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抗日

13638浏览    939参与
连杰影视
烽火地雷战:中国人最不缺的就是骨气,国人皆如此,倭寇何敢
烽火地雷战:中国人最不缺的就是骨气,国人皆如此,倭寇何敢
暖木条荚蒾影视
烽火地雷战:抗日英雄真实事迹改编电影,山河已无恙,英雄永不朽
烽火地雷战:抗日英雄真实事迹改编电影,山河已无恙,英雄永不朽
连杰影视
烽火地雷战:又一部抗日神作,连占热度榜首,他的魔力何在
烽火地雷战:又一部抗日神作,连占热度榜首,他的魔力何在
晓歌看影视
烽火地雷战:他们埋的不是地雷!而是百姓们反对侵略的决心
烽火地雷战:他们埋的不是地雷!而是百姓们反对侵略的决心
暖木条荚蒾影视
烽火地雷战:真实还原日军的暴行,让我们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烽火地雷战:真实还原日军的暴行,让我们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小小班的大电影
日军地狱岛女人生不如死,人性被践踏到了极致,真实改编的黑历史
日军地狱岛女人生不如死,人性被践踏到了极致,真实改编的黑历史
小小班的大电影
日军地狱岛女人生不如死,人性被践踏到了极致,真实改编的黑历史
日军地狱岛女人生不如死,人性被践踏到了极致,真实改编的黑历史
浪子回头映剪辑
抗日奇侠之张二嫂:令日军闻风丧胆的夜间女侠,竟然是男人假扮的
抗日奇侠之张二嫂:令日军闻风丧胆的夜间女侠,竟然是男人假扮的
清酒孤欢映剪辑
抗日奇侠之张二嫂:正义先辈的最后一次任务,肉身已亡精神不散
抗日奇侠之张二嫂:正义先辈的最后一次任务,肉身已亡精神不散
有只猫映剪辑
抗日奇侠之张二嫂:抗日英雄神出鬼没,黑暗势力已在暗中盘算
抗日奇侠之张二嫂:抗日英雄神出鬼没,黑暗势力已在暗中盘算
鸿泽天剪辑
抗日奇侠之张二嫂:好心却做了错事,单纯弟弟不小心将哥哥出卖了
抗日奇侠之张二嫂:好心却做了错事,单纯弟弟不小心将哥哥出卖了
洛晓沫:D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十二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


请注意避雷谢谢!本人是一个纯属新手的写文人,所以说内容会写的十分不好。


⚠️⚠️⚠️⚠️⚠️:二次元行为请勿上升到三次元!!!请不要磕国耻CP!!


可能会有点ooc,请各位看官看看就好,不要当真


:抗日时期  瓷:现代时期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界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是的,来的人正是南斯拉夫,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更让人没想到的是他的出场方式,是从天而降...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


请注意避雷谢谢!本人是一个纯属新手的写文人,所以说内容会写的十分不好。


⚠️⚠️⚠️⚠️⚠️:二次元行为请勿上升到三次元!!!请不要磕国耻CP!!


可能会有点ooc,请各位看官看看就好,不要当真


:抗日时期  瓷:现代时期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界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是的,来的人正是南斯拉夫,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更让人没想到的是他的出场方式,是从天而降,说是从天而降,是真的从天而降。


的办公室其实就是一个小而破烂的帐篷,最上面的布早已昏昏欲坠,而南,正是从上面下来的。


南的嘴里叼着一束玫瑰,当他闭着眼跳下来的时候,把玫瑰拿在了手上,凭着自己的经验,对着一个地方说了一大堆情话,要有多肉麻就有多肉麻,比如:

如果我是猫,九条命都想和你过;

喝了你酿的爱情的酒,如果没有续杯,情愿渴一辈子;

总有一天,你的名字会出现在我家的户口本上;

报告一下,我变心了,今天的我比昨天更喜欢你了

…………


在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时,南睁开了眼,说了一句:“瓷,和哥走吧,别在那个大列巴身边……”结果还没说完,就发现自己朝着的正是苏,瞬间就懵逼了


然后他又感到了一些不对劲,头转了一下,发现不只有苏,还多出来了几个人,在那么一瞬间,南想了很多。


“不是,我特么来前特地查了,你这个大列巴今天不会来,但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南此时脸上表情有些狰狞,毕竟在他前来的路上,就不停的幻想着深受自己的感动,和自己远走高飞,然后看到苏那如同喝了两大杯陈醋的表情,但现实却让他非常的不爽。


“南斯拉夫同志,我想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 苏本来就被五常穿越过来的事闹得脑子乱乱的,现在这个南斯拉夫又过来了,而且还当着自己的面,深情告白自家学生,他突然就想一镰刀砍死南。


“不过重点不是这个,重点tmd是为什么这个套着劫匪头套的这个人特么为什么那么像美国佬!还有为什么有两个瓷!”       南本来看到苏在就已经很不爽了,而在苏说话的时候,他又看到了那4个没有来得及摘头套的英,法,美,俄,以及两个“瓷”,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崩溃了


“南,你冷静点” 感觉南状态有点不好,于是就说  “瓷啊,你说哥怎么冷静?我现在很伤心,需要你一个抱抱才能安慰”  说罢,南便扑了过去,但结果还没碰到,就被苏一把拉住了。


“Honey,南斯拉夫真的是你们红营的吗?” 目睹了南的举动的美,虽然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南斯拉夫和别的红营的人(国)不一样,因为在他的记忆中的南斯拉夫是如同一只老虎一样的存在,但是刚刚南的举动,不禁让美有些怀疑


虽然自己正在和苏争吵,但是咱的南哥听力还是很好的,所以尽管美刚刚是声音比较小的对瓷说,但还是听了一清二楚,就凭那语气,那声音,南已经确定那个带着劫匪头套的就是美


“不是大列巴,我觉得在咱俩打起来之前,还是得问一下那个美国佬tmd是到底怎么进来!” 虽然说自己非常的看不惯苏,但毕竟都是红营的,共同敌人还是美


“南斯拉夫同志,我想这个问题一时半会是和你说不清的,所以还是请您先回去!” 

“去你的!你这个当老师的怎么一点都不关心瓷呢!那个美国佬可是出现在瓷的营地里!”

“这个问题不用你来操心”

“你是来找茬的吧?咋滴,非要打一架是吧?”

“如果你不介意,也不是不行”

 

眼看两人之间的火苗越来越大,瓷和赶紧上前将两人拉开,南看着俩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瓷,感觉脑袋又要炸开了

“瓷,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你有一个父……嗯,哥哥?” “他不是!” “那你俩为啥长得一模一样?” “他会给你解释的,但是在此之前我要跟你先声明一下,你即将听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南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并且已经貌似知道可能会说啥了


在此之前,瓷就已经解释过两次了,现在又要解释一次,莫名其妙的感到了一些烦躁,但是,谁让他是南斯拉夫呢


在听完瓷的解释后,南,他也沉默了。五常:好的吧,我是不是进入循环了?


