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护卫队

17.1万浏览    2355参与
我车里有空条
一点降智登西《队妈互换》 (全...

一点降智登西《队妈互换》

(全员cb向)

事实证明严父和慈母都很重要()

一点降智登西《队妈互换》

(全员cb向)

事实证明严父和慈母都很重要()

Giorno-Giovanna

「GioGio的日常-⑤」

上海.9:51am

    今天米斯达说家里没有什么可以当早饭吃的了。他执意早饭要出去吃。我看实际上是想出去逛逛了吧。布加拉提说那就出去吃吧,等会顺便去超市采购,他就不去了。纳兰迦很开心,看来都是家里闷太长时间了。阿帕基看了一眼布加拉提,说她不出去了,想再睡一会。…我个人觉得这样的作息不太好。福葛她说她和纳兰迦一起。我说我也去,我先去换套衣服。

      结果米斯达因为一共有4个人不想出去了。

      “所以你特么搞了半天不...

上海.9:51am

    今天米斯达说家里没有什么可以当早饭吃的了。他执意早饭要出去吃。我看实际上是想出去逛逛了吧。布加拉提说那就出去吃吧,等会顺便去超市采购,他就不去了。纳兰迦很开心,看来都是家里闷太长时间了。阿帕基看了一眼布加拉提,说她不出去了,想再睡一会。…我个人觉得这样的作息不太好。福葛她说她和纳兰迦一起。我说我也去,我先去换套衣服。

      结果米斯达因为一共有4个人不想出去了。

      “所以你特么搞了半天不出去了?!!我他娘衣服都换好妆都画了!!!”这是来自福葛的怒吼

       “四个人不吉利啊!万一路上撞车了你负责啊!”这是来自米斯达的怒吼

        “……”阿帕基在看戏,“…”纳兰迦似乎习惯了,坐在沙发上刷起了抖音

         “别吵了!刚出从厨房出来就能听见你们在吵!”这是来自布加拉提的怒吼,手里还端着两盘炒鸡蛋和培根。

         “所以家里不是有吃的么?”我看着布加拉提手中的餐盘,缓缓发问

         整个客厅安静了

峡谷调查猿
你们还想加入鹰眼护卫队吗?
你们还想加入鹰眼护卫队吗?
OAR

【护卫队】狼狈一夜

*背景:

原作背景,茸加入护卫队前


*梗概:

一次绑架任务中,纳兰迦失手杀了人,在场的米斯达和阿帕基没来得及拦住。现在他们三个要开车回去向布加拉提报告。

布加拉提该不会生气吧?不过半路上还要去接福葛,他会说什么呢。


 *警告:

断断续续,不认真的写作过程。

CP见仁见智,只要你磕到了就是真的。


刚刚关上车门车就被狠狠踹了一脚,车身一震,米斯达右手把驾驶杆推出个N字,所幸还没来得及点火。他伸手摇上车窗好把纳兰迦大呼小叫的口水全部挡住,另一只手在耳边挥,对着窗外跳脚的纳兰迦,“听不见”,夸张地做着口型。...


*背景:

原作背景,茸加入护卫队前

 

*梗概:

一次绑架任务中,纳兰迦失手杀了人,在场的米斯达和阿帕基没来得及拦住。现在他们三个要开车回去向布加拉提报告。

布加拉提该不会生气吧?不过半路上还要去接福葛,他会说什么呢。


 *警告:

断断续续,不认真的写作过程。

CP见仁见智,只要你磕到了就是真的。

 

 

刚刚关上车门车就被狠狠踹了一脚,车身一震,米斯达右手把驾驶杆推出个N字,所幸还没来得及点火。他伸手摇上车窗好把纳兰迦大呼小叫的口水全部挡住,另一只手在耳边挥,对着窗外跳脚的纳兰迦,“听不见”,夸张地做着口型。

 

纳兰迦锤窗。

 

“.......下来,下来......”

 

“不好意思,听不见。”

 

说完米斯达拧动车钥匙,他们那辆报废无牌车引擎大喘,更是立刻把纳兰迦的声音盖住——但忽然,半个脑袋挤进了安全带和米斯达的驾驶座之间,米斯达耳边瞬间炸起立体音:

 

“——我说米斯达下来你听见没有!布加拉提交代让我开回去!”

 

他啧了一声。一个男人路过,畏头畏尾,车灯射出的两团光线外缘照见他那矮小的轮廓。那人犹豫着要不要走,米斯达按了两下喇叭,恶狠狠地比了个手势,就把他从街这头吓到了街那头。

 

然后他侧过脸,对纳兰迦嘲讽道:

 

“噢噢?那布加拉提还交代你什么来着?是不是有什么,让我想想,”他忽地一把揪住纳兰迦的衣领,“比如说别杀人之类的?”

 

“我!”

 

纳兰迦措手不及,差点整个人被从后窗拖车厢。他刚要说什么,副驾上的阿帕基就伸出了胳膊越过驾驶座,直接把他的脑袋推了出去。

 

“都他妈下去,我开。要吵去后面吵。”

 

说完已经下车,重重关上车门。米斯达松手。纳兰迦才把脑袋拔出来,米斯达已经绕到他身后,拉开了后座门同时没好气地把他踹进去。他顺手拍了拍阿帕基:

 

“别扯安全带了,是坏的,不早了,快走吧。”

 

他开出了一会儿,米斯达反应过来。

 

“现在车上是四个人吧?”

