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承德

16660浏览    8652参与
齐不语

高冷·洁癖·张会长&憨憨·可爱·小坎肩

高冷·洁癖·张会长&憨憨·可爱·小坎肩

齐不语

昏迷中的黎簇,脑子里开始闪出一帧帧画面,那是他们做开始相识的场景,也许那时的好奇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前症,又也许那时的吴邪心中已有自己的光芒,所以无论自己怎么样,吴邪始终看不到黎簇自己

昏迷中的黎簇,脑子里开始闪出一帧帧画面,那是他们做开始相识的场景,也许那时的好奇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前症,又也许那时的吴邪心中已有自己的光芒,所以无论自己怎么样,吴邪始终看不到黎簇自己

子卿
作为一个承德的娃子 当然要画一...

作为一个承德的娃子

当然要画一下我的快乐老家

作为一个承德的娃子

当然要画一下我的快乐老家

之恩

嫂子我敬你(三十一)

  王晓佳觉得蒋芸八成是疯了,以前在公共场所还很收敛,现在完全是放开了,说简单点就是开始走不要脸那一挂了。

  每次王晓佳和别人聊天也好还是谈工作也好,蒋芸总能神出鬼没的出现,然后站在王晓佳身边,“这位是……呜呜~”

  王晓佳手疾眼快的捂住蒋芸的嘴,在别人震惊的眼神中把人拖走,王晓佳无奈的松开蒋芸,手心蹭上了蒋芸的口红,热腾腾的。

  “蒋总,你严重打扰到我的工作了,实在不行,我让我们公司派另一个人来好了。”

  人跑了还怎么表现自己了,蒋芸连忙摆手,“好好好,我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王晓佳觉得蒋芸八成是疯了,以前在公共场所还很收敛,现在完全是放开了,说简单点就是开始走不要脸那一挂了。

  每次王晓佳和别人聊天也好还是谈工作也好,蒋芸总能神出鬼没的出现,然后站在王晓佳身边,“这位是……呜呜~”

  王晓佳手疾眼快的捂住蒋芸的嘴,在别人震惊的眼神中把人拖走,王晓佳无奈的松开蒋芸,手心蹭上了蒋芸的口红,热腾腾的。

  “蒋总,你严重打扰到我的工作了,实在不行,我让我们公司派另一个人来好了。”

  人跑了还怎么表现自己了,蒋芸连忙摆手,“好好好,我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王晓佳白了她一眼,“没有下次了。”

  事在人为嘛!王晓佳的底线在哪里蒋芸试一试就知道了,不过比起之前,蒋芸还是有进步的。

  ……

  “晓佳,你吃不吃这个,上次出差带回来的,很好吃的。”

  蒋芸献殷勤的样子实在是像某些大狗狗,眼睛都放着光。

  某些精致的点心捧在蒋芸手心里,眼巴巴的,王晓佳很给面子的捏起一个单独包装的小点心,大致看了一眼,“总监,你的好吃的小点心还有三天过期了,我谢谢你。”

  蒋芸石化在原地,这辈子没这么尴尬过了。

  ……

  “晓佳,最近新出一个电影,很好看的,我们去看吧!这个周末。”

  王晓佳睨了她一眼,“谢谢总监的好意,我不喜欢看电影。”

  蒋芸耷拉着脑袋走了,于苗从一边窜出来,“就这么拒绝了!?我还以为两天不到你就失守了。”

  王晓佳翻了个白眼,“你会被纪录片打动吗?”

  于苗看着蒋芸离开的方向,摇摇头,“开窍了,又没完全开。”

  两家公司的合作也接近尾声了,这也就意味着王晓佳马上要回自己公司了,蒋芸见到她的机会几乎为零了。

  不甘心啊不甘心!

