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拟态天道

2059浏览    44参与
sukirabbit

if拟态天道活下来

我好喜欢黑甲斗……难过

if

拟态天道没有死


拟态天道没有死,但无依无靠,更不愿意接触zect,不知道为什么照顾拟态天道的任务就落到加贺美手中,烂好人加贺美当然不会推脱,拟态天道出院了就被接到加贺美新的出租屋里。

“加贺美。”

“天道。”

“加贺美。”

“天道。”

“加贺美。”

“啊啊,停——天道你想说什么啊!”

拟态天道用一种轻快的语气,不停地念叨加贺美的名字,和加贺美认识的那个天道相去甚远,不过也不讨厌就是了。

“因为,加贺美会叫我名字。”

有点难以理解又听上去很可怜,联想到拟态天道的经历,善良的加贺美露出了动容的眼神,被命运捉弄的异虫啊,加贺美忍不住想到了那个...

我好喜欢黑甲斗……难过

if

拟态天道没有死


拟态天道没有死,但无依无靠,更不愿意接触zect,不知道为什么照顾拟态天道的任务就落到加贺美手中,烂好人加贺美当然不会推脱,拟态天道出院了就被接到加贺美新的出租屋里。

“加贺美。”

“天道。”

“加贺美。”

“天道。”

“加贺美。”

“啊啊,停——天道你想说什么啊!”

拟态天道用一种轻快的语气,不停地念叨加贺美的名字,和加贺美认识的那个天道相去甚远,不过也不讨厌就是了。

“因为,加贺美会叫我名字。”

有点难以理解又听上去很可怜,联想到拟态天道的经历,善良的加贺美露出了动容的眼神,被命运捉弄的异虫啊,加贺美忍不住想到了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少爷,脑子里响起来那句“我的朋友——加贺美。”以至于表情变得悲伤。

“加贺美?为什么伤心?”

拟态天道疑惑不解,加贺美甩甩头,换上笑容,把拟态天道带到刚收拾好的房间。

“你以后就住这里了,天道。”

早上,吐司机吐出两人份的面包片,加贺美给面包抹上果酱,拟态天道也跟着抹起果酱,早上要去zect报到,还有一些后续工作,肯定不能带天道去,让天道乖乖呆在家里又有点限制人身自由的嫌疑,加贺美看了眼时间,来不及瞎想

“总之天道你就算出门的话也不要走太远不要走丢了啊!拿好钥匙。”

“好的,加贺美。”

天道这么乖巧的样子真让人安心呢。

中午,因为加贺美并不擅长厨艺,所以打包了拉面回来,是和岬经常吃的那家拉面,拟态天道可是吃那种试做品都说好吃的人,莲华,唔感觉拟态天道和莲华也有迷之相似的悲惨过往,我一定要好好对天道——加贺美圆溜溜的狗狗眼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期望。

“好吃吗?”

“好吃哦~”

意料之中的回答,下午去Bistro la Salle打工,也不能带天道去,要是遇到真·天道岂不是很尴尬,那个自称太阳的家伙可是常客,周末再带天道去玩吧,这种心态好像一个单亲爸爸啊!我才二十几岁呢!

“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天道。”

啊——家里有人等我回来的感觉还不错嘛,晚上带天道出去逛街,虽然比加贺美还高上几厘米,拟态天道就像小孩子一样紧紧拉着加贺美的手,天道看到了远处的东京塔,突然停了下来。

“加贺美,你不会不要我的,对吧?”

谁能在这种湿漉漉的眼神下撑过三秒?加贺美疯狂摇头,按住天道的肩膀认真地说

“不不不会的,爷、爷爷说过,朋友会永远在一起!”

连爷爷都搬出来的加贺美新成功哄住了拟态天道,有点飘飘然地拉着天道继续逛街,今天也是快乐的一天呢。

RAKUEKI@反転世界

捡回来的家伙和原本的家伙完全不一样「6」

拟态天道+天道总司×加贺美新


#OOC,文笔不好请注意,之后会修改。设定是拟态天道还活着,Worm消灭之后一个月。两位天道的修罗场?或许。

#私自设定了拟态天道过去和加贺美接触了一天,但是加贺美不记得了。天道喜欢加贺美,但是傲娇,不说。拟态天道直接会表现出来,对加贺美的效果似乎是MAX,后期可能有其他骑士出现。

#没有看完,但是还算是知道后续的,天道已经从巴黎回来了的设定,还有着自己私自的设定,不喜欢请离开。

#走向莫名其妙,只是觉得自己写的爽就完事了。


接受请↓


——————

十三.


到现在加...

拟态天道+天道总司×加贺美新


#OOC,文笔不好请注意,之后会修改。设定是拟态天道还活着,Worm消灭之后一个月。两位天道的修罗场?或许。

#私自设定了拟态天道过去和加贺美接触了一天,但是加贺美不记得了。天道喜欢加贺美,但是傲娇,不说。拟态天道直接会表现出来,对加贺美的效果似乎是MAX,后期可能有其他骑士出现。

#没有看完,但是还算是知道后续的,天道已经从巴黎回来了的设定,还有着自己私自的设定,不喜欢请离开。

#走向莫名其妙,只是觉得自己写的爽就完事了。







接受请↓











——————

十三.


到现在加贺美不知道为什么天道要跟着自己回家。


拟态天道也是,从回家的路上开始,就一直抱着自己没有松开过手,还一直紧紧地盯着天道,除了回到家乖乖的换好鞋子之后,就一直持续着这个动作。加贺美总感觉自己像是被两只猛兽共同盯上的猎物。

谁也不说话,天道也没有要求加贺美解释什么,拟态天道也是,三个人就只是这样静静的坐着。


“天道,树花一个人在家。”十分钟后,加贺美忍不住提醒道。实际上他只是试图让天道回去,这句话的意思明显的就差直接说出来了。并不是不欢迎天道……他不会天真到想让天道觉得现在发生的只不过是一场梦,他只是想能逃过一天是一天。


“没关系,小煦在家里。”天道终于撇了他一眼,毫不留情地打破了加贺美的希望。然后转过头去观察着这间屋子,挑了挑眉“好好整理一下吧,这两天我就住在这里了。”


“啊,我知道了……不对,你为什么要住我家!?”加贺美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他总感觉要是答应了,自己的休假会被毁的一干二净。


“不行吗?”天道看了一下拟态天道,意味明显,他踌躇了一下,做出了最后的挣扎。

“可是我家里一共只有两条被子。”


