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承太郎的圣诞party

16577浏览    41参与
垂死病中驚坐起

【花承nh活動 第4h】牆外的秘密

花承nh活動 第4h

下一位 @酉干 


原梗來自  @翡翠殉道者 

謝謝老師拯救不知所措的我

其實還有後續,但礙於時間問題無法完成僅點到為止

群除我佬,請大家笑納


閱讀點此

花承nh活動 第4h

下一位 @酉干 


原梗來自  @翡翠殉道者 

謝謝老師拯救不知所措的我

其實還有後續,但礙於時間問題無法完成僅點到為止

群除我佬,請大家笑納


閱讀點此

亣了了

@种马 老师的点梗!!

抱歉这么长时间才补(我锤我自己


《失恋隔天发现自己睡了...》


【看👀这】 


@种马 老师的点梗!!

抱歉这么长时间才补(我锤我自己


《失恋隔天发现自己睡了...》


【看👀这】 

 


三三跑步摔

三明治(应梗活动)

点梗人@南鹊 


我重新发一下

密码是文中最有可能出现的一个男人的名字,六个英文字母,开头第一个字母大写,这个男人一米九五,爱戴帽子


鹅鹅鹅? 

点梗人@南鹊 



我重新发一下

密码是文中最有可能出现的一个男人的名字,六个英文字母,开头第一个字母大写,这个男人一米九五,爱戴帽子



鹅鹅鹅? 

三三跑步摔

mob承(应梗活动)

点梗人@vic 


我重发一次

密码是JOJO第六部里最帅气的男人,他为了救女儿而死,六个英文数字,他的名字,开头大写


嘎嘎嘎? 

点梗人@vic 


我重发一次

密码是JOJO第六部里最帅气的男人,他为了救女儿而死,六个英文数字,他的名字,开头大写



嘎嘎嘎? 

三三跑步摔

mob承(应梗活动)

点梗人@岸边玩水 


重新发一下

密码是一个男人名字只有名没姓,英文,六个英文字母,开头大写,我写的文主角是?就是他的英文名字


咩咩咩? 

点梗人@岸边玩水 


重新发一下

密码是一个男人名字只有名没姓,英文,六个英文字母,开头大写,我写的文主角是?就是他的英文名字



咩咩咩? 

三三跑步摔

白金承(应梗活动)

点梗人@泊清 

这是梗②


密码是三部到六部里都有的一个人的英文名字,开头大写,只有名没姓,六个英文字母


咕咕咕? 

点梗人@泊清 

这是梗②


密码是三部到六部里都有的一个人的英文名字,开头大写,只有名没姓,六个英文字母




咕咕咕? 

三三跑步摔

应梗活动(仗承)

点梗人@泊清 


重新摆上来了


密码是主角名字开头第一个大写,一个人的英文名没有姓


咕咕咕?弄! 

点梗人@泊清 


重新摆上来了


密码是主角名字开头第一个大写,一个人的英文名没有姓


咕咕咕?弄! 

🇧🇷奶酪丝🧀️
请大家自行移步其他平台,见置顶

请大家自行移步其他平台,见置顶

请大家自行移步其他平台,见置顶

石头
👋🏿👋🏿👋🏿见评论...

👋🏿👋🏿👋🏿见评论

万分感谢@四月七日老师的梗!!呜呜呜之前太蠢了艾特错了给老师土下座道歉呜呜呜😭😭😭

👋🏿👋🏿👋🏿见评论

万分感谢@四月七日老师的梗!!呜呜呜之前太蠢了艾特错了给老师土下座道歉呜呜呜😭😭😭

乔乔乔兔
链接待补,风平浪静就会回来(T...

链接待补,风平浪静就会回来(T ^ T)


链接待补,风平浪静就会回来(T ^ T)


西行琴

p1-3是 @静默 的仗承丧尸梗【字丑没有填台词,完形填空了解一下x

p4-5是 @山隹崽巨能咕 的承承壁尻梗【虽然无肉还很赶

总而言之迟到了非常对不起55555

p1-3是 @静默 的仗承丧尸梗【字丑没有填台词,完形填空了解一下x

p4-5是 @山隹崽巨能咕 的承承壁尻梗【虽然无肉还很赶

总而言之迟到了非常对不起55555

HXT
圣诞点梗活动 点梗人@四月七日...