南低头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后,抬头认真地看着瓷:“你,和另外4个人真的来自未来?” 瓷看着南那样子,感觉鼻子有一点酸,所以只是点了点头。


嗯,既然现在的我追求不到,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如果我追求他,四舍五入是不是就等于我把给追到了?南所思考的事情,果真和别人不一样呢。


而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英,法,美,俄也都将遮盖自己容貌的东西给撤掉了,他们看着苏联和南斯拉夫,都想到了一些不好的回忆,尤其是美(除俄)


而在阿联那边,简直都乱了套


“什么鬼啊!通过监控都没有看出他们5个是怎么消失的吗!”


“一个多小时了啊!能找的地方都没找到吗!”


“全力封锁五常消失的消息!绝对不可以透露出一点!”


“赶紧通知北京,莫斯科,巴黎,伦敦,华盛顿!”


“印度又来申请加入五常?tmd找借口推了!”


“那边的那个谁,你通知一下各国,等一会儿的那个会议取消!”


平行世界的时间和主世界的时间是不一样的,平行世界的一小时就相当于主世界的5分钟,而五常穿越,也已经有了18个小时了,不过对于主世界来说,只有一个多小时。


如果是一般人失踪一个多小时的话,不会引起多大的恐慌,但是消失的可是五常,他们可是举足轻重的存在,如果消失了的话,那可不是说着玩的。


虽然联已经十分努力的封锁五常消失的消息,但还是被几个郭嘉给故意透露了出去,所以现在国际上议论纷纷,尤其是三哥,见谁都说:现在五常没了,所以说我现在就是五常!哈哈哈!


而在一个乌漆抹黑的房间里,一个人手拿着红酒杯,看着自己面前数个半透明屏幕上的画面,不停的摇晃着,嘴角露出了一丝狠毒的笑容,喃喃低语道:“你们谁都不会想到的……” 仔细一看那些屏幕上的画面,竟然是五常穿越后的以及主世界中所发生的一举一动。


那个人喝了一口手中的红酒,皱了皱眉,随后直接摔在了地上,把那一直站在自己后面的一个人叫了上来,最后一巴掌扇了上去,力度大的直接让对方跪倒在地上,被摔倒的那个人捂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个人:“我,我们不是合作关系吗?您为什么要打我?”


“合作?我什么时候说了?” 那个人居高临下的看了看,跪倒在自己面前的那人,轻蔑的说道 “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跪倒在地上的那个人想反驳,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就因为想到了一些事,加上那个人刚刚所散发的气势以及眼神,便莫不作声。


“把这里收拾干净”  那个人不屑一顾的看看跪倒在地上了的那人,随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跪倒在地上的那人看着对方走了以后,默默地低骂了一声,随后便开始收拾摔碎的酒杯。酒杯被那个人摔成了很多碎块,每一个碎块都十分的锋利,将收拾残局的那人的手划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划痕,但是那人似乎没有痛觉,只是越收拾嘴上的低骂的内容便越狠毒。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未完待续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咕了好久,抱歉,答应你们的伏笔终于写了,真不错

彩蛋是告诉你们将五常消失的消息散播出去的是哪几个郭嘉

至于最后的那个人,那人是哪两个人(国),这里就不透露啦,但是请相信我,你们是不可能猜出来的(除了某个逼)

全篇一共2861个字,再见啦!
















洛晓沫:D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十一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


请注意避雷谢谢!本人是一个纯属新手的写文人,所以说内容会写的十分不好。


⚠️⚠️⚠️⚠️⚠️:二次元行为请勿上升到三次元!!!请不要磕国耻CP!!


可能会有点ooc,请各位看官看看就好,不要当真


:抗日时期  瓷:现代时期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界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除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不过当他们想到自己是穿越到了过去,是穿越到了1939,所以能见到...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


请注意避雷谢谢!本人是一个纯属新手的写文人,所以说内容会写的十分不好。


⚠️⚠️⚠️⚠️⚠️:二次元行为请勿上升到三次元!!!请不要磕国耻CP!!


可能会有点ooc,请各位看官看看就好,不要当真


:抗日时期  瓷:现代时期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界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除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不过当他们想到自己是穿越到了过去,是穿越到了1939,所以能见到苏联,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事,再加上瓷是苏联的学生,所以能在瓷的营地中看到苏联出现,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听到这声音,从混乱的思考中出来,看见自己的老师来了,开心的站起来朝着苏联打招呼:“老师,你来啦!”   苏注意到了五常,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对说:“我听说你受伤了,所以我过来看看,现在你还好吗?”  “一点小伤而已,没事的!”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被子弹打穿了的肩膀。 


“中枪了还叫小伤吗?你真是越来越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苏皱了皱眉。真的没有什么事的,反正我是意识体,又死不了,伤口愈合得又比之常人快” 瓷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苏见这样,也就只能叹口气。


听到这话,四常才想起他们刚穿越来时,就恰巧遇到了中日两方的战争,身为意识体的不仅亲自上战场,而且还被日方那边的意识体被枪击中了两次。他们悄悄的观察着,因为此时的。还没有正式成家,所以身为国家代表的意识体,看起来十分的虚弱,也只有1米6左右,被子弹打穿的地方透露着凝固的鲜血的痕迹,绿色军装上到处都是打过补丁的,脸上缠绕着眼睛的绷带也灰沉沉的,上面也有一些凝固的血迹,如果没有人说的话,谁都不可能相信这是一个国家意识体。


“不过,达瓦里氏,这5个人是谁?”苏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虽然五常因为并没有转头,所以并不知道苏有没有在注视着他们,但是以他们的经验可以告诉自己,苏正在盯着他们,尤其是美,瓷和俄,那个感觉更加的强烈。


:草!忘了他们5个了,我这下该怎么解释? 此时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跑。 “老师,他们5个是我的朋友,刚刚从国外回来的,哈哈” 一脸真诚的看着苏。“这理由傻子都不会信吧” 英这么想


“可是达瓦里氏,现在可是二战时期,你家现在也因为在打仗而很不安全,他们5个为何要来你这呢?” 苏知道说的不是真话,但是也没有直接捅破。 “老师!我说的都是真的!”虽然还是脸上一脸真诚,但心中已经默念了1万遍靠北


苏并没有再回复,而是径直走向了五常,因为他从背影来看,觉得这5个人很眼熟。听到声音,五常赶紧把自己脸给挡住,于是乎,苏便看到了这么奇怪的一幕:


瓷用刻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扇子挡住了全脸;

俄用他的大绒帽直接把眼睛给盖住,把毛衣的领子死命的往上拉;

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个大号的黑色毛帽套在了脸上,并且那个黑色毛毛套在脸上的时候,眼睛和嘴巴部分刚好各有一个洞 ;

英将自己下半张脸深深的藏在了自己的高领里, 并且他用礼帽将自己上半张脸给遮住

法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段丝巾,直接绑在了脸上。


苏看到这一幕,更加怀疑了好不好?“你们这是?” 苏用着一种特殊的眼神,看着五常。不愧是咱老大哥,虽然五常并没有直视苏,但还是深深的感受到了苏的气势。苏此时注视着五常的眼神以及他的气势,已经足够让一般的意识体软腿了,但是那毕竟是五常,并没有腿软,只是美冒了亿点冷汗


