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拉菲

16238浏览    469参与
晨星音乐
给我来10瓶拉菲倒入泳池,我请各位泡红酒浴,游泳爆笑场面
给我来10瓶拉菲倒入泳池,我请各位泡红酒浴,游泳爆笑场面
Fallere825

超级无敌可爱的拉菲酱中配来啦!!

超级无敌可爱的拉菲酱中配来啦!!

是墨卿辞

【拉菲】不可说的秘密

“那个绿色头发的男人是谁啊”

“啊,你说那个啊,妖精的尾巴的菲利得”

“妖精的尾巴?我怎么从来没见到过他”

“你小声点儿。因为他不常在公会里露面所以你才没看见过他。听说他对拉克萨斯异常崇拜,是拉克萨斯的亲卫队—雷神众的队长”

“啊?只崇拜拉克萨斯?他是不是……”

“嘘,说这种话的时候先考虑一下后果”


无论他们说话的声音再怎么小,也还是一句不落的传入菲利得等人的耳中。毕古斯罗跟艾芭葛琳有些担心的看向他。


“没事,你们去交任务吧,拉克萨斯不在,我不习惯在公会里”菲利得将手上的东西交给毕古斯罗后转身离开了。


被看到了。被猜到了。我的心思。不就是这样么?那我在害怕什么?......

“那个绿色头发的男人是谁啊”

“啊,你说那个啊,妖精的尾巴的菲利得”

“妖精的尾巴?我怎么从来没见到过他”

“你小声点儿。因为他不常在公会里露面所以你才没看见过他。听说他对拉克萨斯异常崇拜,是拉克萨斯的亲卫队—雷神众的队长”

“啊?只崇拜拉克萨斯?他是不是……”

“嘘,说这种话的时候先考虑一下后果”


无论他们说话的声音再怎么小,也还是一句不落的传入菲利得等人的耳中。毕古斯罗跟艾芭葛琳有些担心的看向他。


“没事,你们去交任务吧,拉克萨斯不在,我不习惯在公会里”菲利得将手上的东西交给毕古斯罗后转身离开了。


被看到了。被猜到了。我的心思。不就是这样么?那我在害怕什么?


菲利得去到了一个公寓,熟练的从衣帽间挑了一身熨烫平整的燕尾服,立起衬衣的衣领,灵巧熟练地打上得体的领结。


最后整理外套,收腰贴合完美,一身执事服一尘不染,戴上洁白的手套,下楼准备茶点。


“老爷”绿色的眼眸中没有一丝温度,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有其它神色表现出来。“听说,你对朵勒阿那家的小子很有兴趣?”


“没有”绿色的眸子垂了下去让人看不清其中的情感。“是么,记住你的任务,要是有了多余的情感……”


被称作老爷的人将茶杯扔在地上,“啪”伴随着清脆的声响茶杯碎了“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是的老爷”拳头紧握,指甲深深嵌入掌心,鲜血直流。“行了,收拾好了就离开。今天不想看见你”


菲利得还没有应下,就听到下一句“记得收好你的小心思,万一有了什么除我以外的,你应该记得我的手段”


菲利得抖了一下“是,老爷,菲利得谨遵”


菲利得出了公寓,发现外面已经暗了。

这条路是没有灯的,就像是他跌进了深渊。


逃不出去的,别想逃出去,我们是一样的。菲利得,我们是一样的,我们是同类。


“菲利得?”熟悉的男人的声音响在他头顶,他抬起头发现自己看不清这个人。“你怎么在这里”男人蹲下来跟他平视。


“拉克……萨斯?”菲利得看着面前的人,来的人背对着光让他看不清脸,只有那熟悉的声音让他辨认出面前的人是谁。


“是我”拉克萨斯将他拉了起来“还没回答我,为什么在这里”


被拉起来的菲利得直勾勾的看着他,脑子里一片空白,眼睛里只有他——拉克萨斯一个人。如同天神而将,照亮了他的世界。


“菲利得?”拉克萨斯又叫了他一声,这才回过神“抱歉拉克萨斯,我……我这就回去”


落荒而逃的身影被拉克萨斯看在眼里,我难道就这么可怕么?拉克萨斯摇摇头走进自家公寓的大门。


那个男人,是神,是我的信仰。我不可以触碰他,我是跌入深渊的人,我会伤害到他的。


“菲利得,小心”艾芭葛琳把心不在焉的他推向一旁,毕古斯罗接住了他。“菲利得,你先去一旁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跟艾芭就行”


菲利得看着靠在一旁的拉克萨斯,攥紧了侧在一旁的左手。“过来”男人的声音不温不火听不出来是什么情绪。


菲利得将右手放在他那西洋剑上,深吸了一口气走向那个男人。菲利得感觉他越靠近拉克萨斯,就可以清晰的闻到他身上的味道,而同时他身上的伤痕也就多一些。


是的,昨天老爷听说他要出任务便给他下了一个魔法,美曰不让其他比他强的男人靠近,一旦靠近了他身上将会受伤。


“拉克萨斯”菲利得站在他旁边,一副悉听尊便的状态。“菲利得,你不对劲”拉克萨斯睁开了眼,盯着他。


菲利得看着他的双眼,那眼睛中似乎有魔力,让他移不开眼。


不要看我,我怕我会忍不住。不要看我,我怕我会伤害你。


“拉克萨斯,我……”菲利得还未说完便感觉到有人靠近。


“桀桀桀,你看看我这是抓到谁了”一股风吹了过来,在菲利得跟拉克萨斯前面凭空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袍的人。菲利得立马警惕了起来,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不怀好意。


“真吵啊”拉克萨斯身旁有雷电划过。“桀桀桀,这个就是老爷的目标拉克萨斯么”


