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承太郎

65600浏览    2587参与
十二仙

试着画阿承,但似乎没什么灵魂。。。

试着画阿承,但似乎没什么灵魂。。。

鹤鸠弄玉嘟
『我们赢了 一起回家吧』

『我们赢了  一起回家吧』

『我们赢了  一起回家吧』

川川川川

我一边画一边笑,被自己的画草到了

我一边画一边笑,被自己的画草到了

兰兰兰兰。

-

花京院从来都不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


但是他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


多年的孤独已经让他内心建起一堵高墙,有关于他的「隐形朋友」、有关于他为人处世的道理、以及一颗正义之心。


可他也会害怕,否则也不会在初次面对迪奥的时候就被植入肉芽。但不会有人说他是个胆小鬼,因为没有人能抵抗的住DIO与生俱来的压力、只会有一股来自灵魂深处想要臣服的欲望。更何况、花京院只是个平凡的孩子。


而后遇到承太郎一行人,他逐渐放开自己的心扉,开始叙述自己的曾经、学会了珍惜朋友、学会了去击败心灵里的恐惧。所以当花京院变成人偶的时候他并没有害怕,因为他相信承太郎与乔斯达先生会拯救他。花京院不会安于...

-

花京院从来都不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


但是他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


多年的孤独已经让他内心建起一堵高墙,有关于他的「隐形朋友」、有关于他为人处世的道理、以及一颗正义之心。


可他也会害怕,否则也不会在初次面对迪奥的时候就被植入肉芽。但不会有人说他是个胆小鬼,因为没有人能抵抗的住DIO与生俱来的压力、只会有一股来自灵魂深处想要臣服的欲望。更何况、花京院只是个平凡的孩子。


而后遇到承太郎一行人,他逐渐放开自己的心扉,开始叙述自己的曾经、学会了珍惜朋友、学会了去击败心灵里的恐惧。所以当花京院变成人偶的时候他并没有害怕,因为他相信承太郎与乔斯达先生会拯救他。花京院不会安于现状,他的爪牙已经锋利、内心的高墙住进了知己好友、他的灵魂不再孤单。花京院觉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黑漆漆地午夜皓月当空、气压闷的人喘不过气,浑身肌肉紧绷、胸腔里的心脏正在剧烈地搏动。钟楼里地指针滴滴答答得旋转,花京院突然想起了小时候读过的一本书——死神会踩着钟声举起镰刀剜走将死之人的灵魂。面对强大的敌人,花京院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害怕、他要给伙伴们必胜的信心、他要告诉DIO之前对自己植入肉芽是件多么愚蠢的事情。所以他义无反顾地展开了攻击。


“承太郎、我曾经过的很无趣,但还好遇到了你们一行人,让我知道原来这世上还有与我相同的人。”


“…一直都有的。”


“承太郎、等我们回到日本还会有联系的吧?”


“会的、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哈哈哈!对啊、因为我们是朋友。”


-


乔斯达先生手里捏着三张回程的飞机票,机场里的再见、机舱里的沉默无言。直到下飞机,承太郎回到家站在庭院望着他精力充沛地母亲,这才意识到他少点什么。乔斯达问他:你是在埃及丢了什么东西吗?


“不是东西。”


承太郎艰难的吐出这句话。


“那是什么?wait!我的乖孙,承太郎、你怎么流眼泪了!”


“我丢了朋友。”


是啊、那个拥有一头艳丽红色头发、认为学生就该穿校服、喜欢吃樱桃意气风发的少年被永远留在了埃及。


-


花京院以为自己会被死神带走,可当天国的号角吹响,才知道来的是人不是死神。「天使」剥开层层云雾,直到走近花京院才看清所谓的「天使」实际上是个头戴发带的一个金发小伙子,根本不是圣经描述里的天使。他不断摆弄着手掌心的泡泡,一脸信任地同花京院讲:不要那么担心他们,会成功的。


“为什么?”


