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扫黑风暴

261.7万浏览    9968参与
绿藤市孙兴
我可饿死了,叔。 在这看人姑娘...

我可饿死了,叔。

在这看人姑娘做了半个小时的茶。

我可饿死了,叔。

在这看人姑娘做了半个小时的茶。

孙兴

  (笑)成啊,都能收着花了?

  (拽头发)来,你告诉哥,这花谁给你的?交代不明白看哥今晚上能不能弄死你。(拍脸)

  (笑)成啊,都能收着花了?

  (拽头发)来,你告诉哥,这花谁给你的?交代不明白看哥今晚上能不能弄死你。(拍脸)

Jocasta

勇芸 | 去春野 二十七

⚠️曲终有时,快要完结咯!

  

  

  

   

何勇怎么会放她走呢?只是接了一通紧要的电话,再转身已经看不到她踪影。


  

  

贺芸永远不知道,自己说完那句话后,是怎样跌跌撞撞着回到家的。

屋内没有灯火,像划过一根火柴燃尽后又迅速恢复了冷清。

冰箱里他买的番茄还很新鲜,青菜也绿油油的,那时候,他还住在这个家里。

  

点火,煮饭,试图将阴霾驱散。

  

餐厅的顶灯亮了,炒好的菜也端上了桌,再整齐地摆放好两副碗筷。

贺芸坐到椅上,痴痴地望着对面,那空荡荡的一片。

忽然她笑了,然后轻轻拿起了筷子对他说。


“快吃饭吧。”

  

  

  ...

⚠️曲终有时,快要完结咯!

  

  

  

   

何勇怎么会放她走呢?只是接了一通紧要的电话,再转身已经看不到她踪影。


  

  

贺芸永远不知道,自己说完那句话后,是怎样跌跌撞撞着回到家的。

屋内没有灯火,像划过一根火柴燃尽后又迅速恢复了冷清。

冰箱里他买的番茄还很新鲜,青菜也绿油油的,那时候,他还住在这个家里。

  

点火,煮饭,试图将阴霾驱散。

  

餐厅的顶灯亮了,炒好的菜也端上了桌,再整齐地摆放好两副碗筷。

贺芸坐到椅上,痴痴地望着对面,那空荡荡的一片。

忽然她笑了,然后轻轻拿起了筷子对他说。


“快吃饭吧。”

  

  

  

  

合作的关系,忽然就微妙地变成了避嫌的关系,贺芸躲着他,除却必要的联系。

何勇也无暇分身,随着调查的深入,绿藤盘结根错的恶势力也逐渐浮出水面。

  

在马帅的葬礼上,他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

但上级的尸检报告一拿出来,就让李成阳放下了芥蒂,抖露出更惊人的冰山一角。

  

石门区区长董耀是个关键人物,十四年伊河新村的村村通项目,就出自他、马帅以及麦自力之手,如今这三人中已经亡死了两个。

经络似乎突然就通了,何勇一下兴奋起来。

可是李成阳再提到一人,又让他陡然忐忑阴沉。

  

“马哥一死,市里就逼着我表态,摆明了要新帅把伊河新村吐出来。你知道背后接手的是谁?”

“是谁?”

“哼,长藤资本高明远。”

“高......姓高?”

“没错,姓高的!我跟他打过照面了,这长藤资本可比新帅狠多了啊,你要查也别只盯着我马哥,你也查查这姓高的啊!别他妈厚此薄彼!”

  

何勇跟他一样忽然犯了耳鸣,听不清后来的话。

只是反复回想起贺芸受伤的那个晚上,她哭着喊着只说了一半的话。

  

“我恨你高——”

  

“欸?发什么愣呢?说话呀!”

