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抒情

7991浏览    4858参与
采薪子

赠花与他•为爱

熟悉的字迹刚展开

便有笑语跟随而来

锦书上相思列一排

树下写意分明小楷

风雪时长灯映眉黛

夜深时长灯照楼台

身影在满月下徘徊

早已知此情名为爱


熟悉的字迹刚展开

便有笑语跟随而来

锦书上相思列一排

树下写意分明小楷

风雪时长灯映眉黛

夜深时长灯照楼台

身影在满月下徘徊

早已知此情名为爱


采薪子

抱着温暖的回忆

想起那时的坚定不移

天上飘着细雨

转身走在冷风里


抱着温暖的回忆

想起那时的坚定不移

天上飘着细雨

转身走在冷风里


夕贝

长相思

风更低。雨更低。果结藤萝摇晃时。寂寥快活为。
落日西。夕阳西。肠寸人生多别离。小园独徘徊。

辛丑牛年十一月上旬

风更低。雨更低。果结藤萝摇晃时。寂寥快活为。
落日西。夕阳西。肠寸人生多别离。小园独徘徊。

辛丑牛年十一月上旬

夕贝

长相思

鹦鹉啼。杜鹃啼。白玉山楼声更低。乱花凫水栖。
长相思。短相思。相见如同连理枝。鬓霜疏密齐。

辛丑牛年十一月上旬。依龙谱。

鹦鹉啼。杜鹃啼。白玉山楼声更低。乱花凫水栖。
长相思。短相思。相见如同连理枝。鬓霜疏密齐。

辛丑牛年十一月上旬。依龙谱。

夕贝

游天·二·九首

游天·二·其一      10.31
总被深墙情兴恼,垂怜暗作付诗文。
流天向曙修缘阙,野棹经秋泛爱云。
扰我披襟方始觉,征谁俯槛更相闻。
平生愿有仙人点,半醉无忘是旧君。

游天·二·其二
横枝目断西阳下,瘦马先行十里烟。
浅水江舟吞岁首,孤村野店倚辛年。
山间拟把迷云折,镜里何妨怨耳眠。
始尽良缘终落寞,归期未果寸肠怜。

游天·二·其三
荒城四角携轻枕,眷眷红尘复此生。
若教心眉无爱恨,浑望眼骨不应声。
天长地久如朝暮,古往今来似夜明。
且论千重寒树远,还听子午画全觥。

游天·...

游天·二·其一      10.31
总被深墙情兴恼,垂怜暗作付诗文。
流天向曙修缘阙,野棹经秋泛爱云。
扰我披襟方始觉,征谁俯槛更相闻。
平生愿有仙人点,半醉无忘是旧君。


游天·二·其二
横枝目断西阳下,瘦马先行十里烟。
浅水江舟吞岁首,孤村野店倚辛年。
山间拟把迷云折,镜里何妨怨耳眠。
始尽良缘终落寞,归期未果寸肠怜。


游天·二·其三
荒城四角携轻枕,眷眷红尘复此生。
若教心眉无爱恨,浑望眼骨不应声。
天长地久如朝暮,古往今来似夜明。
且论千重寒树远,还听子午画全觥。



游天·二·其四
高楼不识勾梁鸟,只结春塘一载风。
回首正闻苍月老,吐心犹以绿蓑穷。
新巢瓦上藏雏幼,弱柳枝头病影中。
此日痴癫同昨夜,寻常几次授香红。


游天·二·其五
清光俱向漫穿林,烛火微妨冷露侵。
两耳无心听世事,双眸不恨罢吾簪。
风骚不减当年意,老子何须至死吟。
固坐楼东遮久日,三秋十月又堪喑。


迷之而不反·其六  11.1  
今朝满地入黄昏,遣酒输赢斗泪痕。
坐到鸡豚鸣陌道,闲随草木睡空门。
凄凉剩盏杯间醉,怅望留钱话里怨。
旧屋新羹嗟太少,遥将果树对金樽。


