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把喜欢写成一首诗

0
活动时间:5月19日~6月18日 活动标签:#把喜欢写成一首诗 活动参与: 1、在#把喜欢写成一首诗 标签下,发布能表达“喜欢”的诗歌作品。 2、可以对一切说“喜欢”,不局限于“爱情”和“人”。 3、过往发布过的内容,如若符合本次主题,也欢迎打上标签参与。 4、字数不限,投稿次数不限。 活动奖励: 1、投稿≥3篇的创作者,将获得此次活动专属的头像框。 2、将随机抽取3位参与用户,送出惊喜礼品一份。 3、所有参与活动作品,均有机会获得官方流量倾斜及官方账号的推荐,让你的喜欢被看见。 注意事项: 1、参与活动作品均需本人创作,请不要做抄袭、刷热度、发布不符合活动主题的内容等破坏活动氛围的事情。 2

活动时间:5月19日~6月18日

活动标签:#把喜欢写成一首诗

活动参与:

1、在#把喜欢写成一首诗 标签下,发布能表达“喜欢”的诗歌作品。

2、可以对一切说“喜欢”,不局限于“爱情”和“人”。

3、过往发布过的内容,如若符合本次主题,也欢迎打上标签参与。

4、字数不限,投稿次数不限。


活动奖励:

1、投稿≥3篇的创作者,将获得此次活动专属的头像框。

2、将随机抽取3位参与用户,送出惊喜礼品一份。

3、所有参与活动作品,均有机会获得官方流量倾斜及官方账号的推荐,让你的喜欢被看见。


注意事项:

1、参与活动作品均需本人创作,请不要做抄袭、刷热度、发布不符合活动主题的内容等破坏活动氛围的事情。

2、有本次活动相关的疑问,可以咨询官方号 @LOFTER图书管理员 。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24.8万浏览    438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01-23 09:06
szj

残荷

数九隆冬烟水寒,

晴川极目画屏妍。

残荷香散风骨韵,

倒影凌波盼虎年。

数九隆冬烟水寒,

晴川极目画屏妍。

残荷香散风骨韵,

倒影凌波盼虎年。

谁家的猫
我跟你的家, 要有五面窗, 一...

我跟你的家,

要有五面窗,

一面是高山,

一面是海洋,

一面是农庄,

一面是牧场,

还有一面要在头顶,

这样日日都能见到太阳

我跟你的家,

要有五面窗,

一面是高山,

一面是海洋,

一面是农庄,

一面是牧场,

还有一面要在头顶,

这样日日都能见到太阳

Wonderland.

旁白。

总在暖黄的灯光里游走着。

手粘着水在桌上画了一圈又一圈

头疼欲裂的原因总是没由来。


像摔烂的蛋糕,淋湿的报纸,漏油的打火机。

有时发呆可能是生活的艺术。

有火星和路灯的时候你会觉得有情怀

因为黑暗静悄悄地站在你身后拥抱你。


你分不清谁才会永远陪伴你

于是在人群鼎沸里气若游丝,

在空无一人的地方过度呼吸。

喝了好多水还是觉得喉咙干渴

浸泡在欢笑里还是形影单只。


生活在世界上的每一秒都像吸*

无法克制地上瘾着猩辣与甜。


沉沦在自责的享受里

你爱你人生的漫无目的。

于是做莽撞的人,所有勇敢用的却都不是勇气。


你是烂醉的灵魂。

在唐突的背...



总在暖黄的灯光里游走着。

手粘着水在桌上画了一圈又一圈

头疼欲裂的原因总是没由来。


像摔烂的蛋糕,淋湿的报纸,漏油的打火机。

有时发呆可能是生活的艺术。

有火星和路灯的时候你会觉得有情怀

因为黑暗静悄悄地站在你身后拥抱你。


你分不清谁才会永远陪伴你

于是在人群鼎沸里气若游丝,

在空无一人的地方过度呼吸。

喝了好多水还是觉得喉咙干渴

浸泡在欢笑里还是形影单只。


生活在世界上的每一秒都像吸*

无法克制地上瘾着猩辣与甜。


沉沦在自责的享受里

你爱你人生的漫无目的。

于是做莽撞的人,所有勇敢用的却都不是勇气。


你是烂醉的灵魂。

在唐突的背后礼貌

在愤怒的背后难受

在颓萎的背后兴致勃勃

在抑郁的背后永不放弃


大脑好像由文字和颜料构成

所以步伐永远不稳

视野像塞漫光斑的镜头。

坐着下一秒就会抛锚的船

呕吐了无数次还是觉得是浪漫

向往老式火车和到不了的雪山。


你说你的人生一本书写不完,

但是一个句号就能概括。




因为永远没完。

谁家的猫
如何见,我是东邻女无盐,试在镜...

