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折竹

4046浏览    54参与
燕知白
去年有幸给十四的《折竹》(出版...

去年有幸给十四的《折竹》(出版名)画了插图,现在终于解禁啦,发一发~希望有把丹朱玉素的美貌画出来

去年有幸给十四的《折竹》(出版名)画了插图,现在终于解禁啦,发一发~希望有把丹朱玉素的美貌画出来

胖胖吖

出包

出包

两本《折竹2》+钥匙扣+星雨纸涂色卡

一本《针锋对决》+原顾可爱和纸胶带+原顾立牌+20cm双面流沙色纸+原顾金属书签(随机一个)

一本《我行让我上3》+限时书封+soft限时金属徽章

一本《本尊要抱抱》+15cm可爱磨砂透卡+可可爱爱Q版立牌+双人Q版五插粒牌+充气糖果挂件6.7x5.3cm

一本《海棠微雨共归途3》+70cm海棠树下长幅卷轴挂画

自带价

出包不拆

出包

两本《折竹2》+钥匙扣+星雨纸涂色卡

一本《针锋对决》+原顾可爱和纸胶带+原顾立牌+20cm双面流沙色纸+原顾金属书签(随机一个)

一本《我行让我上3》+限时书封+soft限时金属徽章

一本《本尊要抱抱》+15cm可爱磨砂透卡+可可爱爱Q版立牌+双人Q版五插粒牌+充气糖果挂件6.7x5.3cm

一本《海棠微雨共归途3》+70cm海棠树下长幅卷轴挂画

自带价

出包不拆

不周风
《折竹》 “我知萧韶此举为以战...

《折竹》

“我知萧韶此举为以战止战,他若是被怨气所迷,背弃初衷,林疏会将他杀死。”

“并非为林疏不能容忍他所作所为,而是萧韶自己不愿成为那样的人。”

本来是想画一下折竹剑,著名文豪普瑞斯特曾经说过:“再和气的剑修也是剑修,是有点拽在身上的。”,于是就想起了文里这么一段(有简省)。


不夸夸我剑画的好看么?

《折竹》

“我知萧韶此举为以战止战,他若是被怨气所迷,背弃初衷,林疏会将他杀死。”

“并非为林疏不能容忍他所作所为,而是萧韶自己不愿成为那样的人。”

本来是想画一下折竹剑,著名文豪普瑞斯特曾经说过:“再和气的剑修也是剑修,是有点拽在身上的。”,于是就想起了文里这么一段(有简省)。


不夸夸我剑画的好看么?

不周风

关于“咸鱼”

一个天阴阴的下午,我开开心心地画着修仙文的同人图,一开始只是单纯地沉迷于仙君的美色,画着画着,忽然意识到自己又被作者的春秋笔法骗了。林疏哪里咸鱼了,这兄弟明明是学霸,还是个努力型的学霸。


首先他有远大的目标:恢复到渡劫境界,走上修仙巅峰;

其次他还有清晰的规划:制订学习计划获得资源改善经脉;

第三他还能坚持不懈地执行,早起晚睡地按计划打工上学;

第四,从不过度社交;

第五,心态稳定情绪稳定等其他优点。


以上五点有其三,哪怕没什么天赋,也足够有所成就了。


胡乱总结一下,图个乐~

一个天阴阴的下午,我开开心心地画着修仙文的同人图,一开始只是单纯地沉迷于仙君的美色,画着画着,忽然意识到自己又被作者的春秋笔法骗了。林疏哪里咸鱼了,这兄弟明明是学霸,还是个努力型的学霸。


首先他有远大的目标:恢复到渡劫境界,走上修仙巅峰;

其次他还有清晰的规划:制订学习计划获得资源改善经脉;

第三他还能坚持不懈地执行,早起晚睡地按计划打工上学;

第四,从不过度社交;

第五,心态稳定情绪稳定等其他优点。


以上五点有其三,哪怕没什么天赋,也足够有所成就了。


胡乱总结一下,图个乐~

不周风
先发一个小预告:我是一个没有感...

