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拉姆斯波顿

503浏览    6参与
他年如我怜卿者

就像恐怖堡姐妹说的一样

冷坑只能钞能力

发两张在长城以北的温度里约到的很满意的稿☆

就像恐怖堡姐妹说的一样

冷坑只能钞能力

发两张在长城以北的温度里约到的很满意的稿☆

死星贷款还不上了

囧剥 一个让拉姆斯从未感到如此后悔的赌约

给我最最最喜欢的太太@DSL  是她的脑洞,她点的梗。目前写了一半。还有🚗没有开。希望她喜欢~
感谢我朋友的捉虫!

看我如何在got夹带sw私货


 PART 1


拉姆斯


   他们已经喝了两轮,围坐在桌子前探讨接下来该找什么乐子。丢骰子和猜字谜被否决后,又有人插嘴说想去夜店蹦一蹦。乔弗里面色怪异地用手肘捅了捅坐他左边的拉姆斯,冲着吧台努努嘴。拉姆斯转过头看到一个男人,裹得像绝地归来的卢克天行者*,只不过一头半长黑卷发随意地扎在一起,在脑后形成一个黑色的小球,看起来还怪好笑的。 ...

给我最最最喜欢的太太@DSL  是她的脑洞,她点的梗。目前写了一半。还有🚗没有开。希望她喜欢~
感谢我朋友的捉虫!

看我如何在got夹带sw私货


 PART 1


拉姆斯

  

   他们已经喝了两轮,围坐在桌子前探讨接下来该找什么乐子。丢骰子和猜字谜被否决后,又有人插嘴说想去夜店蹦一蹦。乔弗里面色怪异地用手肘捅了捅坐他左边的拉姆斯,冲着吧台努努嘴。拉姆斯转过头看到一个男人,裹得像绝地归来的卢克天行者*,只不过一头半长黑卷发随意地扎在一起,在脑后形成一个黑色的小球,看起来还怪好笑的。 

 

   “是史塔克家的私生子,好像叫琼恩,”乔弗里凑过来用他能达到的最轻的的声音说,“总是一个人呆着,但是他和艾莉亚玩的倒是不错。”自从上次乔弗里跟艾莉亚开黑输了,在珊莎面前丢了大脸后他就一直对报复艾莉亚一事念念不忘,还试图祸及艾莉亚的朋友。

 

   确实有这么一个人,拉姆斯想。返校日派对时穿着印了绝地武士的幼稚T恤,跟史塔克家的孩子们打闹。而拉姆斯当时就着乔弗里偷带的啤酒喝了半醉,和米兰达调情。米兰达......乔弗里又碰碰他,打断了回忆,开口想继续说下去。

  

  大小瓦德对视一眼也凑过来闹。乔弗里因为回想起被打败的惨痛经历而皱着的眉毛突然松开,绽放出一个典型的、兰尼斯特式的戏谑笑容,和他的小舅舅一模一样。拉姆斯没来得及阻止他发出欢呼声响。拉姆斯转头,琼恩依旧低着头研究酒杯旁吧台的木板纹路。


    他们都凑过去,乔弗里开始发表长篇大论,喋喋不休整整三分钟,劝说他们谁去泡史塔克家的私生子,然后甩了他。拉姆斯回头正好撞上那双闪闪发光的碧眼,乔弗里顿住,用手指紧攥住他的手臂,像铁箍一样无法挣脱,一字一顿地要求和他打赌。

  

  拉姆斯借着醉意同意了。他们赌了六百美金,时限半小时。

  

  “哈!这样才有挑战性!”他向着吧台走过去时,听到背后再次传来乔弗里的欢呼。

*ep6卢克一身黑!

 

琼恩

  

  琼恩的听力一向很好,所以在那个黑发男孩走过来前他就得知了他们的计划。乔弗里的狐朋狗友,他心想,兰尼斯特家的金发蠢蛋,讨论恶作剧声音都低不下去。

 

   他来喝酒的原因很复杂,首先是席恩放了他鸽子,拉上罗柏去了夜店;接着又是从父亲,现在该改口叫舅舅的人口中,得知了自己的身世——本姓坦格利安并非雪诺,还有一大笔遗产要继承;而身在俄罗斯的女朋友耶哥蕊特坚持不了异国恋,在他最需要倾诉的时候让他回归单身。综合种种原因,琼恩跑到以前从没有一个人来过的酒吧。

 

   过来的小子乍一眼看上去谦逊或者说起码是克制的,表情没有掺杂意料内的戏谑,浅色的眼睛一开始看着桌面,然后逐渐的抬起来与自己对视,琼恩注意到他的下垂的睫毛在眼睛下面构成了小片的阴影,然后是一个礼貌的小小的微笑。“我是拉姆斯,”琼恩听到他说,“你呢?”

