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拉克兹

1596浏览    18参与
啾花小分队队长

「哭泣的女孩这么说了。」

「为什么会这么伤心呢?」


描改quiet room

好久没吃黑白兔哩,饿得割自己。

好想看黑白兔的quiet room啊!!


「哭泣的女孩这么说了。」

「为什么会这么伤心呢?」


描改quiet room

好久没吃黑白兔哩,饿得割自己。

好想看黑白兔的quiet room啊!!


随眠葱

今天开心,丢鱼
比较正常向的xxx
内含且不限于女装兽耳年龄操作等要素

今天开心,丢鱼
比较正常向的xxx
内含且不限于女装兽耳年龄操作等要素

懒人霄S世界脱节空白区

没什么完成度和内容,我来混个脸熟。拉克兹可爱,恭平也可爱,所以有没有人吃双二黑

没什么完成度和内容,我来混个脸熟。拉克兹可爱,恭平也可爱,所以有没有人吃双二黑

グラス

暫時無題(修&拉克茲和恭平)-1

OOC

拉克茲和恭平雙胞胎兄弟設定

修的性格是SP但是是恭平鄰居

算是半架空(一樣有PM,但是很少提起)

CP應該是修&拉克茲,但也有修&恭平設定(簡單講就是修&拉克茲、恭平)

不會有3P,但是一定要說CP大概是修&拉克茲和恭平這樣

可能有錯字、漏字


第二章


(一)


安靜無聲的教室,現在是上課時間,修坐在最後一排看著旁邊空無一人的座位煩燥的嘖了一聲,坐在他斜前排的恭平聽到聲音回頭看了一眼,看到修一臉不爽的表情,尋著他的視線看向那個空座位心裡偷偷笑著.......


恭平:你在哪裡,修一直在等你來喔!

(過了五分鐘)...

OOC

拉克茲和恭平雙胞胎兄弟設定

修的性格是SP但是是恭平鄰居

算是半架空(一樣有PM,但是很少提起)

CP應該是修&拉克茲,但也有修&恭平設定(簡單講就是修&拉克茲、恭平)

不會有3P,但是一定要說CP大概是修&拉克茲和恭平這樣

可能有錯字、漏字


第二章


(一)


安靜無聲的教室,現在是上課時間,修坐在最後一排看著旁邊空無一人的座位煩燥的嘖了一聲,坐在他斜前排的恭平聽到聲音回頭看了一眼,看到修一臉不爽的表情,尋著他的視線看向那個空座位心裡偷偷笑著.......

 

恭平:你在哪裡,修一直在等你來喔!

(過了五分鐘)

對方傳訊過來說快到了,還有不要說那些奇怪的形容詞。

 

哪裡奇怪了,修可是很重視你的。

恭平想到這裡又突然想到修每次被氣到炸毛卻又拿他無可奈何的樣子,如果說這不是真愛他都不相信愛情了。

 

過沒多久教室後門緩緩拉開一個縫,有一個身影小心翼翼的爬進來,修馬上就發現眉頭一挑故意放大聲音說道:「拉克茲,又是你,你幾乎每天上課都遲道!」

 

「修,何必這樣呢,我們都是同班同學,就不要計較這些了。」拉克茲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恭平忍不住偷笑了一下,而老師自然也發現這裡的異狀,本來打算只罰遲道的拉克茲,但是班上的女孩子極力替拉克茲說話,而拉克茲的胞弟恭平也即時告訴老師拉克茲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昨天到很晚才到家,所以希望老師通融。

 

被班上最受歡迎的兩個人這麼一說,像是他罰拉克茲是多罪大惡極的,最後只好妥協,但是修可不願意了,馬上大聲的要老師嚴逞,最後沒辦法只好讓擾亂上課秩序的修和遲道的拉克茲罰去外面罰站。

 

恭平:我為你們製造獨處的機會,不要太感謝我。

修:獨處你個頭,你給我閉嘴就好!

恭平:罰站就不要玩手機了。(大笑)

修:你妹!還有你上課也在偷玩手機好嗎?!

 

「我從以前就很討厭你,拉克茲!」修瞪著站在他身旁一臉無所謂的拉克茲

 

「是嗎,不過我還挺喜歡你的,修。」拉克茲倒像是不在乎一樣說著,但是修聽到拉克茲的話不禁臉紅起來,他從來沒想到拉克茲會這樣對他說

 

在教室裡偷偷觀察教室外的兩人,恭平最後還是默默的上了論壇說道:我覺得我哥哥有要被青梅竹馬(男)搶走的可能,我該怎麼破壞他們的感情,急,在線等!

 

「你在說什麼啊,給我再說一次!!!」修被拉克茲這麼一說反而不好意思起來

 

「嗯,我還挺喜歡你的。」拉克茲也不嫌麻煩再次說道,雖然不知道拉克茲是不是故意這樣對他說,但修還是尷尬的將頭撇開說道:「就算你這麼說,我還是討厭你。」

拉克茲聽到修的答案聳聳肩不發一語,畢竟對拉克茲來說修的想法還不夠成熟,說喜歡他雖然多半是逗他玩,但其實拉克茲是真的不討厭他,除非修觸到他的地雷

 

而拉克茲的地雷此時正悠哉的在老師眼皮底下刷論壇刷推特,而四周男同學看到他囂張的情境恨的不得了,但礙於不想成為女同學的公敵(還可能是全校一半的女同學),老師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拿他沒辦法。

 

拉克茲和恭平是雙胞胎兄弟,恭平從小就認識修,但拉克茲因為身份特殊也很少待在家裡,不過跟恭平的感情還是相當好,而修也是拉克茲在入學前才認識的,不過兩人交情卻意外的發展還不錯。

 

「所以說你為什麼要這麼生氣啊?」拉克茲看修怒意難平的樣子於是開口詢問

 

「我必須要變得很強,我要強到可以保護好千尋,這樣的心情你這樣不思敬取的人是不會懂的!」修說完不願意再看拉克茲,而在教室裡觀察兩人的恭平只是默默的收回視線,雖然不知道修對拉克茲到底是什麼想法,但是只是不要發展成他擔心的情況是最好的了!

