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扬州

32589浏览    28749参与
长夜漫漫速写作伴。
偷跑一哈。 非常可惜的是我是个...

偷跑一哈。

非常可惜的是我是个左撇子拍完才意识到所有的刀全都拿反了哈哈哈哈(捂脸

偷跑一哈。

非常可惜的是我是个左撇子拍完才意识到所有的刀全都拿反了哈哈哈哈(捂脸

某咸鱼的御风风
我有了!!!我豹哭!!!

我有了!!!我豹哭!!!

我有了!!!我豹哭!!!

隔壁老王家的糟老头子
这是某天早上起床看到的天空啊

这是某天早上起床看到的天空啊

这是某天早上起床看到的天空啊

阿林Five Up

创.生--阿林手绘pop原创作品微展(506)

天天开心有福气,年年有为方大成!

创.生--阿林手绘pop原创作品微展(506)

天天开心有福气,年年有为方大成!

李不胖

2013.08-2020.01

下一次相聚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2013.08-2020.01

下一次相聚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湘水萝衣
李庭芝,字祥甫,湖北随州人,大...

李庭芝,字祥甫,湖北随州人,大宋参知政事、知枢密院事,两淮安抚制置使,死于扬州。

从扬州回来之后整个脑子都被祥甫占据了,于是写了这首。不知道有没有暗示出来他名字,写得不是很好,权当复健。

祥甫我真的意难平啊啊啊,你说如果他战死在沙场或者城破自刎,我可能还会觉得死得其所,但扬州城都守了那么久,一下子就因为叛徒没了……我知道扬州城守不下去,我知道守不下去啊,但怎么能这样陷落啊!!

我真心实意地和扬之民一起泣下了……

还有祥甫和文相的矛盾……一个状元宰相一个国之干城,他们应该肝胆相照应该并肩作战,怎么就结了那么大仇啊……

我知道是祥甫差点杀了文相,但就是对文相写诗骂他这件事情好难过……

李庭芝,字祥甫,湖北随州人,大宋参知政事、知枢密院事,两淮安抚制置使,死于扬州。

从扬州回来之后整个脑子都被祥甫占据了,于是写了这首。不知道有没有暗示出来他名字,写得不是很好,权当复健。

祥甫我真的意难平啊啊啊,你说如果他战死在沙场或者城破自刎,我可能还会觉得死得其所,但扬州城都守了那么久,一下子就因为叛徒没了……我知道扬州城守不下去,我知道守不下去啊,但怎么能这样陷落啊!!

我真心实意地和扬之民一起泣下了……

还有祥甫和文相的矛盾……一个状元宰相一个国之干城,他们应该肝胆相照应该并肩作战,怎么就结了那么大仇啊……

我知道是祥甫差点杀了文相,但就是对文相写诗骂他这件事情好难过……

鬼殊陌

今天我的眼影盘到了,送了几张卡和毛刷,不过护手霜倒是没想到。

总之,眼影盘很好看,眼影用过了,也很细腻包装和封口都无可挑剔,nice!

ps:昨天没更是因为我突然昏了,今天懒癌也又犯了,所以今晚(凌晨)或明天再发吧!

 最后!          

          今

    天

     放

      假

    !

 ヽ\  //...

今天我的眼影盘到了,送了几张卡和毛刷,不过护手霜倒是没想到。

总之,眼影盘很好看,眼影用过了,也很细腻包装和封口都无可挑剔,nice!

ps:昨天没更是因为我突然昏了,今天懒癌也又犯了,所以今晚(凌晨)或明天再发吧!

 最后!          

          今

    天

     放

      假

    !

 ヽ\  //

    ∧∧ 。

  ゚ (゚∀゚)っ ゚

   (っノ

    `J

麒麟楦
从此无心爱良夜

从此无心爱良夜

从此无心爱良夜

长夜漫漫速写作伴。

对不起,真的很像,有被自己的花絮笑到(。)

对不起,真的很像,有被自己的花絮笑到(。)

清欢十玖

谁是谁的目标💛

垃圾文笔
勿上升。(全是我瞎想,有不妥的可以告诉我)

主文轩,微祺鑫,翔霖

激情短打
——————————————————



不管是白昼多么漫长,黑夜总是要来临的。...


垃圾文笔
勿上升。(全是我瞎想,有不妥的可以告诉我)

主文轩,微祺鑫,翔霖

激情短打
——————————————————




不管是白昼多么漫长,黑夜总是要来临的。

                                                      ——高尔基



  一个白色身影划破了黑夜的寂静,白色卫衣帽下是一张精致的面庞,眼底深藏星光。可手上的东西可一点都不温柔——是一把蝴蝶刀,骨节分明的手熟练的掰开刀刃。那只手的主人嘴角抿起,手起,刀落,一命陨……



  清晨,看似平静的城市下笼罩着一层雾霾——“又一贪官殒命!死前种种罪行被记录在手机中!警方初步判断是自杀!”宋玄轻笑一声,不动声色的关掉了手机,转头道:


“是你干扰的警方吧。”是一个肯定句。


“知道还问什么,我就你这么一个弟弟,不护着你我还能护着谁?”笑面虎简亓露出小虎牙一脸单纯道。


“昨晚怎么又一个人行动了?不是说好一起吗?”


