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拉里

644浏览    27参与
米果蓝

搬运!偏猎奇  不喜勿入  原帖链接海绵宝宝吧 

由于我的疏忽  没有检查是否少页就搬运了 吧友发的图片(因为翻译者发的楼层被百度吞掉了)在第三季结尾有一张图漏掉了  影响了大家阅读的连贯性 抱歉<(_ _)> 这次重发一下

感谢@瓶子瓶子🏺 的提醒!

因为不是更新  就先不加合集当“骗人小红点”了   等下次搬运时再一并加入吧

这个 里搬运的内容更加完整  ...

搬运!偏猎奇  不喜勿入  原帖链接海绵宝宝吧 

由于我的疏忽  没有检查是否少页就搬运了 吧友发的图片(因为翻译者发的楼层被百度吞掉了)在第三季结尾有一张图漏掉了  影响了大家阅读的连贯性 抱歉<(_ _)> 这次重发一下

感谢@瓶子瓶子🏺 的提醒!

因为不是更新  就先不加合集当“骗人小红点”了   等下次搬运时再一并加入吧

这个 里搬运的内容更加完整  原帖里的内容经常被吞

Oswinyaki

拉里凹三<LT HT大杂烩>推文(持更中)

先说一下我个人的喜好吧。


我其实LT和HT都可,感觉卷在西兰花时期是妥妥地LT,后来卷头发长了个子高了,反攻的时候自然也就到了。所以按照文本身的设定带入不同时期的拉里,只要不是太别扭我都可以接受,毕竟they kinda share that really。


然后呢,我不是很喜欢看全肉的文章,虽然看的很多分级是E或者M,但是sex的部分绝对是要配和剧情一起食用的,我超看重故事的完整性。


下面是找文的时候常带的一些tag。


enemies with benefits

exes to lovers...

先说一下我个人的喜好吧。


我其实LT和HT都可,感觉卷在西兰花时期是妥妥地LT,后来卷头发长了个子高了,反攻的时候自然也就到了。所以按照文本身的设定带入不同时期的拉里,只要不是太别扭我都可以接受,毕竟they kinda share that really。


然后呢,我不是很喜欢看全肉的文章,虽然看的很多分级是E或者M,但是sex的部分绝对是要配和剧情一起食用的,我超看重故事的完整性。


下面是找文的时候常带的一些tag。


enemies with benefits

exes to lovers

enemies to lovers

alternate universe-high school

alternate universe-university/college


最近太忙了,有些时间久了内容真记不得了,要是以后有空再补上简介和观感吧。总之大多数都是高中或者大学的设定,主要还有死敌和破镜重圆。

以下列出的文章我个人观感都很不错,喜欢你们也喜欢呀。



If Tomorrow Never Comes (We Had Last Night)

by FallingLikeThis, Rearviewdreamer

醉酒哈里拨错号码,被路易载回家。


got the sunshine on my shoulders

by hattalove

Famous Harry和旧爱Louis破镜重圆。


Love Me Like Tomorrow's Never Gonna Come

by stylescantstop


Blue Ice

by purpledandelion

结婚后哈里完全变了一个人(后面解释了原因)两个人表面上互相仇视,冷暴力各种吃醋,其实一直都有对彼此心动,不过还好误会最终总算解除了。


And I'll judge the cover by the book

by harrystylesandstuff


Enemies with benefits

by ssii8

完全如题,这篇很带感哦。


Baby Heaven's in your Eyes

by theboyfriendstagram

富人高中生路易和匪气十足平民留级生哈里设定,性张力满分。


I Hate You

by mediwitch3

如题啦。hate to love。


Over Again

by sincewewereeighteen

破镜重圆。


The Second Hand Unwinds

by kingsofeverything (FullOnLarrie)

时空穿越AU。


A Love That Feels This Right

by DontLetHimGo


time slows down whenever you're around

by wildestdreams


Sail Across Me

by iwillpaintasongforlou

王子哈里遇上海盗路易,故事很有趣。


give it up and get down

by hilourry

分手?Noooo,其实是hate sex小短篇。


i hate (loving) you

by stylinson

如题。又是一篇Hate to love。


Running Over Thoughts

by kingsofeverything (FullOnLarrie)


Take Me Back to Where We Started

by amory

破镜重圆。


Young & Beautiful

by Velvetoscar

摇滚巨星之子哈里和大学生路易。

这篇kudos很高,太太文笔绝了,写的超细腻。不过我个人看的有点着急,因为实在是太slow burn了。

米果蓝

搬运  搬运  搬运!

原作者是外国人

原作者:still in the Simulator 

汉化 M4Sheep(贴吧号)

重口 猎奇 毁童年

不喜勿入

原帖链接 海绵宝宝吧 

抱歉  这次的结尾少了一页点这个 补充

搬运  搬运  搬运!

原作者是外国人

原作者:still in the Simulator 

汉化 M4Sheep(贴吧号)

重口 猎奇 毁童年

不喜勿入

原帖链接 海绵宝宝吧 

抱歉  这次的结尾少了一页点这个 补充

米果蓝

搬运  搬运  搬运!!

原作者是外国人

原作者:still in the Simulator 

汉化 M4Sheep(贴吧号)

重口 猎奇 毁童年

不喜勿入

原作链接 海绵宝宝吧 

p8来源p9

搬运  搬运  搬运!!

原作者是外国人

原作者:still in the Simulator 

汉化 M4Sheep(贴吧号)

重口 猎奇 毁童年

不喜勿入

原作链接 海绵宝宝吧 

p8来源p9

Oswinyaki

(Larry<别名尼古丁>)现实向

[图片]


[图片]


一、


Whatsapp

联系人【Lou】

【对方正在输入中……】


(与其这样这样痛苦的争执下去,不如做一个更好的选择,不是吗)...



 














一、






Whatsapp

联系人【Lou】

【对方正在输入中……】




(与其这样这样痛苦的争执下去,不如做一个更好的选择,不是吗)

                                                  (嗯)

                                       ( 我会放手的)

(Hazza)

(我希望你能明白)

(我们结束并不是因为我不再爱你了)

                                             (我知道)

                                 (我们都需要一点时间)

(谢谢你)

(真的)

 

                                            (好好照顾自己)

(嗯,当然

你也是)

                                                (我会的)




自路易出现在他的世界的那一刻起,哈里就坚信不移,就像是《恋恋笔记本》里的艾米与诺亚,《两小无猜》里的苏菲与朱利安,就像是《时空恋旅人》里的玛丽与蒂姆。

他们,哈里和路易,是命中注定的。


可他不敢想象,和路易的最后一次对话会是那样的简短仓促,可不知为何,沉重无比。事实上,他完全没有想过这一切会结束,他和路易会走到终点,他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一个月再到一整年,路易都将不再是他人生轨迹里的一部分。


因为在他们曾经拥有过的那些时光里,路易刻画下的,从来就不是可以被轻易抹去的铅笔痕迹,他在他的心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像纹身一样,那么醒目,洗不掉也冲不走,存在于他的每一个包涵着重要意义的瞬间。



可这一切,都通过那该死的whatsapp发出去的对话,宣告结束。



二、



哈里从妈妈那里学到了很多,尤其重要的一点是永远要待人和善。

既然这样,撒谎,也囊括在待人和善之类吗?


哈里摇摇头。




至少,这不是一个待人和善的好例子。




正因为这样,哈里不会说谎。


虽然他说假话时并不会突然冒出匹诺曹的长鼻子,但是那种浑身上下都不自在的感觉……就好像……有人正在他身后注视着一样。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迫于西蒙给他们施加的压力,路易唐林必须每每承担起撒谎的任务。


Imagine no possesions


I wonder if you can


No need for greed or hunger


A brotherhood of man


imagine all the people


Sharing all the world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I hope some 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live as one



彩旗飘扬的六月

深不见底的柜子

多么讽刺啊




"粉丝们认为我和哈里在一起了。但……显然,这是她们编织出来的谎言……"路易耸了耸肩,用一种散发着"互相尊重"气息的方式将哈里揽了过来,又接着说道"的确是很美好的想象,不过,也只是想象而已。"


他那样流畅连贯地隐瞒,否认他们间的关系,坦然模样总是让哈里感到惊讶,即便他心里清楚西蒙明确告诫了路易多少次,他应该怎样表达怎么否认。

但那还是让哈里感到胸口刺痛,就好像那些倚靠在一起,相拥取暖,分享着有关未来的梦的夜晚,从未存在过一样。




但是这些都已经没有关系了。

这段起始于16岁与18岁的感情的终结的日子,所有的谎言再无必要。


因为的确,他们现在不是彼此的爱人。




可笑的是,到头来

除了极为熟络的亲属朋友们

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们曾完完全全属于彼此。

Secret Love Song 从头唱到尾

开始与结束,好像都是那么轻易,鲜为人知。

可即便那样,抹去那段时光,淡忘往事对哈里来说真的好难。



荒唐的岁月里,派对,酒精,飞叶子混乱地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什么,与此同时也毁掉了什么。

哦当然了。


还有烟雾。

那该死的烟雾。



三、


是从什么时候起,路易开始抽烟了?