那个黑袍人从袍子中伸出一只手来,那是一只伤痕累累的手,那个伤痕菲利得一看便知道了出自哪里。


“滚”菲利得的眼中是死一般的冷寂,身上的杀意泵发。他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是谁了——NO.3 艾非力。


拉克萨斯皱着眉,他没有见过这样的菲利得,无论是面对如何强大的对手,他都没有这样的杀意。


“桀桀桀,NO.2菲利得。同为老爷的狗,你这样护着他,就不怕老爷生气么”艾非力如风一般从背后环抱住他。


听到老爷二字菲利得抖了一下“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会向老爷请罪的”


拉克萨斯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他想上去问,但是他像是被人钉在原地动弹不得。


“哦,对了,你让那个在暗处阴人的给我滚出来”菲利得转身掐住了靠在他身上的艾非力。因为是按照战力所分,所以艾非力打不过他。


艾非力笑了笑,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说完便消失了。


菲利得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坐在了地上。黑袍人走了后拉克萨斯感觉自己能动了,但是他是首次看到这个男人这么落魄。


“菲利……”拉克萨斯想将他拉起来却被他手却被他打向一边“拉克萨斯,让我自己待一会儿可以么”


他说……那个人是老爷……


被看到了,不能再接触了,要不然他会死的。不可以的,不能再接触了,他不能失去他啊。该离开了,不能再接触了,远远的看着也好。


“老爷子,问你个事”拉克萨斯点了杯啤酒看着在跟卡娜拼酒的马卡洛夫。“呦,没想到你还有找我的事啊”


拉克萨斯想到了那个绿色头发的男人“菲利得的情况……你了解么”听到菲利得这三个字马卡洛夫放下了酒杯“你问这件事做什么”


“那你是知道了,告诉我”拉克萨斯不喜欢被人蒙在鼓里的感受,而且还是他最信任的人。马卡洛夫看了一眼他摇摇头表示不可能。


“为什么”拉克萨斯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俯身看着他。“他拜托过我,不让我跟任何人说起他的事情”


“那他受伤了呢”拉克萨斯的话音刚落公会的门就被推开,拉克萨斯转过去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绿色的头发。


“拉克萨斯,我想……请十天的假”男人满眼的疲惫,身上有若隐若现的血腥味。拉克萨斯摆了摆手让他过来,菲利得摇了摇头,他很脏不能过去玷污了他。


“毕古斯罗”坐在一旁的毕古斯罗立马动了动手“皮皮,布布”两个托姆偶人将毫无反抗之力的菲利得带到了拉克萨斯的面前。


拉克萨斯还没有说话,马卡洛夫倒是先说了话“那老不死的对你动手了”不是疑问句,所以菲利得没有辩解“是我自愿的”


“我的孩子我都不忍心动手,那个老不死的凭什么敢”


别给我希望,我是进入深渊里的人。


“菲利得”拉克萨斯低沉的声音响在他耳边,这是他昨晚一直想听到的声音,唯一一个可以安抚他内心里的狂兽。


“温蒂,帮我治疗下”拉克萨斯对刚回到公会的温蒂说到。“好的拉克萨斯哥”


一股暖流进入他的体内。好温暖。


“温蒂,谢谢”他还想要更多的时候他的脑子先一步做出了决定。他不敢抬头看拉克萨斯,他怕他会是一脸失望。


“老爷子,人,我带走了,需要开战,直接叫我就好。敢伤害我拉克萨斯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拉克萨斯的人?我是拉克萨斯的人!


“你在害怕什么”拉克萨斯坐在沙发上看着有些颤抖着的菲利得。为什么看着他现在的这个样子有些生气,身体在叫嚣着把他抱紧怀里。


“我……”菲利得垂下眼眸,他该怎么说,说他害怕他被那个人杀死么?他明明那么强,但是那个人……却探不到他的底。


“你过来”拉克萨斯勾了勾手指“别让我说第三遍”是的,在公会的时候他就说过一遍。


菲利得走过去立在他旁边。拉克萨斯将他一把抓过来,让在坐在自己腿上面对着自己。


面前的绿眸男人面对着自己,骑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空气里有一些微妙的气氛。


可是拉克萨斯感觉没有什么不对劲,反而觉得自己早该这样了。


为什么变成这样了。菲利得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那是他日日夜夜所想的人,不敢触碰的人啊。现在就这么坐在他腿上了。


就在菲利得纠结双手要放在哪里的时候,男人把手放在他后背,用力一压让他扑向自己的怀里。菲利得双手撑在他的腹肌上。


不要,不要让我犯罪,我会忍不住的,你知道我想要这个怀抱有多久了么。


拉克萨斯手上的力气在增加,菲利得也用着全身的力气抵抗着,却最终抵不过他,扑进了他的怀里。


拉克萨斯低下头闻到了男人的冷香。“菲利得,有没有人说过你很美”拉克萨斯的另一只手撩起他一缕头发轻轻的亲了一下。


“我……”菲利得握紧拳头。不可以,不能陷进去,那个人的手段自己可以挺过来,但是他不可以,不能让他涉险。


“说实话,菲利得。你知道我不喜欢别人瞒着我”他的声音中没有一丝不耐烦。拉克萨斯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可以如此耐着性子,要顺着对方来。


“真的……不可以”菲利得埋在他的怀里,右手紧紧的攥紧他的白色衬衣。闷闷的声音让拉克萨斯的心漏了一拍。


拉克萨斯的怀抱又紧了一分,菲利得听到了他的叹气声“我知道了”声音中的落寞让菲利得的心绞。忍住,菲利得,你要保护他。


“我……”菲利得恨自己的没用,保护不了他也说不出口。“拉克萨斯,给我一点时间可以么,夜晚之前我会告诉你”


