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挡板

4634浏览    100参与
爷 歇 逼 啦

“狂飙永远不担心会错过电影之夜”


机体都是瞎画的。我就烂!

p3是不情愿被拉来拍照的机

p4是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挺开心的机(doge

“狂飙永远不担心会错过电影之夜”


机体都是瞎画的。我就烂!

p3是不情愿被拉来拍照的机

p4是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挺开心的机(doge

境界深渊
摸了个挡板 x Ion Coo...

摸了个挡板 x Ion Cookie Robot

画不出这两只小可爱万分之一的可爱【捶墙.jpg

摸了个挡板 x Ion Cookie Robot

画不出这两只小可爱万分之一的可爱【捶墙.jpg

菜农

【飙板】我有那么多话想对你说

翻到一些高中时码的字,是狂飙的内心独白。


当时漫画还没出完,我看到挡板被唆使去刺杀老威,狂飙抱住挡板为他挡住炮火那里,哭成傻逼,之后晚自习写的。


碎碎念,很啰嗦。


以下正文(狂飙视角):


第一次看见你时,你傻里傻气,像个刚上线的幼生体,实际上却是个下线了百万年的老古董。螺丝松动,线路老化,变个形还卡在一半。如果不是因为当机躲过战争,恐怕你现在连渣都不剩。全都是普神保佑。


也许因为我们是个同时期的TF,刚看到我时你就缠上我,死皮赖脸、不知羞耻。在全飞船人都巴不得离我远点时,你却不听劝告,要和我住同个舱室。被你吵...

翻到一些高中时码的字,是狂飙的内心独白。


当时漫画还没出完,我看到挡板被唆使去刺杀老威,狂飙抱住挡板为他挡住炮火那里,哭成傻逼,之后晚自习写的。


碎碎念,很啰嗦。







以下正文(狂飙视角):











第一次看见你时,你傻里傻气,像个刚上线的幼生体,实际上却是个下线了百万年的老古董。螺丝松动,线路老化,变个形还卡在一半。如果不是因为当机躲过战争,恐怕你现在连渣都不剩。全都是普神保佑。


也许因为我们是个同时期的TF,刚看到我时你就缠上我,死皮赖脸、不知羞耻。在全飞船人都巴不得离我远点时,你却不听劝告,要和我住同个舱室。被你吵得有点烦了,也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然后很粗暴的把你提起来,扔在了房间的地上。


也许是因为你在线上的时间不长,没有经历过战争,所以你还保持着一份纯真。你很烦人,但看在你挺纯单纯的份上,我并不打算讨厌你。




你自称是方舟号上的拆弹专家,因为当机措过了那次探险。你在撒谎!我就是方舟号上的战斗人员,登船名单上根本没有你的名字。你也不是什么拆弹专家,你只是一个普通的清道夫,没有高超的技巧和令人惊艳的经历。你也常常惋惜自己错过了那场旷世之战,真是幼稚的想法。




那次你和另一个叫发条的迷你金刚要拆一颗定时炸弹,就在一个小舱室内。真是惊险。我慌忙进去把你抓起来扔了出去,然后舱门就被旋刃关上了。紧接着炸弹就爆炸了,后来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你放心,我不会对电脑怪杰说旋刃干了这件事。






等我再上线时,已是在救护车的工作间里。你看见我醒来很高兴,把一小瓶火种仓室能量液送给我,我却把它打碎了。你很伤心,蹲在地上捡玻璃碎片。我转身准备离去,看见发条和电脑怪杰很开心的谈话。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于是蹲下来和你一起收拾那些碎片。






我喜欢一个人凝视舷窗外的群星,看他们在无边的黑暗宇宙中燃烧和消亡,想念着往日繁荣美好的塞伯坦,思考着生命的起起落落与万物轮回,同时也在品味着那习惯已久的孤独。你却喜欢来烦我用一些愚蠢的问题来问我,比如“我该加入霸天虎还是汽车人”。我不是霸天虎,但如果我没有坠入死亡空间而错过那场战争的话,我想我应该会加入霸天虎。