早在乐队成立之前吗?不,哈里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他身上是没有一丁点尼古丁的味道的。

所以,那应该是他们搬离princess park后的事情了。

能不能再具体一点呢?好吧。哈里不得不承认,他自己也记不大清了。


他只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关路易的一桩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他的烟瘾越来越重了。

无论是街拍,杂志封面,还是被粉丝偶遇时甚至包括演唱会后台,他的手里总是掐着一根烟,就好像那已经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要是你没看见他手上有烟?

不如来打个赌吧,猜猜看,究竟这回烟是夹在路易耳朵上,还是在他上衣口袋里放着半盒?


好吧。哈里当然知道。


路易丝·汤姆林森是英国人。


而英国人对抽烟的迷恋,自漫漫历史长河一直延续至今。


人们会习惯性地耸耸肩膀,用那种“我相信你能明白”的表情说道


“毕竟,你懂的...这里是伦敦啊。”

(Well,you know... Here's London)

“生活在伦敦就有他妈的这么艹蛋。”

(For God's sake,London is fucked)

说完了,就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甚至可以说是已经习以为常的神情,点起一根烟,望向雾都灰蒙蒙的窗外。

那是一种镌刻在灵魂深处,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英式颓废。


即便这样,同样身为英国人的哈里还是很少抽烟。直白点说,他其实并不喜欢抽烟。不管是点烟,从口腔吸到肺的一连串的动作也好,还是烟雾弥漫时的味道也罢,他统统都不喜欢。


刺耳的音乐,闪个不停的吧台五彩灯光和尼古丁的气味充满了那段时间


哈里讨厌回忆起那段时间。

痛苦的流走记忆的时间。



他们的距离比任何时候都要更遥远,路易好像变了一个人,变成了那个哈里不熟悉的,颓废的陌生人。有时候,大多是在烟雾缭绕的时候,路易会变得尤其刻薄。

记不清到底是第几次,吧台吵闹的声音从听筒那边的传来,好刺耳。路易好像说了些什么,哈里听不大清。但很明显的是,他早就已经醉的一塌糊涂,根本不清楚自己此刻在做什么。


哈里尽可能大声地对着手机喊叫,希望声音至少能传到路易耳朵里,他劝路易快他妈停下,不要把一切都毁掉,他劝他赶快回家。然而听筒那边却只传来他的冷笑,路易毫不留情地质问他有什么资格监管自己在做什么。


他们争吵,冷战,和好,然后再一次破碎。

直到裂痕终于无法愈合,直到他们彼此都无法忍受












春夏秋冬,四季还在不停更迭。哈里也在向前走着,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感觉有一部分的自己不见了,和路易一起,脱离了他的人生轨迹。


在孤单而寒冷的夜晚,他在露天窗台凝望着依然灯火通明的夜伦敦,身边只有威士忌相伴。不知道多少杯灌进胃,直到酒精带来的困意将哈里俘获,他浑浑噩噩入睡却总在临晨时分从梦中突然醒来,下意识望向床铺另一边,只剩下空荡荡的半边,在那样的时刻,回忆总能如同潮水喷涌而来,将他轻易淹没毫无抵挡之力。


然后他起身,点起小夜灯,将记忆变成歌曲。




Played with myself where were you?


Fell back to sleep


I got drunk by noon


I've never felt less cool


We haven't spoke since you went away


Comfortable silence is so overrated


Why won't you ever be the first to break?


Even the phone misses your call


By the way



半空的玻璃瓶里

幽灵成双

他们漂泊无依

可回忆却固执万分

渴望倒带

重拾那些

心跳的瞬间







完成了。



2017年,哈里丝带尔斯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出现在了人们眼前。



宣传专辑的时候,电台主持人抛出问题

So is this person know the song is written about them?



Ehhh, actually I don't know.

哈里故作轻松地耸耸肩,心里却在止不住颤抖。




他知道吗?

他会不会在深夜点开他的专辑?

他会不会回想起往日时光?

他会不会知道自己有多想他?

他会不会也...

渴望重拾那份最初的心动。






五、



Later's better than never



哈里不知道答案,直到那通来电。

他一直在期盼,却又一直打消念头的,来自路易的电话。


听筒那边,路易的声音颤抖着,眼泪好像穿越空间界限,落在了哈里的手机屏幕上。



"哈里,你听见了吗哈里。该死的,我他妈今天喝了好多酒,真的好多好多酒。就因为你那专辑,因为我好想你,听见你的声音让我想你想到快要疯掉了。但是现在我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一直以来我渴望遗弃的东西纠缠着我,无论多少次我告诉自己过去终将成为过去,可它从来...从来都没有。我究竟怎样才能忘掉你,我做不到,你是我的意义啊哈里。你知道吗?我昨天又做梦了。梦里面我又回到了那时候,Jay的情况很不好,她躺在病床上,明明我就在她的身边紧紧握住她的手可她却一点一点消逝,去到我所不知道的远方。我离开病房然后去他的,西蒙安排的公关从来没有停止,流言满天飞,我的身上被粘满了标签,我觉得我甚至都认不出自己了。对不起,哈里。我真的真的很抱歉。我知道我伤害了你,这是事实,什么借口都不足够,没有什么方式可以挽回。但是我只是想说,那段时间我他妈彻彻底底迷失了,我的脑子里一团糟我不知道我到底在干什么。我感觉很难呼吸,胸口沉重的感觉让我言不由衷,只有酒精和尼古丁能够麻痹我片刻,那样呼吸于我而言才变得稍微轻松一些...对不起哈里,真的对不起..."




在那个夜晚

哈里终于明白。


看起来不管不顾的样子

只是路易的一种伪装。

他想要藏起自己的脆弱和痛苦。

所以一次又一次将自己推开。



哈里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是多么迟钝。


让自己享受欢愉而飞叶子和依赖飞叶子来逃避现实,二者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不同的。

他曾对此深信不疑。


可不知不觉间哈里却忘记了,既然世上本就不存在圣人,谁又有资格指责他人逃避现实?

更何况,如果他再耐心一点,如果他当初愿意更多地和路易沟通,如果他告诉他减轻悲伤的另一种方式是将痛苦分给两个人承担...




六、



时间好像静止在此刻。

听筒那边不再有声音,大概是路易太过疲倦,忘记挂断电话就睡着了。


"好好休息吧,路。我向你保证,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哈里轻声喃喃道,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路易滑开手机,正思考着该如何为临晨那通鲁莽的醉酒后的通讯做出解释,页面却忽然亮起。


是哈里。


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才终于有勇气点开。



上面赫然写着:



如果尼古丁的别名是痛苦

那我非常愿意

和你一起吞云吐雾


如果纷乱思绪让你渴望驱车逃离

至少给我机会

与你一同亡命天涯

                                       Your sincerely,Harry


忘奶小牛仔

【拉里】海盗船长在呼唤

1.


“Trick or treat!”


一小只幽灵大喊。


“Treat or trick!”


一小只海盗船长大喊。


“不给糖就捣蛋!”


海盗船长和幽灵二重唱。



2.


假扮幽灵的路易因为要抓住长长的白色床单,所以没有办法拎他的南瓜小桶。于是善良的海盗船长,奈儿,幽灵的好兄弟,自告奋勇帮他提桶。


于是奈儿提了两个南瓜小桶。不过这样一来,他就没办法假装断臂船长了。


不过在好朋友面前,断臂又能算什么呢!小桶里面里面装满了各色糖果。


“足够我们开一家糖果厂的!”奈儿高呼。


“我才不要开糖果厂!”路易拒绝了船长的邀请,“...








1.


“Trick or treat!”


一小只幽灵大喊。


“Treat or trick!”


一小只海盗船长大喊。


“不给糖就捣蛋!”


海盗船长和幽灵二重唱。




2.


假扮幽灵的路易因为要抓住长长的白色床单,所以没有办法拎他的南瓜小桶。于是善良的海盗船长,奈儿,幽灵的好兄弟,自告奋勇帮他提桶。


于是奈儿提了两个南瓜小桶。不过这样一来,他就没办法假装断臂船长了。


不过在好朋友面前,断臂又能算什么呢!小桶里面里面装满了各色糖果。


“足够我们开一家糖果厂的!”奈儿高呼。


“我才不要开糖果厂!”路易拒绝了船长的邀请,“我现在是幽灵!我只想吓别人一大跳!”


被拒绝的奈儿毫不气馁。他在路边捡到一个大纸箱,钻了进去。


“嘿!你在干嘛?”


“我是海盗船长!这是我的船!”


“快出来!我们还有好多户人家没有拜访呢!”


