一步想解释什么,却猛地停了下来,浑身僵硬地无法动弹。

被发现了。

他止不住地冒着冷汗,腿软的没有一点力气,几乎想立马逃跑。

地藏似笑非笑,那张脸上看不出有什么想法,他倒是没想到这老男人还有这个胆子敢偷他东西,虽然他看他那样子是还想还回来的?

但是这又有什么所谓,地藏笑了起来,敢动他的东西,就得做好心理准备才行。

“你慌什么,监控都看着呢。”地藏抬头示意余顺天看看左上角,黑乎乎的几个,不太显眼。

地藏看着余顺天一瞬间惨白的脸色冷笑一声,转身先进了房间。

“进来!”

佛系写文
【扫毒2 | 地天】动物拟人系...

【扫毒2 | 地天】动物拟人系列


#

“村西边儿那条叫“地藏”的土狗又来啦!”

“又来找天哥啊?”

“可不是。”

“烦死个人,让它赶紧走!”


黑白灰的花猫灵巧地跳上木制的栅栏,探出了个脑袋看向外边儿。

绿草满地的石子路上,一只体型稍大的黄色家犬正巴巴地望着院子里,看到懒懒的花猫时,眼睛都亮了,又欢喜地叫了一声。

“天哥!”

花猫摇了摇尾巴,皱了皱眉,好吵。

“天哥,你交代的事情我都办好了。”

大狗眼睛亮晶晶。

花猫面无表情。

大狗有点委屈。

“它们都笑话我。”大狗凑上去,用鼻尖蹭了蹭花猫放在栅栏上的右边爪子,“因为我喜欢你!”

那声音太可怜兮兮了...

【扫毒2 | 地天】动物拟人系列


#

“村西边儿那条叫“地藏”的土狗又来啦!”

“又来找天哥啊?”

“可不是。”

“烦死个人,让它赶紧走!”


黑白灰的花猫灵巧地跳上木制的栅栏,探出了个脑袋看向外边儿。

绿草满地的石子路上,一只体型稍大的黄色家犬正巴巴地望着院子里,看到懒懒的花猫时,眼睛都亮了,又欢喜地叫了一声。

“天哥!”

花猫摇了摇尾巴,皱了皱眉,好吵。

“天哥,你交代的事情我都办好了。”

大狗眼睛亮晶晶。

花猫面无表情。

大狗有点委屈。

“它们都笑话我。”大狗凑上去,用鼻尖蹭了蹭花猫放在栅栏上的右边爪子,“因为我喜欢你!”

那声音太可怜兮兮了。

花猫在心里叹了口气。

“你管它们做什么?”

大狗又凑上来一点。

“可是我跟它们说你喜欢我,它们都不信!……你真喜欢我吗?”

花猫顿了一下,向前探了探身子,趴在了栅栏上,左爪子伸了出去,摸了摸大狗的嘴巴。

“喜欢。”

佛系写文

【扫毒2 | 地天】动物拟人系列

迪奇:我不该在车里  我应该在车底

hhhhhh日常疲惫的迪奇

【扫毒2 | 地天】动物拟人系列

迪奇:我不该在车里  我应该在车底

hhhhhh日常疲惫的迪奇

佛系写文

【扫毒2 | 地天】马场后续PWP?

※有剧情,半pwp? 

前篇

后续见评论

※有剧情,半pwp? 

前篇

后续见评论

地藏藏和顺天天

地藏x余顺天 《试图挽回》14

        “嘿,天哥,你还疼不?”


        “醒着没,天哥?没事就是问问你要不要吃菠萝包”


        “天哥,喝水不,我去给你接点水”


        “天哥,我给你捏捏肩”...

        “嘿,天哥,你还疼不?”


        “醒着没,天哥?没事就是问问你要不要吃菠萝包”


        “天哥,喝水不,我去给你接点水”


        “天哥,我给你捏捏肩”

  

        “天哥,看这个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天哥......”


        “你他妈好烦”余顺天快烦炸了,这几天地藏一直在烦他,医生说要静养,但是只要他在就绝对安静不下来。


        “嘿嘿,我就是无论随时都不想离开你。”


        “哎..算了。”余顺天侧过身,看着报纸,他的戒毒中心已经帮助一部分人戒掉了毒瘾,但仍然需要努力。


        “嗨,天哥,其实我想好了,就是,我不想再做那种惹天哥生气的事情了。”地藏小声说,眼睛微微往旁边看,不敢直视余顺天。


        “就是,我想着做个正经生意,然后一直陪着天哥。”


        “那最好不过了,不过你要如何做呢?”余顺天眯着眼睛看地藏。


        “我有我自己的主意,天哥就安心养伤嗷。”地藏笑了笑。


        “天哥晚上吃啥,我给你去买点”


        “..................”