谁知你竟会在一艘满是汽车人的飞船上大肆宣扬自己要加入霸天虎。

不久之后你就回来了,并再次打断我的沉思。你很生气,质问我为什么要骗你。这很可笑。也很愚蠢,你的想法太简单,只看到了事物的表象,我当时懒得和你解释。我并不喜欢霸天虎,也不喜欢被误认为霸天虎,但这并不代表我喜欢汽车人,二者我都讨厌。他们把塞伯坦弄得一团糟,这让我很难过,也很生气。




这件事之后你并没有疏远我,当我偶尔去背离记的时候,你还是会像往常一样热情地和我说话,并且要坐在我旁边。你像往常一样烦人。




有一次我正在沉思,你又来打扰我。这次你谈起了以前繁荣的塞伯坦,这可不是一个令人厌烦的话题。于是我们开始谈起来,虽然说话的主要是你,但要知道我可是个寡言的人。我们从赛博坦的自然风光观聊到城市街景,再从文学绘画聊到音乐歌曲。当你得知我会唱歌后就央求我唱给你听。思乡之情正浓的我便用古塞伯坦语唱起了赞颂塞伯坦的歌曲。

唱还没一半安保队就硬闯进来打断了我。这群什么都不懂的小炉渣居然听不出这是古塞伯坦语,认为我在展开什么残暴的折磨。当时我是有点尴尬,但更多的是骄傲,骄傲于我能把对塞伯坦的爱,勇敢地唱出来。







之后去海得姆堡,我发现你的全息质成像居然是个人类小婴儿,很有趣。看来是我高估了你的心理年龄。那时我还没有全息成象,但心里决定了回去后叫小诸葛帮我弄一个。


酒吧里,发条要放方舟号出发前的录像,登船前会点名,那里面没有你的名字,你的谎言要被拆穿了。

我掀翻了桌子,中断了播放。你似乎不明白我为什么要那样做,没关系,因为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那样做。


最后他们都离开了,酒吧里只剩下你和我。我主动提出要教你用古塞伯坦语唱歌,你唱的还不赖,偌大的酒吧里只剩下你我的声音在回响,这种感觉很舒服。






当你得知自己得了电子坏死症将不久于人世时,你马上告诉了我,并且要我在最后时刻熄灭你的火种,你不能接受自己死于衰老这种事。我无法表述我当时的感觉,只是在自己的脸上抓了三道很深的痕。

之后我们登上了月卫二号。我在那里遇到了新星辰剑。那个扭曲的狂热宗教份子,叫嚣着自己受到了普神的眷顾。我很愤怒,普神是神经了才会眷顾这种神经病,却放弃你这样善良的tf。

从月卫二号回来后,你真的不行了。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时,旋刃一句话点醒了我。我拿起那把圣剑冲到医疗室。你看到我时很高兴,你说你把送给我的礼物放在舷窗下的抽屉里。我没等你把话说完,便把剑插入了你的火种仓。瞬时,一片耀眼的光芒四溢开来。我在承受着巨大痛苦的同时感到很快乐,因为我救了你的命,我把自己的火种通过圣剑灌输给了你,使你重生。





后来通天晓对我说:



“欢迎登船。”




在和雷震他们联会时,你邀请我去跳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但你一再请求,我只好再次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我很笨拙,出了很多丑,这件事也就不多说了。




自夺路登船后,他就开始千方百计地接近你,你和他渐渐熟络,和我渐渐疏远。我感到很难过,于是去找旋刃。这个没有朋友的疯子很乐意把真相告诉我让我难受,但我想听实话。他说你也许更喜欢夺路。我想也是,没有人会喜欢我这样的人——孤傲、粗暴。我芯里很失落。


