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拉露恩

792浏览    44参与
Celeste
我永远在你的身边 该图来源于T...

我永远在你的身边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蜜犬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我永远在你的身边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蜜犬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宅女小厨娘
林炜翔小朋友可以把衣服还给我哥...

林炜翔小朋友可以把衣服还给我哥哥吗?

他现在衣服真的不多…

等你长大就可以成为召唤师和我哥哥一起玩啦~

还是先穿梧桐树幼儿园的校服吧~


因为翔翔那张特别像厄斐琉斯的图,一直想画个翔斐琉斯

本来想依照黑夜使者皮肤那个原画做个动图:拉露恩的脸突然变成doinb脸的皎月,然后翔翔将其一拳击飞

无奈本人画工非常有限,只能(暂时)放弃

后来就想到可以是翔翔偷穿厄斐琉斯的衣服cos他,然后拉露恩赶忙跑来拿队服来换

其实还想远处画一个光屁股打喷嚏的厄斐琉斯(简笔),但是正方形画布太小了画不了了


后续我也脑补好了:回到巨神峰的拉露恩一直惦记着梧桐树幼儿园的林炜翔小朋友,等翔翔成为召唤...

林炜翔小朋友可以把衣服还给我哥哥吗?

他现在衣服真的不多…

等你长大就可以成为召唤师和我哥哥一起玩啦~

还是先穿梧桐树幼儿园的校服吧~


因为翔翔那张特别像厄斐琉斯的图,一直想画个翔斐琉斯

本来想依照黑夜使者皮肤那个原画做个动图:拉露恩的脸突然变成doinb脸的皎月,然后翔翔将其一拳击飞

无奈本人画工非常有限,只能(暂时)放弃

后来就想到可以是翔翔偷穿厄斐琉斯的衣服cos他,然后拉露恩赶忙跑来拿队服来换

其实还想远处画一个光屁股打喷嚏的厄斐琉斯(简笔),但是正方形画布太小了画不了了


后续我也脑补好了:回到巨神峰的拉露恩一直惦记着梧桐树幼儿园的林炜翔小朋友,等翔翔成为召唤师以后,送给他一套新武器

然后翔翔的回礼是:摇花手给她看……


*funplus加油!*


补充:增加了lwx的id,x画成了厄斐琉斯的通碧枪标志,看着也像爱心,也像箭头指向翔翔小朋友

Celeste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ahdrnf12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ahdrnf12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Celeste
夏天 该图来源于twitter...

夏天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蜜犬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夏天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蜜犬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Celeste
好温馨❤️ 该图来源于twit...

好温馨❤️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蜜犬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好温馨❤️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蜜犬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Celeste
快看!下雨啦 该图来源于twi...

快看!下雨啦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_Knbn_0728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

快看!下雨啦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_Knbn_0728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

Celeste
宝贝们,我又开始搬运啦~ 该图...

宝贝们,我又开始搬运啦~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DAEUNGAME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宝贝们,我又开始搬运啦~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DAEUNGAME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智障少女奇拉

莫说拭去眼角的泪。

⚠厄斐琉斯·拉露恩向,亲情向。

「一场无言的争吵。」

「武器不会受伤,但是——哥哥,你会。」

没有检查错字与否,可以接受的话↓


又是一次皎月教派的任务。凝聚在厄斐琉斯手中的武器随着月亮半躲进乌云而缓缓消散,他拖着满身的伤,一步一步移动到一块巨大的岩石旁,缓缓地靠着岩石坐下。


朦胧的月光下,厄斐琉斯可以看到自己身上比较严重的几处伤口,皮肉外翻,鲜血染红了周围的衣裳,还顺着衣服的碎片一点一点的滴在一旁的土地上——那是刚刚有个烈阳教派的信徒用飞刃在他的身上留下的。那时他的眼睛正盯着前方的敌人,正要切换武器,被人抓住了这个空档,从侧面偷袭了。


伤口很深、很痛。但是,无论是多深...