看到这一幕,强忍着笑。


“咳咳,伟大的苏联先生,我们只是因为长得太丑,怕吓到您,所以说才这样子,请您不要在意” 瓷压低着嗓子说,这语气,瓷都不相信这是自己说出来的。


“我貌似没有说过我是苏联吧?” 苏给瓷的回复似乎是对上的,但又好像没有对上。五常的内心此时正在奔腾,尤其是瓷 ,他听了苏的回复后,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个嘛,能让瓷称为老师的人,也就只有苏联了,关于这点谁都知道的” 法急中生智的说。


苏听了以后微微点头,对着说:“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达瓦里氏,等会儿再见” 随后便转过身准备走,没有想到苏会这么轻易的就相信了,并且就这么轻易的走了,五常更是不相信,不过苏走了也是件好事,就当他们放松下来的时候,苏突然快速的冲向五常,不,准确点说是快速的冲向瓷,瓷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苏一巴掌把手中的扇子给拍掉了。


俄:之前在瓷家的视频平台上就经常看到这种行为被称为老六?


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五常和明显就没有想到苏会这么做,而苏虽然也有心理准备,但是看到瓷和自家学生那长得一模一样的脸,还是不由的愣住了。不是,我们好歹也是五常,马甲就这么容易被扒下来的吗?法感觉有些崩溃


苏盯了一会儿瓷后,并转过头对说:“达瓦里氏,我觉得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虽然有点慌,但还是准备用“他其实是我远方亲戚”这种烂大街的话来糊弄,结果还没说出口,就又被苏给打断了 “不要跟我说什么他是你的远房亲戚之类的” 


“老师,如果我说这只是巧合,您信吗” 知道那一套不好使了,于是想要垂死挣扎一下 ,苏并没有回答,而是就那么盯着他,也就那么盯着苏。五常之间则是互相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知道怎么说。


终于,坚持不住了,朝着五常那边看了一眼,瓷也知道再隐瞒下去也没有用,所以便点了点头,示意可以把真相说出来,于是乎,在经历了长达十几分钟的解释中,苏心中的唯物主义也开始了动摇。而在给苏解释的时候,美无时无刻不在想如何马上逃走。


解释完后,苏便一脸不可相信地看着五常,看着瓷和俄,欲言又止。谁都没有说话,虽然苏有很多问题想要说


就在气氛逐渐凝固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用着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了,而那个人的出现,让瓷的心头又一颤,眼眶再次有些模糊。曾经的那些美好,那些失望,那些绝望,那些孤独的记忆又再次浮现出来


“Hello!小同志!那么久不见,你有没有想我呀?我可是很想你的!”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未完待续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这篇有点少,内容也实在是差的要死,说好给你们埋的伏笔,这一篇也没有展示,抱歉

全篇一共2487个字,再见









洛晓沫:D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十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


请注意避雷谢谢!本人是一个纯属新手的写文人,所以说内容会写的十分不好。


⚠️⚠️⚠️⚠️⚠️:二次元行为请勿上升到三次元!!!请不要磕国耻CP!!


可能会有点ooc,请各位看官看看就好,不要当真


:抗日时期  瓷:现代时期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界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五常真的有点慌了,距离上次他们慌,还是在上次。


看着那眯着的眼睛,美想到了1953被冲锋...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


请注意避雷谢谢!本人是一个纯属新手的写文人,所以说内容会写的十分不好。

 

⚠️⚠️⚠️⚠️⚠️:二次元行为请勿上升到三次元!!!请不要磕国耻CP!!


可能会有点ooc,请各位看官看看就好,不要当真


:抗日时期  瓷:现代时期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界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五常真的有点慌了,距离上次他们慌,还是在上次。


看着那眯着的眼睛,美想到了1953被冲锋号支配的恐惧,英想到了17世纪那时候被明朝的海军支配的恐惧,虽然那个时候的瓷和现在的完全不一样,但是他们眯着眼睛时所散发的气息完全一模一样。


“我想各位,应该说说事实了吧” 微笑着对着5人说。 “你听我解释,我们5个真的不是你所认识的那5个” 法想要垂死挣扎一下。 


“额头冒汗,瞳孔缩小,眼神四处闪躲,这是明显说谎哟亲” 和善的看着他。俄和瓷感觉这玩意儿好像是曾经苏联生前教过的,当初俄好像还是被逼迫着学的。


法法这下彻底放弃了,直接就搁那摆烂。瓷此时大脑正在飞速运转,试图挽回这局面,可是就当他想出来,就要说出来,解释的时候,美那个屑因为等不及了,直接就把马甲给扒了。


“ fuck!被拆穿就拆穿呗,还搁那儿瞎解释个啥,有个毛的用” 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直接说出了让4人想上去一巴掌呼死他的的话 “啊,是的是的,我们5个人就是你想的那5个,反正都已经被发现了,还掩饰个屁!” 美将手插进衣服口袋,样子特别的欠揍


瓷这时真的要不是自己理智的控制,美应该去见苏联了。因为气愤从而导致拿着扇子那只手握得很紧,扇骨都开始有些断裂,如果握得再紧一点,扇子上的写着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该会掉。


另外三人已经彻底被这个屑美这个逼搞出来的是弄的无语至极,因为他们已经看出来瓷应该是想出了方法,但美早不说,晚不说,偏偏在这个时候说,还真是应了一句俗话: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


听了美的回复,脸上全是“我就知道”的神情,不过也就只有才知道,他现在慌得一批,因为刚刚他猜测五常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些,并没有完全确定,如果说瓷在美说出那话之前把自己刚编的话说出来,其实是有很大的可能相信的,可惜那只是如果。


“哎哟我趣,感情这是真的,我只是套路一下他们,就这么快就招了吗?不会吧,不会吧??这不符合唯物主义?!” 这是的内心想法,还真是,表里不如一。


瓷虽然对于美丽卡的这种坑队友的做法非常的无语,但反正都说出来,再狡辩也没有用,所以干脆直接把扇子合起来,把眼睛睁开,看着瓷 (在瓷与见面后,瓷就是一直眯着眼睛,用写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扇子,捂住下半张脸)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看到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瓷,不免还是有些震惊。


“各位站着也挺久的,请各位稍等一下,我去拿几个凳子来,毕竟我想我们应该会聊很久” 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消化,并且也有数不清的问题要问他们,所以借着帮我常去拿凳子的一些时间去捋一捋,想一想该提问什么问题。


走了,四人就全部就一种“你咋那么见呢”的表情看着美,俄。超级想上去再次和他干一架,但是这里毕竟是的 办公室,如果他和美在这里打架的话,一定会把这里弄的和刚刚关押他们的监狱一样破败。


英和法已经完全不想再理一下美了,于是就在那边喝自己的茶,吃自己的法棍。瓷更是想一板砖呼上去,坑队友只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走了以后,美看着另外4人用一种自己很不舒服的眼神看着自己后还露出一种“我觉得我没有做错”的表情


拿着5个凳子进来了,他示意五常坐下,自己只做到了“办公椅”上,五常坐下的位置刚好就在办公桌前面,如果在搭配上一些东西,真有审问犯人的味儿了。


就这样,瓷把事情的一切都一五一十的讲述给了瓷,虽然自己在之前早就想过了很多种可能, 瓷。给自己讲的也有想过,但是当这一切被此亲口说出的时候,自己还是有一些不可思议。


想喝口在刻着为“人民服务”的杯子里的水解解压,结果拿杯子的手都在颤抖,他内心的唯物主义开始了动摇


“好了,我想我知道的都已经说完了” 瓷说完了。但是明显还没有缓过来,用着一种复杂的神情,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5人。


“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但是你应该不得不信,毕竟我想应该没有其他理由能够解释了” 瓷看那样,便又补充一句。


并没有回答,就那么沉思。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瓷用他那一只没有被绷带捂住的眼睛以一种特殊的感情看着瓷,默默的问:,“ 你说你们来自20**年,那我想知道,那个时候的种花家,人民还吃得上饭吗,还穿的暖吗?” 