“那新和我睡一起吧——”拟态天道也跟着站了起来,亲昵地抱住了加贺美,将下颌架在他的肩上“正好新也怕冷,所以我们一起睡吧。”不容许加贺美拒绝的样子。


“哦?说到这个,你的温度能比肩太阳吗?”天道俯视着自己的拟态。

拟态天道也不甘示弱的回敬着“新只需要我就好了,昨天新可是还主动钻到到我的怀里。”


加贺美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但是他已经来不及去想这件事了。看着两人之间好像弥漫着硝烟味的对峙,他总感觉自己幻视出了两只炸毛的猫咪。


“先别吵了!”总之先阻止下来。不得不说,还是挺有用的。


“既然这样,那么,由加贺美来决定吧。”

“是啊,那么,新要和谁一起睡。”



加贺美现在只想回到过去阻止自己说话。




……



……



……



所以为什么会这样。


一个小时前,在加贺美的提议下,两人用石头剪刀布分出了胜负。嘛,各种意义上的碾压,最起码加贺美是第一次见到三局两胜中能够输三次。


三人正挤在一张床上。拟态天道和加贺美盖一着条被子,而天道自己盖着一条。躺在中间的加贺美正感觉自己被两个人盯着,明明有着困意的,但是……这怎么睡得着啊!!!


……



……


没错,现在已经很晚了,加贺美打着哈欠,但是他觉得自己今夜别想睡了,甚至已经默默想好了明天早上睡多久。


一旁的拟态天道抱着自己睡着了,似乎是梦到什么开心的事情,笑的很开心。加贺美被勒的有些难受,但是他担心吵醒拟态天道,只是稍微用了些力,发现推不开之后决定放弃了,选择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加贺美……”


加贺美下意识的转过头,发现刚刚呼唤着自己的天道也已经睡着了,刚刚不过是梦中的呓语。


什么嘛,导致自己夜不能寐的两个家伙却睡的那么香甜。加贺美等到拟态天道终于松开手的时候,小心坐起来为他和天道盖好被子,刚想要躺下的时候,却又听到天道说着什么。


“别离开我……”


“什么?”


“别离开我。”加贺美猝不及防的被拉入了一个怀抱。


不得不说,男人漂亮的胸膛证明自己锻炼的很好,身上还萦绕着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令人沉醉其中。加贺美感到自己的心跳加速。


——不对,我是八点档的女主角吗?


反应过来的加贺美吐槽着。他是想挣脱的,虽然有点舍不得……不对!并没有!无奈天道就像是抓住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加贺美越是挣脱,天道禁锢的就越紧。


加贺美第二次放弃了挣扎。


不过天道的怀抱很温暖,甚至让人感到安心。加贺美怕冷,在他原本睡不着的原因占了一半,毕竟被子几乎一半给了拟态天道。

很奇怪吧?两个大叔这样子。虽然会被小孩子叫大叔的只有他……


“好害羞啊,为什么现在却越来越困了?算了,就一会……”最后加贺美自己都没意识到现在自己是多么暧昧的姿势窝在天道的怀中。


……


这时原本已经睡着的男人却睁开了眼睛,满足的看着自己怀中的加贺美,对他的笑容是自己也没有发觉多出的宠溺。


原本自己该生气的。毕竟没有谁愿意自己喜欢的人和另一个自己在一起。虽然他们压根没有在一起过,对加贺美而言,他只是不可缺或的挚友,而已。

不过加贺美也是有够迟钝的,谁都能看出来自己的拟态对他是想要占有他的喜欢,他却当成孩子的撒娇。但这一次幸好他没有看出来。


加贺美的样貌该说是那种路人角色,他是什么时候让自己这样在意的?不过确实有点可爱。看了一会,他忍不住戳了戳加贺美的脸颊。在试图第二下的时候被嘀咕着什么的加贺美不耐烦地拍开,然后换了个舒服点的角度,继续窝在天道的怀中。


“真是个有趣的家伙……你要我拿你怎么办?”天道问着,回答他的只有加贺美的鼾声。他不由得笑了出来,算了,笨蛋就是笨蛋。天道将加贺美抱紧了些,闭上眼想着加贺美醒来后的反应。




一夜好梦。



谁人还逝藏海花

垃圾来发垃圾辣眼睛了

P3没有人体,别骂了别骂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垃圾来发垃圾辣眼睛了

P3没有人体,别骂了别骂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RAKUEKI@反転世界

只是一篇路过的番外

#是刀。大概。

#梦里所发生的一切,有可能是平行世界的自己所经历过的。人的大脑是会擅自篡改记忆,所以随便怎么理解,这里感谢神九老师——@谁人还逝藏海花 

#不知道怎么打CP Tag所以……。

#内容有点病态,大概。⚠️顺便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OOC,文笔小学生,现在很平淡,想到什么写什么,之后会修改。


接受请↓


——————

“抱歉,总司。”这是加贺美回来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但只是寥寥数语,却简单地让他一下子掉落深渊“我还是选择和天道在一起。”


“新……?”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加贺美,手中的杂志不知道什么...

#是刀。大概。

#梦里所发生的一切,有可能是平行世界的自己所经历过的。人的大脑是会擅自篡改记忆,所以随便怎么理解,这里感谢神九老师——@谁人还逝藏海花 

#不知道怎么打CP Tag所以……。

#内容有点病态,大概。⚠️顺便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OOC,文笔小学生,现在很平淡,想到什么写什么,之后会修改。




接受请↓










——————

“抱歉,总司。”这是加贺美回来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但只是寥寥数语,却简单地让他一下子掉落深渊“我还是选择和天道在一起。”


“新……?”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加贺美,手中的杂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撕碎,上面印着的少女的笑颜瞬间面目全非。

他没心情去理会这些了,他现在只想到,加贺美要离开自己了。他唯一的光,又要再次熄灭了,再也不会点燃……不对,不会的!


“呐,新,这只是个玩笑,对吧?”回答他的是加贺美看向别处的样子,眼中带着愧疚。这似乎是加贺美的习惯,他总是在做了什么会让自己难过的事情才下意识的做出这个动作。就是说,这是真的?

“抱歉……”加贺美许久才说了出来,他没有等待拟态天道的回答,只是选择抱住了他,和往常一样的嘱咐着“我不在的话,也要好好照顾自己。”看吧,加贺美在这个时候也是那么的温柔,却也是那么的残忍,不给别人任何挽回的机会。哪怕是一点点也彻底没有希望。


拟态天道并没有回应,或者说是不愿意回应。虽然他知道加贺美已经并不在乎了,但是他也一样,他不会再放手的,不管怎么样,他要加贺美一直留在他的身边。


就这样杀了他,他就会一直在你的身边了。

就这样占有他,他不会反抗也不会恨着自己。

心中的恶魔在他的耳边蛊惑着他。

他不想杀了加贺美,但是,活着的加贺美不爱他了。那么,他要怎么办?