菲利得下定了决心,他不想看到拉克萨斯这么低下声音求人。他是那么圣洁、完美。


菲利得。你可要想好了,告诉了他,你就得跟那个人站在对立面上了。你打不过那个人,还怎么保护他?更何况你从未见过那神出鬼没的NO.1。


拉克萨斯闭上眼假寐了起来,他有种感觉自己必须养精蓄锐,一场战斗在不久后将会展开。


菲利得在厨房里背靠着门大口的喘气。为什么会这么的不安,是要发生什么事么?还是说,那个人在给我警示。


菲利得不想让自己继续想下去,万一真的就是警示,那么拉克萨斯跟其他人……菲利得拉开厨房的门看了眼假寐的拉克萨斯,心里一横走向公寓门口。抱歉拉克萨斯,我必须离开了。


就在菲利得要握住把手的时候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你要去哪”菲利得转过身来发现原本在沙发上假寐的拉克萨斯,走到了他的身后。


在极度安静下菲利得听到了“滋滋”的声音,菲利得不禁苦笑了一下,原来他早就有防备。


“菲利得,你要去哪里”拉克萨斯勾起他的下巴逼迫他跟自己对视。“我……”菲利得压制住自己慌乱的内心“我去买食材做饭”


拉克萨斯低下头“我不相信你进厨房后没有看到那些食材”男人低沉的声音在敲打着他的心。“砰,砰,砰”菲利得很清楚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请别离我这么近,我怕我内心的野兽会破笼而出,使用暴力让你受伤,让你眼中只有我。


“嘭”毫无征兆的菲利得倒在了地板上。“菲利得,菲利得”拉克萨斯的脸上是慌张。


“波琉西卡婆婆,菲利得他怎么样”拉克萨斯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绿色头发的男人。波琉西卡摇了摇头并不说话。


“波琉西卡,是不是那个家伙的黑魔法”波琉西卡出了房间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问到。波琉西卡点了点头“如果不阻止的话,那个孩子,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波琉西卡看了一眼在房间里的两个人“那个孩子,已经陷入那黑暗的回忆里了。想让他快速醒来,恐怕还得需要拉克萨斯”


马卡洛夫也看着房间里的两个孩子叹口气“这里先交给你了,我先回去安排,等菲利得醒来了后,就可以把我的孩子受的苦讨回来了”


这里,好黑好冷。我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在等谁?


“菲利得,菲利得”

“菲利得,你醒醒”


是谁?是谁在叫我?明明看不到为什么给我一种熟悉的温暖的感觉?


“就是这个人么?绿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睛。不错,主上估计会很喜欢”

“这个泪痣很勾引人嘛,看来是个天生就是个会勾引人的小东西啊”

“弄疼你了吧,这么细皮嫩肉,还真是对我胃口。让我更想欺负你了”


疼,好疼。谁,谁来救救我?救救我,我……


“你永远也别想逃走,你要是敢把那些东西给其他人知道了的话……小东西,我想你知道我的手段的”

“啊——”

“老爷,这跟他无关,要惩罚就惩罚我吧”

“小东西,你不应该忘记我对你说的话,你就亲眼看着,他被送进地狱吧”

“都是他,都是他勾引我的,与我无关……”

“小东西,有能耐了啊,学会撒谎了呢,看我怎么惩罚你啊”


不,不要过来。不,我没有。谁,谁能救我?谁能帮我逃离这里。


拉克萨斯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冒着冷汗,心中心疼不已。你到底受过什么伤害,才能会这么害怕,这么想逃避。


拉克萨斯拿着毛巾轻轻的给男人擦汗。“拉克萨斯……”毕古斯罗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艾芭葛琳拉住了,示意他不要说下去。


艾芭葛琳拉着他从病房里退了出来“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打扰他们比较好”艾芭葛琳的眼中也是满满的担心。但是她清楚,这一条路菲利得没有其他选择。


“菲利得”他将男人的一只手握在手中,感受着他的颤抖。“究竟是怎样的过去让你如此害怕”拉克萨斯叹了一口气,他发现他对他所谓的部下的事情,一无所知。


请你醒过来,让我们一起面对那些事情好么?


拉克萨斯俯下身子在菲利得的额头上轻轻的留下了一个吻。“赶紧好起来。然后,一起去报仇,好么?”


额头……好温暖。手也好温暖。是谁?拉克萨斯。拉克萨斯?对,拉克萨斯还在等着我。


不知过了多久。菲利得的手指动了动,原本趴在床上假寐的拉克萨斯立马坐直了起来盯着男人看。


“唔~”一个略有些娇媚的声音响起,虽然有些沙哑,但是却以外的勾引人。


“拉克萨斯?”菲利得立马睁开眼,他现在迫切的想知道那个温暖的人是不是他。


“闭上”就在他要看到是谁的时候一只手挡在了他的眼前。“适应好了黑暗跟我说”


是那熟悉的声音。菲利得勾起了一抹笑容。拉克萨斯看了他一眼后将头撇了过去,这家伙不知道他自己现在多么的诱人么。


原本绑上去的头发散落在白色的床单上,犹如绿色的洋桔梗,拥有自己独具的魅力;又犹如西神梅高洁、清雅、神圣。


原本是一个清雅的人,却因为这抹笑增添了一份诱惑与媚色。这份诱惑与媚色让原本的诱人的他更加诱人。


“拉克萨斯,可以了”菲利得用没有被他握着的手拍了拍他放在他眼睛上的手。


这一拍让拉克萨斯回过神来,把手收走后发现自己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跟那次的情况一模一样。


“菲利得,该回家了吧”一个男人站在暗处他的身后也还站着一个人。


菲利得没有动,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现在不离开的话妖精的尾巴的大家都会受到牵连。