  

李成阳在他转身奔跑的背后大声喊着,可他已经完全听不见了。

飞快地钻进车里,慌慌张张翻出副驾位抽屉里的一摞文件。

纸张纷纷,被他疯狂地翻过一页又一页,最终停留在1985年那一篇纸上。

  

  

1985年8月,绿藤警校接受了来自商界高姓人士的大额捐助。

同年9月,贺芸刚满十七岁,被破格录取进入警校。

  

  

  

何勇拿出电话,在搜索界面上抖着手输入“高明远”三个字,然后面对赫然出现的图片僵住了。

时隔多年后他第一次回绿藤,只是为了看她。

但在那晚共度一夜之前,他曾躲在酒店走廊的尽头,分明看到她和那个男人也藏在角落。

以及后来在路口等红灯时,他还曾巧遇过 ,这同一个男人在车里跟年轻女孩儿的亲热。

  

原来一切,都有迹可循。

坍塌得有迹可循。

  

  

  

贺芸又开始失眠了,因为巨大的阴影重新笼罩在头顶。

灯下静谧的夜色被铃声打断。

电话那头只传来声叹息,她就好像看到了他。

长长的沉默揭示着各自的心照不宣,也算是默契。

  

“这么晚了,有事儿吗?”

“没事儿,只是今天有点累了......也有点想你了。”


仿佛感受到他气息里无意透露的疲惫,贺芸也跟着叹了气,却怎么都出不了声。

她只是躲在听筒这边偷偷地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可马上又捂着嘴不让他听到。

目光落在桌面上,那部老式电话的短信框里字字扎眼地写着:

  

“今晚旧址,有事一聚”

  

隐隐的抽泣顺着无线电,传输蔓延到彼方。

第一次,他没有等她再开口,挂断了。

忙音嘟嘟嘟......直指向无尽的暗夜里。

贺芸望着那已经熄灭的方寸黑屏,心揪着疼痛。


  

  

时间好像凝住,停滞了,可忽然又重新上摆。


  

  

她惊讶地听到了开门声,手忙脚乱地抓着旧电话。

可根本还来不及藏起,何勇已经进了屋站到面前,抱起自己。

贺芸却变成了木头,丝毫没有回应,甚至将双手久久地背在身后。

  

他顺着那双凉凉的手臂,往下滑到手腕处。

贺芸着电一般惊起,要从他怀里躲开,可何勇分明使了死劲,毫不退让地抓住她。

夺过那部电话。

  

“你干什么?还给我。”

  

“这是什么?现在还有人用这种电话?”


“我叫你还给我。”

  

“贺芸......你到底有多少事情没告诉过我?”


何勇今天的异常,她应该从电话里就察觉出一二了。

只是亲眼见他冷眼瞧过自己,把自己弄得生疼,她才觉得如此心痛。

  

“没告诉过你的事?那太多了,根本数都数不清的。”

  

“现在告诉我也不晚,我一直都在等这一天。”


“一直在等吗?所以之前都是在容忍吗?早就受不了了是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迈过几步,想向她走近。

  

“你别过来!我说过了,别再往前走了。”


“贺芸,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最近变得很奇怪,我想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本来我以为是因为我怀疑宋涛,可是现在看起来.......”


“没错,我是护着宋涛,你没有误会,我就是对他不一样。”

  

“是你误会我!我压根儿没有这种意思!”


“你有没有误会有没有这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根本不了解我。我活了四十多年了,跟你在一起才多久?”

  

“你总是这样藏着掖着我怎么了解你?!怎么了解你贺芸?像这样吗?”

  

电话在掌心里已经被握得发烫,他到现在才举起手来,要清清楚楚地看个究竟。

贺芸脑中懵了一下,肢体快过心绪,径直闯到他跟前。

眼前的人真的陌生了,何勇根本不打算对抗,任凭她紧张地抢回那电话。

  

“是叫高明远吗?他就是你十六岁离家出走的原因吗?”

