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抹本

3766浏览    43参与
平言

“医,医生,您在做什么。。。?”


p2抹本,略微有点颜色擦边,慎入

“医,医生,您在做什么。。。?”



p2抹本,略微有点颜色擦边,慎入

草木庭园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55639278

作者 犬飼Twitter🌼


是上次提到的灾藤和抹本的故事…!

真好啊…真好啊…

温柔的灾藤和温柔的抹本…真好啊……

这一篇的灾藤真的好棒(大声喊妈


*12p 放不下最后拼了长条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55639278

作者 犬飼Twitter🌼


是上次提到的灾藤和抹本的故事…!

真好啊…真好啊…

温柔的灾藤和温柔的抹本…真好啊……

这一篇的灾藤真的好棒(大声喊妈


*12p 放不下最后拼了长条


Joe QAQ

写了《狱都事变公式同人合集:萤》的书评,这本书的主角是抹本。

评分:★★★★☆

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review/12304857 

写了《狱都事变公式同人合集:萤》的书评,这本书的主角是抹本。

评分:★★★★☆

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review/12304857 

是清和呀

是捏脸xxxx对不起把真希刘海搞错了

是捏脸xxxx对不起把真希刘海搞错了

是清和呀

因为实在太好笑了所以忍不住画了xxxx

因为实在太好笑了所以忍不住画了xxxx

是清和呀
我是真不会画披风,甚至有点不好...

我是真不会画披风,甚至有点不好意思打tag……

我是真不会画披风,甚至有点不好意思打tag……

是清和呀

最近的破手绘,猫耳的是自设穿田啮衣服【变态】

最近的破手绘,猫耳的是自设穿田啮衣服【变态】

香肠仙人
月下三兄贵,狱都三本命

月下三兄贵,狱都三本命

月下三兄贵,狱都三本命

晓狸✨

*很多不同tag请注意,都是老图重发,且可能有很多完全无联系的圈的角色。


“除了爱没有更多了”

*很多不同tag请注意,都是老图重发,且可能有很多完全无联系的圈的角色。



“除了爱没有更多了”

泉花奈
翻译【平腹的工作】(6) 译者...

翻译【平腹的工作】(6)

译者:泉花奈

(6)此时在馆内2
抹本:喜欢的烧杯碎了—!!而且这是什么暗号吗…难道是入侵者!?上面写的什么啊…还是试着查查书吧…!
斋藤:哎呀,抹本在热心的做什么呢?
抹本:啊,斋藤先生和肋角先生…实际上…  
肋角:神秘的笔记?
斋藤:……这是平腹的字啊
斋藤/肋角:[抹本对不起]
肋角:这样写着…哎呀
抹本:啊…原来是平腹啊

翻译【平腹的工作】(6)

译者:泉花奈

(6)此时在馆内2
抹本:喜欢的烧杯碎了—!!而且这是什么暗号吗…难道是入侵者!?上面写的什么啊…还是试着查查书吧…!
斋藤:哎呀,抹本在热心的做什么呢?
抹本:啊,斋藤先生和肋角先生…实际上…  
肋角:神秘的笔记?
斋藤:……这是平腹的字啊
斋藤/肋角:[抹本对不起]
肋角:这样写着…哎呀
抹本:啊…原来是平腹啊

泉花奈
翻译【挑战吧!平腹君】(2)...

翻译【挑战吧!平腹君】(2)

译者:泉花奈

(2)【才疏学浅,没翻译出来】
木舌:踢馆吗,我知道哦,和我用喝酒一决胜负吧
平腹:已经喝了是吗?不过ok—我赢了的话木舌就把藏在房间里的酒给我吧!
木舌:诶…为什么你会知道?嘛对我来说是没什么啦,我可是很强的哦,赢了话就不好意思了,那就干杯
抹本:确定呼吸停止了…立即生效啊…
平腹:我赢了!

翻译【挑战吧!平腹君】(2)

译者:泉花奈

(2)【才疏学浅,没翻译出来】
木舌:踢馆吗,我知道哦,和我用喝酒一决胜负吧
平腹:已经喝了是吗?不过ok—我赢了的话木舌就把藏在房间里的酒给我吧!
木舌:诶…为什么你会知道?嘛对我来说是没什么啦,我可是很强的哦,赢了话就不好意思了,那就干杯
抹本:确定呼吸停止了…立即生效啊…
平腹:我赢了!

泉花奈

翻译【每日狱都】(5)~(6)

译者:泉花奈

我真的脸盲了(●—●)……请自行认领!!!