 

“三个吧。”纳兰迦说。

 

“四个。”阿帕基纠正,“后面还关着一个呢。”

 

该死。米斯达想。

 




真不知道福葛从哪里弄来的车。车顶简直低得像刻意催吐,而且车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空易拉罐滚来滚去的声音,明明也踢不到什么——然而每次刹车偏偏就听见易拉罐锵啷一声,撞在车的某一角上。米斯达现在就希望他们能尽快接到福葛,这样他可以向他抱怨这破车出气(况且这样车上就不是四人),纳兰迦?他暂时不想理他,而阿帕基他看起来根本不想理他们的任何一个。他总这样,心思却又难说,今晚累的可是他啊,米斯达想,还有,这车一股死老鼠味。来的时候,他们都等着对方指出这点,但没人开口,到了现在真受不了。

 

他像刻意想起一样,又对纳兰迦冷嘲热讽。

 

“怎么,阿帕基开你就没意见啦?”

 

“我只教训——”

 

纳兰迦刚想说自己只教训小孩儿,一想,福葛才是比他小的那个,连改口:“我只教训该教训的人。”

 

“你要是真这样就好了。现在这样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要不是今天阿帕基碰巧跟着我们,咱们都处理不来。我说我们今晚都得在布加拉提家过,别想睡了,光是处理血衣就能到天亮。”

 

然后是纳兰迦问那平时他怎么处理他处决的对象(他反而困了,问话的时候尽是要听故事的语气),米斯达回答说他根本不用怎么处理(枪杀对于读者来最乏味,再说自己可以随便控制弹道的样态)。纳兰迦就不说话了,话题中断。车里又沉默了下来。望外看,整条大街只有头顶青铜路灯的暖光,和一些富有美国新风尚的24小时披萨店莫名其妙的蓝色系光芒,却像从四面八方向拼命要向他们狭小拥挤的车内挤来:这车里的光线半青不紫。每个人的脸色均等的难看。米斯达觉得自己几近抓狂。

 

“......不是,就刚刚的事,你真就没别的要说的?”

 

急刹车——又急刹车,只是为了一个没人的红灯路口,还不如换我开——易拉罐又撞上哪儿了!米斯达终于忍不住了,这回响声就在耳边!他趴到驾驶座下面,但是(阿帕基为了坐进这辆车)座位实在调的太低了,只能摸到一片很厚的纸板,有不少污渍,应该是压扁的披萨盒。他闻闻手指头,奶酪味道,扶着座位蹭掉手上的酱坐起来。纳兰迦就在一边绞着手,从上车起闭着嘴一个字不说。

 

出乎意料地,倒是阿帕基开口了,似乎误解了米斯达的动静。


“我吗?行啊,你们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他看了一眼后视镜,“纳兰迦,你自己说。”

 

纳兰迦的视线从后视镜上掠过,但阿帕基是要让后面那辆道奇。

 

他让了后面那辆道奇。让它像潜水艇一样从他们身边潜过,只在他们的窗外留下转瞬即逝的,引擎与轮胎的低鸣。纳兰迦只手掩住的表情扭曲了一会儿,终于,像憋不住了那样大声说道:

 

“喂,我是为我们着想啊——拜托,阿帕基,米斯达,他跑了我们就完啦!”

 

“——他从一开始就没看到我们啊?你敢说你不知道,你试试,”米斯达不可思议地打断,“从一开始,阿帕基就从后面把他们都打晕了,男的头上一开始就套着那个袋子啊?”

 

“是啊,”阿帕基的声音也从前排传来,“这点你也知道啊,纳兰迦。”

 

【控场:米斯达;监视:纳兰迦;控制人质、其他必要的伤害行为:阿帕基。这是这场有组织的犯罪当时的布局。所有人秉持组织默认的谨慎作风,进展很顺利,绑架一个议员的女儿。但就在阿帕基用膝盖压住她的背,要把麻绳捆出的绳结塞到她嘴里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米斯达的大喊:“住手!”回头时事情已经发生了,航空史密斯还在无头苍蝇般的乱转,对着空气扫射。他跑去,把米斯达从纳兰迦身上拉开,并示意他别发火,先去控制人质,因为自己现在得去处理尸体了,现在的情况只有自己有经验处理,事情有优先级。他可能还安慰了纳兰迦几句,记不得了。】

 

“可是,可是,”纳兰迦扭过头,趴在车窗的窗框上,把脸埋进去,但窗上还能映出他的眼睛,“可是,都怪他,他干嘛要跑......心虚才跑掉啊。”

 

“跑掉就......我靠,纳兰迦,你都把他打成筛子——”

 

“你为什么会觉得他心虚呢?”

