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拉轰团

12.6万浏览    576参与
一个不重要的小号

病名为……

(反正不是爱(。

我:写这个梗,好像也犯不着方舟趴……
窗:但是我想看源石结晶
我:……好!

*我和窗一个麻瓜一个云玩家,感谢群里太太给我俩补了好几次课……虽然最后我还是全部瞎写了,爽(滚开
*是研究人员拉轰/干员邪教,是羽蛇。相互说服大成功,说好我发主号我窗就把图发了……唉我觉得是看不出什么cp向的,自由心证吧(?

***

拉轰从堆满资料的书桌上醒来,摸索着将埋在纸堆下的圆形平光镜找出来戴回脸上。接连几日未合眼让他的大脑有些滞涩,一时竟分不清现在是早晨还是傍晚。

隔壁房间传来喧闹声。——为了能在第一时间提供救治及获取研究资料,基地的医疗室和他的研究室之间仅有一墙之隔。这也使得拉轰确信自己最多睡了两个小时……...

(反正不是爱(。

我:写这个梗,好像也犯不着方舟趴……
窗:但是我想看源石结晶
我:……好!

*我和窗一个麻瓜一个云玩家,感谢群里太太给我俩补了好几次课……虽然最后我还是全部瞎写了,爽(滚开
*是研究人员拉轰/干员邪教,是羽蛇。相互说服大成功,说好我发主号我窗就把图发了……唉我觉得是看不出什么cp向的,自由心证吧(?



***

拉轰从堆满资料的书桌上醒来,摸索着将埋在纸堆下的圆形平光镜找出来戴回脸上。接连几日未合眼让他的大脑有些滞涩,一时竟分不清现在是早晨还是傍晚。

隔壁房间传来喧闹声。——为了能在第一时间提供救治及获取研究资料,基地的医疗室和他的研究室之间仅有一墙之隔。这也使得拉轰确信自己最多睡了两个小时……除非是他们在战斗归来后又出门了一次。

从偏门走进医疗室,拉轰就看到姜云和圣墓一左一右的架着邪教把他按在椅子上,吴凡从椅子后面摸出几条束缚带,轻车熟路的套到邪教身上将他牢牢捆住。

“邪教暴走起来真可怕,”姜云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我胳膊上都给他咬出好几个窟窿了。”

后半句话是对着拉轰说的。

“以你的自愈能力这种伤口不到半小时就能愈合到连疤都不会留下,”拉轰捏过姜云的手臂翻来覆去看了几眼:“要实在不放心就去问松鼠讨两针解毒剂……其实你也不用惯着这家伙,我倒不信他还能真把自己舌头咬了。”

“他经常这样吗?”新人圣墓弯腰打量着脸上仍然残留着些许暴戾的术士,有些好奇的问。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吧,”拉轰撇着嘴嘲讽道。他转身拍掉吴凡在衣兜里摸摸索索的手:“医疗室禁烟。他今天是怎么了?”

“啧……”研究所的武装主力不耐烦的揉了揉自己那头微卷的棕发:“肥羊这次亲自出手,几个驱散下来邪教心态就炸了,然后紫蓉一个闪光弹,狗子趁机偷袭,差点没把他尾巴切了……也不知道一个术士冲那么前面干什么。”

“我是中短距离输出的术士,不冲前面我打自己人吗?”被捆在椅子上动弹不得的邪教没好气的说,情绪似乎还不是很稳定:“我还想问问近卫的援护去哪儿了呢。”

“要不是老子切过去砍肥羊,圣墓能那么轻易把你捞出来?”

“前辈当时还不肯跟我走呢,”圣墓一脸认真的指出:“大喊着要把敌人脑袋一个个拧下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暴躁的前辈。”

“源石病的症状之一,以后你就习惯了。”拉轰打量着邪教,似乎是在考虑什么:“不过他本来也就这脾气,我倒是觉得不能全怪在病症头上……”

邪教烦躁的闭上眼睛,显然是不想搭理这个话题:“……差不多可以松开了吧。”他的左侧额头,和右手原本缠绕着绷带——现在似乎是因为战斗而散开了——的手背和小臂上嵌着零星的碎石,此时都呈现出了一种毫无光泽的黑色。