⚠厄斐琉斯·拉露恩向,亲情向。

「一场无言的争吵。」

「武器不会受伤,但是——哥哥,你会。」

没有检查错字与否,可以接受的话↓


又是一次皎月教派的任务。凝聚在厄斐琉斯手中的武器随着月亮半躲进乌云而缓缓消散,他拖着满身的伤,一步一步移动到一块巨大的岩石旁,缓缓地靠着岩石坐下。


朦胧的月光下,厄斐琉斯可以看到自己身上比较严重的几处伤口,皮肉外翻,鲜血染红了周围的衣裳,还顺着衣服的碎片一点一点的滴在一旁的土地上——那是刚刚有个烈阳教派的信徒用飞刃在他的身上留下的。那时他的眼睛正盯着前方的敌人,正要切换武器,被人抓住了这个空档,从侧面偷袭了。


伤口很深、很痛。但是,无论是多深的伤口,都比不上饮下那些夜绽之花的痛。那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觉——仿佛有一千根针在血管里流动,又仿佛有一千只蜜蜂扎着喉咙。或是无数的人撕扯着他的皮肤,或是无数岩浆在他的躯体中沸腾,而他自身被浸泡在弗雷尔卓德的冰雪之下一般。


拉露恩没有说话。

但她本可以说话。

只是这一次,她十分罕见的沉默了。


她感受不到厄斐琉斯身上那些伤口的疼,也无法理解夜绽之花的痛。但她总是能够看见厄斐琉斯皱紧了眉头,嘴唇死死的闭着,眼神中不带任何情感的望向远方——除了在他看向月亮的时候。


拉露恩明白,厄斐琉斯并不是在看月亮。


就像现在,厄斐琉斯又抬起了他的脸,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月亮。汗水与血,或许还有眼泪,混杂在了一起,顺着厄斐琉斯年轻的脸庞滴一点一滴地砸在地面上。他张了张嘴,但喉咙里发不出一丝声音,只能像上岸的鱼一般,做着徒劳的功夫。


沉默,良久的沉默。


拉露恩又想起了小时候。如今拉露恩身处神庙之中,一切都与外界隔绝,所以她更加频繁的回忆着为数不多的过去。大多是皎月教派的训练,那些日子足够乏味,所以拉露恩更愿意回忆与厄斐琉斯在一起度过的时光——尽管,屈指可数。


而厄斐琉斯,又何尝不是时刻回忆着幼年的日子?


但,太远了。无论是那些谈不上有趣的童年还是两人的距离。精神世界与物质世界之间只有薄薄一层轻纱,但想要撩开这层沙,却很难很难。莫说并肩,莫说牵手,更莫说拭去那眼角的泪,如今的他们连对视也做不到。那是数年前月合奇观降落在他们身上的命运枷锁,他们承受着皎月教派的希冀,就不再拥有自己。


这夜太静了。


不知是过了多久,厄斐琉斯忽的站起身来。尽管还有些摇摇晃晃,但他很快就稳住了步子。他早已收回了目光,背着月光,拨开一处灌木丛,闯进森林,朝着皎月教派所在的驻地走去。


"——厄斐琉斯!"


空灵的女声突然出现在厄斐琉斯的脑海之中。这个声音理应只有厄斐琉斯一人听得到,但森林之中,一群鸟儿应声飞起,翅膀拍打空气的声音与鸟鸣声混杂在一起,显得无比嘈杂。他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头稍微侧向一边,但始终没有回头。


而此时的拉露恩在遥远的神庙之中,咬着下唇,双手绞着衣摆,不知要如何开口。


又是一阵沉默。厄斐琉斯驻足了许久,没有听到下文,再次开始了行动。但拉露恩又一次急急忙忙地开口,再次打断了厄斐琉斯的动作。


"——厄斐琉斯。"

拉露恩咽下一口唾沫,满目皆是月光般的温柔和哀伤。


"厄斐琉斯——你要记住,你并不是一个人。"


拉露恩说完以后,长长的吐出一口空气,然后跌坐在神庙中央,双目紧闭。厄斐琉斯闻言,浑身突然颤栗了一下,接着,便如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继续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原地。


厄斐琉斯是笑着的。


乌云终于从月亮的脸庞上移开,如水般的月光平等地洒落在瓦罗兰的土地之上。


白龙明卿

月·寻·萧

          那啥,文章oocoocooc严重,兄妹骨科,不喜欢的慎入!含刀子🔪🔪🔪不要打我啦!你仔细看,我不骗人的!它是甜的


     拉露恩刚刚被切断了与厄斐琉斯的精神联系,过了好久,还没联系上,拉露恩突然感觉不到厄斐琉斯的存在了,月光照耀着大地,拉露恩能看见大地上发生的所有事情,她看见自己的哥哥满身是血的倒在皎月...

