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拉二旧剑

1430浏览    20参与
亚瑟王厨

亚瑟醉酒之后(all旧剑)

*通篇ooc


——


“为了不列颠我什么都可以做的!”


英雄王的酒会上,喝醉了的骑士王举着黄金的杯子当麦克风,晕乎乎道。


“女装呢?”莫德雷德率先响应。


“这个逆子,嘴上喊着父王,其实心里就是想睡我……”


众人:噫——


被当事人拆穿的大孝子丝毫不觉得窘迫,反而迷之得意洋洋,像只高傲的花孔雀,抖着他的屏。


“父王好样的,我喜欢!”


灌了亚瑟有半桶酒的罪魁祸首梅林,这才想起异世界的徒弟并不是常规英灵,一般从者不会醉酒但是他会!


亚瑟非常不绅士地打了个酒嗝,盈满水汽的绿眼睛迷茫地扫视了一番全场,喃喃道:“皇帝呢?皇帝呢?”


迦勒底的...


*通篇ooc


——


“为了不列颠我什么都可以做的!”


英雄王的酒会上,喝醉了的骑士王举着黄金的杯子当麦克风,晕乎乎道。


“女装呢?”莫德雷德率先响应。


“这个逆子,嘴上喊着父王,其实心里就是想睡我……”


众人:噫——


被当事人拆穿的大孝子丝毫不觉得窘迫,反而迷之得意洋洋,像只高傲的花孔雀,抖着他的屏。


“父王好样的,我喜欢!”


灌了亚瑟有半桶酒的罪魁祸首梅林,这才想起异世界的徒弟并不是常规英灵,一般从者不会醉酒但是他会!


亚瑟非常不绅士地打了个酒嗝,盈满水汽的绿眼睛迷茫地扫视了一番全场,喃喃道:“皇帝呢?皇帝呢?”


迦勒底的皇帝们纷纷侧目。


“在那里……”亚瑟摇摇晃晃,无视了好多双要扶他的手,几乎用摔的扑到卢修斯面前。


“这个人馋我就算了,还馋我的不列颠。”亚瑟控诉,“异想天开,我是不会把它给你的。”


“不列颠都过去了,我现在只想要你。”卢修斯抬头仰视喝醉的心上人,张开手臂等待着投怀送抱。


亚瑟绵软沉长地嗯了一声,“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你这种我见多了,就像……”


他眯了眯眼,又眯了眯眼,好一会儿才确定了目标人物的方向。


“就像他,兰卿他啊,没有心。”


轻飘飘的,却扎了兰斯洛特的心。他就坐在卢修斯旁边,突然获得了让人高兴不起来的点评,惆怅。


“兰卿发誓当吃生菜。”亚瑟张圆了嘴巴,盯着兰斯洛特几秒才继续往下说:“明明向众神起誓永不背弃,结果转头就撬我墙角。”


他拉起兰斯洛特的手,眼睛怎么都聚焦不了,有些郁闷。


“吾王……”兰斯洛特如坐针毡,他听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磨剑拉弓的声音。


手心里久违的属于亚瑟的温度又让他心猿意马。


“单漆跪地,牵起我的手,亲吻我的手背,就算是我也会心动的。”亚瑟委屈巴巴,看得兰斯洛特罪恶感翻倍。


库丘林:“他明天绝对没脸见人。”


珀尔修斯:“我可以借他面具。”


法老王终究是看不下去了,起身拉住亚瑟,劝道:“好了别闹了,喝酒都能醉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你太凶了我不想理你。”亚瑟撇过头。


尼托克莉丝戳了戳石化中的法老王:“神王大人振作一点。”


亚瑟像是玩腻了兰斯洛特的手,突然松开了,他又在寻找下一个祸害的对象。


“没品又轻浮的archer呢?”亚瑟瞅着吉尔伽美什,咬着嘴唇打量了一番,摇头晃脑,“不在,那个气死人的家伙不在。”


吉尔伽美什沉着脸从王财里拿出醒酒药,抓过亚瑟,不管对方的挣扎和几道杀人的目光,硬是掐着那张红扑扑的脸,一滴不剩倒进去。


“唔……呜……”


“醒了吗?”吉尔伽美什看着亚瑟脸上的指印,气消了不少。


脑子一下子清晰不少了的亚瑟眨巴着眼,他揉着隐隐作痛的脑壳试图寻找丢失的回忆。


“我怎么了吗?”他不确定地问。


“没怎么。”吉尔伽美什清了下喉咙,他决定将今夜以及他奇怪的心情一起埋葬。


亚瑟将信将疑,试图和在场的同事们对个眼神,结果大家都撇开视线。


他有种迷之羞耻的感觉,却找不到原因。


下次,还是别喝太多了吧。


亚瑟想。


刑部姬翻着她刚拍下来的一堆素材,心满意足。



亚瑟王厨

诚招英灵,扫码入学13(all旧剑)

型月学园第一届男装丽人&女装大佬大赛如火如荼进行中,由于是开放日的关系,来了很多外校学生和凑热闹的一般市民。


堪比学园祭的庆典。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千万不要随便搭讪,不然很有可能把一生搭进去!


特里斯坦这样告诫同行的圆桌伙伴们,众人表情各异,暗暗祈祷快来个妖孽收了潜在的情敌们,这样王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等等,前面有个好漂亮的lady!”高文突然说道。


“怎么确定是lady的?”兰斯洛特不以为然。


高文胸有成竹:“因为她长得和吾王一模一样,不是lady,难道还是吾王女装吗?”...