 

阿帕基打断米斯达。他控着方向盘开出第五个路口,边默想着记住下个路口,右拐,福葛会在右拐后的第三个巷口——忽然斑马线上又窜出一只山羊,阿帕基又猛地刹车,轮胎和地面摩擦的涩长怪声把那只山羊吓得大叫。人就没有这个权利。幽灵般的易拉罐“锵啷”一声的报鸣后,后尾箱传来的撞击前所未有的沉重。然后隐隐响起泣鸣和求饶的声音,也许是那个人质醒了,但不幸的是,这车太破,连停着不动的声音都太大,车里的三个人什么都听不到。

 

他们三个人等着山羊。

 

“他会心虚,因为他女朋友被绑架了,而他什么也没做——心虚,”纳兰迦又紧张地,条件反射地看了一眼后视镜,“他,他可能想到第二天......朋友,女孩的家人,那些......所有人都会怪他啊!还有......牢狱之灾!他可能会想到——这些,他可能通通会想到啊!”

 

“他不会因为这些被责怪的,他只是一个无辜的,和女朋友秘密约会的青少年,他才十六岁,虽然舆论不一定会,但法律对他会宽容。”阿帕基说,似有似无地加重了“无辜”二字,等待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方向盘,“最重要的是,你觉得一个被袭击后刚刚苏醒的人能想到这么多吗?心虚是一个心理状态,你在猜测他的心理状态,发现没有?”

 

“不管他在想什么,一个在场的人忽然跑掉,我能不——”

 

“你说的是米斯达负责的活。”

 

“但米斯达——”

 

“唉,阿帕基,纳兰迦是想强调他杀人,啊不,动手......反正他那个行为是条件反射吧。”米斯达好像有点听不下去了,“但是啊,你们真的不好奇为什么半夜会有一只山羊在马路上逛吗?!”

 

“它还会走斑马线啊......”米斯达感叹。

 

“呃,我在等你们问。”


纳兰迦应道。

 

“有什么奇怪的,”目光跟着山羊,当它迈着四条腿,终于慢吞吞地过了,阿帕基马上踩油门,“可能是他女朋友被绑架了,他就在一边,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第一反应竟然是丢下她逃跑——连尝试一下都不肯。我刚刚就应该撞死他,是不是。”

 

车在黑夜里向右拐了一个大弯。路上的车更少了。

 

“其实,我是觉得只要你认为他该杀就行,你不内疚就行了。”他又说。

 

米斯达察觉到了什么。

 

“妈的,”他说,“纳兰迦,这是你第一次杀/人吧。”


纳兰迦沉默着。

 

“不管怎么说,我们的任务是顺利完成了。”

 

阿帕基低声说,似乎在自言自语。

 

“你开慢点吧,车受不住。”

 

米斯达对他说。


他问纳兰迦:“你害怕吗?”

 

“......”

 

“你害怕布加拉提生气吗?”

 

“......他又不是干部。”

 

过了一会儿,纳兰迦才几不可闻地回答。但他趴在窗上看到了什么:

 

“——阿帕基!停!阿帕基!”

 

他猛地拍起车窗,恢复了原来的嗓音:

 

“停,开过头了!忘了接福葛!”

 

“我看见他了,在后面!”闻言米斯达也转身趴在后排的椅背往后窗望,转头对阿帕基说,“来不及了,阿帕基,你得掉头了。”

 

阿帕基又把刹车踩到底。但还掉头刚掉了一半,福葛已经像寂静的夜间街道上一团滚动的火冲了过来,连纳兰迦和米斯达也看不清,车门就又被踹了数脚(我真低估这车了,米斯达想)。

 

“纳兰迦你他妈低能是不是,载个人还能开过头?我在这里等得天都快亮了!”福葛咆哮着,绕到驾驶座一侧猛烈开火,定睛一看,才发现摇下的车窗里是雷欧·阿帕基。

 

“哎,阿帕基?”福葛一愣,“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是你。不过,纳兰迦呢,怎么不是他开?”

 

“抱歉的是我,不好意思。”阿帕基淡淡说了一声,“纳兰迦在后面。福葛,你开车行吗,你这车我实在开不惯。刹车都快被我踩烂了。”

 

“......哦,没问题。”福葛坐进驾驶座,趁阿帕基还没上车的空档转头用口型加手势求助米斯达怎么回事。

 

米斯达刚张嘴,阿帕基就坐上了副驾驶。他想了想,还是继续把事情都重复讲了一遍。

 

“阿帕基刚才,嗯,审过一轮了。”他最后补充道。

 

福葛一直沉默着,只是偶尔点点头。米斯达说讲完了之后,他问了现场处理的情况。阿帕基告诉他没问题了,并说人质就在后尾箱。

 

“我只是问问。”福葛说,“我知道你在就没问题——你可以往下坐一点或者往后靠一靠吗?你挡住我的镜子了——平时我们两个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意外情况嘛,做我们这种工作总是要做好遇到‘意外’的情况,只要处理得好就没问题。而且,其实我觉得有安全保险的意识其实也很重要”

 

“等等,”米斯达听着,又觉察出什么,往纳兰迦的方向瞟了一眼,“福葛,你也知道纳兰迦是第一次杀——”

 

“操你妈你们够了没。”纳兰迦冷不防地骂了一句。

 

福葛住嘴。

 

“......”