 

下課後老師也只是象徵性的說了他們幾句便放過他們,恭平看修面色不善於是也不打算找他說話,不得不說其實恭平自己也知道,他其實就是俗稱的兄控,雖然有時口頭上把修和拉克茲說成像是一對,但要是他們有什麼親密的舉動他還是會阻止,這件事拉克茲是知道的,看起來唯一搞不清楚的只有修.......

 

「修,你就不要每次都這樣針對拉克茲啦,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對他有意思故意找他麻煩喔!」恭平看修的表情緩和許多後忍不住調笑他幾句,果不其然修馬上就炸毛了

 

拉克茲反倒不在意伸手摸摸恭平的頭髮說道:「你就不要說修了,修也夠可憐,準時上課還是被罰站。」雖然口頭上像是幫修說話,但話鋒一轉也跟著譏諷他幾句

 

「你們兩個都給我住口!」修的咆哮響徹整個教室

 

班上男同學早已見慣不怪,雖然每次修都被他們氣到要腦充血,但是兩人卻特別喜歡逗他,尤其是拉克茲,而班上的女孩子們自然都覺得拉克茲和恭平說的都是對的,再怎麼樣錯的絕對是修!

 

「好啦,不要生氣了,不然這樣吧,我給你介紹個女.......」拉克茲話還沒說完,修馬上吼道:「拉克茲我跟你勢不兩立,給我站住,不要跑,恭平你也給我回來!」看來兩兄弟已經把修氣的臨界點到他想揍人了,於是拉克茲拉住恭平就往教室外面跑,修馬上追了上去

 

每天都要看這樣一出戲的班上男同學只覺得心好累,說好的快快樂樂上學的同學愛呢!


To Be Continue

グラス

暫時無題(修&拉克茲和恭平)-2

OOC

拉克茲和恭平雙胞胎兄弟設定

修的性格是SP但是是恭平鄰居

算是半架空(一樣有PM,但是很少提起)

CP應該是修&拉克茲,但也有修&恭平設定(簡單講就是修&拉克茲、恭平)

不會有3P,但是一定要說CP大概是修&拉克茲和恭平這樣

可能有錯字、漏字


(2)


「果然拉克茲和恭平這兩個人都很讓人火大!」修坐在座位上悶悶不樂的說著,坐在修前面的男同學聽了無奈的回過頭說道:「可是我看你和他們關係挺好的。」


「哪裡好了!」修大喊的反駁,好在老師還沒進教室,不然肯定又要被罰


「我看你和他們挺熟的,你沒...

OOC

拉克茲和恭平雙胞胎兄弟設定

修的性格是SP但是是恭平鄰居

算是半架空(一樣有PM,但是很少提起)

CP應該是修&拉克茲,但也有修&恭平設定(簡單講就是修&拉克茲、恭平)

不會有3P,但是一定要說CP大概是修&拉克茲和恭平這樣

可能有錯字、漏字


(2)

 

「果然拉克茲和恭平這兩個人都很讓人火大!」修坐在座位上悶悶不樂的說著,坐在修前面的男同學聽了無奈的回過頭說道:「可是我看你和他們關係挺好的。」

 

「哪裡好了!」修大喊的反駁,好在老師還沒進教室,不然肯定又要被罰

 

「我看你和他們挺熟的,你沒發現幾乎每節課下課你總是跟他們混在一起嗎,就連午休也是。」男同學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便轉回身不再搭理他,同時老師也走進教室了

 

修經男同學這麼一說才發現好像真的是這樣,忍不住又看向拉克茲和恭平這才發現這兩位還在若無其事的用手機,這兩人未免也囂張過頭了吧。

 

修正覺得氣憤難平時,老師突然宣布今天是實戰課,請同學們跟他一起去對戰訓練場,修一聽精神一振,他決定一定要讓拉克茲和恭平這兩人見識一下自己的厲害,一個一天到晚遲道、一個上課只顧著玩手機,怎麼樣都覺得他們根本贏不了自己。

 

但是讓修意外的是當他發現自己輸的時候恭平只是淡定的收回自己的精靈,而同時另一場對戰也結束了,贏的人是拉克茲

 

修萬萬沒想到這兩個看起來一點也不強而且又超混的人實戰方面竟然這麼強,修死死盯著被老師誇獎的兩人,如果眼神能殺人,那拉克茲和恭平早就修給千刀萬剮了。

 

過沒多久拉克茲被女同學團團圍住,而恭平有先見之明的隨意找個理由先離開,雖然對付女孩子他很有一套,但他現在真的一點都不想被纏著,恭平走到角落修注意到了,於是偷偷跟上去,恭平走到牆邊接起手機

 

修在牆的轉角處偷聽.......

