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承承

35.8万浏览    1363参与
HOH

tb上看到的随手代代

不是做广告不是做广告


tb上看到的随手代代

不是做广告不是做广告


棠某早
老坟头会贫自己的链接吗? ht...

老坟头会贫自己的链接吗?

https://www.lofter.com/ 

老坟头会贫自己的链接吗?

https://www.lofter.com/ 

犬

补档

六三 训犬上

 

五三 双★

★★ 

六三 双★ 两个脑袋🐉

 

五四

🥀 

六三 训犬上

 

五三 双★

★★ 

六三 双★ 两个脑袋🐉

 

五四

🥀 

π大仙还在睡觉

[承承承承]自汉化(补)

完整见置顶

原作P站→地址
此本为web再录本

——

翻译有误之处还请见谅。

[承承承承]自汉化(补)

完整见置顶

原作P站→地址
此本为web再录本

——

翻译有误之处还请见谅。

HOH

【6喜欢3】其一

•四承视角

•性冷淡式描写(指没味。

•偏63 含5的微妙情感转变

•画着玩的 莫当真 莫在意细节...

【6喜欢3】其一

•四承视角

•性冷淡式描写(指没味。

•偏63 含5的微妙情感转变

•画着玩的 莫当真 莫在意细节...

烈焰琉璃

[承承]特里斯頓

6(空條)×5(承太郎)

5是人魚

玩//鰓、產//卵

wb ←_←

6(空條)×5(承太郎)

5是人魚

玩//鰓、產//卵

wb ←_←

燃

垃 圾 放 送

还是被屏了

如果能解,放评论


【你x承】
梦男实录1
梦男实录2

【路人承】
缸中之脑
Arpels

【承承】
灼火

【仗承】
黎明前
电车与厕所隔间

【花承】
三轮车
是好兄弟就做抑制剂

【dio承】
驯养
明日之后
耻难
Long night
Control
Drowning
dio茸承的一篇废稿


还是被屏了

如果能解,放评论


【你x承】
梦男实录1
梦男实录2

【路人承】
缸中之脑
Arpels

【承承】
灼火

【仗承】
黎明前
电车与厕所隔间

【花承】
三轮车
是好兄弟就做抑制剂

【dio承】
驯养
明日之后
耻难
Long night
Control
Drowning
dio茸承的一篇废稿

棠某早
地位高的猫猫会给地位低的舔毛...

地位高的猫猫会给地位低的舔毛

那这样地位会不会提升呢?(带逻辑师

地位高的猫猫会给地位低的舔毛

那这样地位会不会提升呢?(带逻辑师

棠某早

这位小猫咪请不要撅屁股

这位小猫咪请不要撅屁股

夜半三更

【承承】《π》

 生存if

如果可以我想求个评论(扭捏       


        空条第一次看见那个黑衣服的男孩是隔着ICU病房的玻璃。他刚醒来,入眼都是模糊抖动的色块,那男孩却格外清晰,碧绿的眼珠直勾勾地盯着他。spw财团的医护人员明显比他反应更大,小声惊呼着涌进来,那男孩便像被一阵风带走似的不见了。

        空条可以被称为当代医学奇迹,...

 生存if

如果可以我想求个评论(扭捏       





        空条第一次看见那个黑衣服的男孩是隔着ICU病房的玻璃。他刚醒来,入眼都是模糊抖动的色块,那男孩却格外清晰,碧绿的眼珠直勾勾地盯着他。spw财团的医护人员明显比他反应更大,小声惊呼着涌进来,那男孩便像被一阵风带走似的不见了。

        空条可以被称为当代医学奇迹,跨越不可逆转的脑损伤换来徐伦滚烫冒汗的手心盖在他的手背上,她的朋友们贴着玻璃,小心翼翼又欣喜地往里面瞅,像一窝淋了雨的热烘烘的小鸟,怎么说这未来也不算坏。