游天·二·其七
相思奉病须应药,恶疾忧生半世家。
南国百园栽苜蓿,东溟独院取枇杷。
三千列案飞书景,四万诸公倒墨华。
杳杳中央湖畔近,茫茫把钓系端涯。


游天·二·其八
一别人间似上天,双鹏展翅渡瓜田。
舟前草绿东风气,井口蛙青夜雨鲜。
浦树花开生早晚,汀州梦破照留连。
忘机乐遣家童唤,万籁归琴更削弦。



游天·二·其九
九首新诗酹我身。年年梦断忆江人。
无风动墨疏残直,问雪消茶细乱真。
屑片萧萧心稚笑,霞光黯黯目成瞋。
文书不必交君手,从此焚荒入口唇。

辛丑牛年十一月初

薛航

白玫瑰

涵坤……


      余宇涵喜欢白玫瑰 ,白玫瑰就是童禹坤 。    

        “宝宝,抱抱 ”童童可可爱爱。

            童禹坤是清白的白玫瑰 ,干净,高洁 ,他是艺人,所以就要背负无数的键盘 ...

涵坤……







      余宇涵喜欢白玫瑰 ,白玫瑰就是童禹坤 。    

        “宝宝,抱抱 ”童童可可爱爱。

            童禹坤是清白的白玫瑰 ,干净,高洁 ,他是艺人,所以就要背负无数的键盘 ,无数的骂名,无数的罪语。童禹坤是在18年那年遇见了余宇涵。










少年热血沸腾 ,彼此爱而不得 ,

他们会伤心的 。









童禹坤18年那年遇见了余宇涵,从此,他们的故事就是未完待续 ,刚见到那时,他就记着余宇涵,在那里弹钢琴,弹得非常好听 ,他就趴在练习室的玻璃门上面 ,偷偷的听 。当时禹坤和谁也不熟悉,声乐老师常常见童禹坤趴在玻璃门板上,听余宇涵弹琴 ,尤其是冬天的时候,一向冷冰冰 的声乐老师都禁不住心疼童禹坤, 那时的玻璃门板很冷,很冷 。但是童童为了能听见小余弹钢琴,他还是把脸贴到了玻璃门板上,偷偷的听 ,他很爱音乐,也很爱这个舞台,他珍惜每一次上台的机会,每一次都会很认真的去完成老师说的任务,也偷偷爱上了这个专情少年 ,那个专情的少年也爱他 ,他得知这个消息后,很开心,很开心 。他喜欢音乐,喜欢到舞台,也喜欢那个专情的少年 。所以他很珍惜 ,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












就是有一天余宇涵告诉小孩自己特别心疼他 ,他们尤其出外务的时候会特别忙 ,十天半个月回不来的那一种 ,童童没有给自己打过一个电话 ,他怕耽误了他的前途 ,他怕会被 导演嫌弃,自己的私生活都弄明白,哪有一个剧组会相中他呢 ?童童告诉他,别心疼自己 。小余觉得童童太懂事 ……让人心疼。






我喜欢你,是舍不得让你受委屈的 。










白玫瑰盛开的那一刹那,别人都觉得他太妖艳,可是只有那个人能明白 ,这不是妖艳,这是白玫瑰独有的高洁 ,他们又不是白玫瑰,他们又不懂得盛开的那一刹那,有多庆幸 ,他们没有资格去对白玫瑰评头论足 ,只有爱白玫瑰的人才懂得白玫瑰,高洁也独有他自己一个人欣赏白玫瑰 。
