 

「我說過我不接那個通告了!」恭平一開口就說這樣的話,然後沉默了一下又接著說:「我只接拍攝電影的,你們不是知道的嗎?」

 

拍攝電影?!修從來沒有去看過電影所以他不知道,但他想都沒想過恭平竟然是拍攝電影的人員,難道說他受歡迎跟這有關係,隨後他又聽見恭平說:「拉克茲難得回來,我不想因為工作佔用我的私人時間。」語畢就將手機掛了

 

恭平嘆了一口氣,隨後無奈的說道:「修,沒想到你還有偷聽人家秘密習慣,該改改要不然會被當成變態的喔。」

 

「你說拍攝電影是怎麼回事,還有你說拉克茲難得回來,難道他之前缺席一個禮拜不是感冒?」修難得沒有生氣,但是他突然發現不管是恭平還是拉克茲身上都藏有他所不知道的祕密

 

「這件事我不能告訴你喔,我的倒是沒什麼好隱瞞,只要你去看最新上映的電影就知道了,但拉克茲的事我不能告訴你,拉克茲交代過的。」恭平理所當然的聳聳肩說道

 

「什麼意思?」修雙手緊握成拳頭問道

 

「我是一名演員,就這麼簡單。」恭平說完走近修向前傾臉和修的臉距離只有幾公分輕聲說道:「至於你信不信就看你了,不過拉克茲的事你還是放棄吧。」

修看著近在咫尺的臉,他發現恭平其實長得很不賴,眼睛很大常常有著泛著水光的感覺,睫毛也很長,皮膚雖然偏白但是顯得紅潤,不知道為什麼修突然覺得心跳加快,面前這個人讓修有些想觸碰的衝動,不只想摸他的臉更想.......

 

「恭平、修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恭平和修聽到來人的聲音各自退開,然後恭平馬上走到來人身旁說道:「跟修說點事了,倒是你放女孩子在那邊沒問題嗎?」

 

沒錯!來的人正是拉克茲。

 

「老師讓他們個別練習,話說你和修在這裡談了什麼?」拉克茲雖然知道恭平不會對修怎麼樣,但是他還是忍不住的想知道

 

「談修總是追求你冷落我啊!」恭平開玩笑的回答,拉克茲一看就知道恭平就是有意不讓他知道,但還是伸手彈了一下恭平的額頭說道:「別拿你演戲的那一套對我,沒用的。」

 

完全被冷落的修此時終於回過神尷尬的撇過頭說道:「我先回去了。」語畢便跑走了,拉克茲無奈的看著修的背影,但還是不打算多說什麼,反正恭平這傢伙雖然有時很喜歡欺負修,但是還是很有分寸的。

 

「話說回來,拉克茲這次回來要待多久?」恭平突然出聲問道

 

拉克茲聽了臉色馬上變得嚴肅,然後說道:「其實這次的案子有點麻煩,受害者都是演藝圈的人。」拉克茲說到這裡一頓,然後看向恭平說道:「我怕你也會有危險。」

 

「不會啦,別看我這樣我也很厲害的。」恭平回以拉克茲一個天真的笑容,但是拉克茲卻沒有因此放鬆,而是更加認真的說道:「你從小時候就很好強,這次我回來主要也是要保護你,總部也同意了,不管怎麼說要是真的發生什麼事後悔就來不及了,我寧願多花心思保護好你。」

 

恭平聽了抿了下唇,最後還是點頭說:「那好吧,但拉克茲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我可不希望你因為保護我而受傷。」

拉克茲看恭平妥協了,於是認真的點點頭

 

之後兩人回去時已經是快要下課的時間,老師也發現他們很晚才回來,但依然沒有說什麼,女同學們見到剛才怎麼樣也找不到兩人也馬上圍上去,在旁邊看著的修不滿的嘖一聲,不管是恭平還是拉克茲兩人的身分都像一個謎團,雖然恭平已經說他是個演員了,但是修覺得才不會這麼單純,這種被排除在外的感覺真讓人不快......


To Be Continued

随眠葱
好想干拉克兹哟(去睡觉

好想干拉克兹哟(去睡觉

好想干拉克兹哟(去睡觉

吃我大番茄

PMSP精分七题(BW、BW2)Ⅰ

布莱克X拉克兹自家发电。目前只有渣渣的两题……


1.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早安呀,布莱克前辈♪”


  “唔,早安。”


  少年大大地伸了个懒腰,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笑眯了眼,左手覆上枕边微微摇晃着的光明之石。


  然后动作自然地脱下睡衣,赤着身便跳下床扯过防护衣换了起来。


  ……...


布莱克X拉克兹自家发电。目前只有渣渣的两题……

 

 

 

 

1.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早安呀,布莱克前辈♪”

 

  “唔,早安。”

 

  少年大大地伸了个懒腰,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笑眯了眼,左手覆上枕边微微摇晃着的光明之石。

 

  然后动作自然地脱下睡衣,赤着身便跳下床扯过防护衣换了起来。

 

  ……

 

  滚动滚动。

 

  虽然自己现在没有身体但拜托多少也顾及一下吧拉克兹君?!!

 

  把“自己”塞进带着余温的被子里,耳朵有些发烫的某人欲哭无泪中。

 

--------------------------------------------------------

 

  “咦?前辈是说希望可以和我一起去工作?”