吴凡不知什么时候掏出了一根烟叼在嘴上,不过没有点燃。他征求意见般的看向拉轰,拉轰摇摇头:“保险点还是做个检查好了,先绑着就行。你们要是没受伤的话就去休息吧。”




仅剩两人的医疗室瞬间冷清下来,吴凡还顺手给他们关上了门。

邪教沉默不语,暗紫色的竖瞳眨也不眨的盯着拉轰——所在的方向。

而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用探究的视线打量那双眼睛的拉轰突然迈开脚步。这个动作使得羽蛇耳朵位置那对小巧的黑色羽翼呼的张开,然后小幅度的扑扇着,似乎在抗拒他的靠近。

研究所年轻的负责人没去理会这些小动作。他走近后直接伸出手,在邪教眼前快速挥过,而那双蛇瞳依旧直勾勾的瞪着前方,没出现任何该有的反射。

“……”

“眼睛怎么了。”

“……没”

“在面对医生的时候你最好能说实话。”

“你算哪门子医生,”邪教面色不善的从喉咙深处挤出一声冷哼:“现在在做的那些实验你有哪个敢拿到外面去说的吗?”

“我有执照。”

“三年前被吊销了。”

拉轰脸色猛地阴沉下来。他停顿一下,随后生硬的将话题扯了回去:“你的眼睛现在还能看到多少?”

“能看到一只蓝色的史莱姆在眼前烦人的飘来飘去。”

“……”

蓝色卷发的无照医生深吸了一口气,决定不再和这条沟通起来比平时还要困难数倍的瞎眼蛇啰嗦。他一把掐住邪教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另一只手摘了他的眼镜,用力撑开左眼的眼皮向内看去。

邪教左眼的眼球角落有一些细小的源石碎片——这和之前的观察结果差不多,看起来感染本身并没有加重,这次应该单纯是强光刺激到了本就脆弱的视觉神经,才导致的暂时失明而已。

邪教浑身僵硬,但好歹没有乱动;他的眼球在皮下贴着拉轰的手指轻微的颤抖着,被撑开的眼皮也不由自主的想要合拢。

“……你也知道慌?”

拉轰没好气的嘟哝了一句。他想起第一次见到邪教是在一个颇为疯狂的实验里,当时他就觉得这人要不是有什么自毁倾向,就是个做事不计后果的彻头彻尾的疯子。

——那时候的邪教还不是感染者。

似乎是因为拉轰愣神的时间有些久,邪教最终还是忍不住扭动着脑袋挣脱了他的钳制。黑发的羽蛇半眯着眼,看起来好像有些难受。细碎的源石颗粒伴随着生理性泪水,从他眨动的眼角流下。

拉轰看了眼邪教嘴里若隐若现的尖锐犬齿,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的手收慢了一步会不会直接被他咬个对穿。他有些心虚的轻咳一声:“眼睛没什么大事,等会儿抽管血再测个结晶密度吧……身上还有别的伤吗?”

他也没对邪教会主动坦白抱太大希望,说完自顾自的绕着椅子走了一圈,果然透过椅背的空隙看到了邪教后腰处衣物的破损。

“……我去打盆热水,”拉轰想了想,还是对着明显心情触底即将爆发的邪教补了一句:

“你别乱跑。”




拉轰端着水盆进来的时候邪教果然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

——吴凡手下留情没给他绑死,蛇类的身体和关节又足够的柔软灵活,能挣脱束缚他丝毫不觉得意外。

在昏暗的医疗室里找了一圈——为了照顾邪教的眼睛他出门时特地调暗了灯光——最后在一个打开的柜子前找到了那人。

药剂和针管在地上丢的到处都是,邪教手上拿着一卷绷带,正咬着其中一头,面不改色将其在自己右手上层层缠绕,想将手背和小臂上浮现的源石结晶重新遮挡起来。

似乎是察觉到了拉轰的接近,邪教的耳翅小幅度的抖了抖——羽蛇的听觉和嗅觉本就比视力要强不少。

“伤口不及时处理的话析出的结晶会在体表固化,”拉轰扫了眼邪教后腰的伤口,语调没什么波动的说:“它会在加强你施法能力的同时大幅缩短你本就没剩多长的寿命。”