“这就是你的答案么”虽然拉克萨斯听不出男人是什么情绪,但是他却发现菲利得颤抖了。


他这是生气了。快,快点开口!不可以让大家受到牵连。


“One”男人身后的人向前走了一步,“杀了那个人”男人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只有知道他的人才明白他生气了。


“术士,防御”菲利得的防御勉强挡住了那个被称为One的男人的攻击。菲利得松了一口气,幸好赶上了。


“老爷,请手下留情”菲利得挡在拉克萨斯前面跪下。“菲利得,你应该记得阻碍我的后果的吧”男人看着为了别人而跪在他面前的菲利得,冷笑了一下。


“菲利得,你不是说对他没兴趣么,现在又是什么情况”男人扫过他身后的拉克萨斯,后者被他这么看一眼警惕性拉满。


“本来就没有兴趣,一切都是为了任务”菲利得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绪。


拉克萨斯,恨我吧。只有恨我才能让你远离这件事。所以,拜托了。


男人许久没有说话,菲利得也一直保持着那个动作。“One,带走”男人看着菲利得被带走后看了眼拉克萨斯“真弱,他怎么会看上你这个废物”


不知过了多久。“拉克萨斯,菲利得呢”马卡洛夫得到消息后连忙回到这里,却看到拉克萨斯坐在椅子上盯着一处,动也不动,就坐在那里。


马卡洛夫被波琉西卡拉出病房“波流西卡,拉克萨斯就拜托你了”说罢马卡洛夫就要离开,波流西卡拉住他的衣领“你们对付不了他”


“那也要试一试,毕竟那是我的孩子”


当马卡洛夫领着众人来到了菲利得之前说过的地方的时候,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这么久了你还期待着那个人来救你么”男人狠狠地捏着菲利得的下巴,逼迫他抬起头看着他。菲利得不说话,没有掩饰住眼中的怒火。


“恨吧,你只有恨,才能更加强大”男人松开手将他踢到一边“我饿了,黑椒七分熟”


菲利得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吐了一口血后转身走向厨房。是的,他逃不出这里,他逃不出那个人的手掌心。


一年了,拉克萨斯应该忘记了他了吧。那样也好,我不会再给他添麻烦了。


左手背的公会纹章,是他唯一活下去的动力。他要活下去,他要变强大,这样他才能再次的见到他。


只是他不知道拉克萨斯离开公会了,之后在天狼岛上因为遇到了阿库诺罗利亚,众人在初代的帮助下启动了妖精之球,但也因此沉睡了。天狼岛也沉入海底。


六年后,菲利得看着自己手上的血又看了眼倒在地上的人。“菲利得,你终于变强了呢”倒在地上的人像伸手摸摸他的脸却被他躲开了。


“你想到过这个结局么”菲利得的眼睛中没有任何情感,而男人的眼中却是满满的柔情“当然”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恶心”菲利得拿起被扔在一旁的手巾擦了擦手,又随手给扔了,正好盖在男人的脸上。


“咳咳,菲利得,咳咳”男人又吐了两口血将手巾染红,菲利得只是停下脚步没有看人“这个地方就拜托你接下来照顾了”


菲利得冷笑了一下“放心,等下我会立马毁了这里”男人没有再继续说话了,菲利得也没有管他是否真的死了。


七年了,不知道拉克萨斯他怎么样了。


“你说什么”菲利得抓住毕古斯罗喊到。他说拉克萨斯跟大家已经失踪七年了。


七年。菲利得踉跄了几步坐在长椅上,过了许久才缓过神来“在哪里失踪的”


天狼岛。拉克萨斯,等我。


这次剩下的人来到原本天狼岛的位置的时候,发现从海底飘起一个球。不对,应该叫做被球包住了的岛。


等那个带有公会印记的“球”消失后,众人连忙上了岛。果不其然,失踪了七年的人都在这座岛上。


菲利得跪在拉克萨斯的旁边,十分虔诚。


好久不见,拉克萨斯。


“拉克萨斯~”艾芭葛琳扑了上去,就当正要碰到拉克萨斯的时候被菲利得给拉住了。“艾芭,注意点形象”


拉克萨斯听到了那个日夜思念的声音,睁眼后发现跪在他身边的人正是那个人——菲利得。


“菲利得”七年没有开口说过话的嗓子很沙哑低沉,但是身旁的人还是听到了。菲利得转过来对拉克萨斯笑了笑“欢迎回来,拉克萨斯”


马卡洛夫看到了他没有说什么。“会长,很抱歉让您担心了”菲利得先过来对他说到。“没事就好”


只要他的孩子们没事就好,其他的都无所谓。


菲利得来到了甲板上看着夕阳。多久没看到这样的景色了呢。菲利得低头想了想又像是嘲笑自己一般抬起了头。


“菲利得”那个最熟悉的声音响在身后。“拉克萨斯”菲利得转过身看着站到了身后的男人。


七年的时间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印记,可但是他。想到这里菲利得又垂下眼眸。


“这么不想见到我?”拉克萨斯看着他低下头以为是在怨他当时没能保护他。“怎么会”菲利得摇摇头,这七年,他全靠想他而活下来。


七年。对拉克萨斯来说就睡一觉的功夫,他的记忆还停留在跟阿库诺罗利亚战斗的时候。可菲利得却是真的度过了七年的时光。


“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么”拉克萨斯靠在栏杆上看着菲利得。七年的时光让他又多了一分俊美。


“拉克萨斯,我不能说的。这是我不可以说的秘密”菲利得拒绝了他。因为他这七年来已经想明白了,与其说出来还不如维持现状,继续守护陪伴在他身边就好了。


他将部分魔力收了起来,在往后的时光里保护他的时候再使用。


往后的时光很好,因为会在你身旁。


“这是我不可以说的秘密”

“那就带着这个秘密,一直站在我旁边”


我不可以说的有很多。例如我是不是喜欢你,这七年我是怎么度过的,那个男人是谁。

这些你都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你的雷神众一直会偏向你就可以了。


End.