 

米斯达听懂了福葛的默示。但大概二十分钟后,他们到了布加拉提那儿,两人在门口望风的时候,福葛就借机跟他把这个小事解释开了。

 

【“......关于纳兰迦的事,”福葛很娴熟地递给米斯达的烟,“当时布加拉提也是随口跟我和阿帕基提的。他是说,‘纳兰迦的替身能力还是适合侦查,再说他也没杀过人’,就大概这样的话——那天还不是你说什么‘现在房间里有四个人’就走掉了。”

 

“哈,其实我就是真没想到。但我觉得纳兰迦他其实做好这个准备了。”米斯达笑了一下,接过烟,但捻着烟头,不点,把烟丝捏坏了。

 

“但是我担心的倒是阿帕基,”福葛看着他手里的烟继续说,米斯达闻言,有点疑惑地抬头,福葛声音很低,“我没跟你说这次为什么他跟着你们。我们平时出两人的任务,有涉及人命的,他老是抢在我前头.....是,我当然知道他没有贪功的意思,他其实甚至是在保护我——他就是,好像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他干,有点,反正手已经脏了.....他这次是没拦住,对不对?嗯,当然,也许是因为我的替身,不太好控制。也可能是这样吧。”

 

“.....但你知道他上手肯定也不是用替身。他就是赤手。虽然说他是身手很好,但是......总之,布加拉提那天交代我去给你们弄不在场证据,我问他阿帕基和我去吗,他说阿帕基这次跟着你们。”

 

米斯达接着他的话说:

 

“我猜以后可能都是这样?”

 

福葛点头。】

 

在开到离布加拉提那儿只有五百米开外距离的时候,福葛终于忍不住刹车熄火,挽起袖子,在另外三人的注视下摔门跳下车:

 

“我今晚不把这个破易拉罐找出来我把车拆了!”

 

他不顾米斯达和纳兰迦,挤进了后排,一边骂一边大肆翻找。不肯说话的纳兰迦终于憋不住地提醒:“找不到的,我们找了一晚上了。”

 

“......谁说,谁说找不到的?”福葛从后排座椅下探头出来,头发乱糟糟,用力把纳兰迦和米斯达推到两边,拉下了座椅中间的储物夹层,“就是这玩意儿吵个不停!”他冷笑一声,把那个啤酒听捏成了彻彻底底的废物。纳兰迦和米斯达对视一眼。

 

“布加拉提!”前座的阿帕基突然出声,后座的三个人愣了一下。

 

“你们很吵,而且迟到了两个钟。”布加拉提径直拉开后座车门,视线不小心直接对上了跪在地上,手里捏着易拉罐的福葛。

 

“......算了。纳兰迦,你先出来。”布加拉提说。

 

“人质怎么办?”已经下了车的阿帕基问,站在布加拉提身后。布加拉提用眼神命令纳兰迦进门,然后向他转告了干部的指示,等他走了,又对后座的米斯达和福葛说锁车、守门,让他们把今晚的事情再讲一次。

 

“你讲还是我讲?”福葛问。

 

“你来吧,你讲得快点。”米斯达说。

 

【等阿帕基回来,正好米斯达要走了,天已经有泛亮的趋势。福葛留下来和布加拉提交代昨晚他那边的工作,制造一些不在场证据,但是因为新发生的情况,可能有些地方不够。

 

“啊,阿帕基,你回来了。”

 

米斯达随意地说。他正在门口替布加拉提整理他没注意到的两株番茄苗,他猜它们是厨余垃圾里两颗较为坚强的种子。

 

“你好,米斯达。”阿帕基说。

 

“你好,阿帕基,好久不见。你看起来太疲劳了。”米斯达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下,但在引起他人不自在之前马上又收回了目光(他一贯如此),“你让布加拉提给你放几天假吧,算我请你的。”

 

“也许吧。”阿帕基好像真的太疲倦了,甚至对他的调侃没有任何反应,“其实我真的没弄懂,我们的任务是抢人质,可我觉得我们整个晚上的重心是纳兰迦,一个黑帮组织该这样吗?”

 

他说话时没有看着米斯达。

 

米斯达一时不知道如何作答。阿帕基几乎从来没和他们这样吐露过心声(如果这算心声的话)。他只能告诉他纳兰迦早就走了。现在也许可以进屋歇一下,如果他不介意这不是布加拉提家。】

 

“好,现在暂时只有我们两个人。”

 

没想到布加拉提在幺关就停下脚步,纳兰迦差点撞上他。

 

“纳兰迦,你真的给我惹了很大的麻烦。”布加拉提的声音在黑暗的屋子里带着陌生的权威,但因为声音离他太近,反而有莫名的亲切,这两种特质交融在一起,而他在黑暗中看不见布加拉提。总之,有一瞬间,纳兰迦觉得,此刻和他对话的布加拉提是一个他素未谋面的亲人。这样傻气的想法当然只是一闪而过。

 

布加拉提不知道,不可能知道他的念头。

 

他继续说着:“不管阿帕基刚刚跟你说了什么,别听。我想说的是,杀/人这件事情,最可怕的在于,只要你第一次选择这种.....解决方式,它就真的变成了一种可以选择的方式。只要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就会越来越轻易,这个念头会诱惑......不,我应该这样告诉你,在所有的处事方式里,杀/人是最笨,最没有技术含量的——直接夺去生命,终结一切,这是最蠢的方法,就算是在战斗中也几乎一样。解决问题永远不是靠毁灭。”

 

“嗯。”纳兰迦真正开始体会到了米斯达问他的问题,问题的含义:你害怕吗?