不过想来这种事他不说邪教也知道。研究所的资料和实验数据从不对好奇心旺盛的羽蛇设防,他们也不介意他偶尔心血来潮偶尔加入讨论甚至是直接参与实验。

“所以你现在有两个选择,”拉轰捡起地上两瓶没有贴任何产品说明的药剂,一边往手中的热水里倾倒,一边继续对着毫无反应的邪教开口:“要么自己去床上趴着,要么我给你一针镇静剂之后找人把你搬过去。”




其实这种事本来也不必他亲自处理。拉轰想着,把毛巾泡在热水里浸湿,带有一定腐蚀性的药剂即使经过了稀释也依旧隐隐刺痛着他的皮肤。

只是以邪教现在的精神状态,换了别人来可能会被直接绞杀。拉轰看了眼自发缠绕上他手臂的,覆盖着黑色羽毛的蛇尾,毫不犹豫的将手中温热的毛巾按在了邪教的伤口上。

血液中析出的源石结晶星星点点的依附在早已凝固的伤口周围,随着拉轰擦拭的动作又逐渐有了软化剥离的迹象。

感受到小臂上缠绕的蛇尾瞬间收紧,拉轰用空出的手顺了顺邪教背脊上的羽毛——黑色的长羽从他的后颈处开始生长,沿着脊椎一路向下覆盖到从尾椎延伸出去的尾巴尖端。平时藏在衣物下极少被人触碰的羽毛因为刺痛根根竖起,又在拉轰的安抚下逐渐恢复原状,温顺的贴回身体表面。

邪教在整个过程中一声未吭,全程将脸埋在枕头里挺尸。只是他脸侧的耳翅舒展,随着拉轰的动作在啪啪的拍着下方的枕头。

“……”拉轰有些呆然的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像个人一样用语言和表情来表达情绪?”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小臂突然一松。接着,邪教纤长的蛇尾抬起,狠狠的在他头上抽了一下。



Fin.
20.03.28

先摸个段子爽爽(。整体背景还在编,虽然已经魔改到不好意思说是方舟趴的程度了……会不会写别人就,再说!编完再说!(靠

小草

- 教堂里有鬼啊
- 鬼⋯⋯教堂里怎么会有鬼呢?
- 教堂里只有你和我啊~


是这一段。

入坑你团人手一份肥羊结婚图,我当然也要!(附送一张真·结婚照🎉)

“教堂里只有你和我啊”这句超级杀我,浪漫死了!!!在空中翩翩起舞特别好,必须要肥羊跳女步、鬼新娘跳男步啊~~!

话说鬼新娘看立绘是不是身材特好?我平时嫌弃小肥羊的大红披风,特定场合还真是有王子的气氛呢?太合适了,般配!祝你们幸福~🎉🎉🎉


- 教堂里有鬼啊
- 鬼⋯⋯教堂里怎么会有鬼呢?
- 教堂里只有你和我啊~


是这一段。

入坑你团人手一份肥羊结婚图,我当然也要!(附送一张真·结婚照🎉)

“教堂里只有你和我啊”这句超级杀我,浪漫死了!!!在空中翩翩起舞特别好,必须要肥羊跳女步、鬼新娘跳男步啊~~!

话说鬼新娘看立绘是不是身材特好?我平时嫌弃小肥羊的大红披风,特定场合还真是有王子的气氛呢?太合适了,般配!祝你们幸福~🎉🎉🎉


捌仟贰佰壹拾伍
从不杀队友的素质达人杰森!没画...

从不杀队友的素质达人杰森!没画哀嚎之钩和祖传挂头腰带_(:з)∠)_

从不杀队友的素质达人杰森!没画哀嚎之钩和祖传挂头腰带_(:з)∠)_

糖果色书页

做了之前看见的一个表格!

不打扰表格作者就不艾特了

因为记忆力不好很多角色我明明很喜欢但是第一反应还是【谁来着】

做了之前看见的一个表格!

不打扰表格作者就不艾特了

因为记忆力不好很多角色我明明很喜欢但是第一反应还是【谁来着】

Nara星的太空鱼

今天戳了小肥羊,

果然我还是好喜欢【啊!】这个表情!

