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找画手

375浏览    22参与
狗砸

我好短

OK,那么我开始记笔记了。

今天有点不一样,太阳很热,像个大火球,木制的桌椅很烫,铁也很烫,老师也很烫,也许是温度吧,我要被融化了。

解放前,很多战俘被埋进炼人炉里,那里其实并不热,脚底下也没有烤人的煤炭不会被烟呛到,更没有死亡。

我们似乎生活在和平的年代,那是也是和平的,那是没有教室,这时没有炼人炉。

或许,教育的本质也不是教书育人。

OK,那么我开始记笔记了。

今天有点不一样,太阳很热,像个大火球,木制的桌椅很烫,铁也很烫,老师也很烫,也许是温度吧,我要被融化了。

解放前,很多战俘被埋进炼人炉里,那里其实并不热,脚底下也没有烤人的煤炭不会被烟呛到,更没有死亡。

我们似乎生活在和平的年代,那是也是和平的,那是没有教室,这时没有炼人炉。

或许,教育的本质也不是教书育人。

狗砸

今天写的好散

正在垂暮的少年,可以开灯了呦。

体温发烧十九度,船票很昂贵,但我却摸不到海里的盐分。微风袭来,打开了窗户向下滴落着一摊一摊的红色。

小腿被摔断,应激反应让我昏厥,不再睁眼,不再看到这个五彩斑斓的地方,我看到了,看到了一片黑色,一片不是那么黑的黑色。

吉他弹奏着比它年龄还老的曲子,天国的大门地下藏匿着18层楼梯。

幼儿园旁边有张昂贵的门票,一张船票,上面很湿,似乎,可以拥有一切。

手机的微信里显示着:你好

那天我似乎是瞎了,但我仍然能看到。貌似是黑白的世界,这个世界,破碎,无助,令人绝望,虚假,无趣,苦中作乐,一切的假象,一张面具上有个一道深不见底的刀痕。

那天我似乎是发烧了,那天...

正在垂暮的少年,可以开灯了呦。

体温发烧十九度,船票很昂贵,但我却摸不到海里的盐分。微风袭来,打开了窗户向下滴落着一摊一摊的红色。

小腿被摔断,应激反应让我昏厥,不再睁眼,不再看到这个五彩斑斓的地方,我看到了,看到了一片黑色,一片不是那么黑的黑色。

吉他弹奏着比它年龄还老的曲子,天国的大门地下藏匿着18层楼梯。

幼儿园旁边有张昂贵的门票,一张船票,上面很湿,似乎,可以拥有一切。

手机的微信里显示着:你好

那天我似乎是瞎了,但我仍然能看到。貌似是黑白的世界,这个世界,破碎,无助,令人绝望,虚假,无趣,苦中作乐,一切的假象,一张面具上有个一道深不见底的刀痕。

那天我似乎是发烧了,那天情感的价格似乎又贬值了。

狗砸

地球上线会更新的,今天双更

今天我手机相册里有一次多了三个关于她的视频,她依旧是那么美丽,那么夺人眼球。

晚上的游戏,我足够有幸和她……不,她们一起,组队聊天里,没有以前那么喧嚣了,我感觉她可能在和别人连麦吧,他们的头像,称为,以及存在于这里那丝丝令人窒息的氧气,都那么让我羡慕。

晚上她不再早睡,不再和我畅聊深夜,不再那么让我感到唯一。

手机里少了消息通知的声音,也不再有一个少年坐在那里,驻留于此,留心至此了。

但她真的很美丽,至少我这么认为。

今天我手机相册里有一次多了三个关于她的视频,她依旧是那么美丽,那么夺人眼球。

晚上的游戏,我足够有幸和她……不,她们一起,组队聊天里,没有以前那么喧嚣了,我感觉她可能在和别人连麦吧,他们的头像,称为,以及存在于这里那丝丝令人窒息的氧气,都那么让我羡慕。

