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拉德

26.9万浏览    1241参与
九曜
狼狼亲亲,哇不想加那么多镜头后...

狼狼亲亲,哇不想加那么多镜头后面就草率一点了

狼狼亲亲,哇不想加那么多镜头后面就草率一点了

蓬莱山滑稽

最近摸的拉狗德狗
有单方拉狗性转 避雷
最后那张大头是短发德狗幻想
真滴画不来jio 放过我吧呜呜呜

最近摸的拉狗德狗
有单方拉狗性转 避雷
最后那张大头是短发德狗幻想
真滴画不来jio 放过我吧呜呜呜

鱼戈

后觉〔一〕

    ——

        拉普兰德走了

        没有人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更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凯尔希医生有一天惊奇的看到常年为显示自己修长腿部而一直穿着短皮裤的拉普兰德破天荒的穿上了九分裤,再加上鞋子的高度,腿部皮肤全都被遮住了,一束头发挡住了她眼上那道长痕,样子显得有些奇怪

     ...

    ——

        拉普兰德走了

        没有人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更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凯尔希医生有一天惊奇的看到常年为显示自己修长腿部而一直穿着短皮裤的拉普兰德破天荒的穿上了九分裤,再加上鞋子的高度,腿部皮肤全都被遮住了,一束头发挡住了她眼上那道长痕,样子显得有些奇怪

        “你这是怎么了,怎沫突然注意起外表来了”凯尔希问道

        “天冷了多穿点嘛,脸上的疤太不好看了,遮住才顺眼”

        凯尔希知道,现在正是春意四起的时候,天气明明越来越暖,而且拉普兰德从来没有在意过脸上那条痕迹,凯尔希觉得事情未必那么简单

       凯尔希一把把她拉住,撩开她遮挡疤痕的那束头发,发现源石已经从拉普兰德的脖子一

      点点爬上她的脸颊,凯尔希慌了,卷起她的裤腿,源石已经在用肉眼可见的速度侵蚀着她那白皙的皮肤,一块块的凸起看起来有些可怖,这副身体的主人此刻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凯尔希抬头看向拉普兰德,等待着她做出解释

        拉普兰德略显尴尬的勾起嘴角:“源石也感受到春天了呢”

        下一秒她的笑容就凝固在脸上,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会在不久后的某一天爆炸成源石碎片,尸骨无存的消失在这个世上

       “我这个样子很丑吧,凯尔希医生,德克萨斯看到会嫌弃我的,况且能天使肯定也不会让我接近她了,万一哪天我突然在她身边爆炸了呢”他轻描淡写地说着,仿佛这种程度扥矿石病只是小感冒,不痛不痒,只是怕心爱的人心疼罢了

        她动作僵硬的离开了凯尔希身边,源石爬上了腿部,她已经无法正常行走了,可她依旧装作没有事情发生在她身上,依旧笑容满面

        眼前这个面色苍白不漏一点血色,行动迟缓的人已经不是凯尔希记忆中那个争强好胜,狂妄自大的拉普兰德了,她内心中如今只有对眼前这个“矿石人”的心疼,疼痛已经让她不再是原来的她了,尽管他还是像原来一样一直笑着

        这是凯尔希最后一次见到拉普拉德,凯尔希也是最后一个见到德克萨斯的人。她真的是孤独的让人心疼,她只有德克萨斯了,可是德克萨斯并没有去寻找他,她甚至是罗德岛最后一个知道德克萨斯走了的人,这也没有影响到她的生活,仿佛生命中不曾存在过拉普兰德这个人

         凯尔希一直在寻找着拉普兰德,因为她知道,拉普兰德现在的身体离开罗德岛就是死路一条。她的身体被源石覆盖了大部分皮肤,战斗力大不如前,行动都是个问题,更别说遇到整合运动的人了。罗德岛虽然没有根治矿石病的方法,但至少还可以有效的抑制,也可以保证她的安全

                                                                          

   .tbc

[萌新写文不喜勿喷QAQ]

衣白执墨

双狼 即使失去记忆,也还是会爱上你Ⅱ

占tag致歉

OOC致歉

因为忙着搞明天的ppt还有周末也有课所以晚了对不起QAQ


德克萨斯是沉默着将那些东西交给博士的,只有抿着的唇和炽热的眼神中显露出一点点对他们的不舍。


“拉普兰德。”等博士走后,德克萨斯才到拉普兰德的宿舍,贪婪地吸着她被子上残留的气息。


这日如往常一样,德克萨斯想要偷偷带些她宿舍的东西回自己的宿舍,打开门时却意外地听到声音。是博士又找来新干员这个宿舍再也不能是拉普兰德的了么...