好合适啊XDDD

以及今天刚刚学会生气XD


长袍担当和下睫毛担当哈哈哈,

(要是有个纯色长袜子就好了,娟儿快来吧呜呜呜orz

后背依旧是@小草 的设定,好看!舍不得盖住,而且斗篷反正是画上去的,就很僵硬,倒不如不画斗篷很清爽。

自己也穿了XDD 十分有圣光牧师的感觉XD

外面又下雨了,也没有合适的伞,不舍得角色淋雨()就搁屋里照两张_(:з」∠)_


EDIT: 更新P5-7,于是说长袍还是像女孩子,那干脆再戳一件衬衫不就好了?刚好还可以有斗篷差分(捶手心(短外套+短斗篷就还不太僵硬,,...

今天戳了小肥羊,

果然我还是好喜欢【啊!】这个表情!

好合适啊XDDD

以及今天刚刚学会生气XD


长袍担当和下睫毛担当哈哈哈,

(要是有个纯色长袜子就好了,娟儿快来吧呜呜呜orz

后背依旧是@小草 的设定,好看!舍不得盖住,而且斗篷反正是画上去的,就很僵硬,倒不如不画斗篷很清爽。

自己也穿了XDD 十分有圣光牧师的感觉XD

外面又下雨了,也没有合适的伞,不舍得角色淋雨()就搁屋里照两张_(:з」∠)_


EDIT: 更新P5-7,于是说长袍还是像女孩子,那干脆再戳一件衬衫不就好了?刚好还可以有斗篷差分(捶手心(短外套+短斗篷就还不太僵硬,,

裙子、啊不是,袍子我就自己穿了哈哈【。这么玩下去模板不够用啊_(:з」∠)_

短款还是很帅气的!感觉很合适(!


后面是我自己还有自己oc的衣服☺️🌸

(自家法师(男)就穿了裙子型的袍子……不过角色原本就很美少女所以没啥违和的哈哈哈哈【。

另外我太喜欢这作的博物馆了T^T,太美了……本来就特别喜欢水族馆博物馆和恐龙骨架!做得太真实太震撼了呜呜【【。


青山客。

用模板改了几张小巫女

用模板改了几张小巫女

简八灵

准备开始学习L2D了……于是把19年我觉得最满意的这张画,拿出来画拆件/补画挡着看不到、但是做动作大概会露出来的地方。算是再次细化+调了个bug(?

(画的时候不认真,拆件的时候哭了,淦搞了半天时间就准备要睡觉了)

无视我懒得拆开的那半根手和因为不会出现也懒得画的后半块铁圈

她是真的好看(落泪.jpg

存一下修过之后的拆件全图。准备开工……

——————————

认真思考了下手骨部分要不要改,但是想了下AT这类美番画风里的骨头好像都是有简化成一根的,我也对手骨结构的变化(?)不熟悉画出来也肯定有问题,于是还是干脆不改了。

准备开始学习L2D了……于是把19年我觉得最满意的这张画,拿出来画拆件/补画挡着看不到、但是做动作大概会露出来的地方。算是再次细化+调了个bug(?

(画的时候不认真,拆件的时候哭了,淦搞了半天时间就准备要睡觉了)

无视我懒得拆开的那半根手和因为不会出现也懒得画的后半块铁圈

她是真的好看(落泪.jpg

存一下修过之后的拆件全图。准备开工……

——————————

认真思考了下手骨部分要不要改,但是想了下AT这类美番画风里的骨头好像都是有简化成一根的,我也对手骨结构的变化(?)不熟悉画出来也肯定有问题,于是还是干脆不改了。

Ohno

我沉思我本想畫張逗逼圖

我沉思我本想畫張逗逼圖

漠兮餅

画了美丽机智的雪小姐(一本满足

尝试不同的上色方法,涂了好久色发现好像还是线稿好看点(?)

画了美丽机智的雪小姐(一本满足

尝试不同的上色方法,涂了好久色发现好像还是线稿好看点(?)

kelomispark

还没画过老司机!画不动了就瞎吉尔打光

其实是打了几把威尼斯行动之后唐突把针织帽死神代了浮云(?)每年的三四月份都会因为打行动档案手腕痛((

还没画过老司机!画不动了就瞎吉尔打光

其实是打了几把威尼斯行动之后唐突把针织帽死神代了浮云(?)每年的三四月份都会因为打行动档案手腕痛((

一个不重要的小号

无面人

*瞎摸一个诡秘之主paro。
*占卜家老仙/猎人吴凡……还有封印物邪教(真的是粉。
*也没什么意思,想哪儿写哪儿。
*海盗头子吴凡:屑占卜家我特么见一个打一个(不是