 

他在黑暗里不合时宜地,快速地想起他浏览过的某篇报道:米斯达是何人也;米斯达的庭审;米斯达杀了三个人......连他自己都诧异竟会记得如此清晰。

 

布加拉提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

 

“回答我。用肯定的语气啊。”

 

但这现实也有点像梦境,于是,他用梦的语气回答他:“我知道了。”

 

“但您应该知道我已经准备好了。”

 

——太像梦了,他听见自己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接着,他就听见——也是梦里才有的情景——他听见布加拉提很轻——很轻地叹了口气。然后他打开了灯。

 

熟悉的客厅。纳兰迦过了一会儿才适应光线。

 

“你歇一会儿,然后回去你的安全屋吧,记得小心一点。”布加拉提说。他的声音在灯光里听起来和刚才又不一样了。布加拉提打开门,把福葛和米斯达叫进来。纳兰迦和他们道别,从他们身边经过,觉得他们看上去刚刚聊过什么。

 

 

 

 

 

 

 

 

 

 

 


绾
猫猫队(混入了奇怪的东西

猫猫队(混入了奇怪的东西

猫猫队(混入了奇怪的东西

国服澜小新
你知道如何才能进入鹰眼护卫队吗?
你知道如何才能进入鹰眼护卫队吗?
胆小鬼小富
方舟生存62:驯服重爪龙,打造富家护卫队,震慑蓝区所有敌人!
方舟生存62:驯服重爪龙,打造富家护卫队,震慑蓝区所有敌人!
平成的福尔摩斯先生

*ooc警告,子世代登场年龄分别是乔鲁诺15,仗助19(准备考大学),徐伦19(高三未毕业)*有原创人物,一毛钱刀子警告,不要在意那奇妙的时间线。沙雕文,开心就好


乔鲁诺很烦

此时他正趴在他的课桌上,一脸的生无可恋。正是课间休息,学生们都跑到操场上踢足球去了,他听着楼下的欢呼声,想到了鲁迅先生曾说过: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我觉得这句话就是在说我。”乔鲁诺心想。因为前两天和布加拉提谈判失败了,所以他被强制去上学。为了防止BOSS逃课,每天都有十几个部下把他架起来扛到车上,到了后再把他扛到教室。一天24小时有将近一半的时间乔鲁诺身后都跟着两个彪形大汉,乔鲁诺走哪,他们跟哪,连上个厕所都要...

*ooc警告,子世代登场年龄分别是乔鲁诺15,仗助19(准备考大学),徐伦19(高三未毕业)*有原创人物,一毛钱刀子警告,不要在意那奇妙的时间线。沙雕文,开心就好


乔鲁诺很烦

此时他正趴在他的课桌上,一脸的生无可恋。正是课间休息,学生们都跑到操场上踢足球去了,他听着楼下的欢呼声,想到了鲁迅先生曾说过: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我觉得这句话就是在说我。”乔鲁诺心想。因为前两天和布加拉提谈判失败了,所以他被强制去上学。为了防止BOSS逃课,每天都有十几个部下把他架起来扛到车上,到了后再把他扛到教室。一天24小时有将近一半的时间乔鲁诺身后都跟着两个彪形大汉,乔鲁诺走哪,他们跟哪,连上个厕所都要一左一右的看着。“这哪是上学吗,就是在坐牢,我就跟那严管级的犯人一样。”他好几次向布加拉提请求把保镖撤了,但他总是笑笑然后来一句不行。


他不理解,他乔鲁诺乔巴拿不能理解。


这时,在手边的电话响了,“喂,哪位?”“哟,我亲爱的小GIOGIO,我隔着七个时区给你打电话,你开心不?你高兴不?你感动不?”电话那一头的男子说,乔鲁诺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哥,你救救我。”-乔鲁诺口中的哥哥,准确的来说是堂二哥,乔达诺乔斯达,是乔纳森和艾琳娜的第二个儿子,比乔鲁诺大13岁。在乔斯达家族里和乔鲁诺的关系最好的除了仗助和徐伦,就是他了。两个人虽然是堂兄弟,但以亲兄弟自居,只要乔鲁诺有问题,乔达诺便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帮他解决-“哥,你能不能在中国帮我找个学校?我快疯了。”“找学校可能有点难,但是你可以过来我给你补习。”“没问题,没问题,只要让我能逃离意大利怎么都好说。”“行,我给你订票,要啥时候的?”“越快越好,最好今天。”“行吧。”过了一会,“好了,乔鲁诺,今天下午四点半的飞机票,那不勒斯到北京,接下来就全靠你自己了。”