型月学园第一届男装丽人&女装大佬大赛如火如荼进行中,由于是开放日的关系,来了很多外校学生和凑热闹的一般市民。

 

堪比学园祭的庆典。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千万不要随便搭讪,不然很有可能把一生搭进去!

 

特里斯坦这样告诫同行的圆桌伙伴们,众人表情各异,暗暗祈祷快来个妖孽收了潜在的情敌们,这样王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等等,前面有个好漂亮的lady!”高文突然说道。

 

“怎么确定是lady的?”兰斯洛特不以为然。

 

高文胸有成竹:“因为她长得和吾王一模一样,不是lady,难道还是吾王女装吗?”

 

特里斯坦倏地睁开眼,顺着高文眼神的方向迅速锁定目标人物,灵感顿时汹涌,又一首世界名曲在他脑子里诞生了。

 

多么清新脱俗的美丽知更鸟啊!

 

一直走在队伍后面的莫德雷德冷哼一声,嘴巴里的槟榔咬得咯咯响:“愚蠢的家伙们,那就是你们的王。”

 

众人诧异地回头,齐刷刷看向阴沉着脸的莫德雷德。

 

有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不可能吧。”贝狄威尔迟疑了下,“王不可能,他不可能……”见过比赛广告纸的他没有办法说服自己。

 

就在他们还在纠结的几秒钟里,梅林已经率先过去了,虽然他后面跟着一尾巴的妹子粉丝,快把他衣服都扯烂了,但丝毫不妨碍他前进的步伐

 

“妹妹们乖,今天就不要妨碍哥哥了好不好?”梅林仿佛走了一个世纪,距离一点都没有缩短。

 

“可是梅林大人答应和我约会的!”

 

“你哪来的?梅林大人昨天才说只喜欢我一个!”

 

“你们不要争了,梅林大人是大家的!”


梅林:我有说过吗?

 

候场区太无聊了,亚瑟偷偷溜出来随便逛逛,目光自然而然被琳罗满目的美食摊位吸引住了,不知不觉走了过去。

 

章鱼烧、和果子、天妇罗、汤豆腐,一路吃过去,要不是束腰太过反人类,他还可以沿路扫荡回去。

 

理查德深深看了一眼亚瑟的方向,咬咬牙,继续努力给先祖大人拉票:“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请支持0103号选手亚瑟,谢谢!”

 

“投票了有什么奖励吗?”舔着棒棒糖的妹子问。

 

“呃……凭回执可以得到我的合照机会一个……?”理查德不是很确定。

 

“姐妹们,快,有福利!”妹子回头朝闺蜜们喊了一嗓子。

 

理查德忙说谢谢,看来出卖灵魂很有用。

 

坐着直升飞机俯揽型月的吉尔伽美什催促对面望远镜不离眼的奥兹曼迪亚斯:“有这么好看吗?”

 

“你让机长把飞机再开低一些。”完美无视好友想聊天的心情,法老王摆手示意。

 

“我说你啊,是不是喜欢他?”吉尔伽美什冷静指出。

 

法老王手一抖,望远镜差点滚了下去,他手忙脚乱捞住。

 

英雄王笑得异常欠揍:“说中了。”

 

奥兹曼迪亚斯心里重重叹了口气,望着机顶,幽幽道:“虽然余很不想承认,但恐怕是这样没跑了,黄金的,你怎么看?”

 

“喜欢一个人无需遮遮掩掩,大方追求,热烈告白即可。”从不知道暗恋为何物的吉尔伽美什大方传授他的恋爱经验。

 

法老王斜眼看了看英雄王,眼神复杂:“余是问你怎么看亚瑟。”

 

吉尔伽美什不带迟疑:“挺有趣。”

 

法老王噎住了,这完全不看空气的对话是怎么回事?在余表达了自己的喜欢之后你难道不应该避嫌吗?!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是个男人有点可惜,不过我的王财里有性转药。”英雄王不紧不慢补充。

 

奥兹曼迪亚斯:哈?

 

坟头炸掉都没让他那么不爽过,兄弟在我面前说要改造我喜欢的人的身体,怎么办我要不要打他?

 

法老王心累。

 

“黄金的,你这就有点不厚道了。”奥兹曼迪亚斯眼神警告。

 

“太阳的,看来你很认真啊。”英雄王不置可否,似笑非笑看着法老王。

 

两人相视一笑,不再说话。

 

 

tbc

亚瑟王厨

诚招英灵,扫码入学12(all旧剑)

【哈哈哈群】


虎啊起来嗨:我太难了

虎啊起来嗨:


人类最古时髦王:说出你的故事


宅中之王:前排出售快乐肥宅水


虎啊起来嗨:我现在特别像那种和风骚老婆艰难同居中的妻管严


宅中之王:哈??


宅中之王:


人类最古时髦王:姑且先问你一下迷之炫耀的原因


虎啊起来嗨啊:室友天天女装


虎啊起来嗨啊:试图沟通失败


宅中之王:不当我的小女仆却天天女装给你看??


宅中之王:


人类最古时髦王:你们什么时候发展的……


人类最古时髦王:小女仆又是怎么回事?


人类最古时髦王:我们群就我一个直男吗


虎啊起来嗨:不是给我看...

【哈哈哈群】

 

虎啊起来嗨:我太难了

虎啊起来嗨:


人类最古时髦王:说出你的故事


宅中之王:前排出售快乐肥宅水


虎啊起来嗨:我现在特别像那种和风骚老婆艰难同居中的妻管严


宅中之王:哈??


宅中之王:


人类最古时髦王:姑且先问你一下迷之炫耀的原因


虎啊起来嗨啊:室友天天女装


虎啊起来嗨啊:试图沟通失败


宅中之王:不当我的小女仆却天天女装给你看??