先发一个小预告: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剑修

我终于想起来这书还有一个出版名叫《折竹》

先发一个小预告: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剑修

我终于想起来这书还有一个出版名叫《折竹》

兰亭

出包

两本《折竹2》+钥匙扣+星雨纸涂色卡

一本《针锋对决》+原顾可爱和纸胶带+原顾立牌+20cm双面流沙色纸+原顾金属书签(随机一个)

一本《我行让我上3》+限时书封+soft限时金属徽章

一本《本尊要抱抱》+15cm可爱磨砂透卡+可可爱爱Q版立牌+双人Q版五插粒牌+充气糖果挂件6.7ⅹ5.3cm

一本《海棠微雨共归途3》+70cm海棠树下长幅卷轴挂画

自带价

出包不拆

两本《折竹2》+钥匙扣+星雨纸涂色卡

一本《针锋对决》+原顾可爱和纸胶带+原顾立牌+20cm双面流沙色纸+原顾金属书签(随机一个)

一本《我行让我上3》+限时书封+soft限时金属徽章

一本《本尊要抱抱》+15cm可爱磨砂透卡+可可爱爱Q版立牌+双人Q版五插粒牌+充气糖果挂件6.7ⅹ5.3cm

一本《海棠微雨共归途3》+70cm海棠树下长幅卷轴挂画

自带价

出包不拆

早餐吃煎包

求解

折竹适合盲狙吗?或者说一十四洲大大文笔怎么样?听大家说这篇雷点比较多但是开学了真的不补了文所以就先冲了文轩的赠品现在想起来有点冲动消费(?  

就是说额有没有剧情简介什么的,这篇是清水还是,就是说求解啊啊啊

折竹适合盲狙吗?或者说一十四洲大大文笔怎么样?听大家说这篇雷点比较多但是开学了真的不补了文所以就先冲了文轩的赠品现在想起来有点冲动消费(?  

就是说额有没有剧情简介什么的,这篇是清水还是,就是说求解啊啊啊

原耽男主怀中猫

收折竹2亲签

学生党没拍到(╥_╥),收折竹2的亲签,价钱好商量,走zz,不要h,看看孩子吧。

学生党没拍到(╥_╥),收折竹2的亲签,价钱好商量,走zz,不要h,看看孩子吧。

泷川询花

《南柯》

如果有ooc,提前致歉orz

背景是 萧韶死后,林疏带着无愧四方游历之时。


  入夏了。

  林疏好半晌才意识到刚刚经过他身边的人说的话。

  数月间,他和无愧已经走遍了半个江南,只是桃花凋零残红铺满山路的光景似乎还在昨天。恍然中,树荫散发的夏意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疲惫。一片残阳都不见。

  前面茶肆里传来的嬉闹声他不怎么听得清,或者说,是他没有留神去听所以才听不清。

  无愧很少开口要求什么,林疏有些意外地看着他停下的脚步。

  血红的双眼某刻聚起...

如果有ooc,提前致歉orz

背景是 萧韶死后,林疏带着无愧四方游历之时。


  入夏了。

  林疏好半晌才意识到刚刚经过他身边的人说的话。

  数月间,他和无愧已经走遍了半个江南,只是桃花凋零残红铺满山路的光景似乎还在昨天。恍然中,树荫散发的夏意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疲惫。一片残阳都不见。

  前面茶肆里传来的嬉闹声他不怎么听得清,或者说,是他没有留神去听所以才听不清。

  无愧很少开口要求什么,林疏有些意外地看着他停下的脚步。

  血红的双眼某刻聚起了怒意,转瞬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愧出神地望着茶肆。

  他停在原地,林疏也跟着他停下了。

  凝神听了半晌,林疏便拉住无愧的手,缓步往茶肆走去。

  檐下的纸花灯遮住了匾额,绿漆泛黄的窗棂掩不住其中的说书声。

  “话说那凉州无归客在颍川临郊之时,单刀横入恶匪老巢,将那杀霍家一百二十三口人命、劫颍川府三千两库银的恶匪一招毙命,一式‘天意如刀’斩匪首数百。

  ……”

  “血洗龙鲸帮之后,他便以朱笔题字,写明某年某月杀龙鲸帮多少人,又留下‘凉州无归客’之名。真乃是江湖豪杰!”

  底下有人打断他,“嘿,你前头还说他杀人如麻,这会儿怎么又说他是江湖真豪杰呢?”