奈儿非暴力不合作。主要是糖果太多太沉啦!他实在需要休息。


路易有些不耐烦,他还等着去找利亚姆和赞恩玩呢!路易看看月亮,已经挂在头顶,马上就到和妈妈约定的回家的时间啦!


他抛下话,“那我先去了!你在这里等着吧!你就在这里乘盒提桶吧!哼!”




3.


路易找到了利亚姆和赞恩。


今年的利亚姆和赞恩不知道受什么影响,一个扮成魅影,一个扮成子爵。


路易实在没忍住,问,“那克莉丝汀是谁?”


“是音乐,我们共同的女神!”子爵和魅影手挽手,互相合声,彻头彻尾ooc。


路易觉得自己比月亮还要闪耀。他觉得自己不是在伪装幽灵,而是那盏坠落的大吊灯。他连忙抓了一大把利亚姆的糖果装在连帽衫的帽子里,“告辞!”




4.


幽灵害怕什么呢?


在路易第三次走到同一株树前时,他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幽灵会迷路吗?


他原本想抄近路回家的,可是没想到,万圣节的月亮总是没有那么闪亮,影影绰绰的森林像是被女巫施了魔法,每条小路都长得差不太多。


他拆了好多糖,把糖纸埋在一株株树前,试图利用排除法找出回家的路。


可是没用。树远比糖纸多。他兜兜转转,还是没能穿出树林。


奈儿还在等我吗?


幽灵会怕狼人吗?听说狼人的爪子很锋利,什么都能撕碎。


只剩最后一颗糖了,不合时宜的胡思乱想却一个接着一个。


没办法遵守和妈妈的约定了。他有些难过,明明都拉钩了,自己却爽约,真是一个不成器的男子汉。


路易深呼吸,拆开了最后一颗糖——




5.


糖是空的。


一团光球徐徐升起——


“……嗨。”光球开口了。


“哦?”路易目瞪口呆,躲在床单里佯装镇定,“你好我是幽灵我很凶。”


“嘿,你好,我叫哈里。我是糖果精灵。”


“呃,你好,糖果精灵,你太亮了,我看不清。”路易用手挡着光芒,对初印象的形容十分真诚。


“哦,抱歉,我关掉光圈吧!”


光球黯淡了。月色下,一个穿着紫色毛绒绒衣服的卷卷毛毛头开心地咧着嘴。


“你好!”毛毛头再一次问好。


“你好!我是说,你懂的,呃,你好!”路易想,不愧是糖果精灵。好甜。


“你发现了我。那我们就是好朋友了!”精灵先发制人,要求小幽灵碰拳。


小幽灵犹豫一下,“可是我不应该轻易和陌生人交朋友啊。”


“可我也不是人类啊!”小精灵绕着小幽灵飞来飞去,晃得路易眼花。


“那好吧!”路易想,准是他晃花了自己的眼睛,才会心跳这么快,头也昏昏的。


“好!那你就是我独一无二的朋友了!”小精灵十分高兴。


“那,”路易踌躇一下,不该轻易向朋友提要求的,可是没有办法,月亮早就攀上树枝,再不回家,妈妈会担心的,“你可不可以带我回家?”


6.


精灵弹了一个响指,变出来一头小木马。他连忙又打一个响指,变出来一座超市门口常见摇摇乐。赶在路易彻底撇嘴之前,他终于变出一张飞毯。


路易抱着床单,坐在飞毯上,听着夜风呼呼作响,“这一切就像是一个梦。”


“谢谢你。你好甜!”路易由衷赞美哈里,就像是诗人歌颂月色,没有由头,克制不住。


哈里皱皱鼻子,“谢谢你。”


“不过,其实我不知道甜味是什么味道。”


7.


“你不知道甜是什么味道吗?”路易好惊讶,“可你是糖果精灵?”


“因为生下来就是糖果精灵,藏在花花绿绿的糖纸里,所以我还没尝过糖果。”他摇摇卷毛脑袋。


路易摸了摸帽子,里面最后一颗糖也没了,只剩下手里的一张糖纸。


“哎呀!你要是早点出来就好了!我把糖都吃完了!”还吃了很多,吃得粘粘糊糊,到处都是。


小精灵在路易眼前突然放大。


凉凉的,软软的。


啊,他亲我了。


路易愣住了。


“原来这个就是甜味吗?”哈里皱着眉毛,“是挺,砰啪,让人心动的。”


7.


飞毯把路易平安送回家,送到二楼,他房间的窗口。


在跳下去之前,他张开手掌,看了看攥紧的糖纸,西瓜味的。


“再见,我的朋友!谢谢你的飞毯!”


小精灵打了一个响指,收起了飞毯,“谢谢你的甜味!”


“明天还会再见吗?”


“不好说。”


“那,我会想你的。”


“我也是。做个好梦!”


8.


第二天。


“路易,这是隔壁新搬来的邻居。快来和他们打个招呼!”


9.


奈儿在纸箱里没坐多久就睡着了,被热心市民霖佩连人带箱子和两桶糖一起,送回了家。


梦里也有很多糖吧,奈儿船长?

忘奶小牛仔

【拉里】搞什么机车

文如标题 很莫名其妙  在自我吐槽 写的很不好  烂尾了 对不起


霸道哈里和总裁路易



我姓唐,叫唐路易,今年27岁,名下有一家足球俱乐部,一家娱乐公司,一家摩托车行。和朋友,佩霖和霍兰柰,我们三个人一起组了一支乐队,彼得潘乐队,看心情随机去我们的各家酒吧巡回演唱,不对外发售门票,把黄牛气得跳脚。


我每天从正常大小的床上醒来,闭着眼睛想,真好,我有钱,我不用工作,随便躺到几点都行。


我还养了两条毛茸茸的狗,当代成功人士标配我都有。本应生活好不惬意,可是我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草,到底缺什么呢。”我揪着含羞草,等着它回应。...








文如标题 很莫名其妙  在自我吐槽 写的很不好  烂尾了 对不起


霸道哈里和总裁路易




我姓唐,叫唐路易,今年27岁,名下有一家足球俱乐部,一家娱乐公司,一家摩托车行。和朋友,佩霖和霍兰柰,我们三个人一起组了一支乐队,彼得潘乐队,看心情随机去我们的各家酒吧巡回演唱,不对外发售门票,把黄牛气得跳脚。


我每天从正常大小的床上醒来,闭着眼睛想,真好,我有钱,我不用工作,随便躺到几点都行。


我还养了两条毛茸茸的狗,当代成功人士标配我都有。本应生活好不惬意,可是我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草,到底缺什么呢。”我揪着含羞草,等着它回应。


没有答案。


我的人生,难道注定无解了吗。




于是拜托我的好兄弟佩霖给我算了一卦。他算卦很准,我归功于他的墨镜。


他说,虽然我不了解我自己,可是我很了解你。你缺一个不造作的灵魂。你缺一个对象。但是因为你太有钱,很可能会被人诈骗,所以切忌告诉你的另一半你很有钱。


我说,sick


霖佩说,我好心给你算卦,你还说我有病。我不跟你玩了。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走我的矿泉水,泼在我的身上。


我的身体比大脑更迅速地作出决定——转身,摸出新的一瓶水,开瓶,泼,一气呵成。全程用时2.8秒,超过全球98%的用户。


他又泼我。我又泼他。我们不亦乐乎,重修旧好。


只是浪费了不少水资源。


躲在沙发后面围观的霍兰柰说我们看起来太不聪明,加起来三岁半,还是虚岁。






不管怎么说,我决定踏上寻找真爱的道路。跨上机车一路疾驰,试图寻求浪漫的邂逅。我希望我的伴侣可以是小家碧玉,可以是万世巨星,可以是一切,只要我们相爱。


当我的命中注定出现的时候,他扼杀了我的一切幻想。我大脑空白,只剩下一句话充斥在意识库——


就是他了。




他就是我对于恋慕的一切幻想的载体。




穿越茫茫广场舞人群,我们目光相接。我停下摩托,驻足观望他在舞池中央,手脚僵硬地跳舞,划船舞。客观来讲,跳的不好。可是我愿意为了他反客为主。那一幕和知名爱情电影CMBY(为了防止被指蹭热度我就手动打个马👋🐎)N中的场景完全重合,我情不自禁,轻声呼喊,“唐路易!”


正在快乐锻炼的人群目光朝我转来,他也是。好在我们心有灵犀,他迷惑地甩了甩卷毛,径直朝我走来——


“请问您找谁?”