宅中之王:


人类最古时髦王:你们什么时候发展的……


人类最古时髦王:小女仆又是怎么回事?


人类最古时髦王:我们群就我一个直男吗


虎啊起来嗨:不是给我看


虎啊起来嗨:他要参加女装大佬比赛你们不知道吗


宅中之王:他居然这么堕落了?!


人类最古时髦王:

虎啊起来嗨:似乎听他说过一定要拿到大奖


宅中之王:什么大奖那么厉害?


人类最古时髦王:查了一下,区区十万元的豪华餐券


虎啊起来嗨:这逼装得我给满分


人类最古时髦王:


宅中之王:圣剑使太堕落了


宅中之王:

人类最古时髦王:所以有图吗


虎啊起来嗨:你不说你是直男吗


人类最古时髦王:直男舔女装图有什么问题??


虎啊起来嗨:没有


人类最古时髦王:不要私藏


宅中之王:交图不杀


虎啊起来嗨:你这是迁怒


虎啊起来嗨:我为什么要私藏


虎啊起来嗨:睁眼就能看


人类最古时髦王:

宅中之王:我酸了


人类最古时髦王:下次记得叫上我们


人类最古时髦王:随时可以翘课


宅中之王:+1


虎啊起来嗨:……


tbc


更个短小聊天体

【鳴狐一生推】靜弥

【TMOnly無料】冬日的享受

*手遊 Fate/Grand Order 同人創作

*CP:蒼銀騎劍 奧茲曼迪亞斯X舊劍亞瑟

*版權屬於Type-Moon,OOC我的鍋

*現Paro


  寒冷的冬季,窩在溫暖的毯子裡配上一杯微甜的紅茶對青年來說簡直是一場享受。

  不過最近,冬天的幸福多了一點小條件。


  「奧茲曼迪亞斯,還沒好嗎?」

  溫潤的嗓音呼喚著男人。

  勉強能夠容納下兩個成年男性的小沙發上,金髮的青年只露出了一顆頭,脖子以下的部分全包裹在巨大的深藍色絨被中。

  「這可一點都不像個王該有的樣子呀,亞...

*手遊 Fate/Grand Order 同人創作

*CP:蒼銀騎劍 奧茲曼迪亞斯X舊劍亞瑟

*版權屬於Type-Moon,OOC我的鍋

*現Paro

 

 

 

 

 

  寒冷的冬季,窩在溫暖的毯子裡配上一杯微甜的紅茶對青年來說簡直是一場享受。

  不過最近,冬天的幸福多了一點小條件。

 

  「奧茲曼迪亞斯,還沒好嗎?」

  溫潤的嗓音呼喚著男人。

  勉強能夠容納下兩個成年男性的小沙發上,金髮的青年只露出了一顆頭,脖子以下的部分全包裹在巨大的深藍色絨被中。

  「這可一點都不像個王該有的樣子呀,亞瑟王。」

  黑髮的男人從廚房內走出,手上端著兩個冒著熱氣的馬克杯,在對方身邊坐下後,他將其中一杯遞向青年。

  「我可不是王。」

  沒有接過那杯熱茶,大概是難得起了孩子心性,亞瑟張開包裹在身上的毛毯,撲進男人懷中。

  「危險!」

  突如其來的衝擊,奧茲曼迪亞斯勉強維持住了平衡。

  幸好手上兩杯茶水並沒有添滿,所以只是微微晃動了一下,並未灑出。

  「真是的,都幾歲的人了?茶水灑出來燙到怎麼辦?拿好。」

  動作有些強硬地將馬克杯塞入轉過身的青年手中,嘴上雖然抱怨著,卻還是調整了一下姿勢讓兩人的身型完美契合。

  亞瑟沒有回應,只是微笑著用腦袋蹭了蹭奧茲曼迪亞斯的側臉。

  淺啜了一口溫度剛好入口的紅茶,滿足的輕嘆。

 

  窩在戀人懷裡,裹著厚重保暖的毯子,喝上一杯微甜的熱紅茶,是最美好的享受。

 

- END -



喇迪賽時間:


  Only場無料釋出!

  無料還剩挺多的,喜歡的小夥伴歡迎等下次我有攤的時候來攤位索取喔TAT

  雖然只是一個小段子,還望各位不嫌棄(跪


  這次為了在場上搭訕同好,臨時產的小無料

  一邊跟朋友夜唱一邊寫稿子也是挺新鮮的體驗www


  希望大家喜歡這次的小段子OWO


                2019.01.13 靜弥

【鳴狐一生推】靜弥

【蒼銀騎劍】紅茶

*Fate Grand Order 二次衍生創作

*CP:奧茲曼迪亞斯X舊劍亞瑟

*現代Paro,咖啡師X大學生

*版權屬於型月,OOC我的鍋


  『叮……』

  懸掛在店門上的鈴鐺清脆的迴響在清晨的咖啡館內。

  紫色長髮的少女原本正在打瞌睡,瞌睡蟲立刻被這聲鈴響打跑。

  「歡迎光臨。啊!是亞瑟呀!」

  看見熟悉的金髮青年,少女也沒太意外,畢竟他也算是咖啡館晚上的常客。

  「真難得早上就看到你。跟往常一樣嗎?」

  招呼著青年落座,他太常來了,雖然大多是傍晚或深夜,但偶爾也會在早上咖啡廳剛開沒多久就來,而且每次點的都是熱紅茶配上一塊當日甜點﹐尼托克莉絲到...