        徐伦看起来像要哭,牙齿咬着下嘴唇,空条缓慢地翻过手,食指点点女孩的手心,没事,呼吸面罩上呵出白雾。

        五月,徐伦去学校继续学业,艾梅斯带着FF回到故乡,日月超速更迭的影响依然笼罩着大地,但艰难的修复也在进行,苜蓿花开过又开,一切似乎都在变好。

        医生在一系列检查以后允许空条下床复健,贴心地为他准备了单人隔间,然后轻轻地带上门。人一走他努力绷直的肩膀终于垮了下来,扶着栏杆的左手控制不住地颤抖。生病的人是没有体面可言的,他比任何人都想尽快好起来。但是学会的技能需要重新掌握,左脚绊右脚就像婴儿学步。

        

        背后突然有打火机的声音。

        空条回过头,黑衣服男孩坐在窗台上,高挑的身材遮住窗户四分之一的光。他手里玩着空条年轻时候喜欢的银色打火机,火苗燃烧,熄灭,燃烧,再熄灭。

        空条低下头,继续走他剩下的路。男孩锐利的目光始终黏在他身上,像高空盘旋的鹰。

        空条不知道自己走了几圈,机械的脆响一直伴随着他,他站在窗户下面,和男孩对视。

        男孩居高临下看着他,虹膜颜色纯粹没有杂质,冷酷得像面镜子。他在那片冰凉的翠绿里看到自己狼狈的倒影,胸膛剧烈起伏像一具愤怒的骷髅。

         外面的人听到巨响冲进来,空条站在一地碎玻璃里,拳头上滴着血。

        “怎么了博士?”人迅速围了过来,空条下意识把手藏在背后。

        “……替身攻击。”空条看着玻璃外面,从破洞涌进来的风把宽松的病号服裹在他身上,像报纸扎着一捆干花。他拨开人群一歪一斜地走了出去,背影仓皇像逃跑。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安保科查了监控安插了更多守卫,他被医生抓去做了一系列更加精密的检查,很显然都没有问题。医生尝试向他推荐心理干预,被他冷硬地拒绝了。

        徐伦风尘仆仆赶到的时候,空条很安静地坐在床上,被子盖着腿,垂着脑袋左手抽右手纱布上的丝。他这副模样很容易让徐伦想起儿时隔壁挨了揍的狗。

        徐伦把头盔放在床边的柜子上,空条抬头看她,表情僵硬,但是语气温和,你怎么来了。夜里骑摩托不安全,当然这后半句罪魁祸首没资格也没底气说出口。

        徐伦拉过椅子大马金刀坐下,听医生说你今天发脾气。

        空条不说话,捏着丝线的手指指甲盖泛白。

         徐伦注视着他,看他第七颈椎把后颈皮肤顶起的干巴巴的折角,像要从这个角折断。徐伦过了很久叹了口气。

        不用着急,慢慢来。徐伦说。

        空条突然扭过头看她,仅剩的一只眼睛缓缓睁大又回归平静。他摇了摇头。

        他恢复得还算不错,悄无声息拎着寥寥几件行李回到他的房子,里面的陈设和他离开之前一模一样,铺开的书页上落了一层灰。

        仅仅窗台上的几盆绿植因为没人照料变黄干枯,他伸手去拿,手肘扫到了桌子上的纪念品沙漏,小巧的玻璃制品抛物线砸了下来。

        他条件反射想停止时间。

        0.2秒以后沙漏按照原轨迹碰到了地板,彩色沙子和玻璃碎片辐散状炸开。

        空条在原地愣了一会儿,认命地找来扫把。

        因为可以预见,反倒没什么特别的波动。空条把碎片打包好,和那两盆花一起提了出去。

        空条度过了或许可以称为他人生中最平静的一段时间,出差和考察变少,只需要去学校授课。徐伦的学校离这里不远,她偶尔会过来,或者拉着空条出外面走走。空条去参加了徐伦的毕业典礼,徐伦站在前面,空条站在她背后,天很蓝绿草如茵,这张照片摆在空条的桌子上。