  

瞳孔急速放大,漫上了层层雾水,贺芸在拼命地忍着——别再用眼泪伤害他。

  

“十六岁,对啊,那时候才十六岁,十六岁懂什么呢?所以何勇,我这三十几年怎么过来的,你根本一无所知。”

  

可何勇心里渐渐裂开疮孔,已经不是她随时可以撤退的战场。

  

“所以我在等你,等你哪一天真的相信我愿意告诉我,我说过,我永远都站在你这边的。”


贺芸摇着头,不停不停地摇着头。


“不用,你不用这么信我,因为我本来就是那种女人,那种喝一点酒就可以跟你随便上床的女人,背地里他们说的装着清高却不三不四的女人......其实我就是这样的。”

  

“你根本就不是!我都知道,我知道你生过孩子!在中江就已经知道。”

  

她根本不明白,他为她按捺过多少疑惑,熬过多少不眠夜,又控制过多少探知的冲动。

每一次看到她轻轻皱起的眉,他都在心里一一忍过了。

  

“但我只在乎你有没有受过伤害,有没有没养育过这个孩子的遗憾,这孩子可能不在了,也可能早就送养了,都没关系!贺芸,真的没关系!我只希望你能过得去这个心结,希望这个孩子如果在世还能活得好好的。”

  

好好的......好好的......可是他不配。


“你走,现在就走,回省厅回中江吧。”


贺芸转过身去再也不想看着他,他就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地问她: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说你走啊,离开这里啊,这本来就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这也不是你的家!”

  

一声苍白的笑拂过耳边,一颗心直坠落地。


“这是你今天晚上说的唯一一句真话,这的确不是我的家,我本来就没有家。我也根本不该回来,是吗?”

  

覆水难收了,贺芸紧握电话的手死死掐着自己的肉,对他腥红的双眼熟视无睹。

推开他,推开门,消失在夜色里。

这是第一次,他没有去挽留她。



  

  

  

  

终究只是一场春梦,如此草草结场,恨也好爱也罢都化作秋风,托寄悲凉。

  

  

  

  

   

  

李成阳从葬礼上抽身找到何勇的时候,他正躲在黑漆漆的车里抽烟。

烟屁股落满车门的缝隙,吓了人一跳。

原本想跟他继续说事,可一看这情绪如此反常,李成阳连忙赶他让位置。

可何勇不肯,二话不说就轰上了油门。

  

“我说了你可别不信,我今天突然想到一个事儿!当年我的事是跟我师傅算在一起的,那处理速度见鬼了一样快!”

“我师傅尸检谁做的?宋涛!马帅的尸检谁做的?还是宋涛!那宋涛的顶头上司是谁?是贺芸。”

  

说到这里,李成阳吞吐了一阵,特意看了眼何勇的脸色。

  

“当年是贺芸,现在也是贺芸!处理我的流程根本就他妈不合规,但是上面的人都签字了,你知道这第一个签的是谁?还是贺芸!”

  

此时此刻,这两字听起来竟如此刺耳又戳心,何勇猛踩一脚刹车,差一点闯过红灯。

李成阳又被吓一跳,满腹不悦地瞪向他,嘴里却突然又喊了声“贺芸”。

几乎是本能一般,他扭过头去,可映入眼帘的不仅仅是她的模样,还有一张男人的脸。

  

“哟,高总!这可是真巧了啊。”

  

听李成阳这么阴阳几句,半点都惹不到高明远,他满面含笑客气地点点头。

只是何勇的眼神像含了刀子,直冲冲射向自己。

  

贺芸的惊慌不过半秒,跟他的对视也只有片刻,倏忽间转回脸来,面无表情地注视前方。

高明远脸上得意更胜几分,完全忽视过何勇的敌意,笑眯眯打量起自己身边的人。

  

何勇哐一声打开车门要冲过去,谁知被安全带绊住。

又挣扎着扯开锁扣,蛮横得李成阳都拉不住。

贺芸的嘴角不禁微微抽动了,但双眼绝不曾再看向他一眼。

  

“贺芸你下来!”

  

他简直像是疯了,完全丧失了理智,使着蛮力发狂地拽那车门。

高明远皱着眉头嫌弃起来,却还轻飘飘地问她。

  

“你就喜欢这样的?”

