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拉哈天尔

9浏览    3参与
骨空strAnger

[OZ]OriginZero(11)

WARNING:纯自嗨随时吃书预警。迦利素持续掉线,小天使们飘了。你们这样聚众是会一起翻车的。


(一)


十岁到十六岁是天使成长阶段中的丰羽期。随着体型成长原先的羽翼会随之长新,而血统属于上三级、中三级的天使也将会生出新翼。尽管新翼刚换新或是生出会影响飞行能力,但是这点影响丝毫不能阻止跃跃欲试的小天使们想试试自己的新翼。


提前预知到这些,学校一纸禁飞令直接打破了祂们试飞的幻想。


但是,禁令是一回事,遵不遵守就又是另一回事了。比方说,这个瞒着老师们偷偷举行的飞行竞赛,祂们通常把这个竞赛称作“寻找拉玛苏”,别西卜说拉玛苏这个名字在绘本书里特...

WARNING:纯自嗨随时吃书预警。迦利素持续掉线,小天使们飘了。你们这样聚众是会一起翻车的。


(一)

 

十岁到十六岁是天使成长阶段中的丰羽期。随着体型成长原先的羽翼会随之长新,而血统属于上三级、中三级的天使也将会生出新翼。尽管新翼刚换新或是生出会影响飞行能力,但是这点影响丝毫不能阻止跃跃欲试的小天使们想试试自己的新翼。

 

提前预知到这些,学校一纸禁飞令直接打破了祂们试飞的幻想。

 

但是,禁令是一回事,遵不遵守就又是另一回事了。比方说,这个瞒着老师们偷偷举行的飞行竞赛,祂们通常把这个竞赛称作“寻找拉玛苏”,别西卜说拉玛苏这个名字在绘本书里特别常见,眼镜蛇一定不会怀疑祂们,而且拉玛苏还是守护神,还能保护祂们免受眼镜蛇毒害。

 

小孩子就是会信绘本书里新奇的东西。

 

一放学,乌列尔立刻就凑了上来,轻轻挠着喉咙,还没有开口米迦勒就知道祂肯定有什么事相求,祂瞅了瞅周围还没有人围上来,才小声地对米迦勒说:

 

“米迦勒,要不要去找拉玛苏?”

 

嘭——加百列不知道何时围了上来,这一声桌响吓到了做贼心虚的乌列尔,但祂不示弱地踹了下桌腿,硬要装出一副没被吓到的表情。

 

“乌列尔!这种事不要拉着米迦勒,祂还要回家。”

 

随着年龄的增长,加百列可以说是祂们中变化最大的一个,不只是头发留长了,更是颇有几分贝利尔的模样。可以说完全没有办法把现在的加百列和初级学院那个爱哭鬼联系到一块。

 

这大概就是谁带的孩子就像谁吧。

 

“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米迦勒放下包,表明自己现在不急着走。

 

米迦勒站在祂这边,乌列尔就得意起来了,踩着加固板坐上旁边的桌子,道:“嘛,你知道我和路西法有时候会约架……”

 

“约架?去哪啊?算我一个。”拉哈天尔这个小调皮蛋听见约架二字踩着两块桌子正好落坐在乌列尔后面的位置上。

 

“去你的,算你个头。”

 

拉哈天尔这可不满意了,连音量都提了上去了:“你就知道一个人爽,都不叫我!”

 

“你小声点,想把眼镜蛇闹来吗?”乌列尔赶紧比了个嘘声的手势,“去去去,找可卡比尔去。”

 

“那混蛋和亚夫结泡图书馆去了,萨基尔和法努尔去了教堂,卡麦尔和卡西尔去高年级蹭课了,我这不是没事干吗?”拉哈天尔好不容易找个诉苦的地,埋怨起了自己的双胞胎和好友们落下祂一个。

 

“我刚刚说到哪了…哦对,我俩不是老打架吗,总是被迦利素逮到一次都没打成,就想换点温和的方法,就干脆说,去找拉玛苏,谁先找到另一方愿赌服输。”说着,乌列尔指着背后,教室的另一端玛门正和别西卜谈论着什么,并且饶有兴趣地看向祂们的方向,像是等着看笑话一般。

 

“你也知道啦…我的第三对翅膀还在长,现在伸都伸不开。”

 

“那你干嘛和祂们打赌,你不知道玛门飞得有多快吗?”加百列显然注意到祂们的对话是被注视的,走到过廊上,把声音压低了几分。

 

“我、我这不是以为祂们真的要去找拉玛苏吗……”乌列尔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下去,“谁知道祂们说的是……”祂顿了顿,抬头看看有没有迦利素的影子,才放心地说完了整句话。

 

“原来你以为拉玛苏是真的啊,没想到你这么单纯。”拉哈天尔的嘲讽技能不仅是对可卡比尔专用的,每次嘲讽时还要靠上去搂住对方的脖子,显得很亲密的样子。

 

这样是会挨打的。

 

果不其然,乌列尔毫不客气一拳锤了过去,但是拉哈天尔轻巧地躲了过去。

 

米迦勒甚至觉得拉哈天尔只是享受能躲掉别人愤怒的那一瞬间所获得的成就感。难怪祂乐于与任何一个人打好关系又乐忠于踩他人的雷区。只是现在还闹不出什么大事。

 

乌列尔本来就因为说出丢人的理由而有些恼羞成怒,还要被拉哈天尔嘲弄,气的在座位上环着臂:“你就不能有点好话吗?”