“欸,是新同事么?我是新来的干员拉普兰德。”面前的人和拉普兰德逝去前没什么区别,只是那碍眼的源石不见了而已,其余的就连那左眼上的...

占tag致歉

OOC致歉

因为忙着搞明天的ppt还有周末也有课所以晚了对不起QAQ


德克萨斯是沉默着将那些东西交给博士的,只有抿着的唇和炽热的眼神中显露出一点点对他们的不舍。

 

“拉普兰德。”等博士走后,德克萨斯才到拉普兰德的宿舍,贪婪地吸着她被子上残留的气息。

 

这日如往常一样,德克萨斯想要偷偷带些她宿舍的东西回自己的宿舍,打开门时却意外地听到声音。是博士又找来新干员这个宿舍再也不能是拉普兰德的了么...

 

“欸,是新同事么?我是新来的干员拉普兰德。”面前的人和拉普兰德逝去前没什么区别,只是那碍眼的源石不见了而已,其余的就连那左眼上的疤痕也无甚差别。

 

德克萨斯愣了愣,舔舔唇后悔起自己没有带pocky来。

 

“企鹅物流,德克萨斯。”德克萨斯不自然地用手蹭着裤子,眼前的人弯了弯眸,就连这弧度也一模一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也是叙拉古的么?”

 

也许是还没有适应她的归来,德克萨斯和拉普兰德又走到了一起,就像...小时候在叙拉古的那样。熟悉的感觉强到让德克萨斯想要就这样下去,可是...不可以的。

 

“拉普兰德...”看着眼前白狼眼中的不解,德克萨斯抿了抿唇,正要说,拉普兰德却抢先上前一步:“怎么这么严肃,呐,给你带的。”说着一直背在她身后的手伸了出来,正是一盒pocky。

 

德克萨斯能看出拉普兰德明显地逃避,手伸了过去,白狼的眼似乎亮了亮,却看到她不是接而是推,那光便熄了,甚至比先前还暗。

 

“拉普兰德,请不要再缠着我了...这让我很困扰...”说完她便转身快步离开了,没看到白狼的眼神变得毫无生气,随即蹲下痛苦地抱住头。

 

“德克萨斯。”她自那日后再没见到拉普兰德,身为鲁珀族,她不会主动找,也不会主动问,这是她的骄傲。

 

“博士?”德克萨斯三两下将pocky吃下去,叼着pocky和人讲话可是不太礼貌的,但是她不知为何,在拉普兰德面前从来不讲究这些,许是习惯了吧...

 

“你不关心拉普兰德在哪里么,”博士看着灰狼瞳孔一缩,叹口气,“我听说了...你不用担心,拉普兰德已经去莱茵生命那边洗掉记忆了...不会再成为你的困扰了,”说着她拍了拍愣住的灰狼的肩膀,“不过,你好好想想吧...”


觉已鸣鸦
“嘿。过来吧,德克萨斯。”

“嘿。过来吧,德克萨斯。”

“嘿。过来吧,德克萨斯。”

思惘今天没画画
千里姻缘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千里姻缘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千里姻缘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苏楠阿。

【双狼组】叙拉古的云

/*ooc严重慎
/*私设有
/*双狼组值得老菜鸡复健



德克萨斯曾经在叙拉古北部被白雪覆盖的森林中拾起一颗球果。

那是一个很漫长的冬天。

冬巡狩猎是叙拉古的传统。

而在那之前,德克萨斯家族后来仅存的血脉——姑且叫她德克萨斯吧——就已与另一位发色洁白的鲁珀少女打过照面。

德克萨斯不认识她。比起本地一脉相传黑灰色毛发的众家族,她像是从更北的边缘地带抵达这里的。她那样白,像叙拉古冬季的天空中路过的云。

她说,我姓拉普兰德。

在叙拉古,拉普兰德不是个陌生的姓氏。由于早年的偏激行事,这个家族结下了一大笔仇怨,以致在往后的许多岁月里形单影只,族人死的死老的老,便渐渐衰微了。

这位洁白...