  什么革命尚未成功,蒋芸的革命苗头都没有,就要被外界因素按死了。

  这几天王晓佳已经很少来了,蒋芸见不到人,百无聊赖的,摸摸手臂上次烫的伤口,已经发硬了,摸起来就跟长鳞了似的。

  蒋芸动了歪心思,要不,扣坏了,去引起王晓佳的同情心。

  手指蠢蠢欲动,几秒钟后,蒋芸放弃了自己愚蠢幼稚的想法。

  今天依旧爱而不得的蒋芸从里到外泛起懒惰,一向兢兢业业的她竟然也想逃班。

  有了想法了,行动还会晚吗?就在下一秒……

  第一次逃班,没什么经验,全是刺激,蒋芸尽可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从一众同事身边经过时,正巧于苗在给王晓佳打电话。

  蒋芸隐隐约约只听到了于苗叫王晓佳的名字,然后就听到于苗说要去相亲之类的,蒋芸直接愣在原地。

  于苗挂掉电话后一转身就看到蒋芸神情复杂的站在她身后,“总……总监,你有事吗?”

  蒋芸的表情说不上的失落,“王晓佳要去相亲?”

  于苗:゛(‘◇’)?我说了吗?

  ——嗯,我说了。

  “是啊总监,她也不小了……”

  话还没说完,蒋芸就已经走的不见人影,于苗看着蒋芸这幅样子,好心情的在椅子上转来转去,“叫你当渣女。”

  于苗想着本来是膈应膈应蒋芸,没想到间接的成了这段感情的加速包。

  蒋芸从一出门就开始给王晓佳打电话,刚响对方就挂断了,最后索性一直响铃到自动挂断。

  蒋芸心里酸涩,车开的猛,满脑子都是王晓佳要去相亲的事。

  车慢慢慢下来,然后停在路边,蒋芸的额头抵在方向盘上,想着自己不肯正视王晓佳的感情时,自己也会去相亲,王晓佳就在一边,蒋芸想,那当时的王晓佳爱自己,会不会像自己一样痛苦不堪呢。

  冷静了几分钟,蒋芸擦了擦脸上的泪,继续发动车子。

  不知道王晓佳去了哪,蒋芸只能在王晓佳的公司下苦苦等着,终于看到一个微微眼熟的人走出来,蒋芸追上去,但是得到的答案是王晓佳今天下午请假了,并没有去公司。

  心灰意冷大概就是这个感觉吧!

  蒋芸没停下给王晓佳打电话,可是对方一直无人接听,蒋芸除了苦等也没有别的方法了。

  在王晓佳的楼下,蒋芸等了足足四个小时才算是把人等回来,但却不是王晓佳一个人,身边还跟着一个男人。

  两个人紧挨在一起,亲昵的说话,蒋芸甚至能从王晓佳的脸上看到久违的笑容。

  想,要么就放弃吧,自己的执着可能对于王晓佳来说就是不停的打乱她的生活,可是一方面蒋芸不甘心。

  多种情绪混杂在一起,升起的妒忌和不甘心促使着蒋芸下车,然后走到王晓佳身边。

  还没等另外两个人反映过来,蒋芸已经抓起王晓佳的手腕,“我知道我还不够优秀,没变成你喜欢的样子,所以你能不能等等我,再给我一次机会,不要去相……王晓原?”

  蒋芸讪讪的松开手,站在一旁,三个人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王晓佳是又想气又想笑,她也不知道蒋芸从哪听来的消息,现在堵在自己家门外,多少有点捉奸的意思了。

  蒋芸则是局促的站在一旁,本来一腔热血成了一腔溃疡。

  王晓原: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什么↗事↘了?ヽ(゜Q。)ノ?

  三个人就这么诡异的僵持着,谁也没说话,现在是什么场面当事人蒋某芸和王某佳清楚,王晓原这个傻zhua一脸天真的挠了挠头,“蒋芸,好久不见啊,你是来找……我的。”

  ٩(๛ ˘ ³˘)۶哥的魅力不减当年啊!!

  王晓佳追过蒋芸的事可没告诉过家里人,尤其是王晓原,一个是两个人八字没一撇呢,再一个,和王晓原说,感觉怪怪的。

  不过,这么多年,王晓原依旧天真且自信。

  王晓佳心里吐槽她哥,表面笑嘻嘻,“哥,你先走吧,蒋芸来找我的,谈工作,谈工作。”

  多么拙劣的借口,搁一般人不能信吧,王晓原信了。

  把王晓原送走,两个人的气氛更尴尬了,不过尴尬都是蒋芸一个人的,王晓佳则是环着手臂,有些好笑的看着蒋芸,她发誓,真的……蠢萌的蒋芸,她真是第一次见。

  “蒋总找我有事?”