圣诞点梗活动

点梗人@四月七日 

🐍和6承,感谢食用,祝大家新年快乐๑•́₃•̀๑


圣诞点梗活动

点梗人@四月七日 

🐍和6承,感谢食用,祝大家新年快乐๑•́₃•̀๑


We Dawned

示岁 Cyberpunk 01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 

CP:花承/路人承 

分级:NC-17 

警告:可能带有令人不适的现实neta可能含有政治不正确,作者不了解医学相关专业知识所以非常有可能出现错误,敬请指正,一切特殊*内容不与现实对应,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可能含有混乱的角色关系,角色死亡预警,路人担任重要角色预警,路人角色第一人称视角预警,天雷预警,极限ooc预警,偏题预警 

新年活动应梗,梗源来自 @blocati :“难民工厂”。 

推荐阅读BGM:示岁(《明日方舟》新年贺岁曲)-塞壬唱片MSR ...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 

CP:花承/路人承 

分级:NC-17 

警告:可能带有令人不适的现实neta可能含有政治不正确,作者不了解医学相关专业知识所以非常有可能出现错误,敬请指正,一切特殊*内容不与现实对应,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可能含有混乱的角色关系,角色死亡预警,路人担任重要角色预警,路人角色第一人称视角预警,天雷预警,极限ooc预警,偏题预警 

新年活动应梗,梗源来自 @blocati :“难民工厂”。 

推荐阅读BGM:示岁(《明日方舟》新年贺岁曲)-塞壬唱片MSR 













我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 

我来清点一下我的新年计划,和闺蜜出去看贺岁电影、去庙街逛小吃街、去做个新美甲、去给男朋友买礼物、去拜访长辈顺带收获一些压岁钱,很常规没错,但林林总总,没有被关小黑屋这一项! 

没有! 

我早就觉得这阵子挨家挨户的家访不对劲了,直到我听说我们隔壁一家的老人因为在家访时擤了两次鼻涕被带离了,我才真正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这事对外是绝对保密的,还是在我们社区青年人每周一次的地下聚会上传开的消息——别问这地下聚会是什么,老传统,我不会说的!然而那次聚会回来以后我有两天身体不太舒服,躺在床上休息,恰好巡回家访又敲到了我家的门。 

是,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在这里。 

我隐隐约约觉得我已经触摸到这个简单的真相了,但我还是没敢下结论。毕竟年关将至,大家都神经紧张,我真心希望是我的危机嗅觉过度灵敏了——好了,干什么,年轻人用词也值得嘲笑吗?但目前情况真的不容我乐观,我现在在市中心一栋荒废了很久的烂尾写字楼盘里,建筑本身灰黑的结构外面没有加上任何装饰和防护,出入口只有一个,在庙街后面一条污水横流的小巷里,最多只能勉强容下一辆卡车进出。 

啊,对,我就是坐卡车进来的。那一车挺满的,都是人。 

我没被允许带什么包裹,只有一个小包里几件最简单的贴身衣物,当然,些许夹带的私货也是不会放弃的。不得不说,年关的气温还是挺冻人的,这楼盘只有简单的玻璃窗,没有密封条,气密性比最烂的商品房还要烂上几百倍,啊对我胡说的,但总之,很冷。很冷!因为夜晚的缘故,灯光也很少,即使一楼人来人往,气氛也非常冷清。 

排在我后面的小伙子开始剧烈咳嗽,排在我前面的大妈捂着额头。我想我大概明白了。 

我们排着队到一楼里侧的办公室,穿着防护服的人给我们头上挨个戳上了一片金属标签,藏在头发里,然后是卷袖子戳手臂。挺疼的,我憋着没叫出声,不过队伍后面好像有个小孩开始哭,夹杂着安慰的絮絮声。我只是觉得,在那个人经过我的时候,防护服的黑色面罩里好像投出一束很恐怖的目光,落在我的长头发上。 

…干什么!没见过染发烫发…!我不就是发尾染了金色还烫了个大波浪,至于吗…! 