两个人相爱,才没有什么对错 ,只不过是碰巧遇见了一个独一无二的人 。











在于小童相处的这两年 ,小童逐渐变得依赖小余,小余十分庆幸自己能够把小童照顾的非常好 。











嫌弃吵的话,我来捂住你的耳朵 ,你带上我的耳机,继续听你的歌。













既然爱上了 ,那就逃不掉了

采薪子

何其有幸•落笔于篆

想到念到即是心安

推开真假参半

一切都恍若梦一般

不知可有人羞惭

呓语一般的低喘

相识不是在山川

长袖使得清酒淡

花色凝在话端

念着相见短

夜里轻舟湖上泛

月色惹人不知归返

子夜红烛剪

念着相见欢

相思亦缓缓

高楼之上端坐细看

拾衣踏进了门槛

衣上绣着兰

和着纯色莲

浓雾的香气在周边弥漫

桌上的酒杯已斟满

一饮而尽有何难

相思又响在耳畔

写了无数的诗篇

捡起太多的碎片

梦呓清浅

念着从前

真意深藏也思遣

散落的缱绻

在发尾相劝

花香在衣上蕴染

触手即香软

那时撑在雪中的伞

笔尖描淡了远山

手中轻摇的扇

记得那时梅子半酸

音律...

想到念到即是心安

推开真假参半

一切都恍若梦一般

不知可有人羞惭

呓语一般的低喘

相识不是在山川

长袖使得清酒淡

花色凝在话端

念着相见短

夜里轻舟湖上泛

月色惹人不知归返

子夜红烛剪

念着相见欢

相思亦缓缓

高楼之上端坐细看

拾衣踏进了门槛

衣上绣着兰

和着纯色莲

浓雾的香气在周边弥漫

桌上的酒杯已斟满

一饮而尽有何难

相思又响在耳畔

写了无数的诗篇

捡起太多的碎片

梦呓清浅

念着从前

真意深藏也思遣

散落的缱绻

在发尾相劝

花香在衣上蕴染

触手即香软

那时撑在雪中的伞

笔尖描淡了远山

手中轻摇的扇

记得那时梅子半酸

音律在指尖轻弹

话尾听一声轻叹

道是情在无声处添

口中难得一抹香甜

望一眼江上回湍

青丝已半绾

映在水中的手腕

赢得一阵倾羡

拨在指尖的琴弦

争得情字深陷

此夜月高悬

林中有花艳

薄雾半掩

落进了含情的眼

一时心生愿

情思无意攒

发上少玉簪

早已手中攥

所有的事皆落笔于篆

不必问此意可专


采薪子

你说那是什么颜色?

衣衫如珠玉

最上好的雕琢

你说那是什么声音?

茶沸如古乐

最难得的声色

你说那是什么颜色?

衣衫如珠玉

最上好的雕琢

你说那是什么声音?

茶沸如古乐

最难得的声色

采薪子

赠花与他•撑伞

扬眉在月影树梢

手腕停在青丝簪上

那人在渐起的浓雾中

露出俊美的眉目

或许有蝉鸣

或许有雪飘

停在半空的手握着馨香

笑意渐渐隐在影中

从未见过他撑伞模样

不知又是怎样的风情

寒风凛冽袭冬衣

果真有雪花落枝头

收回冰凉的手

撑着伞一步步走去

若隐若现的风姿

人间多少风雅事

扬眉在月影树梢

手腕停在青丝簪上

那人在渐起的浓雾中

露出俊美的眉目

或许有蝉鸣

或许有雪飘

停在半空的手握着馨香

笑意渐渐隐在影中

从未见过他撑伞模样

不知又是怎样的风情

寒风凛冽袭冬衣

果真有雪花落枝头

收回冰凉的手

撑着伞一步步走去

若隐若现的风姿

人间多少风雅事

湮雨倾笙

曲声耳畔回荡,落霞满天留不住一缕云尖——《霞》

     傍晚沐浴着阳光,站在窗前,白色的耳机线轻轻敲击着胸脯——如荷,一朵温婉,一瓣清纯,盈盈一水间,澄澈而歌,如水的娇颜,把时光洇染……——她们,都似霞,是赐予我最美的风景,是得不到的美。

      ① 霞光初现。它是粉红色的。——晚霞宏伟。

     “如果一路有欢笑有迷乱也有田园风景和美丽山川,而你的眼神是不会改变,永远的灿烂。”

     我想给她一个拥抱,像...

