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拿破仑

29.4万浏览    1616参与
矢音

@Nine Chitose_悔木难缘 老师的合作曲绘制的曲绘.....很荣幸能够合作!

b站指路:【【拿破仑】败者“待一切倾灭,且看封建余孽借以倾覆欧陆之名诘责你的罪”-哔哩哔哩】 https://b23.tv/UGDzCL7

@Nine Chitose_悔木难缘 老师的合作曲绘制的曲绘.....很荣幸能够合作!

b站指路:【【拿破仑】败者“待一切倾灭,且看封建余孽借以倾覆欧陆之名诘责你的罪”-哔哩哔哩】 https://b23.tv/UGDzCL7

山东高速东莞
普法战争期间,拿破仑三世战败的原因是什么呢?
普法战争期间,拿破仑三世战败的原因是什么呢?
李璟明
18 May 1804 Nap...

18 May 1804 Napoleon Bonaparte is proclaimed Emperor of the French by the French Senate. 

18 May 1804 Napoleon Bonaparte is proclaimed Emperor of the French by the French Senate. 

YouKoduki

谢谢你对我上一篇文章的评论和爱心!

我很高兴你的欢迎(o^-^o)


我喜欢拿破仑和塔列朗。

我不能真实地画出塔列朗的脸,所以这个人物是我的形象。

我觉得他的脸非常好,非常好,爱。

谢谢你对我上一篇文章的评论和爱心!

我很高兴你的欢迎(o^-^o)


我喜欢拿破仑和塔列朗。

我不能真实地画出塔列朗的脸,所以这个人物是我的形象。

我觉得他的脸非常好,非常好,爱。

咪坨Mituo

海贼王照进现实之马龙白兰度黑帮教父与黑手党五老星0516

找了一张马龙白兰度照片做参考。
1804年5月16日拿破仑一世宣布法国为帝国。
突然感觉戴黑头巾的白胡子、黑手党五老星、索隆都很有黑帮气质诶.还有沙鳄鱼也很像黑帮老大。往好了说,黑帮老大是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往坏了说,黑帮老大是茹毛饮血,杀人如麻。就像硬币的两面。
所以我选择让硬币立起来永远旋转下去。
因为bilibili币立币立哈哈哈哈~

海贼王照进现实之马龙白兰度黑帮教父与黑手党五老星0516

找了一张马龙白兰度照片做参考。
1804年5月16日拿破仑一世宣布法国为帝国。
突然感觉戴黑头巾的白胡子、黑手党五老星、索隆都很有黑帮气质诶.还有沙鳄鱼也很像黑帮老大。往好了说,黑帮老大是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往坏了说,黑帮老大是茹毛饮血,杀人如麻。就像硬币的两面。
所以我选择让硬币立起来永远旋转下去。
因为bilibili币立币立哈哈哈哈~

YouKoduki

嗨,我是香月悠。

我是日本的作家。

这是我的第一个帖子。


我非常喜欢拿破仑!!!!!

我的中文不好,但我想看更多的拿破仑作品。

谢谢你!

嗨,我是香月悠。

我是日本的作家。

这是我的第一个帖子。


我非常喜欢拿破仑!!!!!

我的中文不好,但我想看更多的拿破仑作品。

谢谢你!

李璟明
12 May 1797 Nap...

12 May 1797 Napoleon conquers Venice. 

真正的悲剧不是威尼斯的灭亡,而是它的精神衰亡了…——诺里奇

12 May 1797 Napoleon conquers Venice. 

真正的悲剧不是威尼斯的灭亡,而是它的精神衰亡了…——诺里奇

提灯看雪

我不信了我就

就这破三轮还能翻?

我不信了我就

就这破三轮还能翻?

乔乔说历史
拿破仑几乎打下欧洲,为何不像秦始皇那样,让欧洲成一个国家
拿破仑几乎打下欧洲,为何不像秦始皇那样,让欧洲成一个国家
李璟明
10 May 1796 Nap...