 

乌列尔双手合十:“所以——米迦勒,帮我去比一场吧,就一场。”

 

“你来求我嘛,我可以替你。”拉哈天尔趴到桌上,踩着椅子横木上反复摇来摇去,发出烦人的蹬蹬声,再加上拉哈天尔不停在乌列尔耳边说着“求我嘛”,乌列尔真想连祂带桌一起掀翻。

 

“去你的,你巴不得我输吧。”乌列尔没好气地说道。

 

“那可是要违反校规的,米迦勒,不要答应祂,被副院长抓到就不知道要抄多少遍书了。”加百列把桌上的书包赶紧塞给米迦勒,催祂赶紧走。

 

乌列尔赶忙抓着书包的背带,和加百列僵持住了:“别这样,拜托了——我这不是没办法自己参加吗……”

 

“喂——去不去啊!”别西卜面对着祂们用嘲弄的声音喊道。

 

米迦勒在乌列尔还在犹豫时,跨上自己的包,抢先回答道:“去,我们会去的。”

 

“米迦勒?!”

 

被吓到的反而是平日里与米迦勒关系更好的一拨。

 

“哈哈!要是你就更有趣了!可别中途跑掉了!”玛门将手臂搭在别西卜的肩上,指着米迦勒大声说道,“我很乐意明天开始讲你逃跑的笑话,不过那可没有找拉玛苏有趣。”

 

玛门皮是皮,欠也是真欠,但是祂飞得快是公认的,到目前为止也就只有卡西尔赢过祂。

 

这下连一开始试图找米迦勒一块去比赛的乌列尔也有点慌了,玛门这席话让祂感到不安,便想要让米迦勒赶紧回家:“你不是要回家吗,就不要掺和了。”

 

“不急,不花时间。”

 

 

(二)

 

比赛的线路是早已设计好的,学院的六个广场非常适合用于进行比赛,但只是在广场绕圈飞行,这又与体测时的跑步有什么区别?太无趣了。学校的高塔建筑不在少,自然爬塔也在内。飞行的路线便是从阿列夫广场为起点,到最近的高塔雅舍弗,需要绕七圈后到达塔顶再俯冲至塔底,最后回到起点。

 

比赛只比一圈,这是在五分钟内便能飞完全程,对于玛门而言,在三分钟内就可以,至于卡西尔,祂只需要玛门一半的时间。

 

这也是为了防止去拖住老师的那一队人马没能成功,只比一圈,就是老师知道祂们在这比赛,等他们赶到时这帮小天使早已经四散而去。

 

“一直都是这条路线吗?”

 

“这条是最安全的,而且足够刺激,卡麦尔可是还没飞到塔顶就吐了,你没那么逊吧?”玛门指着看似不远的雅舍弗高塔,对于飞行祂有足够的自信。

 

“担心老师的话,阿撒兹勒和莫斯提马已经去办公室拦住最麻烦的老师了,其他老师只要你跑的够快还是可以躲掉的。”

 

米迦勒在意的显然不是老师。双手环于胸前,右手食指缓缓在上臂抬落,双瞳停留在雅舍弗高塔的塔顶。

 

“都是你在和其他人比?”

 

“是轮换制,这周到我了——当然我比的也最多,毕竟我是常胜将军嘛。”

 

祂哦了一声,并没有因为玛门的自夸而有什么反应,接着,祂说出了其他人没有想到的话:“那太不公平了。”

 

轰——所有人脑中一震。

 

“没有比这更公平的了!”

 

“飞行本就是熟能生巧的事,我们都禁飞了四年,再怎么有天赋也不可能比过周周都会飞上一圈的你,而且无论是我,还是乌列尔,都没有试飞过这条路线,你飞过多少遍肯定比我更清楚,这完全是不平等的。”

 

虽然祂没有接着说下去,但是在场的其他人都明白,祂想要表达的意思。

 

比赛从一开始就是让他人必败的陷阱,取巧所得胜绩不值一提。

 

要不是米迦勒这次说话留了三分余地,这可比拉哈天尔的嘲讽还要过分。

 

“你——你怕了就直说!”

 

“我没怕,只是这不公平。”米迦勒说,“不是对我,是对你,即便如此你也赢不了我。”

 

“我?”祂指着自己,已经没有刚刚的游刃有余,欠打的脸少有的被愤怒扭曲,又指着米迦勒,“你?输给你?开什么玩笑?”