晚上她不再早睡,不再和我畅聊深夜,不再那么让我感到唯一。

手机里少了消息通知的声音,也不再有一个少年坐在那里,驻留于此,留心至此了。

但她真的很美丽,至少我这么认为。

狗砸

小丧文呢

平均四个小时以内的睡眠,褪黑素停止分泌,焦躁,愤怒。若隐若现的迷离感和缺少碳水的游离,一切都开始于那天晚上。

初春,荷尔蒙分泌高于其他节气,在尚未为人处世的那一刻,见到了被称为初恋的一瞬间欣喜,荷尔蒙,多巴胺的刺激似乎有些兴奋,也对,青春期就是应该这样度过。

后来,因为一些刚性需求,无法如愿,尽管这是家常便饭般的常见,我也许还是要再缓一口气,随之而来的就是夜间的清醒,早晨的清醒,无时无刻的清醒,睡意似乎是没有出现过了,睡眠反而成了可控模式,太阳不再是生物钟的主导。

相对应的,瞳孔活性消散,心底的情感又一次经理了无端消沉,内向型人格独处反而会让我充满干劲,至少这让我好受点,我没有无病呻吟。...

平均四个小时以内的睡眠,褪黑素停止分泌,焦躁,愤怒。若隐若现的迷离感和缺少碳水的游离,一切都开始于那天晚上。

初春,荷尔蒙分泌高于其他节气,在尚未为人处世的那一刻,见到了被称为初恋的一瞬间欣喜,荷尔蒙,多巴胺的刺激似乎有些兴奋,也对,青春期就是应该这样度过。

后来,因为一些刚性需求,无法如愿,尽管这是家常便饭般的常见,我也许还是要再缓一口气,随之而来的就是夜间的清醒,早晨的清醒,无时无刻的清醒,睡意似乎是没有出现过了,睡眠反而成了可控模式,太阳不再是生物钟的主导。

相对应的,瞳孔活性消散,心底的情感又一次经理了无端消沉,内向型人格独处反而会让我充满干劲,至少这让我好受点,我没有无病呻吟。

我这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僵化,似乎确实了部分恐惧,部分愤怒,部分哭泣,我总是在心底不断问一些无实质性内容的自问自答,这让我有点抵触,记忆宫殿里,有的地方开始模糊,看不清,我也不常打开那扇门了。

听觉的极度发展,取代了部分眼神上的捕捉信息,但别人总是很厌恶这种聊天方式,至少她这么认为。最近的生活似乎糟透了,但我感觉还好,至少没有以前的期望了,总是有些患得患失,现在我知道彩票站不贩卖中奖,超市不贩卖回忆,电影院总是卖两张票,饭店也不会一个人点餐这些基本常识了。