除了瓷,其他4人听到问的的这第1个问题,便愣住了,因为他们本以为第1个会问的应该是自己以后强不强大,结果没想到他第1个问的是自己的人民。


瓷听到这个意料之中的问题,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微笑着点点了头,虽然他不知道在这个平行世界中,未来的种花家怎么样,但是以他的观察,这个平行世界以后的种花家,绝对是一个和自己的种花家一样的强国!


看见瓷点头,鼻子有些酸酸,他费了好大劲才使自己的眼泪不掉下来,他小声地感叹道:“ 果然啊,那些战士没有白牺牲! ” 之后他又问了几个问题:


“在你们那个时代,世界GDP第一大国是谁?”

“美”

“果然还是他”

“那我们呢?”

“世界第二”

“哇!真的吗?”

“当然”

“那老师呢?我还以为老师是世界第二呢”


瓷没有回答,其余4人原本也都在各干各的,但是当听到询问苏联,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瓷,包括美,俄不知道瓷会怎么回答。


“老师啊,嗯,关于这个的话,我要保密哦” 瓷微笑着说。 “好吧”有些失望,瓷和虽然在一些地方不同,但本质上还是一样的,如果那个问题自己不想说的话,自己又不太喜欢强求别人说自己不想说的话,所以也就没有再追问。


美看着这一幕,就想活跃活跃气氛:“你们两个真的是同一个人吗?我怎么从语气和对话来听,那么像父子呢?” 美见见的说。


瓷听到这话并没有作出回复,也没有,只不过他俩都在心中翻了无数个白眼。


这时,似乎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紧张的问瓷:“关于抗日,我想问一下,我们胜利了吗” 问完后就一直那么盯着瓷,生怕自己听到自己最不愿意听到的那个结果,手心中都充满了汗。


“当然啦,我们可是中国,怎么可能不会胜利呢?虽然牺牲了很多同志” 瓷还是一脸微笑,只不过那个微笑中带着一丝心酸。 听到这话,终于放心了,就当他准备继续发问时,他们听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达瓦里氏?” 


虽然这个声音已经消失了三十几年,但是不管消失多久,在场的五常不会有一个人忘记,尤其是瓷和俄。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未完待续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更新的这时间就挺阴间的,唉,咱也不想,主要就是原本答应你们周末多更点,结果只更新了两篇,如果不更新的话,我感觉对不起你们()

看到最后一句,我想肯定会有人说会有刀子,但我可以准确的告诉你,人家可是撒糖专家~(虽然质量不咋地),就不用担心的啦~(认真)

最后还是要说,希望世界和平吧!全篇共3846个字,再见!



九局下半两出局
上海 1937 士兵正准备跃进...

上海 1937


士兵正准备跃进冲锋,应是淞沪会战初期的摄影。


上海 1937


士兵正准备跃进冲锋,应是淞沪会战初期的摄影。


洛晓沫:D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九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


请注意避雷谢谢!本人是一个纯属新手的写文人,所以说内容会写的十分不好。


⚠️⚠️⚠️⚠️⚠️:二次元行为请勿上升到三次元!!!请不要磕国耻CP!!


可能会有点ooc,请各位看官看看就好,不要当真


:抗日时期  瓷:现代时期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界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就这么过了三四分钟,终于到了的办公室的门口,其实说的好听点是办公室,说的正确点就是一个小帐篷,是真的小啊!...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


请注意避雷谢谢!本人是一个纯属新手的写文人,所以说内容会写的十分不好。


⚠️⚠️⚠️⚠️⚠️:二次元行为请勿上升到三次元!!!请不要磕国耻CP!!


可能会有点ooc,请各位看官看看就好,不要当真


:抗日时期  瓷:现代时期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界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就这么过了三四分钟,终于到了的办公室的门口,其实说的好听点是办公室,说的正确点就是一个小帐篷,是真的小啊! 似乎的办公室比正常的小上20% 


其实吧,距离的办公室门口还差五六米左右,但是他们就听到了有两个人正在争吵,从声音和口音来听,其中一个是,另一个人的外国口音很重,准确点说是他的日本口音很重。


“降参できないのか!私たち日本の天皇は、あなたたちが降参すれば、命を許してもいいと言った!」”

翻译:难道你就不能投降吗! 我们日本天皇已经说了,只要你们投降,可以饶你们一命!”


“放你奶奶的gp!投降你二大爷!!咋了吧唧的你们还没完!我nm在你进来时没给你个大逼兜子都算我超级文明了!!cnmd!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给我麻溜的滚出去,转告你们zz天皇以及那个sb意识体,这场战斗,我们种花家是不可能投降的!也不可能会输!! 或者你奶奶的,我让你感受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クソ野郎よくも私たちの天皇を侮辱したものだ!!私たちはあなたに良い菓物を食べさせません!敬酒不喫喫罰酒!!」

翻译:混蛋!竟敢这样子侮辱我们的天皇!!我们不会给你好果子吃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tmd,小日子也会说我们中国的俗语啦?吃屎啦你!你奶奶个b的,你这个大**,早晚你们岛国要沉!!!”


“あなたバカヤロー!!でも大丈夫です。あなたはまだ知らないようです。私たちは少し前に中国の戦士たちを捕虜にしました。降参しないなら、彼らのことをよく考えてください。”

翻译:你!混账!!不过也没事,看来你还不知道,我们在不久前俘虏了一批中国战士,你要是不投降,就好好想想他们吧!!


“cnmd!咋了吧唧的还会威胁人了是吗!我尼玛,就在这里告诉你,当我们中国会威胁别人的时候,你们还tmd不存在!!你奶奶的!别想就这样子,就能成功威胁到我们!我们的战士是绝对不会妥协的!!!麻烦您麻溜的滚出去!!”