(5)察觉到了什么
平腹:抹本—!!
抹本:哇
平腹:一起玩吧!
抹本:可以是可以,但是要等我把药完成才行……[平腹后退了一步]

(6)眼睛的颜色
【回忆中的肋角:[这个世界]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佐疫:诶,加油啊
某:平腹的黄色眼睛太引人注目了吧
平腹:这样啊,怎么做才好呢?
佐疫:嗯……说的是啊
另一只(我猜是斋藤):在干什么呢?
平腹:为了任务在练习!
另一只:…嗯。

翻译【每日狱都】(5)~(6)

译者:泉花奈

我真的脸盲了(●—●)……请自行认领!!!

(5)察觉到了什么
平腹:抹本—!!
抹本:哇
平腹:一起玩吧!
抹本:可以是可以,但是要等我把药完成才行……[平腹后退了一步]

(6)眼睛的颜色
【回忆中的肋角:[这个世界]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佐疫:诶,加油啊
某:平腹的黄色眼睛太引人注目了吧
平腹:这样啊,怎么做才好呢?
佐疫:嗯……说的是啊
另一只(我猜是斋藤):在干什么呢?
平腹:为了任务在练习!
另一只:…嗯。

空腹吃汤

【狱都事变/all斩相关】

◎入坑入坑!!吃不吃狱都粮啊!!!
◎随意写
◎末有彩蛋
◎求喜欢求支持求评论!!!

part.1【田啮x斩岛】

斩岛是那种做事严谨一丝不苟的人。
说是人也不太对,他们是狱卒,狱卒早已不是人类。

斩岛很可靠,对谁都是冷冰冰的态度,田啮知道,他是绝对不会和这个要强的人扯上半点关系。

要说为什么,田啮对任何事都没有热情,每天都在慵懒中度过,无聊到想要自杀。

他们也许是狱卒中相差最大的两人了,斩岛可能从不在意,但是田啮很在意。

无缘无故滋生出来的烦躁感,在夏日的炎热高温里一股股喷涌爆发。

好烦。

于是他把经过自己身边的斩岛踢翻在地,趁他没有任何防备之前,自己的手掐紧他的脖颈。

被固定的滋味...

◎入坑入坑!!吃不吃狱都粮啊!!!
◎随意写
◎末有彩蛋
◎求喜欢求支持求评论!!!

part.1【田啮x斩岛】

斩岛是那种做事严谨一丝不苟的人。
说是人也不太对,他们是狱卒,狱卒早已不是人类。

斩岛很可靠,对谁都是冷冰冰的态度,田啮知道,他是绝对不会和这个要强的人扯上半点关系。

要说为什么,田啮对任何事都没有热情,每天都在慵懒中度过,无聊到想要自杀。

他们也许是狱卒中相差最大的两人了,斩岛可能从不在意,但是田啮很在意。

无缘无故滋生出来的烦躁感,在夏日的炎热高温里一股股喷涌爆发。

好烦。

于是他把经过自己身边的斩岛踢翻在地,趁他没有任何防备之前,自己的手掐紧他的脖颈。

被固定的滋味绝不好受,但是他无法反抗。狱卒不会死,但是也会切身体会到被受伤的痛感。

他的声音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你在干什么……”

对方没有说话,那股烦躁感更强烈了,他起身慢慢放松对斩岛的禁锢,橘红色的眸子泛着杀气。

斩岛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样,面不惊心不跳地从容站起,整理好自己的衣领,这才发觉对方的视线一直停在自己身上。

田啮“嘁——”了一声,和他背道而驰。


part.2【平腹x斩岛】


这次的任务搭档是平腹吗……。

远处拿着铲子意志高涨的狱卒伸手在招呼自己。

对于斩岛来说,是谁和他组队都无所谓,只要不连累自己就好,他只需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

但是平腹可是最喜欢捣乱的人了,这点他还是清楚的。

不仅仅是孩子气的想法,生气时也很难应付。尤其是那双突然放大的黄色眼睛,笑眯眯盯着自己的时候却没有半点笑意。

无论如何警告是一定要有的,斩岛走近茶发狱卒:“还请不要乱来。”

平腹一脸天真地看向那深蓝的眸,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哇哦、斩岛你在胡说什么啊!?”

他动了动手里的铁铲,举起在斩岛的胸膛处轻微地摩挲几下,金眸闪着欢快的光:“让我们好好合作吧?呐?”


part.3【木舌x斩岛】


上次被真希小姐戳瞎眼珠后木舌就一直是发愣的状态。

斩岛抱着一摞资料离开只有两个人的沙发。

大家都去忙任务了,只有木舌傻愣地坐在沙发上,那双青绿的眼睛一言不发盯着暖黄色的天花板。

斩岛试着叫了他一声,如果木舌在这样自暴自弃下去反而对以后的工作不利,于是他把一半的资料递到木舌手上,这才让对方回过神来。

“你能帮我一起送到肋角桑那里吗?”