/*ooc严重慎
/*私设有
/*双狼组值得老菜鸡复健





德克萨斯曾经在叙拉古北部被白雪覆盖的森林中拾起一颗球果。

那是一个很漫长的冬天。

冬巡狩猎是叙拉古的传统。

而在那之前,德克萨斯家族后来仅存的血脉——姑且叫她德克萨斯吧——就已与另一位发色洁白的鲁珀少女打过照面。

德克萨斯不认识她。比起本地一脉相传黑灰色毛发的众家族,她像是从更北的边缘地带抵达这里的。她那样白,像叙拉古冬季的天空中路过的云。

她说,我姓拉普兰德。

在叙拉古,拉普兰德不是个陌生的姓氏。由于早年的偏激行事,这个家族结下了一大笔仇怨,以致在往后的许多岁月里形单影只,族人死的死老的老,便渐渐衰微了。

这位洁白的鲁珀小姐,一定是拉普兰德家族最后的遗孤了。德克萨斯听父辈们在背后小声议论,更有甚者则将往事添油加醋地编排来编排去。

德克萨斯才不在乎往事。她太年轻,还没到拥有往事的年纪。

彼时的拉普兰德并没有过于落魄,纯白的长发在脑后挽成清爽干脆的马尾,鬓角夹一对乌黑发亮的头卡。除却在冬巡中表现得不符年龄的有些过分的熟练与疯狂外,她只是一个直率爱笑的年轻女孩罢了。

她的孤僻与洒脱成功地与德克萨斯内敛的狂热一拍即合。她们携手走上了一见钟情这条俗不可耐的老路。

在还未成熟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两位鲁珀少女与教条形成了针锋相对的矛盾。德克萨斯叫自己的爱人为柯劳笛,理由是她像极了云。拉普兰德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后只是笑,从微笑到嗤笑,从朗笑到狂笑。

“好,德克萨斯,我很喜欢。”她说,将双臂挂在爱人的肩上,“如你所愿,我就叫柯劳笛了。”

她们一同狩猎,一同抽烟。她们相拥,亲吻,做爱,就在叙拉古白雪融尽的原野深处废弃的小木屋里。

德克萨斯往往体现出人前没有的一面,她黏人、撒娇,即使是在情事中攀至顶峰的一瞬,她也紧紧地贴着同样一丝不挂的爱人不愿撒手。“柯劳笛,”她有些失神地喃喃,“你好烫。”

事实上,她从未见过如此温暖灼人的云。她听见爱人在耳边轻且低沉的笑,于是她也笑,翻出衣堆里的一颗球果带着嗔怪丢到爱人脸上。

她们做尽了荒唐的事,又偏偏优秀得亮眼。她们在冬巡的一大帮同龄人中脱颖而出,出尽了并不该出得过分的风头。

在那之后,又发生了许多事,德克萨斯把那归为一场不美好的旧梦。

在梦里,她不幸地亲眼撞见家族长老的死亡,与此同时出现的是浑身上下干干净净的拉普兰德,提着鲜血淋漓的日晷刀。她不相信那是巧合——一枚破旧的染血的标牌从拉普兰德指间滑落,她听见带笑的自语:“十八。”

梦里,她站在爱人身后,而她的柯劳笛对她的存在无知无觉,踏开新落的白雪,在原野上留下一线刺眼的红。

“十七……十六。”

破旧的标牌上写着不同的名字,散落一地。

那是世仇,是与她无关的往事。

被杀死的同族人与她并不熟识,拉普兰德的罪行于她来说本应是无关痛痒。

可当她抬头望天,她第一次由心而发地感受到了云的寒凉,即便是初冬也已刺骨难耐。随后与拉普兰德的一番争吵更像是她单方面的质问,因为拉普兰德的回答只是一串夹杂了不知什么情绪的狂笑。

没等到开春,德克萨斯离开,或者说是逃离了叙拉古。

她误打误撞地加入了企鹅物流,,在那里结识了一群跳脱得离谱的朋友。她对每天都如过节的日子感到陌生,也并不很懂得如何与活力四射的人交往,但她很清楚,这就是未来了。与过去无关的、干净而崭新的未来。