     傍晚沐浴着阳光,站在窗前,白色的耳机线轻轻敲击着胸脯——如荷,一朵温婉,一瓣清纯,盈盈一水间,澄澈而歌,如水的娇颜,把时光洇染……——她们,都似霞,是赐予我最美的风景,是得不到的美。

      ① 霞光初现。它是粉红色的。——晚霞宏伟。

     “如果一路有欢笑有迷乱也有田园风景和美丽山川,而你的眼神是不会改变,永远的灿烂。”

     我想给她一个拥抱,像从前一样,只有一次。她轻柔的话语打湿我眼眶——“不至于,没事的呀……”她的温柔,她的身影,那样清晰地在我眼前;她的香气,她的嗓音,那样温暖地在我身边。

     我对着霞诉说心事——

     我说

     你知道吗?有一个女孩,眼前全是你的样子,口中全是你的故事,身旁的人都厌倦她了,为什么?……还不是她把那几件陈旧往事强聒不舍地一遍又一遍地讲,她无意间提起的往事……全是你。

     你知道吗?有一个女孩,她多想好好爱你,可是只有追寻记忆才能与你相拥,只有深挖心里的秘密才能发现一句“我爱你!”

     你知道吗?有一个女孩,几乎把她的一切都给了你,可笑的是,她最后却没有权利再把你抱紧,只能在眼前一次次地拥抱你——你们之间,再也不会了,不会了……

     你知道吗?……哈,你不知道。

     ——看啊,霞都变得深沉了,它也听够了。都说,有的人,容易动情也容易忘情……是外人看来如此,她动情了,但是她真的会忘吗?……

     我还是那么喜欢看雨,但我不再敢去触碰。驻足窗边,看着淅淅沥沥的雨点飞溅,关上了窗子,雨还下在心里……我摸着玻璃,看着窗边的泥泞不时的被雨水带走,看着窗外雨滴毫不留恋的洒落远方,看着窗上的水滴聚成团又滑落成线…我唯独看不见自己。

     ② 但是我的爱,不只有阴雨天,也会有骄阳。傍晚,一盏灯,燃了思念,动了心弦,——落霞令美。

     “红日升在东方,其大道满霞光,我何其幸生于你怀,承一脉血流淌”

     是啊,我何其幸能与她过了一年。这一年,不分不合不远不近……算是爱过一年。——我觉得我亏欠她,她也亏欠我,我们都不亏欠……

     她才华横溢深得我心——

     她说“爱之深,望之切。”

     她对我的期望起初如同千钧重负,淹没了视线与呼吸。她告诉我自律是最高级的自由,而我像被困在牢笼里的人,何谈自由……可是她在我恨意萌发时说出此言……我似乎钻进了这句话中,我看到她在数百人中找出我的成绩,我看到她在午休时桌子上我的答卷与没有盖好盖子的笔,我看到了她每说重点就看着我的双眼——虽说不大,但是真的动人。我看到了她每每说笑都看向我想和我一起欢乐的双眼——不止动人,是真的美。

     由是,我亏欠了她太多……我该取得怎样的成绩来报答她如此深情的付出?

     她说“只想着心疼我了?”

     她的语气中满是玩笑与调侃,是她从未有过一个对她有如此心意的人吧,她或许不知她猜到了正确答案。她不知道我每天把她的任务重复数次以求一句赞扬,她不知道我煞费苦心的钻研一门我讨厌的学科只求一个爱她的资格,她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学科变成了我最喜欢的确是一个爱屋及乌,她不知道她一句难过我心神不宁,她不知道一声呼唤我放下一切,奔向她……

     这就叫“敏感”吧,一种对深爱的人的敏感,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每天挖空心思地爱着她迎合她追求她……或许这就是我们之间,最好的关系

     可说到此,她还是不知,她亏欠我许多,她也不知。

     她说:“我明白你的心思,但是……”