***

“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肯从我船上下去。”

年轻的船长不知第多少次的发出灵魂质问,而眼前的金发贵族对此充耳不闻。他躺在船长室的吊床上,一条腿垂下,随着船只的前行摇摇晃晃;即使身上穿着有别于一般贵族华服的轻便猎装,也依旧与潮湿的,带着鱼腥味的海风格格不入。

“急什么,”青年指间夹着一枚蹭亮的金币,正有一下没一下的将它抛起又接住:“老子不也帮了你不少忙?” 

“但这些麻烦其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因你而起。”有着柔软棕色卷发的海盗痛苦的揉了揉眉...

*瞎摸一个诡秘之主paro。
*占卜家老仙/猎人吴凡……还有封印物邪教(真的是粉。
*也没什么意思,想哪儿写哪儿。
*海盗头子吴凡:屑占卜家我特么见一个打一个(不是



***

“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肯从我船上下去。”

年轻的船长不知第多少次的发出灵魂质问,而眼前的金发贵族对此充耳不闻。他躺在船长室的吊床上,一条腿垂下,随着船只的前行摇摇晃晃;即使身上穿着有别于一般贵族华服的轻便猎装,也依旧与潮湿的,带着鱼腥味的海风格格不入。

“急什么,”青年指间夹着一枚蹭亮的金币,正有一下没一下的将它抛起又接住:“老子不也帮了你不少忙?” 

“但这些麻烦其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因你而起。”有着柔软棕色卷发的海盗痛苦的揉了揉眉心:“其实你才是猎人途径的吧。”

叮的一声。再次抓住落下金币的青年睁开双眼,湛蓝的眼珠微微一动:“……吴凡,你的赏金多少了来着。”

“……八千金磅,”吴凡回忆了一下自己这半年来水涨船高的赏金,不由得咬牙切齿:“托你的福。”

“唉,可惜了……”

“?”

“我缺的那一种材料找到卖家了,可惜对方要价一万……”

吴凡愣了几秒才顺利接上对方的思路:

“……老仙!!”接着船上的水手们听到了熟悉的,最近几乎每天一次定时出现的,他们船长的怒吼:

“我特么是你的存款吗???”




“没办法啊,”老仙翻个身从吊床上坐起,脸上笑嘻嘻的:“你都绑架我大半年了,我家还不肯出钱来赎。我这时候自己跑回去,岂不是很没面子。”

“神特么绑架你大半年,”叼着劣质卷烟的海盗头子呸了他一口:“当初我可只说好带你出海找美人鱼,结果呢?在我船上蹭吃蹭喝还不干活,我手下最近看我的眼神都不太对了……”

“……那我也没别的地方可以去啊。”

逆的逃家贵族像突然泄了气一般的,撇着嘴,低声嘟哝道。

然而深知无面人尿性的吴凡根本不为所动。他看着老仙那双眼角吊起的桃花眼,心想若是这人用原本的样貌来说这番话,他说不定还会相信那么几个字。

“哼……”吴凡靠在窗边向外看去,语气还是放软了一些:“魔药消化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吧,”老仙抬起手臂伸了个懒腰。

甲板上水手们忙碌的工作着,老仙趁着之前靠岸“招募”回来的新人也在其中,和老成员相处融洽,看不出什么破绽。

——吴凡也不知道是该同情那两个幸运海盗,还是庆幸老仙没有丧心病狂的对自己的手下出手。

“不过我下一次的晋升仪式,也还要麻烦你帮忙了。”

“突然那么客气干嘛,”吴凡因为那不同寻常的语气而警觉的转过头,便看到序列5的秘偶大师正对着他笑意盈盈:

“……你的晋升仪式是什么?”

“杀一个半神。”

“……”

“吴凡你,”老仙托着下巴,像是没有感受到突然紧张的空气一样,继续悠然说道:

“之前就是序列4的‘铁血骑士’了吧?”