我攥住他的手,把他拉到一棵树下,强行壁咚他——


“我找你。”


他笑了,并且反壁咚了我,“虽然我不认识你,不过,你好,我叫风哈里。”


我从皮衣的兜里摸出来名片,谢天谢地,我居然带了——


话说早了,名片是霍兰柰的,“高尔夫俱乐部部长兼吉祥物”


我有些懊恼,“你好,我叫路唐林。”


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想起来霖佩的防诈骗忠告。


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只笔,不由分说地在我手心写了一串数字,“我今天没有带手机出门, 这是我的电话。打给我。”


转身重回广场舞大队,翩然似蝴蝶。


真不愧是我的一见钟情。




我问霖佩如何约会。霍兰柰凑过来,狡猾一笑,居然甩给我一本恋爱圣经。


读完以后我深受启发,醍醐灌顶,深感霍兰柰看的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书,怎么就我每天从五千平方米的大床上醒来,一百个女仆问我怎么还不上班,我和我的挚爱分手再和好再分手再和好。什么乱七八糟的。


靠别人不如靠自己,我决定还是先给他发一条短信,增加一些初始好感度。




“嗨,这是路唐林。”


“终于等到你了。明天和我一起去看电影。地址我等一下发给你。”


他居然这么主动。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看电影。


他十分强势,不知不觉地把头歪在我的肩膀上。他的体温比我高,热量透过布料传来,使我脸红。这进展也太快了吧。我还没有烛光晚餐,没有漫天烟火,没有大宴宾客,没有在摩天轮顶点接吻,没有在蛋糕里藏戒指,没有在埃菲尔铁塔上拥抱,甚至没有互通心意,怎么就肌肤相亲了。


我心跳如鼓擂。我还从未如此真实地感到心脏的存在。




过了一会我发现他只是睡着了。




电影结束,他飞快地拉着我冲出剧场,“来不及了。”他大喊。


我一头雾水,踉踉跄跄出了门。


砰砰砰。漫天花火。


“今天距离你28岁还有87天。很抱歉过去的27年,我没能出席。接下来的时间里,你都休想摆脱我。”他一本正经,“我在和你告白。我喜欢你,路唐林。”




一切来的过于突然。我有些慌乱,口不择言,“对不起,我欺骗了你,我其实叫唐路易。我怕你看不到我,只看得到钱,所以才撒谎,对不起。但我也对你一见钟情。”


他咧嘴一笑,“没关系,我也骗了你。我其实叫司黛卷。风哈里是我的网名。我也不知道你有钱。既然你有钱,那太好了,我们可以一起蹲彼得潘乐队了。我从来没蹲到他们的演出,连黄牛都买不到票,太可恶了。”




“那,我们这算是在一起了吗?”我有些恍惚。


“当然了!从今以后我们就纠缠不清了!”




“那个,其实我就是彼得潘主唱。”




“什么?”他大惊失色,“什么?你就是主唱!”




“神知道我为了搞到你们的票花了多大功夫。天呐。”他大发脾气,“我要和你分手,再和好,再分手,再和好,让你也尝尝一次次缺票登记的滋味。”




“可是算了,谁让我对你一见钟情呢。”他扑过来,咬了一口我的鼻子,很轻,“从今往后,我要你每首歌都有我的暗号,每场演出都有我的专属席位。”




“当然了。”我连连答应。




“还有,我要报复你,”他一脸坏笑,“我要你对我心动一百次。我要做你一百次的初恋对象。你的机车后座只能给我坐。”




“怎么样?愿不愿意进入我的陷阱?”他得意地挑眉。




“十分情愿。”





忘奶小牛仔

【拉里】親子丼

他俩对日本有着奇妙的偏爱,尤其是哈里,今年跨年都是在日本谨贺新春,吃着拉面过的,很是樱花妹。(这里有一个注释)


他们都挺喜欢日本料理的。可能是文化距离产生美,哈里对日本料理总是充满好奇心。


第一次去日本玩的时候,两个人在日料店,听着店员用特别标准的日式英语介绍菜单,十分五里雾中。最后还是看图说话,点了两份親子丼(oyanko don)。店员介绍说,鸡妈妈和鸡蛋都在这里,所以叫親子丼。可谓是一家人整整齐齐。



一个典型的薄雾浓云的英国傍晚。路易遛狗回来,饥肠辘辘溜进厨房,围观主厨哈里在做什么大菜。


“我刚才路过m记,没有进去。”暗示哈里今天的晚饭如果没有m记好吃...








他俩对日本有着奇妙的偏爱,尤其是哈里,今年跨年都是在日本谨贺新春,吃着拉面过的,很是樱花妹。(这里有一个注释)


他们都挺喜欢日本料理的。可能是文化距离产生美,哈里对日本料理总是充满好奇心。


第一次去日本玩的时候,两个人在日料店,听着店员用特别标准的日式英语介绍菜单,十分五里雾中。最后还是看图说话,点了两份親子丼(oyanko don)。店员介绍说,鸡妈妈和鸡蛋都在这里,所以叫親子丼。可谓是一家人整整齐齐。




一个典型的薄雾浓云的英国傍晚。路易遛狗回来,饥肠辘辘溜进厨房,围观主厨哈里在做什么大菜。


“我刚才路过m记,没有进去。”暗示哈里今天的晚饭如果没有m记好吃,深夜可能就会有一些嗷三的惩罚。当然,比m记好吃的话也会有一些奖励。


“親子丼。”他的主厨正在一门心思地炸鸡块。


“哈。”


不知怎么地两个人脑电波突然同步。哈里搬出巡演经典名言,“This is a family show” 


路易迅速接上, “or is it?”


然后笑倒在一起。比放暑假的小学生还要开心,仿佛世界上最好笑的梗就是親子丼。


没有什么比和喜欢的人一起吃饭更让人开心。










一个注释:日本跨年会吃荞麦面

忘奶小牛仔

【拉里】🈚️🚗文学

H喝醉了。


不知道哪位勉强保留了理智的朋友替他叫了车。但显然这位朋友也没清醒到哪里去,不然L和H也不会在街头晒月亮。


“你好,请问您的号码是9280201吗?我是您喊来的代驾。请问您的车钥匙在哪里?车在哪里?我去帮您开。”


醉醺醺的H用失焦的大眼缓缓扫描了一遍面前的青年,“Hi~”然后就笑咪咪望着L,不再说话。


醉鬼是不可能智力正常的,L从干这一行第一天就有了心理准备。


当L第三遍提问的时候,H的大脑似乎终于完成重启:“可是我没有车。”


空气突然沉默。


在失去全月好评和浪费时间陪醉鬼里权衡过后,L深吸一口气,“这样啊。那麻烦你取消订单吧。”...










H喝醉了。


不知道哪位勉强保留了理智的朋友替他叫了车。但显然这位朋友也没清醒到哪里去,不然L和H也不会在街头晒月亮。


“你好,请问您的号码是9280201吗?我是您喊来的代驾。请问您的车钥匙在哪里?车在哪里?我去帮您开。”


醉醺醺的H用失焦的大眼缓缓扫描了一遍面前的青年,“Hi~”然后就笑咪咪望着L,不再说话。


醉鬼是不可能智力正常的,L从干这一行第一天就有了心理准备。


当L第三遍提问的时候,H的大脑似乎终于完成重启:“可是我没有车。”


空气突然沉默。


在失去全月好评和浪费时间陪醉鬼里权衡过后,L深吸一口气,“这样啊。那麻烦你取消订单吧。”


可是你不能指望喝醉的人讲道理。H歪歪头,像是经历一番思考后回答到,不。


掷地有声。


“我会付你钱的。我很有钱。”他咧嘴一笑。


L耐性耗尽,“麻烦你不要打扰我的工作。”


纵使酒精麻痹了大部分感官,H也察觉到对面人的低气压。他踉踉跄跄站起来,抱住对方,“不要生气。”


L气笑了。他问对方,“你干嘛不放我走?”


H把手臂收紧,牢牢锁死眼前的陌生人,“因为你好看。”




好看的L觉得可能喝高了这件事会传染,否则自己怎么会突发奇想,决定大发慈悲打算把人送回去。也可能是因为对方的卷毛或者是绿眼睛正中红心。


不过是用走的方式。


“那行吧。我送你回去。”




其实目的地并不远,可能就半个小时路程。


但没走十分钟L就为自己的轻率而懊悔。


谁能想到H是“软体动物”呢?像超大号挂件一样贴在L身上,仿佛没有骨头。


“嘿,”累到气喘吁吁的L终于忍不住了,“不如我公主抱你回去吧?”


H开心地说,“真的可以吗?”然后作势要把腿抬起来,等着投怀送抱。


L马上说,“我这是在讽刺你重。你不能稍微自己用点力气吗?”


H失望地放下腿,“这样啊。”


然后继续当挂件。


L认命了。他觉得可能本月摩羯座水逆。




没走几步,挂件突然伸长了手,“你看看,那里有车!要不你开车带我!”