如何见,我是东邻女无盐,试在镜中学严妆,涂尽胭脂无颜色,既如此,不备花裙杉,不备玉钗环,备得一把青团扇,欲见卿卿先遮面。


要见面了,我长得好丑,这可怎么办呀

如何见,我是东邻女无盐,试在镜中学严妆,涂尽胭脂无颜色,既如此,不备花裙杉,不备玉钗环,备得一把青团扇,欲见卿卿先遮面。



要见面了,我长得好丑,这可怎么办呀

今天依旧没能让数学爱上我呢~

情书六题

1.

我爱您,

但我无法靠近您。

所以我只能悄悄偷走您的背影,

装进我的眼睛。

宽容的天使是不会有一个小偷计较的,

对吧?

亲爱的。

2.

您明明什么都没做,

却将我的心搅得粉碎。

爱,

从缺口处流了出来。

3.

爱上了您,

是我生命中最大的窃喜,

你是上帝赠予我的最后救赎。

4.

在您的身上,

我找到了我的春天。

5.

当我刻意不去想您时,

才发现我的眼里心里梦里都是您。

没有您的记忆,

一片荒芜。

6.

我无法不爱您,

正如我无法停止呼吸。

那是身体的本能,

。是灵魂深处的呼唤

1.

我爱您,

但我无法靠近您。

所以我只能悄悄偷走您的背影,

装进我的眼睛。

宽容的天使是不会有一个小偷计较的,

对吧?

亲爱的。

2.

您明明什么都没做,

却将我的心搅得粉碎。

爱,

从缺口处流了出来。

3.

爱上了您,

是我生命中最大的窃喜,

你是上帝赠予我的最后救赎。

4.

在您的身上,

我找到了我的春天。

5.

当我刻意不去想您时,

才发现我的眼里心里梦里都是您。

没有您的记忆,

一片荒芜。

6.

我无法不爱您,

正如我无法停止呼吸。

那是身体的本能,

。是灵魂深处的呼唤

谁家的猫
章华台上青青柳,莫要相问今在否...

章华台上青青柳,莫要相问今在否。

此生已是分明身,不会攀折他人手。

章华台上青青柳,莫要相问今在否。

此生已是分明身,不会攀折他人手。

Wonderland.

文青…

我是矯情的東西

怪異的人。

煙灰缸里唯一一根差一毫米抽盡的煙屁股

礦泉水里最後一口隔夜水,

是日記里永遠不見的最後一頁

是最重要的正好淡去的墨跡。


誰叫你想來就來,

想走就走

好像認定了我是把假做真的痴情種

走就走了還要策劃著開端高潮結尾不忘留白的藝術。


你說我是該死的文青

就因為我為了哄你開心開車帶你看海

你在車屁股的顛簸里睡了一天一夜

中途醒來吼我讓我關閉你最愛的薩克斯的音樂。


到站時雨終於成了暴雨

浪漫的火車出軌只留下蒸汽的悲鳴

你拿手指著我

兜里還插著我送你的向日葵

被揉碎了,

你指控我策劃一場謀殺。


所謂詩意的謀殺。


我是矯情的東西

怪異的人。

煙灰缸里唯一一根差一毫米抽盡的煙屁股

礦泉水里最後一口隔夜水,

是日記里永遠不見的最後一頁

是最重要的正好淡去的墨跡。


誰叫你想來就來,

想走就走

好像認定了我是把假做真的痴情種

走就走了還要策劃著開端高潮結尾不忘留白的藝術。


你說我是該死的文青

就因為我為了哄你開心開車帶你看海

你在車屁股的顛簸里睡了一天一夜

中途醒來吼我讓我關閉你最愛的薩克斯的音樂。


到站時雨終於成了暴雨

浪漫的火車出軌只留下蒸汽的悲鳴

你拿手指著我

兜里還插著我送你的向日葵

被揉碎了,

你指控我策劃一場謀殺。



所謂詩意的謀殺。


谁家的猫
公主,仙女,美人鱼, 一条华丽...