老仙从家里跑出来的时候还在宝库里顺了一件封印物。一件虽然并未正式在教会登记,但从危险程度来说已经接近于0级的封印物:它有着严重的负面效果,以及活着的特性。

而此时这柄长剑——说它是长剑其实有些勉强:漆黑的剑身从中间折断,刃口也磨损的厉害,坑坑洼洼的几乎呈现出锯齿状,怎么看也不像是能伤到人的状态;暗红色的斑驳痕迹如铁锈般覆盖着断剑,从护手上镶嵌的宝石依稀可以看出它原本的风貌,只可惜那块冰蓝色的宝石也因为中间的裂痕而同样不再完整。

——它此时正被一条蛛丝般的线条吊在房梁上,晃晃悠悠的,正对着船长室铺着航海图的书桌。

“他就像一柄悬挂在你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是吗?”

“你的剑为什么要悬挂在我的头顶。”

“……为了规避他的负面作用,”老仙叹了口气,以一种“你真无趣”的语调开口:“不然他就会从接触到的部分,比如墙壁,地板,开始逐渐扭曲周围的规则,最终将你的海盗船变为他自己的国度,

“当然空气也同样是媒介之一,如果不是现在被挂在船上,他无法保持静止的话。”

“……”

但这并没有解释为什么我要为此提供便利,也许将你和你的封印物捆起来一起沉到海里会更加简单。

吴凡一边想着,一边看似不经意的扯开话题:“你决定好猎杀哪个半神了吗。”

“一个黑夜途径的野生非凡者。”

“野生半神?”

“算是我家的私兵吧,不过平时也不怎么会管他们,”老仙用拇指点了点上方的断剑:“这位最正确的封印方式其实是强制入梦……现在是没这个条件而已。”

低沉沙哑的声音在他们脑海里响起——理所当然的,毕竟断剑没有长嘴:

“你最好放弃那个愚蠢的计划”

“为什么?”老仙奇怪的问:“你难道不想杀了那个给你添堵的混蛋?”

断剑沉默了几秒,似乎兴致不高——就算是封印物,被这样挂在房梁上应该也不会开心吧,至少他没有像吴凡偶尔说错些常识性内容时那样冷嘲热讽:

“……他身上有秘密,到时候弄的不巧变成口粮的就是你了。”

它停顿一下,语气又突然变得柔和:“怎么样,要不要考虑放我下来,我们详细聊聊?”



***
(跟上文无关,福至心灵的苏一苏我推的段子……bug肯定有,诡秘原作都不带这样玩的)


被围攻的古代学者再次将手伸进历史孔隙,却拖出来一个他从未见过的陌生男子。

黑发男子穿着奇异的,不对称的华服,镜片后的暗紫色眼睛微微转动,几秒后就恢复了清明,不再是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显然是有什么意识附着在了这个从历史孔隙中召唤出来的影像身上。

略带嫌弃的扫了一眼惊疑未定的,手还抓在自己胳膊上的古代学者,这位不知名的存在在将手臂抽出的同时也顺带拿过了对方左手上握着的断剑。

他转身朝前走了几步。漆黑斑驳的断剑在拿到他手里时似乎恢复了银白完整的样子,只是转眼又消失不见,仿佛刚才的一瞬只是因为夜晚的晦暗不明而产生的错觉。

断剑前指,看起来心情欠佳的历史影像似乎什么都没做,只是周围那群蠢蠢欲动的,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怪物却纷纷调转方向,朝着自己的“同伴”撕咬而去。



Fin.
20.03.27


无面人老仙——其实本来的脸比后来捏的好看。
黑夜途径半神是杰森,单纯想看魔狼罢了……还有苟在他身上的偷盗者途径天使浮云(草。
封印物拉轰(。)的设定也做好了……还挺劲的,有机会再写写(?

肝道夫

p1宿敌组换装ver,p2几个pl人物印象摸鱼,小巫女虽憨但也实惨

p1宿敌组换装ver,p2几个pl人物印象摸鱼,小巫女虽憨但也实惨

山自

奇怪的摸鱼增加了!

p1摸肥羊

p2-6是bendy and the ink machine paro,总之是变成了邪教勇闯微恐要素解密故事(?)

奇怪的摸鱼增加了!

p1摸肥羊

p2-6是bendy and the ink machine paro,总之是变成了邪教勇闯微恐要素解密故事(?)