“你太磨叽了,每次都要定各种计划。”


简亓笑容一僵“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不懂得惜命。”


“他都死了,这人间有什么可留下的。”



……



“又是无趣的一天……”宋玄心想。


“宋学长好!”“宋学长好……”宋玄以招牌假笑回应着一个个情开初窦的学妹们。


“学长,这个给你。”一位学妹红着脸递上一盒巧克力。


“谢谢”


“这是今天第几个了?我们宋校草可真受欢迎”贺呵呵打趣道。


“别说废话了,今天又是哪个。”


“一个小目标,杀本人就行,其他随意。”贺呵呵漫不经心的说“对了,组织要给我们派个帮手,顶级杀手组只有三个人(宋玄,简亓,贺呵呵)也不太好。”


宋玄皱了皱眉“不需要,三个人足够了。”


“别急着拒绝呀,看看在做决定。明天组织要让我们干票大的,做好准备。金主点名要我们来,还神秘兮兮的说任务开始再告诉我们目标。”贺呵呵及时转变了话题,也不给了宋玄拒绝的机会。




夜幕降临,又有一个生命即将逝去……



“玄玄,你怎么又带这件白卫衣?”简亓眨了眨眼睛
“你不也天天带着那个手表吗?”



“手表又没关系,而且那是你程程哥哥送的。你这白卫衣也太显眼了。”



“你那手表是荧光……而且,他说过我穿这件很好看……”



“你究竟要过多久才能把达夏那小子从心里一点一点挖出来啊?”简亓以开玩笑的语气问到。



“平时公司里让无数姐姐迷恋的高冷的简总怎么话这么多?”



“平日里阳光开朗迷倒一片的宋班长在杀人这事上怎么如此冷酷无情咧?”



“呵,公司啦那群姐姐要是知道我们简总暗恋了程以鑫哥哥那么久会怎么想呢?程哥哥又会怎么想呢?”



“……算你狠”


“行了,你兄弟俩别吵了。任务开始,安保系统已经被我黑掉了。”耳机中传来贺呵呵的声音。


“注意安全。”



宋玄和简亓穿着笔挺的西装进入舞会。


“哟~这不是简总和宋小少爷吗?稀客呀?宋小少爷可是越发好看了呢,连我都自愧不如。”一个满身烟火味的女人走了过来



“李总别来无恙?”简亓把宋玄往后拉了拉。脸上笑容不变




这李总,可是圈里出了名的渣,更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上到30大叔,下到17未成年,这位李总可是男女通吃,据说最近还在黑市买了个女孩。


“这就是目标?”宋玄轻声问到。

“一个女人为什么会要我们来?”




“不知道,应该是她吧。别大意,这人啊,可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做事无底线,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看见她的耳饰了吗?那是微型炸弹,够炸碎你的脑袋了。不过她应该舍不得炸你。毕竟,我们宋小少爷这张脸可是最好的武器。”



“靠!简亓你又要让我卖脸!”



“唉~别说出来呀,自己知道就行了。别让目标听到了。”



“唉唉唉,冷静。给你新添的队友会在舞会和你碰面,你会喜欢的。”贺呵呵的声音传来。




“啧,麻烦。”宋玄有些嫌弃道。


不得不说,宋玄和简亓的脸是真的吸引人,一下就成了焦点。


但是,简亓的温柔只在程以鑫和宋玄面前,在外面他便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笑面虎”,自然无人敢碰。


但是宋玄很少示众,在外界名声也好,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可谁又知道,虎父无犬子,简亓与叱咤风云的敖三爷对他如兄如父,这宋小少爷,又怎能是吃素的?


(几小时后)


  “贺儿?贺儿?”宋玄轻声叫到“又去哪疯了?算了算了,任务应该完成了吧。”宋玄擦了擦手上的血,收起了蝴蝶刀。



  “太奇怪了,居然这么简单……去问问哥吧。”



“唉?哥呢?”宋玄问了一圈也没找到简亓“要不……去找找那个新队友?”


  宋玄路过WC,被一只大手一把抓了进去,这只手的主人还顺便挂起了“正在维修”的牌子。



  “唔,您哪位!”



宋玄挣脱了那双手,抬眼对上一对藏着笑意的眼眸,顿时呆住了。



  “你好啊,宋小少爷。我是刘耀文,你的新队友,是这次任务的金主,也是这次任务的目标。”



  “或者,你也可以叫我达夏。”


那此时我们的简总和贺儿又在何方呢?