狗砸

地球上线

我所维持的,所营造的,所搭建的,触手可及的,在那个人的手中,一文不值。


紫色的泉水,点缀星光,绽放本不属于这片区域的芳香。最终用手摘取,却留有一手的腥臭,味道是苦涩的,看着是美好的,听着是百无禁忌。


面前有个和我一样的男人,眼里泛着希望,泛着一阵阵令人作呕而反胃,身上不相称的白色确乎染上了血渍,开始散落,凋零,不曾拥有。


我最终将会坐着死去,将会绽放于为未曾公诸于世,未曾世人谋面的极乐净土,那片于泥泞中,于愤世中,盛开的花朵。

我所维持的,所营造的,所搭建的,触手可及的,在那个人的手中,一文不值。


紫色的泉水,点缀星光,绽放本不属于这片区域的芳香。最终用手摘取,却留有一手的腥臭,味道是苦涩的,看着是美好的,听着是百无禁忌。


面前有个和我一样的男人,眼里泛着希望,泛着一阵阵令人作呕而反胃,身上不相称的白色确乎染上了血渍,开始散落,凋零,不曾拥有。


我最终将会坐着死去,将会绽放于为未曾公诸于世,未曾世人谋面的极乐净土,那片于泥泞中,于愤世中,盛开的花朵。

狗砸

地球上线

那天,我看到了黑色的光明。

少年用刻刀,将手臂上不平整的凸起修平,不时溅出的血渍挂在脸庞,向下垂落,向下滴落。

教室的门口,一个大洞,手表平整划入的人,才能进入教室,如同钥匙一般,门口一排排临时篆刻的人,表情却麻木的毫无感情。

少年第一个进入了教室,因为他足够平整。

教室内还有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没有手臂。

教室外,窗户上有一层黑色的薄纸,屋外也是黑色的,同学们的脸上也是黑色的,血渍也是黑色的。

老师最后拿着篆刻刀,在黑板上画出明天的“作业”。

那天,我看到了黑色的光明。

少年用刻刀,将手臂上不平整的凸起修平,不时溅出的血渍挂在脸庞,向下垂落,向下滴落。

教室的门口,一个大洞,手表平整划入的人,才能进入教室,如同钥匙一般,门口一排排临时篆刻的人,表情却麻木的毫无感情。

少年第一个进入了教室,因为他足够平整。

教室内还有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没有手臂。

教室外,窗户上有一层黑色的薄纸,屋外也是黑色的,同学们的脸上也是黑色的,血渍也是黑色的。

老师最后拿着篆刻刀,在黑板上画出明天的“作业”。

狗砸

地球上线

街道口随处贩卖着同样的东西,很多,很多。


资本家拿着勒死自己的上吊绳,贩卖给其他人,手里的真金白银,最终在光辉下映落着揭竿而起的众人,他们拿着的不是锄头,不是长刀,而是另一个资本家贩卖的自己最终应归宿的墓碑。


少年的耳朵里戴着耳机,一个摘不下来的耳机,和他身上的机械臂貌似是一个地方产出的,流着机油的缝隙,生硬,吵闹。


少女的腰上缠着勒人的束腰,腿上肩上都缠绑着铁制的棍棒,如同提线木偶般,指引着低着头,渐行渐远的少年。


再也看不到木制的房子,看不到装在塑料瓶里的水,也看不到买水瓶的老人,看不到捡起地上碎片的善心,也看不到垃圾桶,看不到完整的人,也看不到完整的心。这城市,也...

街道口随处贩卖着同样的东西,很多,很多。


资本家拿着勒死自己的上吊绳,贩卖给其他人,手里的真金白银,最终在光辉下映落着揭竿而起的众人,他们拿着的不是锄头,不是长刀,而是另一个资本家贩卖的自己最终应归宿的墓碑。


少年的耳朵里戴着耳机,一个摘不下来的耳机,和他身上的机械臂貌似是一个地方产出的,流着机油的缝隙,生硬,吵闹。


少女的腰上缠着勒人的束腰,腿上肩上都缠绑着铁制的棍棒,如同提线木偶般,指引着低着头,渐行渐远的少年。


再也看不到木制的房子,看不到装在塑料瓶里的水,也看不到买水瓶的老人,看不到捡起地上碎片的善心,也看不到垃圾桶,看不到完整的人,也看不到完整的心。这城市,也支离破碎着,天空还是一样的蓝,红绿灯还在闪烁,汽车的轰鸣一直未变,小木屋里的孩童提着油灯,在昏暗的课桌上挥洒着最后的寂静。


这颗星球也是蓝色的,也有一片片汪洋大海,一张暖心的家庭照和温暖的小床。

狗砸

二次元请进~

哈喽哈喽,今天今天聊点不一样的。

毕竟是个二次元肥宅嘛,动漫肯定是生命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总的来说就是想分享几部我认为真滴真滴非常好看的番嗯嗯。

第一部就是物语系列,画风,剧情,内容连贯性和物语系列独有的血与肉结合,真的十分适合想看好番,但是找不到能直击灵魂的内容的人取观看!

第二部就是刀剑啦,入坑作嗯,第一部的热血和第二部的衔接真的是可以和巨人相提并论,虽说现在的第三部真的有些拉夸。。。

然后我总结一下就是寄生兽,东京喰种,伤物语这些不适合过小年龄段的小朋友观看蛤。

命运石之门,钢之炼金术师,虫师以及灰羽联盟这些老掉牙的番至少我认为经得起时间的推敲,看!都给我看!

新番大概就是,...

哈喽哈喽,今天今天聊点不一样的。

毕竟是个二次元肥宅嘛,动漫肯定是生命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总的来说就是想分享几部我认为真滴真滴非常好看的番嗯嗯。

第一部就是物语系列,画风,剧情,内容连贯性和物语系列独有的血与肉结合,真的十分适合想看好番,但是找不到能直击灵魂的内容的人取观看!

第二部就是刀剑啦,入坑作嗯,第一部的热血和第二部的衔接真的是可以和巨人相提并论,虽说现在的第三部真的有些拉夸。。。

然后我总结一下就是寄生兽,东京喰种,伤物语这些不适合过小年龄段的小朋友观看蛤。

命运石之门,钢之炼金术师,虫师以及灰羽联盟这些老掉牙的番至少我认为经得起时间的推敲,看!都给我看!