  语气平缓的不夹带一丝情绪,让刚才还超勇的蒋芸瞬间哑然。

  “有事……没事,有事。”

  “啧,到底有事还是没事儿?我很忙的,忙着相亲呢!”

  王晓佳故意的,纯粹是吃饱了撑的,故意刺激蒋芸,看着蒋芸的手指颤抖了一下,王晓佳心情大好。

  “我有事,我想问问你,能不能不去相亲?”

  经典桥段——“不相亲你养我啊?”

  ——“我养你啊!”

  漏,大漏特漏,没有这么有情怀,一根筋的蒋总只是想给自己争取一个名额。

  王晓佳看着蒋芸认真的样子,没做声,片刻后,收起戏谑的表情,“蒋芸,上次饭店里说的你应该也都听到了,只是我没正式和你说过,现在,站在你面前,告诉你。”

  “两年前我好爱你啊,即便知道你可能还不会接受我,但是我还是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给你了,那天晚上我跟你说我希望早上可以看到你,你都不知道,我对天亮,期待又忐忑,你不负众望,你把我自己留在酒店,只言片语都没有,有的倒是你羞辱我的几百块钱。”

  蒋芸听到王晓佳亲口对自己说出时,心里的痛意更甚。

  “我怕,我怕和你在一起后,你依旧能把我丢下,那种滋味,真的不好受,一次就够了。”

  蒋芸想去抓王晓佳的手,可是手顿了顿,还是收了回来,“我求你,我求你好不好,你相信我,我真的想好好爱你,我求你给我一个机会。”

  说实话,王晓佳一直在动容,她不否认自己对蒋芸的感情依旧在。

  王晓佳抿着唇,深深吸了一口气,“和我相亲,要求很多的。”

  蒋芸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反映过来后王晓佳已经进了楼,蒋芸笑着,冲着已经不见人的王晓佳摆手,“我明天接你上班。”


  

  

  

哈哈哈
等雨过天晴 等阴霾散去 ,一切...

等雨过天晴 等阴霾散去 ,一切都会变好的

等雨过天晴 等阴霾散去 ,一切都会变好的

请上天赐给我一个TNT

连续在校上课的第30天,九敏啊,要疯批了

[图片]



机智

哪里都是你

(一)

“收拾桌面,下自习了。”

班主任说完这句话就抱起外套拿上车钥匙准备回家了,同学们也三三两两的准备回宿舍。

宋小灿也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宿舍了,但只有她一个人,因为她的小伙伴今天正好请假了。

啪!

宋小灿关上教室的灯后跟着人群走出去了。

一楼的灯一闪一闪的早就坏了,却没有人来修理。宋小灿不怕,因为周围人很多。

走出教学楼,宋小灿轻快的脚步落在跑道上面。快到宿舍了!一阵冷风吹来,宋小灿突然想起些事情。

“诶呀!忘记拿语文练习册了!明天就要检查了,我还没写呢。不行!我得回去拿。”

宋小灿往反方向跑动,却在教学楼侧门急刹车。一楼的灯一闪一闪的,宋小灿害怕,因为人都走光了。

宋小...

(一)

“收拾桌面,下自习了。”

班主任说完这句话就抱起外套拿上车钥匙准备回家了,同学们也三三两两的准备回宿舍。

宋小灿也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宿舍了,但只有她一个人,因为她的小伙伴今天正好请假了。

啪!