  说书人吃了口茶,润了润嗓,继续说道:“且说那凉州无归客非善,却也非恶……”

  林疏见无愧的双眼恢复了澄澈,这是他和盈盈最像的时候。

  耳畔那说书声忽而不见了,林疏不想再听他的大小姐如何如何惩奸除恶——他只想让萧韶回来陪他带孩子。

  前世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就被雷劈来了这里,他没有带孩子的经历,也不太懂怎么和无缺他们相处。

  但林疏时常觉得,如果无愧没有背负那么多怨气,如果萧韶能和自己一同照抚他们,无愧、盈盈和无缺就都能平安长大。

  无论无愧是像无缺那样成了骄纵的小霸王还是像盈盈那样生性喜静,又或者像萧韶那般长成如玉儿郎。

  他们一家人每天吵吵闹闹,哪怕无缺害得家里鸡飞狗跳,无愧和无缺打打闹闹,盈盈在旁边看书,萧韶……

  乌云背后轮廓模糊的圆月将辉光倾泻在树杪,溢入茶肆的绮轩窗,林疏在如雪的月光中陷入无知无觉的长夜。

  ……

  无缺、盈盈和无愧在学宫上学时,他和萧韶在桃源小住。某日得闲,萧韶带他去登山,那山不甚高寒,风景极好。回时他道腿酸,萧韶便主动背着他下山。

  “这一处怎没种上桃花?”林疏倚在萧韶厚实的肩背上。

  “这一处种的是红梅和青柏,待冬日里我们再来此地赏红梅雪景。在山巅那处亭子里生火煮酒,你浮白抚琴,我吹箫作和;或可邀友人二三,坐而论道,切磨剑艺,畅谈心法。”

  “可好?”萧韶回首,不禁与他额角相碰。

  林疏慢吞吞道:“我自己走罢。”

  萧韶闻言放他下来,“回去了你可别喊脚酸。”他捏了捏林疏的鼻尖,“今日带你登山赏景,又背你走了大半的山路,今晚可不许再逃了。”萧韶负手看着林疏。

  林疏眼观鼻鼻观心,“哦。”

  “‘哦’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林疏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着。

  “回来。”萧韶温声道。

  “不要。”林疏继续往前走。

  “走反了,往这边才是回家的路。”萧韶温声中隐含笑意。

  林疏止住了,若无其事地摸了摸鼻尖,还残余着萧韶的体温。

  “好吧,我跟着你走。”

  眼前白衣人如仙君般的面容沾染上一丝酡红,萧韶自然地牵住林疏的手。

  这晚,红烛拉长的倒影映在罗帐上,滴滴烛泪融进烛台里又凝成红蜡。夜深人未眠,春宵乍暖,帐中人低语声都咽进了细碎的哭声、炙吻里……

  桃花落的时候,盈盈他们赶着最后一夜花期到了家,有无缺在身边的日子总是不得安宁,所幸盈盈和无愧还算乖巧。

  只是,这几日却一反常态的,三个孩子每天不见人影,不知道他们各自在捣鼓着什么。

  萧韶也不管管他们,只知道折腾自己。林疏暗自腹诽道。

  某日晚间,孩子们邀他一起去赏花,等到了半坡上,放眼望去,里里外外光秃秃一片。

  林疏若有所思:“花呢?”

  无缺过来蒙住他的眼睛,“再等一下,马上就好。”

  一边使劲暗示萧韶过去帮忙。

  萧韶走近了才发现,孩子们准备的是烟花。这是学宫里教火药之术的时候额外教的内容。

  只是桃花溪畔土地潮湿,烟花放久了便难以点燃。

  萧韶勉强点好了还没被浸透的几只烟花,几声闷响之后,无缺放开了蒙住林疏眼睛的手。

  几朵烟花在天空炸开,林疏依稀辨认出了那些烟花的形状。有竹叶,有桃花,还有的他看不太清。

  萧韶看了看孩子们,无愧立刻撇撇嘴,“都怪萧无缺学艺不精!”

  萧无缺毫不示弱立马回怼:“你不也没发现问题。”

  盈盈连忙上去拉住二人,细言细语劝和。

  林疏哑然失笑。

  他挨个抱了抱三个孩子。

  闹腾点也没关系,孩子嘛,难免都会这样。林疏这么安慰着自己。

  日子就在这种惊喜与惊吓里安然度过了不知多少个春秋。

  椿楸有灵,夏虫不解寒冰,人生一世也只有这些春秋了。

  他和萧韶不知怎的没有选择继续修道得长生,日渐白头相对。

  只是,这样也很好。

  他们一同老去,两只满生皱纹的手直到最后也扣得很紧很紧。

  他们一同在某个春日的桃花树底沉沉睡去……

  东风吹落桃花,沾满衣襟,无人再替他拂去。

 

  “某日你穿行东山,东方吹落桃花,沾你衣襟,即时我来看你。”

  长夜未尽,忽忆故人只言片语。

  林下雪月,桃花流水。车旅蚁穴,南柯梦觉。

  方知,红烛罗帐春宵暖,实为大梦一场……

  无愧浅寐堂前,似有人低吟。

  ……

  梦醒南柯头已雪,晓风吹落西沉月。


卡纸

我真是没有见过这么新的书

[图片]


哈哈哈哈哈第一借是我!!!