新番大概就是,格莱普尼尔,神之塔这两个我觉得好看,其他没咋看。

emm欢迎补充,今天脑壳痛,不想更新地球上线。

狗砸

地球上线

地球上线,地球这一词,庞大至极。

囊括百余位世界前列国家,背负极尽所有的血肉之躯,每一位都遵从其中的思想,其中亦或是正义,亦或是“正义”的思想。

某国最近上演的狂欢,小丑的再现,自由言论,无所适从,几近癫狂,如同对立面一般的矗立于此,稀释着最后尚未磨灭的人性。

这一词,庞大到可以囊括万物,包庇一切,立于此,即便世态炎凉的好时竟赏,轮轮向阳的烈焰日光,在齐平的海岸线上,一点点吞没,一点点褪去,一点点消逝于光线反射的瞳孔之间。

也许这样是对的,但流的血,掉的肉,太多了,太多了,无法坐立于此,毫无作为的看向跨域三个年代的无助,彷徨,患得患失,惊弓之鸟,最后成为”隔离区”。

地球上线,地球这一词,庞大至极。

囊括百余位世界前列国家,背负极尽所有的血肉之躯,每一位都遵从其中的思想,其中亦或是正义,亦或是“正义”的思想。

某国最近上演的狂欢,小丑的再现,自由言论,无所适从,几近癫狂,如同对立面一般的矗立于此,稀释着最后尚未磨灭的人性。

这一词,庞大到可以囊括万物,包庇一切,立于此,即便世态炎凉的好时竟赏,轮轮向阳的烈焰日光,在齐平的海岸线上,一点点吞没,一点点褪去,一点点消逝于光线反射的瞳孔之间。

也许这样是对的,但流的血,掉的肉,太多了,太多了,无法坐立于此,毫无作为的看向跨域三个年代的无助,彷徨,患得患失,惊弓之鸟,最后成为”隔离区”。

狗砸

地球上线

叮咚,2017年11月15日,地球终于上线了!

这个错综复杂的时间里,钟表不再是校准时间的产物,如同如同财产一样被随意贩卖的时间,出生就要被夺走一切的“还款”儿,以及拥有十余个世纪的孩童。

即便黄色的矿物退出历史的舞台,即便权势被当前却似反乌托邦的情景,挤压的不剩一丝,但它们,他们,她们。

他们有的是时间,他们,就是时间。

那一晚,一切定格在2017年11月15日,街边依然站着撑伞的阳光少女,公园的长椅上还留存着闲谈的年迈之人,一切都在积极向荣,一切也定格于此,永恒。确乎,本应如此。

那天的经历依旧沁人心脾

那天的烟酒仍然令人厌恶

那天,仍然留存于此

叮咚,2017年11月15日,地球终于上线了!

这个错综复杂的时间里,钟表不再是校准时间的产物,如同如同财产一样被随意贩卖的时间,出生就要被夺走一切的“还款”儿,以及拥有十余个世纪的孩童。

即便黄色的矿物退出历史的舞台,即便权势被当前却似反乌托邦的情景,挤压的不剩一丝,但它们,他们,她们。

他们有的是时间,他们,就是时间。

那一晚,一切定格在2017年11月15日,街边依然站着撑伞的阳光少女,公园的长椅上还留存着闲谈的年迈之人,一切都在积极向荣,一切也定格于此,永恒。确乎,本应如此。

那天的经历依旧沁人心脾

那天的烟酒仍然令人厌恶

那天,仍然留存于此

狗砸

昂,评论想看的题材,我写

这是我的第一把枪,送给我第一个喜欢的人。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那么请保护好她。”

于尘埃晕染在街头巷尾,老态龙钟的老妇人,嘴里低语,正是给身旁轻轻走过,半生少年那最后一丝怜悯。

这座城市,并未落幕,楼里仍有少男少女的喧嚣吵闹,仍有劳动的身影,仍有留存于心底最后一篇灯火通明。只是,鸣枪的声音,仍然触目惊心,被旁人吗,熟视无睹。

心存怜悯,善念,少年怀里藏着少见的异常感觉的手枪,似乎有些日子没见光照了,少年举起枪,指着一位怀揣面包的少女。

少年把枪放下,又添了几枚硬币,给了这位不曾见光照的盲人。

好可笑,好可笑,最后少年每天出来“打猎”,陪着女孩,形影不离的渐行渐远,枪仍未开一枪,女...