 

  拉克兹饶有兴趣地放下手中的刀叉看向餐桌上推开餐盘努力吸引自己注意的……球。

 

  球里的布莱克感觉自己看着对方的眼神都快要化为实质了。

 

  作为国际搜查官兼善解人意的后辈,拉克兹偶尔在家的时候为了给自己解闷常常会说起他亲历的各种案件,无一不是紧张刺激得叫喜爱推理分析的自己恨不得亲临现场才好。

 

  但同样地,因为还有如此重要的工作在身的缘故拉克兹一个月内在家的天数从来就没超过十,某次更是长达半年都没能回来,只有对他视若无睹的清洁工会每隔一月来打扫一次。

 

  而在他的剧烈不安和抗议下争取到的是在重症监护室外探视被大量绷带和输液管切割得支离破碎的拉克兹的短短数分钟。

 

  从前身体健康的布莱克很少生病,现在与死亡无异的状态更是让他对“医院”这个词语完全失去了概念。

 

  来往的医生护士步履间悄无声息。单调刺耳的绵长机械声,呼吸面罩下浅薄得近乎消失的雾气,双眼紧闭的血色全无的脸庞……

 

  只有胸口那轻微的起伏在苍白的一切里那么生动。

 

  眼前的景象似乎带上了重影,恍惚间连布莱克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被带回拉克兹家里的。

 

  周围的一切与前半年来没什么不同,寂静冰冷好似不在人间。

 

  梦夏并没有待在自己的脑袋上,思绪却从未有过地明晰。

 

  不想看到拉克兹再出现在那种地方,仅此而已。

 

  就算是现在这个样子,只要能多多少少帮上拉克兹的忙的话就——

 

  “噗。”

 

  ——哎?

 

  在他发呆时少年警视已然笑出了声,双肩颤抖,朱红色眸子里满是忍俊不禁。

 

  “……”布莱克瞄准了额头。

 

  “咚”

 

  “咳,抱歉。”

 

  笑意渐缓,拉克兹手背抵着嘴轻咳一声,目光逐渐严肃起来。

 

  “这件事我无权答应。”

 

  “……是吗。”

 

  稍微捏紧了拳头。

 

  虽然早就知道大概会是这个结果,但是果然……

 

  “就和不能把这样的前辈放在普通人身边的理由一样,前辈自己也知道的吧。如果就这样在办案时带上前辈,只要稍微走漏了风声就会成为那些企图得到光明之石的地下组织的目标,到时我想要保护前辈也基本不可能了。”

 

  ……不甘心。

 

  好不甘心。

 

  注视着那轮廓仍旧有些稚嫩的脸庞,心中充满了挫败。明明只是个比自己小了整整四岁的半大少年,却在认真地说着要保护自己……

 

  果然自以为适应了现在生活方式的自己,不过是在懦弱的自欺欺人罢了。

 

  “但是我很开心哦。”

 

  猛然间错愕地抬头却发现不知何时光明之石被捧了起来,少年微笑的脸也已经近到可以碰上鼻尖了。

 

  那不同于平日公式化的惯性微笑。双眼温柔地眯成弯月,洁白的贝齿也隐约可见,暖融融的笑意在唇角汇成一片温暖的湖:

 

  “像现在这样,每次任务只要想起家里还有(一个人什么也干不了的)前辈在(可怜巴巴地)等我回去讲(bian)案(gu)件(shi)听,就会浑身充满了干劲噢。”

 

  ……有点感动,但是哪里不对呢?

 

  而且笑得……很好看。

 

  明知道对方看不见光明之石里的自己,却还是忍不住尴尬地伸手揉了揉发烫的耳朵。

 

  却见下一秒,某个东西在眼前无限放大。

 

  ……

 

  短暂的几秒后少年移开脸,若无其事地换回了惯有的笑容,轻轻把手中的球体放在了茶几上,像往日那样开好电视,然后站在门口乖顺地鞠躬道别:

 

  “那么我出门了,前辈要好好待在家哦~”

 

  合上的门背后,传来了什么东西疯狂滚动着砸到地上的声音。

 

 

 

 

 

 

 

 

 

2.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

 

  “呐前辈,说起来我似乎是喜欢你哦。”

 

  打领带的动作微微一顿,又很快地恢复过来:

 

  “啊啊、早知道的话我就去告白了。”

 

  靠在椅子上摆弄着相机的青年眼神闪了闪,轻笑起来:

 

  “那也得在和怀特前辈订婚之前才行啊。”

 

  “还得在法伊兹和你交往之前呢。”

 

  说着,走到穿衣镜前开始检查身上剪裁完美挺括合体的西装是否有出现皱褶。

 

  “也对。”

 

  青年的眼神温和依旧,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走廊里不间断的欢声笑语衬得准备室里愈发安静。

 

  检查婚戒。

 

  镜头对准了纱帘过滤的朦胧阳光下,抿着嘴角的男性的侧脸。

 

  专注,温柔,一如数年前那个下午,大树下刚睡醒的自己无意中窥见的那束还来不及收回的目光。

 

  ——好没用啊。前辈。

 

  食指轻动,按下快门。

 

  “前辈,新婚快乐。”

 

 

 

グラス

拉克茲和布萊克一起辦案(開頭)

拉克茲收到上頭寄來的資料時,同時附了一張照片,照片上的人拉克茲在清楚不過了,這個人跟當初他來合眾辦理第一個案件時是很重要的關係人,那時各地相傳他失蹤了,最後藉由案件越來越明朗化他才知道原來這個人是被吸進石頭裡了。


自從那個案件結束了他們兩個幾乎沒有再有交集,而且他也被總部給調回去一段時間,最近會再來是因為實在人手不足才會把他再派來這理處理案子,這次是關於兒童無故失蹤的事件,這種案子一般不會派拉克茲這樣精英來處理,但是最近犯罪案件太多,警視廳也忙得焦頭爛耳,說實話讓他來處理這案子跟給拉克茲放個假是差不多的!