10 May 1796 Napoleon wins a victory against Austrian forces at Lodi bridge over the Adda River in Italy. 

1796年5月10日,在意大利罗迪桥上,法军6000人(包括骑兵一部)与奥军(奥地利)15000人(炮36门)交战,拿坡仑亲自率军强攻夺桥。奥军伤亡2000余,丢炮15门;法军伤亡同样很多!

10 May 1796 Napoleon wins a victory against Austrian forces at Lodi bridge over the Adda River in Italy. 

1796年5月10日,在意大利罗迪桥上,法军6000人(包括骑兵一部)与奥军(奥地利)15000人(炮36门)交战,拿坡仑亲自率军强攻夺桥。奥军伤亡2000余,丢炮15门;法军伤亡同样很多!

瑞勒
拿皇吧唧的柄图 第一弹很快上架...

拿皇吧唧的柄图

第一弹很快上架咯!

大概这周可以搞定,正在加油肝ing

欢迎朋友们!史同二同相关,入股不亏!


 


拿皇吧唧的柄图

第一弹很快上架咯!

大概这周可以搞定,正在加油肝ing

欢迎朋友们!史同二同相关,入股不亏!


 


冷慕たい

带有一口洋葱味的老近卫军,拿皇的忠实卫队

带有一口洋葱味的老近卫军,拿皇的忠实卫队

鸮

拿的脑壳应该改大一点  先发发x

参考David d'Angers 放后边了

还有罗的 下次一定


拿的脑壳应该改大一点  先发发x

参考David d'Angers 放后边了

还有罗的 下次一定


樱野轻尘_岚洛

画完了告诉自己 拿皇不喜欢数学不好的小孩()


我忘了拿拿的忌日 但摸鱼不会忘记

画完了告诉自己 拿皇不喜欢数学不好的小孩()



我忘了拿拿的忌日 但摸鱼不会忘记

科西嘉大猫

我把皇帝陛下的忌日忘了…

我把皇帝陛下的忌日忘了…

风见天翔子

【FGO/拿破西格】5.5 IN VALHALLA

和两年前的拿啵生贺文一样,赛博酒保paro的前男友梗拿啵西咕。至于挑在这个日期写了这样一个取自原作的故事,只能说靠玩通过赛博酒保的人自行体会了。

(有苏噜西咕兄弟设定的描写)


——————————分割线——————————


这是无所事事的一夜。

对于这座城里大量的无业游民来说,无所事事只是日复一日重播的光景,只有五月份逐渐转暖的空气宣告着每天的不同。有事做的人忙得不可开交,无事做的人麻痹着自我放逐,这样的区别在城市里越发明显。

意外的是,位于繁华区附近的那间酒吧今天也显得无所事事,VA-11 HALL-A小小的霓虹灯招牌依旧闪亮着,虚掩的店门随时欢迎顾客光临,但店里...

和两年前的拿啵生贺文一样,赛博酒保paro的前男友梗拿啵西咕。至于挑在这个日期写了这样一个取自原作的故事,只能说靠玩通过赛博酒保的人自行体会了。

(有苏噜西咕兄弟设定的描写)


——————————分割线——————————


这是无所事事的一夜。

对于这座城里大量的无业游民来说,无所事事只是日复一日重播的光景,只有五月份逐渐转暖的空气宣告着每天的不同。有事做的人忙得不可开交,无事做的人麻痹着自我放逐,这样的区别在城市里越发明显。

意外的是,位于繁华区附近的那间酒吧今天也显得无所事事,VA-11 HALL-A小小的霓虹灯招牌依旧闪亮着,虚掩的店门随时欢迎顾客光临,但店里此刻却一名顾客也没有,只有那位永远不变的酒保站在吧台后方,等着说出那句今天还没说过的“欢迎光临valhalla”。

齐格鲁德站在吧台后按着遥控器、切换对面墙上电视的频道,他告诉自己这是为了切换一个有趣的节目、给来客一个好印象,但在看了几条荒唐可笑的新闻与广告后,他发现自己只是在无意义地浪费时间,他早该意识到电视媒体不会播放什么有价值的内容了。他最后还是让电视屏幕停留在广告频道,把遥控器收了起来,打算去给点唱机换几首歌。