我不知道夺路对你说了什么,不过我能肯定的是,他利用了你的单纯。他将你置于如此危险的境地,这真是不可原谅!通天晓会制裁他的!至于威震天,他明白事情原委后不会对你怎么样。你以后要离夺路这类人远一些,不要再那么单纯,那么愚蠢,那么容易受骗。我再也不能保护你了,在这险恶的宇宙中,我再也无法保护你了。



我有那么多话想对你说,可惜已经来不及了。猛烈的攻击穿透了我的装甲,每一条线路,每一颗铆钉都好像在燃烧,这撕裂般的痛苦快要将我吞噬。



很抱歉,之前对你那么粗暴,希望你能原谅我。



“死亡空间”的黑暗以及塞伯坦的毁灭带给我的打击是巨大的,我对这宇宙几近绝望。但是普神却让我遇见了小小的你,单纯的小小的你。谢谢你带给我希望,谢谢你在这冷漠的宇宙中给予我温暖。



我再也没法保护你了。



愿普神保佑你吧。


我的系统已近崩溃,回归火种源的时刻步步逼近,我却不感到恐惧。你悲伤的光学镜头映出一片火海,你小小的脸紧紧贴着我的胸膛。




我想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我有那么多话想对你说。







“再见了,小家伙”




穆蛮鸭

【飙板】〈你是我的火种〉

⚠️IDW设定 

⚠️严重ooc警告 

⚠️有、通补 

⚠️真•短篇 


这件事情是挡板后来听补天士说的。 

“他当时都疯了。”他笔画着,“抱着头,痛苦地大叫。你知道他的——他的——习惯?悲伤的时候爱给自个儿毁容。我费了好大劲儿把他的手摁住。” 

“不止。”通天晓在补天士身后说,“我的数据板都给吓掉了。” 

“对,就像我和数据板比起来显然是数据板更重要。” 

“没有……💦” 

挡板并不在意通天晓和补天士在一旁说什么。狂飙总是这样。为了他。 ...

⚠️IDW设定 

⚠️严重ooc警告 

⚠️有、通补 

⚠️真•短篇 

 

 

 

这件事情是挡板后来听补天士说的。 

“他当时都疯了。”他笔画着,“抱着头,痛苦地大叫。你知道他的——他的——习惯?悲伤的时候爱给自个儿毁容。我费了好大劲儿把他的手摁住。” 

“不止。”通天晓在补天士身后说,“我的数据板都给吓掉了。” 

“对,就像我和数据板比起来显然是数据板更重要。” 

“没有……💦” 

挡板并不在意通天晓和补天士在一旁说什么。狂飙总是这样。为了他。 

为了他!就这三个字他可以听一辈子。他现在的心情和当初旋刃给他讲完“爱情故事”时不相上下。 

“嘿挡板,你去哪……?” 

 

 

 

“狂飙!” 

他哐的一声闯进他俩的起居舱。狂飙和往常一样,站在窗户前,抱着胳膊发呆(?。 

“怎么…?” 

挡板又突然站住了。这样太傻了。他对自己说。 

“挡板?”见他站在那里动也不动,话也不说,狂飙蹲下来,双手搭在他的双臂上。 

挡板回过神来。 

“没……” 

狂飙稍稍放松了一些。但挡板炽热的目光仍在他脸上游走。 

“怎么了?” 

挡板紧张笑笑: 

“一起去背离记喝一杯吗?” 

 

 

————END———— 

 

 

 

 

 

大家除夕快乐!!! 

新的一年祝大家心想事成万事如意身体健康学业进步工作顺利!!(客套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吸铁!(上头

妄图成为知更鸟的食肉
圣诞快乐! 迟来了圣诞贺图【在...

圣诞快乐!

迟来了圣诞贺图
【在学校没手机发不了……】

圣诞快乐!



迟来了圣诞贺图
【在学校没手机发不了……】

rwwww

@晓夕虹士 夕夕劳斯和 @龙角 龙角劳斯的圣诞贺卡!!第一次尝试手绘上色))

@晓夕虹士 夕夕劳斯和 @龙角 龙角劳斯的圣诞贺卡!!第一次尝试手绘上色))

妄图成为知更鸟的食肉
预告:圣诞 估计圣诞当天是发不...