这是我的第一把枪,送给我第一个喜欢的人。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那么请保护好她。”

于尘埃晕染在街头巷尾,老态龙钟的老妇人,嘴里低语,正是给身旁轻轻走过,半生少年那最后一丝怜悯。

这座城市,并未落幕,楼里仍有少男少女的喧嚣吵闹,仍有劳动的身影,仍有留存于心底最后一篇灯火通明。只是,鸣枪的声音,仍然触目惊心,被旁人吗,熟视无睹。

心存怜悯,善念,少年怀里藏着少见的异常感觉的手枪,似乎有些日子没见光照了,少年举起枪,指着一位怀揣面包的少女。

少年把枪放下,又添了几枚硬币,给了这位不曾见光照的盲人。

好可笑,好可笑,最后少年每天出来“打猎”,陪着女孩,形影不离的渐行渐远,枪仍未开一枪,女孩也仍未感到异样。

最后少年按压着腹部的伤口,身旁有个中了一枪持刀的老妇人,女孩被血贱到也没有惊恐,顺手摘下遮住眼睛的布条,“重见光明”,又收下了,少年的枪。

狗砸

地球上线

人类的存在,即为合理。

碳基生物为主题的智慧生物,悖道弃义的选择群居生活,拥有了其他动物不曾选择的怜悯,以及人性,这本就是一件让人听闻感到不屑的事情不是吗?

我,立足于这个蓝色星球上,在七十亿的庞大数字下又多了一个不断为这个生命周期还在初期的母星带来加速衰落,似乎并不合理?可能以后我还要面对更多的不合理不是吗?适应在这个大环境下的存亡,只不过是找一份吃得下的饭而已,顺应他人,顺从他人并且从中获利,合理。

客观上讲如此,但概率学最有趣就在于没有百分之百和百分之零,有一辈子置身于矛盾的人,并不充盈的过了一生,在人类的基因优胜劣汰上,白白浪费了一个大好的转折点,又有的人活着,但仅仅活着,他却可...

人类的存在,即为合理。

碳基生物为主题的智慧生物,悖道弃义的选择群居生活,拥有了其他动物不曾选择的怜悯,以及人性,这本就是一件让人听闻感到不屑的事情不是吗?

我,立足于这个蓝色星球上,在七十亿的庞大数字下又多了一个不断为这个生命周期还在初期的母星带来加速衰落,似乎并不合理?可能以后我还要面对更多的不合理不是吗?适应在这个大环境下的存亡,只不过是找一份吃得下的饭而已,顺应他人,顺从他人并且从中获利,合理。

客观上讲如此,但概率学最有趣就在于没有百分之百和百分之零,有一辈子置身于矛盾的人,并不充盈的过了一生,在人类的基因优胜劣汰上,白白浪费了一个大好的转折点,又有的人活着,但仅仅活着,他却可以永远的活在别人的光芒下,消逝的光芒?不合理。

我们既然无法保证大过滤器的绝对平滑,那么我们也无法保证,那一条道路是绝对正确,在时间无法权衡的利弊下,去如同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遮住双眸,纵然脚下刀山火海,仍然再迈出下一步,这就是我们,我们只不过是一个分母无限大的中奖者之一,也许下一步就会倾尽所有,但正因如此,我们是先驱者,是伟大的先驱者。

那么,再归结眼前,那些不公,自欺欺人,甚至无法量衡的罪孽深重,只不过是为了给合理一词,添加一个引号,它仍然在那,不是吗?人类?