  

车内车外两个不同世界在吵嚷,贺芸像尊石化的塑像,生吞了所有曾经的妄想。

  

“开车。”

  

汽车加速启动,何勇被重重地甩开,摔翻在地上。

李成阳刚要去扶,他已经吃力地爬起来,发疯般追着汽车狂奔。

深夜里偶有的车辆受惊着避开他,摁起喇叭骂他。

李成阳在身后拼命地追着,根本喊不住拉不住。

一路摔一路爬,将他四十年积攒的尊严和未来,也碾碎了洒落一地。

  

“这就心疼了?”

  

贺芸充耳不闻。

眼神凝在后视镜上,打湿那装着他狼狈身影的玻璃。

  

  

  

  

“何勇你他妈疯了!”

  

人已经精疲力竭趴在地上了。

李成阳气急了,拽着他一记闷拳打上脸,又把他拖到路边用力一扔。

  

“你刚才亲眼看到了,她跟谁在一起呢?!”

  

何勇的嘴角渗出血了,舌头尝到了腥味。

  

“你闭嘴!”

  

“让我闭嘴?你差点儿让车撞死你知道吗?真见鬼了,你他妈为一个女人,让猪油蒙了心了!她有问题——”

  

李成阳话没落地,头上就挨了一拳。

何勇满眼红丝,擦破皮流着血的双手死死地抓着他衣领。

  

“李成阳你给我记住!”

“她如果真的有问题......我一定会亲手抓她。”

  

  

  

  

  

  

  

  

  

孙兴
  那什么高考不是考完了?都来...

  那什么高考不是考完了?都来凤凰玩儿啊,凭准考证酒水半价啊。

  那什么高考不是考完了?都来凤凰玩儿啊,凭准考证酒水半价啊。

李成阳
最近生意上有点忙,都不知道今天...

最近生意上有点忙,都不知道今天已经高考一天了(捂脸)那么希望所有考生能够以沉着的心态去应对高考,预祝各位金榜题名!

最近生意上有点忙,都不知道今天已经高考一天了(捂脸)那么希望所有考生能够以沉着的心态去应对高考,预祝各位金榜题名!

孙兴
   本来想用法律保护自己,可...

   本来想用法律保护自己,可真的好贵啊。算了,由他去吧~

    @孙兴 @孙兴 @孙兴 

  

  如果觉得我抄袭,欢迎来起诉我,骂来骂去真的没意思~

  

   本来想用法律保护自己,可真的好贵啊。算了,由他去吧~

    @孙兴 @孙兴 @孙兴 

  

  如果觉得我抄袭,欢迎来起诉我,骂来骂去真的没意思~

  

孙兴

  这一天天的烦心事真多啊...偶尔也需要消遣一下。(掐灭手中的烟,拿起酒杯,往你的方向瞟了一眼)坐这儿来,怎么,怕哥?

  

[图片]


  这一天天的烦心事真多啊...偶尔也需要消遣一下。(掐灭手中的烟,拿起酒杯,往你的方向瞟了一眼)坐这儿来,怎么,怕哥?

  


孙兴
 本来想用法律保护自己,可真的...

 本来想用法律保护自己,可真的好贵啊。算了,由他去吧~

  @孙兴 @孙兴 @孙兴 

  

  如果觉得我抄袭,欢迎来起诉我,骂来骂去真的没意思~

  

 本来想用法律保护自己,可真的好贵啊。算了,由他去吧~

  @孙兴 @孙兴 @孙兴 

  

  如果觉得我抄袭,欢迎来起诉我,骂来骂去真的没意思~

  

绿藤市孙兴
真爱?那就让老子看看你能不能挨...