 

“不改路线你肯定输,比都不用比。我不参加浪费时间的必胜局。你不如直接向乌列尔认输,省了时间,也免得你输了后丢人。”

 

站在祂后面的乌列尔和加百列都懵了。米迦勒什么时候开始说挑衅的话了?玛门的脸色一变。就连赢过祂的卡西尔都从没有说过这种话。

 

“你——那你说,怎么改?”祂说。

 

似乎就等着祂这么说,米迦勒用食指交叉叠在一块,细碎的议论声起,祂横视眼前,说出了令祂们震撼的话:“绕校十圈。”

 

轰——在场人又是一震。

 

加百列小声地对米迦勒说:“米迦勒,会被老师抓到的,而且还有高年级还在上课。”

 

祂点了点头,这一点当然在祂的考虑中。

 

“虽然已经禁飞四年,但有三圈也足够我恢复了,而你也可以用着三圈来熟悉路线。学长学姐都还在教室里上课,我们只需要从高层穿过就不会被发现,其他的老师——只要你跑得够快肯定不会抓住的吧。”

 

“还是说,你觉得赢不了,不敢比?”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还从来没有人敢在飞行领域挑衅祂。

 

“等你输了你可别哭!不——输了你就和乌列尔一起叫我主人!”祂喊道。

 

“喂,赌注是我和路西法打的,你别带上米迦勒!”乌列尔还未上前就被米迦勒拦下,祂显得胸有成竹。

 

“谁管你!祂和我比祂就得和我打赌!”如果说一开始玛门只是想整整乌列尔,顺便帮路西法一个忙,现在就只想狠狠把这个优等生踩在脚下。

 

“好,如果你输了,乌列尔说什么你都得听。”

 

恢复了那张欠扁的脸,祂轻哼一声:“一言为定。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你败北的臭样了。立刻就开始比试吧!”青色的六翼已经展开,是不出意料的撒拉弗。

 

“等等,我和你比,哇啊——!”乌列尔还没上前两步,火红的翅膀才刚刚生出就被加百列一把抓着后领往后拽,突如其来的拉力吓得祂的翅膀直接缩了回去。

 

“你比什么比,你翅膀长好了吗你就上——玛门,我和你比!”加百列转身想把米迦勒换下来,乌列尔还不服气地想和祂争论,但米迦勒一横手把祂们拦在身后,轻轻摇了摇头,嘴角上扬。

 

“我不会出错,也不会输。你们就放心吧。”


骨空strAnger

[OZ]OriginZero(10)

WARNING:纯自嗨随时吃书预警。不知道这次预警啥,总之先随便打一行。下滑看乌列尔被针对?(笑)总感觉我迫害名单又可以添人了


(一)

学校的封闭式管理加上米迦勒走读的批示,让原本在放学路上可以聊天的时间全部都挤到了下课后到米迦勒回家前这段短短的时间之间。


“加百列,你开始蓄头发了?”


加百列的头发已经长过了肩,就连原本的侧马尾也散开,只是因为常年扎辫让两侧的发有些卷曲。


一边说着,拉哈天尔围上来时顺手撵起一撮加百列的头发,被站在加百列右侧的萨基尔阻止了祂的不雅行径,这一掌打得可不轻,拉哈天尔有些吃疼地撒开手摆了摆,对于萨基尔的斥责...

WARNING:纯自嗨随时吃书预警。不知道这次预警啥,总之先随便打一行。下滑看乌列尔被针对?(笑)总感觉我迫害名单又可以添人了


(一)

学校的封闭式管理加上米迦勒走读的批示,让原本在放学路上可以聊天的时间全部都挤到了下课后到米迦勒回家前这段短短的时间之间。

 

“加百列,你开始蓄头发了?”

 

加百列的头发已经长过了肩,就连原本的侧马尾也散开,只是因为常年扎辫让两侧的发有些卷曲。

 

一边说着,拉哈天尔围上来时顺手撵起一撮加百列的头发,被站在加百列右侧的萨基尔阻止了祂的不雅行径,这一掌打得可不轻,拉哈天尔有些吃疼地撒开手摆了摆,对于萨基尔的斥责嘟了嘟嘴,“不能碰就不能碰,这么凶干什么……加百列都没凶我你凶我……”

 

拉哈天尔心里委屈,却又刚好瞟见被这一圈同学围在中间正在收拾书包的米迦勒:“你怎么也开始蓄发了?现在流行长发吗?”

 

米迦勒以前剪头发很勤快,就连耳鬓的发也剪得极短,但升学以后头发便留着没再剪过,因为之前是短发所以一直到发尾缠上脖子才被注意到。

 

“没什么时间打理,就干脆留着了,也没有很麻烦。”

 

米迦勒给出了一个名为懒的理由。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祂只是想像拉贵尔一样。拉贵尔有着一头黑色的直发,耳后又编上三重环辫,虽然黑色在天国很是惹眼,但在元君们中却既不突兀又不失彩。

 

米迦勒也对着镜子偷偷试着编辫子,但是因为头发太短压根编不上,头发留长一点后自己又编的乱七八糟,完全没有拉贵尔身上那般气质,祂又羞于开口让拉贵尔帮祂编头发,赶紧拆了当无事发生,至于留长的发就惹其继续长——以后束个尾辫也好,也能和拉贵尔像一点。

 

如果放在以前,米迦勒肯定不在乎说出真正的理由,可是祂在毕业典礼上亲了拉贵尔,虽然这帮伙伴都不知道这件事,但是却让米迦勒难以说出自己蓄发的是因为拉贵尔。祂不该那么做的,至少得等到自己再大点,或者干脆成年后。

 

诗伊尔都能要到拥抱,自己讨一个亲吻又怎么了?