两人的争吵声越来越大,从声音听出已经越来越生气了,甚至在最后,还没有等日本方的人说完话,就已经连打带骂的被轰了出来。日本方的那个人嘴上还骂骂咧咧,骂的更狠。


虽然说在之前,他们就已经见识过的骂人技术,但现在看起来还是很震惊,毕竟与他们朝夕相处的瓷,可是特别“文明”,特别“温柔”,特别“友善” ,哦,当然,美并不这么认为。


那个日本方的人在被轰出来后,脸色就没有好过,嘴上一直在说一些不堪入目的粗话,他甚至看都没有看五常和萧鸿华。 “嘁,那个逼拽什么?到时候直接把他们老家给捅了” 萧鸿华一脸气愤加嫌弃的说的。 “别这样说哦” 瓷看到自家孩子用词不当,便和善的说


四常:不是,战场上的那个你还有刚刚的那个你,你咋不说呢?


其实瓷还没有说完,他满脸笑容,打开扇子扇了扇,便又接着说:“对于这种人,用词不用太过文明哦” 萧鸿华:“??啊?是是是是是是吗?” 四常:??


在那么一瞬间,四常怀疑面前站着的那个瓷是


就在这时,一位熟悉的“少年”走了出来,恶狠狠对着日本方的人离开的地方说:“慢走不送!你大爷的!!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此时那位少年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看他,头一扭,便看到了五常和萧鸿华,莫名其妙的感到了一些尴尬,随后望向了五常:“这5位很面生啊,想必就是鸿华说的那5位了” 难道没有看到瓷和他长得一样吗?不并不是,只是因为瓷用扇子把自己的下半张脸给挡住了


萧鸿华看到便露出了一副十分高兴的样子:“是的爹爹!您给我的任务已经完成,请问我接下来该做什么?” 一脸疼爱的说:“你做的很好,现在暂时并没有什么事,你去休息吧” “是!” 萧鸿华被爹爹夸了,心里乐开了花,在走前他和瓷挥手:“再见,今晚还能再次见到你们”


在目送萧鸿华走后的看了看面前站着的5个都比自己高许多的人,突然有一些羡慕 :“5位请进吧”


当五人进入到的办公事时,除了瓷,其他人全都直接就震惊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死活不相信,这个是一个国家意识体的办公室:帐篷里仅有三桌,一椅,一床,桌子上密密麻麻的摆满了文件以及地图,还有一个上面刻着“为人民服务”的杯子,除此以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明显是看出了4人的震惊,有点不好意思:“抱歉,我这里只有一张椅子,不够让你们坐”  英:这么简陋?美那个逆子,真该好好学学。带嘤这么想,因为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家屑儿子奢侈的样子,这么想着,他又喝了口茶。


抬头看了看俄,觉得他很眼熟,不仅和老师像,而且还和老师的儿子俄长得超像,而站在他一旁的瓷,虽然他用扇子挡住了下半张脸,但那样子还是让他更加熟悉。于是就这么一直盯着两人看,瓷看到自己一直盯着自己,感觉有点不舒服,俄也一样


“这两位,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发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瓷刚想回答,但想到如果自己说话的话,可能就会暴露,于是就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俄,俄马上就会意了:“啊,啊没有的,我们没有见过面,就是这样” “是吗?” 有点不太相信。“当然!我骗你干什么?” 俄有点心虚。 “好吧”


“抱歉,过了这么久,我还没有做自我介绍,我叫……” 刚想说自己名字,就被屑美打断了 :“你不就叫瓷吗?谁都知道的好不好?” 瓷听到美说的话是真的超级想一板砖呼上去,英和法表示我不认识他,俄表示又想干一架了。


看着美那一脸欠欠的模样,感觉很像自己认识的一个人,但是这想法一冒出来就马上被打断了,因为他觉得根本就不可能,应该只是巧合。不过那语气,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听上去就那么的想揍他一顿


“是的,我就是瓷,你们的呢?” 用自己的理智告诉自己不可以,于是强忍着那种想揍一顿美丽卡的感觉。


其实瓷还是想让俄替他回答,但是他从俄罗斯的眼神中就看出来,他忘了,瓷又看了看另外3人,感觉没一个靠得住

“拿着扇子的那个叫做钟瓷,最高的那个叫做依万,金色头发的是白嬴,另外一个叫高卢,我叫约翰” 就当瓷想要稍微转换一下声音作出回答时,英替他回答了。


国民好队友!


“嗯,好的” 其实吧,当5人进来的时候,一眼看过去只觉得俄和瓷很眼熟,另外三人他并没有细看,但是当美和英国发话的时候,他才觉得另外三人真的是也超眼熟,心中的疑问也越发强烈


“嗯,各位的名字我也知道了,不过啊,我们真的没有见过面吗?” 眯着眼睛发问,瞬间从一个甜甜美美的小兔子变成了千年老狐狸。美:这不对劲儿,抗日时候的Honey都还没有正式成家,而且现在的他这么小,为什么会有压迫感? 另外三人也同样有这么疑惑


法觉得有些不妙,急忙摇手:“没有的,我发誓我们真的没有见过面!” 看着法兰西一脸紧张的样子,便知道他们在撒谎,因为这个活了5000多年的人怎么可能没看出来呢?就算现在他还十分弱小,可他在封建时期积累下来的看人经验,可不是说着玩儿。


“噢?我并不这么认为” 双手放在胸前,一脸不相信 “您和我认识的一位叫做法兰西的人长得很像” 


听到这话,法彻底慌了,拼命的在想该如何解释,突然他急中生智: “其其其实吧,我是法兰西他哥,是的,就是这样”  英听到这话,眼镜片都要裂开了:我以前觉得他是装傻,现在才知道他是真的傻


“可是,我说的法兰西,可是和我一样是国家意识,虽然国家意识体之间也不是不能有哥哥弟弟关系,但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更加怀疑了


指了指嘤:“这位先生,我觉得你很像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嗯,简称英” 最后又指向了美:“这位很像美利坚” 美和英:我承认我有那么一瞬间慌了


随后似乎在用一种看犯人的眼神看着他们:“个子最高的那个,真的很像小俄啊” 美听到这么称呼俄,使了好大劲儿才忍住不笑。


最后,看向了瓷:“至于这位一直拿着扇子的,虽然我知道可能不太礼貌,但我还是要说……”  瓷慌了,咋刚见面没多久马甲就没了呢?


“您 真 的 很 像 我” 随着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瓷的侥幸失去了一大半。


说完这些话,便面无表情的把手放在后面,静静的看着5人,明明那么弱,个子那么矮,站在他面前的5人可是世界强国,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国


除了瓷,俄,剩下的三人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些对未成家前的瓷有些偏见,毕竟在以前,他们可是一直认为未成家的瓷虽然抗日胜利,但是依靠的是自家的人口多,他们觉得只有在21世纪的。才是算强国,之前的他不堪一击,简单点说,就是他们认为为建立新中国前的瓷一直都是那个软弱的清


但是他们似乎忘了一件事,那个是清,而站在他们面前的,是瓷……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未完待续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感觉有点水(?)而且就更新了这么点? 我感觉我对不起你们啊艹,等我与作业战斗完,我会尽量在今天再出一篇的(?)

文章中可能会有一些错,请指出来,谢谢!

不过这里还是要提醒一下,因为这里的时间线是平行世界的1939,所以我会故意在一些地方写错(?)

本文一共3742个字,感谢各位的支持,再见!