我真的爱了


哈哈哈哈哈第一借是我!!!

我真的爱了

?

找代拍折竹二

找代拍折竹2,哒咩h价,保签的那种,20r带排价,要接的私我吧

找代拍折竹2,哒咩h价,保签的那种,20r带排价,要接的私我吧

静
占tag致歉 出一些原耽商志实...

占tag致歉

出一些原耽商志实体书

可走微信可走平台,孩子尾货了,妈咪们看看我吧QwQ

占tag致歉

出一些原耽商志实体书

可走微信可走平台,孩子尾货了,妈咪们看看我吧QwQ

琟沨
看过的第一本耽美书。自取无水印

看过的第一本耽美书。自取无水印

看过的第一本耽美书。自取无水印

林文妍

神明的世界里没有众人只有他丨方尖碑

某日你穿行东山,东风吹落桃花,沾你衣襟,即是我来看你了丨折竹

我们已航行数百年,失去母星,失去方向,失去玫瑰所象征的爱情丨猫咪的玫瑰

你死掉吧,我长在你身上,把你的血、内脏和肉都吃掉,然后长在你的骨头上丨小蘑菇


一些红红蓝蓝的小十四。

神明的世界里没有众人只有他丨方尖碑

某日你穿行东山,东风吹落桃花,沾你衣襟,即是我来看你了丨折竹

我们已航行数百年,失去母星,失去方向,失去玫瑰所象征的爱情丨猫咪的玫瑰

你死掉吧,我长在你身上,把你的血、内脏和肉都吃掉,然后长在你的骨头上丨小蘑菇


一些红红蓝蓝的小十四。

叶落言珹
某日你穿行东山, 东风吹落桃花...

某日你穿行东山,


东风吹落桃花,沾你衣襟,


即是我来看你。

某日你穿行东山,


东风吹落桃花,沾你衣襟,


即是我来看你。

童泯_啊啦啦啦啦

那个我们的年代 [初闻]

盈盈已经去了学宫,也有了两三年,和她爹爹一样演武场上百战不败,也算是个有能耐的大小姐了。


反观萧无缺那个缺,他也整天游手好闲,虽说不怎么学习,但是总能从梦先生手底下蒙混过关,可以说是一个踩着及格线留下来的。


至于萧韶和林疏,他们便周游世界,有时回家看看李鸭毛一家,李鸡毛和他爹在北夏投降后便回了家,但也算好的,李鸭毛从学宫毕了业,不知去处,便去了皇宫当一个拥有灵力的……护卫。


实在有些屈才了。李鸭毛,不,李雅懋,自从梦先生给他改了名,他便一直用到至今。


好歹李鸭毛他不会在写错别字了,“救”也不会再写成“球”了,但每当想到林疏当时能看出是个什么字,就去救他,一定是很...



盈盈已经去了学宫,也有了两三年,和她爹爹一样演武场上百战不败,也算是个有能耐的大小姐了。


反观萧无缺那个缺,他也整天游手好闲,虽说不怎么学习,但是总能从梦先生手底下蒙混过关,可以说是一个踩着及格线留下来的。


至于萧韶和林疏,他们便周游世界,有时回家看看李鸭毛一家,李鸡毛和他爹在北夏投降后便回了家,但也算好的,李鸭毛从学宫毕了业,不知去处,便去了皇宫当一个拥有灵力的……护卫。


实在有些屈才了。李鸭毛,不,李雅懋,自从梦先生给他改了名,他便一直用到至今。


好歹李鸭毛他不会在写错别字了,“救”也不会再写成“球”了,但每当想到林疏当时能看出是个什么字,就去救他,一定是很了解他。但是想起来多少还是有些小尴尬在的。


本来今天的阳光很好,照入人心,凤凰都想舒服的展翅。“我去!”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林疏可听出来了,是当年那位被赶鸭子上架的皇帝————萧灵阳。