 

祂当时就是这么想的。现在想起来悔都悔死了,尤其是祂看见拉贵尔失措的表情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还是拉贵尔的拥抱让祂安心了一会。

 

“嗯…我想和姐姐一样。”加百列抬手顺了顺自己的发,显得有些害羞:“姐姐和哥哥都是长头发,我也想留成长发。”

 

大家都一副懂了的样子,毕竟大家都知道加百列是个姐控和兄控,虽然祂并不会主动维护姐姐和哥哥的名声——实力摆在那,不需要祂费这口舌。米迦勒现在甚至有些羡慕加百列,祂完全无法开口说出这样的理由。祂可还记得米达隆喜欢拉斐尔的事暴露后被调侃的惨样。绝对不能让大家知道。

 

“真好,我也想和我爸一样。”乌列尔抓了抓自己的卷发,这已经不是祂第一次抱怨自己的鸟巢头了,可再怎么压也没法压的平整。

 

“像妈妈你还不乐意。”法努尔借着桌子的高度一爪子拍到乌列尔头上,被反应迅速的乌列尔直接拍开,没能得逞。这对双胞胎很明显都遗传了然德基尔的卷发基因。

 

加百列拎起自己侧边微卷的发,道:“姐姐还是希望我扎着头发…不过我说,等头发长些再扎也不迟,不然一直扎着的头发散下来都卷了。”

 

不难理解,无论是贝利尔还是萨麦尔都是直发。

 

“你对卷发有什么意见!”

 

“到底是谁刚才对卷发有意见的!”法努尔反驳地比加百列还要快,还挡在了加百列身前。

 

“你到底是谁的双胞胎,我们不是一家人吗!”

 

“略——谁要和你一家人,你和加百列换吧,我要加百列,才不要你。”说着,法努尔转身就抱住加百列,一副让乌列尔哪凉快哪待着去的表情。

 

就是几句闲聊的功夫,米迦勒已经迅速收好书包,和其他人打了招呼正打算走,拉哈天尔却在门口拉住了祂。一时没想好说什么,祂挠了挠头,把自己一头整齐的银发挠得头顶翘起呆毛,一边摆着头,眼珠来回转了两圈,才开口道:“唔……你这两天怎么走的都这么早,不再聊会吗?”

 

拉哈天尔其实脱口而出想说米迦勒这两天很奇怪——米迦勒这几天很奇怪是真的!不仅放学走得快,连衣服都穿得很厚,时不时伸手去挠自己的背,表情有时候也很奇怪像是身上有伤一样……但是自己这么说实在是太失礼了。

 

“家里有事啦,下次吧,我先走了!”

 

米迦勒爽朗的笑容一点也不像说谎,祂天生就有着令人信赖的魔力。拉哈天尔虽然还是觉得奇怪,但也不能拖着祂不让祂走,回了句拜拜,就开始思考起第二天怎么从米迦勒这里套话了。

 

此时,乌列尔还叫嚣着要和加百列这个“叛徒”决斗。

 

 

(二)

 

出乎米迦勒意料的,尽管祂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跑回家了,拉贵尔却已经坐在茶几前看着书,见祂回来便放下手中的书,这等着祂坦白什么的架势和莫名沉寂的氛围,让米迦勒有些心虚紧张,祂小声对拉贵尔说了声“我回来了”,正打算用最快的速度溜回房间就被拉贵尔叫住了。

 

“米凯,过来。”

 

“老师,我、我还有作业……”

 

米迦勒对着拉贵尔完全无法说谎。和拉贵尔住久了,无论做什么事米迦勒总是从容不迫,包括说谎着这种事。但是面对着拉贵尔就不行了,祂会紧张,然后就什么都暴露。祂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要赶作业这种话,拉贵尔就是中级学院的院长,自己到底有没有作业、有什么作业,她怎么会不清楚。

 

“你今天没有课外作业,过来。”一秒拆穿。

 

米迦勒磨磨蹭蹭地才挪到沙发旁坐在最边缘,撑着膝,低头一句话也不敢说,想转过去一点想看看拉贵尔是什么表情,刚瞥见拉贵尔的脸就立刻缩了回去。

 

冷峻的眉头微蹙,在米迦勒绞尽脑汁想着自己有什么需要坦白的时候,拉贵尔也在想一件事。她今天必须弄清楚这件事。

 

自从祂上次鼓足勇气亲了她的嘴唇后,米迦勒就不再与她一起睡觉了。这其中的解释有很多种,有最糟糕的,也有最好的,拉贵尔情愿选择相信情况最好的解释。孩子是会长大的,毕竟十岁过后就进入青春期了,想有自己的空间也是常理之中。过不了几年也该进入叛逆期了吧。

 

但这些日,拉贵尔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米迦勒在躲她。一回家就钻进房间,饭菜也拿回房间,不知道在房间里干什么,就连她说要给祂念睡前故事,祂都是扒着门支支吾吾地拒绝了,然后立刻关紧房门。

 

拉贵尔也不愿意趁祂上学的时候翻祂的房间。如果可以,她希望米迦勒直接告诉她。

 

“为什么躲我?”