^ ^
给拉菲酱脑了一个新衣服 甜甜小...

给拉菲酱脑了一个新衣服

甜甜小拉菲www

给拉菲酱脑了一个新衣服

甜甜小拉菲www

凯撒说电影
【解说】《拯救小鼠拉菲》仓鼠拉菲被偷,流落街头
【解说】《拯救小鼠拉菲》仓鼠拉菲被偷,流落街头
蚂蚁书城(蓝V)
82年的拉菲为什么总是卖不完呢
82年的拉菲为什么总是卖不完呢
翼酱
碧蓝航线5周年啦 摸只贺图 【...

碧蓝航线5周年啦 摸只贺图


【独角兽】唔哇…拉菲你要干嘛呀

【拉菲】上周指挥官布置的袜子评测作业独角兽还没写完 马上提交期限就要到了

【独角兽】哎?我写完了呀?

【拉菲】诶 可是独角兽评的是旧款 不符合规范呢

【独角兽】是…是这样吗!?

【拉菲】不行 这样下去小组会扣分的…来恶毒酱 我们来帮独角兽换上新款的

【恶毒】收到!你就乖乖不要跑动 马上就好了

【独角兽】哎你们!呀啊!救命啊!绑架啦!

【拉菲】唔喔额 别担心 拉菲套袜子是专业的

咔哒

【拉菲】呃 指挥官你怎么来了......

碧蓝航线5周年啦 摸只贺图


【独角兽】唔哇…拉菲你要干嘛呀

【拉菲】上周指挥官布置的袜子评测作业独角兽还没写完 马上提交期限就要到了

【独角兽】哎?我写完了呀?

【拉菲】诶 可是独角兽评的是旧款 不符合规范呢

【独角兽】是…是这样吗!?

【拉菲】不行 这样下去小组会扣分的…来恶毒酱 我们来帮独角兽换上新款的

【恶毒】收到!你就乖乖不要跑动 马上就好了

【独角兽】哎你们!呀啊!救命啊!绑架啦!

【拉菲】唔喔额 别担心 拉菲套袜子是专业的

咔哒

【拉菲】呃 指挥官你怎么来了 是亲自来收作业的吗?

只是真刀而已
(en,这边也发一下,相亲相爱...

(en,这边也发一下,相亲相爱一家人)

(小杜和李子都是男生哦)

(en,这边也发一下,相亲相爱一家人)

(小杜和李子都是男生哦)

Marine Story企划
【约稿展示】 作者:白饼煎年糕...

【约稿展示】

作者:白饼煎年糕(来自米画师)

拉菲很高兴能与这位来自英国的老前辈一起玩,阿卡斯塔总是能找到街角的小游乐场,与她分享那里有点掉漆的旋转木马或者用人力单车作为动力的迷你过山车。虽然她们相隔重洋,但是她们的灵魂一样英勇无畏。 ​​​

【约稿展示】

作者:白饼煎年糕(来自米画师)

拉菲很高兴能与这位来自英国的老前辈一起玩,阿卡斯塔总是能找到街角的小游乐场,与她分享那里有点掉漆的旋转木马或者用人力单车作为动力的迷你过山车。虽然她们相隔重洋,但是她们的灵魂一样英勇无畏。 ​​​

椅子

近距离恋爱

拉克萨斯x弗里德

设定: 

喜欢《近距离恋爱》,以及群里友友q了梗,所以借用设定和剧情(●'◡'●)

1.拉哥是新来的数学老师,弗里德是班里的面瘫且不善言辞没有朋友的学生。

2.年龄差大概是6岁的样子稍微扩了点。

3.文笔不佳请见谅,写文只为博君一笑。

以上


“你看见了吗?隔壁班新来的数学老师好帅啊!”

“你是说朵勒阿老师吗?我也觉得他好帅!长得好看身材又好,数学也教的浅显易懂,我怎么不是他班上的学生呀~”

“他是三班的临时班主任,三班真的好幸运啊!”

女生们热情的讨论着,拉克萨斯·朵勒尔,刚读完研究生就来这所高中带高三生,因为突出的长相和生动的...

拉克萨斯x弗里德

设定: 

喜欢《近距离恋爱》,以及群里友友q了梗,所以借用设定和剧情(●'◡'●)

1.拉哥是新来的数学老师,弗里德是班里的面瘫且不善言辞没有朋友的学生。

2.年龄差大概是6岁的样子稍微扩了点。

3.文笔不佳请见谅,写文只为博君一笑。

以上


“你看见了吗?隔壁班新来的数学老师好帅啊!”

“你是说朵勒阿老师吗?我也觉得他好帅!长得好看身材又好,数学也教的浅显易懂,我怎么不是他班上的学生呀~”

“他是三班的临时班主任,三班真的好幸运啊!”