花京院知道他们会成功,却还是装作烦忧地模样问他。


那人没理花京院的问题,只是一直在盯着底下不断跳跃、穿梭在楼层间地老人。花京院顺着他的顺着目光看到了正在和DIO殊死搏斗地乔斯达先生。那人说了句话,虽没听的真切,光看口型也能猜出来说了什么话。


“乔斯达、你老了。”


过了好久花京院才听到那人回答了关于他的疑问:


“乔家人从不会向命运低头,命运越是打压他们、他们越是会昂起头与之搏斗。他们从不会做牢笼里的困兽、把笼子撕破重新回归自由才是他们的选择,并且也一定会做到。”


“走吧、花京院。”


“你认识我?请问你是谁。”


“西撒·A·齐贝林,叫我西撒就好。走吧、别让我祖父和乔纳森先生等急了。”

帅哥江闫

“我暗恋着一个人。”


波鲁那雷夫面色深沉的看着我说,一看就知道发胶涂多的头发在阳光下反射着光。


这不在拿我寻开心嘛,我暗自腹议。


整个高二谁不知道他波鲁那雷夫暗恋空条承太郎,除了那个感情迟钝的195壮汉本人。


“所以你又要让我做什么?是放学带着一群兄弟去堵他好让你英雄救美,还是拿着网上推荐的女友收到都哭了系列大声说是我给你的礼物?上次我差点被揍死”


我拿起面前的果汁喝了一大口,反正是他请客。


“要我说你还不如正正经经告个白,别学隔壁班那个叫纳兰迦的傻逼带着一大帮人去堵高三那个福葛,现在人还在医院里躺着,听说被叉子伤的挺狠。哦对了,这里蛋糕味道不错,再给我来一...

“我暗恋着一个人。”


波鲁那雷夫面色深沉的看着我说,一看就知道发胶涂多的头发在阳光下反射着光。


这不在拿我寻开心嘛,我暗自腹议。


整个高二谁不知道他波鲁那雷夫暗恋空条承太郎,除了那个感情迟钝的195壮汉本人。


“所以你又要让我做什么?是放学带着一群兄弟去堵他好让你英雄救美,还是拿着网上推荐的女友收到都哭了系列大声说是我给你的礼物?上次我差点被揍死”


我拿起面前的果汁喝了一大口,反正是他请客。


“要我说你还不如正正经经告个白,别学隔壁班那个叫纳兰迦的傻逼带着一大帮人去堵高三那个福葛,现在人还在医院里躺着,听说被叉子伤的挺狠。哦对了,这里蛋糕味道不错,再给我来一份。”


波鲁那雷夫沉默的看着我,扬起和善的微笑轻轻说了句。


“你要是再继续,这顿你请。”


我打了个冷颤,滑稽的行了个军礼表示你有钱你啥都对要我往东我绝不往西,有本事就去拉着人家承太郎的衣领说你喜欢他。


当然后面这段话我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钱包里只有十二日元的人没有尊严。


波鲁那雷夫叹了口气,有些烦躁的摸了摸头发,从兜里掏出他的手机点了几下放到我面前。


他给备注为世间最美承❤太❤郎❤❤❤❤发的信息从去年十月一直到今年三月,一条回复都没有,这上面也没显示他被拉入黑名单。


“额,所以,你这是被嫌弃了?”我吃着刚送上来的蛋糕含糊不清的说。


“我也不确定。每次给他发消息从来不回,阅读状态一直显示未读,但又没把我拉入黑名单。你说他会不会是因为看到我的消息会害羞所以杜绝了源头。”


话毕他还摆了个上世纪九十年代最流行的耍帅姿势。


“屁,你可劲自恋”我看了眼手表,“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劳烦波鲁那雷夫大人您给结个账。”


但就在这时一个绝妙的想法在我脑内生成,我连忙转头两只手拉着波鲁那雷夫的手臂,可能是脸上激动的红晕透露了心思,他一脸了然于心的赶在我之前说道。


“你就别想了,我是不可能同意你的告白的。”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在脑子里锤爆了三次他的狗头之后我清了清嗓子。