 

“没、没有……”

 

时间艰涩地流动,空气也像凝固般沉寂在二人间,静得可怕。米迦勒只想快点躲回房间。

 

“把上衣脱了。”

 

米迦勒身体一震,大脑空白一片,愣着两只眼睛盯着她,眼神在求证自己是否听错了。

 

“脱了。”

 

并不是自己听错了。米迦勒还像木头一样愣着,脑海里反复拉贵尔所说的话。见米迦勒没有动静,拉贵尔便横过茶几坐到祂旁边,连贯地抬手去解祂的衣服。这些衣服要么是她设计的要么是她亲自帮米迦勒选的,解起来比米迦勒自己还快。等祂反应过来时扣子已经被解开了一大半,就剩小腹前的几粒扣子。

 

“我我我知道了!我自己脱!”

 

米迦勒攥紧了自己的领口,扒紧了拉贵尔的手,生怕她动作快帮祂把衣服脱下来。

 

在她收回手后,祂慢慢吞吞把衣服全部解开,悄悄瞟了一眼却不想刚好对上她的眼,赶忙闷下头,像遮掩着什么似的小心脱下上衣。小天使还没有到发育期,显得还有些瘦,皮肤又白又细嫩,是孩童时期才特有的肤质。

 

拉贵尔不是很明白祂在慌张什么。祂刚刚和她一起住的时候,还帮祂照料了羽翼,也帮祂洗了几次澡,从来没有这么慌张过。

 

她从后面抓住祂的双臂,米迦勒还没有反抗的机会就被拉贵尔转了过去,一直藏着掩着的后背完全暴露。

 

肩胛骨处可以看见微微鼓起的小包,左右对称共四个,位于背的中上部。她以灵元素简单试探,便引起了共鸣,早已生出的双翼在灵元素的诱导下不受米迦勒控制的展开,与此同时,四个微鼓的小包也能感受到元素的波动,贪婪地汲取空气中的九大元素和来自拉贵尔灵体的灵元素。

 

米迦勒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暴露的。当事人当然没有自觉,祂在扭捏臂膀想要抑制背部的痛痒感的异常举动全都被拉贵尔看在眼里。

 

“会疼吗?”

 

“痒痒的……”

拉贵尔轻手摁在其上,冰凉的指尖让米迦勒浑身一激灵,最后将手掌覆在其上,一股温暖的元素气息顺着相亲的肌肤沿着成长的骨传遍全身。

 

很舒服,但老师的手真的好冷。想握进怀里帮她暖暖。要是自己再长大些就好了,就能把老师抱进怀里了,老师一定很冷。

 

“一周?”

 

“嗯……”

 

拉贵尔以指尖划过脊柱,祂的双翼也在她的诱引下收回,她拍拍祂的肩头,让祂转过来,一边把祂的衣服披上,一粒粒扣子扣回。

 

“为什么不告诉我?不想让我担心?”

 

“嗯……”

 

太过于懂事也不好。她突然想起拉斐尔上次对她说的话。

 

“老师…我会死掉吗?”

 

“当然不会,你只是要长出新的翅膀了。为什么这么想?”

 

丰羽期长达六年,只比启蒙期短一年。像米迦勒这样刚刚升入中级学院就开始长出新的翅膀的并不算少,但是像祂这样两对一起长的拉贵尔并未见过。丰羽期之所以长,是因为每一对羽翼完全生出都需要近两年,新翼长出后又有一到两年的灵化期,接下来又是为了保护祂们所需要的一年的观察期。

 

中级学院所定的严格的门禁也是为了能及时观察到祂们羽翼的生长状况。可以说这六年的丰羽期,比之后两年的分化期还要麻烦,也十分花费精力。拉贵尔每周都有几天要过目所有丰羽期天使的观察报告。如果不是因为副院长们很能干,她绝对会成为九位元君中加班最严重的。

 

“听同学讲的,背上如果长包的话,之后包会裂开,就会有虫子从里面爬出来把宿主吃掉…”

 

所以拉贵尔不认可那些吓唬小孩的故事,老实的孩子是真的会被吓到的。

 

“那是故事,米凯。”

 

“可是…其他人都还没有长…也不是两对一起长……还很痒……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炸开……”

 

初级学院到底是怎么教祂们这些常识的?或许该跟拉斐尔讨论一下重新规范授课内容了。

 

“所以你就每天躲在房间里?打算这样躲我六年吗?”