但拉克茲並沒有怠慢他的任務,一到達合眾先去拜訪有孩童...

拉克茲收到上頭寄來的資料時,同時附了一張照片,照片上的人拉克茲在清楚不過了,這個人跟當初他來合眾辦理第一個案件時是很重要的關係人,那時各地相傳他失蹤了,最後藉由案件越來越明朗化他才知道原來這個人是被吸進石頭裡了。

 

自從那個案件結束了他們兩個幾乎沒有再有交集,而且他也被總部給調回去一段時間,最近會再來是因為實在人手不足才會把他再派來這理處理案子,這次是關於兒童無故失蹤的事件,這種案子一般不會派拉克茲這樣精英來處理,但是最近犯罪案件太多,警視廳也忙得焦頭爛耳,說實話讓他來處理這案子跟給拉克茲放個假是差不多的!

 

但拉克茲並沒有怠慢他的任務,一到達合眾先去拜訪有孩童失蹤的家屬,一整天下來到晚上他才有時間整理頭緒,失蹤的孩子大約從五歲到十三歲不等,個個都是從小就和神奇寶貝接觸,而且思考能力、反射神經、對戰技能都很純熟,而且每個孩子都有手持神奇寶貝.......

 

這樣看來那些綁架孩子的人是看上孩子們的能力還是神奇寶貝,那些人的實力到哪裡,目地為何這些都有必要調查一下。

 

拉克茲翻閱著手中的資料,正好那張照片從資料中滑了出來,拉克茲撿起掉落在地上的照片,看了照片幾眼後便移動滑鼠將照片上的少年資料調出來,拉克茲認真的看著資料,手指在電腦桌前輕敲幾下,最後還是聯繫了畫面中的人,而這個人不是別人,此時身為BW社員曾經摧毀等離子團的少年──布萊克。

 

過了幾天拉克茲和布萊克見了面,其實他們兩個一點也不和不只是個性上的差異,還有就是布萊克喜歡熱鬧的性格,雖然也不能說拉克茲喜靜,但是在有人潮的地方拉克茲就必須帶上偽裝本性的面具,這已經是他的習慣了。

 

「情況我聽社長跟我提過了,你是想借我夢夏的力量找到失蹤的孩子們對吧?」布萊克說完同時夢夏也飄到拉克茲身旁轉了一圈感覺的出來他很喜歡拉克茲

 

「對,這裡是關於失蹤孩子們的資料,你可以先看一下。」拉克茲通常一談公事是不會馬虎的,也不閒話家常直接切入主題

 

「這麼久沒見,一見面都談公事啊?」布萊克倒顯得不樂意,伸手接過資料說道:「難得回來不連絡一下法伊茲嗎?」

 

「不用,我這件事處理完就得回總部去。」拉克茲說完,這時送咖啡的店員也正好走過來,拉克茲一反剛才嚴肅的面孔換上一張平時平易近人親和的笑容說道:「這位姐姐,你好,不知道可不可以請教妳一個問題呢?」

布萊克只覺得很無語,雖然早知道他很會把妹,但沒想到上一秒還談公事下一秒能馬上變臉,真讓他有點適應不能,於是乾脆低頭看資料

 

拉克茲向店員小姐表示自己是外地來的,聽說這裡最近傳出有案件,讓他也感到有點可怕,所以想稍微瞭解一些,說完還加了幾句贊美的話,感覺不虛假而且很實在,但熟知他性格的布萊克知道他不過是為了任務。

 

過了幾分鐘,拉克茲打聽的差不多後,婉拒了店員小姐一起吃晚飯的邀約繼續琢磨案情.......

 

拉克茲得到的訊息是從十歲開始可以當訓練師出外旅行,十歲以上的孩子幾乎都有挑戰成功五個道館以上的實力,再者還不能出外旅行的孩子卻有參加兒童神奇寶貝對戰晉級的資格,聽起來都是相當有實力的孩子們.......這樣說來敵人的能力也絕對不差......

 

「話說回來有範圍嗎?」布萊克看完資料後問道,確實要讓他找那些孩子要先有個範圍,主要是拉克茲出來乍到還沒有深入調查清楚,於是最後還是分配任務,布萊克負責蒐集犯人的下落,拉克茲要做的自然是尋找孩子被藏匿的地點,原來本來這工作是給布萊克的,但布萊克接觸的人比拉克茲多也比較自然熟好套話,拉克茲是警視目前知道他身份的有哪些人他們也不能確定,為了不打草驚蛇,只能先這樣分配。

 

「那我先回去了,合作愉快。」布萊克一口喝完杯中的飲料就急著要回去,社長說下午她要去一個電影拍攝現場看看,他這個社員怎麼能不跟去呢,於是布萊克便衝衝離去

 

拉克茲倒也不在意,逕自喝了口已經有點涼的咖啡,最後也站起身打算先去熟悉這個城市的地形在看看該怎麼行動。

 

在街上搭訕了一位看起來像是當地人的女性,一問之下才知道這位大姐還是當地的導遊,於是很順利的讓大姐帶著他熟悉地形,為了再深入的追究,拉克茲還陪著大姐共進晚餐才終於結束一整天的行程。

 

拉克茲將城市和附近的地圖(導遊給的)掃進電腦裡,然後開始分析哪裡是城市的死角,據有失蹤孩童的家人說,孩子們都是收到有人想挑戰的信,而約的地方卻相當偏僻奇怪,於是拉克茲依照那些人給的訊息和孩子們收到的信件地方比對了一下,發現幾個固定的點,於是打算明天就找布萊克去那裡看看!