“明天我帮你把承太郎约出来然后在半路突然说我突然有急事让你和他有单独在一起的空间之后你就跟他告个白恩恩爱爱直到天涯海角顺便让喜欢你俩的妹子连续失去两位男神这样我就可以在她们里面找到我未来的妻子。”


一连串没有喘气的我说下来发现他的脸越来越红,就跟我班主任dio嗨的不行时眼睛里的红血丝一样。


真不想管这个憨憨,我有点嫌弃的想,但为了以后还能免费吃大餐还是豁出去了。


经历了一晚上的信息轰炸,存活下来的我顶着一对熊猫眼,站在俩195中间,波鲁那雷夫为了和承太郎一样高不知道从哪搞了顶帽子戴在头上。


这奇特的风景不知道耗费了多少无辜的发胶,我在心里吐槽。


按照计划我会在公交车到站之前说突然有事,让他们俩自己去玩,而我坐到下一站下车,之后就看波鲁那雷夫的造化了,是死是活都是命数。


我下车前给了他一个相信你的眼神,波鲁那雷夫同样也回给了我一个自信的笑容。


好吧果然还是高看了他的智商,我看着在水族馆玩了一整天的波鲁那雷夫和他那黑色的帽子。


“所以说了这么多,你和他告白了吗?”


“忘了。”


这到底是多低的智商。


“要不你再给他打个电话约他出来?”我建议道。


波鲁那雷夫用行动回答了我的建议,掏出手机炫酷的按下了通话按钮。哦呵呵这壁纸居然是承太郎打篮球时偷拍的图片,真不愧是他。


一秒。


两秒。


三秒。


我托着下巴看着波鲁那雷夫阴晴不定的表情,“善意”的问了句。


“怎么?承太郎拒绝你了?”


他没有回答,只是把手机开免提放在了我面前,表情冷漠的就像一只乌龟。


之后听到的声音肯定了我对波鲁那雷夫智商高看的这一想法。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不存在。”





多tag致歉

老临渊佛系复健
日常复健,我爱阿强!(大金链子...

日常复健,我爱阿强!(大金链子太嚣张太难搞了呜呜

日常复健,我爱阿强!(大金链子太嚣张太难搞了呜呜

X

【JD家庭向】花京院的假酒(下)

#花京院并不出场#

#延续前设定,jojo们都是兄弟,迪奥只是乔斯达家的收养的义子,是个馋乔纳森身子的痴汉吸血鬼#

#人物ooc严重#

#没板子,用手指抹的,不喜勿喷qwq,就酱吧(゚ ´Д`゚)っ゚#

【JD家庭向】花京院的假酒(下)

#花京院并不出场#

#延续前设定,jojo们都是兄弟,迪奥只是乔斯达家的收养的义子,是个馋乔纳森身子的痴汉吸血鬼#

#人物ooc严重#

#没板子,用手指抹的,不喜勿喷qwq,就酱吧(゚ ´Д`゚)っ゚#

X

【JD家庭向】花京院的假酒(上)

第三张要往下翻一下,嗯

#花京院并不出场#

#延续前设定,jojo们都是兄弟,迪奥只是乔斯达家的收养的义子,是个馋乔纳森身子的痴汉吸血鬼#

#人物ooc严重#

#没板子,用手指抹的,不喜勿喷qwq,就酱吧(゚ ´Д`゚)っ゚#

【JD家庭向】花京院的假酒(上)

第三张要往下翻一下,嗯

#花京院并不出场#

#延续前设定,jojo们都是兄弟,迪奥只是乔斯达家的收养的义子,是个馋乔纳森身子的痴汉吸血鬼#

#人物ooc严重#

#没板子,用手指抹的,不喜勿喷qwq,就酱吧(゚ ´Д`゚)っ゚#

阿渊(不要fo)
昨天和亲友聊天 正好聊到JOJ...