*Fate Grand Order 二次衍生創作

*CP:奧茲曼迪亞斯X舊劍亞瑟

*現代Paro,咖啡師X大學生

*版權屬於型月,OOC我的鍋




  『叮……』

  懸掛在店門上的鈴鐺清脆的迴響在清晨的咖啡館內。

  紫色長髮的少女原本正在打瞌睡,瞌睡蟲立刻被這聲鈴響打跑。

  「歡迎光臨。啊!是亞瑟呀!」

  看見熟悉的金髮青年,少女也沒太意外,畢竟他也算是咖啡館晚上的常客。

  「真難得早上就看到你。跟往常一樣嗎?」

  招呼著青年落座,他太常來了,雖然大多是傍晚或深夜,但偶爾也會在早上咖啡廳剛開沒多久就來,而且每次點的都是熱紅茶配上一塊當日甜點﹐尼托克莉絲到後來連菜單都不拿了,直接以確認的語氣問道。

  「嗯,麻煩你了,尼托克莉絲小姐。」

  溫和的聲音裡帶著些許疲憊,一雙翡翠綠的眼睛下也帶著淡淡的青黑。

  「不會的!你還好嗎?聽起來很累呢?」

  少女甜美的笑靨在聽出他語氣裡的虛弱後便消失了,暖棕色的瞳孔裡盈滿了擔憂。

  「沒事,昨天趕報告弄得有點晚而已。」

  揚起笑容作為感謝女孩的關心,亞瑟並不打算多說。

  「嗯,那你等一下喔,我去叫店長!」

  大概也是發現了他拒絕繼續討論這個問題,尼托克莉絲知道亞瑟不想說的事情是怎樣也不會說的,所以她也不再追問,但這不代表她放棄關心他明顯不是一天造成的黑眼圈。

  自己沒辦法,那就只能請出有辦法的人了。

  於是也不等青年發表意見,她就轉身跑走了。

  「哎!」

  亞瑟只能看著尼托克莉絲的背影,有些心虛。

  因為從小的教養,他在面對自家姐姐以外女性時總能迎刃有余,但是面對男性,或許是因為從小習慣了和貝狄威爾他們在一塊,加上是同性,他對男性總會少很多防備。

  「唉……算了。」

  最後他也只能無奈的嘆口氣。

  單手撐著下顎,亞瑟轉頭看向落地窗外逐漸開始減少的人潮。

  這間咖啡廳總是在交通高峰潮的最尾端才開始營業,所以十二點前沒有什麼客人算是常態,偶爾亞瑟會在失眠了一整晚後的早上光臨,幸運的話,和今天一樣成為店裡第一位也是中午前唯一一位客人。

  他被睡眠障礙這毛病困擾了很久,照姐姐阿爾托利亞和主治醫師崔斯坦的說法,是從小在孤兒院那不安穩的環境下養成的淺眠,加上之後的生活壓力,久而久之就變成了常態性的失眠症。

  這間咖啡廳也是上大學後姐姐推薦給自己的,因為營業的時間會過午夜,又離自己的租房處不遠,雖然有時候會不定期公休,但在無法入眠的夜晚總算是有了一個可以打發時間的地方。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又或是巧合,每次在這裡喝過一杯紅茶回去後,他總能好好入睡,有時候甚至會睡過頭導致上課或打工差點遲到。

  於是他養成了習慣。

  總會在失眠的夜晚或是隔天早上來到這,點上一杯紅茶,點心一開始是店長招待的,說是看他只喝茶也有點無趣,正好剩下最後一塊起司蛋糕,就賞賜給汝吧。

  這是男人的原話,帶著傲氣和一種王者般的高高在上,一點都沒有一般服務業的以客為尊的態度。

  卻意外的不讓人反感。

  「怎麼了?又失眠了?」

  低沉磁性的嗓音拉回了亞瑟遊走的神智。

  讓竄入鼻息之間醇厚香氣。

  黑髮的店長坐在自己對面,手正好在下一秒貼上了自己的臉頰。

  帶著長期工作而磨出的薄繭,和太陽般乾燥溫暖的體溫。

  「嗯……」

  面對男人,他總是學不會如何應對,只能含糊的回應。

  有時對方像個傲視一切的高位者,更多的時候卻像是隔壁鄰居的大哥哥,溫柔寬和,包容著所有的事物。

  除了出現人員受傷或是店內物品損壞的情況以外,亞瑟還沒看過男人因為店內的客人的一些爭執或吵鬧生氣過。

  在沒什麼事情需要忙的時候,如果店內有小孩子,他還會變成保母和年幼的孩童們玩成一片。

  「啊!」

  些微的痛楚打斷了他的思考。

  男人的手指捏著他還留有些許嬰兒肥得臉頰。

  翠綠色的雙眸裡除了疑惑,隱隱還有著可能連本人都不知道的控訴。

  「走神了。」

  --根本是隻想撒嬌的小貓啊……

  奧茲曼迪亞斯在心裡想著,解釋的語氣有些無奈,另一隻手將桌上的蛋糕和紅茶往前推了推,一邊給他介紹今天的茶品和蛋糕口味。

  「趕緊趁熱喝了,今天的茶是藍色山脈,蛋糕是伯爵香蕉磅蛋糕。。」

  淡淡的紅褐色液體躺在白底金紋的瓷杯裡。

  他喜歡紅茶的原因除了因為喝習慣了之外,就是光看著靜止的茶水,他總能感到一絲平靜。

  「好,我開動了。」

  入口的液體帶著多種濃厚的味道,薰衣草的花香、藍莓和草莓的酸甜,還有蜂蜜的香氣。

  這是他第一次喝到這樣的紅茶。

  「最近克里奧帕特拉從澳洲帶回來的。似乎是蠻有名的一間牌子,裡面有不少平常沒見過的茶種,就讓她帶了些回來。」

  「克里奧帕特拉小姐回來了?」

  想起那位獨具個人特色的女子,亞瑟對他的映象就是如同女王一般高貴驕傲,卻又直率潑辣。

  她算是少數幾會自己會想主動接近的女性,或許是因為和自家姐姐有點像的個人氣質吧。

  「昨天就又飛去紐約了。」

  想到自家那位來匆匆去匆匆的堂姊,奧茲曼迪亞斯似乎也有些無奈。

  「又出國了?克里奧帕特拉小姐真是閒不下來呢。」

  不太意外聽到這個消息,只是有點遺憾,下次見到那位女性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呢?