从语气来看,这人应该受到了莫大的惊吓而彪出脏话————转头一看,看见自己的老哥就在身旁,从小虐到大,想想就害怕,看见出现在了眼前,打了个寒颤。


这个地方……有些奇怪啊。众人想,四面茫茫无垠的白,他们怎么来的呢,明明在干某某事,但是被尊贵的陛下吓了一大跳,现在反而有些懵逼呢。


“…………”越若鹤难得没怎么叭叭,越若云亦然。苍旻满脸问号,就连林疏和萧韶也不知道搞得哪一出,萧韶的高修为竟然也没感觉的到怎么回事。


萧瑄挠了挠脑袋,看看周围,又看看萧灵阳,立马跑出三丈远,生怕萧灵阳剥了他。


那应该是在那天宴会上,他们俩喝醉了互怼,然后因为皇位的事小打出手,臣子们本以为是夺嫡之争,出于好奇到想听听,但又怕等则日被斩首,却又忍不住听,听着听着,表情就有些怪异了————没想到是躲嫡之争。而后萧灵阳就怼不过,气的多骂了几句,然后萧瑄一个动作将酒杯扣他头上了。


大国师看见了也没打算拦,毕竟听萧韶说过,他们八年前就这样,不用拦,有时比这还狠。反而让那群大臣吓了个半死,这不是袭君吗!


眼看臣子就要叫人,被大国师拉住,说小孩子打架大人别掺和,大臣知道大国师已经历两朝,是个说的上话的人,有些犹豫。


萧灵阳被浇了一脑袋,打算拿酒杯也浇他头上,但是萧瑄给跑了,气的萧灵阳从那自己搓头。


然后萧瑄等醒过味儿来怕他报复————毕竟是皇帝,就一直称病不上朝,也没见到萧灵阳,此仇也一直攒着,知道今日…


眼看萧灵阳身穿龙袍迈着腿追着萧瑄跑,萧瑄边跑边嘲讽,气的萧灵阳一步一国粹。


“你们俩站住!”一声呵斥,俩小鸡崽子停住了脚步,愣愣的看着萧韶。


“一个是当今圣上,一个算的上是摄政王,打打闹闹算什么样子。”


小鸡崽子:“哦。”


而后,萧瑄眼睛一亮,吓得他往后退,边退边哆嗦:“萧……萧……你后……大巫……巫”


萧韶感觉得到,林疏也自然知道。毕竟萧无缺,萧有盈,还有一个涅槃回来的萧无病都在这,他们怎么可能少的了萧无愧。


大巫,也就是萧无愧,他站在萧韶身后,像几十年前一样,变成一身白衣,散发黑瞳的人,捂住了萧韶的眼。“我是谁。”


“无愧。”萧无愧松开了手,身体一抽,变成了和八年前一样大的孩童,他轻轻拉着林疏的衣角,想说什么,有不知道说什么。


萧瑄吓得下巴都没了,萧灵阳包括萧无缺他们,都很震惊。


“师尊——!”一声长啸,把林疏吓了个激灵,是他的小徒弟,也是他前世的师父清卢。


一个小老头,还是现代装的小老头。


林疏心里想,这老头来没带前世的我来?无愧也来了,但是他的身体是怎么抽回去的?这清卢和无愧……不是已经过世了吗?


虽说清卢不能严谨意义上的过世,但是他已不再这个时空,是在未来,而且会脑溢血死掉,也不知道算不算真的死。


“师尊……我想你了……我,我收了个徒弟……”清卢的身体也在抽,抽成了当年被扔进孽缘镜之前的模样。


他吓了一跳,摸索着自己的身子,不敢置信,将目光投向林疏企图得到一个解释。林疏摇了摇头,看向萧韶,萧韶表示也不知道。


“你收了个徒弟,叫林疏,然后你脑溢血死了。”


清卢是真不知道林疏会知道这个,他又怕被师尊说没修到渡劫巅峰,又怕被师尊质问为什么徒儿要叫他的名字,从那里惴惴不安。


“没什么可计较的,能再次看到你便好。”见林疏没说什么,清卢松了口气,但还是有些紧张。


在众人聚伙拉家里长家里短还有里因为陌生地方惴惴不安,低头想办法的,抬眼间此地竟然出现了许多人————上陵学宫大祭酒当朝大国师上陵简,重官谢子涉,宫护卫李鸭毛,拔鸭毛种地养牲活的李鸡毛,凤凰山庄前庄主,还有凌宝清,宝尘,宝镜一群被皇后拿去炼化凤凰的傻丫头们,还有萧家的三兄弟,以及老大的媳妇和三个孩子们,曾经和林疏表过白的小师妹,还有剑阁的一些人,以及他那个便宜青冥师父的便宜师兄,都齐了。不,少了皇后。


林疏扫了一圈,也没看见那人。心里正想着,萧韶便亲了过来,“想什么呢,宝宝?”