而多云天气那样频繁,与叙拉古的天空中寂寥少见的云大相径庭。

或许“少见多怪”一词言之有理,南国过分常见的云翳在德克萨斯眼里没有了值得特别关注的意义。

她没有想到,在乏善可陈的短暂一生里还能再见她的云。那时的拉普兰德已经病得很重,她无从得知也不愿得知感染的个中缘由,她只知道过去那个挽着漂亮马尾,在冬巡中表现出色的洁白鲁珀已经变了。

那不再是她的柯劳笛了。

她所抛弃的过去,也包含了那场没有结果的爱恋。

“德克萨斯,拉普兰德去世了。”罗德岛的领导人,比她矮了半头的小兔子轻手轻脚地走进贸易站,细声细气地告诉她,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是把她当成了一件易碎品。

可是实际上她并不太难过。

碎成金黑源石的遗体过于危险,不值得去观赏,所以拉普兰德的葬礼由她常穿的大衣代为出席。

德克萨斯不知自己该对这位死去的仇人与爱人持怎样的心理,所以她只是上前,心情复杂地摸了摸那件衣服。

她摸到一块凸起。顿了顿,将手伸进口袋去,摸出了一颗球果。

德克萨斯突然觉得,这场葬礼荒唐得可笑,因为它葬送的是一朵早已死去的云。那是叙拉古寒冬的天空中唯一一朵云,一朵有灵魂的云。

她把那颗古老的球果埋在拉普兰德墓前。

她突然为那朵死去的云感到一点惋惜,因为南国的温暖无法救赎冷如冰霜的气团,它终将成为四月连绵的阴雨。

那颗球果被雨水浸泡,终究没有发芽。

觉已鸣鸦

怎么说,结合上条私设食用更佳。
(?)

怎么说,结合上条私设食用更佳。
(?)

柿砸
叙拉古的双狼 我觉得对于杀手来...

叙拉古的双狼


我觉得对于杀手来说各类武器的使用应该不在话下只是平日用的都是最顺手的而已(瞎bb)

叙拉古的双狼


我觉得对于杀手来说各类武器的使用应该不在话下只是平日用的都是最顺手的而已(瞎bb)

Serane. ❀

【双狼】殉情

副标题——束缚

——是爱,也是束缚

*我忍不住啦!我要为这对搞点什么!尽管我根本抽不到德克萨斯!丟!

*短的很

*ooc bug有 拉普死亡有

*背景自设,二人被困在了一片空白的地方,(啥子没有的那种)没有各种生理或心理需求但是贼  无  聊




“呐呐,德克萨斯,来决斗吧?”拉普兰德擦拭着剑,瞳孔中写满兴奋

“你究竟无聊到什么程度了啊”德克萨斯推开拉普兰德狂热的脸

“那,亲爱的,来殉情吧!”

德克萨斯忽略了昵称“不要,滚开。”

“好吧。”


这是她们两个在这里每天的对话,一模一样


日复一日。


距离她们最后见到博士,究竟过了多久了呢


“呐呐,德克萨斯,来决斗吗”拉普...

副标题——束缚

——是爱,也是束缚

*我忍不住啦!我要为这对搞点什么!尽管我根本抽不到德克萨斯!丟!

*短的很

*ooc bug有 拉普死亡有

*背景自设,二人被困在了一片空白的地方,(啥子没有的那种)没有各种生理或心理需求但是贼  无  聊






“呐呐,德克萨斯,来决斗吧?”拉普兰德擦拭着剑,瞳孔中写满兴奋

“你究竟无聊到什么程度了啊”德克萨斯推开拉普兰德狂热的脸

“那,亲爱的,来殉情吧!”

德克萨斯忽略了昵称“不要,滚开。”

“好吧。”


这是她们两个在这里每天的对话,一模一样


日复一日。


距离她们最后见到博士,究竟过了多久了呢


“呐呐,德克萨斯,来决斗吗”拉普兰德已经把剑拭了一遍又一遍,多日没嗜血的剑闪着寒光

“...”

“那,亲爱的,殉情?”

“好啊。”

德克萨斯不信。

德克萨斯也在赌。

“噗”

不是拉普兰德的笑声

是一声闷响。

刀剑穿透肉体的闷响。

德克萨斯转头

拉普兰德胸前一片殷红,没入胸口的日晷剑闪着光,似在诉说什么。

“德克萨斯”拉普兰德做着嘴型

“不要...”

