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折木之心

510浏览    216参与
凡鳥折木

即便我这里是凌晨四点但是我的截图技术max!

这一条po主要赞美一下泰泰的造型和表现力 太可以了

回归顺利!开始刷视频!


即便我这里是凌晨四点但是我的截图技术max!

这一条po主要赞美一下泰泰的造型和表现力 太可以了

回归顺利!开始刷视频!



潇湘折枝

尚老师ins更新

昨天的ins story

玩得开心

(而我日常为了设计稿头疼

(神奇的是尚老师拆的是vinyl figure 而我正在设计vinyl record sleeve

(一篇预计中长篇写到5000+后没时间继续写

(x

尚老师ins更新

昨天的ins story

玩得开心

(而我日常为了设计稿头疼

(神奇的是尚老师拆的是vinyl figure 而我正在设计vinyl record sleeve

(一篇预计中长篇写到5000+后没时间继续写

(x

潇湘折枝

今天在附近的教堂做soup kitchen

尚老师ins更新 教堂

喜欢的artist去了天堂

而我们还在地狱

今天在附近的教堂做soup kitchen

尚老师ins更新 教堂

喜欢的artist去了天堂

而我们还在地狱

潇湘折枝

尚老师ins更新


照片很正经很酷盖 

story为什么就这么好笑(x

尚老师ins更新


照片很正经很酷盖 

story为什么就这么好笑(x

凡鳥折木

【图片剧透警告】

要素过多的情人节(?

梗用的挺多的hhh

而我的情人节要出去做义工一整天

但是祝大家都健健康康的 情人节有好心情www

【图片剧透警告】

要素过多的情人节(?

梗用的挺多的hhh

而我的情人节要出去做义工一整天

但是祝大家都健健康康的 情人节有好心情www

凡鳥折木

紫头发的熊熊真的很好看啊

概念照有点梦回wings时期

总之荣格理论概念我还是很喜欢

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的

望一切顺利

紫头发的熊熊真的很好看啊

概念照有点梦回wings时期

总之荣格理论概念我还是很喜欢

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的

望一切顺利

潇湘折枝
尚老师ins更新 7小时前 您...

尚老师ins更新

7小时前

您是早起还是没睡啊

(x

尚老师ins更新

7小时前

您是早起还是没睡啊

(x

凡鳥折木

第一张未免太好看了吧?!

戴眼镜的糖我太太太太太可以了

父母爱情+非常有出息的儿子(合照感

x

第一张未免太好看了吧?!

戴眼镜的糖我太太太太太可以了

父母爱情+非常有出息的儿子(合照感

x

潇湘折枝

尚老师居然用的u管看小午

小午辛苦了

(电视真的不需要自己配音表演嘛(x

(图片来自尚老师ins story截图

尚老师居然用的u管看小午

小午辛苦了

(电视真的不需要自己配音表演嘛(x

(图片来自尚老师ins story截图

凡鳥折木

-同款零食

-实红在很有经营头脑的饭店

-上课在乱画

-下课也在乱画

-熬夜熬夜

-同款零食

-实红在很有经营头脑的饭店

-上课在乱画

-下课也在乱画

-熬夜熬夜

凡鳥折木

六个相册集齐了ヾ(*´∀`*)ノ

六个相册集齐了ヾ(*´∀`*)ノ

凡鳥折木

太帅了!

糖爷太帅了!

拍摄手法好高级

意象对标mic drop

swag

太帅了!

糖爷太帅了!

拍摄手法好高级

意象对标mic drop

swag

潇湘折枝

论攻受(下) | 何尚何

*灵感来源 20190702 百兽图

*请勿上升,纯属虚构

*取这个题目纯粹因为1、论捧逗 的异曲同工之妙;2、想写 二论攻受 (


很神奇,尚九熙仿佛拥有两个人格一样。何九华很羡慕,尚九熙能一点儿不把台下的情绪带上台,同时在台下也一点儿没有台上的样子。

所以何九华说他“两面派呀”。不知道尚九熙听到的时候是怎么想的,用一个谐音梗的包袱带过去了,之后也没再说起过。

说实话,搭档了这么多年下来,何九华自信对于台上的镜头前的尚九熙了解得知根知底,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但说起生活里的尚九熙,何九华还是有点含糊的。

尚九熙到底是怎么想的...