        

        “我走了。”徐伦单腿站着蹦蹦跳跳提上鞋子。

        “路上小心一点。”空条从厨房探出头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滴水的盘子。

        “知道了,你不要熬夜。”徐伦抓起鞋柜上的钥匙,又回头看了他一眼,关上了门。

        空条把剩下的盘子洗干净,擦干,收进柜子,倒了杯水,拿着水杯走进书房。他撑着桌角长久注视着相框里泛黄的照片,五人一狗在埃及热辣的阳光里溶成金色的一团,他困惑地眨了眨眼睛,七零八落的碎响好像在远方,正上方是书房平平无奇的天花板,他才发现自己躺在地上。

        他躺着,一直到洒在衣服上的水变凉,风一吹像被人捅了一刀。相框还攥在手里,他抬起胳膊一个一个数:阿布德尔,波鲁那雷夫,花京院,伊奇,乔瑟夫,我。长久掩饰的无力感终于将他吞噬,他把相框从眼前移开,后面却一双绿眼睛看着他。

        黑衣服男孩弯着腰看他,向他伸出一只手。

        你到底要躺多久。

        空条闭上眼睛,再睁开,沉默着握了上去。

         空条开始使用便签,黄色橘色的纸张粘贴在冰箱和柜子上面,像生了苔藓。空条两只手捧着手机在厨房的窗边踱步,煤气灶上炖着一锅汤。承太郎靠在冰箱上看他,随手拿起盐罐子往汤里撒了点盐,他打赌他肯定忘了。空条果然忘了,挂了电话皱着眉头径直走了过来,越过他,把冰箱上的便签撕下来,扯碎,扔进垃圾桶。

        喂,你也帮帮忙。

        徐伦搅着空条端给她的汤,隔着水汽端详空条的脸,很少有人吃饭像给玩偶填充内胆。

        你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空条终于停下机械运动,眼睛依然看着碗。

        没有,徐伦。他把桌面中央的菜往徐伦那边推,很明显的讨好和隐瞒。

        你为什么总是这样!

        空条不说话,嘴唇抿成一条线。

        徐伦拳头放在桌子上,支着上半身像随时要冲上去给他一拳,凝固的空气里呼吸声甚至盖不过她自己的心跳。空条只是执拗地把盘子往徐伦那边推,我新学的。

         徐伦重新坐回去,后背贴着椅背,愤怒像一团死灰。

        爸爸,汤咸了。过了很久她说,绷着嗓子不让声音发抖。

        嗯。空条点了点头。

        餐具和碗碟碰撞的稀碎声音又响了起来。

        空条买了去开罗的飞机票,第二天的早上已经站在机场大厅。不告而别的混账事他干过太多,于是感觉不出自己的行为有多混账。

        他像一个普通游客一样混入人群,五十天的路途浓缩在几场睡眠之间。开罗的日光一如既往的热烈,脚底好像留着肌肉记忆。

        承太郎在他前面,回头说走吧。

        迪奥的城堡被铁丝网围了起来,上面挂着“危险”,干燥的气候让漆字开裂。不管是因为发生在大门前的惨案还是城堡里搜出来更多的尸体,总之是荒废了,圈在里面的景观树长成野树,枝桠四散着爬出来。

        他们选了晚上私闯民宅,承太郎借着白金之星的力量跃上墙头,再把下面的空条拉上去。迪奥的城堡格外的大,每扇门和每扇门看起来一样,承太郎指着大厅说我们在这里失去了阿布德尔,指着其中一扇门说在这里波鲁那雷夫,伊奇和瓦尼拉·艾斯发生了战斗。微弱的光线透过狰狞的空洞映在承太郎脸上,像戴了张无悲无喜的面具,空条在他古井无波的叙述中仿佛被重拳击中,猛地弯下腰去,又扶着墙站直。