防护服走后我看了看手臂,灯光很昏暗,但所幸颜料是荧光的,还直接打进了皮下,是两串字符,第一串好像是个门牌号,第二串稍长一些,好像是个编号。 

…妈的,来真的啊。 

这一整条队伍都打完了,几个哭闹的小孩好像被带走了,现在这个房间里只剩下咳嗽声和吸鼻涕声了。 

我跟着队伍走进一个那种在电影里才会看到的古老的栅栏网格电梯,旁边有一个大叔的喷嚏星子飞到我脸上了。他们玩真的了。 

随行的防护服直接按了十楼,电梯发出了两声非常恐怖的声音,伴随着哐哐哐的机械运作声开始往上走。我挤在人群当中,拼命伸头往外看,一楼,二楼,三楼,电梯口是没有护栏的,等我们开过去以后就是一个空空荡荡的缺口,但是似乎又没什么风往里面灌,好像这栋楼里的空气都已经死了。冬天天黑得挺早,但是没有一栋楼里开了灯,楼层里…怎么说,算不上安静。我听到很明显的咳嗽声和艰难的呼吸声,很多很多声音混杂在一起。但是好像很少有说话声,电梯的速度不慢,我没法挨个搞清楚。 

电梯停在十楼,没错…还是非常牙酸的两声。防护服朝我们打手势,大家大眼瞪小眼,没有一个人讲话,逐个离开电梯走到楼道的水泥地面上。另一个防护服在楼道口接应,他朝里面挥手,应该是要我们走进去的意思。楼道纵深,两侧整整齐齐地开着房间,门口只有一道薄薄的塑料垂帘遮挡。…我低头看着手臂上的荧光数字,开始对应门牌——其实不过是用荧光油漆写在门帘上的数字而已。我对应的数字在最里面,门口就是窗户,当然,玻璃片是合上的。楼道很长,但一共只有三盏吊灯,到了我这里室内已经只有影子、没有光线了。我探头进去,室内昏暗,没有一个人,地上铺着三张尼龙垫子,狭小的室内余剩的地方好像也只能勉强供三个人站立。 

…行啊,行。 

我知道,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用任何人说,事情都已经清楚了。我把我装着衣服的小包放在房间最里面的那块垫子上,当然,很有占便宜的嫌疑,不过也挺危险的。然后我拨开门帘往外看,楼道里已经基本上没人了,全程我没听见任何一句说话声,还有几个老人没有进入房间,那两个防护服正在把他们集合到一起,他们两人好像凑在一起在商量什么东西。但我听不见说话的声音。出乎我的意料,那些被集合起来的老人们没有被各自带到房间里,而是…跟着两个防护服一起离开了。 

我想到那几个被带走的孩子,我明白他们的去向了。 

他们走之前防护服拿出了手电筒在楼道里环照了一圈,我迅速缩回门帘里面,蹲在入口的墙角。直到外面一点脚步声都没有了,我才慢慢起来再探出去看。楼道里的灯关掉了,当然,对我来说没什么差别——我能凭借的光源主要不是吊灯,而是房门旁窗户里透进来的月色和市中心的夜光。周围的房间里渐渐有此起彼伏的咳嗽声、絮语声、干呕声和擤鼻涕声传出来,我再向楼道里面望去,我的视线所能确认到的地方都已经空无一人了,只有一间间门帘上的数字在幽幽地发着淡光。我又回头看看房间内部,乌黑一片,另外两张尼龙垫子,同样地散发着一股酸臭味,但空无一物。 

我缩回了房间,跨过门口的两个垫子扑到自己的那一块上,从我的小包里翻出一罐已经过期的红颜料,我从家里的储物室偷偷拿出来的。我使劲拧开已经被风干的胶状物黏住的瓶盖,用手指伸进去捅了两下,在墙根画了一道印子。 

怎么,至少记录一下我来过吧。毕竟我也没有把握,我还能不能再… 

今天距离年关还有七天,我是在离开家之前确认的。第一个夜晚降临了。 



我是被低语声吵醒的。 

这房间不大,但一点都不保温,我身上穿的也不多,躺在尼龙垫子上并没有太多可以御寒的东西,只能从包里再取一件衣服盖在身上。我也不知道我是在数到第几只羊的时候睡着的,印象里已经至少数了三次,每次大概有三百多只…不,我什么都不能确定。我慢慢睁开眼睛,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好像已经失明了——房间里好暗,我什么都看不见,这时我反应过来应该是天还没亮,下意识地咕哝了一句什么话,然后旁边低低的交谈声就停止了。 

呃,房间里…来别人了? 