*灵感来源 20190702 百兽图

*请勿上升,纯属虚构

*取这个题目纯粹因为1、论捧逗 的异曲同工之妙;2、想写 二论攻受 (


很神奇,尚九熙仿佛拥有两个人格一样。何九华很羡慕,尚九熙能一点儿不把台下的情绪带上台,同时在台下也一点儿没有台上的样子。

所以何九华说他“两面派呀”。不知道尚九熙听到的时候是怎么想的,用一个谐音梗的包袱带过去了,之后也没再说起过。

说实话,搭档了这么多年下来,何九华自信对于台上的镜头前的尚九熙了解得知根知底,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但说起生活里的尚九熙,何九华还是有点含糊的。

尚九熙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何九华拿起茶杯,砸了砸嘴,隔天的茶味道是差点儿。放下茶杯的瞬间,何九华看到家里厨房桌上多了一份保鲜膜包着的已经凉了的麻辣拌。

何九华走过去掀开保鲜膜,可不就是把外卖倒在自家的碗里了么,尚九熙还真知道省事儿。

可我不还得洗个碗。

何九华边想着边挑了个藕片扔进嘴里。

什么玩意儿啊这是。

何九华把保鲜膜重新盖上,扔进微波炉里加热,望着橘黄色的灯光在嗡嗡作响,重新热腾起来的年糕条和土豆粉糊成一团。何九华拿起手机给早就走了的尚九熙发微信:

“晚饭哪吃?”


两人总是不太可能吵架,一是两人三观契合,是不可多得的默契搭档,二是尚九熙脾气好的很,也总愿意退让,哄哄何九华。何九华觉得尚九熙最常是对他自己生气,把自己的要求定得很高,对周围的人又都是大大方方,很宽容。

何九华想,尚九熙怎么可以活得那么善良?

所以每次何九华主动地咬住尚九熙的嘴唇,把手滑过他拱起的脊背,肆意地侵占他的领地的时候,他都觉得尚九熙的接纳和回应都是来自于宽容。宽容他何九华一次又一次地犯错。

他不说“你停下”,也不说“我原谅你了”,更没有提出用情侣的关系“你得负责”,说到这儿何九华其实有点赌气的,在所有情迷意乱的时刻尚九熙说出什么他都可以答应的,而最后尚九熙眼睛都睁不开脸上的潮红没有褪下去的时候,开口却说:

“你今天回去记得洗袜子,我昨儿忘了。”


“嗐,大老爷们儿的,谁在乎那个啊,袜子反过来还能穿一天不是?大冬天的,有条外套就得了,瞎讲究。”何九华大咧咧地拍着孟鹤堂的肩膀,而此时对方正为了托运过程中丢失的行李焦头烂额,手机里打进一个航空公司的电话,孟鹤堂忙不迭地接起。

何九华没趣地回头,坐到酒店房间的床上,才伸手去扒拉从进门起就立在一边的自己的箱子。这次主办方倒是挺大方,一人一间标间,大手笔的很。而孟哥跟他关系不错,身高体型类似(稍微矮点儿呗就),到了酒店就先敲他的门来借衣服应急,仿佛忽略了他“能出门就行”的穿衣准则。

又或许是这样才问自己借的吧。何九华胡思乱想着,行李箱的搭扣清脆地响了,何九华看到里面整整齐齐的样子,足足愣了十秒钟,在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拿错箱子之后,他才想起来这段时间盯着小园子好久不出门演出的自己,是尚九熙在家时顺带帮忙整理的箱子,那个时候自己十分大爷地窝在黑色混纺的沙发里,把三流的电视剧当喜剧片看,嚼着刚上市的冬枣,对于所有尚九熙问的“这个带不带”的问题一律用“随便”回答。