宋小灿关上教室的灯后跟着人群走出去了。

一楼的灯一闪一闪的早就坏了,却没有人来修理。宋小灿不怕,因为周围人很多。

走出教学楼,宋小灿轻快的脚步落在跑道上面。快到宿舍了!一阵冷风吹来,宋小灿突然想起些事情。

“诶呀!忘记拿语文练习册了!明天就要检查了,我还没写呢。不行!我得回去拿。”

宋小灿往反方向跑动,却在教学楼侧门急刹车。一楼的灯一闪一闪的,宋小灿害怕,因为人都走光了。

宋小灿清清嗓子,略显紧张地向楼道里面喊:

“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鬼魂不能伤在我面前出现,听到了没?至少……不能伤害我。”

回答宋小灿的是来自一楼厕所的两声男人的咳嗽。

宋小灿更害怕了,但她一害怕就想上厕所。总不能在裤子里解决吧?只能硬着头皮去厕所了。

宋小灿刚进厕所,就听到了对面男厕所传来的脚步声。宋小灿一动不动,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直到男人洗手离开后,宋小灿才从厕所里面出来,腿都蹲麻了。

宋小灿在镜子前边洗手边臭美,夜晚的小灿美丽依旧。宋小灿洗完手就转身离开了,未曾发现自己的镜像并没有动!镜子里的宋小灿对着离开的宋小灿露出一个诡异的假笑。

宋小灿可不知道这些,她已经爬上三楼了。

“听她们说半夜不能照镜子,我刚才就臭美一下应该没事吧?都二十一世纪了,谁还信这些封建迷信啊……诶!教室里的灯还开着?我去看看……”

宋小灿从教室后门的窗户向里面看,看到了:

所有的同学都整齐的坐在座位上,讲台上是班主任在讲课。

(二)

“老师,我想上个厕所。”

“去吧。”

女生从前门出来,路过后门宋小灿身边的时候还刻意遮掩着自己的脸。宋小灿觉得她很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

宋小灿还想思考一会儿,却听到了班主任的声音。

“还站在门口干嘛?快进来收拾桌面,马上吃饭了。”

宋小灿下意识的听从班主任的话推门进来,在推门的一瞬间她想了很多事情。

为什么我要推门进来?大半夜还在上课正常吗?这个时候吃哪门子饭?

一切的思绪在宋小灿迈进教室的一瞬间停止。

在宋小灿眼中,教室空无一人,屋里很黑,灯是关着的。

刚才的一切都是假的?我现在只要打开灯找到练习册就好了?

啪!

灯打开了,班主任正站在讲台前,下面全是学生,突然的变化可是把宋小灿吓了一跳。

班主任不耐烦的说:

“宋小灿,你还站在这里干嘛?快回座!”

下面有人起哄:

“老师,她就是想第一个跑出去吃饭!”

“哈哈哈……”

宋小灿可不乐意了,立马反驳:

“才不是!你瞎说!”

咕噜噜……

宋小灿的肚子先投降了。

“好吧,是有一点饿。”

班主任看了眼时钟,开口道:

“好了,收拾桌面,去一餐厅吃饭吧!”

宋小灿跟着人潮汹涌去到一餐厅,明明是站在门口第一个冲出来的人现在只能站在队尾乖乖等待。

餐厅里有一股腥味,还有同学们的各种抱怨。餐厅的卫生条件太差,餐厅的肉太少,价格太高……

每当抱怨的声音变大时就会有一些学生会的同学出面,他们嘴上说着:

“都互相体谅体谅吧,姜总也不容易……”

终于轮到宋小灿打饭了,可惜只有一道菜了。

“姨,要一个大份饭!”

宋小灿端着打好的饭菜选择了最近的位置坐下,嘴里还嘟囔着:

“真是太可恶了,这么点东西竟然收了我八块钱。这个菠菜炖土豆尝起来好奇怪呀。噫?怎么吃起来像鸡爪子?味道怪怪的……呸!”

宋小灿实在受不了那股味道,一下子全吐在桌子上了。此时定睛一看,可是把宋小灿吓坏了。

一根手指头!一根人类的手指头!这哪是菠菜炖土豆,分明就是菠菜炖指头!

宋小灿慌的一匹,手脚抖得厉害。

餐厅里的腥味又浓了一些,味道来源于打饭窗口,可周围的人都若无其事的吃着饭,只有宋小灿受不了这股味道。

宋小灿抬头看去,看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

几个阿姨正用菜刀切一具尸体的肉,而那具尸体有一张和宋小灿一样的脸!

他们正在杀另一个我!

宋小灿已经忍受不住恐惧了。

“啊!”