我晃晃头,长头发在垫子上磨来磨去发出沙沙的声音,那一刻我萌生了把它剪掉的念头。然后我努力爬起来,不得不说这样睡了一夜真的浑身酸痛。我的目力逐渐接轨到了黑暗,两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开始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他们在看我,他们露出的手臂部分上也有和我一样荧光的两条字符。 

我感觉到嘴里泛上来一股睡前没有刷牙的臭苦味,和几个小时没有接触饮用水的酸涩,喉咙也有些刺痛,但还能使用。周围相当安静,当然这里隔音效果不好,我能听到隔壁的呼噜声和咳嗽声。我让气流通过嗓子,用气声问:“嗨…室友…?” 

好嘛,我知道这不是一个好的对话开头,但好歹我已经压住起床气了,算是有进步吧?我说完话,那两个人沉默了一下,其中一个人突然笑了,还呛得咳了两声,对另一个人说:“我说的没错吧,是女孩子。” 

我愣住了。什么情况?男人?他说的还不是本国语言,幸好我留学过邻国,所以听得懂他在说什么…哎,这两个人不是我们国家的吗!?还是移民什么什么的…我脑子一时间进入了诡异的运作状态,直到刚才那个说话的人转过来面朝我,用手半遮着脸,用带着歉意和笑意的声音用本国语言说:“抱歉打扰您休息,有所冒犯了,刚刚的对话还望您不要在意。我们是被调配到这间房间的住客,从今天起要多多叨扰了,请多指教。” 

“啊…”我被这一串敬语弄得有点不知所措,“好,好的,先生您,贵姓大名?” 

“我的名字是花京院典明,如您所见并不是本国人。”他的腔调非常柔和,带着一种成熟的包容感,“这位是我的好友,名字是空条承太郎。” 

“你好。”另一个人向我点头,我这才发现他的身材好像比花京院先生高大许多。 

我自报家门后,花京院先生问我是否要继续休息,因为现在离天亮大概还有不少时间。我说不必了,现在我已经没有睡意。于是花京院先生邀请我一起聊天,当然,基本上是用气声说话的程度,他们克制地表示不想惊动其他房间的人。在交流的过程中我了解到,花京院先生和空条先生是邻国派来交流学习的医师,花京院先生是呼吸科,空条先生则是心内科,因为在工作过程中遭遇了一些,呃,“小插曲”,而患病,所以被带到了这里。这也是花京院先生在和我面对面交谈的时候要用手遮住口鼻的原因。得知他们的医务人员身份,我其实有些小小激动,我的父母也是医务工作者,虽然他们并不希望我日后从医,但我也有稍微进修过传染病相关方面的内容,并且考虑过从业——当然啦,我家里人很不支持,我也知道为什么。而他们两位都是四十多岁工作经验丰富的高级医师,平心而论,他们非常有成熟大人的模样。花京院先生很温和,相当健谈,并且说话的时候几乎每句都带有非常标准的敬语,空条先生则相对沉默些,但并不是冷淡刻薄的那种…要怎么说呢,我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在他们眼里感觉简直就像女儿一样。说实话在这种地方,我以为和男人住一间房会… 

天色在交谈中慢慢地明亮起来,我渐渐地能凭借窗外折射入门的弱光将两位男士看得更清楚些。略微有些意料之外的是,两位…竟然都是相当英俊的长相,尤其是空条先生,看起来像个混血儿,而花京院先生竟然是一头红发。两位身上都没有什么御寒衣物,只套着一件普通的白大褂医生制服。我拿出我的小包,向他们提议把我的衣服借给他们披在身上保暖,花京院先生摇摇头:“请留给自己穿吧,我们两个已经是传染病感染源,不能拖累您。” 