  

  “琼恩,琼恩雪诺。”拉姆斯正在打量自己,也许是在估算他的价值,他微笑着回话,有意让眼神交汇,想看看对方的反应,但他没想到拉姆斯眯起眼睛直直与自己对视,让那张天真的面具碎去一角。“如果我没猜错,你衣服上印的是欧比旺克诺比*吧?”那小子开口问道。琼恩无精打采地点点头,这是要从共同爱好上找突破口,老套路。“真是太巧了!”琼恩从这句话中还是听出来一丝恼怒,大概是不满意他的反应。也或者是因为,在拉姆斯眼中,新一代人对星球大战这样老掉牙的东西早就失去了兴趣,所以琼恩理应对难得一见的同好格外热情。“既然这样,你介意我跟你坐一起吗?正好我们还能聊聊,你知道的,星球大战?或者是一切你感兴趣的东西。”他眨眨眼睛,没等琼恩同意就招手叫来酒保,要了一杯橙汁——琼恩瞪了他一眼,而酒保见怪不怪地转身去倒。


    在等饮料的间隙,拉姆斯开始盘问他。关于他的朋友、家人、甚至是宠物。他随意应付了两句,拉姆斯依旧坚持不懈,不休不止,从一件事聊到另一件,像是丝毫不顾忌琼恩显然冷淡的态度,直到从他嘴里逼问出了白灵。他眼中突然闪烁起不一样的亮光,大谈特谈自己的宠物狗,管她们叫姑娘们,压根没去管琼恩的脸色。琼恩只好坐在一旁默默啜饮那杯冰块全化了的饮料,直到自己开始觉得有点兴趣。

 

   兜兜转转了半天,废话掺杂应付,最后话题还是转回了星球大战。他们谈起新近上映的天行者崛起,拉姆斯看起来对结局很不满意,不满意到目露凶光,让琼恩觉得他想干脆杀掉JJA*。但那样的表情很快就被拉姆斯收了回去,他看起来又变回了那个安静纯真的小宅男。琼恩倒是认为电影没有那么坏,但是他没有说出口。直到拉姆斯说到蕾依*那句“skywalker”,他终于忍不住开口反驳。

 

   “我想,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她确实是天行者的传人。至少精神上是。”

  

  “可天行者家最后的血脉为了救她死在了厄西戈!她不如说自己只是rey,不要管自己叫天行者。”拉姆斯说到激动处脖子都有些红,至少在琼恩眼里这个拿他开玩笑的混蛋开始可爱了。

*星球大战前传和正传中一位绝地武士,达斯维达(即安纳金天行者)及其子卢克天行者的师父,绝地大师。

*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的导演和编剧

*星球大战后传7-9部的女主角

 

拉姆斯

 

    只有七神知道他为什么要答应小乔这头蠢鹿,雪诺一副爱搭不理的囧样把他心中欲望的火浇灭了大半,耐心逐渐消退,找话题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连乱蓬蓬的黑发也让人越看越不满意。拉姆斯的轻度洁癖险些在琼恩把那杯橙汁推过来时发作,换做是平时他必定会掏出口袋里的消毒纸巾猛力摩擦折磨那个可怜的玻璃杯。


    拉姆斯,说实话对橙汁一点兴趣都没有。但那些纯洁又下贱的小基佬不都这么做吗?拉姆斯是为了达到目的愿意这样做,他甚至为此一口口用吸管喝那杯酸的要命的东西。他嗜甜,食物不放个五十克糖就吃不下去。但自大的雪诺只愿意施舍给他一个惊异的眼神,就好像不是万圣节就在酒吧里看到了全副武装的凯洛伦*那样。拉姆斯恨不得直接把手放上他的裤裆,让那一大包硬起来,然后拉着琼恩随便找个巷子完事。


    但是他不行。小乔和大小瓦德就坐在后方,不用转身都知道他们的眼珠子恨不得挖下来黏在他的背后,而马林,管他妈的到底叫什么,反正是小乔的那个兰尼斯特老妈塞给他的保镖还站在门口尽忠职守。拉姆斯敢用自己的贞操保证用不了后天他干的这倒霉事就会被传遍自己的好友圈,兰尼斯特会知道,弗雷会知道,史塔克葛雷乔伊徒利拜拉席恩提利尔,凡是叫得上号的人都会知道。