操。

何九华压低声音,骂了一个不干不净的单字,然后哐得合上了行李箱。

那边的孟鹤堂正好挂断了电话,在得知行李已经找到并且当天晚上就能送到的消息后,他的神态明显又平稳了回来。这回轮到孟鹤堂拍拍何九华的肩膀了,他说:“大老爷们儿也是人,怎么说,大华你也是时候找个女朋友帮你归置归置了。”

“嗐,我都不急,孟哥你急什么。”何九华说相声的嘴从来不肯吃亏,一边按住自己的行李箱一边回击,而孟鹤堂佯装生气地推了他一把:“晚上吃饭叫你。”

孟鹤堂走后,关门的声音还在空气里,何九华看着依然躺在那里的行李箱,愣愣地发了会儿呆。


何九华因为出门前纠结了一会儿鞋带而错过了公交车,比寻常的时间晚了一会儿才赶到了后台,这几天车被借走了,尚九熙也几天没来过夜,何九华觉得自己瞬间又重新回到了单身大老爷们儿的状态。

这几天尚九熙明显的兴致不高,不止何九华看出来了,可他又同时很敬业,何九华看着在台上撒欢的尚九熙,愣是一点儿也看不出来他有什么不同。

何九华,作为搭档,理应同甘苦共进退,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就始终开不了口问一句“怎么回事”,他又总觉得尚九熙想说的话,第一个应该来找他才是,但他又不那么确定起来。

衣服又堆起来了,何九华把它们统统塞进了洗衣机,也不管深浅内外了,蹲在瓷砖地上盯着滚动的洗衣机盯了半个小时。


何九华是听师兄弟说了才知道出事儿了的。

他平时很少上网,也懒得摆弄那几个社交软件,所以本来一丝头绪都没有的何九华听到这件事,像是当头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棒,一下子懵了。

第一反应是找尚九熙在哪。

人人都往更衣室指,何九华包都没放下就往更衣室走。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走了穿红来挂绿,尽己所能,

无愧于心便好。

来,欢迎,走,不送。”【注:此处仅借用尚老师写的,并非特指此事】

这几个字在他的手机屏幕上只是发光二极管显示出的一种颜色,在何九华眼前却是铿锵有力一笔一划地写出来的。他可以想象得到尚九熙皱着眉头打出这一段文字的时候,凌厉又无畏的样子。何九华这个瞬间觉得尚九熙真他娘的帅。


何九华其实算是活得挺明白的,挨骂呗,废的是你的口水又不掉我的肉。造谣呗,明眼人都知道,有证据还能叫造谣吗?自古人怕出名猪怕壮,可不就是怕些是非多吗?他和尚九熙算是渐渐被人熟知了,随之而来的事是必然的,他早就知道了。

但他知道尚九熙不是这么想的,对作品,对舞台,甚至对何九华,他都呈现了一种不可侵犯的状态,这也是何九华安安心心地找他搭了这么多年的理由。他知道尚九熙对这些特走心。

翻了翻私信,果然有直接开骂的,何九华看了两眼,收好手机,推开更衣室的门。


尚九熙抬头看到是何九华进来,保持着往常的平静:“来了?”

何九华坐到了尚九熙旁边的椅子上,手就架到尚九熙坐着的椅子靠背上,说:“我看到你写的了。”

尚九熙明显身体一僵,他其实拿不准自己什么都没跟何九华说这件事,会让何九华有什么反应。

“他们懂个p。”何九华突然笑着说,他看到尚九熙也跟着笑了。

“对,他们懂个p。”

何九华呼噜了一把尚九熙的头发,此时尚九熙的心情已经好了大半,也不抱着手机发呆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也得把某乎卸载了。”

“行。”何九华答应着。

哼,谁说没有默契。


这天演出结束,两人躲过了更多要签名的粉丝,逃上了尚九熙的车。两人默契地没有说话,夜晚的北京在某些灯光树影下也显得很安静。

被尚九熙按倒在床上,何九华就知道尚九熙心里还憋着不服气呢,任他在自己的身上啃咬着。

“有人发私信骂你了?”尚九熙又想起台上何九华说的话,“怎么不早说?”