——————————


此文阅读体,阅读体,先发一章试试水,随便打的。后文看情况,因为我现在很迷这本,兴趣很大。


还有就是,嗯……由于全文比较多,所以阅读时咱就能减少就减少,但是我看的时候有些发懵,跟不上十四洲大大的思路,多少会有一些错的离谱的地方,欢迎指出。


还有就是ooc这件事,嗯……尽量做到,但是咱写不出十四洲手底下可可爱爱会自言自语的小林疏啊啊啊啊啊啊啊!


将就将就,毕竟我脑子有泡。

梧桐雨

《仙道第一小白脸》阅读体 伍

  【第四章 姑娘请节哀——这挨千刀的人,竟死了!……】

    “这个章节名字一看就要搞事啊。”有人注意到了第四章的标题,诧异的出声。

  【所幸林疏并不需要真的去荒山野岭找水,凌宝尘笑眯眯掐了个法诀,下一刻,一团白光对着他当头砸了下来,是个常用的清洗法术。

    林疏全身上下的皮肤一阵火辣辣刺痛,半刻钟以后法术停下,已经彻底被灵力刷洗过一遍,觉得呼吸都轻快了许多。

    “呀,”凌宝尘笑道,“小叫花子,你长得倒...

  【第四章 姑娘请节哀——这挨千刀的人,竟死了!……】

    “这个章节名字一看就要搞事啊。”有人注意到了第四章的标题,诧异的出声。

  【所幸林疏并不需要真的去荒山野岭找水,凌宝尘笑眯眯掐了个法诀,下一刻,一团白光对着他当头砸了下来,是个常用的清洗法术。

    林疏全身上下的皮肤一阵火辣辣刺痛,半刻钟以后法术停下,已经彻底被灵力刷洗过一遍,觉得呼吸都轻快了许多。

    “呀,”凌宝尘笑道,“小叫花子,你长得倒是挺俊。”

    凌宝清几个人纷纷探头看他能俊出什么花样来,看完,俱是吃吃地笑开了:“这人也真奇怪,既不是傻子,又不是丑八怪,却把自己搞得像泥地里打过滚的狗子。”

    林疏被她们的目光看得呼吸困难,倒宁愿自己还脏着。

    大小姐冷冷睨着这边,终于勉强用鼻子“哼”了一声,算是不剥林疏的皮了。】

——呃,今天之前他还是傻子。

——林·泥地里打过滚的狗子·疏

——林·泥地里打滚·狗子·疏

    林疏已经不想再开口了,只觉得这群人真是太恶趣味了。

  【凌宝尘问:“你们三个叫什么名字?”

    李鸡毛道:“我叫李鸡毛,我弟弟叫李鸭毛。”

    她们笑作一团,连大小姐的眼里都有了些笑意,问他:“怎么没有李鹅毛?”

    李鸭毛肃然起敬:“大小姐神机妙算,我妹妹正是叫李鹅毛!”

    凌宝尘又看向林疏,林疏道:“林疏。”

    “你这名字倒是有点意思,可有什么寓意?”凌宝尘问。

    林疏:“没有。”

    凌宝尘嗔道:“你这人也太没有意思。”

    林疏没有接话。

    名字是有寓意的,只不过不想开口,因为他确实是个没有意思的人。】

——我是鸡毛。

——我是鸭毛。

——我是鹅毛。

——哈哈哈,楼上过分了。

    “嗯……”苍旻想了一下,便开口问道:“林兄,那你的名字到底有什么寓意啊?”

    林疏顿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忘了。”

    其实林疏并非不记得,只是觉得麻烦,并不想说而已。而且他觉得他师傅好像向他隐瞒了最重要的一点。

    直到现在,他回想起师傅当时的复杂表情,依旧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含义。

    在林疏说完后,那竹杠又跳了出来,开始了新一轮的抬杠。

    林疏只觉头疼,并不愿去理会,只盯着那浮空的屏幕。

  【大小姐向前方走去:“走了。”

    姑娘们小跑跟上,叽叽喳喳问大小姐怎么找到了她们。

    “你们这么闹腾,十里外都能听见。”大小姐道。

    姑娘们不依。

    大小姐轻轻笑一声,抬起手来,一只蝴蝶从夜色中出现,落在凌宝清肩上。

    凌宝清道:“是凤凰蝶!我们也曾想过用凤凰蝶去寻您,可这里实在太黑,纵使蝴蝶能找到您,我们也是找不到蝴蝶的。”

    “听。”大小姐道,“若你连蝴蝶振翅声都听不到,遇到如梦堂‘自在飞花’暗器,岂非要束手待毙?”