女生们热情的讨论着,拉克萨斯·朵勒尔,刚读完研究生就来这所高中带高三生,因为突出的长相和生动的授课方式非常受学生喜欢,短短一个月在学校内名气大增。

一个多月来,拉克萨斯发现有一位特殊的学生,弗里德·贾斯汀。

弗里德在班里没有朋友,除了上课被抽到回答问题平时都不太说话,也不会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情绪,但他的小动作非常好懂: 紧张会捏紧外套,害羞的时候会揉揉耳垂。

最重要的是,作为年级第一的他,数学在几乎满分的语文英语文综面前显得格格不入——60分,连及格都达不到。

拉克萨斯看着最新收上来的志愿表,妖精学院,一流的大学,如果是这样的数学成绩,想要考上还是有一定的风险。

下课前,拉克萨斯说:“弗里德同学,来我办公室。”

“是。”弗里德平静的回答,心理却觉得烦躁。


弗里德推开办公室的门:“报告。”

拉克萨斯看了他一眼,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我看你志愿是妖精学院,你的成绩虽然现在看起来没问题,但是数学实在太拉分了。”他指着成绩单,“之前还能考90分及格,现在已经只能考60分了,这样下去你高考是想考零分吗?”

“……”

“每天放学后,到数学辅导室,我给你补一补。”拉克萨斯啧了一声,“你的数学真的很丢脸。”

弗里德沉默了一会:“老师,我不需要。”

“我已经决定了,明天开始。”

“请不要多管闲事。”

“闲事?你是我的学生,我想管你就管你。”

拉克萨斯看见弗里德捏紧了外套的衣角,忍了几秒以后说了声谢谢老师,然后离开了。

第二天,拉克萨斯以为弗里德可能会不到或者迟到,但是没想到他很准时的来了。弗里德坐在位置上,拉克萨斯拿出准备好的讲义放在桌上,厚厚的一本资料,上面用不太好看的字写着: 弗里德·贾斯汀专用讲义。

弗里德随意翻了翻,里面每一个知识点都标记的很清晰,对应的例题也整理好了,但是他对于被迫学习数学还是不高兴。

“我不需要。”他再次说到。

拉克萨斯睨了他一眼: "开始上课。"

拉克萨斯讲了几个知识点,弗里德坐的一本正经,拉克萨斯问他:“你听懂了吗?”

弗里德:“没有。”

“啧,”拉克萨斯皱起眉头,又解释了一遍,“懂了吗?”

“……”

“你是白痴吗?”

“请不要辱骂学生。”

拉克萨斯叹了一口气:“哪里不懂。”

弗里德看着拉克萨斯的眼睛,很认真的说:“我不喜欢数学,我讨厌固定的答案。”

“固定的答案?”拉克萨斯笑了,这样的理由还是第一次听到,“只是在你浅薄的数学知识面前,一切都是固定的罢了。”

“……”

“行了,先说哪里不懂,我再给你讲一遍。”

布置完今天的作业,拉克萨斯收拾东西朝门口走去。

一个半小时的补习对于弗里德来说有些漫长,他看了看表,六点半,坐公交车回家就已经七点半了,他皱了皱眉头。

“咚咚。”弗里德抬头,看到拉克萨斯用指节窍了几下门,“送你回家?”

弗里德觉得确实是拉克萨斯的强制补习给自己造成了困扰,所以也不客气:“谢谢老师。”


第二天中午,弗里德和毕古斯洛、艾芭葛琳在天台吃饭。

“弗里德,听说朵勒尔老师单独帮你补习数学?”

“嗯。”

“啊~朵勒尔老师很受欢迎的呢!好羡慕你啊。”艾芭葛琳说。

“你不是有对象了?”毕古斯洛问,他夹起一块肉喂给在口袋里的三只松鼠,那是他饲养的小宠物。

“你说艾尔夫曼吗?他哪能和朵勒尔老师比呀!”艾芭葛琳又转头问弗里德,“你觉得朵勒尔老师怎么样?讲的好吗?”

弗里德放下筷子,用没什么起伏的声音说:“我讨厌他。”

艾芭葛琳惊讶极了:“为什么?”

“我觉得他自大,自以为是。”弗里德顿了一下,“还轻浮。”

艾芭葛琳轻轻啊了一声: "那我以后不提朵勒尔老师了。"


放学后,同样的教室,同样的对话。

“懂了吗?”

“不懂。”

“…再来一次。”

“懂了吗?”

“……”

“你到底怎么学文科的?”拉克萨斯把书甩在旁边的桌子上,不耐烦的问。

弗里德想了想,道: "我不需要学,我只需要感受。"

拉克萨斯觉得有意思,说: “那你感受下数学。”

“我感受不了。”

“……你是不是针对我?”

弗里德捏住了衣角。

“大胆说。”

" … "

看弗里德抿着嘴唇盯着他看,坚决不开口的样子,拉克萨斯也不勉强,一切尽在不言中吧。

“行了,我重新给你做个教材吧,这样效率太低了。”拉克萨斯把东西整到一起,夹在手臂之间,“等我做出来之前还是用这个。走了。”

在车上,弗里德问出了困扰他两天的问题。

“老师,你为什么要专门关注我?”

“我可没有,”拉克萨斯的手指随着车里播放的音乐轻轻点在方向盘上,“是你的成绩烂的引人注目。”

“……”

弗里德捏紧了胸口的安全带,他果然讨厌这个老师的说话方式。


就这样,日复一日,迎来了期中考试。

每天的补习仍然被他归为自以为是的老师浪费他时间的行为,弗里德并没有对这次的数学报多大希望,还是打算半猜半写的考完考试。

然而拿到卷子以后,他发现那些知识点全部浮现在脑海里,甚至那个男人讲题时候的声音、动作、神态,像是电影一样在脑中播放。

弗里德看看卷子,抬头看向坐在讲台监考的拉克萨斯,阳光正好落在男人的脸上,男人感觉到了视线,回过头来正好和弗里德对视上。

弗里德觉得心里有什么被击中了。

高三一切的进程都很快,第二天下午期中考的成绩就出来了。

第一次的,弗里德有些焦急的跑去看公示栏。

只是还没走到就已经听到了。

“天啊!第一名又是弗里德·贾斯汀,而且他的分数这次超第二名也太多了吧!”