     她是什么意思?她是在一次次地和我划清界限挑明关系,她用一句句文采斐然的语句阐述着我们之间这段似锦的情“不可能有结果”,我以一次次的沉默回复着“我明白但我想再试试”,她用一个个看似平常细想却令人痛心的行动告诉我“没用的”,我以一遍遍读懂她不想用情回复着“知道了”…………

     说的那么认真,她亏欠我许多,我亏欠她更多……不存在的,我们都不曾互相亏欠——毕竟无人挑破关系的窗纸——我们终究没有任何特别的关系,我爱着她,她也不会拒绝,只是不会接受

     ③ 晚霞渐渐低沉了,却显得越发的鲜艳,歌单就要播放到底端了,让人越发感觉一日将尽,心中或许是惋惜和亏欠,眼前渐渐浮现出她的样子——暮霞红晕。

     “爱我的人为我付出一切,我却为我爱的人流泪狂乱心碎,爱与被爱同样受罪,为什么不懂拒绝,痴情的包围……”

     我只想对她致歉,一段段歌词不留情地向我讲出我对她的不公。

     我隔窗抚摸着霞——

     她曾,与人争夺把我留在身边。

     我忘不了那次她想留住我时的神情……那刻,我并不认识她,但她用那最平凡的手段——与人争夺,与人为敌,从她不高大的身躯中爆出坚定的立场——把我留在身边。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只记得当时我并不想与她同伍。曾几何时,我还在埋怨她把我从自己爱的人身边夺走,由是对她不满甚至怨恨……窗外的红霞很温柔,就像她每次对待敷衍她的我时温柔的脸庞,我错了,错的彻底——我为无关紧要的、的所谓的爱情让她感受到了那么多不公,而她从不曾有怨言,只是默默将爱撒向我,她的胸怀,却让我更加内疚。

     她曾,深情握住我的手不想放下。

     我忘不了她紧拉着我的手时的神情……那一刻我好像真的很爱她。她总是抓着机会牵着我的手不放开,一次又一次……窗外的红霞很柔和,就像她握住我时她温暖、柔和的手,我错了,错的彻底——我在一次次本应享受每一瞬间的时刻,想着别人。而他从不曾有怨言,只是一遍遍的重复着他的爱,她的温婉,却让我更加内疚。

     她曾,默默将我作为特例。

     我忘不了她对我特殊以待时的神情……考试卷的难题边,总是有答案;发卷时的空白卷,总是会多几张草稿纸;班级罚站,总是能安详的坐在座位上;天凉,总能例外地受到关怀……窗外的红霞很唯美,就像她眼中总是带着星星。而她从不曾有怨言,只是一点点的增加我的特别,她的爱意,却让我更加内疚。

     其实,什么叫亏欠?是你辜负了一个真正的爱你的人。是我让她等了那么久,付出了那么多,换来看到我爱别人——如果她还愿意,从现在起,天边的红霞是我最爱的风景,能否像曾经一样眷顾我,照耀我……

─────────────────────

     霞……是我一生旅途中最美的风景——就如同她们的身形一般,宏伟、令美、温婉。但是看来,我似乎没有获得任何一个她,就像霞光普照大地,在照耀我的同时照耀着别人,不敢奢望她只对自己眷顾,因为她是霞。