  亞瑟低頭插了一塊蛋糕。

  入口是濃郁的香蕉味,伴隨著淡淡的佛手柑和茶香。

  「好好吃!」

  雖然茶和蛋糕都是偏重的口味,無糖的熱茶反而中和了蛋糕厚重的感覺,意外的相當協調的一組搭配。

  「是嘛。」

  奧茲曼迪亞斯臉上仰起愉悅的笑容。

  金色的瞳孔裡除了愉快,似乎還流轉著什麼,亞瑟看不懂。

  只覺得和平時姐姐看著自己吃飯時的眼神有點像,又有哪裡不太一樣。

  「又走神。」

  男人修長的手指敲擊了兩下桌面示意青年回神。

  「余先去讓人收拾一下後頭的房間,吃完了就到後面來休息。」

  說著就要起身,亞瑟趕緊出聲,試圖制止。

  「等等!不用麻煩的,我回家休息就行了。」

  奧茲曼迪亞斯站在原地,一雙燦金的眸子直勾勾的盯著他。

  下一秒,男人挑著眉,以疑惑的語氣開口。

  「汝回家會乖乖休息?」

  「我……」

  反射性的想告訴對方自己每次在這裡喝過紅茶後都睡得很好,但這畢竟只是沒有根據的事情,況且也有可能只是巧合,所以無法確定的回答男人的疑問。

  「行了,這事聽余的。就算睡不著也躺著休息一會。」

  以不容置疑的語氣說著,奧茲曼迪亞斯伸手揉了揉亞瑟的頭髮。

  自從之前有一次男人似乎是下意識的拍了拍自己的頭後,他似乎喜歡上用這種摸頭的動作安撫或者該說哄自己?

  亞瑟有點後知後覺的發現這就像是在哄個小孩子似的。

  雖然不想被當作孩子看待,但是仔細想想的話,自己對奧茲曼迪亞斯來說,還真的只是個剛成年的青少年。

  連男人都算不上。

  『鏘!』

  沒入蛋糕內的叉子有些用力,與茶杯是同款的點心盤相互撞擊出了輕微的聲響。

  帶著一點賭氣的意思,亞瑟吃下了一大口香蕉蛋糕。

  「咳!咳咳……」

  太過著急地進食,加上尚未仔細咀嚼磨碎的食物,雖然是軟綿的蛋糕也還是嗆了他一口。

  急忙取過一旁的水杯和茶飲,連灌了好幾口才免強吞嚥下去。

  「都幾歲的人了,吃個東西還會噎到。」

  男人的聲音再度響起,似乎是交代完的事情就回來了,正好撞見他被嗆到,責備了一句。

  --這下是真的像個小孩子了。

  亞瑟有些沮喪的在腦海裡吐槽著自己。

  「房間很快就能整理好,但你也別急著吃啊。」

  俊美的中東人臉孔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臉上的表情無奈中帶著擔心。

  「還好嗎?」

  過近的距離,男人身上還帶著咖啡與茶的香味,乾燥而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

  不知道是因為被看到出糗的樣子的羞恥,還是因為基於這近距離交流的害羞,白皙的臉上浮現了一片淡淡的紅色。

  「我……我沒事。」

  撇開了頭,試圖讓對方不要注意自己發燙的臉。

  「我再去給你續一杯茶,這次慢慢吃,別急。」

  奧茲曼迪亞斯似乎只當他臉紅是因為剛剛嗆咳造成的,到了一杯微涼的水讓他平復咳的點疼痛的喉嚨,取過茶杯往吧檯的方向走去。

  大概是剛剛本來就備著剛泡好的紅茶,他很快就折返回來。

  帶回來的茶水不向剛剛那杯一開始一樣那麼燙,溫熱的正好能夠入口。

  「謝、謝謝……」

  接過茶杯,亞瑟立刻啜飲了一口,藉此擋住自己臉上還未消退的溫度。

  企圖用茶杯擋住對方的視線的同時也被擋住了視野的亞瑟沒有看見,奧茲曼迪亞斯臉上一瞬間浮現的微笑。




  中午的咖啡廳一向是最忙的時候。

  附近的上班族時常光顧,不僅僅是因為價格在接受範圍內,同時也是因為食物和飲品的味道都相當好,讓人感覺像是來到高級餐廳一樣。

  最忙的時候甚至有可能正好接續來喝下午茶的婦女們,一路忙到下午四點左右。

  今天很不巧的就是這樣的情況。

  於是奧茲曼迪亞斯和尼托克莉絲可以說是忙到忘記了後面他們作為員工休息室的小房間內還有其他人。

  當男人推開房門時,一時還反應不過來自己的床上為什麼有一名金髮的睡美人。

  他花了幾秒鐘才想起來,早上的時候他給亞瑟安排休息的是自己的房間。

  看著熟睡的青年,奧茲曼迪亞斯一掃剛剛臉上的疲倦,微微笑了。

  「睡的真熟。」

  放輕了動作,換下工作服。

  在盡量不打擾到對方睡眠的情況下,奧茲曼迪亞斯躺到了亞瑟身邊。

  闔上了有些發酸的雙眼,距離晚餐的繁忙時段還有一小段時間,正好足夠讓他稍微休息一下。


- To Be Continued? -




練蕭維時間:


  我發誓我原本只是想寫個小段子混更的……

  結果不知不覺的就破字數成小短篇了(趴


  其實這是之前一個小腦洞的設定,預計是中長篇的現代Paro故事

  這篇算是預定的劇情的一部分吧(望

  所以可能有一些地方沒有交代的很清楚

  如果之後能順利把這腦洞寫出來,希望我不會忘記要補充交代這些設定www


  希望大家喜歡OWO


           2018.08.21 靜弥


【鳴狐一生推】靜弥

【蒼銀騎劍】七夕小段子

*Fate Prototype 蒼銀的碎片 奧茲曼迪亞斯X舊劍亞瑟

*版權屬於型月,OOC我的鍋

*現代Paro,咖啡師拉二X大學生亞瑟

*舊劍亞瑟和藍傻是姐弟設定

*七夕上班沒人一起過,只好自己嚕個小段子自爽


  看著眼前一片閃爍著白光和粉色泡泡人山人海,奧茲曼迪亞斯實在想不起來今天到底是個什麼特殊的日子,他和亞瑟難得出門約個會都得碰上這一大群成雙成對的情侶。

  男人拿起手機查看了日期,確定今天是周五,並非週休二日。

  再看看身邊一直掛著愉快的笑容的青年,他決定還是吞下這些疑問,牽起戀人的手。

  「走吧,一會小心別走散了。」

  「啊,好。」

 ...

*Fate Prototype 蒼銀的碎片 奧茲曼迪亞斯X舊劍亞瑟

*版權屬於型月,OOC我的鍋

*現代Paro,咖啡師拉二X大學生亞瑟

*舊劍亞瑟和藍傻是姐弟設定

*七夕上班沒人一起過,只好自己嚕個小段子自爽






  看著眼前一片閃爍著白光和粉色泡泡人山人海,奧茲曼迪亞斯實在想不起來今天到底是個什麼特殊的日子,他和亞瑟難得出門約個會都得碰上這一大群成雙成對的情侶。

  男人拿起手機查看了日期,確定今天是周五,並非週休二日。

  再看看身邊一直掛著愉快的笑容的青年,他決定還是吞下這些疑問,牽起戀人的手。

  「走吧,一會小心別走散了。」

  「啊,好。」

  雖說現今社會並不排斥同性戀,不過青年顯然還不太習慣和他人過度親密的接觸,回應得有些僵硬。

  對此,奧茲曼迪亞斯只是無奈的笑了笑,拉著他買票入場。

  兩個大男人來到遊樂園其實主要目的也不是體驗那些或刺激或少女的遊樂設施,尤其當其中一方還是個吃貨時。

  於是奧茲曼迪亞斯和亞瑟的遊樂園之旅第一站,就是園內的主題餐廳。

  他們刻意選了中午前入園,正好可以選個好位置共進一場美妙的午餐。

  如果忽略那擺滿了一桌的各國特色食物的話。

  第一道餐點剛擺上桌,亞瑟就迫不及待的搜刮盤中的美食。

  看著戀人看著那些食物時碧綠色的眼眸裡跳動著的期待,男人拿過剛送上的牛排,難得主動的替對方將還來不及品嘗的菜餚切成一塊塊方便入口的大小。

  「慢慢吃,沒人跟你搶。不是說自己是紳士麼?這時候禮儀都去哪了?也不怕噎著自己。」

  嘴裡調笑著,奧茲曼迪亞斯伸手將對方嘴角的醬汁抹去。

  盯著有些反應不過來的青年,伸出腥紅的舌間捲起那一點醬汁,看似隨意自然的動作卻因為那雙帶著認真而溫柔的金色眼眸反倒增添了幾分色氣。

  不過下一秒,一雙英挺的濃眉狠狠扭曲在一起。

  「有點太鹹了。」

  喝了一口自己點的咖啡,試圖洗去那調味過重的醬汁味道,男人的表情依然沒有好轉。

  「奧茲曼迪亞斯,你怎麼了?」

  亞瑟的注意力也因此從眼前的餐點上移開,翡翠色的眼眸盈滿了擔憂。

  「沒事,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人們這麼喜歡在這種地方用餐。」

  對於從小生長環境優渥,現在事業也小小有成的男人來說,他更習慣也更願意將自己的金錢花費在一場浪漫而高級的燭光晚餐,又或是購入一些好材料自己下廚。

  只是因著青年的希望,他並沒有反對做一點新嘗試。

  就算就結果來看,並不完全如他所期望的那樣。

  「真有這麼糟糕嗎?」

  亞瑟也是知道自家戀人挑剔的口味,於是拿過對方的飲料嘗試性的淺啜了一口。

  他立刻明白了奧茲曼迪亞斯臉色難看的原因。

  「還是你煮的好喝。」

  遊樂園的飲品雖然不便宜,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基本都是市面上常見的那幾家品牌,果汁或是氣泡飲通常也不會有什麼問題,若是茶或咖啡這種需要點技巧去沖泡的就很容易喝出優劣了。