不要什么?德克萨斯脑子迟钝的转着

不要走?不要让她等?亦或是,不要死?


这个地方在崩塌。

回过神来,拉普兰德的尸体...已经在自己怀里了。


不对,不对!

这是战场!

德克萨斯定了定神。

空降兵从背后冒出,闪灵没赶上...

那,拉普兰德?

她窜了上来...

看着怀里的尸体。

她胸前的剑也不是日晷...

“不要过来,听到没有。”拉普兰德挑衅到

“不要过来!”

浑身是血的德克萨斯问:“为什么?”

“废话”

“因为我爱你”


德克萨斯只觉得内心好像那个空白的空间,

是心里的爱在吞噬一切,

还是一切都在吞噬自己名为“爱”的情感呢。


她不明白。


也不重要了。


她拿起自己的剑

“这次 换我来让你清醒

你这个不敢和我在一起的胆小鬼”


——

一切归于平静。







艹我写的啥

咳咳

感谢阅读!


原地翻滚229度

【双狼无差/ABO】回返

*beta德克萨斯X原alpha现跨性别者(此篇为Upsilon)拉普兰德

*当我决定使用ABO私设时,OOC和骚操作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指双狼无差等)

*2600字、自嗨有、迷之文笔有、非正常ABO文(指搞潢色的程度)有

*微量鲸鲨、华白、火烧云组、莫能


拉普兰德生无可恋地趴在宿舍桌子上,这是一张装潢充斥着高大上的酒店茶几,据说是博士打材料时捡来的。至于他怎么捡到的,她并不感兴趣。


 今天算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日子。每到这一天,拉普兰德就会期待着那件事情,即使德克萨斯并没有把她放在心上。“万一呢?…你在想peach。”她光速骂了自己一口。 ...

*beta德克萨斯X原alpha现跨性别者(此篇为Upsilon)拉普兰德

*当我决定使用ABO私设时,OOC和骚操作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指双狼无差等)

*2600字、自嗨有、迷之文笔有、非正常ABO文(指搞潢色的程度)有

*微量鲸鲨、华白、火烧云组、莫能







拉普兰德生无可恋地趴在宿舍桌子上,这是一张装潢充斥着高大上的酒店茶几,据说是博士打材料时捡来的。至于他怎么捡到的,她并不感兴趣。


 今天算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日子。每到这一天,拉普兰德就会期待着那件事情,即使德克萨斯并没有把她放在心上。“万一呢?…你在想peach。”她光速骂了自己一口。 


茶几金色的边缘冒出了一对白色的耳羽,还有血魔调和了黄色的红眼。这是斯诺,她压低音量,抖着耳羽:“拉普姐姐,我想玩你那些家族铭牌!可以再给我看看吗?” 


拉普兰德觉得罗德岛可以改名叫罗得岛育儿院了——早在之前她看见某只白色的老蜥蜴被孩子围住时就已经有这种想法了,她烦躁地挠头:“……我实在不明白,那些刻着晦涩文字的铭牌有什么好玩的。” 


“可是……那上面有一股斯诺喜欢的味道……”幼小的黎博利使用大眼睛卖萌的技术带给拉普兰德巨额暴击,这谁抵得住啊。 


“得得得,我给你,拿去自己玩。”拉普兰德随手从衣服内层拉出几个铭牌,递给耳羽兴奋抖动的斯诺。“谢谢拉普姐姐!”随即是一阵渐行渐远的跑步声,剩下时钟似有似无的“嘀嗒”。 


时钟…她蹦起来瞄了一眼,时间到了。   







“你今天看上去与众不同。”华法琳略微扫了一眼投射到电脑的数据,感到头大,憋了半天只能以这一句话开头。 


“长话短说,我今天心情不算好。” 


“拉普兰德,”她一脸严肃,“你要注意一下,你的性别波动率上涨了5%,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你可能要每隔12个小时就要换一次性别了。” 


“那岂不是更刺激?就跟蒙眼*和谐*然后*和旋*一样。”她边说边笑,饶有兴致地观察医生逐渐迷惑化的表情。“哈哈哈哈……有时候我很羡慕你们这些有伴侣的家伙……好了,我尽量,还有事吗?” 