グラス

關於布萊克和拉克茲一其辦案的極短無頭尾腦洞

“孩子們就在這裡面!”夢夏從布萊克頭上飛了下來在他身邊繞了一個圈顯得很開心,而一同辦案的少年卻看著大門若有所思
“那事不宜遲,我們進去吧!”布萊克說完正準備進去時,與他同行的少年突然抬起手擋住布萊克的前進,隨後以不符合他年紀的冷靜沉著的口吻說道:“你不覺得奇怪?”
“奇怪?”經同行人一提起布萊克總算反應過來
“這裡明明關著人卻沒人把守、而且不只沒人連神奇寶貝也不見蹤影,還有很重要的一點,你只看到被囚小孩子屋裡卻沒其他人更讓人起疑,而且……”少年話還沒說完,布萊克忍不住抬手說道:“夠了,拉克茲,我知道你辦事小心,但現在我們也沒頭續不如就放手一搏吧!”
拉克茲聽了布萊克的話不能苟同,但布萊克不是他下屬根本...

“孩子們就在這裡面!”夢夏從布萊克頭上飛了下來在他身邊繞了一個圈顯得很開心,而一同辦案的少年卻看著大門若有所思
“那事不宜遲,我們進去吧!”布萊克說完正準備進去時,與他同行的少年突然抬起手擋住布萊克的前進,隨後以不符合他年紀的冷靜沉著的口吻說道:“你不覺得奇怪?”
“奇怪?”經同行人一提起布萊克總算反應過來
“這裡明明關著人卻沒人把守、而且不只沒人連神奇寶貝也不見蹤影,還有很重要的一點,你只看到被囚小孩子屋裡卻沒其他人更讓人起疑,而且……”少年話還沒說完,布萊克忍不住抬手說道:“夠了,拉克茲,我知道你辦事小心,但現在我們也沒頭續不如就放手一搏吧!”
拉克茲聽了布萊克的話不能苟同,但布萊克不是他下屬根本不聽拉克茲的話,於是馬上跑到屋子外,準備帥氣的破門而入,卻沒想到此時從地裡鑽出許多地面系的黑目顎還有達摩狒狒,瞬間布萊克被團團圍住……
雖然是他的失測,可是身為強大的訓練師布萊克對付這些神奇寶貝是措措有餘,但就在他與一隻達摩狒狒周旋時,身後的黑目顎已經偷襲,布萊克暗叫不好,護住頭準備迎來被巨石打中的疼痛,沒想到巨石在他面前被劈成兩半,原來拉克茲也在視機而動救了自己……
現在兩人行蹤都暴露了就沒什麼好隱瞞的,互相配合之下很快就擺平那些神奇寶貝……
‘’野生神奇寶貝不會這麼有組織性,看來是敵人的神奇寶貝……‘’拉克茲冷靜的分悉
但拉克茲不知道的是布萊克已經對他完全改觀,他一直以為拉克茲是為了任務能不顧別人冷靜過頭的少年,要不是他能成功偽裝布萊克都覺得他無趣了,但他剛才完全不怕暴露行蹤就了他,布萊克覺得拉克茲大概也不像他表現出來這麼冷吧……


(不太會寫,感覺很OOC,沒寫過PM SP的經驗,這是突然有的腦洞,還請見諒!)

aki

【pm bw2sp】拉克兹&法伊斯

是和妹妹一起写的[。
总之就是妹妹写法伊斯的部分,另一个我写
妹妹微博@法伊斯w
bg向!!!久违的bg向!!!
好的我又在废话◑▂◑

【春天·法伊斯】
今天的阳光也是一样的灿烂,由于要早点到达学校的关系,所以我很早就起了床收拾行李什么的,听说那是一间住宿学校,也就是说以后就可以住在学校了,那么应该不会引起组织的调查,但是……换个角度来看我也不能很快见到N大人了…想到这里我沮丧地低下了头。“唔…”看了下闹钟,已经快接近7点20分了,我急急忙忙背上背包,拿起小球菇的精灵球就出门了。
我看着地图,很快就到达了学校,里面的老师似乎看起来都很和善,没有特别麻烦的老师真的太好了…于是基本手续搞好以后已经...