今天并非没有来客,这间酒吧的所有者斯卡蒂小姐来了一次,只是定期检查齐格鲁德作为唯一员工的工作情况,顺便喝了一杯Bad Touch。齐格鲁德总是不令她失望,无论是高超的调酒技术,还是这间酒吧作为这片区域最令管理人省心的酒吧的美誉。不过……

“你看起来有些憔悴啊,如果是工作太累,再雇一名员工也无妨。”

斯卡蒂放下喝空的酒杯,紫色的美甲被灯光照得闪闪发亮。齐格鲁德心下一惊,呆立着思考该如何回答。

“……只是最近有些睡眠不足,无需担心,”齐格鲁德边收起用过的杯子边回答,“鄙人会照旧做好自己的工作。”

“这样就好。”斯卡蒂站起身准备离开,似乎不再担心了,齐格鲁德无论言行都会令人信服,“如果心情忧郁,喝醉一场也不失为一种放松,你很少喝自己调的东西吧?”

“鄙人会考虑的。”

齐格鲁德在吧台后微微欠身恭送他的老板。他前几天确实喝醉过一次,对他来说算是适当摄入过量的酒精、然后在可控范围内多睡一会儿。虽然做着调酒的工作,但他从不酗酒,只是那时家里只有为别人存放的酒精而没有安眠药,他将自己的一些行李带回家收拾了两天,后来发现自己不能在白天按时入睡,这样会影响夜晚在酒吧工作,于是试着醉了一场,可代价是轻微的头痛,他便不打算再试了。

 

如果今夜就这样无人光临,在业绩上可真是难看的一笔。齐格鲁德无奈地想着,但他并不能做些什么,即便不是人或lilim,来些猫猫狗狗甚至缸中之脑也好,他开始了这样的天马行空,然后店门发出了响声,这令他终于打起精神。

“欢迎光临……”齐格鲁德用一如既往的平静语调迎客,但看到来人却把下半句话哽在了喉咙里。

“哟,你还好吗,调酒师?”

“……”

来者是他的熟人,但仅用“熟人”定义又过于肤浅,看着那个身材高大、红棕色头发鬓角浓密的男人走到吧台前,齐格鲁德也仍旧一句话都没说出来,仿佛舌头突然被割掉、被眼前那个男人割掉了。

“怎么了,我会来这里让你很意外吗?还是说换个称呼让你不习惯了?”

男人随便拉了个高脚凳坐下,蓝灰色的眼眸直盯着睁大双眼的调酒师,齐格鲁德动一动嘴唇,感觉自己的发音功能好像又恢复了。

“我…鄙人没想到您会来……”齐格鲁德含糊地说,“您不是已经……”

一向精明的头脑此刻却像被骇入般宕机了,他怎么也没组织出最后半句话。

“我是这里的常客,再来这里有何不可?”男人说着便看起酒水单,没有和过去一样立刻点一些喜欢的酒,“你看起来不太好,回家后还不习惯吗?”

“……抱歉。”齐格鲁德垂下眼,不打算过多阐释自己的烦恼。

“算了,先不提那些事,来这里就该喝酒才对,”名叫拿破仑·波拿巴的男人放下酒水单,露出一个齐格鲁德无比熟悉的笑脸,“来杯Sunshine Cloud吧,冰块少一些。”

齐格鲁德把拿破仑的这句话回忆了三遍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阁下是换口味了吗?鄙人有些意外,”理性还没有想通,技艺精湛的双手先动了起来,齐格鲁德开始将原料倒进调酒器中,“您以前会点些……味道更成熟的,如果您终于开始减少酒精摄入,那鄙人会很欣慰的。”

拿破仑的胃一直状态不好,过去齐格鲁德总是提醒他少喝些酒,并且为他调些无酒精的饮料,但他还是断断续续地喝,如果他现在确实听进去了那些告诫,倒也是件好事,Sunshine Cloud虽说是酒,但酒精含量不多,也几乎已品不出酒味。

“不知阁下近况如何,鄙人希望您一切都好。”

齐格鲁德在酒未调好的空档试图找话说,他承认自己是在进行某种试探,拿破仑盯着他晃动调酒器的手在出神,男人以前就喜欢这样,一边看着他做事一边又陷入自己的沉思。

“我过得挺好,公司顺风顺水,家人也很和睦,而且……有人在给我介绍新的对象了。”

说到最后一句时,齐格鲁德偷偷注意了一下对方的表情,但拿破仑相当平静,没有对这件事表现出热衷或抗拒。

“是男性还是女性?是人类还是lilim呢?”