他说话的时候,空条先生放在身侧的手悄悄地挪了位置,抓住了花京院先生的手,我看在眼里,嘴上还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一句“可是…”,然而这两个字刚出口,我面对到花京院先生看我的眼神,我突然发现他的两边眼皮好像各有一道凹凸不平的痕迹…接着是空条先生开口说:“没有什么可是,我们并不需要,谢谢你的好意。”说完这句话他弯起手臂遮住脸,开始咳嗽。 

…这算什么啊?哎。 

我突然感到一种挫败感油然心生,只好点点头,把小包收起来。我不知道这种心情到底要怎么描述,他们… 

明明我自己都做好觉悟了来着。…吧。 

花京院先生换了个坐姿,稍微伸展了一下双腿,凑着空条先生手臂上的荧光数字眯着眼睛看了看手表,说:“啊,六点多了。” 

“六点多?”我坐回原位,重复道。 

“是的,六点多。”花京院先生放下手,又轻轻地摇摇头,他长长的刘海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摇摆,然后他抬起头来看我,眼睛里除了那种非常礼貌的温和以外,好像多了一种我暂时不能看懂的东西,“您是刚到这里第一天吧?虽然很不礼貌,但请您一定、一定记住我接下来说的话。” 

“过一会儿,无论到底是什么时候,只要听到楼道里出现吹哨声,请一定立刻整理好您的衣装,到楼道口集合,不要和任何人交谈、不要脱离队伍、不要质疑指令。” 

他的声音越说越有轻微的意味,他的双眼中那种感情渐渐浓郁到好像要实质化——空条先生皱起眉挪得离他更近了些,但他继续说,“到时候,白天我们会暂时和您分开,不过,我们一定还会见面。” 

隔壁房间有人醒了,我听到一声不太友好的埋怨和响亮的咳嗽声。 

“我们会极力保证你的安全。”空条先生也看着我,他的声音因为刚刚一阵咳嗽而显得沙哑。 

我说:“好。” 

-TBC-

烂人写烂文还一次性发不完,我看看我到底会被多快制裁(。)


异色小草田

【白金承/微仗承】宁静的一晚

圣诞应梗@泊清  

虽然我感觉自己跑题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当给大家新年的一年新的一天看着开心啦~


在老家码的字,BUG有点多

链接走

https://wx1.sinaimg.cn/mw690/911e1d61ly1gb93t000amj20c82mv426.jpg

圣诞应梗@泊清  

虽然我感觉自己跑题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当给大家新年的一年新的一天看着开心啦~


在老家码的字,BUG有点多

链接走

https://wx1.sinaimg.cn/mw690/911e1d61ly1gb93t000amj20c82mv426.jpg

Velvet_Night

【茸承】The Ecstacy Once Told

差点忘了!(这都能忘)是承右圣诞活动的应梗,接的  @frozenll  的Lolita茸承。话说接梗后没有认真审题结果沉迷于在字里行间小洛化小茸,写完之后才发现自己没有搞Lolita paro……跑题了,实在抱歉,就,只能,凑合一下吧(慌张)

其他要说的都已经写在嗷3里了。全文有r但没什么看点,象征性系个安全带:

  这孩子的眼珠子都没有转一转,盯着他,鼻尖碰到他的鼻尖,“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最近大事很多,大家要开开心心过个好年~

差点忘了!(这都能忘)是承右圣诞活动的应梗,接的  @frozenll  的Lolita茸承。话说接梗后没有认真审题结果沉迷于在字里行间小洛化小茸,写完之后才发现自己没有搞Lolita paro……跑题了,实在抱歉,就,只能,凑合一下吧(慌张)

其他要说的都已经写在嗷3里了。全文有r但没什么看点,象征性系个安全带:

  这孩子的眼珠子都没有转一转,盯着他,鼻尖碰到他的鼻尖,“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最近大事很多,大家要开开心心过个好年~

镁

【花承/仗承/路人承】南泉斩猫

@岸边玩水老师点的花承前提的路人承和仗承,承太郎和花京院刚刚离婚的前提,空窗期的前人夫承太郎来到杜王町和路人419,路人言语tiao教,在此同时对承单箭头的舅舅打来电话,这种情况下的电话play

又啰嗦又矫情本来应该是pwp被我整成了严肃文学对不起 典故是南泉斩猫 承是南泉花和仗助是东西堂 秋名山链接在文中


  承太郎被头顶圆环形的偏锋空调吹得打了一个冷颤。那个扇形的薄叶随着风速上下浮动,像极了濒死的鱼不断忽闪的不堪重负的腮片。承太郎还没有完全适应夏天的感觉,毕竟几小时前他还处于阿根廷的寒冬。

  阿根廷。哈,阿...