    凌宝清乖巧道:“是了,我们还须多加修炼才是。”

    林疏听见身旁的李鸭毛“嘶”一声倒抽了一口气,大约是他无法想象人可以听见蝴蝶振翅的声音。

    一个人要想听见蝴蝶振翅的声音,必定经历过非同寻常的漫长练习,单单是这等耐性与定力,就已经远超常人。

    而当一个人有了这等耐性与定力后,武学与修为亦必定出类拔萃。

    这位一见面就要剥人皮的大小姐,确实是一个不简单的大小姐。】

——孩子,你要听到蝴蝶的振翅声。

——爷爷,我做不到啊!

——只有这样,才能……

——不行,我实在接不下去了。

——哈哈哈,楼上是想笑死我,继承我的作业吗。

    “作业?”凌凤萧挑了挑眉,看向林疏。

   林疏这次到没有再摇头:“就是功课。”

   听到这个答案,一部分人顿了一下,一脸复杂。

  “原来这种东西也是可以继承的吗?”有人一脸恍惚的说道。

    “不过大小姐是真的天赋异禀啊。”也有人注意到了这点,出声感叹。

    反观和凌凤萧相熟之人却什么也没说。

  【林疏正想着,忽听凌宝尘道:“大小姐怎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那尸王果真如此厉害么?”

    大小姐道:“打死容易,活捉却难。尸王并未失去神智,我捉到他以后,要他说出城中真相,若不说,我便从肩胛骨起,每数一个数,震碎他一根骨头。”

    林疏:“......”

    是个狠人。】

——是个狠人。

——是个狼人。

——是个狼灭。

——瑟瑟发抖。( ° △ °|||)︴

    看到这里,许多人都下意识的抖了一下。甚至有联想能力强的人已经抱住了自己的胳膊,不敢往凌凤萧那里投半个眼神。

    就连林疏都忍不住看了凌凤萧一眼。

    凌凤萧自己却是毫不在意,注意到林疏的目光后还反过来对着林疏说了句“你那是什么眼神。不过上面这些话,我就当你在夸我了。”

    林疏又把视线移了回去,他就不该看凌凤萧。

  【只听姑娘们继续问:“他说了么?”

    “说了,”大小姐右手抚过刀鞘,道:“永光十四年,闽州城上下拥将军独孤诚为王,聚众起义,然而起义未成,王朝出兵镇压,独孤诚部与闽州上下官民、士子、侠客......尽被坑杀!”

    姑娘们“啊”了一声。

    大小姐继续道:“死者怨魂化为厉鬼,踞守城中,闽州城确实是一座鬼城。”】

——啊,变成了鬼城啊。

——唉,其实闽州城是×××××。

——……行吧,我不说了。

——我就知道说不出来。

    许多人看到弹幕都皱起了眉头,思索起来,毕竟在场的大部分都是聪明人。

    “闽州城的事……唉。”显然人群中有知道内情的人,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只能深深叹一口气。

    也有些年轻人不明白,想开口问,却被自家的长辈拦了下来。

  【大小姐抬手叩城门,显然用上了灵力,将那丈余高的厚重城门敲出了沉闷的咚咚声。

    随后,大小姐朗声道:“凉州凌凤箫,求见独孤将军。”

    ——原来这人名叫凌凤箫,倒是个颇为美丽的名字。

    不多时,里面响起了一道嘶哑声音:“闽州城避世已久,不见外客,姑娘所为何事?”

    凌凤箫道:“寻人。”

    “何人?”

    “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鬼自然也要随鬼,”凌凤箫淡淡道,“我未婚夫君乃闽州城人,婚期将近,却一直杳无音讯,只好来贵城寻找。”

    “姑娘请稍等。”

    大约半刻钟后,那声音又响起来:“将军说,若城中确有此鬼,姑娘嫁进闽州城也未尝不可。请问姑娘夫君的名讳与生辰。”

    凌凤箫:“不知道。”

    隔着城墙,林疏都能感觉到那位看门鬼的无语。

    过了好一会儿,看门鬼才继续道:“姑娘知道什么,尽管说来。”

    凌凤箫:“......”

    同样顿了好一会儿,才道:“年龄在十六往下,不拘男女。”

    看门鬼惊讶道:“姑娘连男女都不知道么?”