听到斩岛语气根本不是问句的话语,木舌柔声笑起来:“噗、什么嘛,你在担心我啊。”

“……才不是。”斩岛别扭地转身,拿着那些档案头也不回地离开。

看到斩岛准备离开,木舌连忙跟上,说实话自己比斩岛高出一头的个子应该是很快就能追上他的,可木舌就想慢吞吞跟在他后面。

“等工作结束后一起去喝酒吧~好不好啊斩岛~”

“……才不要。更何况,送资料这种事根本算不上是工作。”


part.4【谷裂x斩岛】


每当自己有空闲的时间可以放松一下,事实证明并非如此,谷裂好像一直等着这样的时机,张口闭口就是约架。

这让斩岛有些心烦。

每次自己训练时谷裂都会在一边,要么观赏要么一起训练。

谷裂其实并不是有耐心的人,他的肌肉比自己的还有劲发达,工作上也丝毫不输给任何人,这样认真严谨的谷裂,为什么就是对自己纠缠不休呢。

“斩岛,你那是什么表情,快点和我打一场!”

想到这里的斩岛凝视他那凌冽的紫眸:“随你。”


part.5【佐疫x斩岛】

他拥有水蓝色的眼睛,像月光照耀下的湖水,平静、轻柔,还夹杂被风溅起小点涟漪。

斩岛不讨厌这种感觉,很简洁干练,像极了这位优等生。

佐疫是个温柔体贴的人,斩岛在他身边会感到安心和轻松。

也许他们的日常相处根本不需要别的形容和理由,就是简简单单的,彼此相信,彼此接受,彼此都了解彼此。

佐疫比斩岛矮一厘米,当然斩岛并不在意,他从未想过这些问题,当平腹笑嘻嘻嘲笑佐疫简直就是个软秀才的时候,佐疫笑着一枪射爆了平腹的狗头。

斩岛很少见佐疫动手,他好像从来都不会生气,无论对别人还是对自己,他都很温柔。

斩岛会不由自主地放下心来,明明对谁都是冷冰冰的,可只要佐疫一和他说话,他的声音多少也会柔软几分。

印象深刻的还有一次,那次是和田啮一起组队追寻逃亡的亡者,而田啮的干劲消磨的很快,不一会就不见踪影(找地方偷懒了)自己不小心被亡者穿透腰杆处,血控制不住地往外淌,染红了整块制服。

自己连站起来的力气也快没有了,是佐疫及时赶到撑住了自己。

他模糊的意识里是佐疫担忧的脸,佐疫扶着他慢慢撑起,他听到佐疫趴在自己的耳畔的轻语,带着催眠的效果。

“别担心,一切交给我哦。”

斩岛的意识渐渐远去,疼痛和睡意一度侵蚀自己的身体,在他晕倒前隐约听到对方无奈的声音。

“早跟你说过了,有什么事不知道找我吗。”

“还真是逞强的孩子啊。”

【災藤x抹本】

抹本小小只,被谁都能轻易提起来。

当然災藤是不会干这么失礼的事的。作为特务室副长,看护下属也算是自己的责任。

以他的身高来看,抹本更像是一只听话弱气的小猫。

看到他因被羞辱而惊慌失措的举动,还是会感觉很可爱的,但是可不能一直放任下去。

災藤理所应当护着自家弱小的孩子,抹本即便是被欺负,他的能力却也毋庸置疑,说不定他就是狱卒中努力的人了。

毕竟是自己引以为傲的部下呢。

————————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3<
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肋斩
其实早就想好啦,但是脑洞大段子长,不知道大家吃不吃肋斩邪教啊啊啊
可以先来一段??↓↓↓

“在意很久了,肋角桑,不要一直都抽烟啊。”

“怎么了?”

“不……只是感觉您瘾太大了,而且对您根本没有好处。”

“有什么关系,反正又不是人类,比起关心这个——”

“不考虑解释一下这次的报告吗?”

肋角低下头把身下的少年往前拉,他的腰肢被抵在办公桌上,身体动弹不得,上司还在抽着烟,一只手捏上了自己的下巴。

他扬起头,是地狱的颜色,真的是对上了红色的恶鬼。

泉花奈
翻译【狱卒们的运动会】(14)...