        他们继续往上走,承太郎拽着空条的手,像拖着一个真正的大病初愈的人。

         

        战斗的原貌被很好地保存,迪奥的棺椁上积了一层沙,透过被破坏的墙可以看到地平线,浑浊的白光浮在黄沙之上。

         我们在这里产生了意见分歧。承太郎站在那个巨大的洞旁边,抱着胳膊,炫目的白光从他脚下升起,像揉进空条眼球里的一粒沙。

         直到光一寸一寸爬上他的裤脚,太阳完全升了起来。

         

         我想再去桥那边。空条生硬地说。

         下下一站他们去了那不勒斯。

         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出入教父的办公室,下属向他报告一名可能构成威胁者在总部附近徘徊,年轻的教父停了笔。

        可能构成威胁者被请了进来,黑西装的保镖跟着他。乔鲁诺早有准备,等在会客厅。很难相信眼前这个人杀了他生理意义上的父亲,他伸出手,空条回握,力气不轻不重。

        你好,承太郎先生。

        你好,乔鲁诺·乔鲁诺。

        你们好!声音突然从乌龟的背里钻了出来,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承太郎,好久不见!波鲁那雷夫从龟壳里探出上半身,你变了好多。

        你也变了好多。

        现在该有一个拥抱来着,波鲁那雷夫笑着小声嘟囔,承太郎伸手摸了摸龟的壳。

        乔鲁诺体贴地把保镖叫了出去,关上了门。大厅里静悄悄,波鲁那雷夫的嘴角弯得勉强,嗓音低了下来,听着落寞,你怎么也变成这副样子。

        我……对不起。波鲁那雷夫看得到他发红的眼眶,不敢看他的眼睛,龟的前爪拍了拍他的手指。

        空条只呆了二三十分钟,乔鲁诺尽地主之谊,执意送他去火车站。

        乔鲁诺抱着龟,旁边站着盖多·米斯达,逆着光,太阳给他们镀上金边。

        空条向他们挥手告别,大步跨进车厢门。

        承太郎。波鲁那雷夫喊。

        两个承太郎一起回头。

        一路顺风,我的兄弟。

        最后一站他们去了海边。不知道是地中海的哪个角,他们沿着海岸线走了很久,直到空条露出疲态。承太郎默不作声地跳上一块还算平坦的岩石,把他拉了上去。

        月亮不圆,影子捏碎了撒在水面上,被波推着滚向岸边。

        空条后知后觉右脸的伤疤隐隐作痛,像有岩浆要从里面喷出。

        再讲一遍开罗的事情。空条捂着脸说。

        你在发抖。承太郎说。

        我不能忘记,我不想忘记。空条僵硬地说。

        承太郎往他那边挪了挪,烦死了你。

        空条感觉被人抱住,承太郎的白金之星从后面环着他们两个,场面很滑稽,像三个挤在一起的流浪汉。

        

        他好像睡了一觉,再睁开眼他靠在承太郎肩上,脚下是镜面一样光滑的静止的海水,是白金之星的世界。

        你该回去了。

        承太郎站了起来,有透明碎片从他脸上剥落。

        脚下的海水开始动荡,承太郎猛地推了空条一把,他从海面上栽了下去。

        海浪和泡沫拖着他下沉,天翻地覆之间承太郎朝他挥了挥手。

        

        ……

        ……

        醒醒!

        空条睁开眼睛,徐伦握着他的肩,跪在地上的膝盖被打碎的盘子划破,鲜血淋漓。空条撑着地坐起来,把苍白发抖的女孩揽进怀里,慢慢拍着她的背。

        

        白色的承太郎坐在餐桌旁。

棠某早
放过小猫咪吧🙏🙏

放过小猫咪吧🙏🙏

放过小猫咪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