昨天和亲友聊天

正好聊到JOJO好像很多大波,所以要穿开胸衣

然后又讨论到茸茸也是开胸衣但是不算很大

亲友:显得胸大啊

我:好有道理哦(不)

私心打了茸米tag(茸茸身上有彩蛋)

昨天和亲友聊天

正好聊到JOJO好像很多大波,所以要穿开胸衣

然后又讨论到茸茸也是开胸衣但是不算很大

亲友:显得胸大啊

我:好有道理哦(不)

私心打了茸米tag(茸茸身上有彩蛋)

无敌的火箭队

请把女儿嫁给我吧【安娜徐】

安娜苏:“请把您的女儿嫁给我”

徐伦:YOOO!这个男人他想娶我嘎里嘎里BONE×4如果没有邂逅×2如果没有相遇的话什么都不会发生

安娜苏:嘿,你好我是安娜苏初次见面近况如何?你的女儿已是我的俘虏但我也是用爱将她拥有谁也无法阻止这段感情我跟徐伦情合意投认可我们吧你绝不会后悔,一生平安和光明未来

承太郎: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绝不把女儿给你这事没商量,我可不认为我的女儿会喜欢你,无话可说,简直荒缪,就你那该死的衣服毫无疑问对你好感为0换件衣服再来见我,不来见我更好你可以滚了!

徐伦:YOOO!这个男人他想娶我嘎里嘎里BONE×4

安娜苏:给我...

安娜苏:“请把您的女儿嫁给我”

徐伦:YOOO!这个男人他想娶我嘎里嘎里BONE×4如果没有邂逅×2如果没有相遇的话什么都不会发生

安娜苏:嘿,你好我是安娜苏初次见面近况如何?你的女儿已是我的俘虏但我也是用爱将她拥有谁也无法阻止这段感情我跟徐伦情合意投认可我们吧你绝不会后悔,一生平安和光明未来

承太郎: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绝不把女儿给你这事没商量,我可不认为我的女儿会喜欢你,无话可说,简直荒缪,就你那该死的衣服毫无疑问对你好感为0换件衣服再来见我,不来见我更好你可以滚了!

徐伦:YOOO!这个男人他想娶我嘎里嘎里BONE×4

安娜苏:给我等一下岳父大人,你的女儿是我可爱的甜心,我和她的爱无论如何都没人能强行拆散我们,看看她对我痴迷的眼神,我们两人的爱易燃易爆炸,接受吧,这就是命运!

承太郎:用的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词语,我的女儿不可能喜欢你,认可你是绝对不可能的,不知天高地厚二的无药可救,本来她跟你也不怎么亲密徐伦跟着你也是受苦,像个痴汉,不懂变通,措辞低俗还没常识

徐伦:YOOO!这个男人他想娶我嘎里嘎里BONE×4

安娜苏:你认真的吗?对我的求婚?居然不认同我真是太傻了,哎呦,你好像生气了,用生气来阻挡我?向你这种人低头真是痛苦,讲真的你脑子有病吗?总而言之太糟糕了,我爱的人那么可爱,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可爱我可爱的恋人,我真的特别喜欢徐伦,但是岳父大人,你真的好烦啊!烦死个人!

安娜苏:好烦好烦真的好烦×N

承太郎:我不知道!

安娜苏和徐伦:YOOOO!!!我就要娶她嘎里嘎里BONE×4如果没有邂逅×2如果没有相遇的话什么都不会发生!

承太郎:你们两个都冷静一下,言行粗鲁,简直不忍直视,就算你们这么闹,我心意已决,你们别太过分,你们两个不可能在一起,幼稚到家,对于此事不想多说,这桩婚事换成别人也不会同意

徐伦:话说爸爸你也太顽固了吧?

安娜苏:就是说啊,思想顽固真的好烦!

徐伦:你够了啊,真是搞不懂别装什么过来人了,以前爸爸应该和我们一样 ,跟着潮流随波逐流罢了吧?

安娜苏:还好意思说我们!完全没有说服力啊!说不通了吧?无言以对了吧?

安娜苏:YOOOO!

承太郎:呀卡马洗!!!

食堂泼辣椒.砸瓦鲁多!!!!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时间开始流动

安娜苏:呜嘎!

