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拜松

89751浏览    294参与
砂糖色群星。

【企鹅物流x博】新年纪事.

-含莫斯提马、能天使、德克萨斯、拜松。


-*洪炉示岁背景。


  “莫斯提马,你确定那爆竹是这么点的吗?”


  龙门的新年只有戒备和紧张,按理说新年并不应该充满这种气氛,可是就因为传闻中的所谓“灾兽”的怪物,所有士兵都警戒森严,一点也看不出新年的感觉。


  而博士此刻终于摘下了兜帽,站在一旁弯腰看着莫斯提马把爆竹放下,然后自己把从德克萨斯那里借来的打火机递给她。


  “呵呵,谁知道呢。不过博士,难得的假期别去管什么安全隐患了吧,毕竟你好不容易从罗德岛出来。”


  “…啊,说的也是。”


  这...


-含莫斯提马、能天使、德克萨斯、拜松。


-*洪炉示岁背景。


  “莫斯提马,你确定那爆竹是这么点的吗?”


  龙门的新年只有戒备和紧张,按理说新年并不应该充满这种气氛,可是就因为传闻中的所谓“灾兽”的怪物,所有士兵都警戒森严,一点也看不出新年的感觉。


  而博士此刻终于摘下了兜帽,站在一旁弯腰看着莫斯提马把爆竹放下,然后自己把从德克萨斯那里借来的打火机递给她。


  “呵呵,谁知道呢。不过博士,难得的假期别去管什么安全隐患了吧,毕竟你好不容易从罗德岛出来。”


  “…啊,说的也是。”


  这是新年前一天的夜晚,是博士拼尽全力处理文件后的假期,凯尔希终于松口说是可以让自己放几天假,而正在琢磨去哪里玩的时候,能天使就直接从门后闪了进来。


  “Leader!和我们一起去龙门吧!!”


  “龙门?”


  “企鹅物流每年都会有的新年派对!来玩吧!”


  “…其实我不想去魏的地盘…我知道了我去好吧我去!!”


  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拽了过来,路上好像还看见了星熊和陈,两个人还在戒备着所谓的年,看见自己过去的时候星熊还打了声招呼,好像还说了什么,不过因为能天使拉着自己走的太快了所以几乎没听见。


  那么着急去过年吗?


  “愁眉苦脸的可不适合你,博士。你在想什么呢?”


  莫斯提马比划了一下那颗一看就会爆炸效果非常强烈的爆竹,然后转过身子看着这边。


  “没事,我只是在想假期能不能给我多放几天。”


  “啊、还有工作?”


  “…………………。太过分了莫斯提!!”


  “哈哈、抱歉。不过已经差不多可以开始了吧?”


  “准备完了吗?哦!要注意别被那东西崩到呢博士!”


  “…那玩意没问题吗?”


  能天使从仓库里走了出来,然后拜松跟在她身后,手中拿着一摞子线香烟花。


  “没问题啦没问题啦,倒不如说每年都这么过的。”


  “啊、博士。如果你感觉有危险的话我可以用盾——”


  “没关系,有危险的话我会带着博士走的。”


  莫斯提马笑容依旧,然后能天使把烟花放在了地上,看着好像气氛不太好的两人。


  “嘛、没关系的!有危险的话我会保护leader的,对吧?”

 

  “…我们只是放个鞭炮吧?”


  博士用树枝拨弄了一下爆竹,随后一只手放在了博士的肩上,清冷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博士,稍微让一下。”


  德克萨斯从仓库中出来,手中还拿着打火机,博士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随后又无语了一会儿开了口。


  “还有打火机吗?”


  “仓库有库存,不过不能借你,博士。你并不喜欢烟的味道吧?”


  “也不是不喜欢,我觉得应该分谁,比如德克萨斯抽烟就很帅,啊、还有银…”


  “我要点了。”


  果断的声音响起,那颗爆竹的引线被点燃,随后德克萨斯拽着博士向后退了两步。


  “——轰!”


  “……………?那只是个爆竹吧?”

 

  “是哦leader!企鹅物流特产,量子二踢脚~”


  “所以我才说博士需不需要保护——”


  “——这不没事吗,看来退后的足够及时呢!”