真爱?那就让老子看看你能不能挨过这一球。

这就吓尿了,哈…没劲。  

真爱?那就让老子看看你能不能挨过这一球。

这就吓尿了,哈…没劲。  

孙兴

不是我说,你那嘴硬程度就好像RA打比赛一样。就像RA打UP一样。乐死。

这次是新的。。。。。。。。 。。。。。

不是我说,你那嘴硬程度就好像RA打比赛一样。就像RA打UP一样。乐死。

这次是新的。。。。。。。。 。。。。。

啊啊啊啊啊啊六啊

“怎么?不继续叫了?”魏莱蹲下来用手捏起眼前人的脸“干嘛呀,叫这么大声,难道这个游戏不好玩吗?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小蝶。”

看着眼前一动不动只顾着哭的人,魏莱放下手,拍了拍裙子站了起来。

“真没意思。”

她示意身边的人继续,自己靠在墙边,丝毫不关注眼前人的喊叫。

不知不觉中黑夜中唯一的光竟只剩下手机反射在魏莱脸上那一点微弱的,可以忽略不计的屏幕微光。很快,就连那一点微光也消失在胡小蝶的视线里。

天马上要亮了,魏莱需要换掉沾了泥的球鞋,她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为第二天的表彰大会做准备。就像十二点的辛德瑞拉那样。

魏莱丝毫没有意识到就在巷子的拐角处,一个人将他们都所做,尽收眼底。

黑夜......

“怎么?不继续叫了?”魏莱蹲下来用手捏起眼前人的脸“干嘛呀,叫这么大声,难道这个游戏不好玩吗?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小蝶。”

看着眼前一动不动只顾着哭的人,魏莱放下手,拍了拍裙子站了起来。

“真没意思。”

她示意身边的人继续,自己靠在墙边,丝毫不关注眼前人的喊叫。

不知不觉中黑夜中唯一的光竟只剩下手机反射在魏莱脸上那一点微弱的,可以忽略不计的屏幕微光。很快,就连那一点微光也消失在胡小蝶的视线里。

天马上要亮了,魏莱需要换掉沾了泥的球鞋,她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为第二天的表彰大会做准备。就像十二点的辛德瑞拉那样。

魏莱丝毫没有意识到就在巷子的拐角处,一个人将他们都所做,尽收眼底。

黑夜无声,天破晓的时候仿佛一切的肮脏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剩下的只剩满街的喧嚣和冒着香气的烟,没有人注意到昨晚这里发生了什么,他们讨论的只有最近谁家的菜又贵了,谁家的孩子又不听话了……

“接下来有情我们这次的三好学生代表上场!大家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




孙兴
  @孙兴      大家可以...

  @孙兴 

  

  大家可以去他的主页看聊天记录,我当时名字没有修改成功,因为系统有问题,他一上来也没说是皮下,当然,我确实也不太了解语擦圈的一些规则,所以我就当皮上聊了,我确实是按照我想的孙兴的样子去聊的,没有皮下骂人的意思,大家自己去看吧。

  @孙兴 

  

  大家可以去他的主页看聊天记录,我当时名字没有修改成功,因为系统有问题,他一上来也没说是皮下,当然,我确实也不太了解语擦圈的一些规则,所以我就当皮上聊了,我确实是按照我想的孙兴的样子去聊的,没有皮下骂人的意思,大家自己去看吧。

孙兴
 @孙兴        大家可...

@孙兴  

  

  大家可以去他的主页看聊天记录,我当时名字没有修改成功,因为系统有问题,他一上来也没说是皮下,当然,我确实也不太了解语擦圈的一些规则,所以我就当皮上聊了,我确实是按照我想的孙兴的样子去聊的,没有皮下骂人的意思,大家自己去看吧。

@孙兴  

  

  大家可以去他的主页看聊天记录,我当时名字没有修改成功,因为系统有问题,他一上来也没说是皮下,当然,我确实也不太了解语擦圈的一些规则,所以我就当皮上聊了,我确实是按照我想的孙兴的样子去聊的,没有皮下骂人的意思,大家自己去看吧。

ABH-ing

【活动专供】📣📣📣

深夜失眠,突发奇想一个好玩的游戏。


自从写孙兴合集以来收到了大家很多的喜欢,非常感谢!!因为我本人有点社恐,和大家交流的太少了,所以想着搞点什么福利来反馈一下大家。


游戏内容:在本篇文章评论区随机抓两个倒霉蛋 。记得要评论才能参与抓人活动哦,评论个1也行😶


(6.13下午六点开奖,在这之前大家都可以参加!!!)