    拉姆斯忍耐了很久。若搭讪对象不讲话他就主动开口,甚至还谈到了让他觉得三观俱碎的新星战电影。多么老旧的话题,像是上个世纪的了。现在大家都在关注别的东西,例如新球鞋新跑车新辣妹。迪士尼根本不会拍星战,他恨恨地想。而喜欢欧比旺的傻处男竟然会喜欢JJA制造出来的垃圾,这是七神淹神旧神拉赫洛甚至原力都制造不出来的奇迹。


    事实证明傻处男都喜欢蕾依欧比旺一类的人物,还有波达莫龙(这也许是这些正派人的底线了)。拉姆斯更喜欢第一秩序,他偏好阿米蒂奇*和凯洛伦,不仅是因为将军的姜红色头发瘦弱身板合他胃口。拉姆斯赶在第二十八分钟的时候拉扯回自己的思绪继续就蕾依到底该不该叫自己skywalker一事跟琼恩争论到了第二十九分钟。


    他松开捏着橙汁杯子的手,停下张牙舞爪,深呼吸几口平缓自己的脸红。他能察觉到,当然!烫的都不像正常钓妹时该有的表现。


    “既然这样,你愿意陪我一起回我的公寓吗?你知道的,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吃个玉米片,科幻片之夜,或者喜剧片......看什么你来定。”

*星球大战后传7-9部中的男主角,也是第一秩序的最高领袖。

*星球大战后传7-9部中的第一秩序将军。

 

琼恩

    

    琼恩完全傻眼。


    本以为拉姆斯会直白点,然后让他直截了当的拒绝。但是现在这幅场景成了他若是不答应就会伤害一个纯情的、从没和人上过垒(有待鉴定)的、热爱流行文化的小处男的纯洁之心,让他心碎。琼恩挺喜欢他那张脸,有些隐藏的凶狠,但却还会脸红。他在拉姆斯询问他的半分钟后缓缓开口,别过头去盯回自己的啤酒杯忽略那双可以眨出无辜氛围的眼睛。拉姆斯本性绝非如此。 “我想大概不可以。我明天......呃,还有考试,不太有空......’’


    他说完就后悔了。明天星期六,只有旧神和原力共同施法才能给他一场考试。在他绞尽脑汁想该怎么弥补时,拉姆斯终于褪下了他的全部面具。

 

拉姆斯


    “你他妈什么毛病?”拉姆斯听到自己的吼声在酒吧里小小回荡了一会。人很少,小乔和大小瓦德还在看他,剩下的人也被吸引过来。他又压低声音。“你这个蠢货——浪费了我半个小时和六百美金,这点时间和钱我还不如去找个街边找个妓女。蠢货。傻逼处男。下次别让我再看到你,我会想扒了你的皮。”他语速极快地说完一大串,直接忽略了目瞪口呆的琼恩眼底一闪而过的“早就预料到”的神情。


    他背后已经传来小乔的窃笑声,大小瓦德倒是很识相没有笑出声来。拉姆斯在牛仔裤口袋里翻找许久也没找到小一点的钞票,不得不用二十美金换那杯橙汁。他把皱巴巴的纸币压到杯子底下,转身回他的朋友们那里。


    “还有,欧比旺克诺比是个老掉牙的玩意儿了。”他又冲着琼恩补充,外带中指,准备冲进冰冷的空气。


    他突然想上厕所了。


    但是他没有料到琼恩先他一步。

 

琼恩 


    琼恩实在被气得够呛,虽然早已料到此人的本性却没想到他会如此过分。他也准备一走了之,回公寓闷头睡一觉。却不知什么驱使着他去了厕所准备洗把脸清醒一下再走。


   接着拉姆斯就踢开那扇摇摇欲坠的木门冲进来,他们在洗手台前面面相觑。


    原力,命运,旧神,七神,淹神,拉赫洛,让他们再次相遇。

 

 

 

 

死星贷款还不上了

站街!Ramsay's slip dress

E级,详细的暴力行为描写,Underage。

详情见评论区ao3/Wordpress链接。

我好叛逆,我被激发了创作欲。


E级,详细的暴力行为描写,Underage。

详情见评论区ao3/Wordpress链接。

我好叛逆,我被激发了创作欲。



不思议
摸,说了多少次打仗的时候不要随...

摸,说了多少次打仗的时候不要随便调戏对方头头

摸,说了多少次打仗的时候不要随便调戏对方头头

鹿比

Our Blades Are Sharp吾刃尚锋

如题。我爱拉姆斯波顿。爱原著也爱剧集的他。师父Ashara说过原著拉姆斯为自己正名的时间线与正剧时间线相吻合,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算是为人物立传,不定时更新。无cp向,正剧向,适合拉姆斯真爱粉食用


    “请宽恕我的冒昧。我是多米尼克•波顿。”黑发的青年叩响农舍的门。话音未落多时,木门便应声而开。屋内的青年有与他一模一样的淡白色双眸,他寻找多时的手足就在眼前。惊喜与诧异在多米尼克的眼眸里交织,他心中酝酿许久的话语在与兄弟相见的瞬间化为飞灰。

    “多米尼克,你不妨进来坐坐,让我们聊一聊...