     作一个孤独的旅人,审视世间的喧嚣……




采薪子

赠花与他•花间

林中有一簇晶莹的花

深深吸引着慕名而来的人

是掌心绯色的印记

真正契合最珍贵的欢喜

好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引出心底沉睡的在意

人说最喜月色下低垂的疏影

入迷也只是最应当的情景

胜之一字写在手上记在心间

最能共情的语言在眉眼

欢歌在昨夜月下花间

喜笑在那时日上阶前

林中有一簇晶莹的花

深深吸引着慕名而来的人

是掌心绯色的印记

真正契合最珍贵的欢喜

好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引出心底沉睡的在意

人说最喜月色下低垂的疏影

入迷也只是最应当的情景

胜之一字写在手上记在心间

最能共情的语言在眉眼

欢歌在昨夜月下花间

喜笑在那时日上阶前

采薪子

认真

你说他为何如此愚钝

说过真情不负就当了真

心意转移是一个有预谋的话题

在此之前我们默契绝口不提

此时仓皇假装心虚

没人看得出内心的狂喜

他做到了当初承诺的隐忍

听的人却辜负了所谓的信任

推开那扇掩映着的门

阳光下站着那个等着的人

那些人争先恐后去争取

那一出渲染多时的戏

阴影之中太多敷衍的情绪

若非不得已

早已抛下拟定的局

他站在那里把旧话当了真

朦胧的眼中意义无法辨认

你说他何必如此认真

无心的话怎么就当了真

你说他为何如此愚钝

说过真情不负就当了真

心意转移是一个有预谋的话题

在此之前我们默契绝口不提

此时仓皇假装心虚

没人看得出内心的狂喜

他做到了当初承诺的隐忍

听的人却辜负了所谓的信任

推开那扇掩映着的门

阳光下站着那个等着的人

那些人争先恐后去争取

那一出渲染多时的戏

阴影之中太多敷衍的情绪

若非不得已

早已抛下拟定的局

他站在那里把旧话当了真

朦胧的眼中意义无法辨认

你说他何必如此认真

无心的话怎么就当了真

𝓛𝓸𝓷𝓮𝓵𝔂
《我是一个高中生,我的心情有点...

《我是一个高中生,我的心情有点差》

晚风吹拂岸边的枝条

橙光送来浪漫

偏偏不巧扰我心绪

蟾光也要于我发难

微风抚平褶皱的眉头

万家灯火掀起我心底的温柔

我问自己

年少是不是总是多愁善感

年少是不是总是犹豫徘徊

年少是不是多了些小心翼翼

却忘记了大胆释怀

遣词造句到底是什么

是博取还是抒发

是悲伤还是害怕

是年少单纯的爱恋倾慕

还是自以为是地自诩高雅

年少走过千山万水

伴随着春秋冬夏

趁着灯火依旧阑珊

何必胆怯害怕

度过一个无怨无悔的青春年华

年少是在黑夜等待第一抹霞光

是苍穹之下欣赏星光

是在深夜仍然在和韵的诗句里徜徉

《我是一个高中生,我的心情有点差》

晚风吹拂岸边的枝条

橙光送来浪漫

偏偏不巧扰我心绪

蟾光也要于我发难

微风抚平褶皱的眉头

万家灯火掀起我心底的温柔

我问自己

年少是不是总是多愁善感

年少是不是总是犹豫徘徊

年少是不是多了些小心翼翼

却忘记了大胆释怀

遣词造句到底是什么

是博取还是抒发

是悲伤还是害怕

是年少单纯的爱恋倾慕

还是自以为是地自诩高雅

年少走过千山万水

伴随着春秋冬夏

趁着灯火依旧阑珊

何必胆怯害怕

度过一个无怨无悔的青春年华

年少是在黑夜等待第一抹霞光

是苍穹之下欣赏星光

是在深夜仍然在和韵的诗句里徜徉

采薪子

赠花与他•风采

还记得旧时风采

黑夜中绽放的花

不必等天明

借着淡淡月色

掩映的夜雾也藏不住

花色的明艳与芬芳

旧事重提啊

还记得那时的心意

俯身捡起那段回忆

散着耀眼的光

回身与君共笑语


还记得旧时风采

黑夜中绽放的花

不必等天明

借着淡淡月色

掩映的夜雾也藏不住

花色的明艳与芬芳

旧事重提啊

还记得那时的心意

俯身捡起那段回忆

散着耀眼的光

回身与君共笑语




采薪子

习惯了应该

怎么样也放不开

习惯了指摘

怎么样也难重来

灯影与风演着

抬手便是满堂喝彩

习惯了依赖

回首看不尽是情怀


习惯了应该

怎么样也放不开

习惯了指摘

怎么样也难重来

灯影与风演着

抬手便是满堂喝彩

习惯了依赖

回首看不尽是情怀



𝓛𝓸𝓷𝓮𝓵𝔂
回老家的时候突发奇想写了一篇散...