徐伦:哎?安娜苏他……突然间就飞了出去!不可能!!!!

【安娜苏.全身粉碎性骨折.住院三个月.再起不能】

青腾

假期闲的发霉重温jojo。是练习。看dio挨打怎么这么让人兴奋?

假期闲的发霉重温jojo。是练习。看dio挨打怎么这么让人兴奋?

加多宝
你以为我是发图,其实我是来讨论...

你以为我是发图,其实我是来讨论哒!

一直想不通为啥阿强要生徐伦,漫画里他好像不想簸箕到母女就离婚了但为啥生下来呢╰(  ̄﹏ ̄)╯?个人感觉有小几率和老东西一样,一时冲动被当做工具人用。但想想还是想给个好的说法,概率最大的就是承年轻那会不懂事没想到那么多,后来过了几年意识到了命运会以这样的方式继承下来;也可能是一直都不信命运这一套直到徐伦进了监狱发现有点不对,这时也想到了自己的经历以及自己失去同班险些失去亲人和性命这档子事,开始方了,就但既然这样为啥要结婚生女儿,。总之这父女和睦个结局我感觉还是徐伦做的多,承虽然爱但在表达方面被动,70年年代特色,这点我是深有体会(我爸在我小时候和承...

你以为我是发图,其实我是来讨论哒!

一直想不通为啥阿强要生徐伦,漫画里他好像不想簸箕到母女就离婚了但为啥生下来呢╰(  ̄﹏ ̄)╯?个人感觉有小几率和老东西一样,一时冲动被当做工具人用。但想想还是想给个好的说法,概率最大的就是承年轻那会不懂事没想到那么多,后来过了几年意识到了命运会以这样的方式继承下来;也可能是一直都不信命运这一套直到徐伦进了监狱发现有点不对,这时也想到了自己的经历以及自己失去同班险些失去亲人和性命这档子事,开始方了,就但既然这样为啥要结婚生女儿,。总之这父女和睦个结局我感觉还是徐伦做的多,承虽然爱但在表达方面被动,70年年代特色,这点我是深有体会(我爸在我小时候和承差不多)

承更像是从他的角度尽量不伤害带到女儿,但没想到命运以女儿的方式降落在女儿头上(我怎么感觉像绕口令);徐的话是从未走近父亲渴望闯进他的生活。

画里徐伦站的地方是杜王町哦

韩笙
承花承。文笔太烂真的很抱歉。

承花承。文笔太烂真的很抱歉。

承花承。文笔太烂真的很抱歉。

体温恒定

【承花】【刀🔪】【ooc警告】承太郎的初恋
虽然是露伴为叙述视角的但是没有承太郎和露伴的cp倾向哦
思路来自于Train的《50 ways to say goodbye》这首歌。歌里面的主角为了掩饰和纾解失恋的痛苦而幻想了自己女友的无数种死法,那么承太郎为了缓解花京院离世的痛苦,会不会把记忆尘封、编造出一个完全不存在的普通初恋而麻痹自己呢。
(总之就是这个思路,表现力很差,请见谅…

【承花】【刀🔪】【ooc警告】承太郎的初恋
虽然是露伴为叙述视角的但是没有承太郎和露伴的cp倾向哦
思路来自于Train的《50 ways to say goodbye》这首歌。歌里面的主角为了掩饰和纾解失恋的痛苦而幻想了自己女友的无数种死法,那么承太郎为了缓解花京院离世的痛苦,会不会把记忆尘封、编造出一个完全不存在的普通初恋而麻痹自己呢。
(总之就是这个思路,表现力很差,请见谅…

柯玹不做平角裤

「JOJO承花」今夜,请跟随着我(1)

★是我,一年级OOC小学生不请自来,

★我要ghs搞不好就靠你们自己想象了

★设定是花花和DIO一战后看起来是当场死亡但并没有,被身为牛郎店老板(借着酒吧的名义开的牛郎店)的你救下但却失去记忆,凭借着貌美的脸庞猛男的身材成为头牌。是三部承(对不起我对黑承没有任何抵抗力)。波波和承太郎他们一起回到了日本,并且选择在这里先住一段时间再走。

★牛郎梗是看的这位太太@魔鬼鱼 

★剧情是看完这位太太的文晚上做的梦 我真快啊

★拖了好久我终于写完了,长文没人看系列


“喂承太郎,我听说附近有一家新开的酒吧,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波鲁那雷夫一把搂住承太郎的肩,手...