“还有最后一件事,你今天的性别跳脱得不止一星半点,我有必要告诉你你现在所处的性别体系,以及表现。” 


拉普兰德的脸上出现了大写的“?”  








等到拉普兰德满头大汗地回到那间宿舍时,控制中枢早已往里塞了几个被制造站榨干的干员。那两只猫坐在沙发上互撸耳朵,另外两位不知道什么时候聊到一起的红云和火神也是,都是成双成对的——除了某位坐在茶几上磕龙门瓜子的黑角天使。 


拉普兰德顺理成章地坐在茶几旁边另一张凳子上,但是她没有进食的欲望。 


“关于宇普西隆的资料很少,已知其表现出的行为具有不确定性,所以为了你的安全,今天你不许出岛。这里有一份资料,拿着慢慢看吧……我建议你不要太当真,除了介绍以外,这些仅出自一个干员。” 



她略微扫上两眼,顿时对其真实性产生了怀疑:


Epsilon和Upsilon(简称EU)是独立分割出来的性别系统,属于阿戈尔人。已知EU系统可以约等于没有beta的ABO系统,但其共性因缺少资料而无法定义。

关于Upsilon的部分参考资料:

……

5、与宇普西隆在*和谐*时有不可控的啃噬欲望

6、双方在*和谐*过程中十分安静(除不可避免的声音)

7、疼痛共享:埃普西隆身上的痛感有一定概率转移到宇普西隆身上,由宇普西隆承担部分

…… 


真要说,这个东西相当于没有。拉普兰德放弃了思考,用脑壳轻轻砸了一下茶几。 


“你不去跟德克萨斯她们一起吗?”莫斯提马停下手,用平淡的目光打量漏气的拉普兰德。 


“不,算了,德克萨斯不太想见我。” 


莫斯提马带着刻在脸上的微笑,说: 


“你和能天使是两个极端呢。我能感觉到苹果派的气味,正在往这边来。” 


拉普兰德思索片刻,突然抬起头,又漏了回去。 


“算了算了,今天不能做千层酥,也不能给她看些什么刺激玩意儿。”       











公路,一辆装着高马力引擎的红色敞篷车呼啸而过。 


“难得啊,今天路上如此悠闲。可颂,后备箱是不是有一打矿泉水一样的东西?拿一个给我尝一下。” 


皇帝悠闲地坐在司机位的后面,拧开瓶盖,抿了一口。 


“emmm……普通的水。那个家伙的品味就是这么平淡无聊,嘛给我送了一台车还算好的。” 


话音已落,耳边只有风声。这令德克萨斯感到些许不适,虽然手下的顺滑体验爽得一批,或许只是因为今天太累了吧。副座位上的能天使在狂风中睡觉(德克萨斯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收音机里空那活泼的音乐并不能吵醒她。可颂在后座掐着眉毛,估摸着又是在算账单了。 


德克萨斯突然想抽烟,随后她对自己摇头,随手抽了一根pocky叼在嘴边,口腔的温度使德克萨斯尝到些许甜味。 


风沙笼罩巨大的钢铁岛屿,切断道路成为尽头。    





德克萨斯很晕,换在以前,这是一根烟就完事的事情,想到烟她就忍不住,走到走廊掏出备用的烟盒,来自哥伦比亚的劣质烟,还有打火机。她抖着手撕开塑料包装,一股淡淡的烟草味从盒子里冒出来,打火机的火光倒映在她眯起的橙色双眼里面。气味呛人,她拿开香烟,下意识咳了几声,眼框里增多的泪液是她清醒的标志。 


她默默低头看着烟头的火光,烟气徐徐上飘,融入灯管发出的光线。她并没有再吸,拿烟的手停滞于半空。电梯运作到她这一层,短暂停滞过后从其中走出一对镶满源石的苍白大腿——拉普兰德。 


德克萨斯有意回避,突然发现她的右腿有点不听使唤,伴随着虫子啃咬般的痛痒感。这种感觉甚至在她的心脏上也有,只是没那么明显。她再次叼上香烟,空出一只来扶墙,另一只手捂着痛感越来越强的胸口。她在流汗,视野开始模糊不清。 