虽然那几个保镖形影不离,但他每次回乔家大院时他亲爱的侄儿(乔瑟夫)和亲爱的叔外曾孙子(承太郎)就会给他传授翘课的经验“我真的得好好谢谢乔瑟夫先生和承太郎先生。”已经逃脱保镖此刻正抱着行李坐在通往机场的出租车上的乔鲁诺心想。在经历了30多个小时的飞行,终于在凌晨两点,乔鲁诺到达了此次的目的地,北京。他还碰见了同被亲爱的老父亲们打发过来补习的仗助和徐伦,三个人到乔达诺的宅子里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倒头睡觉。不得不说乔达诺虽然在对待工作和他们的学习时一丝不苟,但平常真的是一个很可爱的大哥哥,只要他们每天的学习任务完成后乔达诺就会带他们出去吃喝玩乐,三天过去了以至于乔鲁诺都忘了他在意大利有个黑帮。


好的让我们把视角切回三天前的布加拉提这边


“你说boss不见了?”里苏特问道“是啊,我们今天去接人,人就不见了。”电话那头布加拉提说。“行吧,我先带人去找找看。”“喂,布加拉提这有给你的一封信。”布加拉提走到纳兰迦跟前,把他手里抓的信拆开看了看(关于这封信的详细内容,请见上一篇《热情的二三事》)“这小鬼真在中国有个哥哥?好像从来没有听他提到过。”站在一旁的阿帕基问道,布加拉提“我也不清楚,现在只能给乔纳森先生打个电话问清楚。”“哥哥?哦,我想起来了,乔鲁诺确实有个哥哥在中国,叫乔达诺·乔斯达,喂迪奥,你声音能不能小点?你吵到艾琳娜了。”此时正坐在自家沙发上赶论文的乔纳森博士说“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您。”“行了,福葛你去跟里苏特他们说不用找了,BOSS确实有个哥哥在中国。”“我们就放任这小兔崽子在中国鬼混?”“他都去了,你能干什么,阿帕基。”“等着小兔崽子回来后看我不把他杀了。”


三天后


阿帕基坐不住了,向布加拉提抱怨“这都三天了,这小兔崽子还不回来?不行,我要去中国找他,省着他在外面鬼混。”“看不出来啊,阿帕基,你现在还挺关心乔鲁诺的啊。喂,NO.3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欺负NO.5”。正坐在一旁给手枪们食物的米斯达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最近经费紧张,挪不出多余的钱来买机票啊 更不用说到了中国后的一系列费用。”“我们可以找乔纳森先生帮忙啊!顺便叫上暗杀组一起,人多力量大吗。”来自正在一旁做数学题的纳兰迦。“喂,布加拉提,找我们有什么事?”“去中国找BOSS,顺便公费旅游,你们去不去?”“去,公费旅游,不去白不去。”


好的让我们把视角切回第四天的乔鲁诺他们这边


“你说什么?抓了十几个穿着暴露的的人?还当街打架?行吧,我知道了,我过去问吧。”正在书房里写卷子的三人组只听到以上对话,下一秒乔达诺就出现在了门口“你们三个跟我去一趟警局,我有点事要办。”到了警局后,三人组在乔达诺办公室写卷子,乔达诺在一楼审讯室“你说这都啥事啊,布加拉提,咱还能出去不,别是要把咱们扔进看守所吧。”米斯达对着布加拉提的耳朵小声说,布加拉提看向铐在左手上的手铐“别急,看看那条子要干啥,还有告诉你右边的加丘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各位同志,首先说明清楚,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字还没说出口,握着卷子的乔鲁诺就走了进来,一抬头就看见了那一群熟悉的人们。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紧接着就是一阵笑声传来,布加拉提一脸无奈的看向此刻正趴在墙上狂笑的乔鲁诺和此刻正在憋笑的乔达诺“你们俩能不能别笑了?“布加拉提先生我们受过专业的训练,无论多好笑都不会笑的,除非忍不住。”至于后来乔达诺把手铐给他们解开后阿帕基第一个冲上去把乔鲁诺揍了一顿,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虽然这次中国行出了点小插曲,但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从中国回去后仗助如愿以偿的考上了警校(得益于乔达诺这位老警察的指导);徐伦在期末考试也没有挂科,反而考出了那一届高三年级最高的分数(卖鱼强高兴的买了十箱烟花在考察船放了起来);热情旅游团回到意大利后,在乔鲁诺的狂轰滥炸之下布加拉提终于答应了他之前的提议(乔鲁诺高兴的连着三宿没睡)现在他正在牛津大学攻读法学和金融学博士(至于为什么在牛津而不是在耶鲁或者哈佛,嗯,主要还是因为自家老父亲。)而乔达诺呢?还是老样子,该上班上班,该回家回家。但是他的办公桌上,多出了一个相框,里面的照片上是三个少年和一个青年在故宫的合影,青年左手搂着那个金发碧眼的少年,右手搂着蓝发蓝眼的少年,而四个人中的唯一一个少女,则是蹲在了最前面,但无一例外,他们笑得都很开心。后来,这张照片随着那四人中的唯一一个少女和青年的离去,化成了一架纸飞机,随风而去了

堕狐

秧歌日常

是一个库存(其实就是随便写写),祝大家今晚直接梦里飞奔那不勒斯 ꉂ(ˊᗜˋ*)


                                      


「一个女孩子。那是你,你在等人。...