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双手已经掐住了加贺美的脖颈。快要窒息的加贺美并没有什么力气推开拟态天道的手,或许是已经放弃了抵抗。放在口袋里的布偶挂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加贺美拿在了手上,布偶的四肢因为男人的痛苦与垂死挣扎下快要被扯断,内容的填充物散在地上,沾上了不知道是谁的泪水。


最后,他的手垂落在了地上,布偶从他的手中滑下,滚到了跪在地上绝望的那人的面前。


拟态天道把那只破烂不堪的玩偶捡了起来,端详了一番。他想起来那是一个月前心血来潮,加贺美也答应好自己为自己做的,昨天的回答还是快完成了,没想到早就做好了,却迟迟没有给他。


现在到了他的手上,他才意识到,原来这是加贺美早就计划好的告别礼物。他把玩偶放在手心里……缝合处的线崩断了,整个在他手上分崩离析,留下了一片狼藉。


最后的光,彻底熄灭了。




……




……







……


“呜哇!”


“诶,醒了吗?没事吧?总司!”听到熟悉的呼喊,拟态天道睁开眼睛,看见的是笑着的加贺美。直到埋头窝进带着温度的怀抱,拟态天道才反应过来刚才的那一切是梦。


还好,幸好是梦,这里的加贺美是温暖的,从没有想过要离开他,也不是那具在自己手中,逐渐失去灵魂的躯体。


加贺美从刚才开始就知道拟态天道做了噩梦,犹豫要不要叫醒他的时候,他自己突然醒来,什么都不说,就抱住了自己。虽然他具体梦见了什么,自己并不知道,但是看样子确实是吓到了吧。所以也任由他抱着自己“别怕,没事的。”加贺美回抱着拟态天道,安抚道。


“……新,你会离开我吗?”拟态天道抱着加贺美不敢松手,害怕下一秒加贺美会说出梦里的答案。


“不会的啦。”加贺美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缝的歪歪扭扭的布偶挂件,塞给拟态天道“昨天终于做好了,给你。”


“那就约定好啦!”拟态天道接过,紧紧地握在手中。




光,还在。





END












不想看真正的刀子就不要继续下划了。








“新,你会离开我吗?”等了很久,拟态天道也并没有等到回应。


狭小的空间里,拟态天道忽略着门外不断响起的敲门声,他想制止那令人烦躁的声音,但是他担心会不会吵醒怀中睡着的加贺美。


摸到了奇怪的东西,拟态天道拿起来,借着照射进来的灯光,看着手上被再次缝合好的布偶,他才想起,啊,加贺美已经不会醒来了。










也不会再离开自己了。





END

谁人还逝藏海花

整个给加贺美开门的拟态!

画技↓飞速下降

整个给加贺美开门的拟态!

画技↓飞速下降

RAKUEKI@反転世界

捡回来的家伙和原本的家伙完全不一样「5」

拟态天道+天道总司×加贺美新

#OOC,文笔不好请注意,设定是拟态天道还活着,Worm消灭之后一个月。两位天道的修罗场?或许。

#私自设定了天道喜欢加贺美,但是傲娇,不说。拟态天道直接会表现出来,对加贺美的效果似乎是MAX,后期可能有其他骑士出现。

#没有看完,但是还是知道后续的,天道已经从巴黎回来了的时间段,有着自己私自的设定,不喜欢请离开。


#这次是真的修罗场。

#原本我只是想写日常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算了三人在一起吧,不开车,大概。


接受请↓


——————

十一.

加贺美回到家的时...

拟态天道+天道总司×加贺美新

#OOC,文笔不好请注意,设定是拟态天道还活着,Worm消灭之后一个月。两位天道的修罗场?或许。

#私自设定了天道喜欢加贺美,但是傲娇,不说。拟态天道直接会表现出来,对加贺美的效果似乎是MAX,后期可能有其他骑士出现。

#没有看完,但是还是知道后续的,天道已经从巴黎回来了的时间段,有着自己私自的设定,不喜欢请离开。






#这次是真的修罗场。

#原本我只是想写日常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算了三人在一起吧,不开车,大概。










接受请↓






——————

十一.

加贺美回到家的时候,听见脚步声的拟态天道几乎是一路蹦蹦跳跳到门口迎接他的。然后接过他手上的袋子,将他推进屋子里,锁好门。就像是小猫咪在保护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一样防备着。然而被进行着这一切的加贺美有点反应不过来。

“啊,我回来了。”直到面前多了一杯热茶,他才反应过来。茶的温度正好,拟态天道的这一点和天道很像,几乎是算准他回来的时间。

“嗯,欢迎回来,新。”拟态天道笑着抱住了新,稍微蹭了蹭以示亲昵。虽然有点不对,但是让加贺美感到这样也不错,并没有拒绝,嘛,有点不好意思……而已。原本是打算过一段时间就让拟态天道去找工作的,但是他对人类的社会太久不接触了,放心不下,况且现在有点不舍得了。

空荡荡的家里多出了一个人在等着自己回来,虽然只有一天,如果再回到只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多少会感到寂寞吧……不对,不是妻子啦!加贺美觉得自己越想越奇怪,于是干脆停止了胡思乱想。去厨房将袋子里的食物加热好分成两份,挑出其中觉得拟态天道可能会喜欢的那一份递了过去,自己并不擅长料理,只是勉强能入口,吃这个反而好一些“抱歉,今天先吃这个吧。”加贺美决定过一会开始学习料理。

拟态天道不在意的接了过来。他不会拒绝加贺美递来的东西,哪怕明显的看出那是让他立刻死去的东西也会笑着吃下去。他也不挑食,味道还算不错,虽然完全没有加贺美做的好吃。看着拟态天道并不排斥的样子,加贺美也稍微的安下心来,埋头解决面前的便当后,两人瓜分了剩下的甜点,窝在沙发上不愿意动弹。


料理就,明天再学习吧。

靠在一起看电视,偶尔聊聊有趣的事,当然基本上是加贺美在说,拟态天道在听着,两人就这样度过了一天。


直到快到了天道说好的时间,加贺美才突然想起来这件事,他并不想拒绝朋友,况且那人是天道。但是他想着自己要怎么和拟态天道解释,毕竟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


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


“怎么啦?新。”拟态天道察觉到了加贺美的慌张,再掩饰反而更明显,可以说是写在那里了。这种反应绝对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最可能是有关于天道总司的。

他想让加贺美不允许接近天道,但是把他吓到了应该怎么办?他会不会丢下自己?所以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却无法控制低沉下来的声音,按耐住自己妄想对加贺美的占有,随口一问一样的说着“告诉我吧。”

加贺美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释好,自己并不是那种会撒谎的人,就算勉强也很容易被看出来。但是他也不想这样搪塞拟态天道。到底应该说出真相还是找个恰当的理由呢?好在这个时候,放置在桌上的手机振动了起来。


“抱歉,总司,我接个电话。”千万不要是天道啊,加贺美祈祷着。

还好是同事的电话,之前逮捕的小偷似乎还有同伙,加贺美被要求在那片区域巡逻。

“怎么了?”