狗砸

我的赛博物语(第一章)我知道!我知道!抛设定太早了,去年的文了凑合看

第一章

太阳纪元年后,无数承载着希望的星舰,在向着黑暗的深渊一步步逼近。

“脱离原恒星第3659元年”机械的报备口令,是流浪者号的人工智能所一贯遵从的风格。

3659__第17892次环绕原恒星_地球检查任务完成…

我,因此正式成为了赤角舰队副舰长,逐渐缓和的引力,以及解冻等状态正在逐步记录在我眼前的头盔上,意识上传已完成。

等待,漫长的等待,我离开了保存我整整3000多年的休眠仓,空腹感使我呕吐,但不久边飘来了机器打扫干净。

在星际盟约违背撕毁之前,我还是一名正在安享晚年,因意识被保存,而活了不知道多少岁的,前指挥官—泰坦。虫族因自限性,无法依靠自己,撕毁盟约,由人类为主的联盟势...

第一章

太阳纪元年后,无数承载着希望的星舰,在向着黑暗的深渊一步步逼近。

“脱离原恒星第3659元年”机械的报备口令,是流浪者号的人工智能所一贯遵从的风格。

3659__第17892次环绕原恒星_地球检查任务完成…

我,因此正式成为了赤角舰队副舰长,逐渐缓和的引力,以及解冻等状态正在逐步记录在我眼前的头盔上,意识上传已完成。

等待,漫长的等待,我离开了保存我整整3000多年的休眠仓,空腹感使我呕吐,但不久边飘来了机器打扫干净。

在星际盟约违背撕毁之前,我还是一名正在安享晚年,因意识被保存,而活了不知道多少岁的,前指挥官—泰坦。虫族因自限性,无法依靠自己,撕毁盟约,由人类为主的联盟势力一直在抵制虫族,而虫族联合幽灵(由精神体为主的种族)以及其他小型宜居带势力形成公约势力,人类在虫族拉拢其他种族期间,为壮大势力创造了机器种(由人类种研发的真正有自我意识能自主生产并派遣兵力的种族效忠人类种),双方交战许久,最终由联盟势力胜利为结局告终,而我们,在机器种的保护下,得以发展,最终形成三个鬼级部队(人类种没有对威力的判定标准,但是鬼级是联盟势力公认最强等级,需要在10年内,无人沉睡(因人类种寿命无法支持长时间作战,许要沉睡保存精神力),无人更换机体(因人类种,没有死亡的机会,所以研制出精神上传,这就是为什么人类种有鬼级的主要原因),无支援的情况下,消除虫族5个文明),而对作战部队战舰数量没有规定,因此,形成了赤角(由30艘流浪者级别战舰组成)、泰坦(只有一艘战舰,但已经87000世纪没有消息,因此被称为传说)、机锋(战舰无法计量,能上鬼级引发许多争论)三个黎明般的存在。

10分钟后,我被人形运载机,运载到了交接站,注氧,排废等工作完成后,我被摘下了头盔。“欢迎回到灰烬”舰长这么对我说,我回头看了看,也对母恒星,曾经的地球早就是死矮星了,坍塌后我们就和太阳告了别。前太阳纪结束,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灰烬。

为什么这么说?我也许记忆未被完全传输,但是舰长对我说了最后一句,我便陷入了无尽的沉思——泰坦,人类需要你

泰坦,我,我不是。抱歉我不能。。再回去了。

人类种的战斗力主要集中在指挥官上,人力方面机器种可以取代,正因如此,指挥官的级别也有了严格划分,共十等级,每个等级各有一小登级,次等一级就是最小的,而考核方式,除五等以内是公开的,其余都无从得知,(老舰长就是八等级呦~)

泰坦也就是我,在参与最初掠夺后,为人类的优势打下基础,后因……而退出舞台,泰坦消失后,机锋因其强大的财力,收购了大批大批的指挥官,其中包括幽灵种,虫族,人类种,吞天(一种极其大的生物,有虫族研发,引起内部空洞可以载物,一般被用作战斗,运输等)等等,可以说它能拿下鬼级称号,完全是因为钱。

后来也就是泰坦所藏身的赤角,老舰长与幽灵种中一些与人类无敌对势力的精神体达成共识,并收留,供养它们,而他们将会附着在流浪者上,其强大的防御力,干扰性,以及幽灵种特别的不可视性使其拥有仅次于泰坦的威力。

舰长:为什么,你现在还战斗不也是为了你的家人吗,难道还是因为她?