★是我,一年级OOC小学生不请自来,

★我要ghs搞不好就靠你们自己想象了

★设定是花花和DIO一战后看起来是当场死亡但并没有,被身为牛郎店老板(借着酒吧的名义开的牛郎店)的你救下但却失去记忆,凭借着貌美的脸庞猛男的身材成为头牌。是三部承(对不起我对黑承没有任何抵抗力)。波波和承太郎他们一起回到了日本,并且选择在这里先住一段时间再走。

★牛郎梗是看的这位太太@魔鬼鱼 

★剧情是看完这位太太的文晚上做的梦 我真快啊

★拖了好久我终于写完了,长文没人看系列


“喂承太郎,我听说附近有一家新开的酒吧,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波鲁那雷夫一把搂住承太郎的肩,手里拿着门票。“这家酒吧还真是稀奇,还有门票这种东西,应该会高档一些吧。”承太郎只是看了他一眼。

“你和老头子去吧,我不去了,我还有事。”承太郎打掉搂在自己肩上的手,点了一支烟。

“承太郎!你不能一直沉浸在过去啊!花京院也不会喜欢看到这样的你吧!”

波鲁那雷夫的一番话放在平时并不会起什么作用,但今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承太郎没有反驳。

“你说得对啊...他也一定不想看到我这样吧...”白色的烟圈从承太郎口中吐出,慢慢消散。

“今天晚上几点?”

承太郎的回答让波鲁那雷夫很高兴,

“晚上八点,到时候在这里见。”波鲁那雷夫留下了张门票,笑着离开了。

“你等着吧花京院,我今天晚上会再找一个代替你,如果你再不来的话。”承太郎望向他最后的黄昏喃喃道。然后便将烟头掐灭,离开了。

晚上八点时的街头,霓虹灯似烟火般装点着夜空,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有说有笑,热闹的氛围让人在不由自主间也变得充满活力。但承太郎好像却总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呦,承太郎!”波鲁那雷夫从远处跑来,对承太郎会来这件事感到很高兴。

“你来晚了,波鲁那雷夫。”    

“哎呀,没想到你比我还心急呢!”

“来晚了还有理了?你还去不去?”

“去去去,现在就走。”

两人跟着地图的上的坐标,来到了一个名叫“重逢”的酒吧。

“高级酒吧就是不一样,连名字都这么奇怪”波鲁那雷夫十分高兴的推开了门,眼前的景象却让他们大吃一惊。

      男人穿着西装,肌肉的轮廓可以说是一览无余。总是会有几个女人围着一个男人,但是很明显,女性才是这里消费者。这个店中的的男人都很英俊,说着花言巧语哄女顾客开心。女顾客的手对其摸上摸下,他们也不会拒绝。

      承太郎和波鲁那雷夫被眼前的景象雷的只剩三条黑线,转身离开时,熟悉的声音与名字从里面传来。

    “呀~花京院桑真的好帅啊!能预约到你真是我们的荣幸啊!” 一位女子趴在一位红发男子的胸口,手抚摸着他的胸肌,满脸潮红。

     “怎么会是小姐们的荣幸呢?这明明是我的荣幸才对。” 那位红发男子微微一笑,就引来了一群女生的尖叫。

      “波鲁那雷夫...”

     

      “怎么了?” 

      

      “那个人...是花京院吧....” 












正版老何

大半夜无聊画侧脸,摸了个阿强,如有相同纯属巧合,本人二创

大半夜无聊画侧脸,摸了个阿强,如有相同纯属巧合,本人二创

柑草打算改名七千七

【承乔】空条承太郎的婚礼。🔪🔪🔪(是刀没错)

看了一篇大刀,哭成狗,打算来报复社会。


由各种意义不明句子堆积而成的文章!