          那啥,文章oocoocooc严重,兄妹骨科,不喜欢的慎入!含刀子🔪🔪🔪不要打我啦!你仔细看,我不骗人的!它是甜的


    

    


     拉露恩刚刚被切断了与厄斐琉斯的精神联系,过了好久,还没联系上,拉露恩突然感觉不到厄斐琉斯的存在了,月光照耀着大地,拉露恩能看见大地上发生的所有事情,她看见自己的哥哥满身是血的倒在皎月祭坛的旁边,她想去触摸,却发现触摸不到。


     “哥哥!哥哥!哥哥!”拉露恩惊慌失措的喊着自己的哥哥,希望能让“血人”醒来,可是与厄斐琉斯精神相连的拉露恩没有听到厄斐琉斯的精神回应,拉露恩在神庙里焦急的等待着,她突然看见了厄斐琉斯手里紧抓不放的布。


     她看见了里面的内容,“抱歉拉露恩,我怕是陪伴不了你了,抱歉!”拉露恩看到自己哥哥最后留下的语言,泪水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Brother, I'll get you back, I swear! 

(哥哥,我会找回你的,我发誓!)


      身在精神世界里灵魂祭坛的厄斐琉斯醒了过来,厄斐琉斯发现自己还“活”着,但是,自己好像不在物质世界。他是怎么进精神世界的?好怪!厄斐琉斯站起身来,往祭坛出口走去,他发现自己走不出去,也不能发出任何信息。


     他只好回到祭坛里,他想去找拉露恩,但出不去,泪水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厄斐琉斯却没有察觉到脸上的泪痕,他想起了自己是因为教里的任务,突然被一个戴着面具的人给袭击了,那男人很奇怪,带着一张奇怪的面具,说着什么艺术品之类的话,这让厄斐琉斯不明白。


    后来,自己躲过了那奇怪的人的攻击,完成了任务,硬打起精神回到皎月派的祭坛,写下最后给拉露恩的话,就昏死过去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他只知道,拉露恩现在一定很自责。


    “我就知道,只有我一人安然无恙!”拉露恩现在正在神庙里哭泣并自责着,其实她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哥哥身上背负着皎月派复兴的使命,哥哥一直不停的在训练,而自己也在不停的学魔法。


     后来,那次进入精神世界,没想到竟然是永别,他们各自都知道为了使命,必须这么做,但是,心里是那么不舍,她知道自己哥哥对情感那些都很迟钝,喝了夜绽之花提炼出的毒药后,更是察觉不到了,强忍着心里的不舍与爱恋的苦涩,进入了神庙的最深处。


     可是现在哥哥死了,她的心像是被刀死死的剜了,当自己哥哥和瑟提遇见的时候,她知道瑟提看哥哥的眼神,因为她也有,那是看爱恋之人的眼神,还好哥哥不懂,但是她一想到哥哥也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情感,她的欣喜一下子被熄灭了。她很嫉妒瑟提那个家伙,因为可以在物质世界触碰厄斐琉斯!而她不能,只能远远的看着的。


     看着哥哥执行任务所受的伤,看着哥哥脸上留下的泪水,她心疼,她想给厄斐琉斯包扎伤口和拭去泪水,可是发现自己触摸不到,心里的苦涩和心疼再次被放大,拉露恩不禁捶着自己的胸口想要缓解这种感觉。


     “一定一定,一定会找到你,不管什么代价!”拉露恩想着,马上跑出了这个一直没怎么出去过的神庙。她来到一座祭坛前,打开了面前的石门,想翻阅里面的记载,有没有可以出去精神世界的方法,她突然看见一个紫色的身影,那好像是哥哥。