 

米迦勒被问的说不出话来,祂不知道该不该点头。拉贵尔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轻柔地对祂说不用担心。

 

 

(三)

 

“老师,我一个人睡就好了,不用再陪我了。”米迦勒躺在被窝里,此时拉贵尔已经关上了房间的灯,就像之前陪祂睡觉时一样,侧着身让米迦勒能枕在她的手臂上。这让祂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

 

祂怕早上醒来时自己没忍住,趁着拉贵尔熟睡时又亲上去了。

 

“我已经不怕了。”

 

祂没有怕过那天从湖中冒出的狮鹫,但是装作害怕却能躲在拉贵尔的怀抱中睡上一觉……现在反而会睡不着,心跳的过分。米迦勒揪紧左胸口的衣料。

 

“听话。”

 

拉贵尔用右手环着祂的小身躯,让手指轻触祂的后背,滋润灵体的元素源源不断地顺着她的指尖流入祂的身体,又沿着肉身的骨与经脉传递到灵体的各个角落。若是普通人早就会因力竭至灵体干涸而亡。这便是元君的力量。绝对的力量下又是对所有生灵的仁爱。

 

“睡吧,我在。”

 

她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久违的晚安吻。她的身上有令人安心的气息。明明心还是跳得很快,但是却能渐渐入眠,即使祂想再撑一会,困意已经席卷了灵体。等祂再长大些,还能这样吗……

 

拉贵尔并没有像米迦勒一样很快入眠。这几年她陷入那般混沌的噩梦中的次数少了很多,但这个点她也难以入睡,长久以来的习惯与恐惧并不是这短短几年就能改变的。她知道一切的原因都是怀里已经熟睡的小天使。

 

不可思议的力量。不只是隐蕴在祂灵体中的那股力量。

 

刚刚米迦勒慌慌张张地摁住她的手,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在往自己怀里攒,温度顺着相触的皮肤传递,手心手背都是,非常温暖的包裹住了她的手。

 

祂就像一个小太阳。

 

她用手覆上祂的脸颊,露出了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


骨空strAnger

[OZ]OriginZero(7)

WARNING:随时吃书预警。萨基尔(Sachiel)老好人的设定总想给祂发好人卡…可卡比尔(Kokabiel)和拉哈天尔(Rahatiel)扒八卦的能力确实是一等一(梅丹佐和米达隆好好思考一下为什么要写那么多情书还让别人瞅见了),乌列尔为兄弟两肋插刀(其实就是不及格回家会被爹训),加百列嘴上说着不帮到最后还是帮了


(一)


升入四年级后,课表上的课翻了一番,除去基础的逻辑文法修辞天文历史地理音乐律法这些基础课程,又新添了元素分析、元素导论、基础魔法导论、初等咒语学、草药学和魔法实践等课程,此外也开放了选修课程,尤其是院长拉斐尔主讲的医学进修课,不过因为挂科太多每年选修的人数变少...

WARNING:随时吃书预警。萨基尔(Sachiel)老好人的设定总想给祂发好人卡…可卡比尔(Kokabiel)和拉哈天尔(Rahatiel)扒八卦的能力确实是一等一(梅丹佐和米达隆好好思考一下为什么要写那么多情书还让别人瞅见了),乌列尔为兄弟两肋插刀(其实就是不及格回家会被爹训),加百列嘴上说着不帮到最后还是帮了



(一)


升入四年级后,课表上的课翻了一番,除去基础的逻辑文法修辞天文历史地理音乐律法这些基础课程,又新添了元素分析、元素导论、基础魔法导论、初等咒语学、草药学和魔法实践等课程,此外也开放了选修课程,尤其是院长拉斐尔主讲的医学进修课,不过因为挂科太多每年选修的人数变少再加上小天使们天性好玩,课业本来就加重了谁又愿意牺牲自己所剩不多的玩耍时间呢,这一连串的原因导致拉斐尔这几年都很清闲。

 

清闲的时间全去教训捣乱的小家伙们了。

 

“上一次开课好像都是六年前了?现在的学生啊,一个比一个贪玩,学习学习没学进去,搞破坏倒是个个在行。这院长做的可太难了,什么时候交给你吧,尚达奉。我累了,这么多年了我连个男朋友都没谈。”

 

“使不得。我会疯掉的。”正在规划新课表的尚达奉立刻放下了手中的笔劝说打算辞去院长一职的拉斐尔。光是坐着副院长这把椅子,他就没少给这帮小天使闯的祸收拾烂摊子,他甚至能叫出每个来紧急抢修的人的名字。

 

拉结尔凑过来按住他的肩,赶紧打了圆场:“好啦好啦,我们的尚达奉别担心啦,姐姐就是说说而已,她前段时间刚换的男朋友。”其实她只是想戳穿拉斐尔的谎言。

 