是和妹妹一起写的[。
总之就是妹妹写法伊斯的部分,另一个我写
妹妹微博@法伊斯w
bg向!!!久违的bg向!!!
好的我又在废话◑▂◑

【春天·法伊斯】
今天的阳光也是一样的灿烂,由于要早点到达学校的关系,所以我很早就起了床收拾行李什么的,听说那是一间住宿学校,也就是说以后就可以住在学校了,那么应该不会引起组织的调查,但是……换个角度来看我也不能很快见到N大人了…想到这里我沮丧地低下了头。“唔…”看了下闹钟,已经快接近7点20分了,我急急忙忙背上背包,拿起小球菇的精灵球就出门了。
我看着地图,很快就到达了学校,里面的老师似乎看起来都很和善,没有特别麻烦的老师真的太好了…于是基本手续搞好以后已经是7点40分了,我在老师们的帮助下来到教室前,可是在走廊的时候,远远就已经听到了一个男生的大叫,不过具体说什么我倒是没有仔细听啦!我直径走进课室,在切连老师的简单引入后,我正式开始介绍自己:“初次见面,我叫法伊斯……”介绍得差不多的时候,我放出了小球菇,“还有我正在用心培养这只小球菇,大家请与它好好相处。”

【春天·拉克兹】
我个人是不太喜欢装成学生到学校去的,但这是个工作。毕竟每天吹风回学校并不觉得很轻松,明明已经是阳春时节,今天的阳光也比较舒服……景色也已经是缤纷的光景,空气却还是这么刺骨地冷,寒冬就像是还留恋着伊修地区而迟迟不愿离去一样。
学校门口也没有了积雪,但有一串很新的脚印,似乎有人在我前面走过。双刃丸却用它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特别灵敏的感官嗅着那串脚印。
“双刃丸……?要迟到了噢。”
我只是随口这么说,双刃丸便站起来跟在我旁边走了。那串脚印能有什么?很小,看起来就像是年轻的少女留下的脚印。
想到这里,我也不由得加快脚步走进教学楼。
走廊里还算比较安静,已经上课了呢。
“我们可既是同学又是竞争对手啊!来到这个学校……”这个是我的同学,带着大鄂蚁……桧扇市的修。不过男生并不在我的调查范围内。因为他在我走进教室时绊倒我,我的话是因为迟到了,所以我们被双双被赶出了教室。当然他到走廊上也没闭上他的嘴。
我感受到了一点气味,是花香?
不,是香水,是女士——
“香水的味道!是女士!”
心里这么想着,我也急忙站起来,当然没管住我的嘴——也不需要管住。是转学生。我这时只需要拿出笔记本记下她的喜好……
准确地说,是她的,信息。我的工作,就是接近并调查这个学校所有12岁的女生。
我合上笔记本,一个箭步来到她面前。
“你的速配星座是……我的星座!”

aki

【アクラク】PAGE2

chapter.2 never tell them
淡橙色的一米阳光,透过迎着晨风轻轻飘扬的素色窗纱,萦绕着初夏的清新气息,拂过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工作小桌,绕到房间侧面一张宽大的沙发上。
阿克罗马的白大褂一夜都没有脱下,想躺在沙发上稍作休息时也不忘再看看笔记,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笔记本从脸上滑到了地上。
如果拉克兹在的话,自己似乎是不会躺在这睡着的呢。“也不知道出差到什么时候。”
作为国际刑警,出差办事的时间本来就会很久,再加上丰缘地区是个很远的地方,就算乘坐飞机,一趟最少也要几天。
“如果那个孩子回来感冒了的话,我是不会再放他出去那么远的地方出差的。”阿克罗马笑了笑,把一个灌满滚烫红茶的,绘有古典花纹的白...

chapter.2 never tell them
淡橙色的一米阳光,透过迎着晨风轻轻飘扬的素色窗纱,萦绕着初夏的清新气息,拂过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工作小桌,绕到房间侧面一张宽大的沙发上。
阿克罗马的白大褂一夜都没有脱下,想躺在沙发上稍作休息时也不忘再看看笔记,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笔记本从脸上滑到了地上。
如果拉克兹在的话,自己似乎是不会躺在这睡着的呢。“也不知道出差到什么时候。”
作为国际刑警,出差办事的时间本来就会很久,再加上丰缘地区是个很远的地方,就算乘坐飞机,一趟最少也要几天。
“如果那个孩子回来感冒了的话,我是不会再放他出去那么远的地方出差的。”阿克罗马笑了笑,把一个灌满滚烫红茶的,绘有古典花纹的白瓷茶壶和同样花纹的茶杯放在实验桌上,开始一天的工作。
“各位乘客,我们的飞机即将到达伊修地区,还有大约半小时,就会抵达吹寄市机场。”
拉克兹靠在座椅上,托腮望着飞机小窗口外寂静的云彩和一点也不刺眼、反而让人觉得非常精神的阳光。在丰缘地区的出差进行了六天,终于回到伊修地区了,拉克兹心里想到一些事情,实在是有点坐不住。
“吹寄市呢,这里是有名的蔬菜买卖运输机场,市内也有很多蔬菜市场。我果然……买一些回去当作晚餐好了?”但他转念一想,“算了,反正我对料理一窍不通。”
正准备离开时,他督见了准备要进行保鲜处理后搬上飞机,运输到世界各地的蔬菜商品。新鲜采摘的青椒、番茄等蔬菜上,泛着鲜艳耀眼的自然色彩,刚喷洒上去的凉水在蔬菜叶子上,和阳光一起扑腾着……
拉克兹的孩子心,也无法控制地扑腾起来。
“啊……哇啊……?果然,还是买回去,那家伙应该会做料理的!应该……?”
阿克罗马合上笔记本,站起来准备从书架上拿出一本书。突然,安装在桌子旁边的,自己研发的一个小小的通讯装置上亮起了忽闪忽闪的绿灯。
“那孩子,已经回到伊修了呢。”
花瓣和叶子早已铺盖了小路,拉克兹利用磁力感应装置找到了通往别墅的方向。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个别墅的位置,更不能让人知道他和被称作所谓黑暗科学家的那个男人住在一起。深山里高大茂密的树木和该位置的浓雾、经常暴雨的气候完美地把这座别墅的痕迹掩盖了起来。
“双倍多多冰,急冻光线!”打倒了最后一群蓑叶虫以后,拉克兹拨开一片故意筑起的荨麻叶小灌木丛,那栋小别墅出现在了眼前。
没错,还有一道防御武器,就是树林里会出现很多无法预知的野生口袋妖怪。
他刚准备用钥匙打开大门,门却在他的手触到门的一瞬间自己打开,让他始料未及的拥抱等待着他。他嗅到面前这件衣服上奇怪的药品,亦或是一些说不清的味道时,便安心地躺在了这个怀抱中。
“等了你好几天,没感冒吧?”阿克罗马挑起拉克兹的下巴,把他脸上沾着得一些小碎叶扫去,温柔地注视着他褐色的瞳孔。
拉克兹别过脸去,“我怎么会感冒啊,真是的,丰缘地区可是个气候舒适的大陆。再说了,我买了菜回来,快……快去做饭,我好饿。”
阿克罗马轻轻地笑了笑,“当然没有问题,不过,你可要负责打打下手哦。”