“突然要求去巡逻,我会早点回来的。啊,那我出门了!”留下一句不可以出门,加贺美火急火燎地离开了,留下了拟态天道一个人。依稀听到了巡逻什么的,加贺美并没有欺骗他。但是他的心情无法平静下来,他感觉今天如果自己不做些什么,加贺美就会再也不属于他。虫的直觉一向准确。

虽然加贺美不允许他离开这里,但是自己可不会把他拱手相让的,就算加贺美会生气。因为有着正当的理由,所以他选择悄悄地跟了上去。


十二.

加贺美完全没有发现,拟态天道跟了一路,直到警署,他还是没有发现。拟态天道觉得自己担忧行踪暴露的想法绝对是多余的。

一路上他看见加贺美和遇见的许多人打着招呼,看来加贺美很受欢迎的样子。有点不开心,不过他不是来见天道总司的就好——拟态天道松了一口气,正准备放心回去的时候,加贺美的那通电话的内容让他停止了脚步。

“喂喂?天道。抱歉,今天警署有事,替我和树花道个歉,下次,下次我会带小点心去的。”是天道总司。

他今天,原本会见天道总司吗?他没有和我说过,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去见天道总司,为什么……不安和嫉妒的情绪快要支配拟态天道的心,他想跑出去,去告诉加贺美,不允许和那家伙见面。他想紧紧抱住加贺美,告诉他,自己不允许他离开。

但是他又有什么立场?朋友?他对加贺美来说不过是仅仅认识了两天的朋友。只是他一厢情愿地依赖着加贺美,只是他不想再被丢下了,不想。他不想离开加贺美。

但是拟态天道还是用理智制止住了自己。他一路跟随着加贺美,而加贺美什么都没有发现。当他今天终于注意到被人跟踪的时候正好发现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大意了,自己应该注意路人的。

“给我滚开,不然我就杀了他。”

闻讯赶来的巡警和小偷僵持着。虽然不能够轻举妄动,不过加贺美好歹以前也是被Zect的战神所选中的,算准时机,将小偷拿着刀的手推开,钳制住,刀具被打落在地上,随后一个过肩摔,按在地上一气呵成。

“别愣着了,抓住他!”加贺美喊着看呆的同僚们。

“去死!”

“小心!加贺美先生!”没想到同伙还有一个,看样子似乎是躲闪不及了,这下要怎么办?尽量避开要害吧。看着刺向自己的刀尖,加贺美闭上了眼睛,却没有放开抓到的犯人。

过了一会,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诶?难道我是已经死了吗?不对!死掉才不会继续思考吧!直到听见重物坠地的声音,他才睁开了一只眼睛。行天之道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没关系吗?新。”拟态天道走到在他的面前蹲下,仔细检查着加贺美是否受伤。刚刚他居然还以为是天道,或许习惯被他救下了,这样可不行。

“没,没有。”加贺美站起来将手铐拷在那两个小偷的手上,交给前来支援的警察。

“加贺美前辈的身手没想到那么好呢。”

“那个男人也很不错啊!那个犯人向加贺美前辈扑过去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直接抓住了犯人的衣领往后面一丢什么的。而且好帅气。”


直到回到警署,换好了衣服,听着女性巡警对身边人的赞美离开的时候,才后知后觉道“不对,总司!?你为什么出来了?”

“因为我害怕新有什么危险。”拟态天道迅速变成委委屈屈的样子说着,加贺美似乎对于这样没有什么办法,而他也顺势去握住了加贺美的手不松开“刚刚不就是吗?所以,别生气了。”

“但是绝对不能被天道遇见啊……”确实,加贺美不生气了,也没有在意拟态天道握着自己的手。他现在只希望别遇见天道,千万不要。


然而神并不会再次眷顾凡人了。


“什么不能被我遇见?”爷爷曾经说过,最害怕什么,什么就越会发生。现在就是这样,加贺美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天道,他手中的手机已经被捏碎,还在喀吱作响。还有身边的拟态天道,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加贺美感觉自己的手被握的快要断裂了。


“加贺美,这是怎么回事?不需要和我解释一下吗?”

“新,我们回去吧。今天也可以和我一起睡觉嘛?”


啊,真的完蛋了。

加贺美现在只希望时间停止。

谁人还逝藏海花
是天道/拟天/加贺美 俺想看猫...

是天道/拟天/加贺美

俺想看猫猫狗狗嘛!!!

没有人体,别骂了别骂了

是天道/拟天/加贺美

俺想看猫猫狗狗嘛!!!

没有人体,别骂了别骂了

RAKUEKI@反転世界

捡回来的家伙和原本的家伙完全不一样「3」

拟态天道+天道总司×加贺美新

#OOC,文笔不好请注意,设定是拟态天道还活着,Worm消灭之后一个月。两位天道的修罗场?或许。

#私自设定了天道喜欢加贺美,但是傲娇,不说。拟态天道直接会表现出来,对加贺美的效果似乎是MAX,后期可能有其他骑士出现。

#没有看完,但是还是知道后续的,天道已经从巴黎回来了的时间段,有着自己私自的设定,不喜欢请离开。


接受请↓


——————

七.

明明只过去了半个小时。


如果刚才没有遇见天道,那么估计他们还可以在公园里再多待一会儿。自己倒是不算在意,但是……加贺美看着一旁正在叠围巾的拟态天道...

拟态天道+天道总司×加贺美新

#OOC,文笔不好请注意,设定是拟态天道还活着,Worm消灭之后一个月。两位天道的修罗场?或许。

#私自设定了天道喜欢加贺美,但是傲娇,不说。拟态天道直接会表现出来,对加贺美的效果似乎是MAX,后期可能有其他骑士出现。

#没有看完,但是还是知道后续的,天道已经从巴黎回来了的时间段,有着自己私自的设定,不喜欢请离开。



接受请↓










——————

七.