  “可是警备团——”


  “别担心啊博士,已经打好招呼了。”


  莫斯提马扬起惯例的笑容,堕天使用那双手摸了摸博士的头,然后看着仓库里面。


  “还有爆竹,要不要继续点?”


  “?算了算了,我觉得我要被老陈手撕了”


  “啊、还有烟花,博士。…不过都烧起来了!”


  “这不是火灾吗??水呢??”


-

  “卡,我觉得剧情编排没什么问题,关键的问题是,博士,你能休假吗?”


  “………………。”


  “虽然说作为新年贺岁片非常好,不过如果你拍不了那就从一开始就不行吧。”


  “……。太过分了,我要去找凯尔希!——”


  “博士,你们完事了吗?”


  小兔子在门口晃了晃耳朵,她还拿着一捆工作报告。


  “虽然我觉得假期不太可能,但是罗德岛的新年派对也不会差的!虽然烧不了罗德岛…”


  “……你都听见了啊,阿米娅。”


萨科塔洋葱圈。
虽迟但到。 送葬人:我感到背后...

虽迟但到。

送葬人:我感到背后有什么东西。

虽迟但到。

送葬人:我感到背后有什么东西。

青灯祈影
明天在b站直播画完这张嗷

明天在b站直播画完这张嗷

明天在b站直播画完这张嗷

逆时丶Emit
买pad后的第一张图,画了拜松...

买pad后的第一张图,画了拜松,那时还在熟悉软件

买pad后的第一张图,画了拜松,那时还在熟悉软件

雪浅

【拜莫】蒲公英与满天星

花吐症paro

拜松×莫斯提马

原作背景,时间线接我上一篇《偶遇》,当然不看也没什么大影响

双视角

角色ooc有!官方剧情妄想有!

是HE,请放心


*(可能有私设的)花吐症:内心喜欢上某人(自己不一定能意识到)后会从嘴里咳出与对方相关的花的花瓣,唯一的治疗方法是得到所爱之人的吻。如果不及时治疗,症状会持续加重,最后因花瓣堵塞呼吸道窒息而死。


OK的话↓


拜松捂着嘴咳了几声,看见掌心几朵米粒大小的蓝色花朵时蹙起了眉。这个症状是今天早上开始的,他一开始只以为是普通的感冒,直到这几粒小花的出现。

自己没有源石病,应该和感染症状...

花吐症paro

拜松×莫斯提马

原作背景,时间线接我上一篇《偶遇》,当然不看也没什么大影响

双视角

角色ooc有!官方剧情妄想有!

是HE,请放心


*(可能有私设的)花吐症:内心喜欢上某人(自己不一定能意识到)后会从嘴里咳出与对方相关的花的花瓣,唯一的治疗方法是得到所爱之人的吻。如果不及时治疗,症状会持续加重,最后因花瓣堵塞呼吸道窒息而死。


OK的话↓










拜松捂着嘴咳了几声,看见掌心几朵米粒大小的蓝色花朵时蹙起了眉。这个症状是今天早上开始的,他一开始只以为是普通的感冒,直到这几粒小花的出现。

自己没有源石病,应该和感染症状搭不上边,但他完全想不到还有什么病症有能让人无缘无故咳花的可能性。

“拜松,你今天是不是嗓子不舒服?我开完演唱会有时也会这样,要润喉糖么?”空带着文件夹路过休息室的时候刚好听到他的咳嗽声,从腰包里摸出了一个糖果盒递了过来。

虽然没有加入,但拜松还是经常会去企鹅物流帮帮忙。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后,企鹅物流的四人总算能在作战的时候想起她们还有这么一个后辈的存在,平时关系也熟络了不少。莫斯提马仍然保持着她神出鬼没的一贯作风,不过能天使表示她最近回来的频率已经创下历史新高了。

拜松婉拒了空递来的糖果,等她离开后拿了张纸巾随手将咳出的花包了起来。

最近有发生什么事吗?嗯……任务时从天桥上摔下去过一次、德姐载着我飙车的时候因为避让路人撞上了电线杆、和能姐一起闯了一个黑帮……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他想了一圈,完全没能找到导致自己这个症状的原因,倒是想起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莫斯提马之前发信件过来说今天回来。

今天企鹅物流全员留守基地不去工作正是因为这件事。随性如莫斯提马,向来就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从来没有哪次回来还特地通风报信,这让几人都有些在意。