 






洛晓沫:D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 八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


请注意避雷谢谢!本人是一个纯属新手的写文人,所以说内容会写的十分不好。


⚠️⚠️⚠️⚠️⚠️:二次元行为请勿上升到三次元!!!请不要磕国耻CP!!


可能会有点ooc,请各位看官看看就好,不要当真


:抗日时期  瓷:现代时期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界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好不容易将俄和美两人拉开,小伙子望了望,原本就破败的监狱在两人的摧残下变得更加破败,不由得伤心起来。但伤心归...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


请注意避雷谢谢!本人是一个纯属新手的写文人,所以说内容会写的十分不好。


⚠️⚠️⚠️⚠️⚠️:二次元行为请勿上升到三次元!!!请不要磕国耻CP!!


可能会有点ooc,请各位看官看看就好,不要当真


:抗日时期  瓷:现代时期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界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好不容易将俄和美两人拉开,小伙子望了望,原本就破败的监狱在两人的摧残下变得更加破败,不由得伤心起来。但伤心归伤心,他还是将5人带去在前往见的路上。


一路上,气氛还是那么的尴尬,小伙子觉得这一感觉莫名其妙的很熟悉。英和法日常互怼,俄和美悄悄的互相鄙视。了“ I am  fuck  yuo !!”  “苏卡布列!”  现在的小伙子只希望赶紧到达的办公室。


或许是瓷觉得这样的气氛也许会让小伙子感到很不舒服,就主动开口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


小伙子明显一愣,但还是说:“我叫  萧  鸿  华  ”  


“鸿华,鸿华,真是个好名字呢” 瓷小声的反复说 “哟,我说honey~我还以为在你们这个年代呀,都叫狗蛋什么的呢~” 美虽然一直在和俄罗斯暗自互掰,但注意力可是一直在瓷那边,当他听到了那个小伙子的名字时,觉得有些出乎意料,毕竟在国外传闻,在新中国还未成立之前,人们的名字一直都是红啊,翠啊什么的。


瓷并不想搭理他,美一看瓷不理他,便又开始阴阳怪气:“honey~你还在因为刚刚的事生气吗?”  


“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瞎说,我现在可开心了呢”  瓷面无表情的说 ,回复完这句话,他并继续和萧鸿华聊起来了。


“你是哪个部队的?负责什么?”

“我嘛,是三连的,我负责侦察”

“侦察员啊,挺好的” 瓷这个时候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你们在这里吃的饱吗?”


 虽然说瓷知道这里可能是平行世界,知道在这个世界中自己的孩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真正是自己的孩子,但是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还是自己的孩子,所以该心疼的该关心的还是要心疼关心的,虽然在他的世界中的抗日时期,自己的孩子是吃不饱饭的,但这里毕竟是平行世界


萧鸿华虽然有20多岁,但是他并没有20多岁的人该有的强壮,反而一副弱不禁风样子,虽然乍一看上去,体型还算正常,但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其实他已经瘦得皮包骨了,只是衣服比较肥而已。


“我们吗?” 萧鸿华在听到瓷这么问他的时候,他一度怀疑面前的这个是他的父亲,不过他想到瓷和长得几乎一模一样,那么他们两个肯定有什么关系,再加上也如同自己的父亲一样,照顾着自己,嗯,自己似乎明白了。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把自己和战友三天一个半个拳头大的馍馍,平时都是吃草根挖树皮吃的事实告诉瓷。


“当然啊,吃得饱,天天大鱼大肉的,你信吗?” 萧鸿华决定还是不要把这个事实告诉瓷,毕竟。心疼自家孩子来,那可是唠叨的不得了,面前这个和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瓷如果知道的话,说不定也会很唠叨。但是他转念又一想,长得像归长得像,瓷也不是自己的什么家人,自己也没听过战友说过自己有一个和爹爹长得很像的一位家人,所以瓷这么关心他干什么?


如果萧鸿华只说前半句的话,瓷还是有可能相信的,但他后面说的那句天天大鱼大肉,但凡是个有脑子的人都不会信,谁家的孩子每天大鱼大肉还瘦的皮包骨肉?就算运动量再大,也不可能这样子。


萧鸿华感觉有点心虚,他一直走在最前面,瓷在后面,他们就是这样子聊着天的,期间萧鸿华并没有转头,但是当他的心虚感愈发强烈的时候,他转头了,他看到瓷用这一种说不出的眼神看着自己,顿时有一种儿子撒谎结果被自己的老父亲当场揭穿的感觉


但好在,瓷并没有再接着问下去,说没问下去那是真没问下去,一句话都没说。因为瓷现在正处于自己抗日的那段回忆中


那种尴尬的感觉又出现了,萧鸿华突然后悔自己那么说。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他实在是不想再待在这种气氛中了,于是又问瓷 :“哎,你还没说过你名字呢,上次我要问你没说,这次总要说了吧”  但是他转念又一想,这个问题有那么一点不对劲,毕竟面前的这个人和长得一模一样(这句话特么出现好多次,我都嫌烦了好不好),万一他也叫瓷,那该怎么搞?


“我?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瓷再次从回忆中走了出来,面带微笑着说道。


“你说一哈嘛,我的都跟你说了,你要是不说的话,你不讲道德!” 萧鸿华有些急了,于是说出了一些用词不太好的话,所以他刚说出来,自己就后悔了。


但是瓷似乎并没有在意,只是过了许久说:“好吧,我的话你可以叫我……” 在这个时候他顿了顿,似乎在酝酿 “你可以叫我 钟 瓷 ” 


“哦哦”萧鸿华以为瓷就算不叫瓷,那肯定叫王狗蛋儿二狗子之类的,毕竟自己的战友大多数都叫这名,自己认识的人也大多数都叫这样,没想到竟然挺好听。但是他又想了一下,为啥瓷的“名字”中也有一个瓷字,这是巧合吗?


而在后面的4常,顿时又被瓷这睁眼说瞎话的技能给佩服住了。


“那你后面那4个人勒,叫啥子” 萧鸿华。转过头来看了一眼,然后又迅速的转了回去,因为他后面的5个人中,俄的神情实在是太特么吓人了,那表情,凶残的要si,而在一旁的美也是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凶狠的样子中还莫名其妙地透露着资本的神态,之前美戴着墨镜他还没看出来,现在墨镜没了,那个眼神,啧啧啧


  “早就听说俄罗斯人的神情都个个吓人,美国人人都透露着zb的气息,原来都是真的” 萧鸿冒着冷汗想着 (关于抗日时期,到底俄罗斯存不存在,咱这里也不晓得,如果有哪位大大知道,请麻烦您说出来,我改)


“嗯,他们4个呀” 瓷顿时犯了难,脑子飞快的运转着  “最高的那个叫依万,单片眼镜的叫约翰,带着贝雷帽的叫高卢,剩下那个特别让人不舒服的叫sh……,叫白嬴,是嬴政的那个嬴” 


“我咋总感觉那个依万的名字我好像在哪听过?” 萧鸿华总感觉自己似乎在不久前听过

“那是你的错觉哟”

“是吗”

“当然啦”