于是代驾L终于有了一辆车。虽然是自行的。


后座上载着人形挂件。


挂件长手长脚,窝在矮矮的后座上,紧紧环住L的腰,脸贴在L的后背上。




夜风凉凉的,吹散了H的酒劲。他把耳朵贴在L的后背上,听对方因为运动而有些过快的心跳。


然后看着L翘翘的发尾。


心跳突然也加速了。




“告诉你一个秘密!”后座的突然大吼到。


“什么?”


“我有四个乳头!”


夜风把声音吹得支离破碎。L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什么?”


“我说,我有四个乳头!”


L把车停下来,扭头看着H,认真地给出评价,“伙计,不得不说你很酷!”


“你知道我的秘密了!”


“所以呢?”L一挑眉。


“你要对我负责!”然后一把拉过来L,亲了上去。








“那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作为交换。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馗三

我真的觉得假哭应该要好好地和拉里道个歉

我真的觉得假哭应该要好好地和拉里道个歉

风中飘扬的鬓角

They don't know about us

Larry
你一生的故事 半au
第一人称叙事 ooc

They don't know about us

第一次见你那天,也就是参加xfactor之前的那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云雾缭绕的,就像《迷雾》里的景象,雾后面是三只像八爪鱼一样但十分巨大的生物,在这之后的几年我也会不时梦到它们。我害怕极了,想要逃跑却双膝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在我们之间有一层透明的屏障,谁也无法逾越。八爪鱼把它的触手伸到那层屏障上,发出“嗡嗡”的声音,像是有些抛锚的机车,在大脑一片空白过后我意识到它想要和我交流,“嗡嗡”的机车抛锚声就是八爪鱼的语言。八爪鱼大概是发现了我无法理解它们的语言,它触手的末端又分出了...

Larry
你一生的故事 半au
第一人称叙事 ooc

They don't know about us

第一次见你那天,也就是参加xfactor之前的那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云雾缭绕的,就像《迷雾》里的景象,雾后面是三只像八爪鱼一样但十分巨大的生物,在这之后的几年我也会不时梦到它们。我害怕极了,想要逃跑却双膝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在我们之间有一层透明的屏障,谁也无法逾越。八爪鱼把它的触手伸到那层屏障上,发出“嗡嗡”的声音,像是有些抛锚的机车,在大脑一片空白过后我意识到它想要和我交流,“嗡嗡”的机车抛锚声就是八爪鱼的语言。八爪鱼大概是发现了我无法理解它们的语言,它触手的末端又分出了七个枝叉并从中吐出了墨汁,墨汁没有随着重力向下滴落而是漂浮在空中组成了一个弧形。我总觉得这个符号我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双腿不像先前一样瘫软,我撑着自己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双手伸在前面摸索着向前走,我不想迎面撞上那堵看不见的屏障。虽然没跟你讲过这个梦,但我能想象你睁着你的蓝眼睛对我说“incredible!”我在摸到屏障的时候也说了同样的话,八爪鱼的触手隔着屏障贴在了我的手上,在它低下身子嗡鸣后墨汁组成的圆弧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还没来得及和它们说话我就被Gemma 从床上拉了起来,要知道十六岁的我还没有早起的习惯晚,更何况海选的时间早得有些过分,我想zayn最能理解我当时的痛苦。

在室外等待时吹在脸上的风让我清醒了很多,我也开始变得紧张,胃里翻江倒海的,前几天看得那本漫画里勇者斗龙的情节仿佛正在胃里上演。还好之后的一切都非常顺利,演唱通过后我在后台激动地和亲人朋友抱在一起。十六岁的小男孩觉得所有幸运都砸在了自己身上,但我最幸运的一刻还是还是在厕所遇见了你。那个时候我的眼前出现了一道温和的白光,你坐在床边,阴沉犹豫的表情挂在脸上
“Hazz”你每次叫这个名字的时候都会有抑制不住的笑容     “Loui come on!”还没来得及开机的摄影师发出了哀嚎,好在比起忧郁的风格MV导演也更喜欢笑起来的你,他让你保持着这份能叩开心门的微笑继续拍摄。
“hi”你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还有些恍惚,不记得自己刚刚迷迷糊糊地说了句“oops”  
这个时候你还没想过把这个词纹在身上,甚至还没有纹身的念头
你走出厕所之后我用冷水洗了把脸,想让自己的精神恢复正常,任谁遇见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脑子里全是关于他的故事都会觉得自己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我觉得自己还在梦里,甚至又一次闭了上眼睛等待Gemma 把我从床上拽起来,可什么都没发生。我安慰自己是比赛太紧张太累了,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睡一觉就好了。

这次,我没梦见七肢桶,我给八爪鱼取了名字,因为它们只有七只触手严格意义上称不上八爪鱼。我睡得很踏实,第二天早上关掉闹钟之后又睡了十分钟才起床。在选手们的练习的地方我又一次遇见了你,不像第一次在厕所时那样有些尴尬,主要是和你说话比较舒服的原因吧。之后又遇见了niall他们,大家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这个时候我们谁都不知道之后大家会在一起那么久,谁都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我又一次梦见七肢桶是在西蒙把我们组成一个组合之前的那个晚上。这次我没有之前那么紧张,我主动地走到屏障前伸手想让它们感知我,七肢桶很聪明,不仅伸出了触手还给出了更多的圆弧。它们很美妙,每一个都有不一样的凸起和墨渍,我努力地记下它们,想要弄明白圆弧的含义。
我们被淘汰的时候Liam和niall哭得像个受伤的小狗,不止是他们俩,所有没有晋级的都红了眼眶,年纪稍微大些的还会让别人坚强点,向前看。我们五个还没来得及哭作一团就被工作人员叫到了评委面前,我不希望回家前还听到西蒙刻薄的评语。可评委告诉我们的是我们作为组合复活了,还没来得及哭成一团的几个人用喜悦取代了泪水。在我们抱在一起的时候,我的眼前又出现了白光。矫正好牙齿的niall,剪了头发的Liam,纹了纹身zayn,蓄起胡茬的你还有留着长发的我五个人抱在一起,只不过台下的不是评委而是举着灯牌尖叫着的粉丝,这次我以为是我兴奋过度产生了错觉。这简直是痴心妄想,我们五个能拿冠军就谢天谢地了。
之后我梦见七肢桶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见到拿到白光的次数也慢慢增加
你和我窝在沙发上比赛剥巧克力包装纸的时候,它又出现了。我已经习惯了白光出现之后我看到的东西,可这次不一样,穿着白色上衣的你满身酒气,大声地唱着不成调的歌,你又更大声的喊了句“Boyfirend” 而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诧异,还伸出胳膊从背后搂着你还和你交换了一个充满酒气的吻。窝在沙发上的你我二人开始用巧克力包装纸砸对方,不知道并不存在的酒精是不是也冲上了我的大脑
“now kiss me you fool”
你没有迟疑,亲吻我的脸颊时我能感受到你的心跳,之后你告诉我这是你第一次亲一个男孩子并给了我一个更为正式的吻。我们的嘴唇重叠在一起,两个人笨拙却又真挚地亲吻着对方。我们向剩下几个公开关系的时候,大家都很平静,zayn甚至对我们才确定关系有些惊讶。
我们在比赛的时候拍了好多的视频日记,虽然许多年之后Liam会嫌弃自己那个时候的发型,niall会拍这我说“当时就想让你们开个房”,大家也会对着画面中的zayn感到伤感。是的他离开了,我不记得在什么时候看到了zayn离开的画面,但我在白光消失后抱了zayn好一阵子,他以为我出什么事了不停地在耳边安慰我,揉我的头发想让我开心些。zayn的衣服被我哭湿了一大片,还骗他说是怕我们会输掉比赛才哭的,看着zayn和几年后别无二致的焦糖色的眼睛,我意识到zayn还是zayn,变得是别的东西,一些我不知道也无法改变的东西。
我尝试着寻找这一切的原因,线索把答案落在了七肢桶身上。随着了解的文字的增加,我开始试着通过它们的文字和它们进行交流,在弄清楚它们的身份和目的时,我们已经踏上了巡演的旅程。在我预见的未来里有许多事情我想亲口告诉你,lou   想让你知道我们几个人在之后取得的成就,想把未来巡演路上的琐碎小事倾诉给你,每当我见到过的事情真实发生时,感觉就像又一次爱上了你
当然也有我不想让你知道的事情,我甚至不想用文字记叙。白光消失之后我觉得它也抽走了我一半的灵魂,狗仔的围追堵截,记者抛出的尖锐问题,这些取代了七肢桶不断地出现在我的梦里,最让我不想面对的还是你失焦的蓝眼睛。深夜到清晨,你都和酒吧里狂欢的人一起高举酒杯,但没用丝毫兴奋的神态,老天,这么多年你还是那么不会伪装自己。想和你说点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毕竟我总不能直接告诉你“lou以后我们会经历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
但我还是先你一步开口“They don't know about us”你的蓝眼睛里闪现着对这句话的疑惑“没事lou,我想到了下一首歌的歌名” 我不想告诉你真相