如题。我爱拉姆斯波顿。爱原著也爱剧集的他。师父Ashara说过原著拉姆斯为自己正名的时间线与正剧时间线相吻合,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算是为人物立传,不定时更新。无cp向,正剧向,适合拉姆斯真爱粉食用






    “请宽恕我的冒昧。我是多米尼克•波顿。”黑发的青年叩响农舍的门。话音未落多时,木门便应声而开。屋内的青年有与他一模一样的淡白色双眸,他寻找多时的手足就在眼前。惊喜与诧异在多米尼克的眼眸里交织,他心中酝酿许久的话语在与兄弟相见的瞬间化为飞灰。

    “多米尼克,你不妨进来坐坐,让我们聊一聊。”私生子露出友善的笑容。多米尼克觉得他的手足看起来对一切的发生显得并不惊讶,他似乎知道自己会前来寻找。这就是兄弟之间的纽带,哪怕二人素未谋面,却依然拥有默契。这甚至比德雷佛家的小子们更好。

    “这是臭佬,我们的父亲所送。”雪诺的语气中带着隐藏不住的骄傲。健壮如牛的男子深深鞠躬,便悄然离去。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也随之消散。“尝尝茶点,虽然比不上老爷们的吃食,但绝对不差。”二人相谈十分愉快。若不是夕阳即将隐没于山脊,多米尼克发誓自己绝不会离开这间农舍半步。

    “再会,拉姆斯。我会向父亲要求让你来恐怖堡与我们一同居住。”父亲错了,他错得离谱。拉姆斯•雪诺为人和善好相处,最多就是举止略为粗俗。冷风割着他的面庞,策马飞奔向恐怖堡的年轻波顿却感到阵阵暖意。很快,很快他就能与这位年纪相仿的血亲日夜为伴了。

 

    残阳如血,寒风阵阵。长夏还未落幕,严冬就迫不及待地登场。森林一齐抖动着它们的枝干,像人受寒之后的战栗。罗伊斯一点都不喜欢在这样的天气下出巡,可谁让他还只是没什么经验的新人呢?他知道自己身旁的两个人肯定曾在背后肆意嘲弄他,但很快就不会了。初来乍到的守夜人决定借此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异鬼,你该不会幼稚到相信那些睡前故事了吧?听我的,继续前行。”他在向北行进时向带着些许留恋向南眺望,在内心深处,他并不确定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张着黑暗大嘴的深林似乎能吞噬一切。不,不行。他已经嘲笑了那两只乌鸦,如果现在回去只会落人笑柄。反正今夜他就会毫发无伤的回来,向所有人证明他威玛•罗伊斯不是守夜人中的饭桶。

 

    “这风真他妈冷。”拉姆斯裹了裹膻腥的皮衣,眯起眼凝视着那小子的离去。

    “臭佬。”

    “您的仆人在这。”浓烈腐臭随着应答声一同出现在私生子身后,但拉姆斯却丝毫不在意糟糕的气味。雪诺浅白的眼珠紧随着起马青年远去的背影,半晌才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放了多少那个里眼泪?”

    “里斯之泪,大人。我放了小半瓶,您的兄弟回到城堡后不久毒药就会起效果。”

    “很好。你现在骑马去恐怖堡。我要你亲眼看见多米尼克的尸体。”

    “是,大人。”

    世界上竟然会有主动寻找兄弟的人,拉姆斯到现在也依然对那个波顿的举动感到惊讶。多米尼克一定蠢到不明白少一个手足就少一分威胁。但猎物的主动上门为他提供了最佳的动手时机,虽然这与他曾设想过的每一幕都大相径庭。

    拉姆斯曾想在马厩砍下对方的头颅,让马匹就着清水饮下死者的鲜血,或者在夜晚潜入卧房将人勒死,血液染红的床单还可以用来制成他的第一面旗帜。至于用剥皮的古道将他处决更是私生子最想采取的手段。但运用刀具将人杀死总会留下把柄,所以投毒才是最佳选择。扼死者能够使人快速猝亡,就像被掐死一样,里斯之泪则可以干扰人的肠胃,使人看起来就像因病而死。有关毒药的作用都是臭佬告诉他的,拉姆斯没去深究对方的话是否真的可信,也没思考过为什么自己的仆从对它们的属性了如指掌。臭佬被派来这里的第一天他们就形影不离,信任彼此,就像真正的手足,而利用臭佬恐怖堡仆从的身份去窃取药品是个再明智不过的决策。酸埃林身形瘦小,只消臭佬带着他骗过饭桶守卫就能进入恐怖堡。像牲口一样在脖颈上拴金属链条的学士都没脑子,将剧毒的药物搁置在高台上便不再理会。拉姆斯不禁好奇,他们要多久才会发现那个写着“里斯之泪”的药瓶里装着的是水。真正的药品早就被他们的主子一口咽下。