瓷才不会告诉别人,他其实是想把4人的名字说成二傻子,李狗蛋这种的,但是又寻思着这可能对他们4个的人不太友好,如果俄因为这事又开始自厌的话,自己肯定又要哄好久,于是便急中生智的编出了4个。


“Honey~我觉得你刚刚是不是准备叫我傻……” 美听出了一丝不对劲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觉得我刚刚并没有打算那么叫” 瓷压根不给美把话说完的机会,别毫不客气的打断了美要说的话  “瓷?” 俄想到了啥,就暂时的收起了自己脸上的能杀人的神情

“怎么了吗?e……,阿不,依万” 瓷语气温和的说道,虽然自己非常的不习惯这么叫俄,但毕竟是自己挖的坑,还是得自己填啊


“不是我说呀,你怎么总对我是这种态度呢?”  美明显看出来俄这是在向他炫耀,就在心里暗骂了一声“f**k,况且”瓷这么区别对待他,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种把瓷给绑起来,关到自家的想法,于是他决定了,决定等回去后就这么干。瓷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下意识的转过了头看着美,而美在那一瞬间快速变了脸,变成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这让瓷感到很无语,便也没多想。


就这么一路上聊东聊西,萧鸿华时不时还遇上了几个熟人,于是就热情的打着招呼,而一路上几乎所有人都用好奇的眼神看着跟在萧鸿华后面的5个人,但是看5人的眼神就明显的很不一样:


看瓷:好奇,惊讶,惊讶,疑惑

看俄:羡慕,好奇,惊讶,疑惑

看英:疑惑,疑惑,怀疑人生,好奇

看法:好奇,疑惑

看美:直接上去干他丫的


甚至有人在这个时候在唱:“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  如果这里的时间线是在抗美援朝之后的话,200%会有人用冲锋号(美:有被无语到谢谢)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未完待续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有很多人想看爹爹他们掉马甲,首先可以跟你们说一下,这是肯定会掉的,但因为篇幅原因

具体会在哪一片掉,不太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保证,他们会在与见面并且交谈后掉

并且还是爹爹主动扒下来的(?)

好了,全篇一共3191个字,拜拜啦!






雪蔓.

凶少吉多

街上尽是灯红酒绿的繁华,跟着老师,我来到了一家西餐厅,耳边萦绕的是慢调的小提琴乐曲,服务生端着酒杯和餐食在过道中穿梭,坐着的是绅士或是美女,乐曲中的碰杯声倒别有一番味道,这是有钱人的狂欢地。


我们找到了一处空位,坐下,老师熟练的点了几个菜和酒,微笑着把菜谱递给了服务生,看着眼前的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叫天目,是改变了我普通命运的恩师,没有他,我应该是坐在普通的教室学习等毕业了就去工厂打工的女孩,而不是现在这样有气质有教养,能坐在这样高档餐厅里,又学完了临床医学和心理学的高材生。


要说我是怎样遇见他这样的贵人的,得从我上小学的时候说起。


他在我们小学选拔有潜力的小孩。


同...

街上尽是灯红酒绿的繁华,跟着老师,我来到了一家西餐厅,耳边萦绕的是慢调的小提琴乐曲,服务生端着酒杯和餐食在过道中穿梭,坐着的是绅士或是美女,乐曲中的碰杯声倒别有一番味道,这是有钱人的狂欢地。


我们找到了一处空位,坐下,老师熟练的点了几个菜和酒,微笑着把菜谱递给了服务生,看着眼前的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叫天目,是改变了我普通命运的恩师,没有他,我应该是坐在普通的教室学习等毕业了就去工厂打工的女孩,而不是现在这样有气质有教养,能坐在这样高档餐厅里,又学完了临床医学和心理学的高材生。


要说我是怎样遇见他这样的贵人的,得从我上小学的时候说起。


他在我们小学选拔有潜力的小孩。


同学们,你们大胆的猜想一下,为什么健康人体内血糖为什么不能一直升高呢?


我猜是因为我妈妈不让我多吃糖!


我猜是因为我小便出来了。


我猜是可能体内有东西感觉到血糖升高就反过来告诉它不要再升了,物极必反嘛。我说。


他大为惊讶。


接着他让我们解剖牛蛙,只有我在牛蛙身上划了好几刀,我想看看同学们是怎么解剖的,这才他们连牛蛙都不敢碰。


不是让解剖吗,你们怎么都缩在后面了呢?我疑惑道。


天目先生为我鼓着掌,宣布我正式被录取。


天目老师任职的学校是国家支持的精英学校,我所在的班是医学班,此外还有军事班,物理班等等。学习的这几年中,天目老师就十分的重视我,夸我文化知识学得好,解剖课上无论是可爱的小动物还是被福尔马林浸泡的尸体,下刀都毫不犹豫。我也很相信他,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就像我的第二个爸爸。


林雪啊,国家准备侵略种花家的事你也一定听说了,军事班的人已经去了不少了,现在还在筹备阶段,我们医学班也被派遣全面出动了。


我们去是做军医的吗?


若是后期军医人手短缺我们是得补上,国家出大资培养你们当然是为了更重要的事——去实验基地执行特殊任务。


我的嘴唇微颤,从来不害怕解剖的我从心的深处焕发出一股凉意来。


为什么非要去那里建立实验基地,莫非实验样本是种花人?我的瞳孔张得很大,差点要从座椅上站起来。


天目按住了我。


没事的林雪,都一样的。天目的脸是那样的平静。此次出行,我们可谓是凶少吉多,国家会全力守护我们的安全,并且,种花人可都是些没有文化没有灵魂的野蛮人,跟我们平时解剖的标本没有二样的。小小的牺牲换来的可是我们国家医学的重大进展,我们将会是国家的功勋呀!


打着正义的旗号做不正义的事情吗?我想。


林雪,你胆大心细,我才这么重视你的,后天的动员大会上,你得讲两句,因为再过不了几天,我们必须出发了。

九局下半两出局
上海 1932 “一二八”抗战...

上海 1932


“一二八”抗战期间,女人正在瓦砾堆中整理能用的砖头,她的家被日军炸毁。


上海 1932


“一二八”抗战期间,女人正在瓦砾堆中整理能用的砖头,她的家被日军炸毁。


洛晓沫:D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七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


请注意避雷谢谢!本人是一个纯属新手的写文人,所以说内容会写的十分不好。


⚠️⚠️⚠️⚠️⚠️:二次元行为请勿上升到三次元!!!请不要磕国耻CP!!


可能会有点ooc,请各位看官看看就好,不要当真


:抗日时期  瓷:现代时期


(大家能不能去关照关照ask的那篇?)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界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美明显是被震惊了,英和法也一样。


“Honey~你凶...

《关于五常穿越到了抗日时期》


请注意避雷谢谢!本人是一个纯属新手的写文人,所以说内容会写的十分不好。


⚠️⚠️⚠️⚠️⚠️:二次元行为请勿上升到三次元!!!请不要磕国耻CP!!