她?如果我还迷恋男女之间的爱情,我就不会来当指挥官了。我只是不想看到死亡。

老舰长不再追问”舱门已打开”您可以走了,希望下次见面你可以帮助人类。

虫族目前处在因无执政者而陷入溃败中,剩下的私人团体仍在像海盗一样苟延残喘。但是毕竟虫族信息人类不能探知,真实情况,有待商讨。

我别没有换过身体,而保留下来的唯一原因是,“她”目前和我存在于一个生命体下,两个精神力一副不属于任何一只种族的特殊肉体,我在参与最开始的星际之旅时偶遇了,处在未稳定情况下的跨纬度性坍塌的“她”(此时她是一种同时存在于多纬度,但是本体却只有一个的情况下形成的坍塌行为)我也是在当时与她行成量子纠缠,在我无法与舰队取得联系,并且被下令被迫成为“抛弃者”的身份下所被迫与她形成共生体。

当然,不出意料,我可以和她对话,也和她一同开着我仅有的迫降于白矮星的舰船,我称他为,泰坦。后来,我利用坍塌的不稳定性,与飞船的虫洞技术构成空间折叠技术,开始了为期3000年左右的贸易之路,又通过多维度最终我看到了时间的最初形态。我掌握了时间,同时“她”永远沉睡了下去。我就开始了自认为正义的旅程,讨伐虫族等公约国。孤独陪伴着我,因为我拥有了时间和空间,我可以无限期去在一段时间内重复,这让我一年之内就消灭了虫族所有与外界取得联络的文明,同时,我给它们附上了自限性基因,让其无法成为高智慧种族。而我就此藏身于赤角,隐姓埋名,成为唯一一个传说。

哔哔,哔哔。铃声吵醒了我,老船长依旧在传唤我。我和往常一样,检查位速表,星际坐标,宇宙定位,以及,“她”

泰坦,真是个值得怀念的名字啊,说起来,这还是“先知”给我的名字(先知,能力者,在指挥官为重的时代仍然存在着能力者,虽然地位不高,但是尝尝是舰队里最为有用的几个人物)

唉,算了为了“她”我还是当一回英雄吧。

狗砸

蝶恋(唉既然投稿不收,那就发出来吧)

山间小林,少了几分期许,留有最后的归根落地。

半轮红尘夕阳,洒落于尘世间,投过纸窗零星斑点,坐落于曲面铜镜。古镜台前,涂抹着口脂的佳人,正准备去王二爷家兑了婚约,红晕妆勾勒于眉间,涕零之美,欲落下,却戛然而止,被遮盖着。

路上红妆出嫁,郎官新房,也有佣人抬轿,美人是美人,只是酒醉金迷,王爷已是身外人。抬轿,起身前去王府,路上奏声齐鸣,红纸飘落,烟花四散,路上百姓无一不谈论。

“诶,你看,这可真是郎才女貌啊。”

“兴许上辈子就是老熟识呢。”

这轿抬齐肩,不沾一分尘土,不脏一丝脚尖。可,女子对坐窗前,只见窗前一蝴蝶经过,盘旋半周最终落于女子眼前。

似曾相识的种种景象,犹如星火燎原般浮于...

山间小林,少了几分期许,留有最后的归根落地。

半轮红尘夕阳,洒落于尘世间,投过纸窗零星斑点,坐落于曲面铜镜。古镜台前,涂抹着口脂的佳人,正准备去王二爷家兑了婚约,红晕妆勾勒于眉间,涕零之美,欲落下,却戛然而止,被遮盖着。

路上红妆出嫁,郎官新房,也有佣人抬轿,美人是美人,只是酒醉金迷,王爷已是身外人。抬轿,起身前去王府,路上奏声齐鸣,红纸飘落,烟花四散,路上百姓无一不谈论。

“诶,你看,这可真是郎才女貌啊。”

“兴许上辈子就是老熟识呢。”

这轿抬齐肩,不沾一分尘土,不脏一丝脚尖。可,女子对坐窗前,只见窗前一蝴蝶经过,盘旋半周最终落于女子眼前。

似曾相识的种种景象,犹如星火燎原般浮于眼前,可说不出的熟悉感,最终被眼前活于当下的境地,咽入咽喉。

“王府小姐,终于出嫁了啊。”