     厄斐琉斯发现自己出不去,干脆就坐在地上睡觉,虽然周围有书,但是自己并不像看书,还不如睡觉。而拉露恩打开石门就看见这幅场景,月光照耀在少年清秀的脸上,少年的周围仿佛有圣光;“哥哥~”拉露恩试着叫厄斐琉斯,厄斐琉斯一向浅眠,听到声音就醒了。


     “拉露恩?”他刚想说出拉露恩的名字,却只发出来“唔唔~”的声音,“哥哥~我找到你了,找到你了!”拉露恩飞快的跑到厄斐琉斯的面前并抱住了厄斐琉斯,“哥哥,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哥哥~”少女在哥哥的面前露出了脆弱的表情,手捂着面部哭泣。


      厄斐琉斯笨拙的用手轻拍拉露恩的肩膀,不知道怎么安慰,只好抱住拉露恩,拉露恩的哭声停住了,厄斐琉斯见这个方法有效决定以后就用这个方法哄人!


      当拉露恩一见到厄斐琉斯,他们的精神就相连在一起了,拉露恩当然能听见哥哥心里的想法,她拉着哥哥走出祭坛,回到自己在神庙的房间里,这次祭坛没有在拦住厄斐琉斯。


     “哥哥总是把自己当做武器!”拉露恩把厄斐琉斯受伤的地方进行包扎,顺便……


 



那啥,嗷嗷嗷嗷https://shimo.im/docs/y6HVdv8VqRpVcqvY/  

白龙明卿

     那啥,等我会儿,兄妹骨科一会儿就码出来,先听这首歌哈!


      



     那啥,等我会儿,兄妹骨科一会儿就码出来,先听这首歌哈!


Celeste

嗯………🤔(配点啥字呢?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Sonwooang

嗯………🤔(配点啥字呢?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Sonwooang

Celeste
妹妹你看像不像你?(一脸骄傲的...

妹妹你看像不像你?(一脸骄傲的阿斐✨)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Nsiring_fix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妹妹你看像不像你?(一脸骄傲的阿斐✨)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Nsiring_fix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Celeste
当佐伊给阿斐撒星粉(◦˙▽˙◦...

当佐伊给阿斐撒星粉(◦˙▽˙◦)

妹妹说的话是:亮闪闪的像头皮屑一样23333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iUEvVB9NKJeQuER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当佐伊给阿斐撒星粉(◦˙▽˙◦)

妹妹说的话是:亮闪闪的像头皮屑一样23333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iUEvVB9NKJeQuER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Celeste
妹妹---移动的军火库 该图来...

妹妹---移动的军火库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Noxusia90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妹妹---移动的军火库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Noxusia90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Celeste

今天听歌突然发现戳戳这歌词有点契合啊。

哥哥你绝不会哑然折受着苦难!

(咕咕咕了好久有点爽,开学的日子终于定了!心里踏实了不少。在6.1之前我还是会更新哒,只不过会频率没那么高了,因为要好好复习了否则开学就要接受黑人老哥抬棺了…请见谅啦~)

该图来源于p站

作者:DalDal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今天听歌突然发现戳戳这歌词有点契合啊。

哥哥你绝不会哑然折受着苦难!

(咕咕咕了好久有点爽,开学的日子终于定了!心里踏实了不少。在6.1之前我还是会更新哒,只不过会频率没那么高了,因为要好好复习了否则开学就要接受黑人老哥抬棺了…请见谅啦~)

该图来源于p站

作者:DalDal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Celeste
在黑夜与黎明之间 该图来源于T...

在黑夜与黎明之间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Nsiring_fix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在黑夜与黎明之间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Nsiring_fix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Celeste
Summer is comin...

Summer is coming!!!!

皎月教派的团建?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Nsiring_fix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Summer is coming!!!!

皎月教派的团建?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Nsiring_fix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Celeste
又逞强了嘛…? 该图来源于Tw...

又逞强了嘛…?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_Knbn_0728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又逞强了嘛…?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_Knbn_0728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Celeste
真的…就是…一时大意…溜了溜了...

真的…就是…一时大意…溜了溜了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_knbn_0728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真的…就是…一时大意…溜了溜了

该图来源于Twitter

作者:_knbn_0728

该图目前没有得到授权,如果涉及到侵权将会立刻删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