“你看他这次的数学比上次多了三十多分诶!”

弗里德听到这句,有些不相信,虽然感觉卷子做起来更顺手了,但是并没有能提高很多分的感觉。

“太可怕了,弗里德是怪物吧。”

“诶,我听说朵勒尔老师在给他单独补课。”

“真的吗?我也好想让朵勒尔老师给我一对一辅导呀。”

“你是真的想要学数学吗?”

“哈哈哈别这么说啦~”

弗里德没有再去看成绩,而是悄悄的离开了。他今天难得的提前到数学辅导室,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

拉克萨斯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风景画。

绿色头发的男孩看着窗户,窗外放学的同学三三两两的走着,秋日的阳光不太刺眼,只是给男孩套了一圈金边,风缓缓吹着,长发像波浪一样摆动,又像羽毛一样扫在他的心上。男孩听到开门的声音,回过头来,轻轻的叫了声老师。

拉克萨斯清了清嗓子,压下自己尴尬。

“考的不错。”

“谢谢。”

“但比我预期的差远了。”拉克萨斯把一本新的资料放在了他面前,弗里德看了下封面,还是歪歪扭扭的字,写着弗里德·贾斯汀专用资料2。

打开里面,每个知识点对应的先是一道例题再是总结的知识点,那些例题也从简单的问题被变成了故事。

只是那些故事生硬又无趣。

拉克萨斯看弗里德没有评价便主动问他:“怎么样?会让你感受到吗?”

“……”弗里德又看了两三道题,抬头看见拉克萨斯红红的耳朵,问,“这些问题,是老师编的吗?”

“不然呢?”

“好烂。”

“……”

安静了好几秒,拉克萨斯用力叹了一口气,像是要把空气中的尴尬因子吹走:“上课上课。”


中午,三人又在一起吃饭。

艾芭葛林说:“弗里德,你这次考的很好啊,数学提高了很多呢。”

毕古斯洛:“弗里德你教教我,我这次又是倒数。”

“哈哈哈,”艾芭葛林笑了,“他这次的分数还没有你的一半呢!”

“喂!”

“明天是周末,你上课吗?我想去给艾尔夫曼选个礼物,他马上生日了嘛,你陪我一起去呗?”

弗里德点头,他刚好也想买个什么送给拉克萨斯作为谢礼。

弗里德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一时不知道该选什么,他是连义理巧克力都不准备的人,送礼更是少之又少。

艾芭葛琳给他推荐了好多个东西他都觉得不满意。

最后弗里德被一款精致的袖扣吸引了。

金色底盘上镶嵌着一颗椭圆的琥珀,边缘也刻着精致的花纹。他想起那个男人在黑板上写字的样子,烦躁的时候会解开袖口挽上去,一副讲不懂你就不罢休的气质。

如果配上这颗袖扣,一定会更好看吧。

弗里德一冲动直接付款了,买完出了店门才觉得贵,这个月之后的日子可能要吃土了。

周一在补课开始前,弗里德拿出礼物,朝拉克萨斯推过去。

“?”

“……”

“不准贿赂老师。”

“……谢礼。”

拉克萨斯挑眉: "这么贵的东西?富家子弟?"

“……”

“行了,收回去吧。”

“……”

拉克萨斯笑了,手肘撑在桌上,垫着额头,看着弗里德: "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女生朝我献殷勤我都没理吗?"

“……”

“因为我喜欢男的。”

“……”

拉克萨斯看到弗里德抓紧了衣角,随后摸了摸耳垂。

“上课吧。”


弗里德心情低落了好几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男人没有收他的礼物,但更可能的是男人变相的拒绝。

这天中午,毕古斯罗去参加社团活动了,于是只有艾芭葛林和弗里德两个人一起吃午饭。

弗里德问:“你怎么不和艾尔夫曼一起吃?”

“他?”艾芭葛林塞了一大口饭进嘴里,用力咀嚼着,就好像这一口饭是她讨厌的人一样,“吵架了呗,男人真的好麻烦。啊,没有说你的意思。”

艾芭葛林咽下嘴里的食物,继续吐槽道:“我上次和你去选礼物,不是给他选了一件体桖吗?他不喜欢那个颜色和图案,怎么也不肯穿,让他试一试都不愿意!我觉得他实在太讨厌了,再怎么说那也是我的心意啊。”

弗里德想了想,回答道:“男人确实好麻烦。”

艾芭葛林闻到了八卦的味道:“你怎么啦?和朵勒尔老师吵架了?”

“……”

“哈哈哈哈,你完全藏不住事嘛!”艾芭葛林超弗里德靠近了些,小声问,“快说说怎么了?”

“他没有收下我的谢礼。”

艾芭葛林切了一声:“老师不收这种东西很正常嘛,而且你挑的那个东西好像也不便宜吧?不过你不是讨厌他吗?怎么还送他礼物?”

弗里德摸了摸耳垂:“我只是想感谢他帮我提升了数学成绩。”

“嗯……”艾芭葛林上下打量着他,“认识你怎么久,我可不认为你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啊。”

“……”弗里德有些尴尬,想要转移话题,“你说这讨厌艾尔夫曼,不是还是和他相处的很好嘛。”

“小朋友!姐姐来告诉你!”艾芭葛林推了一下眼镜,“所谓爱情呢,就是你明明很讨厌这个人,心底又忍不住想要接近他,见不到他你会觉得心里很乱,当然,见到了他心里也会很乱。又或许是因为他让你心乱你才会讨厌他,总之爱情是个很复杂的东西,等你的爱情来了你自然会体会到的!”