宋小灿惨叫一声就瘫坐在地上,却让周围众人一起转头看来。

宋小灿害怕地咽了下口水,众人期待地咽了下口水。

刚刚给宋小灿打饭的阿姨拿着菜刀向宋小灿走过来。宋小灿拼命的后退,但宋小灿已经被吓的腿软,根本逃不开。

“不,不要过来!我的肉不好吃!”

“真的?”

“真的!”

阿姨已经走到宋小灿的面前,看着一脸惊恐的宋小灿,阿姨俯身在她耳边轻声的说:

“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银针。”

(三)

一阵冷风唤醒了站在宿舍门前发呆的宋小灿。

我在乱想些什么?刚才那些画面都是我想象出来的?

宋小灿现在脑子很乱,就像是去到一个以前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旅游,自己却感觉早已经去过,甚至还能回想起每一处细节。

“想这么多干嘛?不能自己吓自己了!拿个练习册而已,要是真遇到那么怪的事情我就溜之大吉。”

宋小灿逆着晚风再度从侧门进入教学楼。

宋小灿路过一楼厕所门口时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她很想跑,腿却抖个不停。男人洗手的声音停止了,他要出来了。

“完蛋了!”

男人从宋小灿身侧走过,他的脚步很慢,偶尔回头看一眼宋小灿,代表他真的注意到了这个女生。

唯一奇怪的就是他回头的次数有点多,可能是被宋小灿茉莉般的脸蛋吸引住了。

“什么嘛,竟然是一个脏乱的丑大叔。”

那个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头发糟乱,胡子没刮,衣服破烂,是一个脏乱的丑大叔。

女厕又想起了脚步声!

宋小灿已经被脚步声搞怕了。虽然丑大叔没对宋小灿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是他的出现符合了那段错乱的记忆。

宋小灿慌不择路,一头扎进了男厕所。

宋小灿第一次见识到了神秘的男厕所。一边是传说中的小便池,另一边……两个坑位之间竟然没有挡板!

“这样的话,上厕所时岂不是……不能再看了,外面那个女人应该已经走了,我去瞄两眼看看。”

宋小灿从厕所门口探出头,两个大眼睛看到了一个女生离去的背影。

“好熟悉,好像记忆中的那个请假上厕所的女生。等等,在我的记忆中,男人走出厕所之后走出厕所的应该是……我!”

宋小灿站在厕所门口越想越怕。

“算了,不拿练习册了,我还是乖乖回宿舍睡觉吧。呀!怎么动不了?”

宋小灿低头看见自己的影子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抱着自己的双腿,自己根本走不动半步。挣扎着转身面对镜子,镜子里的自己正面露诡异的微笑看向洗手间的外面。

镜像开始说话了,但没有发出声音。只能通过唇语判断她说的话。

她说:

“我一直在等你。”

镜像的话不想是对宋小灿说的,因为镜像一直在看外面,像是对外面某个人说的。

但宋小灿已经没世界思考了。因为镜像的一只手从镜子里穿出来正锁着宋小灿的脖子。

宋小灿感觉呼吸快要停止了,她艰难地从嘴里喊出几个字:

“救,救命啊!”

丑大叔在宋小灿喊完救命后竟然立马出现,这让宋小灿很惊喜。

“小灿别怕,有我在!”

镜像看着冲过来的丑大叔,表情毫无波澜的用唇语说:

“我,无处不在!”

砰!

镜子被丑大叔砸碎了,宋小灿坐在地上大口穿着粗气,此时的镜子已经恢复了正常。

“大叔,谢谢你救了我,但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

“我是你老公。”

(四)

宋小灿瞪大了双眼看着丑大叔,开口质疑道:

“大叔,你逗我玩?我还未成年呢。”

“事情很复杂,我们去一餐厅边吃边说。”

听到一餐厅的宋小灿很不自然,那恐怖的画面她已经不想回忆了。

大叔一眼就看出来了宋小灿的异样。

“你在恐惧些什么?别怕,一切有我。”

“你怎么知道我在害怕的?”

“我比你更了解你,因为我是你老公。”

宋小灿的双手抱着大叔的胳膊,两个人就这样走向一餐厅。

宋小灿脸色绯红,有着十七岁少女对感情的害羞。

宋小灿不知道为什么她要抱住大叔的手,为什么她要跟着大叔去一餐厅,但宋小灿知道她在抱住大叔手的一瞬间感受到了世间最美丽的东西——爱!