  只是遊客也不會特別有什麼抱怨,畢竟園內主要販售的是一種氛圍和主題,而不是餐飲。

  亞瑟心裡卻有些疑惑。

  以前他是不會在意這種廉價即溶咖啡或是沖泡式咖啡的味道的,看來自己的也被男人寵壞了。

  「哈哈哈,那麼余准許了!回去以後就給你煮一杯最高級的咖啡。」

  亞瑟的回應明顯的取悅了男人。

  他將身體探過桌子,像是給予獎勵一般,輕啄了一下青年柔軟的雙唇。

  「說起來今天應該是上班日吧?怎麼人潮還這麼多?」

  雖說自己也是有對象的人,但看著這麼多對發光體在眼前晃來晃去,還是讓他有些心煩。

  「聽說在東方國家的古老曆法裡今天是名為『七夕』的情人節的樣子,是姐姐告訴我的。」

  聽到戀人的解釋,看著他游移的雙瞳,男人沉思了一會後起身走到他身旁。

  彎下腰,深色的薄唇幾乎貼上了亞瑟的耳邊,低語。

  「那麼,晚上余是否該對汝進行些情侶間會做的事情了呢。」

  低沉磁性的嗓音有著明顯的慾望和誘惑,文法上是詢問,語氣卻是不容拒絕的絕對。

  高溫的手掌貼上青年精瘦的側腰,指尖帶著些許暗示性的上下游走。

  側過頭看著對方瞬間爆紅的耳朵,男人低聲的輕笑。


                        - THE END -




練蕭維時間:


  七夕就這樣在上班中度過……今年依然沒人一起過QQ

  結果八月一到又開始耍廢……趕緊趁著七夕強迫自己嚕一段小段子混更新(#

  最近總覺得靈感大神又離我而去了,寫不出東西QQ


  有點倉促,BUG不少,求輕拍QQ


  祝大家七夕情人節快樂!!

  

【鳴狐一生推】靜弥

【蒼銀騎劍】待你平安歸來

*Fate Grand Order 二次衍生創作

*CP:奧茲曼迪亞斯X舊劍亞瑟

*版權歸Typemoon,OOC我的鍋

*現代Paro

  將青年從溫暖的黑暗夢鄉中拉回現實的是突然襲上背部的冷意。

  氣力和觀感尚未清明的身體只能感知到背後的棉被被人掀開,冬季夜晚的冷空氣從那邊竄入,然後床鋪下陷了一點,接著是帶著剛沐浴過的香氣和高溫的軀體貼了上來。

  健壯的手臂纏繞在自己的腰上。

  「你回來了啊。」

  幾乎是反射性的,睏意濃厚的大腦無法做出什麼太複雜的思考,青年轉過了身,將臉埋入男人的胸膛中。

  聲音因為睡意而比平時多了幾分稚氣。

  「吵醒你了?」

  低沉的...

*Fate Grand Order 二次衍生創作

*CP:奧茲曼迪亞斯X舊劍亞瑟

*版權歸Typemoon,OOC我的鍋

*現代Paro


  將青年從溫暖的黑暗夢鄉中拉回現實的是突然襲上背部的冷意。

  氣力和觀感尚未清明的身體只能感知到背後的棉被被人掀開,冬季夜晚的冷空氣從那邊竄入,然後床鋪下陷了一點,接著是帶著剛沐浴過的香氣和高溫的軀體貼了上來。

  健壯的手臂纏繞在自己的腰上。

  「你回來了啊。」

  幾乎是反射性的,睏意濃厚的大腦無法做出什麼太複雜的思考,青年轉過了身,將臉埋入男人的胸膛中。

  聲音因為睡意而比平時多了幾分稚氣。

  「吵醒你了?」

  低沉的嗓音醇厚而富有磁性,經過刻意地放輕語氣在寧靜的夜晚意外的有催眠的效果。

  只是亞瑟似乎想起了什麼,搖了搖頭對他的疑問表示否定後,雙手撐在床鋪上支起上半身,碧綠色的雙瞳仔細地打量著躺在他身旁的黑髮男人。

  「你受傷了?」

  他有點怕黑,所以一個人睡時總會點亮角落的小夜燈,也方便半夜若需要起身不會因為視線不良踩到什麼或跌倒。

  藉著微弱的燈光,他看到男人左邊肩膀處已經開始結痂的傷口。

  「一點小傷,沒事的。」

  因長期持槍而帶著薄繭的手指撫上青年有些蒼白的臉頰,拇指在他的眼角輕輕按揉。

  另一掌覆上亞瑟的後頸,半強迫的帶著他低下頭。

  唇舌相交。

  男人的舌頭帶著侵入意味的闖入亞瑟的口腔內,掃蕩的同時也互相交換著屬於雙方的味道。

  直到亞瑟放軟了身子,全身重量幾乎都壓在他身上,奧茲曼迪亞斯才停下動作。

  一條銀色的絲線自兩人還未闔上的嘴中間斷開。

  「不礙事的,真的只是小傷,很快就會不見的。嗯?」

  隨著微微上揚的尾音,唇貼上了青年頭頂的髮旋。

  亞瑟沒有回話,只是手指沿著深色的傷疤來回撫摸。

  奧茲曼迪亞斯是名職業軍人,這職業一向都是高風險的,出任務時隨時有可能喪命,所以他也不是沒做過自家戀人可能不會回來的心理準備,每一次出任務,他總是提心吊膽的,半夜也睡不好,容易醒來。