我喜欢写歌,关于我们的或者别的什么,有机会我想把七肢桶的故事也写进歌里。未来的某一天我会把这些故事都告诉你,把那首写出来又改了很多遍的歌唱给你和孩子们听。我在一开始就知道了结局,但依旧选择了这条走向未来的必经之路,我预见了这条路上的所有故事,我满怀欣喜也满怀痛苦,支撑我一直走向终点的理由是因为结局里面有你。
从表演结束后我们在后台交换了一个吻,你和Liam又开始了新一轮水战,而我等待着十几年后给你讲述这个爱情故事。

陆雩啦
陈年老章,章子实在太脏。

陈年老章,章子实在太脏。

陈年老章,章子实在太脏。

凉生

【Larry Stylinson】冬夜

*来自我这两天在深圳被冻出生理泪水每天还要睡在又冷又硬又没有可爱的英国男孩暖床的宿舍床上的怨念


英国的冬天通常不会这么冷。

Louis裹紧身上的风衣,把围巾在脖子上缠了三圈。围巾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Louis心想他是他出道以后人生第一次出现在公共场合一个小时还没被人认出来。

当然也或许是天太冷了,他想,每个人都躲在有茶和壁炉的屋子里,大街上才会这么空闲。

反正也没有人等我回家,他又想,却还是加快了步伐,迈进了房门把寒冷关在门外。

房间里和室外几乎没有温差,即便已经习惯了这样一个人的冬天,他还是会想念曾经有人拱到他怀里的夜晚。Louis给自己泡了一杯热茶,坐在炉火前发了会儿呆才...

*来自我这两天在深圳被冻出生理泪水每天还要睡在又冷又硬又没有可爱的英国男孩暖床的宿舍床上的怨念



英国的冬天通常不会这么冷。

Louis裹紧身上的风衣,把围巾在脖子上缠了三圈。围巾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Louis心想他是他出道以后人生第一次出现在公共场合一个小时还没被人认出来。

当然也或许是天太冷了,他想,每个人都躲在有茶和壁炉的屋子里,大街上才会这么空闲。

反正也没有人等我回家,他又想,却还是加快了步伐,迈进了房门把寒冷关在门外。

房间里和室外几乎没有温差,即便已经习惯了这样一个人的冬天,他还是会想念曾经有人拱到他怀里的夜晚。Louis给自己泡了一杯热茶,坐在炉火前发了会儿呆才有了起身脱掉外套去洗澡的勇气。他洗了一个战斗澡,换上了对于这个天气来说太过单薄的睡衣,准备钻进自己冰冷的被子。

然后他发现事情不太对。

虽然他的被子还像一周前离开时那样以奇怪的形状耸立着,但他很确定里面藏着什么正在辐射热量的物体。Louis凑近,看见几缕卷发从被子的边缘钻了出来。

Louis的手因为寒冷和兴奋颤抖了起来,他掀开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突如其来的寒冷让被子里的人颤抖了一下。

“Lou…”Harry轻车熟路的钻进了他的怀里,他的卷发蹭着Louis肩上裸露的皮肤。

就像他们没有分开就一样,就像他们没有半年未见过一样,就像自己没有固执地不给对方发短信一样,就像从前的每一个冬夜一样。

Louis的手抚过Harry的头发,当时Harry剪掉这一头长发的时候他和十二三岁的小粉丝一样闷闷不乐,直到Harry滚进他的怀里承诺他会再次留长的。

“骗子。”Louis把嘴唇贴在Harry的额角喃喃自语道,这些年Harry的头发不仅没有养长还越剪越短。

但我也是个骗子。Louis接着想,久违的Harry的洗发水味道让他的眼睛都酸涩了起来。他告诉Harry他不会因为休团而不联系他,他不会不回他的短信,他不会逃开和他相关的问题,但是他食言了。

Harry的手臂从身侧移到了胸前,他整个人像个婴儿一样蜷进了Louis的怀里。Louis露出一个微笑,突然想到窝在他胸前的这个男孩已经快要24岁了。

他把嘴唇凑到Harry的耳边,他想说提前祝你生日快乐,他想说新的一年我不会再对你说谎了,他想说我想你,但最后却在对方的耳边落下一个亲吻。

“有你的冬天很暖和。”他轻声说。


END




凉生

【Larry Stylinson】拉里的八百种打开方式

★记几个au梗永远不写慢慢写

★持续补充中

欢迎点梗



1. Silk au


只有打赢这场官司的人能成为皇家律师。

“只有一个人能成为皇家律师,”Louis恶狠狠地盯着卷发男人,“而那个人只能是位Tomlinson。”

“所以最后我成为了皇家律师。”Harry Tomlinson如是说。


2. 寻妈记 au


“Kids,现实和理想总是天差地别的。就像我曾经以为我会在伦敦难得晴朗的午后,在一家咖啡店里遇见我的命中注定。但事实上,我和他相遇在男盥洗室,第一次见面他就尿在了我身上。但那没什么不好的,现实或许不像你想的那么浪漫,但是这些awkward的相遇...

★记几个au梗永远不写慢慢写

★持续补充中

欢迎点梗



1. Silk au


只有打赢这场官司的人能成为皇家律师。

“只有一个人能成为皇家律师,”Louis恶狠狠地盯着卷发男人,“而那个人只能是位Tomlinson。”

“所以最后我成为了皇家律师。”Harry Tomlinson如是说。


2. 寻妈记 au


“Kids,现实和理想总是天差地别的。就像我曾经以为我会在伦敦难得晴朗的午后,在一家咖啡店里遇见我的命中注定。但事实上,我和他相遇在男盥洗室,第一次见面他就尿在了我身上。但那没什么不好的,现实或许不像你想的那么浪漫,但是这些awkward的相遇却能改变你的一生。这就是我如何遇见你们的Papa的故事。”


3. 年龄差


“I'm too cool to hold hands.”他调皮地眨了眨绿色的眼睛,“But a kiss will be ok.”


4. 合约夫夫


Harry坚称他在签合约前就和Louis表了白。

“我不会和不喜欢的人约会,更别说结婚了。”Harry双手抱胸看着他的丈夫,“这是我对你话说的第一句话。”


5. 逃婚au


我需要一个signal。Louis想,他的眼睛扫过婚礼会场,定格在一个步伐不稳的卷发男孩身上。

半分钟后那个男孩摔进了他的结婚蛋糕上。

And this is the signal.


TBC



凉生

【Larry Stylinson】Trouble

*一个迟到的生贺,纯糖短打一发完

*又名《怕麻烦的Louis和他麻烦的小男友》

*橄榄理论:寻妈记里提到的,一方讨厌橄榄一方喜欢橄榄,这让他们成为了一对perfect couple!


Trouble



即使被Niall称为行走的trouble maker,Louis Tomlinson是一个非常怕麻烦的人。他从来不整理床铺,一周才洗一次衣服,因为整理很麻烦;他会一次买好几套同款的阿迪达斯运动服和好几双看起来没什么区别的Vans,因为尝试新的风格和款式很麻烦;他从来不愿意打理自己的头发以至于喝多了的Niall无数次把他当成Liam新买的刺猬(Liam:“我从来没有...

*一个迟到的生贺,纯糖短打一发完

*又名《怕麻烦的Louis和他麻烦的小男友》

*橄榄理论:寻妈记里提到的,一方讨厌橄榄一方喜欢橄榄,这让他们成为了一对perfect couple!




Trouble



即使被Niall称为行走的trouble maker,Louis Tomlinson是一个非常怕麻烦的人。他从来不整理床铺,一周才洗一次衣服,因为整理很麻烦;他会一次买好几套同款的阿迪达斯运动服和好几双看起来没什么区别的Vans,因为尝试新的风格和款式很麻烦;他从来不愿意打理自己的头发以至于喝多了的Niall无数次把他当成Liam新买的刺猬(Liam:“我从来没有买过刺猬那一直都是Louis的头发!”),因为要让头发服服帖帖很麻烦;他从来不下厨,因为烹饪和洗碗很麻烦。

这就是为什么当Louis第一次尝试把自己塞进牛仔衣和黑色紧身裤的时候,Niall笑得过于用力以至于他差点被嘴里的M豆噎死。

“What the HELL are you doing, LOUIS TOMLINSON??!”Liam坐在沙发的另一头一边平息Niall足以掀翻屋顶的笑声(谢天谢地他们楼上没有住人,不然Liam肯定Niall现在已经被夹在对方的热狗里),一边用略带惊恐的眼神注视着Louis。

“尝试新的风格?”Louis看了一眼他的朋友,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允许我引用你上周五说过的话,当Zayn问你为什么永远都穿着阿迪和Vans的时候。”Niall终于停止了大笑,“你说‘尝试新风格很麻烦,再说穿着阿迪和Vans我一样魅力四射’。”

Louis露出一个Liam和Niall很少见过的害羞的微笑(Liam:事实上上一次看见这个微笑是在十年前,那时候Louis还是个偶尔会理一理抽屉的11岁男孩):"“wow,那可是Harry。”

这个瞬间后来被Liam记录在《我怕麻烦的朋友和他的trouble》册子里(没错Liam为这对黏糊糊的boyfriends专门做了一本纪念册),命名为“和Harry第一次约会前的Louis”。

“That was not our first date.”后来已经改名为Harry Styles Tomlinson的卷发男人用他绿色的眼睛瞪着Liam,“That was not even a date. 我只是想问问Louis能不能帮我的歌写段歌词,Zayn说他很擅长这个。”

呵,男人。Liam在暗处翻了个白眼,一个正常的乐队主唱绝对不会请一个从来没在公共场合唱过歌的足球运动员帮他写歌。

“Anyway”,Niall后来在Liam的册子上补写到,“That's how their story began.”