公主,仙女,美人鱼,

一条华丽的裙子和一双高跟鞋,

或那些成人世界该有一切,

我都不想做,

我只想要做你的傻女孩

公主,仙女,美人鱼,

一条华丽的裙子和一双高跟鞋,

或那些成人世界该有一切,

我都不想做,

我只想要做你的傻女孩

己何

轮回

玄鸟的羽迹盘桓在幽暗的钟鼎

老屋经年剥落零星的墙皮

古色生香,无声处暗潮涌动

于是天地交泰,万物奔腾

繁盛的鲜花与金黄的麦穗流转

人们跪祷山谷里一片神秘的河水

牛羊在春秋兴替里风尘仆仆

自然的萌蘖、狂飙、宴寂不可阻挡

雷电发机剖判渺茫的界线

薪火在黑夜的急湍中跳跃明灭

朴素的心事延伸成笨拙的庄重

等在季节的精魂在轻佻的沼泽里沉浮

朱门或者陋堂桃花开谢

太阳不厌其烦燃烧永恒的篝火

月牙藉以成为诗歌仰望的扁舟

风吹而过人们口耳相传的吟哦


玄鸟的羽迹盘桓在幽暗的钟鼎

老屋经年剥落零星的墙皮

古色生香,无声处暗潮涌动

于是天地交泰,万物奔腾

繁盛的鲜花与金黄的麦穗流转

人们跪祷山谷里一片神秘的河水

牛羊在春秋兴替里风尘仆仆

自然的萌蘖、狂飙、宴寂不可阻挡

雷电发机剖判渺茫的界线

薪火在黑夜的急湍中跳跃明灭

朴素的心事延伸成笨拙的庄重

等在季节的精魂在轻佻的沼泽里沉浮

朱门或者陋堂桃花开谢

太阳不厌其烦燃烧永恒的篝火

月牙藉以成为诗歌仰望的扁舟

风吹而过人们口耳相传的吟哦

棘棘巫

写给你的诗(34)Jan.19

现在

一切有关的元素都能让我想起你

隐藏在山川河流的秘密

探索世界的科学真理

突如其来的小情绪

黑夜里你黑色的双眸黑色的长发

是白日里白色的天空白色的云朵

一切有关的元素都能让我想起你

微小的记忆

跨越万物的延续

全人类的悲喜


现在

一切有关的元素都能让我想起你

隐藏在山川河流的秘密

探索世界的科学真理

突如其来的小情绪

黑夜里你黑色的双眸黑色的长发

是白日里白色的天空白色的云朵

一切有关的元素都能让我想起你

微小的记忆

跨越万物的延续

全人类的悲喜


沐

那立了块草碑

我立的

积蓄日光

头颅盯着夕阳

自顾自读秒落下的日光

当不灭者攀上岁月的城墙

独眼的老船长

蜷缩进夜的海洋

那立了块草碑

我立的

积蓄日光

头颅盯着夕阳

自顾自读秒落下的日光

当不灭者攀上岁月的城墙

独眼的老船长

蜷缩进夜的海洋

沐

晚餐

建议太阳晚十分钟下班

和妻子共进晚餐

我就在山头望

公转,自转

和我单人份的晚餐


建议太阳晚十分钟下班

和妻子共进晚餐

我就在山头望

公转,自转

和我单人份的晚餐


沐

酸雨

云喝醉了

十二瓶未完全燃烧的金丝木

胀肚的它不断干呕

呕泄物分给春天

四月份

我还没有宴请冬天

窗台外的大地就死去了


云喝醉了

十二瓶未完全燃烧的金丝木

胀肚的它不断干呕

呕泄物分给春天

四月份

我还没有宴请冬天

窗台外的大地就死去了


溺水裡
我生于炼狱死于人间 我最后望你...

我生于炼狱死于人间

我最后望你一眼

我生于炼狱死于人间

我最后望你一眼

己何

荒诞剧

是谁说古老星球崇尚绿色

把严防死守温室效应

当作铁律去传说

是谁曾经逐水草而居无定所

却依然自我人格分裂

舞刀弄枪杀人越货

那为什么不沉默善良呢


有人想要飞翔 想要奔月

不管是上弦月 还是下弦月

并不是有人想要作

被迫流浪的鸿雁

所以那就在愚蠢的战斗中

仰望飞机飞行的高度

鸿鹄的宇宙

躲在黑暗中沾沾自喜的猪

不懂 包括那些猪的同类

只是想要去抓住

去攫取一眼湛蓝色的清泉

在漫无边际的黑暗星际中

通透人心的温和


是谁说古老星球崇尚绿色

把严防死守温室效应

当作铁律去传说

是谁曾经逐水草而居无定所

却依然自我人格分裂

舞刀弄枪杀人越货

那为什么不沉默善良呢


有人想要飞翔 想要奔月

不管是上弦月 还是下弦月

并不是有人想要作

被迫流浪的鸿雁

所以那就在愚蠢的战斗中

仰望飞机飞行的高度

鸿鹄的宇宙

躲在黑暗中沾沾自喜的猪

不懂 包括那些猪的同类

只是想要去抓住

去攫取一眼湛蓝色的清泉

在漫无边际的黑暗星际中

通透人心的温和

柜子里的男孩

微茫的夜晚 第四集

Episode 4 泪眼问花花不语

2020年5月23日

“想什么呢。”