方案A:你可以选择点梗我给你写一篇孙兴的专属文


方案B:我用孙兴的口吻给你写一封手写信,字数不限(字迹也不好看,要是嫌丑就选方案A😭)


方案C:以上两个方案都不满意的话,你可以和我沟通换个方案也行。


欢迎大家参加这个小游戏呀!!!

深夜失眠,突发奇想一个好玩的游戏。


自从写孙兴合集以来收到了大家很多的喜欢,非常感谢!!因为我本人有点社恐,和大家交流的太少了,所以想着搞点什么福利来反馈一下大家。


游戏内容:在本篇文章评论区随机抓两个倒霉蛋 。记得要评论才能参与抓人活动哦,评论个1也行😶


(6.13下午六点开奖,在这之前大家都可以参加!!!)


方案A:你可以选择点梗我给你写一篇孙兴的专属文


方案B:我用孙兴的口吻给你写一封手写信,字数不限(字迹也不好看,要是嫌丑就选方案A😭)


方案C:以上两个方案都不满意的话,你可以和我沟通换个方案也行。


欢迎大家参加这个小游戏呀!!!



鲸头鹳daddy

【贺芸X高明远】双A带个O 07

如果说十四年前的事情是知情者讳莫如深的隐瞒,那十七年前的故事就只有高贺两位当事人知情。


“她只是觉得你好用!”


男人耸了耸眉梢,扯出意味不明的笑意。


“谁不知道高总天生就喜欢被草?上赶着被顶A捅屁股!”A总情绪激动,奈何两只手都被老宁卸了下来,说到兴起往地上吐了口血沫。


受惊狂吠的是狗。


坚守阵地的才是狼。


高明远笑得比刚才还张狂,双手交握,饶有兴趣地看着濒死之物垂死挣扎。


“卖...

如果说十四年前的事情是知情者讳莫如深的隐瞒,那十七年前的故事就只有高贺两位当事人知情。

 


 

“她只是觉得你好用!”

 

 

男人耸了耸眉梢,扯出意味不明的笑意。

 

 

“谁不知道高总天生就喜欢被草?上赶着被顶A捅屁股!”A总情绪激动,奈何两只手都被老宁卸了下来,说到兴起往地上吐了口血沫。

 

 

受惊狂吠的是狗。



坚守阵地的才是狼。

 

 

高明远笑得比刚才还张狂,双手交握,饶有兴趣地看着濒死之物垂死挣扎。

 

 

“卖屁股的贱胚子!”

 

 

“贺芸横竖也是垃圾堆捡男人,肤白身软活好的omega不到处都有,两怪胎!”

 

 

药效上来,骂人者额头青筋暴突。

 

 

被骂的人听到贺芸二字脸色微霁,皮鞋踩住叫嚣者的脸,举了个拿枪的姿势对准男人太阳穴,“那又怎样?”

 

 

“有钱就是硬道理。”

 

 

他有钱,贺芸才能看上他。

 

 

只要他有钱,做到Omega 身份下最有钱的身份,贺芸就不可能离开他。



老宁看着男人耷拉的下眉眼,心领神会往A总的颈动脉上了一阵。



董耀骂骂咧咧出门挖坑,临走还不忘弯酸一把,“这种人何必浪费药啊。”



被高明远一瞪立马乖乖关门。



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



老宁掏出他的手机,捣鼓一阵解了锁,电话和微信都是正常状态。



只有短信里有一串陌生乱码。



“您看。”



老高靠在椅辙上,觉得外面光晃眼,把窗子拉上,再迷迷瞪瞪拿远处看了看手机。



脚趾头不用动就知道是谁做的。



当年刑侦科侦查手段第一名贺警官。



留下那串乱码仿佛就是贴着他鬓边甩记耳光。



就是我让他去激怒你的,你能怎么办?