预告:圣诞

估计圣诞当天是发不了了【毕竟在学校】

这次画了一些之前没画过的人

预告:圣诞

估计圣诞当天是发不了了【毕竟在学校】

这次画了一些之前没画过的人

Light
第二张点图飙板,看到的话请签收...

第二张点图飙板,看到的话请签收!

第二张点图飙板,看到的话请签收!

岩人岩

小棉花糖挡板

捏过的都说好!

小棉花糖挡板

捏过的都说好!

龙角
最近跟大毛一起狂嗑飙板。这是我...

最近跟大毛一起狂嗑飙板。
这是我第二张板绘,
靠,板绘好难搞不懂啊

最近跟大毛一起狂嗑飙板。
这是我第二张板绘,
靠,板绘好难搞不懂啊

仰泳鲈鱼
【沙雕改图】当我在看idw时我...

【沙雕改图】当我在看idw时我在想什么
真的很有既视感

【沙雕改图】当我在看idw时我在想什么
真的很有既视感

糖番茄

角斗士的黎明 Ch.5-2

Ch.5-1


说明:本节有飙板剧情


Part.2


威震天和奥利安几乎同时被机器狗的咆哮声从充电中惊醒。天色刚亮,从狭窄天窗透入室内的朦胧晨光让他们看到了焦躁的兽型塞伯坦人。


“快来,是挡板!”他匆忙说完,转头又跑了。


他们俩急忙跳下充电床,跟着跑了出去。走廊里空荡荡的,显然大家都还在充电。虽然机器狗刚才在他们房里时表现得很紧张,但来到外面就迅速恢复了谨慎,他的步伐虽然急促但十分轻巧,完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相比之下,倒还是他们两个的脚步声稍微明显了些。


走廊尽头的地面上,有一团小小的身影,从涂装看,毫无疑问就是挡板。迷你金刚的四肢扭成奇怪的形状,不时发出痛楚的...

Ch.5-1


说明:本节有飙板剧情


Part.2


威震天和奥利安几乎同时被机器狗的咆哮声从充电中惊醒。天色刚亮,从狭窄天窗透入室内的朦胧晨光让他们看到了焦躁的兽型塞伯坦人。


“快来,是挡板!”他匆忙说完,转头又跑了。


他们俩急忙跳下充电床,跟着跑了出去。走廊里空荡荡的,显然大家都还在充电。虽然机器狗刚才在他们房里时表现得很紧张,但来到外面就迅速恢复了谨慎,他的步伐虽然急促但十分轻巧,完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相比之下,倒还是他们两个的脚步声稍微明显了些。


走廊尽头的地面上,有一团小小的身影,从涂装看,毫无疑问就是挡板。迷你金刚的四肢扭成奇怪的形状,不时发出痛楚的闷哼声。奥利安蹲下来,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他。


“挡板?”他轻声问道。


迷你金刚颤动了一下,似乎有一个含糊的应答声,但仅此而已了。威震天在奥利安旁边蹲下,伸手把挡板翻了过来。这个动作显然触碰到了什么,挡板凄惨地低声痛呼——嘶哑的嗓音在寂静中听来就像某种受伤的小动物。


当他们看清楚时,不禁同时倒抽了一口气。


挡板遭受了残酷的折磨。他的膝部、肘部轴承都被掰断,手指关节和足撑被恶意拧转,好几块装甲被强行扯下。而对接阵列部位的损伤简直令人发指:原有的盖板不知所踪,接口撕裂,显示出被多种不同异物戳刺的痕迹,纤细的输出管歪在一边,已经被拉扯到扭曲变形。一只光镜碎裂,面罩也被撕下了,半耷拉着,脸上除了他自己伤口渗出的机油,还有一滩滩的不明液体——这种情况也同样出现在他的机体上。