    凌凤箫平静道:“怨鬼有时分不出男女,只是怕你们找错。”

    看门鬼道:“不瞒姑娘说,姑娘的郎君若此时在十六以下,十年前便只是幼童,魂魄甚弱,无法成鬼,已不在人世了。”

    凌凤箫道:“那便找他师父,是一个自号桃源君的仙君。”

    看门鬼答:“修仙人往往性情凉薄,怨气不足,亦无法做鬼,姑娘节哀。”】

——啊,这。

——啥也不知道也不能也不能怪大小姐。毕竟当初订婚的时     候桃源君就什么都没告诉。就连他自己这个桃源君的名号都是临时想的。能知道的就只有对方是桃源君的徒弟。

——我补一点,其实不能确定男女是因为××××××。

——楼上你以为我忘了吗,我只是猜到会被屏蔽而已。

    “这,这婚订的也太敷衍了吧,连男女和姓名都不知!”

    “诶,别说了,没看到那弹幕吗,很明显这里面有事。”

    众人激烈的谈论着。

    有聪明的人已经猜到这桩婚事怕是为了某些目的才定下的。

    凌凤萧看了林疏一眼,林疏注意到后只觉奇怪,凌凤萧的婚约和他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看他。

  【只听凌凤箫继续对看门鬼道:“既如此,我便告辞了,只是还有一句话想转告独孤将军。”

    看门鬼:“请讲。”

    “如今我朝与北夏国战事正烈,若将军弃暗投明,或可与王朝冰释前嫌。”

    看门鬼“嗐”地笑了一声:“王朝负我闽州城良多,除非改朝换代,否则闽州绝不会助南夏一兵一卒,姑娘还是请回吧。”】

    看到看门鬼的回答,许多人心情复杂。但也仅是复杂罢了,这不是他们能够干预的事。

  【大小姐很烦,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凤凰山庄诸人里,年纪最小的凌宝镜在后面哭了一声。

    大小姐确凿是要守寡了!】

——哈哈哈,守寡。

——我笑死了。

——你们其实已经接上人了。

——说真的,你们当着大小姐未婚夫本人的面说大小姐守寡是认真的吗?

——啊,虽然未婚夫本人也不知道婚约就是了。

    “所以看这些另一个世界的人说的话,这家伙真的就是大小姐的未婚夫啊!”

    “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怎么样,能不能配上大小姐。”

    “反正在我眼里,所有人都配不上我们大小姐。”

    凌宝尘等人又叽叽喳喳地吵了起来。

  【眼看她们往回走,李鸡毛战战兢兢道:“我们村子......”

   最为善良的凌宝尘对凌凤箫道:“大小姐,我们带他们出城吧。”

   凌凤箫正是心情不好的时候,脾气大坏,目光在林疏三人身上走过一圈,没好气道:“我管他们去死。”

   片刻后才又道:“送村民去宁安府安顿。”

   姑娘们应了一声,开始返程,边走边小声咒骂:“这挨千刀的人,竟死了!”】

——快看,点题了

——脾气大坏

——楼上让我想到了之后林疏的一段内心独白。

——哈哈哈,我也想到了。

    “内心独白?那是什么?”有人问到。

    屏幕上的字缓缓变动。

  [就是人没有说出来的话。]

    “这么一说我突然也好奇了。”“好奇也没用,等呗,之后就都能看到了。”众人又聊了起来。

  [各位,回去歇息吧。明天再继续观看。]

    凌凤萧注意到了什么,开口问到:“我们一天只读两章吗?”

  [暂时是这样,按情况定。之后或许会增加。]

    凌凤萧皱起眉头,再次问道:“敢问阁下,这书共有多少章?我们要在这里待多久?”

   见这屏幕似乎并无解释的意思,凌凤萧补充到:“我们人数众多,且大部分都是有身份之人,倘若消失时间过长,恐怕民众会产生恐慌。”

    许多人对这个问题也很关注,都站在原地等着回答。

    或许是这个问题对众人的重要性,或许是关注的人太多,也或许只是凌凤萧的原因,一向不怎么说话的屏幕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说过了,这里是时空的夹缝,这里的时间不会流动。]

  [你们进来是什么时候,看完书出去后依旧是那个时间。]

  [如果是不愿在此地停留时间过长,那么从明天开始,每天看的章数会增长到四章。]

  [如此,可放心了?]

    凌凤萧看到后,放下了一部分戒心,说道:“自然是放心了。多谢阁下解惑。”

    说完,便回了房间。

————————————————————————————————

我终于想起来我的文了。

话说上面林疏名字的寓意其实是我忘了,有人能告诉我在第几章吗。

我收回之前的话,大家还是不要催更了,毕竟催了我也不一定更。

我低估了我的懒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