================

 

 

金桂若有若无浮在夜风中。

 

 

她下面还穿着警局的制服裤,上面的白衬衫在刚刚的撕扯中溢出大半个肩膀和ru肉。

 

 

沐在灯光下,比中秋的月亮还皎洁,挟着隔云端的疏离感。

 

 


贺芸扒着膝盖,神色间有些躲闪,嗫嚅着嘴唇,

 

 

像是做了好一番思想工作,“你不必演这种戏。十七年前的话放现在也是这样。”

 

 

[我先是贺家的女儿,然后是人民公仆,剩下一点自己]

 


“你想要什么?或者说,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一个匍匐于他身下的乖顺玩物。



还是忘掉两个人同为A的境况,冒天下大不为来成全这段啥都能退三分的感情。



甚至,她至今也无法确认这就是书上说的爱情。

贺芸虎口拿刀,对着镜子,慢条斯理地在自己颈侧划拉。



“我们不就是多个腺体嘛.....”




她脖子细长,用刀又散漫随意,仿佛随时能给腺体口来一刀。



高明远脸色铁青,腮帮子肉因为咬紧的后槽牙显得有几分狰狞,他意识到,自己拿眼前人毫无办法——



她总有一万个理由送他七窍升天。



他也不敢上前,怕她真把脖子当磨刀石,反手稍有用力就能留下血痕。



颓色、挣扎全写在男人的眉目中。



贺芸对着镜子脱衣服。



解开奶|zhao的最后一颗扣子,



高明远忍不住了,太阳穴青筋一直突突。



他叉着腰,撑起西装的下摆,在原地来回踱步的声音越发响亮,



直到拿起女人手上的刀。



才像一只失去幼子的母兽。



他受够了。

 

 

她像个木头、弹簧、人工AI,她关心贺家、关心老友、关心绿藤的每一个人,唯独不肯分一点真心给枕边人——

 

 

“贺芸,你是在用看不见的刀活剐我的肉!”

 

 

“你不能TM的像个圣母一样!”

 

 

“有事的时候让我帮助,没事的时候对老子评头论足!”

 

 

他推翻了桌上高家三代同堂的合照,玻璃碎片清晰可闻,“你,高赫,还要你那个高高在上的爹,全TM是白眼狼!”

 

 

冰雪消融在她眉宇间。



贺芸喜欢在上面,为了证明自己是个纯粹的alpha。



天生就该喜欢甜美软乎的omega。



何勇比谁都清楚,两口子的关系。



一个几十年如一日装深情扮关心,一个死也不承认建立在利益上的婚姻中实实在在动了心。



“何苦呢?”



李成阳吃了一嘴汽车尾气,往地上吐口唾沫。




何勇也看不懂,离婚只是扯个本儿,家啊、朋友关系啊、牵涉到的公司股份,都动不得。



很简单,这两个人只要有一个愿意低头,都还是会回到一家三口的模样。



但,他也清楚,所有人都希望在最亲近的人面前自己是闪闪放光的,而不是低声下气的样子。

 

芋泥童锣烧

【由瘾】㈩㈡ "欲"

   * 这篇主打意识流

   *有点疯

   *我的文字只写给喜欢它的人


   他揉碎了这一池灿烂的星星,把星星一颗一颗捡起串起来。放在她身上,于是乎,她亮了。


   他又怕她太亮了,别人会觊觎、摘走属于他的星星。于是他做了她永远的夜晚、她只能为他而亮。


   他的大手一遍又一遍,抚上她的大腿、腰肢、脖颈,再捂紧她的嘴,不允许她发出丝毫声音。她只能好好感受他。......