这是一种无关美丑的不同于生物之间为了繁衍而求偶的真正的心灵之爱。

宋小灿红着脸跟着大叔走进一餐厅,睁开眼睛之后看到的画面又把她吓得脸色惨白。

食堂阿姨们都长着宋小灿的脸,她们正割下一群长着宋小灿的脸的尸体的肉端给坐在椅子上长着宋小灿的脸的人吃。

大叔拉着宋小灿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里面腥味太重场面太血腥,大叔怕宋小灿晕过去。

显然现在的她也没好到哪去,双腿发着抖,手紧紧拉着大叔。

大叔指着周围的宋小灿们,缓缓开口:

“我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我的幻想,包括你也是。”

“大叔,明明你才像假的吧。我一个十七岁的女生怎么可能找一个大叔当老公呢?”

“我们相识于高中,正是你现在的模样。餐厅有牙签肉,用的还是银签子,尝尝?”

宋小灿看到大叔一口一口吃着用银签子穿起来的生肉,嘴边还带着血迹。

而周围小灿阿姨们已经把尸体的肉割完了,此时正让一桌桌食客小灿们生吃着自己,从手一直到身躯布满了咬痕……

宋小灿闭上眼不敢看了,手还紧紧地抓着大叔的手,大叔正自顾自讲述着过往的故事:

“我们高中毕业就在一起了,大学毕业结的婚。

你是一个小懒虫,假期的时候从来不出门,整天在家里睡懒觉,快递的箱子都堆满了卧室。

结婚纪念日的时候我用这些纸箱子为你设计了一件婚纱,为我做了一件西服。而你花了一天的时间准备了烛光晚餐。

我们就穿着纸箱子做的衣服吃烛光晚餐,一起笑到了深夜。

我喜欢这样精心准备的浪漫,而不是花钱买的冰冷的礼物。”

食客小灿们已经把小灿阿姨们吃的露出了森森白骨。有些食客已经不满足于手中的一点骨头,开始抢食同类手中的肉。

大叔的牙签肉也吃完了,大叔继续讲着:

“我以为我们的生活会一直这样下去,可是你得了癌症。

你说不想余生太过悲观,想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于是我们一同辞去了工作,为每一处风景取了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名字。

你的病情加重,不得不住院治疗。我卖了一切可以卖的东西,身无分文的目送你离去。

从那以后我以为我不会笑了,直到我又想起了你。”

食客小灿们吃完了所有的肉,正包围着大叔和小灿。

餐厅已经变成了由血与肉组成的死亡之海,在海洋中心的宋小灿拉着大叔的手,说着妻子对丈夫的关心:

“身无分文的你之后是这么生活的?”

食客小灿们扑上来撕咬啃食着两人的身体,大叔没有挣扎,只是回答了妻子的问题:

“后来我疯了,看什么都像你,哪里都是你!”

最后,人们在大街上发现了一具冻死的面带笑容的尸体。故事里的一切不过是这具尸体死前的胡思乱想罢了。


机智

序章:默城花开(一)

默城,一个安静的城市,一个死板的城市。这里的建筑,衣服,用具等你能看到的一切都是黑白色调的。每一个人都一丝不苟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彼此之间没有任何工作之外的话。

在井然有序的默城里面偶尔也会出现一些不常见的事情,比如黄昏的时候,在一栋黑色大楼上吹风的默城最具智慧的男人——瑞。

风吹动着他的头发,黑色的风衣偶尔摆动一下宣告它的存在。瑞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要他向前迈出半步,就能飞快的掉到楼下了。

瑞将一只脚悬在空中,身后来了人。

来的人是花大叔,默城最有名气的种花家。花大叔没有任何想要劝阻瑞的打算,他只是问道:

“智者,我养的花都快枯死了,有什么可以挽救的措施吗?”...