想到那位蓝发的天使小姐的时候,拜松不禁有些恍神,星星点点的蓝色花朵在一阵咳嗽声中飘落。










莫斯提马开始咳花瓣是在那个安魂夜过了一年,与拜松在信使任务途中偶遇之后。

她的见闻比拜松要广阔不少,因此在众多的炎国传说中想起了那个与自己情况相吻合的病症——花吐症。

没错,与自己情况相吻合。

莫斯提马知道自己对那个小少爷多少有点不一样的感情,上次的相遇更是让她确信了这一点,因此自己咳出的蒲公英花瓣的那一抹金色代表着谁自然不言而喻。

之后的几个月她刻意地多回去了几次,每次都抱着“干脆强吻一个”的戏谑心情过去,又强压着嗓底的花瓣在少年的送别中离开。

她知道以拜松的性格来说,就算不喜欢她,说出实情以后要到一个吻也绝不困难,她也不是那种害怕表达心迹后连原来的关系都回不去的小女生,不如说她真正害怕的是两情相悦的结果。

自己牵扯到的事情太大了,稍不留神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她当年因为一无所有才有勇气踏入这个泥沼,即使是能天使都疏远了不少,如果现在的她突然有了一份割舍不下的羁绊,只会把羁绊的另一头一起拽下悬崖。

原本莫斯提马可以一直把感情埋在心底,但日渐严重的花吐症却在逼她作出了断。她最后还是打算只和往常一样回去看一眼,发信件回去也是为了保证小少爷会到企鹅物流来——这么别扭的方式着实不是她的性格,连她自己都被膈应了许久。

莫斯提马的咳嗽已经不太能压制住了,于是带了个口罩挡住花瓣,打算用感冒为由蒙混过关。她带着因为缺氧有些晕眩脑袋打开了休息室的门,就正好撞到了蓝色满天星从拜松指缝间落到地面的一幕。











拜松愣了愣神,看着突然进来又突然僵硬在原地的莫斯提马,带着一丝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喜悦开口:““莫斯提马小姐你……咳咳……你回来了?”

“——”

“……?你说什么?”因为隔着口罩的缘故,拜松并没能听清她那句轻不可闻自言自语,却在下一个瞬间就忘了这回事。

对面的少女拉下口罩,金色的花瓣中混杂着点点蓝色的繁星飞舞,毫无准备的少年就这样宕机在了唇瓣相贴的柔软触感中。









“……这样就没办法了啊。”

偏偏是蓝色的,偏偏是满天星,小少爷那单纯得要命的心情她想不理解都难。

原本就是为了不让他牵扯进来才出此下策,这下两人都得了花吐,莫斯提马自然就没有继续隐瞒的打算了。

嘛,这样的结局也不赖。




------------------------------------------------------------------



“说起来,那两人吐的花到底有什么含义啊?怎么就代表对方了?”

企鹅物流的四人此时正扒着休息室的门缝朝里面偷瞄,花吐症的事莫斯提马曾经告诉过德克萨斯以防万一,她现在看到这个情况自然就给剩下的三人科普了一下。

“难道不是颜色么?”

“颜色应该是一方面,但这两种花的花语还真……”


蒲公英:无法停留的爱

蓝色满天星:真的喜欢你



------------------------------------------------------------------

其实蓝色满天星还有守望爱情的意思,原本的构思是“即使你无法停留,我也会守望着你渐行渐远”。

后来想想,为什么不简简单单磕糖呢?

下耗盐嘞
干员拜松 于合约期内为罗德岛提...

干员拜松 于合约期内为罗德岛提供多种行动协助

干员拜松 于合约期内为罗德岛提供多种行动协助

果哒
下午茶时间! 企鹅物流这几张会...

下午茶时间!


企鹅物流这几张会出海报,但是我的妈我觉得海报可能不止4张了(跪,具体有多少还是看我能产多少吧(23号晚上等宣图吧


喜欢的话请留一个小红心♥️或者评论吧

下午茶时间!