明明只过去了半个小时。


如果刚才没有遇见天道,那么估计他们还可以在公园里再多待一会儿。自己倒是不算在意,但是……加贺美看着一旁正在叠围巾的拟态天道,他果然是不太开心的样子。毕竟第一次和加贺美的散步,居然被天道那家伙扰乱了,他不会责怪那个叫树花的小姑娘,所以都是天道的错。还好,之后还有机会。


“抱歉,总司……”加贺美怀着歉意道。

“没关系,不是新的错。”拟态天道从来不会对他重要的所有物流露出任何不好的情绪,甚至不会生气,但是用这来撒撒娇是没关系的。


“那,早点睡吧,我就睡在地上了。”加贺美看了看柜子,好在还有多余的被子。

“一起睡吧。”正准备用另一条被子铺在地上的加贺美愣在了原地。

“诶?什么?”

“我说,一起睡吧”拟态天道笑着,抱起垂在地上的被子,怕加贺美会反悔“睡在地上会感冒的。”

“好,好吧。”加贺美也没有拒绝。虽然对于天道的样子有这些举动他还是不习惯,但是他知道,这不是天道。况且,拟态天道现在估计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


单纯的加贺美在床上铺好了另一条被子,完全没有注意到拟态天道狡黠的笑容。



八.

加贺美睡得很沉,因为这几天太累了吧。最近这附近有些小偷出没,加贺美不得不一遍又一遍的巡视才行。好在昨天已经逮捕了,不过也是将近三点才回到家,迎接久来的休息。

拟态的天道倒是睡不着,他端详着睡在另一边的加贺美。男人长得不算好看,就算混在人群中也是平淡的,估计没有什么人会在意。但是他就像星星,渺小,却在他已经失去光芒的世界闪烁着。


他是跑出来寻找他的,不知道为什么,Zect的那位首领最后没有对他做什么,只是限制着自由,在一切结束后放他离开了。在寻找加贺美的时候,他偶然看到了小煦和天道。那段时间,小煦没怎么对他笑过,偶尔不过是勉强的笑容。但是他看见小煦在天道的身边,笑的会是那样好看。

他失魂落魄的走着走着,直到晚上,他蹲在路边,没想到会见到加贺美,还被他带了回家。拟态天道将手伸进加贺美的被子里,握住了他的手。


“没事的。”加贺美握住了他的手,将他拉了起来。把他带回来之前,说的还是这三个字,却让他安心了下来。

加贺美身上的温度不高,缩在被子里,这时候还因为感到寒意有些瑟瑟发抖。拟态天道靠近了些,试图让加贺美暖和一些,发现没什么用,干脆将加贺美圈进自己的怀中。加贺美似乎感到了温暖,出于本能,他也向拟态天道凑近了些,这一觉睡得算是安稳。







加贺美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九点了。他昨天似乎梦见自己被什么包裹着,很暖和,也很舒服。下意识的看向身边,拟态的天道还在睡觉。

上帝很不公平,先不说那无可挑剔的面容,他看着那和天道一模一样的漂亮完美的天然卷,说实话他早想摸摸看。对象如果是天道的话,估计自己会听见让人火大的“凡人触及太阳可是会被灼伤”之类的令人火大的嘲讽。但是,现在是拟态天道,估计没关系的吧,况且他还在睡觉,就摸一下,就摸一下的话……应该不会被发现的。犹豫不决要不要做坏事的加贺美自然没有发觉偷偷笑着的拟态天道。

好,决定了。下定决心的加贺美把罪恶的手伸向了拟态天道毛绒绒的天然卷。

果然很舒服,很柔软,糟糕,让人有点上瘾。正当加贺美还想摸摸的时候,拟态天道睁开了眼睛“早啊,新,舒服的话可以多摸一会哦。”




加贺美尴尬的缩回了手,做坏事被抓到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RAKUEKI@反転世界

捡回来的家伙和原本的家伙完全不一样「2」

拟态天道+天道总司×加贺美新

#OOC,文笔不好请注意,设定是拟态天道还活着,Worm消灭之后一个月。两位天道的修罗场?或许。

#私自设定了天道喜欢加贺美,但是傲娇,不说。拟态天道直接会表现出来,对加贺美的效果似乎是MAX,后期可能有其他骑士出现。

#没有看完,但是还是知道后续的,天道已经从巴黎回来了的时间段,有着自己私自的设定,不喜欢请离开。

接受请↓


——————

四.

扰乱拟态天道进入回忆的是加贺美的呼唤,还有荷包蛋特有的味道。他看着加贺美有些灰头土脸的狼狈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加贺美倒也没有生气,只是让他快点过来坐下。

“我开...

拟态天道+天道总司×加贺美新

#OOC,文笔不好请注意,设定是拟态天道还活着,Worm消灭之后一个月。两位天道的修罗场?或许。

#私自设定了天道喜欢加贺美,但是傲娇,不说。拟态天道直接会表现出来,对加贺美的效果似乎是MAX,后期可能有其他骑士出现。

#没有看完,但是还是知道后续的,天道已经从巴黎回来了的时间段,有着自己私自的设定,不喜欢请离开。

接受请↓









——————

四.

扰乱拟态天道进入回忆的是加贺美的呼唤,还有荷包蛋特有的味道。他看着加贺美有些灰头土脸的狼狈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加贺美倒也没有生气,只是让他快点过来坐下。

“我开动了。”

拟态天道看着自己盘子里的煎的算是漂亮的荷包蛋,再看了看加贺美盘子里焦掉的荷包蛋和他手上明显的痕迹,心脏有些被触动的感觉。

这是第一次有人为自己做饭,那个叫莲华的小姑娘也是因为把他错认成了天道而已。

他看着加贺美皱着眉头的吃下了那个焦掉的荷包蛋,却把这个卖相不错的留给了自己。这是为什么呢?我不知道。不过加贺美,果然很会照顾人啊。

“我开动了……”尝了一小口,说实话不算很好吃,甚至没有什么味道,但这却是他觉得自己吃过的最美味的料理,也是最棒的荷包蛋。

“怎么样?”加贺美见到他在走神,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好吃,虽然是有心理准备的,但还是有些期待和忐忑地看着拟态天道。拟态天道看着加贺美,加贺美的笑容很温柔,不掺杂其他目的的温柔。

而且,这双眼睛只注视着他而已,就像那时候一样,加贺美偶尔会把自己错认,但是加贺美从来没有透过他看着另一个人。不会把他看成是另一个天道总司,他只是他而已,另一个存在。

他想要加贺美一直,只看着他。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逐渐的好了起来。自己似乎是被加贺美的笑和着可以称为温馨的气氛给感染了,他也开心地笑了起来,是发自内心的笑着。


“很好吃,很好吃呢。”


五.