Nara星的太空鱼

戳了@小草 自设的人形拉轰!☺️

今天本来想去刷个素材岛什么的,早上买了票结果戳了一天小衣服……
而且晚上太暗了也就只能在家拍照,但是家里也啥都没有乱七八糟((。

我主要就是想戳这个帽衫XDD 配色洋气!效果也挺好,但总之觉得有点放飞,就戳了个小贴纸贴脸上了😁

(果然小小小的效果就很可爱!!

后背本来想写字,但实在太难写了,最后擦掉的时候觉得这个摩尔斯电码()效果还挺洋气的,也很适合主神,就保留了~


下午拿水手服改了个粉色蓬蓬裙版,天气好了再去外面拍照><


然后我就觉得,我的产出根本看不出是邪教的粉啊(),那就戳个邪教的外套好了,依旧是 小草 ...

戳了@小草 自设的人形拉轰!☺️

今天本来想去刷个素材岛什么的,早上买了票结果戳了一天小衣服……
而且晚上太暗了也就只能在家拍照,但是家里也啥都没有乱七八糟((。

我主要就是想戳这个帽衫XDD 配色洋气!效果也挺好,但总之觉得有点放飞,就戳了个小贴纸贴脸上了😁

(果然小小小的效果就很可爱!!

后背本来想写字,但实在太难写了,最后擦掉的时候觉得这个摩尔斯电码()效果还挺洋气的,也很适合主神,就保留了~


下午拿水手服改了个粉色蓬蓬裙版,天气好了再去外面拍照><


然后我就觉得,我的产出根本看不出是邪教的粉啊(),那就戳个邪教的外套好了,依旧是 小草 的设定,缩这么小反正就是疯狂加拉链(不是),最后效果我还挺喜欢,

但是动森这个捏人啊!发型也太少了!就没有很合适的……就,这个男主发型(?)还气质比较像一点(╥﹏╥)

就当头发放下来了吧……

然后戳了一个小猫,原本打算有了短裙之后再……画就画了吧(。

又一想,我直接画个画个裙子不就得了??(不过连衣裙是短袖,我觉得这个还是衬衫的型好看!什么时候来卖衣服啊呜呜呜((


睡觉啦~晚安!💖

上岛之后对每一天都充满了期待~!


九壽
天谴之人 第二莽夫 大草原上的...

天谴之人 第二莽夫 大草原上的二五仔 地狱的不可描述 空魔法师小巫女(神志不清)

天谴之人 第二莽夫 大草原上的二五仔 地狱的不可描述 空魔法师小巫女(神志不清)

Nara星的太空鱼

昨晚掉san太严重就想戳点什么~
(我已经不再开PS了哈哈哈((。

于是戳了老仙衬衫!画像素的时候觉得老仙的衣服是最洋气的XDDD 配色也清新好看,

小仙仙!森林系!

结果捏脸的决定pose,哇是真的老仙!好可爱哦(系统好懂!

然后戳了圣墓……风的大衣,画着画着就放飞了😂,又觉得男孩子的衬衫比较清爽利索,就做了一件衬衫出来。

好喜欢这个【啊!】的表情!

“拉轰是这么跟我说的!”(震惊脸XDDD

忍了半天才没有把大衣命名为“金龙鱼大衣”X'DDD


以及不可缺少的水手服~刚好这个型还是长款,就捏了雪溢脸,画了一个小爱心贴上💖

然后跑去拿了条鱼拍照哈哈哈


既然...

昨晚掉san太严重就想戳点什么~
(我已经不再开PS了哈哈哈((。

于是戳了老仙衬衫!画像素的时候觉得老仙的衣服是最洋气的XDDD 配色也清新好看,

小仙仙!森林系!

结果捏脸的决定pose,哇是真的老仙!好可爱哦(系统好懂!

然后戳了圣墓……风的大衣,画着画着就放飞了😂,又觉得男孩子的衬衫比较清爽利索,就做了一件衬衫出来。

好喜欢这个【啊!】的表情!

“拉轰是这么跟我说的!”(震惊脸XDDD

忍了半天才没有把大衣命名为“金龙鱼大衣”X'DDD


以及不可缺少的水手服~刚好这个型还是长款,就捏了雪溢脸,画了一个小爱心贴上💖

然后跑去拿了条鱼拍照哈哈哈


既然如此还要画别人吗、那岂不是又是画着画着就(又)全员了(!

还有个发型特别佩德hhhh((


蹭个ta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