默城,一个安静的城市,一个死板的城市。这里的建筑,衣服,用具等你能看到的一切都是黑白色调的。每一个人都一丝不苟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彼此之间没有任何工作之外的话。

在井然有序的默城里面偶尔也会出现一些不常见的事情,比如黄昏的时候,在一栋黑色大楼上吹风的默城最具智慧的男人——瑞。

风吹动着他的头发,黑色的风衣偶尔摆动一下宣告它的存在。瑞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要他向前迈出半步,就能飞快的掉到楼下了。

瑞将一只脚悬在空中,身后来了人。

来的人是花大叔,默城最有名气的种花家。花大叔没有任何想要劝阻瑞的打算,他只是问道:

“智者,我养的花都快枯死了,有什么可以挽救的措施吗?”

“有。”

“请讲。”

瑞的嘴角勾起,淡淡回应:

“不告诉你。”

花大叔皱起了眉头,严肃说到:

“希望智者不要开这种无聊的玩笑,这些话只浪费了时间,除此之外毫无意义。”

又走进来一个人,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

“爸,不要留大壮一个人在家。大壮害怕,大壮讨厌一个人。”

花大叔眉头皱的更深了,他不喜欢女儿总是说无意义的话。瑞却来了兴趣,追问道:

“大壮?怎么取这么个名字?”

花大叔没有回答的打算。

“大叔,告诉我,我就告诉你花枯萎的原因。”

花大叔开口说话:

“随便取的,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取名字这种小事儿上。智者,该你告诉我花枯萎的原因了。”

瑞纵身一跃,在降落的时候喊着:

“因为它们生在死气沉沉的默城。”

花大叔得到答案后离开了,并没有在意跳楼的瑞,但大壮跑到楼边担忧的看着楼下。

砰!

降落伞打开,夕阳下传来智者的笑声。

机智

生死之间

小巧的孩子哼着悦耳的歌

捡起了我的断肢

温柔的放在我的胳膊上

但童话无法治愈真实的伤


小家伙还在努力

断肢被摆弄成各种形状

她靠在我的肩上睡着了

我一动不动

害怕打扰了美丽的梦


小可爱醒来要玩捉迷藏

眨眼间身影就消失在远方

但可怖的怪物悄然而至

我看到了噩梦的模样


他们拿出一些精美的尸体

陈列在我的身前

他们哭丧着脸

几张纸招惹了火焰


他们走了

火星从我身前的尸体开始蔓延

大概这就是我的归宿

浓烟滚滚与我做伴


曾经的我在地下埋葬

现在的我在坟上死亡

单纯的鸟儿徘徊在天上

老树瞒着她去了很美的天堂

小巧的孩子哼着悦耳的歌

捡起了我的断肢

温柔的放在我的胳膊上

但童话无法治愈真实的伤


小家伙还在努力

断肢被摆弄成各种形状

她靠在我的肩上睡着了

我一动不动

害怕打扰了美丽的梦


小可爱醒来要玩捉迷藏

眨眼间身影就消失在远方

但可怖的怪物悄然而至

我看到了噩梦的模样


他们拿出一些精美的尸体

陈列在我的身前

他们哭丧着脸

几张纸招惹了火焰


他们走了

火星从我身前的尸体开始蔓延

大概这就是我的归宿

浓烟滚滚与我做伴


曾经的我在地下埋葬

现在的我在坟上死亡

单纯的鸟儿徘徊在天上

老树瞒着她去了很美的天堂

淮蔡

我对上色十分的迷茫,家人们自由发挥吧

我对上色十分的迷茫,家人们自由发挥吧

爷碳碳子

来源于一个真实的对话


后面附赠一张晓明哥的表情包


以及一个女京和秦妹

来源于一个真实的对话


后面附赠一张晓明哥的表情包


以及一个女京和秦妹

承德新能源汽车体验中心

承德青桔新能源汽车体验中心 欢迎观临!!!

承德青桔新能源汽车体验中心 欢迎观临!!!

quence
额,我早上七点多到教室结果你告...

额,我早上七点多到教室结果你告诉我上自习。(-ι_- )

额,我早上七点多到教室结果你告诉我上自习。(-ι_- )

quence
学长啥时候出来呀?好久没见它了...

学长啥时候出来呀?好久没见它了摸一张。

学长啥时候出来呀?好久没见它了摸一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