aki

【アクラク】 PAGE①

chapter.1 for拉克兹
“拉克兹……?”
“……拉克兹,你在听吗?帮我把我挂在实验室门外的外套拿过来。”
“好吧,我似乎是忘记了你在出差呢。”阿克罗马淡淡地笑了笑,松开握着欧式茶杯的手,让杯子自然地摆在笔记本旁边。滚烫的红茶在茶杯里振荡着。他起身,顺着朴素的旋转楼梯走到别墅的地下室去,把挂在木制大门上的白大褂取下来,随意地披在身上。
这个远离都市,坐落在山林里的别墅……到底算是什么地方?说是自己居住的地方,内心似乎又过不去。啊,可以说是,和那个年轻的……国际刑警一起居住。
他心里这样想着,嘴角划起优美的弧度。
拉克兹是恋人。
外面的人叫他,警视阁下。
而自己,被称作,黑暗科学家。
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chapter.1 for拉克兹
“拉克兹……?”
“……拉克兹,你在听吗?帮我把我挂在实验室门外的外套拿过来。”
“好吧,我似乎是忘记了你在出差呢。”阿克罗马淡淡地笑了笑,松开握着欧式茶杯的手,让杯子自然地摆在笔记本旁边。滚烫的红茶在茶杯里振荡着。他起身,顺着朴素的旋转楼梯走到别墅的地下室去,把挂在木制大门上的白大褂取下来,随意地披在身上。
这个远离都市,坐落在山林里的别墅……到底算是什么地方?说是自己居住的地方,内心似乎又过不去。啊,可以说是,和那个年轻的……国际刑警一起居住。
他心里这样想着,嘴角划起优美的弧度。
拉克兹是恋人。
外面的人叫他,警视阁下。
而自己,被称作,黑暗科学家。
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一位是大众予以依赖的刑警,一位是所谓“犯罪者”……
阿克罗马回到书房,握了握杯子,红茶已经快要凉了。一天的工作结束了,本来在这个时间,他,和拉克兹,是两人在一起的时间。
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少年的样子。在外面处理工作时,肢体无不透露着全力以赴的气息;衣物包裹在身上,虽显得瘦小,实际上却十分灵活有力;表情严肃得似乎能让时间凝固。
而居住在这别墅里时,却是完全不同的印象。
松软清香的褐色毛发;穿着素色日常服装时遮盖不住的白皙皮肤和清晰的身体轮廓;在家也不会一反工作时的态度,仍然表现得执拗、倔强,但偶尔会耍点孩子气;以及和自己近乎三十厘米的身高差……
“某种意义是个很可爱的孩子。”阿克罗马抿了一口红茶,继续阅读着实验笔记。
chapter.1 for阿克罗马
温泉的雾气浓得像是要把人吞噬一样。和风拉趟门所对的位置,热水缓缓地随着竹筒有节奏的敲打声流进石制水池中。
“……呼……”拉克兹把脸埋进热水里,吹了几个泡泡,又浮起来,再埋进热水里吹泡泡,然后浮起来。直到感觉有点厌烦这个小游戏之后,才安定地坐在水中的小石凳上任凭舒适的热水触摸自己的身躯。“好无聊……”
这里是丰缘地区的釜炎镇,拉克兹是头一次被分配到离伊修地区这么远的地方出差,心里难免有点不可抗拒的小紧张。“离家好……远啊,唔。那家伙,在干什么呢?”
对他而言,这个男人,在心中是怎样的意义?
自己身为国际刑警,却和政府一直在通缉的黑暗科学家是恋人关系,被外界知道,不单只职位不保不说,还会威胁到自己。
但他无法抗拒,也不想抗拒。
因为他是真的想要永远这样生活下去的。
“我是不会把你突然铐起来的。”
“嗯……?为什么呢?”
“因为我……你明白的。但是如果我在外面,比如说是和汉森姆君工作的场合遇到你,我就会毫不犹豫地把你铐起来的。”
“是吗?那你到那时就试试看好了。”
他把对自己而言实在是宽大的深绿色浴衣穿在身上,踏进木屐鞋里,一路走进房间,一边想着决定和那个人交往时的场景。
“就算是现在,以后……我也会喜欢的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