回老家的时候突发奇想写了一篇散文,第一次写,就当作练手吧。


遥远的故乡遥远的冬

        城市的冬总是来得直接,来得毫无情感,但乡里的冬来的得是那么纯白,那么轻柔。生于城市,长于城市,一来二去竟有些向往乡村的生活了。

        清晨,薄雾笼着天空,仿佛一层薄纱似的。我踏着雪向前行进,每一步的落脚都会发出咯吱的声响。向后回首,苍茫的天地之间也只有我的脚印了,刹时间觉得有些突兀,这美好的雪景是不是被我毁了?渐渐的,我走...

回老家的时候突发奇想写了一篇散文,第一次写,就当作练手吧。


遥远的故乡遥远的冬

        城市的冬总是来得直接,来得毫无情感,但乡里的冬来的得是那么纯白,那么轻柔。生于城市,长于城市,一来二去竟有些向往乡村的生活了。

        清晨,薄雾笼着天空,仿佛一层薄纱似的。我踏着雪向前行进,每一步的落脚都会发出咯吱的声响。向后回首,苍茫的天地之间也只有我的脚印了,刹时间觉得有些突兀,这美好的雪景是不是被我毁了?渐渐的,我走到了挨近树林的路上,本来不多叶子的树上覆盖了一层白雪,灰白相间,远远望去,宛如一条通向天边的路。雪飘落在土壤上,细小的钻进泥土里,大粒的被滤了出来,雪与土交混带来的是一股清香,柔柔的、凉凉的、肃肃的,这香气犹如梵婀玲奏出的悦耳的旋律,沁人心脾,也使我淡忘了前些日子繁杂的心绪。路上路过许多的人家,大门口贴着的对联红得耀眼。向屋内张望,小孩子正在自家的院子里玩雪,小男孩从地上抓起来一把雪,胡乱地扔向小女孩,小女孩不气也不恼,在院子里四处乱跑。他们嬉笑的声音毫不输给泥土带来的芬芳。本来还想再看着他们玩闹一会儿,但他们的大人从屋里走了出来,身上裹着黑色的棉袄,左手拎着孩子的手套,右手捧着一杯暖茶,嘴里不停地嘟囔着:“这么冷的天,玩什么玩啊,真是不嫌冷,一个雪有什么好玩的。”我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大人终是体会不到孩子的乐趣了,也许这就是他们为什么有那么多烦恼的原因吧!临走时,我又向屋内瞟了一眼,大人领着孩子进屋时又顺手从窗户上摘了一只腊肠,红白相间,富有光泽。在门外的我,似乎都已经想到了孩子们满心欢喜地咬下去吃的满嘴锃亮,嘴角还流着油,便又跑到雪地里玩耍的场景。鲜嫩多汁的腊肠真实地勾起了我的食欲,我便无心赏景,向家的方向走去。

        傍晚,雪停了,雾散了,视野愈发清澈。我漫无目地走在路上,猛地想起了前些日子没有得到答案的问题:诗人为什么都喜欢用写诗这种委婉的形式来表达感情呢?为什么不直接一些呢?思来想去也没有得到一个很深奥的答案:可能诗人都比较害羞吧!想到这里,我仰头看向天空,“极天云一线异色,须臾成五彩”,看来,天边的晚霞也是一个诗人啊,也是如此的害羞。晚霞就像俊俏的舞女,在云雾缥缈之中展现她的风采;就像是奢享的皇帝,在金碧辉煌中聆听和谐韵律;像那光洁的玉盘在云海中放射光芒;也是飘逸的丝绸,在天空中随意游动。夕阳也越来越红,红得几乎滴血,就像是一朵硕大的红牡丹在天边怒放,尽情喷吐芬芳。这一刻,她的美丽让我忘记了身边的一切。湿漉漉的天空使我的心更加柔软,但这不是思人,是恋乡。