@岸边玩水老师点的花承前提的路人承和仗承,承太郎和花京院刚刚离婚的前提,空窗期的前人夫承太郎来到杜王町和路人419,路人言语tiao教,在此同时对承单箭头的舅舅打来电话,这种情况下的电话play

又啰嗦又矫情本来应该是pwp被我整成了严肃文学对不起 典故是南泉斩猫 承是南泉花和仗助是东西堂 秋名山链接在文中


  承太郎被头顶圆环形的偏锋空调吹得打了一个冷颤。那个扇形的薄叶随着风速上下浮动,像极了濒死的鱼不断忽闪的不堪重负的腮片。承太郎还没有完全适应夏天的感觉,毕竟几小时前他还处于阿根廷的寒冬。

  阿根廷。哈,阿根廷。承太郎三十年的人生还从未踏足过这个地方,而第一次在那里留下的痕迹竟然在他生命中刻了一道显眼醒目的疤。如果你还要去大西洋根子上搞什么科研,小心你的传真机。承太郎还记得他出发那天花京院这样咬牙切齿地说。他从没见过结婚十年的伴侣如此生气。他和花京院不常吵架——承太郎不善于表达,花京院脾气太好。他们之间的矛盾总是以承太郎笨拙的“对不起”短信和花京院闭闭眼睛挥挥手就这样过去了作罢,等待承太郎回家的还会是一杯提前倒好的热腾腾的可可;夏天的话就是还冒着冰箱的白气的玻璃装樱桃味可乐。所以他以为这次争吵不会有什么不同。

  你们可真幸福。承太郎想起来邻居身材丰满的胖老太太,她总是在礼拜一拿一束自己花园种的红玫瑰送给空条夫夫。当她弯下腰把那束还滴着露的花插在承太郎庭院前矮小的旧邮筒里时,常会抬起头向院中招招手,说出这样一句话。花京院也冲她笑,虽然承太郎常怀疑他是笑给她还是隔了一扇窗户的自己。那个过于礼貌完美而浮起来的笑容总让承太郎牙根泛出一股酸麻来,仿佛幸福这个概念真的正向加州金橙色的天空中飞去。

  但是现在想这些有什么意义呢,承太郎欠了欠身去够脚边挂袋里的海蓝毯子,过于紧绷的黑色上衣划出一道好看的腰线来,坐在他过道旁的男人扶了扶眼镜片。他和花京院已经正式离婚了。承太郎盯着座椅下黑色的公文包,那份将他和花京院彻底划清关系的文书正默然躺在夹层的透明塑胶袋里,他拿这张纸半点办法也没有。它前天从传真机里咔咔冒出头的时候,承太郎还在阿根廷海边找什么稀种海星。您有一个新文件,助手这样在电话里讲。然后就是回到办公室看着那张本以为是垃圾广告的灰纸探出“离婚协议”的头来。圆正的字体,正经得不像花京院。承太郎想起那天下了雨。

  机舱里的照明灯暗下来了,承太郎和日本的距离只差一个小盹。眼前昏得看不清东西,恍惚间有人起身裤线碰上了他的手肘,带着一点不明不白的温度。抱歉,承太郎听见那个男人用日语说。他没有抬脸,合上眼点了点头。


  “日本?您是说您已经在日本了是吗!?”

  承太郎把手机夹在肩膀上,摆出手势试图招一辆的士。但他伸出的手臂在空旷的跑道上显得有些寂寥,雨后的杜王町静地可笑。

  “杜王町。我还有一小时车程到杜王町。”承太郎纠正男孩的错误。听筒里的仗助兴奋的叫喊直冲承太郎的耳膜,但片刻之后男孩又克制性的笑了笑,那个短促的带着变声后略显低沉的声线让承太郎扬了扬嘴角。

  “需要我去接您吗?”