Niall Horan是Louis从怕麻烦的人变成trouble maker的第一个受害人。作为Louis的大学室友,这是他这个月第五次收到再在宿舍厨房制作烟雾炸弹就把他们退宿的警告。

“那不是烟雾炸弹。”Niall记不得这是他第几次向别人解释,“那只是Louis在尝试做菜。”

在Niall试吃了无数次Louis做的“吃起来有奶油和蘑菇的味道但单从外表来看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食物后,Louis终于做出了他第一份成功的作品——全部进了Harry的肚子。

“这真的非常甜蜜。”Liam一边说一边把刚刚打印下来的Harry发的Twitter贴到自己的小册子上,旁边还附上了他偷偷复制的Harry画的做菜的Louis,“他们真的是我见过做可爱的couple了。”

“Shut up.”Niall给了Liam一个凶狠的眼神,发誓自己一个月都不想看到奶油和蘑菇了。



“你确定你要和他结婚?”Zayn看着自己卷发的朋友,眼珠来回转动。

“我和Louis已经谈了五年恋爱了,而我依然像热恋一个月一样爱他。”Harry带着疑惑的眼神看了Zayn一眼,“所以是的Zayn,我要和他结婚。”

“结婚和恋爱是两码子事!结婚后你们要一起生活,而在生活上你们两个有太多不同了。”Zayn叹了口气,“你喜欢猫他喜欢狗,你喜欢做菜他一窍不通,他从来不铺床或者洗衣服...你们甚至都不能分享衣柜!你有五十件不同的衬衫而他买了五套一模一样款式的阿迪。”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是一对完美的couple。你还记得HIMYM里面的那个橄榄理论吗?”Harry拍了拍他的朋友,“我和Louis,我们刚好互补。他或许是个trouble maker,而我愿意做那个处理麻烦的人。”

他眨了眨眼睛:“再说他为了我穿了一年的紧身裤、牛仔衣和皮鞋,这就够我爱他一辈子了。”



事实上在他和Louis的婚礼上,Harry才是那个trouble maker。他延续了自己在演出上平地摔和被话筒线绊倒的传统,摔进了自己的结婚蛋糕里。

Louis大笑着从蛋糕里捞出他的丈夫,Harry可怜巴巴地望着他,Louis低下头,吻走了他脸上的奶油。

Liam拍下了这一幕,这张照片后来被他贴到了Harry和Louis恋爱手册的封面上。当他把这本册子作为十周年礼物送过这对couple之后,Harry一个星期没有和他讲话。



END


此木君
看完敦刻尔克 一个拉里脑洞 其...

看完敦刻尔克 一个拉里脑洞

其实有点冷笑话的感觉……

看完敦刻尔克 一个拉里脑洞

其实有点冷笑话的感觉……

0.03%

TRUE

· Larry AU一发完(什么AU就自己看吧我一写就剧透了
·梗来自POI的一集,但有改动;文笔差慎点

当Louis从床上挣扎爬起来时,上班已经要迟到了。他毫不在意的向洗漱间慢慢走去,慢悠悠的刷完牙就在他刚准备洗脸时他的闹钟响了。Louis被突然的声音吓的把头埋到了水里。哦他那个该死的闹钟从来不会在正确的时间响。

Louis收拾好自己拿起一片面包就往办公室快走过去。他还顺路买了一杯绿茶哦当然不是为他自己。

办公室向往常一样拥挤又嘈杂但是Louis喜欢这样,毕竟他很为他的工作自豪。

“Louis!差两分钟迟到!你最好给我找个听的过去的借口。”正在工作的一位女士...

· Larry AU一发完(什么AU就自己看吧我一写就剧透了
·梗来自POI的一集,但有改动;文笔差慎点

当Louis从床上挣扎爬起来时,上班已经要迟到了。他毫不在意的向洗漱间慢慢走去,慢悠悠的刷完牙就在他刚准备洗脸时他的闹钟响了。Louis被突然的声音吓的把头埋到了水里。哦他那个该死的闹钟从来不会在正确的时间响。

Louis收拾好自己拿起一片面包就往办公室快走过去。他还顺路买了一杯绿茶哦当然不是为他自己。

办公室向往常一样拥挤又嘈杂但是Louis喜欢这样,毕竟他很为他的工作自豪。

“Louis!差两分钟迟到!你最好给我找个听的过去的借口。”正在工作的一位女士对着Louis的方向头也不转的说道。

“噢……”,Louis向那个方向走去,吧之前买的绿茶放到那个女士的桌子上,“给你买绿茶去了,亲爱的Stone,我很在乎你的身体的,昨天一整晚辛苦你了。”

Stone女士终于转过头看了Louis一秒又转回去:“得了吧,赶快去工作你知道这玩意不能没人在。”

“你真该去休息一下,自从你调过来就一直这么辛勤工作,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像中国的那个国宝?”,Louis拉开椅子,见Stone哪里没回应,笑笑戴上耳机。他真的很喜欢这个人,不仅仅因为她工作专注认真还以为Louis总感觉她身上有一些其他人没有的东西,但Louis也说不上来。在她的手下做事Louis总是很享受。

“您好这里是911,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呢?”这话几乎是从Louis嘴里滑出来的一样。“哦我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爆胎了……”“哦别着急先生,你叫什么?”“艾伦。”“艾伦你现在在哪里?”“XXX。”Louis快速的在键盘上敲了敲。“XXX高速公路上有车爆胎了,我需要附近救援队带着交警疏通车辆管理人群。”“256队到达现场。”Louis又敲了一下键盘。“艾伦,不用担心了,救援队已经过去了把一切放心交给他们。”“好的我看到他们了谢谢嘀——”

“干的漂亮。”Stone女士走过来顺便拍了一下Louis的肩。“Elsa你终于要休息了吗?亲爱的身体最重要。”Elsa撇了一下嘴走向公用休息室。

在Louis又接了几个电话后他打开柜子到夹了张'help'的小盒子里拿出一个润喉片吃上。纽约市的每一天都像这样如此令人担心,Louis很庆幸自己和同事能为这做些什么。明天做的事几乎都是相同的。直到Louis接到一个小男孩的电话。

“您好这里是911,有什么能为服务的呢?”

“……你可以叫我Harold。”听筒那边传来慢悠悠的相比同龄人略显低沉的声音。

Louis楞了一下,“哦好的Harold。发生了什么事吗?”

“现在6年级放学了我正在往家里走……我觉得有人在跟踪我……”

“不是同学的恶作剧吗?”

“我想……不是的,先生。我在班里人缘还是不错的。”

“该死我叫Louis,你可以叫我Louis。”

Harold不确定的看了眼手机……他是刚刚听见接线员说脏话了吗?

“我觉得Harold,”那边的Louis又说话了,“不要回家,他可能是想打劫你。去个人多的公共场所,我会派救援队去帮你的。”

“可是Louis,我正在开门。”

“……进去了吗?”

“嗯。”

“家里有什么地方可以躲吗?”

“衣橱里有个不容易被人发现的死角。”

“Harold躲进去,就现在。”

“……”

“Harold发生什么事了吗呢跟我说话。我已经定位到你的位置了救援队这就过去。发生了什么吗Harold?跟我说话Harold。”

“Louis……”电话那头传来哭腔,“他们在那东西砸我们家的防盗门,我估计马上就要进来了……”

“你躲起来了吗?”

“是的。”

“救援队正在过去别害怕。一会他们进来时不要发出声音。”

“……好的。”Louis听着电话里强压着自己哭声的男孩的声音,心揪在一起。

Louis接着听到了越来越大的砸东西声甚至还有枪声……靠Louis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用手机打给救援队企图让他们能快点去帮那个男孩。

Louis看到了Elsa往过来的疑惑的眼神。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起来了。他向Elsa投过去一个抱歉的眼神却看到Elsa正在打电话,从她的表情上什么也看不出来。

Louis连忙又让自己的注意力回到Harold身上。

“Louis……”这次电话那边的男生是彻底哭了。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吗?”