(小声提醒一句,程以鑫和严总也来了哦)

——————————————————————————
好像有点烂尾了,新手写文,见谅呀💛💛💛

—Monday

风月皆是你 【陆】

【陆】

待小景端着熬好的粥回到房间,男子正好醒过来。

“这是哪儿?”男子环顾四周,两女一男,“你们又是谁啊?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醒了?”小景解释道,“我们见你晕倒在雪地里,于是就把你带回家了。别担心,我们都是好人。”

男子依然半信半疑,用谨慎的眼神扫视着另外两个人。当他的眼神对上王宽时,王宽报出了他的姓名:“元仲辛?”

“王宽?”元仲辛细细看着眼前的人,不敢相信他真的是王宽,“怎么在哪里都能遇见你?好久不见啊。”

“你怎么也来K城了?”王宽好奇。

“有私事。”元仲辛迟疑了一会儿,回答道。


“你们俩认识啊?”赵简用手指指元仲辛,问王宽。

“嗯,”王宽点头,“在上海读书那...

【陆】

待小景端着熬好的粥回到房间,男子正好醒过来。

“这是哪儿?”男子环顾四周,两女一男,“你们又是谁啊?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醒了?”小景解释道,“我们见你晕倒在雪地里,于是就把你带回家了。别担心,我们都是好人。”

男子依然半信半疑,用谨慎的眼神扫视着另外两个人。当他的眼神对上王宽时,王宽报出了他的姓名:“元仲辛?”

“王宽?”元仲辛细细看着眼前的人,不敢相信他真的是王宽,“怎么在哪里都能遇见你?好久不见啊。”

“你怎么也来K城了?”王宽好奇。

“有私事。”元仲辛迟疑了一会儿,回答道。


“你们俩认识啊?”赵简用手指指元仲辛,问王宽。

“嗯,”王宽点头,“在上海读书那会儿和他同窗,也是同一个宿舍的。”

“后来我退了学,王宽也因为某些事而去了国外,于是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了。”元仲辛补充道,“不过话说回来了,王宽,看你道貌岸然的,怎么和两个姑娘住一块?”

“我们是合租,再者这间房子的主人不是我。”

“哦。”元仲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向两个女孩,“你们呢?”

“我叫裴景,你可以叫我小景。”

“………”

赵简没有做声,只是静静的听着元仲辛的声音,沉思着。

“她是谁啊?”元仲辛见赵简不回答,问王宽道。

“她是赵简,曾与我有婚约……”

未等王宽说完,元仲辛抢先一步和赵简打招呼,“原来这位是嫂嫂,嫂嫂好!”

“谁是你嫂嫂啊!”赵简条件性反射道,“我和王宽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赵简和我即将退亲,所以她不是你嫂嫂。”王宽接着解释道。

“噢,原来是前嫂嫂啊,可惜了可惜了…”元仲辛装出一副遗憾的样子。

“你这人嘴怎么这么贫啊?”赵简听他耍的两下嘴皮子,下意识的想抬腿踢他。

元仲辛坐在床上,往里挪了挪,躲过了这一下。元仲辛看着赵简,刚想说话,却不小心看的入了迷。

赵简见他始终盯着自己看,有些不自在,“你看着我干什么?”

“我总觉得我在哪儿看过你……”

听元仲辛这话,赵简也微微蹙眉,“我也总觉得你声音好耳熟啊……”




扬州散人
君3民4,今儿咱平民百姓过小年...

君3民4,今儿咱平民百姓过小年、行大运啰!

君3民4,今儿咱平民百姓过小年、行大运啰!

时樱夏
某些人嘴上说着是临摹,但其实早...

某些人嘴上说着是临摹,但其实早已忘记了原画,放飞自我了🌚

某些人嘴上说着是临摹,但其实早已忘记了原画,放飞自我了🌚

悄咩咩划水
学校里的 猫狗歧视链 ”🌚,...

学校里的" 猫狗歧视链 ”🌚,只准猫咪进入校园,狗狗一律拦在门外xswl。不过有一说一猫猫们真可爱,任谁碰见一只呼噜呼噜凑近你蹭你裤腿的小可爱都会停下脚步摸摸她吧🥰。好像每个大学必有猫,喵星人攻略地球下一代进而攻占地球指日可待😂。

学校里的" 猫狗歧视链 ”🌚,只准猫咪进入校园,狗狗一律拦在门外xswl。不过有一说一猫猫们真可爱,任谁碰见一只呼噜呼噜凑近你蹭你裤腿的小可爱都会停下脚步摸摸她吧🥰。好像每个大学必有猫,喵星人攻略地球下一代进而攻占地球指日可待😂。

千叶真司
马上学静物了(素描好难(;&a...

马上学静物了(素描好难(;´༎ຶД༎ຶ`))

马上学静物了(素描好难(;´༎ຶД༎ຶ`))

某咸鱼的御风风
策划为什么不懂人心?为什么不实...

策划为什么不懂人心?为什么不实装占卜师?

策划为什么不懂人心?为什么不实装占卜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