  承太郎左右看了看,只有一辆计程车从东面驶过来,车身上的小灯透过雨幕闪着荧红色的模糊的光。承太郎干脆把手收了回来,握住了翻盖手机的键盘。“谢谢。我这边遇到一些小麻烦……”

  承太郎的话没有说完,因为那辆墨绿的扁平的小车四平八稳地停在了他面前。乘客座糊了太阳膜的灰黑玻璃被里面的人手摇下来,吱吱呀呀地,露出一张承太郎有些熟悉的脸来。那人用一只胳膊勾住车窗,另一只手又一次局促地抬了抬脸上型号不对而总是下滑的方片眼镜,一双吊着的狭型的眼睛透过镜片笑盈盈地盯着承太郎。

  “又见面了。您要搭车吗?”


  花京院常说,尝试总比失弃要来的好。他讲这话的时候,语气里总带着一点狡黠的小得意,压着弯从他的话尾蹦出来。他确实有权这么说—毕竟两个人的婚姻是从他的“尝试”开始的。花京院拉住承太郎的胳膊的那一晚,是他们在埃及度过的最后一晚。满天满天的星星,空气里有沙滚热的温度和碧酌一样的味道,夜色带着绛色的仿佛在下陷的一整块。如果忽略直升机上猛烈不留情面的狂风,和花京院身上浓稠的幽冥般腥咸的血味,那么一切都恰好是完美的。可是那片血是那样红,承太郎盯着它,那就像是花京院胸腹上卧了一团火。可是花京院不管这个。尝试总比失弃要来的好。他用那只同样沾了血的手拉着承太郎带着沙的臂膀,眼睛里泛了雾。他说你很特别。承太郎知道花京院脑子不太清醒,剧痛和大量的吗啡不会给任何一个人留下多么清明的大脑。但花京院盯着他的眼神又是那么坚实,那双溢着葡紫的眼睛对上承太郎的,好像在稀薄的空气里撞出了锡箔的脆声。所以承太郎知道,他不是在说胡话。所以当花京院又开口讲了没头没尾的一大堆时,承太郎自动帮他掐出了今后还可以见面吗的意思来。花京院扒着他几乎要直身坐起来,承太郎连忙去压。于是花京院更近地望着他,那两片划了伤的干涸的嘴唇一开一合。我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所以我一定要讲。你知道我要讲什么吗?你对我是一样的吗?承太郎没说话,只是攥紧了花京院的手。他懂,他也懂。所以花京院昏过去了,睡了七天。他们的婚礼那之后的第九百二十八天之后。尝试总比失弃要来的好。

  仗助是完全的另外一种人。他好像从来不会失弃,因为他永远不会放弃尝试。那么承太郎先生喜欢我吗?一九九九年的十六岁的仗助总是追着二十八岁的承太郎问。男孩抗拒承太郎的婚戒,抗拒对不起,抗拒不合适。他带着一种知晓不做便会永远不再有机会的放肆性的反抗精神,一遍又一遍地盘问。那样纯粹和鲜明的男孩。承太郎最终在杜王町的冰淇淋店做出了妥协,和东方仗助交换了一个吻。男孩的嘴唇烫得吓人,他的脸也像在发烧。那天他刚刚放学,书包还卡在手里,两条布带子缠着承太郎的腿。仗助干脆作弊似的把手也顺着布带向下摸,直冲那条宽松的裤子正下方。承太郎揪住了那只不怀好意的手,他不得不从那个湿热的吻里逃出来,向下望着男孩气愤和被发现的惊吓混在一起的皱巴巴的脸。不行。他说。就是这样了。仗助当然知道就是这样了是什么意思,他的脸皱得更厉害了,和承太郎相同的绿色的眼睛里填满了失落。但不出意外的,承太郎的就是这样也打消不了仗助的从不放弃。离开日本后他还是会规律的收到仗助的信,有时是传真,有时是塞在信箱的发黄的贴着卡通图案的信纸。信的内容总是围绕学校,成绩,朋友,新的替身,和一大堆的问候思念。承太郎有时回信,有时不回。承太郎先生有想我吗?我今天特别想承太郎先生。这样的句子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会放弃。

  那么我现在在干些什么呢?承太郎钻进计程车的时候让车檐上积攒的雨水打湿了帽子。一两滴大颗的水珠顺着帽边滑过承太郎的脸,很痒。承太郎伸出舌头舔掉了嘴边的水纹。男人盯着他。