“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吗?”晚饭之后,加贺美第三次试图让他回忆起自己过去的名字,但还是没有什么用,那个家伙只是摇了摇头。看来是真的不记得了。

几经深思熟虑之后,他还是决定了说出可能自己会被揍一顿的提议。他有些忐忑不安地看着那像小动物一样看着他的拟态天道“那我,叫你总司,可以吗?”加贺美有些不敢看他。

“可以哦。”没想到那家伙…总司倒是没有在乎这是让他最不爽的存在所拥有的名字,而是很直接的答应了,让加贺美有些想不到。

“但是——”

“但是?”

“我可以叫你新吗?”加贺美看着总司期待与不安的表情,是错觉吗?却总感觉他势在必得,应该是错觉的。就算不是自己也无法拒绝……先不说天道长得原本就好看,那种让人难以抗拒的好看,再加上总司这样不愿意就会很委屈的样子。怎么可能拒绝得了啊。

况且除了老爸,也没有人叫过他的名字。拟态天道上一次还是叫自己加贺美的,所以,这是把自己当做朋友了吗?加贺美假装自己没那么高兴,慎重地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却不想对方直接抱了上来,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太好了呢,新。”总司知道天道从来没有叫过加贺美的名字,小煦也是,天道的那个妹妹也是。所以他或许是除了加贺美的家人以外第一个这样叫加贺美的人。

他埋在加贺美的胸前,贪婪地呼吸着,加贺美身上有种好闻的味道,他很喜欢。最起码加贺美看上去他像是大型犬类的撒娇,但是他在想着如何将加贺美占为己有,让他成为彻底属于自己的存在。


只属于自己的存在——加贺美新。

多么美好啊。


六.

“我打算出去,散散步,你要在这里等我回来还是……和我一起?”加贺美是打算让总司自己做出选择的,毕竟自己没有权利限制总司的自由。嘛,虽然有可能碰上天道,但好好的将他掩罩起来就没事了。

“我想和新一起出去。”他选择了第二项,他想和加贺美在一起,所以在加贺美提出一定要掩盖好不要被发现了什么的,他也没有反对。乖乖的让加贺美为他戴上口罩和围巾,整理好衣领,然后跟在加贺美的身后。




“今天很天气很不错呢。”加贺美感叹着,平时巡逻的工作倒不算麻烦,也有着宽裕的休息时间,但是明天起难得的三连休开始了,能够好好散散步真是太舒服了,只求今天别遇见天道就行。

但是……你要知道,事违人愿。

“加贺美?”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很明显,正好是加贺美今天最不想遇见的家伙。

“啊!加贺美哥——”树花开心的呼喊着,加贺美也没有办法装作没有听见了,像是关节不好的机械一样的回头,尴尬的笑了笑“晚上好。天道,树花,出来散步吗?”当然还没有忘记把拟态天道往身后扯了扯,这一举动自然是引起天道的注意“这是……?”

“啊,那个…这是…啊,朋友!我的朋友哦!”加贺美的演技拙劣到谁都能看出是谎言,估计自己都这样觉得是没有办法骗过天道的,搪塞道“那个,我们还要去买点东西,就先走一步了!”匆匆和树花与天道告了别之后,加贺美就拉着拟态天道快速的离开了。

“这家伙,在搞什么……”天道注视着加贺美和不知道是谁远去的方向,说不上来的感觉,该说是有些不爽?或许是另一种感情。

那完全不是朋友。那人在加贺美将他护在身后的时候,也乖乖照做了,还故意的让他看见自己攥紧了加贺美的衣角。那种和自己差不多的体型,不管怎么样来说都不会是女性。

“哥哥?在看什么呢?”树花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加贺美早已离开。他有些烦躁,下意识地挠了挠头“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RAKUEKI@反転世界

捡回来的家伙和原本的家伙完全不一样「1」

拟态天道+天道总司×加贺美新

#OOC,文笔不好请注意,设定是拟态天道还活着,Worm消灭之后一个月。两位天道的修罗场?或许。

#私自设定了天道喜欢加贺美,但是傲娇,不说。拟态天道直接会表现出来,对加贺美的效果似乎是MAX,后期可能有其他骑士出现。

#没有看完,但是还是知道后续的,天道已经从巴黎回来了的时间段,有着自己私自的设定,不喜欢请离开。


接受请↓


——————


一.

事情过去一个月了,大家也回到了正常的生活。不过多多少少或许有一些改变的吧?岬和阿剑在一起了,那对笨蛋兄弟现在在田所先生那里帮忙。...


拟态天道+天道总司×加贺美新

#OOC,文笔不好请注意,设定是拟态天道还活着,Worm消灭之后一个月。两位天道的修罗场?或许。

#私自设定了天道喜欢加贺美,但是傲娇,不说。拟态天道直接会表现出来,对加贺美的效果似乎是MAX,后期可能有其他骑士出现。

#没有看完,但是还是知道后续的,天道已经从巴黎回来了的时间段,有着自己私自的设定,不喜欢请离开。





接受请↓











——————


一.

事情过去一个月了,大家也回到了正常的生活。不过多多少少或许有一些改变的吧?岬和阿剑在一起了,那对笨蛋兄弟现在在田所先生那里帮忙。


虽然成为了警察,但是加贺美的日常几乎每天都是这样的一成不变。巡逻,休息,偶尔和自己的老爹一起打打棒球,闲暇之余还会去小煦那里吃些什么,当然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可以见到天道那家伙,基本是自己被他气的说不出一句话,也无法反驳。不过偶尔还是可以好好相处的。就只是那么简单的日常而已。


但是………


大概过了半个月,加贺美新在一次夜间巡逻的时候捡到了个意想不到的家伙——天道总司。

大脑空白了瞬间,不过加贺美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这应该是拟态的天道,不,就是。自己在那天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了,不过老爹说已经放他离开了,没想到在这里遇见。


再说了,像一只被遗弃的小动物一样蹲在路边的样子可绝对不会是那个自称为太阳的人。


二.