企鹅物流这几张会出海报,但是我的妈我觉得海报可能不止4张了(跪,具体有多少还是看我能产多少吧(23号晚上等宣图吧


喜欢的话请留一个小红心♥️或者评论吧

姬如

企鹅物流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明日方舟/企鹅物流/莫德能]

@思渊。@但书,狂奔的死者合写的企鹅物流,顺带感谢@绿之影233


莫德能三角cb,cp向自由心证

(这tag我是真不知道怎么打)

———————————————————————


大家好,我是信使莫斯提马,来讲讲企鹅物流的日常小故事。

请排队有序进场,有需要的观众可以准备好茶点,我个人推荐可乐和爆米花。

当然,pocky和苹果派也可以。


1.

我和能天使待在一起的时候经常拿德克萨斯开没品玩笑。

比如说:能天使在附近的人刷到我,距离300米但是找不到我在哪里,现有如下两个解决方案。


1.以自身为圆心300米为半径画圈范围,地毯式搜索


2.“德克萨斯,鲁珀...

@思渊。@但书,狂奔的死者合写的企鹅物流,顺带感谢@绿之影233


莫德能三角cb,cp向自由心证

(这tag我是真不知道怎么打)

———————————————————————


大家好,我是信使莫斯提马,来讲讲企鹅物流的日常小故事。

请排队有序进场,有需要的观众可以准备好茶点,我个人推荐可乐和爆米花。

当然,pocky和苹果派也可以。



1.

我和能天使待在一起的时候经常拿德克萨斯开没品玩笑。

比如说:能天使在附近的人刷到我,距离300米但是找不到我在哪里,现有如下两个解决方案。


1.以自身为圆心300米为半径画圈范围,地毯式搜索


2.“德克萨斯,鲁珀很擅长追踪目标吧?这是莫斯提马上次寄回来的信,你快闻闻。”




2.

我重新恢复和能天使的通信习惯,此前已经断了相当久了。其实通信这件事挺有意思的,两个信使还要靠别的信使帮忙传递。


说也说不了什么特别的东西,无非问问近况,偶尔洗两张有趣的风景。我跟她说不要给我回什么重要的照片,随身不好带,一两句话也能勾勒出画面。


我话不算多,写不长,每次还是用个大信封,怕长途转运的途中会弄丢。我从前和她断了联系的时间里习惯性每到一个地方留一颗糖,现在可以直接一起寄回去了,还挺方便。




3.

“看电影带爆米花饮料和吸管,不带脑子,这是哥伦比亚人的共识,也是公休日的美德。”


这是德克萨斯听说年对于哥伦比亚影业的评价后,在下意识为出生地辩解。



4.

而拉特兰就很方便了,根本不会有这种电影业被骂的困扰。


我们根本没有电影院。




5.

对此能天使表示:


如果萨科塔的光环可拆卸就好了。想象一下,你在拉特兰看电影,检票员身后还有工作人员,一手抱着个大箱子一手拿着便签和笔,毫无感情波动地说:


“请萨科塔的观众将光环卸下贴上自己名字的便签放入此箱中,为了其他观影人员更好的观影体验,禁止私藏光环进入影厅,谢谢配合。”



6.

不过这种情况也不太理想。


拉特兰人太认真,做出的便签纸的粘性相当强劲。拿能天使举例,如果正好露出了全名就罢了,都不用做自我介绍,要是运气不好,只露出了“天使”两个字……


“这萨科塔脑袋有问题,生怕别人不知道她的种族,还要挂在光环上。”




7.

当然还有一个问题。


“坐在后排的人会看到前排萨科塔的翅膀穿模电影院座椅吗?”



8.

我其实对电影没什么挑剔,偶尔感兴趣了什么都会看一看。小时候总觉得看恐怖片可以练胆量,三个人凑在一块关上灯,反而变得微妙了——三个头顶日光灯,根本营造不出气氛。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空看电影休闲,恐怖片更是不碰,随便看些爆米花电影当消遣。大多时候是一个人待着,关上灯室内就黑了,缩在房间里的时候偶尔会回忆起从前的事情,对着屏幕笑一笑就过去了。



9.

我这儿的回忆很平和,但能天使有异议。


“以前和莫斯提马逃课躲在我宿舍里看恐怖片,每到高能部分时吓到我的永远不是鬼而是莫斯提马——想想看,你看到恐怖画面忍不住扭头看同伴的反应,和一张尖叫骷髅面具对上眼,真要给吓出心脏病来了。”



我说:“这叫代入感,真实4D,有效提升观影体验。”



10.