    私生子的肥厚双唇扭曲成狞笑,活着的多米尼克无疑是最大的威胁,而一个死人波顿则能够给他很多好处。最主要的就是改变他的地位,乃至出身。这所谓的兄长占据着本属于他的一切,现在又假惺惺地提出从馅饼上掰下碎渣给自己的手足。用母亲的话说,就是怎么惩处这样的人都不为过,因为多米尼克所拥有的所有优渥待遇本应由他享有。波顿和雪诺,造成我们身份不同的原因,不过是因为那根老二插在了不同女人的阴道里。既然父亲当年看中了母亲的美貌,又将种子播撒在她的阴道里,那他就应当迎娶她,而不是迫使自己用这种手段取得应有的地位。

    寒风裹挟着拉姆斯的笑声,在空中久久不散。远方森林中的群鸦应声盘旋而起,又无声地停栖在属于它们的枝丫上。该死的乌鸦。罗伊斯向来不喜欢那些通体漆黑的飞鸟,不合时宜地浮现在脑海中的古老谚语也加剧了他对乌鸦的厌恶。黑色的翅膀,带来黑色的消息。

    “谁在那里?”年轻的爵士紧握手中精良的长剑。强烈的不安感攫取住了他的心脏,可一切明明再正常不过。他抬头仰望,如果这里的树荫不那么浓密,他便能看见不远处的城堡,看见出生地的象征多少能带给他慰藉。

 

    “学士,我好像得了腹泻。”英俊的年轻人现在面色惨白,唇色如纸。秽物再次将他的长裤弄脏,细心的学徒发现粪便中夹杂着血液。“学士,请问我是不是食物中毒了?”多米尼克起初认为是拉姆斯提供的茶点不干净,但又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不认为那看起来为人老实忠厚的兄弟会加害于自己,而且对方也吃了同样的食物。

    “学士……”多米尼克·波顿虚弱地扶着门框,他必须控制着自己的肠道与肛门不肆意排泄,在这样的状况下从口中挤出的每个字都消耗着他巨大的力气。他面前的事物已经变成了模糊的颜料色团,多米尼克听见了来自神木林的喃喃低语,这声音他从小就熟悉。它象征着神明的庇佑与长者的抚慰,在这里躺下一定不会受到伤害。

    腐臭弥漫在狭小的房间内,乌瑟学士认为多米尼克已经离世。但尸体不可能在表皮完好的情况下腐烂,或许这是旧神的意思,有人会为此付出责任。

    “滚出去,你这全身生满烂蛆的东西。”学徒的呵斥声打断了他的思索,“滚开,臭佬。波顿少爷病危,这里轮不到你来帮忙。”恶臭的来源得到了解释,那么多米尼克就还没有死亡。确实,所谓的神灵暗示本就没有根据。乌瑟学士慌忙伸手去探波顿少爷的鼻息,结果却令他难以置信。

    “去,叫波顿大人来。”如果他刚才不忙于思考腐臭的来源,那么多米尼克或许还有救治的希望。乌瑟学士陷入自责的泥沼,无法抽身而出。学徒从学士阴沉的面色中读出了死亡的暗示,正准备责骂臭佬的话语被他硬生生咽回腹中。

    “还看什么,人死了。”

    此刻,厉寒的北风席卷全境。从冰封万里的长城之外直卷到多恩的沙漠。这是对亡者的哀歌,也是对复生之人的庆贺。

    罗伊斯·威玛爵士的双眼重新焕发光芒,威尔发誓自己从未见过那样的冰蓝色。

    “他死了,大人。我亲眼看到了他的尸体。学士们为此痛苦不已。”

    寒风又一次携带着拉姆斯的笑声,如恶鬼般游荡在北境上空。


阿咸_
涂鸦 左边《vicious》a...

涂鸦   左边《vicious》ash    右边GOT的ramsay    拉姆斯的衣服搞不懂随便画_(:з」∠)_

涂鸦   左边《vicious》ash    右边GOT的ramsay    拉姆斯的衣服搞不懂随便画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