“哈哈,暂时就保密吧,总不能说得事已经成了似的。”

齐格鲁德打开调酒器,咖啡色的酒液汩汩入杯,拿破仑伸手接过,二人的手指在这时触碰了一下,齐格鲁德感觉对方的手有些冰冷。男人先是晃晃杯子嗅了一会儿才饮下第一口,脸上的表情明显放松许多。

“真不错,我喜欢这种甜甜的味道,”拿破仑大口地品尝着,双眼透出愉快的光芒,“下班后来上这么一杯真是太棒了。”

齐格鲁德看一眼手表,此刻是深夜十一点半。

“阁下又加班到这么晚……鄙人过去说了很多次,请务必爱惜自己。”他一般很寡言,却又在生活健康的问题上反复啰嗦,齐格鲁德对此有些自知,但他认为这很有必要。

“抱歉啊,已经成习惯了……刚接任最好的那把交椅,确实有很多事必须由我来做,不知不觉就处理到很晚。”

这强烈的责任感才是令他如此辛苦的源头,齐格鲁德自认是负责的人,但远不如拿破仑这样高瞻远瞩地把握一切,代价却是每日透支身体的劳碌。过去看着他来回奔忙的身影,齐格鲁德只能尽量在物质上提供帮助,让他回家后能得到充分休息,但拿破仑所需的似乎不止如此。

“你是我的爱人,不用做我的管家。”

当齐格鲁德为他铺好床催促他按时休息时,拿破仑苦笑着这样回话,他却无法理解,反而觉得这正是作为爱人应尽的责任,到最后也一直这样固执下去。

 

“说说你的事情吧,你看起来没什么精神,”拿破仑放下喝了大半杯的酒,眼神变得认真起来,“都能看到黑眼圈了, 是没睡好吗?”

“…是这样的,鄙人从回到家以后还没能把作息调整回去,”齐格鲁德垂着眼眸擦玻璃杯,虽然手上只是在反复摩挲那一个透亮的杯子而已,“想要把睡眠时间变得以前一样,但总是睡不着,结果原本该入睡的时候也不能好好入睡了,相信再过段时间就会好转。”

“虽然这么说有些傲慢……我大概要为此负些责任。实话说,我最近回到家也感觉乱七八糟的,过去还真是把很多事都丢给你了啊。”

“不,鄙人没有打算怪罪您……事到如今,鄙人和阁下已经没有什么要清算的东西了。”

互不亏欠,就是他们如今的状态,但他们并不是弥补对方什么、也不是要求对方做些什么,只是在缓慢地与自己和解,但每个人自愈的速度并不相同。

“说得是,现在的你和我只是调酒师和客人而已,”拿破仑喝下杯中的最后一口,将杯子推了过来,“再给我来一杯吧,调酒师,要不加酒精的Sugar Rush。”

“阁下今天的口味真的要让人怀疑是不是您本人了。”

齐格鲁德带了些开玩笑的口气,但他很乐意看到对方不再摄入酒精。Sugar Rush是每位调酒师入门的学业,就像煎鸡蛋于厨师一般,如今他闭着眼睛也能调出完美的一杯,所以水果味的清淡饮料很快便端了出来,拿破仑也继续带着满足的表情将其饮下。

“说起来,我放在你家的那些酒你打算怎么办?”拿破仑突然地问道,“只是没有什么收藏价值的普通酒,也不是你喜欢的味道吧?把它们放在这酒吧里如何?”