“饿了吗?”不管是哪个天道,就算是素昧平生的人,加贺美到底也不能坐视不理。先不说他要是被天道再遇见会怎么样,况且拟态天道并不熟悉现在的社会,如果在外面游荡着也不知道到底会有什么危险。

总之,当他把拟态天道捡回来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好在拟态天道乖乖的和他走了,不然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拟态天很听话地洗了澡,换了干净的衣服之后,就坐在这里没有任何动作,加贺美不擅长和别人交流,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让气氛活跃一些。而最终打破这沉默的居然是拟态天道,不,该说是他腹部发出的抗议,他也有点害地低下了头。不知道为什么,加贺美居然觉得他有些可爱。

正好他也有些饿了,于是还没等拟态天道说些什么,就走进厨房准备晚餐。当然他不会做什么,只有最简单的荷包蛋,能成功的,大概。


“好,加贺美新,你可以的。”加贺美为自己鼓励着。


于是,不负所望。


“啊,焦了……”加贺美看了看冰箱,因为自己压根没有采购过,加上平时都是购买盒饭什么的,冰箱里还只剩下一枚鸡蛋。加贺美想了想,将这个放入自己的盘子里,重新煎了一个荷包蛋。因为上一次的经验和教训,加贺美也不敢分心了,好在成品看上去倒是还不错,只是手上被热油溅到的地方有点多。


这个时候还真是羡慕天道的手艺。


三.

拟态天道坐在沙发上,已经几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加贺美假装没有注意到自己肚子的鸣叫,而是说着“肚子饿了——”就走进厨房准备食物。看着他,自己可以安心下来。

加贺美很会照顾人,他第一次见到加贺美的时候,只知道他或许是天道总司的朋友。

他是第一个发现自己不是真正的天道的人,在自己说着要杀了真正的天道而离开后,实际上也没有去向。但是见到加贺美火急火燎地跑出来寻找什么的时候,他选择跟在后面,果然,找到了。加贺美

那时候天道是故意的,他和天道几乎是一样的,又怎么会不知道?但他很乐意就那样杀了天道,这样就没有人来妨碍他和小煦了,小煦再也不需要难过了。但是这家伙两次出现,在随时可能被杀掉的攻击中救下了天道。当然,那时候拟态天道没有生气,他只是静静听着,我想听听这个男人究竟想说些什么,所以没有打断加贺美与天道之间的对话,当他看见加贺美挡在天道面前时,他产生了一种名为嫉妒的感情。

凭什么?凭什么他拥有着另一个妹妹,还想要来夺走他的小煦。更让他嫉妒的是,天道总司有一个为了他不顾一切的友人。我们明明是一样的吧,那么我为什么不能拥有?为什么?


小煦最后还是选择了真正的天道总司,路过他的时候没有任何犹豫,任由他在那里撕心裂肺。他第二次遇见加贺美,是想要毁灭这个世界的时候,结果天道的世界没有能够毁灭,因为加贺美拉着他,去各种地方一起玩,而这只是因为加贺美看出他的绝望,但他什么都不会说的。他被Zect带走的时候,最后看着他的却还是这个人。



“没事的。”加贺美说。



漆漆漆格_糖厂老板爱寡夫的泪
噶下班回家没带钥匙,小拟放学回...

噶下班回家没带钥匙,小拟放学回家没带钥匙,(虽然我觉得天哥不会忘带钥匙,也不会掰门,但是和两个人住久了越来越像人类了嗯嗯嗯就这样吧)

噶下班回家没带钥匙,小拟放学回家没带钥匙,(虽然我觉得天哥不会忘带钥匙,也不会掰门,但是和两个人住久了越来越像人类了嗯嗯嗯就这样吧)

邬桥诗酒

【Kabuto 】天道家饲养手册

天道水仙组亲情向

偶有双神组cb向出没

存在ooc 存在私设

自娱自乐产物

(这次似乎走了日常吐槽向的风格)


—————————————————————


        看着一大一小两个毛乎乎的脑袋,天道总司只感到头疼,忍不住伸手抚上自己的额头。

        日下部宏笑着举起手里的毛球凑到天道总司面前:“哥,你看它多可爱!小猫咪!猫咪……”

        天道总司睁开眼,正好与小猫...

天道水仙组亲情向

偶有双神组cb向出没

存在ooc 存在私设

自娱自乐产物

(这次似乎走了日常吐槽向的风格)


—————————————————————


        看着一大一小两个毛乎乎的脑袋,天道总司只感到头疼,忍不住伸手抚上自己的额头。

        日下部宏笑着举起手里的毛球凑到天道总司面前:“哥,你看它多可爱!小猫咪!猫咪……”

        天道总司睁开眼,正好与小猫四目相对。

        小猫:“喵。”

        日下部宏:“哥哥,它对你喵喵诶!看起来它喜欢你哦!”

        天道总司:“……”

        日下部宏:“小猫咪你就住下来吧!乖乖的哦,我是你哥哥,哥哥也是你哥哥哦。”

        天道总司:“……”


        “说实话,我确实没做好养小动物的准备。”天道总司跑到了加贺美新的办公室吐槽。

        加贺美新仿佛很理解一般点头:“毕竟小动物会掉毛嘛,小时候我和亮养小狗的时候,抱一抱小狗,衣服上全都是毛……嗯……”

        看着加贺美新欲言又止的表情,天道总司微皱着眉头道:“你说,以你的头脑想不出什么能让我无法反驳的话。”

        加贺美新听后,笑里带着戏谑:“天道,你不会怕猫吧?”

        看见天道总司沉默了,加贺美新露出更加明显戏谑的笑:“原来天道你……”

        “怎么可能。”天道总司抬手指天,一脸肯定的表情,“我可是太阳。只不过,我不想见到太多的灰尘和毛发而已。打扫可是不能增加负担的修行。”

        加贺美新嘟囔着“怎么不说是你不想清洁毛发呢”一边给天道总司递了杯水。


        天道家里,又多了只狸花猫。

        被叫作“小花”的猫咪得到了日下部宏和天道树花格外的宠爱。躺椅旁的盆栽变成了猫爬架,柜子上多了三四根逗猫棒,一个抽屉里塞满了猫零食,储物间也囤了好几袋猫粮和几罐羊奶粉。顺带又多了除毛的清洁用具。

        “小花,来摸摸!”

        “小花好可爱!我们以后再养只狗狗好不好?养那种帅帅的!”

        “喂,你踩我报纸了。”

        “喵。”

        “……”

        经过几天的喂食铲屎和小花抢报纸后,天道总司彻底投降了。

        天道总司给小花的碗里多加条小鱼干。

        “算我求你了,别踩我报纸了。”

        “喵。”

        第二天,天道总司在今天的新报纸上看见了睡得十分香甜的小花。

        背着书包的天道树花路过时叮嘱道:“哥哥不要打扰小花睡觉哦,我先去上学了!”

        “路上小心!”

        “路上小心。”

        今天又是天道总司败给猫咪的一天。


        天道总司和加贺美新离开日本调查高层意外发现的异虫情报,调查了一周,还好只是虚惊一场。平安回到日本时,却也是深夜了。

        加贺美新整理了下背包,道:“快回家吧,宏和树花可能还等着你呢。”

        天道总司笑道:“树花早就睡了,宏肯定也睡了,他们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估计,就是那只怪兽吧。”

        虽然知道猫的习性,但天道总司还是有点无法接受偶尔半夜起床喝水却被一双眼睛盯着的感觉。

        加贺美新忍不住大笑,背上挨了天道总司一拳。

       “啊!你下手轻点啊!”