“德克萨斯真的很会讲冷笑话,这是我和能天使的共识。”

“倒不是说她特意说了些什么,光看着她那副表情,说出来什么话就都很好笑了啊。”


——来自派对醉酒后的莫斯提马




11.

拜松问我:“莫斯提马姐,你为什么一会出现一会又消失了呢?”

我那会儿正醉着,想了想:“有两个说法,你先听哪个?”

“第一个。”

我扬起一只手:“因为时间就是这样,它永远不会停止,但你只能看到它显露在你面前的那一部分。在你目光所及之外,它仍然在行进,断断续续,又一直持续着。主观视角是片面的,我们不可能收集到所有的信息。”


拜松想了一会儿:“我明白了,那第二种呢?”


“第二种就是我他妈也不想出差啊!可是不出差没工资没东西吃。”


万恶的资本主义。




12.

拜松:“那你的出差工资是多少?”

我:“这就属于合同保密范畴了。”

拜松:“好吧。”

我:“其实还有一个方法可以得出这个数据。”

我:“你以峯驰物流的名义出价挖我,我什么时候动摇了,大概范围就出来了。这叫双赢思维。”


拜松:“……我觉得老爸不会同意的。”

我:“那就没有办法了,毕竟我一向认为,我们为了目标要有牺牲的觉悟。”

拜松:“可是老爸知道了,我估计就没了。”

我想了想,点头。


我估计没得更早。




13.

拜松问我对博士的看法。

我有点发愁,这孩子问题真的好多,我都头疼了,但还是得回答。

于是我说:“博士,是一个很有天赋也很努力的人。虽然他刚刚苏醒,却为了带领我们实现拯救感染者的理想一直在认真地工作。我非常敬佩他,也愿意跟随他的脚步为了罗德岛和感染者的未来而奋斗!”


“听着好像有点耳熟……”

“耳熟吗?我复读的。”


报道走完程序之后就出差去了,还没怎么去过罗德岛呢我……



14.

拜松问:“怎么样才能做好一名信使呢?”

我严肃地:“最重要的前提条件——活着。”

“还有什么条件呢?”

“去物流公司应聘。”我不假思索地敷衍他。

拜松继续追问:“这些我都具备了,之后呢?”


“之后只需要接受老板和甲方的剥削,忍受奇怪的同事,偶尔接接单打打架出个差就好了,很简单吧?”



15.

拜松思考了很久:“那为什么企鹅物流这种公司可以存活下来呢?”



16.

因为存在即合理。


说人话就是大帝钱真的很多,暂时败不光。




17.

拜松又问我和能天使是什么关系。

我想了想,总结:债主和欠债的。


“她欠我的,我头两年参军的工资都被她祸害光了。从这个角度来说,反倒可能是我欠她的。”


上辈子欠她的。



18.

德克萨斯说:“难怪能天使完全不在乎赔偿问题,我本以为这是你们拉特兰人的习俗,原来是从小养成的。”


能天使母校的横幅在我脑内飘扬。




19.

德克萨斯很多时候都一副不想理会我们的样子,尤其是我们喝醉之后,但我和能天使必缠着她聊天。


我:“德克萨斯,看着我们,你看到了什么?你是否看到了来自朋友的热忱,温暖着你冷漠的心房。”

能天使:“你是否感受到了拉特兰的热情!属于主的光芒!我们爱你,正如神爱世人。”

德克萨斯:“我看到了神经病和日光灯管。”

我兴奋地对能天使说:“看,我说德克萨斯很会讲冷笑话吧!”

能天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德克萨斯:“现在你们俩给我从窗户上下来。”


德克萨斯:“等一下…别用跳的!”


谁说萨科塔的翅膀像是摆设?自信点,把像去掉。




20.

企鹅物流的做人原则很简单。


能天使:骂我可以,我请你尝尝苹果派子弹的滋味。

皇帝:骂我可以,我做专辑骂回去,还能赚你的钱。

可颂:骂我可以,打个折200一条,十条以上我帮你骂。

空:骂我可以,不能骂德克萨斯小姐和我的朋友们!

德克萨斯:骂我可以,反正我不会理你,骂我的朋友们不行。

我:骂我的朋友们可以,骂我不行。


——我当然是开玩笑的!