文笔原因估计不虐,emmmm看着玩玩吧。


BGM:Almost Lover

/

这是你最后一次为我打上领带,扣上纽扣了。


我得看出你眼底的闪光。倘若有一片海能够及它十分之一,我也愿意让海水缠绕我的心脏,被它拖入漆黑而又温暖的海沟。知道我为什么要选海洋生物学吗?那是因为每当我看见他们,我便能想象出我们一起度过的湛蓝而绮丽多姿的夜晚。


你总是这样---外人面前,你就仿佛初秋的翻滚麦浪,可你...

看了一篇大刀,哭成狗,打算来报复社会。

 

由各种意义不明句子堆积而成的文章!

 

文笔原因估计不虐,emmmm看着玩玩吧。

 

BGM:Almost Lover

/

这是你最后一次为我打上领带,扣上纽扣了。

 

 

我得看出你眼底的闪光。倘若有一片海能够及它十分之一,我也愿意让海水缠绕我的心脏,被它拖入漆黑而又温暖的海沟。知道我为什么要选海洋生物学吗?那是因为每当我看见他们,我便能想象出我们一起度过的湛蓝而绮丽多姿的夜晚。

 

 

你总是这样---外人面前,你就仿佛初秋的翻滚麦浪,可你实际上是清晨叶尖上的露与霜,美丽,轻薄,脆弱。你自以为避开了所有交界线,在置身混乱之外,但你可否想过你挣脱后的满地痍疮?囚禁你的枷锁祈求你的原谅,哪怕一瞥,他也心满意足。

 

 

婚礼马上开始了,但是新郎还待在休息室中---与他的爱人。

 

 

你与我谈话,回忆过往,谈论着那些儿时的经历。你他妈为什么能如此自得?天啊,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什么也没有结束;像你我仅仅只是普通的一对爷孙。快啊!还有几分钟,我就与你再也毫无瓜葛了。毫无瓜葛,这是比撕破脸皮大吵一架还要令人绝望的词汇。从此以后,你就会在周末接我的孩子放学,会偶尔笑着对我说:“保重身体”;你会悠闲闲地喝啤酒,与我像现在这般回忆过往,只是膝上多了我的孩子。我们像两条相交的直线,缠绕后又彼此分别再也不见---再也不想见。

 

 

快啊。你什么也不想和我说吗。最后的机会了。

 

 

求求你了!只有最后三分钟了,我马上就要被拖出去,与那个我并不熟悉的人山盟海誓了。和我说点什么吧,随便什么。我求你了。你甘心吗?愿意吗?现在用你的舌头封上我的嘴,对我黏黏糊糊的说一句“不要走”吧。只要你愿意---只要你愿意!可你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为什么?

 

 

我握住你的手,似乎是弄疼你了。你面无表情地要我放开,这无疑是用玻璃碎片一下一下地划我的心脏。做出反应吧,求你---牵住我的手,吻上我的唇,或干脆扇我一巴掌。可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

 

 

来吧,在我结婚前的最后一分钟。请让我以一吻终结这段注定结束的恋情,然后将它隐埋在心。

 

 

就像被剪断的胶带截然而止,就像断线的项链,珍珠散落一地。我拭过你的眼泪,无限柔情涌上心头。雏菊在夏日光晕下绽开,暖黄色的光线将你融化在背后的蓝天白云。你笑着对我挥手,对我说着什么---我听不见,但没关系。从此以后,你就是我春季的幻想,我夏季的阴凉,我触摸不到也无比满足的婆娑树影。我与你的季节结束了。



我与你的季节结束了。

 

 

这是你最后一次为我打上领带,扣上纽扣了。

 

 

/

其实我一开始嗑承乔的时候,就感觉这对要虐起来能超级虐。

 

由于伦理道德之类缘故,他们两最后肯定是be的。虽然可以甜可以色吧,但是要虐起来能杀人那种。

 

希望圈里劳斯们加油产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