是一个库存(其实就是随便写写),祝大家今晚直接梦里飞奔那不勒斯 ꉂ(ˊᗜˋ*)



                                      


「一个女孩子。那是你,你在等人。他们是你很重要的人,你的心之所属,命之归宿。」


  那是那不勒斯的街头,那个下午,一切都如你所愿。阳光正好,布加拉提和你对视了。他来了,他看到你了,他知道你是对的人。


  在被布加拉提“捡到”之前你从未明确自己想要去哪里,可在那之后你忽然找到了存在的意义。你大概本就属于这里。是曾在脑海里期盼的,也是现在眼前所见到的。


  你知道你此行的目的,现在知道,以前也知道。那就是,见到他,见到他们。


  你如愿以偿见到了他们每一个人,你梦想中的那样,丝毫不差的现实。真实的令人不敢相信。


  你命里注定会是个替身使者。你的替身也来到了你身边,一个力速双A的长相漂亮的替身。她似乎很喜欢你呢。没事的时候,你会和她说话。“你就是我,但更像我的朋友。”


  六个人的小队终于有了女孩子,你顺理成章是团宠了。果然遇到他们是很幸运的。


  七个人,每天的日子真的很快乐。他们带你去餐厅,细心观察你的表现,发现你的喜好,努力让你开心。他们每个人都是这样,因为是你。


  布加拉提想陪伴你成长,你的每个举动每个表情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虽然想让你不断的进步,但总是把你放在安全的位置,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他让他们尽全力保护你,他自己也是。“你在我身边,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没关系。”


  虽然有时学习让你有些焦虑,但和福葛讨论数学题也是不错的感觉。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会生气。有时,他反倒希望你理解力差一点,这样就可以多给你讲几遍,多和你在一起。“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讲多少遍都可以的。”


  没有任务的时候,和乔鲁诺坐在咖啡厅度过一下午,很悠闲,阳光洒在你们的身上,你从未觉得如此温暖。和他对视的时候空气中总是弥漫着浪漫且朦胧的情愫。他碧绿的眸子像是闪耀着光彩的宝石,“小姐,真是个可爱的人呢。”


  日常外出执行任务,阿帕基会在返回的路程上把外套搭在你身上,牵起你冰凉的手。“别废话了,穿上。”他真的很怕你受到一点伤害呢。虽然别人眼里他有点凶,但对你真是以他的方式用尽温柔。“阿帕基的手,竟然每次都很温暖呢。”


  米斯达喜欢草莓蛋糕,你也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总是非常快乐。某次他和你一起吃蛋糕的时候,他忽然觉得你比草莓蛋糕更甜啊。这种感觉似乎日益强烈了。所以某天?他忍不住亲了你一下。“啊,抱歉……因为……你实在是太可爱了……”


  小飞机总是看上去无忧无虑,他最喜欢来找你玩,每次任务结束都会靠到你身边。明明纳兰迦比你大,你却总像个姐姐。没关系啦,你在我身边无论什么都好。他会把最喜欢的东西分享给你。“因为,你是重要的人啊!”





我永远爱热情牛郎团护卫队(/ω\)




🍫🍷🐞

护卫队贴贴的官图💕

茸茸让整个画面花团锦簇的

护卫队贴贴的官图💕

茸茸让整个画面花团锦簇的

燐七

超级ooc的填表,表格在p3

and一些怪脑洞

超级ooc的填表,表格在p3

and一些怪脑洞

獄蟬

我在热情工作的那些天2

以公司小白视角观察公司大佬,ooc

为爱发电

涉及护卫组


职场小白遇危机 性感枪手保平安


  今天是我在热情工作的第三十天,也算是对这个公司有个大概的了解。只是没想到公司的前身竟然是个黑帮,据说就算现在,热情还是有些见不得人的事务。这让我这个五香红旗下的共产主义接班人有点惊讶,虽然知道意大利有黑帮,但是没想到,黑帮竟在我身边。而且。


  特里休竟然是前任老板的女儿!


  我看着眼前这位吃着我做的麻辣烫,被辣的小脸通红,毫不在意...

以公司小白视角观察公司大佬,ooc

为爱发电

涉及护卫组




职场小白遇危机 性感枪手保平安

 

 

  今天是我在热情工作的第三十天,也算是对这个公司有个大概的了解。只是没想到公司的前身竟然是个黑帮,据说就算现在,热情还是有些见不得人的事务。这让我这个五香红旗下的共产主义接班人有点惊讶,虽然知道意大利有黑帮,但是没想到,黑帮竟在我身边。而且。

  

  特里休竟然是前任老板的女儿!