        天渐渐暗了下来,雪又开始下了,夜晚的静谧向我袭来。风是透明的河流,雪是冰凉的流星,月光是纯色的彩虹。冬天的夜晚与夏天夜晚是不同的,通常夏季这个时候,蝉和蟋蟀已经开始聒噪地叫了,而现在,我却能听能听见雪落下的声音。月光照在我面前的雪路上,反射出来的白光将黑夜划破一道缺口,照射进了漆黑的夜晚,是那么纯白,那么耀眼。我一路地走,月亮一路地跟,看来月亮也是寂寞的,那就让我们一路吧!相互陪伴。伴着朦胧的夜色,微冷的夜风,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轻轻的深吸一口气,似乎有雪花的清香,这是一年中故乡最美的时光。春季太花哨,夏季太聒噪,秋季太破败,唯在这冬天的时候,有月相伴,有绽放的烟花,身心是最惬意的。人们常说在热闹的时候最容易思念一个人。可奇怪,今夜如此静谧,为什么我还在想着呢?是因为故乡的月亮太容易勾起人的思念吗?

        虽说从小到大很少回到故乡,但当我真正踏上这片土地时,心中的那股热情就涌了出来。现在我也只恨没能长时间的呆在这里,错过了那么多美好的事物。如果可以,我希望我死后可以葬在故乡里,葬在故乡的冬天里。

        夜深了,过了今夜,明天又是一个新的开始,那些旧的思绪就置之度外好了。

采薪子

赠花与他•琴瑟

春日里衣衫薄

趁风看池中荷

人说草木如歌

言语存心镌刻

何处飘来琴瑟

才将心神招惹

月下亭中醉卧

岂知此中难得

春日里衣衫薄

趁风看池中荷

人说草木如歌

言语存心镌刻

何处飘来琴瑟

才将心神招惹

月下亭中醉卧

岂知此中难得

采薪子

不经意间的触碰

将沉睡的梦唤醒

浓郁的花香告诉你

能够用来表情的

不只有光影

不经意间的触碰

将沉睡的梦唤醒

浓郁的花香告诉你

能够用来表情的

不只有光影

采薪子

动情

他说从来学不会敷衍

动情处自会落泪

拂了拂衣袖

笑着走进春天里

他的姿仪很美

即使不认得他

也忍不住要夸上一句

我与他之间有秘密

带着细微的萌动

初春的风笼在袖中

等来他一个回眸

眸中有笑有温情

泪水挂在面上缓缓滑落

隐见情字镌心间

我知他从来不会敷衍

泪水坠落在指尖

这是他说的动情之处

这一刻他与我同在


他说从来学不会敷衍

动情处自会落泪

拂了拂衣袖

笑着走进春天里

他的姿仪很美

即使不认得他

也忍不住要夸上一句

我与他之间有秘密

带着细微的萌动

初春的风笼在袖中

等来他一个回眸

眸中有笑有温情

泪水挂在面上缓缓滑落

隐见情字镌心间

我知他从来不会敷衍

泪水坠落在指尖

这是他说的动情之处

这一刻他与我同在


采薪子

赠花与他•凝神

衣袖拂过春日的新草

微风唤醒心神的微妙

人在树影间小心地瞧

看到春光处处解寂寥

一时何曾看尽飞花闹

一瞬垂眸凝神皆知晓

说是斯人情起月下邀

深知左右无人相思教

衣袖拂过春日的新草

微风唤醒心神的微妙

人在树影间小心地瞧

看到春光处处解寂寥

一时何曾看尽飞花闹

一瞬垂眸凝神皆知晓

说是斯人情起月下邀

深知左右无人相思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