  像這樣只是單純的添上一兩道傷口已經算好的了,但他還是希望能看到男人完好平安地回來。

  「亞瑟?」

  或許是查覺到青年低落的情緒,奧茲曼迪亞斯擔憂的喚著他的名,而不是像平常半開玩笑似的以古代傳說中的不列顛王的名諱稱呼他。

  「沒事,你平安回來了就好。」

  --是啊,人平安回來了就好。

  亞瑟自我安慰地想著,探過身子吻上了男人肩膀上新添的傷口。

  「下次,別再受傷了。」

  雖說如此,心裡總還是會抱有這樣的期望,也期待著能得到對方的承諾,先不論實際上要他完全不受傷的可能性有多少。

  他只是想要一些理由說服自己安心。

  「啊,余盡量。」

  有些乾燥的雙唇貼在自己的眼皮上,健壯的手臂將自己牢牢的鎖在他懷裡,不安和心疼的情緒簡單的就被戀人低聲的承諾和小動作給安撫了下來。

  「時間不早了,睡吧。」

  沉穩有力的心跳迴盪在耳邊,讓青年被打斷的睡意一點一點回歸。

  「明天休假嘛?」

  「啊,可以休息一周,所以有什麼是明天再說。乖孩子。」

  「嗯。晚安,奧茲曼迪亞斯。」

  「晚安,亞瑟。」

  醇厚的嗓音如同睡魔一般引領著他再度進入安寧的夢境中。

                           - END -


練蕭維時間:

  想了一段時間的小段子,原本是打算寫在原創文裡的

  不過原創組的怎麼寫都寫不順心,就拿來寫二創了(#

  基本上是軍官拉二X大學生亞瑟

  不過不怎麼明顯,所以開頭就沒特別說明了w

  依然是小段子,希望大家喜歡>~<

                  2018.07.13 靜弥

【鳴狐一生推】靜弥

【子安生賀/蒼銀騎劍】雨

*手遊 Fate Grand Order 二次同人創作

*奧茲曼迪亞斯X舊劍亞瑟 的邪教CP

*嘿,是的,你沒看錯是蒼銀的RiderXSaber

*大家一起來吃邪教呀!!!!

  灰暗的天空如同他所預想的下起傾盆大雨。

  還好他早一步就將早上洗好的衣物收進室內。

  坐在小客廳裡聆聽著連綿不斷的雨聲,青年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

  「想到什麼?笑得這麼開心。」

  耳邊突然傳來熟悉的磁性嗓音,一杯熱紅茶被半強迫的塞進手中。

  灼熱的如同夏季太陽般的溫度在自己左手邊坐下。

  清爽的檸檬香氣,是和自己同樣的沐浴乳香味。

  「謝謝。只是想到了那天晚上好像也是下雨天呢。...

*手遊 Fate Grand Order 二次同人創作

*奧茲曼迪亞斯X舊劍亞瑟 的邪教CP

*嘿,是的,你沒看錯是蒼銀的RiderXSaber

*大家一起來吃邪教呀!!!!




  灰暗的天空如同他所預想的下起傾盆大雨。

  還好他早一步就將早上洗好的衣物收進室內。

  坐在小客廳裡聆聽著連綿不斷的雨聲,青年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

  「想到什麼?笑得這麼開心。」

  耳邊突然傳來熟悉的磁性嗓音,一杯熱紅茶被半強迫的塞進手中。

  灼熱的如同夏季太陽般的溫度在自己左手邊坐下。

  清爽的檸檬香氣,是和自己同樣的沐浴乳香味。

  「謝謝。只是想到了那天晚上好像也是下雨天呢。」

  輕啜了一口紅茶,稍微有點燙口的溫度帶著微微的甜味和濃厚的香氣。

  是自己習慣的味道。

  「汝那天可是淋成了落湯雞呢。」

  貼在腰間的手掌心帶著幾乎可以將肌膚灼傷的熱度。

  不用特別說明,對方總能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是呀。呵呵。」

  改變了重心,金髮的青年將頭靠上了黑髮男人的肩膀上。

  「不過其實姊姊跟我提過那間咖啡廳很多次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去而已。」

  小心翼翼的以雙手拿著馬克杯,語氣裡滿是沉浸在回憶裡的懷念和愉悅。

  「這麼想的話,還多虧了那一場雨呢。」

  「喔?這種想法還真讓吾有點不太開心呢。」

  頭頂,低沉的嗓音又下降了幾度,宣告著主人的不愉快。

  「嗯?為什麼?」

  抬起頭和男人四目相交。

  俊美的臉上滿是疑惑。

  「契機竟然是因為一場雨,吾可不能接受。」

  「唉?」

  翠綠色的瞳孔因為一時無法理解男人的話語而瞪大。

  反應過來的下一秒,溫柔的笑聲自青年嘴邊溢出。

  「噗……」

  他才想起來,自己的戀人自尊心可是很高的。

  「汝笑什麼?」

  金黃色的眼眸危險的瞇起。

  但亞瑟卻完全不在意,一點都沒有想收起那抹笑意的意思。

  「雖然相遇的契機是一場雨,但過程和結果的原因可都是你呀,奧茲曼迪亞斯。」

  難得的,呼喊了對方的全名。

  不帶任何敬稱的。

  一個吻,落在那雙淡色的薄唇上。

  「這還差不多。」

  男人英俊的臉上因為他的回答揚起張狂的笑,回應了他的吻。

                          - END -


喇迪賽時間:

  

  慶祝子安武人生日,我要來放邪教CP!!

  其實是自己在日版白情PU的時候發的毒誓,結果都沒抽到QQ

  原本想寫隔壁家花園的邪教BG組,但是中校的性格比拉二更難抓啊QQ

  小段子,所以之後應該會印一批小無料在ICE上發,希望大家會喜歡OWO

                                   2018.05.05 靜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