 

  我看着眼前这位吃着我做的麻辣烫,被辣的小脸通红,毫不在意形象的大美女,不由得感叹道高手竟在民间。

  

  可是我不理解明明是老板的女儿,为什么却要和朋友们一起去推翻自家老爹的公司。“但凡他对我和我妈负责过一天,我也不会这么恨他。”果然,又是一个不负责的老爹,我不由得想起了自家的那位牛逼人物……

  

  “小李,跟我过来一趟。”

  

  西八,是谁打扰爷和美女的香香下午茶。果然自从熟悉了之后,连摸鱼都变得习以为常,可能着就是社畜吧

 

  我一看,竟然是福葛,那位神童。不知这位爷有什么大事让我这种无名小卒去充数。顶着灼人的眼神,我头皮一紧。望想特里休,这个臭婆娘竟然还在吃麻辣烫,西八……

  

  我怀着悲壮的心情,跟在福葛身后,走进了他的办公室,没想到,领导的办公室竟然这么奢华。木质办公桌,高级旋转椅,桌上还摆着一瓶我看不懂的高级洋酒。怪不得在休息室里偶尔才能见到领导,原来人家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摸鱼。焯。万恶的资本主义。虽然在心里狠狠羡慕了一下这奢华的环境,但是领导毕竟是领导,业务能力没得说,能一边看着今天的财务报表一边教纳兰迦学习还可以一边享受着下午茶,难怪人家挣钱多。

 

  “今天我的电脑坏了,明天才能修好,但是这些报表却有急用,这里有个算盘,但是公司里只有你一个中国人,你就努力一下,明天我就要。”

 

  我沉思了一下,偌大的公司竟然没有一个计算器。这个公司莫不是明天就要倒闭,我回想起了面试那天布加拉提对我说过的话。

 

  “我们的公司也是刚刚起步,可能环境有些艰难,但是我希望,我们能一起创建更好的那不勒斯,请问可以吗?”

 

  果然美男计是最管用的。我以为来到这里是提升自己的能力,增长自己的阅历,走向顶峰,不是来这里算珠心算啊!

  

  见我一直沉默,福葛有些急了:不会不给你加班费的!毕竟我们是合法的公司!

 

  ???大兄弟,这难道还是一家无良公司,拖欠工资不成?毕竟还是有加班费的,那咱们就撸起袖子努力干,成为公司大骨干。

 

  凭借着我幼儿园级别的珠心算水平和高中级别的数学能力,在福葛的监督下,我真的是有在努力的完成工作。随着熟练程度的提高,我的手都快打出了残影,整个公司的会计都来观看。只见我左手执笔右手捻珠,极具节奏的脆响让大家看的好不快意,连连叫好,为这手艺惊叹不断,更有甚者还想向我请教如何成为珠心算大师。但是因为我的四脚猫功夫还是婉拒了对方,毕竟我还有一堆任务,福葛的亲切问候又让我快马加鞭,恨不得进化成神奇宝贝之千手观音。

 

  终于在午夜时分,完成了这些报表。惹得纳兰迦的一阵惊叹。在福葛的保证有加班费之后,并且叮嘱我走夜路一定要小心之后,我终于走出了大门,体会到了社畜的心酸,或许,这就是社畜吧。

 

  一个女性走在空荡的大街上不免有些让人紧张,秋季的晚风瑟瑟,枫叶踩在脚底咯吱作响,突然听到了钥匙的叮当作响声,心中突然一阵紧张,不由得加快脚步。可谁知那脚步也是随着我的节奏逐渐加快,甚至跑了起来。突然一股力狠狠的把我拽向后。我浑身冷汗直冒,想赶紧挣脱那个人的束缚,可是我这个肥宅怎么能打得过一个强壮的男生。这个地方本就人烟稀少,又已经是午夜,我不免心生悲凉。

  

  难不成我今天晚上就要交代在这里?我才刚发工资啊!最近几天总是发生抢劫案,受害者大多也都是独自一人下班的女性。为了保险,我都是和特里休一起走,可是就这一天,命运就这样玩弄了我。

 

  突然有人大喊放开她,并向我们这边跑过来,那人一看吓得直接溜走。把我一个人扔在原地。

 

  你没事吧?

 

  闻声望去竟是个时尚帅小伙,穿着豹纹皮裤配格纹毛衣,颇有我们公司的品味。

 

  我老脸一红,没想到这男的竟然还有腹肌,斯哈。

 

  我羞涩一笑: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在哪里上班?

 

  男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他叫米斯达,在热情上班。

 

  哦,热情啊。不对!热情不是我的公司吗?

 

  没想到,遇险被救都能遇上同事。

 

  米斯达见我一脸呆滞,手在我面前晃了晃。一脸担忧:你还好吧?

 

  我不由得感叹,缘分竟然如此之妙。这腹肌美男,终究是变成了我的同事,呜呜呜。

 

 

 

茸茸下一章就会出现啦!

—木筏子—

我还真没搞过jo印象

很喜欢冰猫猫

我还真没搞过jo印象

很喜欢冰猫猫

维他命E
梦女行为 好希望成真呜呜呜

梦女行为 好希望成真呜呜呜

梦女行为 好希望成真呜呜呜

W.zuyi

狠狠的代了,

外形和气质太像茶哥了

狠狠的代了,

外形和气质太像茶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