何九华的手搭上了他的腰:“切,我一个月才看几次微博啊,只当没看见呗,没看见就是白骂。”

尚九熙的鼻子已经沁出了汗,给了何九华一个好看的笑容。

何九华没有阻止尚九熙继续对自己的进攻,虽然这些耗费力气的活儿平常都是他来做,但他知道今天尚九熙需要撒气,所以当他发狠地咬过来的时候,何九华做出了一副城池大开的样子。

当然题外话来说,他有一点心疼尚九熙的腰。


何九华虽然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占尽了主动,在其他方面反而是尚九熙把他保护得严严实实的。专注的是台上的节目,挡住的是流言蜚语,包容他的缺点,永远把他的名字写在旁边。

两人的关系其实这样一直维持下去倒也不会尴尬。何九华偷偷把飞机的遮光板打开一条缝,是浮于所有云层之上的阳光,坐在身边的尚九熙还在睡着,连轴转地奔波确实让人劳累。何九华想,就先这样吧,其余的顺其自然,到时候再说呗。

搭档两个字,比爱情还好使。

至于攻受的问题……

嗐,谁攻都一样嘛。


-END-


潇湘折枝

论攻受(上) | 何尚何

*灵感来源 20190702 百兽图

*请勿上升,纯属虚构

*取这个题目纯粹因为1、论捧逗 的异曲同工之妙;2、想写 二论攻受 (?


“何九华算得上是整个德云社后台最shou的捧哏演员...”

“那么说攻的是谁呢...”

又说这种无聊的包袱,何九华心里嘀咕,看着身边的尚九熙扬起下巴的侧脸,底下坐着的姑娘们在起哄。何九华虚叠了一下袖口,咽了下口水,才开始把话往回圆。

而演出结束三个小时之后,在何九华的家里,昏暗的房间没有开灯,何九华一只手钳住了尚九熙的下巴,将他压倒在了沙发里,膝盖顶在他两腿之间,两人的呼吸于是纠缠在一起,何九华将这句话原...

*灵感来源 20190702 百兽图

*请勿上升,纯属虚构

*取这个题目纯粹因为1、论捧逗 的异曲同工之妙;2、想写 二论攻受 (?


“何九华算得上是整个德云社后台最shou的捧哏演员...”

“那么说攻的是谁呢...”

又说这种无聊的包袱,何九华心里嘀咕,看着身边的尚九熙扬起下巴的侧脸,底下坐着的姑娘们在起哄。何九华虚叠了一下袖口,咽了下口水,才开始把话往回圆。

而演出结束三个小时之后,在何九华的家里,昏暗的房间没有开灯,何九华一只手钳住了尚九熙的下巴,将他压倒在了沙发里,膝盖顶在他两腿之间,两人的呼吸于是纠缠在一起,何九华将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了尚九熙:

“你倒说说看,攻的是谁呢?”

他靠得特别近,什么光线都没有的地方他还能在九熙的眼睛里看到亮光。

何九华说话的时候特地凑近九熙的耳朵,鬓角剃过的头皮此刻已经钻出了毛楞楞的头发。九华的另一只手陷在沙发里,沙发的面料是黑色的混纺,这还是九熙陪他一起去挑的,他还记得当时尚九熙笑嘻嘻地说:“结实,耐脏,还便宜,就这个挺好。”

何九华和尚九熙对视着。九熙歪着头,顺毛的刘海偏向一边,他朝九华笑笑,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实质就是沉默的邀请。这一点不用尚九熙开口,何九华就能懂。

何九华咽了一下口水,这是他人前人后都避不了的毛病,他这一点小小的动作被尚九熙看在了眼里,撇开了何九华搭在自己下巴上的手,伸手把人拉得更近,同时一条腿就挂到何九华的腿上去了。

何九华把九熙露出的肌肤都亲吻了个遍。他能感受到九熙喉结的上下移动,颈脖处的脉搏在他的嘴唇之间跳动得飞快,小腿的肌肉紧绷,贴近到九华的腿开始摩擦,脚趾都蜷缩起来,是无意识的撩人请求。