  “您也是杜王町这里的人吗?”男人笑了笑。承太郎看见他嘴角两条还不明显的细纹。

  “不是的。我来……探亲。”后座的空间很挤,承太郎感到男人身上带着一点汗味清新剂的热气从缝隙里不由分说地钻过来。

  “哈哈,是亲戚啊。父母吗?”男人把一只手臂搭在背沿上,压在承太郎的颈子后面。

  “舅舅。”

  承太郎能感觉到那只手开始试探性的在他后颈上摩挲。略带粗糙的指尖穿行在他新扎的还未来得及修剪的杂发间,激起那块本就敏感的皮肤一阵阵收缩。这比水珠还痒。承太郎想。可他不能舔。

  “您赶时间吗?”男人掐起了那里的一小块皮。承太郎吃疼地唔了一声,抬起头正好对上那双冒着升腾的欲望的眼。男人的手顺着衣领向里伸。他可以说不。承太郎盯着车玻璃外快速滑过的山毛树,那些叶枝在雨中绿着滴水。他可以就现在说不。然后揍他。明天醒过来他一定会找不到自己的鼻子。男人的手也是热的,蒸得承太郎后背冒出一层水汽。他看向男人,男人看向承太郎衣领下茶白色的皮肤。

  “不赶。”承太郎说。

  男人笑开了,承太郎能看见他发灰的脸后摇晃的情欲。他拍了拍司机座椅的后垫,从夹克口袋里掏了一支烟。“麻烦送x酒店吧。”

  “我们有一些小情况。”他眯着眼睛看着承太郎,烟雾顺着下滑的镜片漏出来。


链接又有了



  男人在他旁边砰地躺下了。耳边是嘟嘟的忙音。承太郎把手机捡起来,蓝色的冷光照亮了他的一侧鼻梁。“挂掉了?”承太郎点点头。男人没有点烟,他的胸膛还在哼哧哼哧地起伏,遮盖似的在上面铺了一件衬衫。“抱歉,玩得有点过头。”承太郎抿了抿嘴唇,从塌陷的床上直起身。“不用道歉。”他的声音很平。

  男人盯着他,看着那些奶白色的粘液顺着承太郎骨色的股间淌出来,好像一朵倒挂的郁金香。“您是故意的,对吗?”承太郎穿衣服的手顿了顿。“您知道他会打过来。”

  承太郎不说话,他背着他玩裤子上的一颗纽扣。银色的,就像手上那枚戒指。问话的人和本该答话的人都一动不动,男人有些耻色地追了一句:“您不必要不好意思。我能理解,亲人之间未免太过不合适……所以才需要这样打消他的念头。”

  承太郎转过头。男人发现他脸上有反光的水痕,顺着眼窝和鼻洼淌下来,但是灯太暗了,分不清是泪还是鲜血。承太郎盯着他,男人觉得他好像是刚做完一个重大到残忍的决定,所以脸上才会有那样明显的浮于表面的疲惫。承太郎扣好下裤的最后一个纽扣,领起放在一旁的皮包。男人意识到他要走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出现的美丽而又像锯齿的刀锋一样偏执鲜烈的人。他感觉到昏迷一样的恍惚。

  “只是一只猫。”承太郎说。他带上旅馆的门,就像关上了一团烙印样熊熊燃烧的火。不会有人忘得掉他,男人想。

xxjotaro
@vic 梗②财团承 wp和推...

@vic 梗②财团承

wp和推特2更新

@vic 梗②财团承

wp和推特2更新

YQ☆

@静默 是这位老师点的底特律承右!!!

新年快乐!第一次参加活动,画功有限赶的很急,希望没有踩到雷区。(鞠躬)

@静默 是这位老师点的底特律承右!!!

新年快乐!第一次参加活动,画功有限赶的很急,希望没有踩到雷区。(鞠躬)

垂死病中驚坐起

Mirror! Mirror!

CP :承承

分級:R

Summary:承太郎的聖誕Party


 @vic 


祝大家新年快樂

CP :承承

分級:R

Summary:承太郎的聖誕Party


 @vic 


 


祝大家新年快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