“谁换男朋友了,不许玷污我的名声。”拉斐尔扔下手上的文档打算把拉结尔拽过来揪下几根羽毛,拉结尔抱着自己的笔记本一溜烟就跑回了藏书阁,拉斐尔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她,扔下尚达奉就追了上去。

 

尚达奉看着手上的新课表和足足一指厚的待定课表,头都要秃了,这是一对什么活宝双生姐妹。院长真该好好思考一下,学校的风气和她们这对活宝完全一致。拉结尔还是高级学院的院长,这些小天使长大后调皮一定都有这两个院长的份。

 

 (二)


米迦勒是少数选了医学进修课的,今年运气也好,算上高年级几个坚持不懈想要选修这门课的学生,正好够开一个班。像祂这样四年级的学生选修这门课的少之又少,尽管如此,米迦勒还是很幸运见到了熟人的面孔,萨基尔,可卡比尔和拉哈天尔,都是祂的同班同学。

 

萨基尔和亚夫结是双生子,两人都有着天国最常见的金发,和亚夫结一样,萨基尔也是个老好人,这大概就是家庭教育的影响吧。萨基尔前几个学期就想要去蹭这门医学选修课,可是前几年一次都没有开课。初级学院放学早,萨基尔就经常拉着亚夫结去蹭隔壁中级学院或是隔壁的隔壁的高级学院的课。一次都没有溜进去过。启蒙期和青春期的区别一眼便知,每次都让家长把祂们俩一块领回去。

 

下课后,萨基尔一边收拾包装精致的笔记本,上面工工整整写着自己的名字,一边抱怨着自己的双生子:“亚夫结比较喜欢神秘学,怎么说祂都不和我一块来,只说等我一块回家。现在窝在图书馆呢。”

 

图书馆啊……米迦勒想起来自己的借记卡几乎没怎么用过,拉贵尔在书房里的藏书便不少,之前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至少是现在的两倍多,如果祂想看什么书,一般会去拉贵尔的书房里找,除了没有标号的那些书不可动,拉贵尔并不禁止祂碰其他的书。

 

“祂就是喜欢看书。”可卡比尔说,“我在禁书区遇到祂好几回了。”

 

“你什么时候去的禁书区的都不叫我!”拉哈天尔一手拐上可卡比尔的脖子,故作生气地说着。

 

说是禁书区,其实只是禁止低年级进入而已,禁书区的藏书多和魔法有关,还没有经历元素仪式的低年级天使自然不被允许进入。但是总有偷偷溜进去的,这是防不住的,这些小天使在违反校规方面把祂们那机灵的小脑瓜发挥的淋漓尽致。

 

“现在也算不上禁书区了,你想去自己去。”可卡比尔把卡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掰开。

 

可卡比尔和拉哈天尔是双胞胎,与在天国常见的金色不同,祂们是银色的发,可卡比尔自夸为像星星一样闪耀。毕竟是双生子,两人的关系并不差,是互相打闹的玩伴——能够差到打架的就只有雷米尔和别西卜了吧。

 

可卡比尔和拉哈天尔是天文课的尖子生,在天文方面祂们甚至比中级学院五六阶的学生还要强,知识储备之大到了一种骇人的程度。此外祂们还是元君们的粉丝,尤其是属风的沙利尔元君。想必来这课是为了能要到拉斐尔元君,而不是像萨基尔一样是为了学习知识而来的。

 

“不过米迦勒你为什么在这?实践课都找不见你,能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可卡比尔凑到米迦勒旁边,上课前祂们一看到米迦勒就从占的前排换了过来,抢在其他人坐在祂旁边前跑了过来。

 

米迦勒在学校的人缘极好。

 

“你傻啊,米迦勒又不是风属的,怎么会和我们一起上课。”拉哈天尔可不会放过机会嘲弄自己的双生子。

 

“就你话多。”可卡比尔也绝对不会单方面被怼还不还嘴。

 

“想多学一点,反正是基础学科,也不会难到哪去,就算只是当科普课也挺值的。”

 

这句话不假,只不过有些话没说出来。初等咒语课,阵法解析课,魔法实践课这三门课都是根据祂们的灵体属性分的走班,在安排这些课的时间的时候,米迦勒课表上对应时间段都空着。因此祂的实际课余时间比其他人多出三门课,自然也有余力多学一门。

 

祂不仅不和可卡比尔和拉哈天尔一同上课,也不和其他人一同上课。而缺的课的内容由拉贵尔一周教导祂两至三回,主要是看米迦勒的接受程度决定教学进度。这大概就是之前拉贵尔同拉斐尔商量后的结果,由她亲自教导米迦勒。因为两人住在一块,便也不需要在课表上写明。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师要这么做,米迦勒很满意这样的安排。

 

当然,时间多并非最主要的原因。想多学一点确实是理由,但祂想多学一点的原因又是因为拉贵尔。尽管拉贵尔从来没有提过,但是机敏如米迦勒早就在同居的这三年内发现拉贵尔的身体差的离谱,尤其是她在把自己手上那个银镯子给祂的时候,在她找了个新的戴上之前,险些当着祂的面晕过去了。