陈景抬起了头,看着杨小雨——而这时,她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来,忽然看上去像一个老师。

陈景看着那张脸,那眼神仿佛想把她当作素描画下来,却又不由自主地沉溺在里面。想张口说两句话回答,语句到了嘴边又突然堵住,于是只好一言不发。

她却暗自笑了起来。目光余处,教室里最后一个人也离开了。陈景掩饰起自己的眼神,也收起了自己的那一叠卷子。

杨小雨背起书包,却没有动身,只是仍旧偷偷笑着老师似的看着陈景。

陈景一边收拾东西,不时用眼角瞥一眼杨小雨。

“你还不走吗?”

“这不是等着你嘛。”

“等我?”...

Episode 4 泪眼问花花不语

2020年5月23日

“想什么呢。”

陈景抬起了头,看着杨小雨——而这时,她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来,忽然看上去像一个老师。

陈景看着那张脸,那眼神仿佛想把她当作素描画下来,却又不由自主地沉溺在里面。想张口说两句话回答,语句到了嘴边又突然堵住,于是只好一言不发。

她却暗自笑了起来。目光余处,教室里最后一个人也离开了。陈景掩饰起自己的眼神,也收起了自己的那一叠卷子。

杨小雨背起书包,却没有动身,只是仍旧偷偷笑着老师似的看着陈景。

陈景一边收拾东西,不时用眼角瞥一眼杨小雨。

“你还不走吗?”

“这不是等着你嘛。”

“等我?”

杨小雨嘟了嘟嘴。

“我得一个人走路回家,有点不放心。你能陪我走一段吗?”

他只是不动声色地在那颇具机械感的动作里持续运作着。杨小雨看不到他的眼神,但听见他说:

“好啊。”

声音非常轻。

杨小雨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我在教室外面等你啊。”

“好的,我马上就来。”声音更大了一些。


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路。

在那个平行时空,那个陈景会不会也走过一模一样的路?

杨小雨泛滥的思绪又回到了橙子带着她走过的那个晚上。而一边的陈景则放松了下来,以一种相当轻松的口吻问到:

“你住这么近吗?”

“嗯。”

“就还剩下两天了噢。”他自言自语到,“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什么?”

“现在有啥感觉不。”

“不,什么感觉都没有。”

夏天的第一束阳光投在陈景的脸上。“怎么会呢,”微笑的面孔透露出一种微妙的难以置信。

“除了考试我没时间想别的,你可以这么理解。”

“那……大概是我修为不够吧,哈哈。”

他干涩地笑了两声,眼神不住地在杨小雨和路面上游移。

杨小雨暗暗记下了这个眼神。

“两天了啊。”她重复到,“看来这可能是我们做同学的最后两天了?”

“看来是的。”陈景平静地说到,尽管嘴角有一丝明显的颤抖。

“可惜了,时间过得好快,我都感觉好像还没认识你。”

他停下了脚步。

杨小雨看着他,内心突然冒出一阵不安。

“时间长着呢,不急。”陈景继续往前走去,“那就是你的家?”

“是的。谢谢你护送我过来。”

“是我的荣幸。高考加油。”

“高考加油哦,拜拜!”

“拜拜。”

陈景目送杨小雨走回家门,一转头,是夏天的太阳,在路面上燃烧。

大路上除了他,只剩下一个人还在走着。陈景看着那人,突然想起他偷偷借着翻看杨小雨笔记学习的时候看到的那几个字:

Déjà Vu;陈景。

那个人似乎远远地也看到了陈景在盯着他,突然转身就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陈景死死盯着那个人,总觉得熟悉到了极点,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他。

两腿一支,他跑向他。

汗水划过陈景泛红的脸颊,模糊了他的眼。擦汗之间,那个人却仿佛突然溶解在了刺眼的阳光中,不知所踪。


杨小雨走出考场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打开手机,然后站在那呆住了。

她突然忘了到底是想给谁发消息。或许是安唯,或许是妈妈,或许是陈景……想说的话在一瞬间在脑海里喷发,最后的结论就是,反正来不及了,走吧。

她从树荫底下走出,阳光一下子浸透了她的身子。人群正在慢慢吞吐行出,杨小雨隔着校门,远远地就看到了橙子。

女孩穿过翻腾的人潮,对她来说,周围的人并没有什么更多的意义,她只看见了那个一直在人群等着她的人。

橙子的脸晒得通红,身体微微颤抖。杨小雨奔向他的时候,一束光线似乎在他眼前晃了晃。

“怎么样?”