“接你的私人电话……”男孩沙哑的声音让Louis战栗。

Louis看向他的私人电话,一个未知号码打了进来。Louis颤抖着手接了那个电话。

“Tomlinson先生。我想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你是谁?”

“这不重要Tomlinson。现在,你是选择帮我是忙还是这个男孩死。”

“他叫Harold。”

“谁会记住一个将死之人的名字呢?当然那取决你帮不帮忙。”

“……”

“对了Tomlinson。他身上已经绑了炸弹了,我希望你的考虑时间能够少一点 。”

“我怎么知道……他还活着。”Louis咬着牙说道。

“嘟。”对方传来一张照片。上面是那个他刚接到求解电话的男孩——Harold。他有一头卷发,大大的绿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当然就像那人说的Harold身上绑了一个定时炸弹。

Louis浑身瞬间软下来,“……你需要我做什么?”Louis一边说一边用空着的手把身边的柜子打开把那张写了'help'的纸塞到上衣口袋里。

“首先,把需要救援队支援的那条指令删除。”

“1256队你们不用过去了。那个电话是个恶作剧。重复是个恶作剧。”

“1256队收到。归队。”

“很好Tomlinson。然后去找Elsa要终端机的操作密码。然后去把2003年2月8日的所有电话记录发到一个邮箱。发完就从终端机上删除那些记录。”

“既然你知道我没有权限为什么你不直接去找Elsa?”Louis忍不住问道。

“因为不是谁都有你这样的经历阿Tomlinson。她有可能不会太在意一条生命但你不会不是吗?”

“你要知道Elsa不可能把终端机的操作密码告诉我,不是谁都能要到的。”

“不要再说废话了,做就行。我没有耐心时就是Harold死的时候Tomlinson。”

Louis僵硬的站起来,拿起桌子上的笔在桌子上写上help的字迹。

“Tomlinson放聪明点。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

Louis惊恐的转头像四周看去。没有什么异常的。身边还是熟悉的忙乱熟悉的此起彼伏的接电话声。他要绝望了。

“阿……”Louis从喉咙里发出了他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什么的声音。

他推开Elsa在的公共休息室的门。里面只有Elsa一个人,她在笔记本电脑上快速的敲着什么。

“Elsa……”Louis开口,声音有点尖。

“嗯?”Elsa头也不抬。

Louis的眼睛开始泛红,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呜咽。“我想我需要一下终端机的操作密码。Alice那个菜鸟又把报告记录日期写错了。”Louis把手伸到口袋里把那张纸片塞到桌垫下面,他一直盯着Elsa看,期望耳机里的人不会发现他的举动。

Elsa看到了Louis的举动,Louis觉得她的眼神变了变。“……好吧。记得先去帮我把昨天一些NYPD调出来的记录输入回去你才可以干你的事。如果我的电脑没收到你的完成消息提示而我看到了你在先干你的事情。你可以回家了。昨天那些记录很重要。”她把一小摞资料递给Louis。Louis做了个很受伤的表情出了休息室。

“你看到了我得先输入那些资料。”Louis对着耳机说道。

“是的。那就快些输入。我给你邮箱发了一封邮件一会就发到那个邮箱。”

Louis看了下手机。“老兄匿名邮箱回发不了把。”

“发就行了。”

“哦好的……”

Louis用异常慢的动作输入着。他不知道Elsa帮他拖延时间做什么。突然门被人打开了。“Louis不要转过来。”他听见Elsa的声音。“我打开了干扰器他现在听不到我们讲话。”“好的。”Louis小声的说。见那个男人没有说什么便接着说:“Elsa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你在干什么??”“当然了。听着他可能在你耳机上安装了微型摄像头只要你不看我他就看不到我。”她继续说到:“我特地给你胡写了些电话记录让你输。我的朋友已经定位到那个声音的坐标了。很奇怪电话是从很远的地方转了三次才接到那个手机的——”Louis打断了她的话。“你要怎么做?”“很简单把人救出来。不行的话你就把记录删了我刚备份了但是就怕他不放人。”

“定位有误。我把干扰器关了你再和他说几句就说可以删记录了但是要确认Harold的人身安全。”Elsa突然说。

“还在吗?我输好了可以给你删记录了。”

“快点。”

“我想先确认Harold的人身安全。”

“刚不是看了吗?”

“万一你们已经把他杀了怎么办。”Louis装作镇定。

“……Louis?请帮帮我……”男孩的声音传了过来。

“快干事Tomlinson。给你3分钟给我把记录发过来并从终端机上删除否则你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好,好的。”Louis连忙找到记录把它们往邮箱里转。手指不自觉的出汗让Louis的操作几乎全乱套。

“Lou,找到男孩了正在……呃正在往他那走。”Elsa的声音又传过来。

“那我还需继续要传吗?”Louis问。

“让你多带点装逼你以为去玩过家家的吗??”Louis听到Elsa的低吼不自禁的转头看她。

“Tomlinson原来你真的不在意他的死活。你要又失去一个人了。”

“……不!”Louis吼道那边已经挂断电话。

Elsa望着Louis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快逃!”Louis被Elsa拉着就往外跑。NYPD的武装部队已经进来疏通人群让所有人往外走。

“不走那边。”Louis正要跟着一块出去就被Elsa拉过来。“他们肯定会在门口堵你杀了你的。他们怕你出庭做证。我有狙击手在外面会先杀了他们的人的。从后门走。 ”Louis还没说什么就听见他们那层的电脑一个接一个的炸了有股要引发火灾的势头。

“Harold怎么办?”他问道。“不知道。现在没有听见爆炸声音应该正在被拆弹吧。”Elsa掏出一把手枪对着黑暗开了一枪。一个黑影倒下。“该死。”,Elsa楞了一秒,“他没事了Lou。现在问题是你。”

Elsa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医用针管对着Louis打进去。“阿……”Louis身体软下来说不出话四肢没知觉根本不听他使唤。Elsa把Louis的衣服扒下来只给他留了条内裤。Elsa轻声对Louis说:“恢复过来以后自己找清洁员的备用衣服。”说完开始脱自己的裙子换上了Louis的衣服,她又带上一个鸭舌帽把帽子压的低低防止别人认出她把手枪别在裤子上往出口走去。

“……”Louis说不出来话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说感谢救了Harold还是让Elsa不要拿自己冒险。Louis嘴唇颤抖着,奇怪的声音从嘴里冒出来,他的眼睛泛红着眼泪止不住的流。他觉得这才是一件错事。不是不救他人生命而是让他人为自己献出生命。

此起彼伏的枪声环绕着Louis。他的心连同着枪声一起一上一下。

———————————————————————————

Louis又像往常一样起晚了。那该死的闹钟又没有按时响起。

Louis洗漱完夹了片面包就跑出门了。他正准备掏钱买绿茶时意识到了什么他低笑着摇摇头。想办公室走去。

Louis被人突然拽到角落。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那人摘掉墨镜——Elsa。Louis有一大堆话要问她,Elsa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对他说:“我想你至少得看看你拼上命去救的人是什么样的。”“也是。”

Elsa把他领到了一个附近的足球场,那个男孩正在和他的朋友们一起踢足球。显然他踢的不是很好。但他竭尽所能。就算没踢好也开心是笑着。男孩的酒窝能装人。这让Louis想起了以前,也是和一个卷发绿眼瞳的男生一起踢球的场景。那人踢的也不是很好。

“我想知道,”Elsa看着那个男孩对Louis说道,“是你的什么经历让他宁愿让你接这个电话也不愿让我这个来这一个多月的能力出众还拥有操作密码的人'帮'他。为了接他这通电话我可以说准备了很久。”

“那是我刚成为接线员的时候的事了。我在这世上唯一在乎的人哦当然他也是911接线员,他被厌世的暴徒绑架了让我把电话接给总统否则就杀了他哦很巧也是绑的炸弹……”

“哦等等要一个问题交换一个问题我对你也是很好奇的。”Elsa翻了一个白眼示意Louis继续说。

“谁都知道要在度假的总统接电话就可以暴露他的位置然后暗杀总统。我在一直犹豫,最后和他打的视频电话确实他的安全。他用口型对我说要保护好总统。然后我就亲眼看着视频电话里的他被炸弹炸成……呃你知道吧就那样。”看Elsa不说话Louis强加解释道:“当然我也没看到什么血型场面。毕竟马上那手机就炸了……”“他是你什么人吗?”Elsa开口。

“他叫Harry Styles。我的未婚夫。其实那天的后天就是我们结婚的时候。”

“抱歉。”

“没事了都过去了。我现在尽力帮助每一个需要我帮助的人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毕竟那也是他希望的。保护我们能保护的。”

“只要他在你心里就好了,Louis,”Elsa转过看着Louis,“他还在,你还在。”

“谢了。不过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保密。”

——END——
写完想打自己一点也不B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