半生少年略有叹息,苦涩的表情展现于青涩的脸颊。身旁陋室,却似几分不相称,又或许,本将如此。

少年身旁总是相伴蝶影,虽身无花蜜,却再夜深或人世相逢的特殊时日里,伴随蝶恋。

蝶恋,一念生蝶,死之丛蝶寻其恋者,若闻蝶识此人,花碟幻蝶生,吴君再度逢。

这女子本相识,谁知鸳鸯妒人心,权势之人贪其盛世美颜?或真心恋爱。所言至此,不论夺其娇妻,强留人心,虽是不是,行此路,必将背负所行之事。恋者夕像犹生,一度君华。

到了王府,二老门前席坐,这手中紫檀折扇,飘有清香,这随手合起折扇,挑拨红纱,唇染间夹杂人间百态,泪痕复涿,眼妆却再未花过。只见婚庆上百家庆贺,众颜欢下,唯有泪千行。

高堂拱手相让,将这债条撕毁,女子再无它。

  数日后

新房中娇妻看向窗外,好似等着某物,却不愿再让那位少年郎痴情于此。樵夫手中铁斧,身上铜钱,却未染世俗,看官可说女子已入尘埃?再望窗外,万蝶恋花,空中弥漫,却似梦中情人,数载回首,蝶已散去,古人言:认其蝶主,可踏蝶返人间。虽已识,可童谣仍留存于童谣。

尘世间少一痴情女,多一安稳妇。

晕染着黄尘朴朴之山下,斧留于树间,女子故地重游,身后一妾房众多花花公子,再去小屋重游,屋内酒尚存余温,留存一个和周围不相称的信,信中大抵所说:”今后不做打扰,愿来世我仍未尽孟婆。”

向上看去,彩蝶再现于屋中,少年拎着铁斧,背着柴木,饮尽杯中酒,再逝去,不再是梦中人。

山前的歪杈树总是飞出蝴蝶,村里百姓又一次抬着轿子给府中少爷送去妾,樵夫如往常一样,饮着酒伐着树,女子又一次故地重游,去看黄昏之时,那一副烟火气,兴许蝶恋,未曾有蝶,只是二人的单相思罢了。

茨情汐音

找一个会画画儿的,会一点点就⭐️啊

      有无会画画,且了解课文《装在套子里的人》的大神。

      随便选一个文中的场景,画一个别里科夫的形象。

      真的不需要很好很好的画画技能,随随便便的,卡通点的就行,突出他的造型或者环境就可以🙏🙏🙏

      所以价钱💰🉑商量,当然如果你想助我为乐,我也没意见[doge]


      有无会画画,且了解课文《装在套子里的人》的大神。

      随便选一个文中的场景,画一个别里科夫的形象。

      真的不需要很好很好的画画技能,随随便便的,卡通点的就行,突出他的造型或者环境就可以🙏🙏🙏

      所以价钱💰🉑商量,当然如果你想助我为乐,我也没意见[doge]


猫殿~£

性感文手,在线求人

有画手吗,能一起搞漫画的那种

能一起磕cp的快乐玩家

悲微文手,求一个能一起皮的画师

我真的找不到人整活

我太卑微了

如果有意向的可以私我,拜托了,真的很重要qwq
[图片]

有画手吗,能一起搞漫画的那种

能一起磕cp的快乐玩家

悲微文手,求一个能一起皮的画师

我真的找不到人整活

我太卑微了

如果有意向的可以私我,拜托了,真的很重要qwq

鴿手辭_愈曉

找这三副图的绘师!

因为我有点不相信这三幅图是同一个人画的【有人拿去约稿了】

感觉上色方式和画风都不一样

急找这三位画师

【而且那个人只有一个图层,这他说这些都是一个图层画的】nb


找这三副图的绘师!

因为我有点不相信这三幅图是同一个人画的【有人拿去约稿了】

感觉上色方式和画风都不一样

急找这三位画师

【而且那个人只有一个图层,这他说这些都是一个图层画的】nb


萧寒

想知道这套图是哪个大大画的啊,在芒果TV上面存的,水印是  yue

想知道这套图是哪个大大画的啊,在芒果TV上面存的,水印是  yue

星光璀璨

各位可不可以推荐几个画手太太呀~

各位可不可以推荐几个画手太太呀~

德云电台
德云电台招画手!有意愿的可以联...

德云电台招画手!
有意愿的可以联系我!

德云电台招画手!
有意愿的可以联系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