“感觉不错。”

“感觉不错,那就好。”

杨小雨没有注意到他的身体仍然在微微颤抖,二话不说,拉着他的手,跑过人群,一直跑到一个公园里。看考场那天,杨小雨注意到了旁边的这个公园,于是打定主意考试结束之后一定要去那里看看。

橙子已经上气不接下气,杨小雨这才注意到他奇怪的状况。

“这里怎么样,你觉得……你,哎,你怎么了?”

“这里……很……风景很好。”

橙子面色已经开始发黑,头往后一倒,整个身体仿佛从高楼往下坠,重重摔在地上。

“橙子!橙子!”

他听不见了,只是清楚地感觉到意识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哪里去了……


邹诺发现,今天晚上陈矜阳没有回来。

他不会今天又加班了吧,邹诺心想,毕竟下午高考刚刚结束。

然而,直到晚上九点,邹诺还是没有听见开门的声音。心绪不安的她拨通了陈矜阳的电话,却听见电话另一头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女孩的声音。

她喊他“橙子”,说他躺在医院里。

邹诺急忙穿好衣服,正要冲出门,女孩却说,他已经没事了,只是还需要在医院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自己会来这里一趟。邹诺便把地址告诉她,让她慢些过来。

很快女孩便到了——邹诺住的地方是一套有些狭小的房子,而很显然,找个地方还没有做好欢迎客人的准备。

女孩打量着这个地方,仿佛有些恍惚。

“您好,我是……杨小雨,他的朋友。”

“我是邹诺,他的房东。”

邹诺请她在小小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陈矜阳,他怎么了?”

“不知道。你刚刚说他叫什么来着?”

“陈,矜,阳。”邹诺用手指比划出他的名字,杨小雨却若有所思。

“他平时每天都是,嗯,怎么样的?”

“我不敢说我了解。白天他要上班,每天下午六点准时出现在这里。”

“这段时间,他好像老是晚上十一点多才回来。我以为他在加班,但是他好像……不是特别想说自己在干什么。你知道吗?”

“他……”杨小雨想着那些夜晚,“他是在陪着我。”

“陪着你?”

“我刚高考完,他……我才知道,他一直在默默保护我。可惜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他,他就病倒了。”

“原来是你。”邹诺站了起来,“原来还是学生。”

“嗯?”

“他提到过,有一个值得他付出一切的人。我都快忘了这事了。”

“这样吗……”杨小雨仿佛有些愧疚。

邹诺的电话响了。过了一会,她回来,告诉杨小雨,陈矜阳打电话回来了,他让杨小雨和邹诺放心,自己没出大事,明天就回来。

邹诺问杨小雨要不在这里躺一晚,于是杨小雨便住下了。

有些凌乱的被褥,不大但充满生活气息的房间。床的旁边,窗外,城市仍然继续着她闪烁着灯火的美梦。

杨小雨突然想到,这里是他的房间,他每天晚上都躺在这里,和这个城市一起呼吸,一起入睡。

橙子——陈景——陈日京,陈矜阳。他把那份沉默的心意埋藏在了这个房间里,而那些灯火都成为了秘密的一部分。

十一点半……我下课的时间要到十一点。他在人流里,就这么每天晚上看着我……

杨小雨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杨小雨打开手机一看,陈景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很抱歉,但是我必须告诉你,我对你动了心。我知道我们互相不了解,但是我希望我们能在一起,不管以后如何,谢谢你。”

杨小雨盯着那条信息看了半天,突然笑了起来。

“也谢谢你哦。我也有喜欢的人了,但是我想,我们还可以继续做朋友,不是吗?”

己何

感时思乡二首

其一

岁寒无冻馁,歧路浣征衣。

一觉终南梦,悠然可忘机。

其二

门外东风去,归期几度槐。

满城花落瘦,不见水流回。

其一

岁寒无冻馁,歧路浣征衣。

一觉终南梦,悠然可忘机。

其二

门外东风去,归期几度槐。

满城花落瘦,不见水流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