翻译【狱卒们的运动会】(14)~(15)

译者:泉花奈

我我我刷镇魂忘了时间……

(14)结果是……
抹本:发表结果,经过多方面的考虑……那个,胜利者是这两位,因为她们在背后为我们做出了很多贡献……
キリカ:哎呀
平腹:诶—
抹本:因,因为大家都没有认真的比赛,所以没有办法评分……
キリカ: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嘛,让我们在比赛结束后一起好好地聚餐吧

(15)晚安
平腹:啊——赢了吗?
綾子(听语气像是キリカ?):不过,多亏了平腹,大家都很开心啊。
平腹:……?
綾子(听语气像是キリカ?):真是自由啊。

—end—

翻译【狱卒们的运动会】(14)~(15)

译者:泉花奈

我我我刷镇魂忘了时间……

(14)结果是……
抹本:发表结果,经过多方面的考虑……那个,胜利者是这两位,因为她们在背后为我们做出了很多贡献……
キリカ:哎呀
平腹:诶—
抹本:因,因为大家都没有认真的比赛,所以没有办法评分……
キリカ: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嘛,让我们在比赛结束后一起好好地聚餐吧

(15)晚安
平腹:啊——赢了吗?
綾子(听语气像是キリカ?):不过,多亏了平腹,大家都很开心啊。
平腹:……?
綾子(听语气像是キリカ?):真是自由啊。

—end—

泉花奈
翻译【狱卒们的运动会】(12)...

翻译【狱卒们的运动会】(12)~(13)

译者:泉花奈

(12)全力奔跑
抹本:下一项是二人三足。
佐疫:说完‘1,2’后就走。
木舌:因为看不见前面,请多指教。
谷裂:哦…
田噛:你能配合吧?
平腹:交给我吧。
抹本:1,2,然后出发……

(13)
谷裂:好厉害,田噛好像是被牵着走的……
佐疫:糟糕了啊。
平腹:最终目标!太棒了田噛!!
田噛:……
平腹:对不起。

翻译【狱卒们的运动会】(12)~(13)

译者:泉花奈

(12)全力奔跑
抹本:下一项是二人三足。
佐疫:说完‘1,2’后就走。
木舌:因为看不见前面,请多指教。
谷裂:哦…
田噛:你能配合吧?
平腹:交给我吧。
抹本:1,2,然后出发……

(13)
谷裂:好厉害,田噛好像是被牵着走的……
佐疫:糟糕了啊。
平腹:最终目标!太棒了田噛!!
田噛:……
平腹:对不起。

泉花奈
翻译【狱卒们的运动会】(4)~...

翻译【狱卒们的运动会】(4)~(5)

译者:泉花奈

(4)一人仅限一个
抹本:最先开始的项目是吃面包赛跑,使用的面包是キリカ小姐和綾子小姐亲手做的。
平腹:啊哦哦哦哦哦哦!【到达后】啊!?
木舌:在这里!!
平腹:啊—!!
【抢夺】

(5)中大奖
平腹:你只要取走一个就好了斩岛!!
斩岛:抱歉…
木舌:那就让我看看我的手工面包是什么样的吧…米!?
斩岛:很好吃吧。【盯——】
木舌:诶!?

翻译【狱卒们的运动会】(4)~(5)

译者:泉花奈

(4)一人仅限一个
抹本:最先开始的项目是吃面包赛跑,使用的面包是キリカ小姐和綾子小姐亲手做的。
平腹:啊哦哦哦哦哦哦!【到达后】啊!?
木舌:在这里!!
平腹:啊—!!
【抢夺】

(5)中大奖
平腹:你只要取走一个就好了斩岛!!
斩岛:抱歉…
木舌:那就让我看看我的手工面包是什么样的吧…米!?
斩岛:很好吃吧。【盯——】
木舌:诶!?

泉花奈
翻译【狱卒们的运动会】(2)~...

翻译【狱卒们的运动会】(2)~(3)

译者:泉花奈

(2)那种软弱的话

平腹:你看这个——

谷裂:运动会...?

平腹:一定会很开心吧!

谷裂:无聊...那种事情怎么会有!

平腹:可以锻炼身体哦。

谷裂:……干吧。

平腹:呜哇呀!呀!


(3)队伍发表

抹本:那,那个……我是「狱卒运动会」的主持人抹本,首先公布一下队伍构成。平腹,田噛一队。

田噛:麻烦……

抹本:木舌,谷裂一队。

木舌:一边比赛一边喝酒怎么样?

谷裂:既然做了,就全力以赴。

抹本:斩岛,佐疫一队。

佐疫:斩岛对于胜利的事干劲十足啊!


翻译【狱卒们的运动会】(2)~(3)

译者:泉花奈

(2)那种软弱的话

平腹:你看这个——

谷裂:运动会...?

平腹:一定会很开心吧!

谷裂:无聊...那种事情怎么会有!

平腹:可以锻炼身体哦。

谷裂:……干吧。

平腹:呜哇呀!呀!


(3)队伍发表

抹本:那,那个……我是「狱卒运动会」的主持人抹本,首先公布一下队伍构成。平腹,田噛一队。

田噛:麻烦……

抹本:木舌,谷裂一队。

木舌:一边比赛一边喝酒怎么样?

谷裂:既然做了,就全力以赴。

抹本:斩岛,佐疫一队。

佐疫:斩岛对于胜利的事干劲十足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