威震天和奥利安对视了一下,都明白迷你金刚遭遇了什么。他们见过的损伤不计其数,但仍然震惊于这样完全出于恶意的施虐。


“能移动他吗?”威震天小声问。


“小心点,先搬到我们房间去吧。”


尽管如此,当威震天托起挡板时,后者仍然惊恐地挣扎起来。只不过已经重伤的他除了几下无力的踢蹬外,也无法再做什么。


“嘘,挡板。是我们,威震天和我,别怕。”奥利安轻声说。


当他们回来后,才发现刚才的动静已经吵醒了好几个在杂役通铺旁蹭充电的迷你金刚。他们跟着走了过来,害怕地看着充电床上破碎的同伴。


奥利安拿了溶剂过来,开始给挡板清理伤口。威震天让到一旁,转身看着机器狗。“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我发现他的时候就是这样了,应该是在别处受的伤,然后被扔到那里。”机器狗迟疑了一下,“我闻到了……黑影的味道。”


听到这个名字,站在一旁的迷你金刚们窃窃私语,光镜中纷纷流露出恐惧的神色,甚至不自觉地彼此靠近。


“你们知道是谁干的?”威震天注意到了他们的异样。看到小金刚们迟疑的样子,他不禁皱了皱眉头,“如果你们知道什么,最好告诉我们,说不定可以帮助挡板。”


滑行看了看其他迷你金刚,稍稍挪动了一下步子,“别……别说是我告诉你的,”他慌乱地蹭着脚,“你——你是威震天,所以我才说的。如果万一……你要帮我。”


看到对方迟疑的样子,威震天不禁皱起眉头,这和他是谁有什么关系?但现在显然不是问问题的时机,他郑重地点点头,“我保证。”


“就是黑影。但是——”他突然又急匆匆地补充道,“但是我不知道今天是挡板,而且也不知道怎么会弄成这样。”


“会的。”气浪在旁边小声补充,“如果你不听话。”


威震天的视线在几个迷你金刚之间移动,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看出对方的困惑,滑行犹豫了一会儿,最后仿佛下定决心一般。他抖着手打开了自己的前挡板——同样是布满伤痕的对接阵列,尽管不像挡板那么严重,但对于一个迷你金刚来说也已经相当恐怖了。而且可以很清晰地看出,有些是老伤,而有些则新添加不久。


“黑影……也这样对你?”威震天低声问道。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怒火,无论谁都能听出他正在拼命克制自己。接着,他突然意识到气浪刚才那句话的含义。他抬起头,看向站在一旁的迷你金刚,发出探寻的眼神。


迷你金刚们互相看了看,或许是滑行的举动给了他们勇气,或许是威震天的关切让他们放下戒心,他们慢慢地聚拢到他的面前,一个接一个打开了自己的前挡板。展现在威震天光镜前的,要么是饱受摧残的接口,要么是伤痕累累的输出管……气浪的面板闭合处甚至还有明显的齿印。


不知道谁先带的头,迷你金刚们纷纷开始抽泣。“他说不可以告诉别人,否则就杀了我们。”滑行哭着说道,“如果听话,可以少受些打……”


奥利安的注意力也转向了他们的角落,他蓝色的手掌用力捏着充电床的边沿,几乎要在上面抠出洞来。但最终,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在愤怒稍稍过后,重新拿起装溶剂的罐子,为挡板擦洗起来。


机器狗突然变得警觉,“有人在叫挡板的名字。就在外面,我听到了。”


“你去看看。”威震天站起来,又对迷你金刚们说道,“我知道了。现在先回去充电吧,不要吵醒其他人。”


迷你金刚们点点头,走了出去。看着他们瘦小瑟缩的背影,威震天拳头握紧了,如果不是……他一定会立刻冲到高阶角斗士的楼层,把黑影从他的套房里拖出来。但是不行,起码现在不行,他想到了他们的秘密,想到了他正在做的事。那件事太重要了,容不得一点儿差错。会有机会的,他们会找到机会处理黑影这个渣滓的。