 

米迦勒知道老师不想让祂知道,就赶紧躲进房间装作没看见,透过门缝看见拉贵尔稍微恢复一点时才假装刚刚从房间出来。祂把这事一直记着,当祂看到选修的课上有医学时毫不犹豫就报上了。

 

米迦勒隔着校服宽大的袖子握紧了手腕上戴的手环。这个手环非比寻常,尽管祂一点也看不懂上面的阵法,那几天晚上米迦勒都会偷偷把手环戴回拉贵尔手上,再在她醒来前偷偷摘回来,戴着这小镯子的时候,拉贵尔呼吸都要平稳一些。

 

“又是米达隆,我真怀疑院长迟迟不开这课是被祂烦的。”萨基尔指着爬上讲台问问题的金发小天使,两只羽翼还收在身后。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觉得把翅膀晾在外面很酷的?

 

“祂还给院长写情书呢。还好院长没有结婚也没有小孩。”可卡比尔开始说起了八卦,“院长信箱里一封正经意见信都没有,全是祂写的情书。祂的双胞胎梅丹佐也不差,每天翘课去隔壁中级学院找学姐,估计写的情书也一点不比米达隆少。”

 

米迦勒始终没有明白祂们是怎么对其他年级甚至别的学校的八卦都了如指掌的。

 

“要是有人骚扰我妈妈我肯定揍祂一顿。”拉哈天尔比了比自己的拳头。

 

 (三)

 

拉贵尔看着手中的成绩单有些意外。一排A+的成绩中间突然冒出一个C-,这可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C-……音乐,拉贵尔记得这课,这门课有这么难得吗……米迦勒这门课的成绩从一开始的A+一直直线下滑到现在的C-。

 

音乐课不是只要唱歌吗。尚达奉更换了考试制度吗。

 

“圣歌太难了,老师。”米迦勒揪着衣袍,小小的拳头攥紧不停擦着衣料,“我总是唱不准音,副院长只演示一遍…我记不住。”

 

四年级后音乐课新增了圣歌的考核,圣歌唱不好成绩也绝不会高。拉贵尔印象里,圣歌确实有几首曲又长词又多,但是跟着旋律还是很容易能唱完的。

 

“米凯,你之前都是靠死记硬背吗?”

 

“嗯……还有跟着大家假装唱,对口型。”

 

小天使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取巧行为。

 

拉贵尔放下了祂的成绩单,把祂招呼到自己身旁。拉贵尔其实并不在意祂的成绩,只要祂行事是善的,成绩就是差也无所谓,祂以后要学的东西可不是能用成绩衡量的。

 

“老师能教我吗?”

 

“哪首。”

 

“艾斯亚森的光。”

 

拉贵尔先给祂讲了难点,随后才为祂示范了完整的一曲。

 

米迦勒靠在她的臂弯里,拉贵尔的声音清脆如清晨有露珠滴落进静谧湖面的莱茵迪拉湖,圣洁似圣人回音回荡的暗兰德里山脉,娓娓动听,宛若天籁,其中又有她与世独立的独特韵味,冰若落在最高峰上盛开的雪莲花瓣上的雪花,终日不化。她的声音里透着的庄严而神圣的力量,便能让所有虔诚者副歌:

 

您面上的荣光照耀在国中,

 

愿您悦纳我的祈祷。

 

全能、永活、炽热、闪耀的父啊,

 

我将灵魂交予您之手。

 

……

 

如果C-的成绩就能听到拉贵尔单独为祂唱歌的话,米迦勒愿意之后都是这样的成绩。

 

 (四)

 

“加百列你太慢了,快点快点。”

 

“为什么我要帮你作弊!”

 

“又没有换你的成绩,小声点啦,你想把老师叫过来吗!”

 

“这不是米迦勒的成绩吗,你怎么能坑祂,我才不要帮你!”

 

“嘘,嘘!小声点!米迦勒同意了的,还是祂让我来的!不然我才不偷偷溜进来…怪心惊胆战的。被我爸知道了就是我妈都救不了我。不是为了兄弟我才不来…”

 

加百列有些纳闷地看着标着A+的评分,上面的名字是米迦勒,然后在乌列尔的催促下,把两人的名字对换。怎么有人愿意拿自己A+的成绩和C-的成绩换?自己要是考了C-回去肯定会被自己那不近人情的哥哥嘲笑一番。


————————————

感觉之后也不大可能提到所以补充一下:

乌列尔的音乐课成绩很差,C-已经是祂拿的最高分了!

因为加百列有良心回去会因为愧疚和姐姐贝利尔全盘拖出,贝利尔又认识犹菲勒,所以乌列尔少不了一顿训是真的。

如果萨麦尔敢笑话加百列,就会被宠加担当的贝利尔扔出去。嗯,还是那句话,等祂长大了你们都要后悔.jpg

梅丹佐和米达隆这么会写情书多亏了祂们哥哥的谆谆教导和亲身传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