齐格鲁德再次语塞,他感觉自己不该说出真相——他把那些酒一口气喝光了,并因此头痛了一天。虽然一喝酒就会很轻易地脸红,但他的酒量意外不错。

“鄙人已经将它们处理好了。”

他简短且暧昧地答道,仿佛多说几个字就会让男人闻到自己嘴里喝过酒的那股苦味。他知道自己眼神闪烁了一下,也知道面前的男人将这一切都收进了眼底。

“……是吗,有人愿意接手就好。”

拿破仑淡淡地笑着,齐格鲁德看出了他不想追问的心思,他总是这样善解人意的,不合适的话题总是点到即止,也从不说会让情人为难的话——除非那话确实到了非说不可的地步。

 

“时间不早了,我回家还有些工作得处理,就这样道别吧。”

拿破仑将喝得干净的酒杯放在吧台上,下了凳子准备离开。看来他今晚又要熬夜了,想起这一点,齐格鲁德就习惯性地垂下眉毛感到担忧,但他已经没有立场劝说对方。

“…那个,波拿巴阁下。”

在男人即将离开他的视线时,齐格鲁德忍不住叫住了他,这似乎是他今晚第一次唤对方的名字。

“怎么了,帅哥?”

拿破仑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当初在他们相识不久时,也是这间酒吧,也是他即将离开时突然停步,但那时是拿破仑先开口,问齐格鲁德愿不愿给他一个私人的联系方式。

“……阁下是否后悔过?和鄙人度过了一段不完美的时光。”

齐格鲁德知道自己的问题唐突且更无意义,但有一种冲动驱使着他,好像过了此时此刻他就无法再问出这个问题。他知道拿破仑为了安慰自己会做出怎样的回答,但是对他来说,就算对方的答案是后悔,也不过是和分手时的那句话一样的重量,不会再更多地影响他了。

“当然不后悔,而且生活也总是不完美的。”拿破仑回答得很迅速,“对你来说也是这样,不是吗?”

“……您说得没错。”

“今天也谢谢你的酒了,有空再见,如果你还愿意和我聊天的话。”

“那是当然。”

 

门扉一开一合的响声,齐格鲁德拿起吧台上喝空的酒杯,杯底还遗留着几滴酒液,散发出最后一缕残香,他转过身准备洗杯子,刚关好的门却传来“砰”的一声响动吸引他的注意。

一个男人用脚踢开门走进来,他长着与齐格鲁德相同的容貌,但双瞳是截然相反的火红色,不戴眼镜,头发也长而凌乱,此时带着一副要砸场子的气息大步走进来。齐格鲁德低下头继续准备洗杯子,他已经习惯自己的兄长这幅凶神恶煞的模样了。

“老样子,快点。”苏尔特边说边走到吧台前——他说的老样子是指大杯的Gut Punch——然后他突然停下且后退了一步,“……你今天犯什么神经?”

“你是指什么?”齐格鲁德蹙起眉,对没由来的指责感到疑惑。

“地上,”苏尔特边说边向下指了指,“为什么倒了一地的酒?不想让人靠近?”

齐格鲁德更加疑惑,他难以置信地探过身去看,却真的看到吧台前的地面上有一大摊水迹,有粉色有棕色,像极了刚才他给拿破仑上的那些鸡尾酒的颜色。

“怎么会……我刚才是在招待波拿巴阁下喝酒,我们谁都没有把酒倒在地上。”

“那个傻大个……”苏尔特眯起眼、烦闷地念念有词,他无论说起谁都是这种口气,“我可没见到谁从你这里出来,他怎么可能会来?”

“他才刚刚离开,而且也付过酒钱了。”

齐格鲁德为了证实自己的记忆打开收款机,最新的几个数字确实是刚才几杯酒的价格,但付款人一栏的名字却不是拿破仑——而是他自己。眼前的情况让齐格鲁德睁大眼睛,喉咙一时间堵塞住了。

他分不清此刻与刚才哪边才是虚幻,拿破仑明明就光临了这里,并且点了几杯酒,他们在酒香中愉快地聊天,可眼下的状况让刚才美好的记忆出现了裂痕。他呆滞地眨眨眼睛看向自己的兄长,说不定此刻与这个彼此厌恶的孪生兄弟对峙才是一场梦。

“是不是觉得我才是假的?要不要给你一拳试试?”