如果有人骂能天使,我和德克萨斯必展现一下企鹅物流初期扛把子的双人配合。




21.

拜松:骂我可以,不过可不可以告诉我原因?我好参考着改进。




22.

我和德克萨斯聊到我们几个的关系。


德克萨斯说:“假设你死了,且死于不公,我会依照你的想法,帮你了结你在世上未竞的事务。在此期间我不会吝惜我的时间,精力和智计,除非我也死在这条路上,否则一切必将遂你的愿,令你能在天堂或地狱之中高枕无忧,去哪儿那是你的事。”


“假设能天使死了,那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想了半天,发现思路一致。

但能天使这是什么女主剧本?



23.

德克萨斯:“你注意别让她知道这事。”

我:“她可能已经知道了。”

德克萨斯:“……那你尽量先别死。”




24.

能天使对于我们这帮人的关系也有自己的看法。


“狼会和自己认定关系亲密的同类共同进食。我不认为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的关系很好,因为我还记得上次我和德克萨斯去罗德岛送货时碰见拉普兰德,她掰断德克萨斯嘴里的pocky叼了就跑,德克萨斯追了她整整三层楼。”







 - tbc possibly? -



白川不想再咕了

分享一下之前做丝网版画作业画的是一看就是塞满了私货的图。p2是我用丝网印刷印出来的帆布袋,只印了五个,个个都有点翻车……当时完全是怀抱着对企鹅物流的喜爱,痛并快乐着搞完了作业。

分享一下之前做丝网版画作业画的是一看就是塞满了私货的图。p2是我用丝网印刷印出来的帆布袋,只印了五个,个个都有点翻车……当时完全是怀抱着对企鹅物流的喜爱,痛并快乐着搞完了作业。

果哒
清晨 喜欢的话请给个小红心❤️...

清晨


喜欢的话请给个小红心❤️或者评论⑧

清晨




喜欢的话请给个小红心❤️或者评论⑧

硫代硫酸铱🍹

发发图,fafa0真好!!(←不小心把肤色画正常了)

新旧混合(())小牛是以前的指绘✓

发发图,fafa0真好!!(←不小心把肤色画正常了)

新旧混合(())小牛是以前的指绘✓

Tsundere-Adorkable

纯手绘,2图是用手机改亮度后当头像用的。

纯手绘,2图是用手机改亮度后当头像用的。

一个字
🎶——! 每日男孩脸练习(1...

🎶——!


每日男孩脸练习(1/1)

🎶——!


每日男孩脸练习(1/1)

大魔王吐司

茶绘船

p1是之前喧闹法则读后感,为什么画着画着断开连接了??服了茶绘

p2就,可爱牛牛

p3伊桑,他超级可爱

p4凶凶猫猫头,但是我没有

茶绘船

p1是之前喧闹法则读后感,为什么画着画着断开连接了??服了茶绘

p2就,可爱牛牛

p3伊桑,他超级可爱

p4凶凶猫猫头,但是我没有

果哒

之后会打算做b5大小的月计划(图2那个亚子


有人会想要吗qwq

之后会打算做b5大小的月计划(图2那个亚子


有人会想要吗qwq

一个字
等我练好小男孩的脸,我就画爆拜...

等我练好小男孩的脸,我就画爆拜松……

等我练好小男孩的脸,我就画爆拜松……

沙雕夏

之前喧鬧法則的沙雕小腦洞

關於拜鬆桑騎自行車溜黑幫的沙雕小短漫


論一個比你小了很多歲的孩子騎著自行車溜了一群騎著摩托車的黑幫從剛剛考了駕照的你身邊擦肩而過的感想。


感謝拜鬆飾演小學生

特別鳴謝刀客塔飾演吐槽人

感謝西西里人飾演黑幫龍套


之前喧鬧法則的沙雕小腦洞

關於拜鬆桑騎自行車溜黑幫的沙雕小短漫


論一個比你小了很多歲的孩子騎著自行車溜了一群騎著摩托車的黑幫從剛剛考了駕照的你身邊擦肩而過的感想。


感謝拜鬆飾演小學生

特別鳴謝刀客塔飾演吐槽人

感謝西西里人飾演黑幫龍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