何九华醒来的时候,人还窝在沙发里,身上是胡乱盖着的毛绒毯,没见到尚九熙的影子,自己的脚脖子倒是痛得很。

拎起毛绒毯一看,嘿,肯定是那孙子不知道从自己家哪个角落里刨出来的,反正自己是仨月没见过这毯子了。

趿拉着拖鞋,何九华冲了个澡。拨拉着滴水的头发,他盯着洗手台边上转动的洗衣机发着呆。看见里面有自己昨天下了班穿的那件T恤,和堆了好几天的衣服在一起滚动着,上面的小企鹅图案被洗衣粉泡沫淹没了。

嘴里叼着牙刷,何九华才想起给昨晚一进家门就随手一扔的手机充上电,边等着手机开机,边扫一眼门口的那堆鞋子里,尚九熙的不在那儿了。

手机终于慢吞吞地开机了,除了几个社会上的朋友插科打诨,就是日常的工作交流,一条尚九熙的信息都没有。

得了,还是这样。

何九华翻了个白眼,把手机锁了屏扔到一边,骂了一句,却差点没被自己嘴里的牙膏沫呛个半死。


尚九熙和何九华的关系可太复杂了。两人之间仿佛有加厚的钢化防弹玻璃还是双层的、却全透明擦得锃光瓦亮的“窗户纸”。

两人搭档多年,先不说近水楼台,就只说日久也得生情。张九泰到底眼睛尖,私底下分别偷摸着问了一句,得到了一句“你少看那个同人文”,和另一句“我tm还想35岁之前结婚然后三年抱俩呢。”

嘴上不留余地地回击着,两人却都不约而同地在说完话后扫了对方一眼。

但是至此关系还没有那么复杂。

自从第一次擦枪走火之后,两人把多年培养的默契都用在了这里。下班后互相都不用明说,谁开了车谁没开车,对外说是搭个顺风车接送,但往往就是送到自己家里去了,第二天相安无事地回各家补眠,晚上准时上班。

一开始何九华把这些都归结于“互相帮助”,归功于自己三年零六个月零十一天的空窗期,哪一天自然而然地就会回到正轨了,他得结婚,尚九熙也得结婚。但是当他手比脑子快地买下了一件印有小企鹅的T恤的时候,何九华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一开始何九华还藏着掖着,直到有一天起晚所以随手拿一件T恤套了奔到后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正好中了头奖地穿着小企鹅T恤,并且和尚九熙迎面碰上了。

“怎么来得这么迟?”何九华明显地看到尚九熙盯着T恤的图案看了几秒,开口问的却是别的问题。

“有点感冒,起晚了。”何九华有点心虚。

“我那儿有药,你先吃一颗?”

“算了,吃那玩意儿犯困。”何九华拽过衣架上挂着的大褂抱着,正好挡在胸口,“下场再说。”

其实下场后也没有再说,两人钻进尚九熙的车子里,灯光都在车窗上跑。

门一关,钥匙一扔,何九华的小企鹅T恤就被九熙撩了起来,腰身起了一圈鸡皮疙瘩。

“我感冒呢。”何九华故意这么说,嘴唇贴着对方的嘴唇说话,“你知道怎么传染最快吗?”


直到额头的刘海被汗水浸湿了,尚九熙伸手向后拨拉了一下,露出湿漉漉的额头和眼睛,他盯着何九华,手抖搂了一下此刻已经躺在脚边的何九华的T恤:“大老爷们儿选这个图案?”

何九华只楞了半秒,理由他打走上场的时候就想好了,只是没想到尚九熙在这个节骨眼上问他。他嘿嘿一笑,说:“这不是给您扬腕儿嘛。”

尚九熙被逗笑了,把T恤踢到床下:“我用你?”


TBC.

凡鳥折木
终于把这张凑出来了 只剩几张就...

终于把这张凑出来了

只剩几张就可以一到六全photo album收集了_(:З」∠)_

我能坚持玩这个游戏那么久我也是很惊讶


终于把这张凑出来了

只剩几张就可以一到六全photo album收集了_(:З」∠)_

我能坚持玩这个游戏那么久我也是很惊讶


凡鳥折木

真的很愿意爱你们

祝贺大满贯


真的很愿意爱你们

祝贺大满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