“吸烟对身体不好,特别是这种二手烟,德克萨斯。”拉普兰德取走了德克萨斯嘴边的烟,随手用她右腿上那些冰冷的结块源石熄灭烟头,那块地方将会好受一点。 


“送我去医疗部。”德克萨斯强撑着说出这句话。 


这是她长年以来第一次向拉普兰德求助,她的手臂之下就是那匹她曾看到过的嘴角染血的白狼,那时的她像香烟,第一口浓烈,第二口温存,第三口与她一同坠入虚无,能够虚证一切的疯狂。突然有一天她意识到了正常,意识到虚证主义本身的无价值,她想像离开香烟一样离开拉普兰德,但是就如同千万文海中的惊鸿一瞥,烟气进入血液组成了她,难以剔除。 


beta几乎没有什么热烈的爱情,但是德克萨斯有了,与那匹冷静带点小疯的alpha。现在她不再是alpha,拉普兰德是一个跨性别者,但是她的灵魂熠熠生辉,携有足以使黑狼德克萨斯发狂的力量。 


“你到底怎么看我?”拉普兰德聊天似的丢出这么一个问题,她压根没指望德克萨斯会回应她。 


“你是一条傻狗。”德克萨斯平静地回应她。“你傻到不可救药,我也是。” 


拉普兰德的脸上再次出现一个大写的“?”,随后面颊微红地沉默。 


德克萨斯也不再说话,用力撑着拉普兰德的肩膀,赶向医务室。 


今天是11月11号。      







医务室监控录像节选:00:00-00:10


“等一下,你确定要……那个啥么?德克萨斯?这里还有监控……” 


“有什么问题?别告诉我你这个曾经的alpha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没试过在监控下做啊!”拉普兰德瑟瑟发抖缩在房间的角落里,耷拉着耳朵。 


“……你知道我一直在想你的生日礼物吗?现在就是了。光棍节快乐,拉普兰德,戴好防咬器。”

你渴望力量吗
“干员拉普兰德确认死亡。” “...

“干员拉普兰德确认死亡。”


“………德克萨斯?…你还好吗?”

“干员拉普兰德确认死亡。”



“………德克萨斯?…你还好吗?”

禾桑
Texas Lappland...

Texas

Lappland

德克萨斯

拉普兰德


这是个鱼

以后会细化拉狗哒

Texas

Lappland

德克萨斯

拉普兰德


这是个鱼

以后会细化拉狗哒

晓嘉

明日方舟之德克萨斯家族

第三回:任务


    在到达目的地后,两人开始寻找能够落脚的地方。长途跋涉让德克萨斯有些疲惫,一旁的拉普兰德在看到这个情况后很快的递给她了一根巧克力棒。


    “累了吧,试试这个吧”拉普兰德笑着看向德克萨斯。德克萨斯拿着巧克力棒看了一会儿,然后塞进了嘴里,巧克力棒浓浓的甜味让她有些喜欢。


    “味道还不错,谢了,拉普兰德。”


    “你喜欢就好,也许它还能帮你戒烟!”拉普兰德越说越兴奋,德克萨斯也没有阻止她讲话,她觉得偶尔这样热闹一下兴许能让她...

第三回:任务




    在到达目的地后,两人开始寻找能够落脚的地方。长途跋涉让德克萨斯有些疲惫,一旁的拉普兰德在看到这个情况后很快的递给她了一根巧克力棒。


    “累了吧,试试这个吧”拉普兰德笑着看向德克萨斯。德克萨斯拿着巧克力棒看了一会儿,然后塞进了嘴里,巧克力棒浓浓的甜味让她有些喜欢。


    “味道还不错,谢了,拉普兰德。”


    “你喜欢就好,也许它还能帮你戒烟!”拉普兰德越说越兴奋,德克萨斯也没有阻止她讲话,她觉得偶尔这样热闹一下兴许能让她放松下心情。


    在拉普兰德消停了之后,德克萨斯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任务单。她皱了皱眉,心里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直到拉普兰德歪头看着她才反应过来,收住了之前的表情。


    “拉普兰德……你说,我们这次任务,会成功吗?”