手腕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攥住,齐格鲁德痛得挣扎起来,玻璃杯掉在吧台上骨碌碌地滚动。这股力量来自苏尔特改装的手臂,他依靠这双能发生火焰的手臂与自己的实力在地下拳击场所向披靡。

“看来和那个傻大个分手让你的脑子不正常了,过去一星期还对他念念不忘,”苏尔特松开了手,和刚才抓住他一样突然,“我就说过,你俩沾了那恶心的爱情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今天不喝了,我可不想让一个精神病给我调酒。”

“……请便。”

齐格鲁德也没有心情给他调酒了,倒是正好,苏尔特转身离开,关门时发出了同样粗暴的“砰”的一声。

齐格鲁德给店门口挂上打烊的牌子,然后沉默地用拖把将地板清理干净,吧台前的高脚凳整齐地摆成一排,没有被谁移动过的痕迹。打扫卫生放在平常是再普通不过的工作,但这次做完后他却觉得分外疲惫,便倒进客座的矮沙发里将领带扯松,青色的瞳孔茫然地盯着天花板、看着彩灯反复循环变色,壁挂电视还在播放着嘈杂的广告,但此时传不进调酒师的耳中。

空气里散发着浓烈的酒味,是地板上的酒液蒸发后的气味,但其中还夹杂着淡淡的雪茄烟草气息。他短暂的回忆中充满与之相同的味道,存在于已经离去的“他”与自己的身上,不知需要多久才会消散殆尽。

 end.

 

酒类介绍:

Bad Touch - “我们毕竟不过是群哺乳动物”

酸味,时尚,复古。

 

Sunshine Cloud - “味道就像昔日的巧克力牛奶,甚至还保留着那份香气。也有人说它有些焦糖的味道......”

苦味,女性化,温和。

 

Suger Rush - “甘甜,清淡,水果风味,不能更加女性化的饮品。”

甜味,女性化,惬意。

 

Gut Punch - “这个名字的意思是‘由内脏(Gut)制成的混合饮料(Punch)’,但是同时也描述了饮用时的感受(重击腹部)。”

苦味,男性化,强烈。

月中鸣(吃粮看置顶)

一个拿诺拿作品整理

入坑拿诺也有两年了,已公开的同人文终于凑够了20篇,简单做个整理方便大家查找。

号码为凹三网址里的数字,后面带*就是🈲作品,请注意避雷。

作品按时间顺序整理,前期写得非常烂,请谨慎观看(


22919815 《示爱*》(N/A)

23263402 《帝国之鹰*》(A/N)

23372662 《黎明枪声》(NAN无差)

24511651 《交易*》(N/A abo设定)

24825808 《归乡》(NAN无差)

25025653 《午夜迷梦*》(A/N)

25908568 《不同场合的⭕️⭕️⭕...

入坑拿诺也有两年了,已公开的同人文终于凑够了20篇,简单做个整理方便大家查找。

号码为凹三网址里的数字,后面带*就是🈲作品,请注意避雷。

作品按时间顺序整理,前期写得非常烂,请谨慎观看(


22919815 《示爱*》(N/A)

23263402 《帝国之鹰*》(A/N)

23372662 《黎明枪声》(NAN无差)

24511651 《交易*》(N/A abo设定)

24825808 《归乡》(NAN无差)

25025653 《午夜迷梦*》(A/N)

25908568 《不同场合的⭕️⭕️⭕️*》(两种都有)

26108635 《雨天、咖啡和猫》(NAN无差)

29243328 《Golden Age*》(A/N)

29649234 《礼尚往来*》(A/N)

29832714 《巴黎的雨*》(A/N)

31109492 《Les étoiles tombent(星辰陨落)》(NAN无差)

34836520 《都是咖啡惹的祸》(N/A)

36127645 《裙摆*》(A/N 亚诺女装)

36738991 《夜宴*》(A/N 吸血鬼au)

37033309 《无处可逃*》(N/A)

37144375 《悬顶之剑》(NAN无差 异界au)

37433584 《梦魇》(A/N)

38334865 《淹没*》(N/A)

38803569 《似是故人归》(NAN无差)


如果喜欢可以在作品后留言,感谢各位的支持,今年还将有四篇新稿出现在合志里,敬请期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