从天台回教室的路上,弗里德一直摸着自己的耳垂。

如果爱情是艾芭葛林说的那样,或许他已经体会到了…


弗里德用了一夜的辗转反侧,在脑海中演练了一百遍如何和拉克萨斯表白。但当他坐在教室里面的时候,他觉得昨天晚上的一切都是徒劳。

他虽然擅长语文,但是怎么写都写不出自己的心意,反而越来越矫揉造作。他气愤的揉了好几张信纸。

他打开浏览器,搜索“怎么样和喜欢的数学老师表白”。

有些方法土虽土了点,但是下面一大片女生刷的“好浪漫啊”“亲测有效”“是我我就答应”,还是让弗里德选择了这种不适合自己的表白方式。

上课铃又响了,同学们焦急的跑回自己的座位,朵勒尔老师的课总是能让同学们格外专注。

拉克萨斯从门口走进来,一只手拿着教材,另一只手松了松领带,他实在不适应这样西装革履。

走到讲台上,环视了一下教室,看到一个空的座位,他皱起了眉头:“贾斯汀同学呢?”

“诶?不知道诶,刚刚还在的?”

“也许是去上厕所了吧?”

拉克萨斯没多想,道:“书翻到七十七页,今天我们讲新的内容,大家先简单看看内容,有个大纲在脑子里。”

突然,拉克萨斯感觉裤脚被拉扯了一下,他低下头去,本来舒展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轻声但严厉的问:“你在干什么?”

弗里德打开手中的本子,把脸藏在本子后面,握住本子边缘的手指微微颤抖着,带着本子也发出轻微的摩擦声。

而本子上只有一个公式。

r=a(1-sinθ)

拉克萨斯在一瞬间就看懂了这个经典的式子。

他抬起头,嘴角不自然的向上翘着,朝着讲台下面的同学们说:“大家在草稿本上列出大纲,等会我抽查,五分钟。”

然后他故意把钢笔弄到地上,弗里德听到“㗳”的一声,条件反射地偏过头去看。

同一时间,他面前的本子被一只手指手指往下按去,他紧张的转回头,下一秒,一个柔软而又温暖的东西贴在了他的唇上。

他都来不及闭眼睛,只看见男人的眼睛闭着,不算长的睫毛,但却很浓密,像是一扇门扉,关着一种炽热的感情。

然后这扇门打开了,弗里德被男人眼里的热情冲击的心脏都好像停止了,只能愣愣的看着他。

拉克萨斯站直了身子,用手指轻轻摩挲着嘴唇,轻笑一声,一只手伸在讲台下,弗里德颤颤巍巍的牵上去,然后被猛的握住。

“我抽个人来给我讲讲这章要研究的问题。”

一整节课,拉克萨斯没有写一个字的板书,相反,他的右手一直拨弄着讲台下的人的手指。

而弗里德,轻轻的将头抵在拉克萨斯的腿上,偶尔蹭一蹭,手上换来拉克萨斯带有惩罚意味的揉捏。

等下课以后,拉克萨斯就会发现他的袖扣多了一个精致的袖扣。


秋日的一切都很正好,不太刺眼的阳光,不太喧嚣的风声。

不太常规的恋爱,

不太正常的

开始了。


<完>

丸子萌一手工
草帽儿,拉菲草草帽编织方法,看上去复杂,其实有很简单的技巧
草帽儿,拉菲草草帽编织方法,看上去复杂,其实有很简单的技巧
小绘初号机

aph和碧蓝航线的联动梗,一个非常生草的论证,碳基生物整不出来的绝世烂活,快跑(

如果存在对角色理解的偏差和对设定的误解敬请指出(

可能含有迫害角色的烂梗注意


关于诺哥=拉菲的不严谨论证


aph题材是果泥人,舰b题材是战舰拟人,所以诺哥和拉菲都是原型不是人类的拟人化角色;

诺哥的眼睛通常画法无高光或高光在眼睛下半部分,拉菲的眼睛也通常无高光或高光在眼睛下半部分;

诺哥喜欢粉色玩偶兔,拉菲有兔耳朵而且改造前是粉色系外套;

诺哥的2013年万圣节服装设定中露出左肩,拉菲改造前的服装也露出左肩;

诺哥有嗜睡的设定,拉菲也有经常睡觉无精打采的设定;

诺哥有...

aph和碧蓝航线的联动梗,一个非常生草的论证,碳基生物整不出来的绝世烂活,快跑(

如果存在对角色理解的偏差和对设定的误解敬请指出(

可能含有迫害角色的烂梗注意







关于诺哥=拉菲的不严谨论证


aph题材是果泥人,舰b题材是战舰拟人,所以诺哥和拉菲都是原型不是人类的拟人化角色;

诺哥的眼睛通常画法无高光或高光在眼睛下半部分,拉菲的眼睛也通常无高光或高光在眼睛下半部分;

诺哥喜欢粉色玩偶兔,拉菲有兔耳朵而且改造前是粉色系外套;

诺哥的2013年万圣节服装设定中露出左肩,拉菲改造前的服装也露出左肩;

诺哥有嗜睡的设定,拉菲也有经常睡觉无精打采的设定;

诺哥有“和他组队的话很有能力”的设定,拉菲也很有能力(指所罗门的疯狗,战斗力方面);

诺哥的说话语气比较平淡但是声线比较软,拉菲也说话语气比较平淡但声线比较软;

众所周知,aph北欧组五人实际上有四个,舰b御三家实际上也有四个(误);

诺哥的公式服和海军有关,拉菲的原型也和海军有关;

诺哥有兄弟姐妹(指ice),拉菲也有兄弟姐妹(指本森级);

诺哥和拉菲从来没有同时出现过;

数字论证:Norway6个字母,Laffey6个字母,6=6;

论证诺哥=拉菲,论证成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