可能会有点ooc,请各位看官看看就好,不要当真


:抗日时期  瓷:现代时期


(大家能不能去关照关照ask的那篇?)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界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美明显是被震惊了,英和法也一样。


“Honey~你凶我~难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美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甚至还抹了抹自己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瓷:“别说是你说的话不对,你活着就是个不对”  美:“……” 四常:以前咋没看出瓷这么能怼人?! 毕竟一个200多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斗得过一个5000多岁的老爷爷?


美说不出话来了,怎么办呢?他想不出来,于是就一直盯着瓷看。就这样子过了好久,瓷也不在意,就在那边边坐着,边扇扇子闭目养神。


英和法看气氛那么尴尬, 所以也没说话,他们怕自己一说出来气氛就更尴尬了。于是乎,一个破败的“监狱”里,便出现了这么一幕:


瓷闭目养神;美盯着瓷看;俄正擦拭着自己的ak,准备随时冲上去干他丫的;英正在喝茶;法在啃法棍……  他们就这么各干各的,反正谁一句话都不说。


最终,俄先沉不住气了,走上前一把拎住了美的领子,样子十分的凶恶,就差在脸上写上一句:你再盯着瓷,我不建议在这里再干一架!!


美倒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反而挑了挑眉,眼神中透露着不屑:“怎么?你要打我?也不看看你那b样,呵”  俄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用另一只手打算一拳打上美丽卡的脸。


结果还没打到,就被瓷用扇子子拦住了,虽然瓷也非常想把美揍一顿  “俄,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冷静一点,等我们回去后你有的是时间和他打。”  瓷用着他那望不透的眼神看着俄。 “瓷!你能不能别总是护着他!!”  俄他一听瓷这么说,瞬间急了。


瓷看着俄罗斯那生气却带着一丝委屈的模样,突然觉得有点想笑  “俄,我这并不是护着他,我这样子做仅仅是因为这里并不是我们那里,我想你应该很明白。”  俄虽然知道瓷说的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身上的安全感正在消失。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绿色军装的,大概看起来20多岁的年轻人跑了过来,喘着粗气说:“长,长长长长长,长官……” 结果自己话没说多少,先把自己说的差点喘不上气来。 瓷心疼的看着:“别说话,先缓一下再说”  年轻人做了几个深呼吸,感觉好了些,便接着说  “咳,我刚刚在门外都听到了你们吵架的声音,于是我就跟长官报告,然后长官就命令我,让我把你们5个分开,所以说你们应该没意见吧。”


英觉得有点好笑:他都命令你了,还问我们有没有意见? 他这么想着,将一块方糖放到了自己的茶杯里,用银勺子搅了一会,便优雅地喝了下去。


年轻人觉得有点神奇,毕竟他刚刚过来的时候还没看到英有茶杯,并且他看英衣服上并没有可以装下他手中茶杯的口袋,就算有,那他杯子里的水是怎么来的?


年轻人就带着这个非常大的疑问,把俄,英,法拉了出来,这个“监狱”除去原本就关押着他们5个人的房间,就还剩下两个相接的。年轻人是这么分配的:英和法关在一块,俄单独放在一起。他认为自己分配的非常好,因为他刚一过来就看到俄正准备打美,如果把他和别人放在一起,他肯定也会打架的。所以这样子是最安全的。


把他们都分配好后,年轻人便很开心的就走了。


美:“Honey~你看这就是天意啊,你说现在我俩独处一室,会不会会发生一点有趣的事呢~” 瓷:“美,我劝你注意分寸”  瓷并不想理自己面前的那个疯子,于是打开扇子闭上眼,默默的给自己扇风。不知道过了多久,瓷突然感到了一丝不对劲,他连忙睁开眼睛,果不其然,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到了自己面前。


“你要干什么?” 瓷被吓了一跳,用扇子挡在了美凑的特别近的脸,并且往后退了几步。 “瓷,我要做什么,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美一脸贱贱的说,露出了一丝玩世不恭的笑容。随后趁着瓷不注意,上前一把把瓷的扇子抢过。扔在了一旁,随后将瓷bd在地上。


“瓷,我不想再忍受那种你对我忽远忽近的样子,反正现在也没有别人,所以……你懂的。”


瓷没有想到美会做到这种地步“美丽卡!我劝你赶紧起来!” 瓷脸上有点愠色。


美并没有理会,反而靠得更近了一些,美与瓷之间就仅仅相差了两只手指的距离,瓷非常不习惯有人靠的自己这么近,于是下意识的把脸往旁边挪了挪,对于瓷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举动,但是对于美来说就不一样了。


“瓷,你还是这么抗拒我吗?!我倒是想知道,我到底哪一点比不上苏联和俄!” 美生气了,他认为瓷在这个时候还在抗拒自己就是因为苏联和俄,他扣住瓷双手的那只手握得更紧了 ,另一只闲着的时候也掐着瓷的脖子 “你疯了吗!”  瓷 觉得手腕有点疼痛,并且有点觉得自己有些喘不上气来。


“疯?哈,哈哈哈!你才发现我是疯子吗!” 美笑得更加疯狂了,就在他准备得寸进尺时,就在瓷准备展示中国功夫的时候,旁边的墙塌了,准确点说,是被俄一拳给轰塌的。毕竟这里又不是现代,环境那么差,房间都是相连的,并且又不隔音,刚刚美丽卡所说的话,俄全部都听见了。


俄在把墙给轰塌后,根本就没有停下,也没有说一句话,脸上似乎也没有任何表情,完全是直接朝美径直走去,本来美还想说一句你急了,结果话还没说出口,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脸上的墨镜有一些碎裂。


“哈!你这个毛熊!” 美把墨镜往上推了推,擦了擦嘴角的血,把袖子撸了起来准备认真起来的时候,又来了一个人,哦不对,是三个人,因为英和法听见了声音,所以越了狱来凑了个热闹。


而来的另一个人呢,就是发现他们5个的小伙子,看到眼前的那一幕,小伙子表示很惊讶:我趣,一拳轰碎墙,直接把监狱门搬弯出来,虽然俺知道他们5个和正常人不太一样,但是现在tmd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他们了吧! 小伙子非常的惊讶,法瞅了瞅他,拍拍他的肩膀说:“感觉不可思议吧,其实这还挺正常的。”  小伙子:…………


俄罗斯和美国已经打起来了,那场面直接叫一个惊心动魄,英和法以及那位小伙子感觉事情再这样下去可能会很不妙,于是赶忙上前试图阻止他们。


瓷这次并没有阻止,他正在揉自己的手腕和脖子,他觉得美有点“幼稚” 


反正就是拉了挺久了,最后还是瓷出场才勉勉强强把他们两个拉开,美的墨镜已经完全粉碎了,就只剩下两个杆子,所以他干脆直接摘了下来,说真的,把墨镜摘下来的美似乎整个人气质都不一样,通俗点讲,就感觉像一个娇生惯养的不良公子瞬间变成了一个老谋深算处处害人的恶人,看来眼神是真的很重要的。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未完待续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那个抱歉哈因为考试不太理想平板被没收了,所以鸽了这么久,是真的很对不起!!

!作为补偿,我会尽量在周末更多点!请原谅,谢谢!

全篇2787个字,再见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