   * 这篇主打意识流

   *有点疯

   *我的文字只写给喜欢它的人


   他揉碎了这一池灿烂的星星,把星星一颗一颗捡起串起来。放在她身上,于是乎,她亮了。


   他又怕她太亮了,别人会觊觎、摘走属于他的星星。于是他做了她永远的夜晚、她只能为他而亮。


   他的大手一遍又一遍,抚上她的大腿、腰肢、脖颈,再捂紧她的嘴,不允许她发出丝毫声音。她只能好好感受他。


  他掐上脖子的那一刻,总喜欢问她他是谁,喜欢不喜欢,诸如此类的各种话。


   她开始对这种强制的感觉上瘾,只有他能给的感觉。别人做不到,她不敢要,也不会要。他想要孙兴。


   她喜欢孙兴为她疯狂。


   痕迹是会说话的,欢愉的表情也是会说话的。疼如果分级别的话,那占有欲与其对等。感受到疼就能感受到占有欲,感受到的占有欲是对方带给你的疼。


   嗔怪和哭声连起来也是动听乐曲,是属于孙兴一个人的美妙乐曲。每次听到江梨的声音时,他都会咬牙呼吸加重。


  眼眸里的浓浓情谊与每一次的偷看是不会说谎的,就是再努力压制,喜欢是会偷偷从眼里流露出来的。


   到最高点的时候,他会把她重重的抱进自己怀里,像揉碎在自己怀里那般。然后清楚的感受江梨颤抖,他会低头看他,然后笑。


   她会索要一些没给到的东西,比如孙兴的👅再深入一点,手,加重力气。


   天未亮,在这样的夜里,孙兴都会多爱江梨一分。


   这样让彼此如痴如醉的感觉,称之为“欲”。

勾文君在努力上岸
我的生命还剩下最后的两个小时了...

我的生命还剩下最后的两个小时了

时钟的秒针无声转动却震耳欲聋

你说 遇上我是你一生的案底

是啊 

当正义与邪恶正面较量

当这场剧目的最终审判来临之际

恶徒嘴里所谓的“爱”在你眼里或许是最不值得被谅解的东西

但是我依然拜托你 

要带着我的那份好好生活

有些爱之所以永恒

在于它的留白和未完成

“我爱你 祝你幸福”

“如果有下辈子 我干干净净爱你”

我的生命还剩下最后的两个小时了

时钟的秒针无声转动却震耳欲聋

你说 遇上我是你一生的案底

是啊 

当正义与邪恶正面较量

当这场剧目的最终审判来临之际

恶徒嘴里所谓的“爱”在你眼里或许是最不值得被谅解的东西

但是我依然拜托你 

要带着我的那份好好生活

有些爱之所以永恒

在于它的留白和未完成

“我爱你 祝你幸福”

“如果有下辈子 我干干净净爱你”

孙兴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就这么说吧,这是人能说出来的话吗?这是正常人,或者说哪怕不正常就是一个普通语C对待自己粉丝的态度吗?我们可以不热情冷淡,但是哪有这样把喜欢自己的人当猴耍的?什么sha几个人就开心了,没事就sha几个人,这是心理变态吧!再怎么样孙兴这个角色也是有一点人性的啊!会做出闲着没事就sha几个人玩这样的事吗?还有你说你累了你觉得身心不适那你就不搞了啊?你现在这样又是在搞什么?那个“整个绿藤都忘不了”好像还是某位语C的简介,一模一样!你敢说这没抄袭?拜托你认清现实好不好,还说什么粉丝都觉得这是真人发言,真的不是我说,能不能要点脸?咱就说脚踏实地想着自......

  

就这么说吧,这是人能说出来的话吗?这是正常人,或者说哪怕不正常就是一个普通语C对待自己粉丝的态度吗?我们可以不热情冷淡,但是哪有这样把喜欢自己的人当猴耍的?什么sha几个人就开心了,没事就sha几个人,这是心理变态吧!再怎么样孙兴这个角色也是有一点人性的啊!会做出闲着没事就sha几个人玩这样的事吗?还有你说你累了你觉得身心不适那你就不搞了啊?你现在这样又是在搞什么?那个“整个绿藤都忘不了”好像还是某位语C的简介,一模一样!你敢说这没抄袭?拜托你认清现实好不好,还说什么粉丝都觉得这是真人发言,真的不是我说,能不能要点脸?咱就说脚踏实地想着自己的灵感,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做好语C不行吗偏偏得这样?而且你心里想的都是这些你粉丝看到了会想什么?他们难道不会伤心吗?什么没事就弄死几个!再怎么为了自己图一乐呵也不能干出这样的事啊!怪不得听别人跟我说孙兴语C风评不好的事情...@孙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