    “会的,放心吧,德克萨斯,有我在呢。我可是要保护好德克萨斯家族唯一的‘小公主’的,所以没问题的。”拉普兰德自信的拍了拍胸脯。


    德克萨斯在听到拉普兰德的话后愣了一下,脸突然红了起来,没有出声回应她。两人在休息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了之前的落脚点,开始寻找着任务目标。


    “这次要解决的人就在前面的村子里,拉普兰德,我们分开行动。”在看到一栋栋矮小的平房后,德克萨斯确认了那个村庄就是她们的任务目标,在拉普兰德点头回应了她之后,两人开始从不同的方向潜入村子。


   


    “还剩最后一个……”德克萨斯伸手擦了擦脸上的血。橙色刀上的血不断的滴落在地上,她点燃了一根香烟,随后目光放在了任务单上的最后一个名字。


    “果然执行任务时候的德克萨斯跟平常的德克萨斯有些不一样啊。”


    “谁?”德克萨斯猛的一回头,就看见拉普兰德站在自己的身后正看着自己,她呼了一口气,瞪了拉普兰德一眼。拉普兰德嘿嘿一笑,向德克萨斯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两人的注意力很快的重新放在了任务单上的最后一个名字。


    “拉普兰德,你看看这个,你有没有觉得很熟悉。”德克萨斯皱起了眉头,一旁的拉普兰德也严肃的点了点头。


    “影这个名字,像极了那个组织的人。”德克萨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拉普兰德也很快的反应过来了,眉头皱得更紧了。


    那个组织,是专门对付鲁珀族的。


    “好像闻到了鲁珀族人的味道了,呵呵呵。”


    一个黑色的身影突然间的出现在了德克萨斯她们面前。在德克萨斯她们看清了那个身影的样貌后,两人双腿开始发软了。那是狩猎者对猎物的绝对压制力。


    她们的任务宣告失败了,名单上的最后一个人,是专门对付她们鲁珀族的猎狼者。


    “果然……我没有猜错……”德克萨斯有些颤抖着看向前方,双手握紧了手中的,还没吸完的香烟掉在了地上。


    “你先逃,我有把握拖住。”拉普兰德看向德克萨斯,起身站在了德克萨斯的面前。德克萨斯本想阻止拉普兰德的,但是拉普兰德眼睛中透露出的信息告诉她现在走还有希望,之后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我会想办法回会来救你,撑住,拉普兰德。”德克萨斯看着拉普兰德的背影,起身撤离了那个地方。


    “接下来就是我们两个人的战斗了。”拉普兰德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而另一边的影则一直盯着她,手中的小刀蓄势待发。


    这场战斗,拉普兰德其实心里也没有多大把握战胜对面,充其量现在算是扮猪吃老虎,让对面感到压力,然后出其不意。


    突然间的一道寒光让拉普兰德有些恐惧。影突然而来的袭击让拉普兰德完全没有反应时间,一撮银色的头发掉落在了地上,让拉普兰德冒出了冷汗。


    不愧是猎狼者。拉普兰德呼了一口气。在稳住了身子后,她拿起双剑朝着影挥砍了过去。在德克萨斯家族训练之后,拉普兰德的力量越来越强,影见状挥动小刀抵挡着,被拉普兰德打得退后了一步。


     “很好,你很有前途,不过,真正的游戏,现在开始。”影笑了笑,说完便从衣服内再次抽出了一把刀,直接冲向了拉普兰德。


    “谁胜谁负还不一定!!”拉普兰德再次挥动着双剑冲向影的方向。


    德克萨斯躲在一个角落里,拼命的想着如何去救拉普兰德。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烟点燃了,深吸了一口让自己保持冷静,但脑海里浮现出的战斗画面让她无法冷静下来。


    “都说了,你该戒烟了……”熟悉的声音传入了德克萨斯的耳朵,她回头一看,手上的烟落在了地上。熟悉的白发上沾染了血迹,一只眼睛也被划了一刀,但的的确确那个人是拉普兰德。


    “你,终于回来了……”德克萨斯的眼角湿润了起来,伸手想去抚摸她的脸。德克萨斯没想到她为了自己,居然赢过了比她自己还强大的人,即使自己之前让她睡了三年的长椅。


    “我这不回来了吗?别担心了,德克萨斯。”拉普兰德笑着挠了挠头,走过去准备安慰德克萨斯,没走几步路,大脑突然而来的眩晕感让拉普兰德直接倒在了地上。德克萨斯赶紧起身过去抱了拉普兰德,两人缓缓的离开了村庄,向德克萨斯家族族地的方向走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