        “....................”


        “菠.....菠萝包”


        “好嘞”


         看着地藏走出了病房门,并关上了门锁之后,余顺天拿出了手机,拨打了号码。


          “喂?”


          “找到了吗?”



          “找不到的话,你就不要回来”


          “天哥,地藏资料我们费了很大劲收集齐了,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余顺天看着地藏的车渐渐消失,笑了一下。


          “不了,先过段时间”


          “好,再见。”听到了对方电话的忙音之后,余顺天点了根烟,靠着墙。


          “既然你这么说了,念在兄弟多年,给你一次机会。”


           接下来是作者要说的话

我的老天我好累的,好不容易适应下来初三生活,希望各位不要骂我。拜托拜托


Dzone

地言地语2.2

余顺天这边对地藏的箭头大概从来都可以这么概括:深知徒劳,明知徒劳,终是徒劳,所以我概括扫毒2主旨就是白费二字()那心软连他自己都不愿承认那犹豫连他自己都想斩断那后悔连他自己都不敢深思,他强迫自己不念旧情而他也做到了,做得很漂亮,所以虽然我反感余顺天渣男论但我也没法否认,兄弟情深被浪淘过的痕迹存在得如此短暂以至于让人怀疑是否真的存在过。

但我仍然信他了解地藏,就像我信地藏懂他,我信他像他妻子和他兄弟说的那样,仍然敏感细心念旧情。

也许地藏回头期望看见一扇为他敞开的大门,却发现那门关着;但很罕见地,思虑周全的余顺天在那天忘记了把门反锁,一直忘到很久很久以后的某天。屋里灯光和人们的笑声温暖明亮,...

余顺天这边对地藏的箭头大概从来都可以这么概括:深知徒劳,明知徒劳,终是徒劳,所以我概括扫毒2主旨就是白费二字()那心软连他自己都不愿承认那犹豫连他自己都想斩断那后悔连他自己都不敢深思,他强迫自己不念旧情而他也做到了,做得很漂亮,所以虽然我反感余顺天渣男论但我也没法否认,兄弟情深被浪淘过的痕迹存在得如此短暂以至于让人怀疑是否真的存在过。

但我仍然信他了解地藏,就像我信地藏懂他,我信他像他妻子和他兄弟说的那样,仍然敏感细心念旧情。

也许地藏回头期望看见一扇为他敞开的大门,却发现那门关着;但很罕见地,思虑周全的余顺天在那天忘记了把门反锁,一直忘到很久很久以后的某天。屋里灯光和人们的笑声温暖明亮,觥筹交错碰出美酒的醇香,屋外夜里大雨倾盆徘徊着孤狼。这么多年余顺天一直假装忘记锁死那扇门,所以孤狼仍然望着那光不肯离去,所以余顺天的耳边雨声依旧敲着窗。

他们都在等一个自己早已心知肚明将永远无法到来的结果。

其实归根到底我的意难平都出自这里。

如果余顺天愿意放下手中碗筷,开门向那狼招手,蹲下身子,抚它身上密密麻麻的疤,轻声关心几句,也许开头那狼会挣扎,会佯怒,会对他呲出锋利的牙;又如果狼愿意去叩响那扇门,低头显出顺从的模样,也许开头人们会恐惧,会猜疑,会犹犹豫豫祭出防守的棍棒;但最终呢?

我不想说狼成为了狗,因为从来不是,我想说,他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们将共享那温暖,勾肩搭背向光明的未来举杯。

他本可是他最好的朋友。

因为我们都知道他办事利索,知道他够爱笑、够义气,知道他不贪也不赖,他诚实守信,他说到做到。因为我们都知道他本可以是最好的那个人,他的獠牙锋利,但从不愿伤兄弟分毫。

过去我曾想这怎么可能呢?低了头便不似他们两个,但又如此希望他们低过头。我又明知低头可能并无用处,却又乞求一丝渺茫几乎不存在的希望。我还曾经和我朋友开玩笑,说这电影,没留余地啊。

余顺天,地藏。

空巷

地藏/余顺天 | 血腥爱情故事

地藏/余顺天 | 血腥爱情故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