        看了看腕表,已经是凌晨。天道总司将代表着工作的腕表摘下揣进口袋,轻轻开了家门。刚换上拖鞋,就看见小花从客厅跑了出来。正如他们第一次见面一样,四目相对。

        天道总司似乎发现了猫的表情,问道:“你这是来接我吗?”

        小花没有叫,走过去嗅了嗅,在天道总司的腿上舒服地蹭了蹭。

        “唉……”

        有毛就有毛吧,反正都习惯了。

        天道总司领着小花进了客厅,正好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睡眼惺忪的日下部宏。

        天道总司把包扔到躺椅上,摸了摸日下部宏的头,问道:“为什么不回屋睡觉呢?”

        日下部宏睡得有些迷糊,猫咪似的享受着摸头,含糊着说道:“感觉你要回来了,就在这里等你了,小花也在等你……”

        天道总司回答:“嗯,小花还来门口接我了。”

       “嗯,这样不挺好的吗,哥哥。饿吗?我去给你做点东西吃。”

        “不饿,就你现在困得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子,别把厨房烧了。快去睡吧。”


        桌上是精致美味的早餐,衣着整齐的天道总司正看着新送来的报纸。而日下部宏和天道树花嘴里的米饭却怎么也咽不下去了。

        “喵~咕噜咕噜……”

        小花舒服地换了个姿势享受着天道总司的抚摸。

        其实,养只猫也不错。

        天道总司一边摸着猫脑袋一边想着。


漆漆漆格_糖厂老板爱寡夫的泪
我忘事的速度比光还快。如果我不...

我忘事的速度比光还快。
如果我不需要睡觉就好了
忘记在老福特发了的三人

我忘事的速度比光还快。
如果我不需要睡觉就好了
忘记在老福特发了的三人

漆漆漆格_糖厂老板爱寡夫的泪

抹布.拟态天道。昨天睡前干的坏事。



提醒:第一人称大坏蛋半夜不回家在路上捡好东西。

没有结果。


那天我是在一条不会有任何人的巷道捡到他的。

那天是我失业一个月左右吧,平常喝酒的店也把作为最后一个客人的我赶出了门,就算只能喝最便宜的酒,我也没有喝很多。头脑嗡嗡作响,涨得难受。

只是想去没人的地方,随便撒泡尿就回到那个没有任何指望的家,出门前还想着今天要买刮胡刀和新的垃圾袋,但是今天也以失败告终——这边没有24小时的便利店。喝完出来早就是没有人的深夜了。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走进这个死胡同,眼睛没有适应变黑的环境,摸黑边解裤子边走时,一脚踢到软绵绵的东西吓了我一跳。如果不是那东西发出了嘤咛的声音,我估计会以为自己踢到了尸体。

这不能...



提醒:第一人称大坏蛋半夜不回家在路上捡好东西。

没有结果。


那天我是在一条不会有任何人的巷道捡到他的。

那天是我失业一个月左右吧,平常喝酒的店也把作为最后一个客人的我赶出了门,就算只能喝最便宜的酒,我也没有喝很多。头脑嗡嗡作响,涨得难受。

只是想去没人的地方,随便撒泡尿就回到那个没有任何指望的家,出门前还想着今天要买刮胡刀和新的垃圾袋,但是今天也以失败告终——这边没有24小时的便利店。喝完出来早就是没有人的深夜了。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走进这个死胡同,眼睛没有适应变黑的环境,摸黑边解裤子边走时,一脚踢到软绵绵的东西吓了我一跳。如果不是那东西发出了嘤咛的声音,我估计会以为自己踢到了尸体。

这不能怪我,眼睛逐渐能看到一点,能看清躺在地上的是个人了。他穿着一身黑衣服,这谁看得到。头发乱呼呼的,但绝不是流浪汉,还不够脏,和他比起来我更像流浪汉吧,我尴尬地笑了笑,说了一声对不起。

他并没有做出太大反应,看了看我,那个眼睛有种不太正常的感觉,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也许他是离家出走的人,年轻的面孔可以作为推断,又或是路遇抢劫被打晕了丢在这里?想到这里我不禁有点同情,试探性的询问:“你遇到麻烦了吗?”

“我要毁了这个世界。”他有点含糊,又努力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本来我还在想,手拉着裤子说这样话的我是不是超不正常,看来对方并没给我这个机会。我觉得认真思考的自己也许是喝太少了,这种时候直接走人才是正确的选择。

但是说来话长,其实我是个糟糕的人,有固定收入的时候,我每周都会去约一些男学生,直到有一次约到了上司的弟弟,总而言之是个难以启齿的故事,失业后也再也没有去约过了。仔细打量一下,现在是冬天,他只穿着单薄的一件黑色深v上衣,牛仔裤也破了,手指冻得通红,睫毛上还有冰花。

“如果你没有地方去,可以来我家,我家还是有地方睡的。”

我没有和这种人说话的经验,但是我会察言观色,在他动摇的片刻,我极力摆出友善的态度,装作一个好心人,把他拉回了我那个家。


还好,家里有t。在我给他端了一杯水【其实是酒,也只有酒】,看着他喝完后,思考是要再端一杯下药还是哄骗的期间,他躺在屋子的角落就睡着了,看得出来他极度劳累,我把他腰上那个咯来咯去的腰带取了下来,放到了一边。他摸起来肌肉壮实,也许我该把他绑起来,免得挣扎起来难以控制。


漆漆漆格_糖厂老板爱寡夫的泪

奶奶说过,在老福特发图考虑不到美观x
本宣+印调。
愿意购买的请务必点赞购买评论
是天道总司加贺美新拟态天道无差日常向同人本,cp我在D23
本来还有一个透卡的,结果透卡工厂掌门师傅家里有事跑了,cp.就见不到啦,通贩再见吧

通贩在淘宝店铺→伍咕咕杂货铺,因为疫情发货不知猴年马月呜呜呜呜呜呜

奶奶说过,在老福特发图考虑不到美观x
本宣+印调。
愿意购买的请务必点赞购买评论
是天道总司加贺美新拟态天道无差日常向同人本,cp我在D23
本来还有一个透卡的,结果透卡工厂掌门师傅家里有事跑了,cp.就见不到啦,通贩再见吧

通贩在淘宝店铺→伍咕咕杂货铺,因为疫情发货不知猴年马月呜呜呜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