正在这时,机器狗带着一个紫白涂装的金刚走了进来。后者激动地扑到充电床前,推开奥利安,俯身抱住了挡板。


“挡板……挡板,”他连续地呼唤着,“是我,是我啊。”


看到那个金刚昂贵的涂装材质,威震天疑惑地皱起眉头,“他是谁?”这句话他是对机器狗说的,而奥利安也带着同样的眼神看向兽型塞伯坦人。


“我出去就看到他,他说他知道挡板受伤了,非要进来。”


“你就带他进来了?”奥利安问道。


机器狗轻蔑地瞥了他一眼,“我闻得出他没有恶意,是真的关心挡板。除了他确实是个富裕阶层这点比较奇怪,其他很安全。不知道挡板怎么会认识这样的金刚。”


被谈论的金刚走到他们面前。“把他交给我,我带他离开。”他说,“我会珍惜他。”


“我们根本不知道你是谁!”威震天厉声说,“而且,看起来你像是个包厢观众。”


“我是万魔潭的狂飙。”对方语调平静,丝毫没有被威震天极富攻击性的电磁场吓到,“挡板曾到我朋友的包厢服务——不,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想我是——”


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恰在此时,躺在充电床上的挡板睁开了光镜。


“狂……飙……”小金刚的声音极为虚弱,他并没有看向两位谈话者,也许他并不知道狂飙就站在那里,而只是喊出了苏醒后想到的第一个名字。


“挡板!”狂飙再次冲过去,跪到床边,“我在!我在这里。”


他轻轻抚摸着挡板的额角,而后者露出了带着痛楚的笑容,“我在火种后世了么?你怎么也在这里?”


“不,不是火种后世。”狂飙握住小金刚的手贴到脸上,冷硬的面甲线条似乎也变得柔和了。


奥利安走到威震天身边,拉了拉他的胳膊,给机器狗也使了个眼色。他们悄悄退出舱室,掩上了门。


不需要再多问什么,他们的神情,他们彼此呼应的电磁场已经证明了一切。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狂飙能这么快就知道挡板出事了——他们肯定已经火种融合过了。


过了好一会儿,门再次打开。狂飙抱着挡板走了出来。


“我要带他走,任何金刚都不能阻止我!”他准备换单手抱挡板,另一只手要去把他背后的长剑。


奥利安按住了他的手,“没有人会阻止你。带他离开,越远越好。”他顿了顿,“快走吧。”


狂飙看了看威震天,发现后者也没有反对的意思,于是点点头,“谢谢!”他朝出口走去,突然又转过头盯着威震天,“你要小心些,他们——你知道是谁,已经注意到你正在做的事。”说完,他快速地跑了出去。


威震天和奥利安迅速交换了一个含有深意的眼色,他们当然明白狂飙的言下之意。


“我会采取措施的。”威震天说道,安抚地捏了捏奥利安的胳膊,“别担心。”


TBC

============


插曲:温暖


狂飙稍稍抬起身,看向臂弯中进入充电状态的蓝白金刚。如此纤弱而乖顺,就像刚才火种融合时那颗柔软的小火种。颤抖着,在惊恐中向他强悍的火种靠拢,害怕、羞涩、还有几许期待,但却带着全然的信任和托付。


此前,他们已经有过几次对接。而在他之前,挡板从未与任何金刚对接过。当狂飙发现这一点时曾为此感动不已。并不是说他在乎这点,然而他会把这份荣幸深藏于火种深处。但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挡板会义无反顾地与他火种融合。对塞伯坦人而言这是多么重大的决定——向另一个金刚付出终身的承诺,甚至冒上可能独自承受火种链接破碎之痛的风险,更何况他们之间还有如此多的差异。


他仍然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挡板时的情景……


如果不是瘟疫硬拉着,他对角斗赛根本毫无兴趣。不明白瘟疫为什么会对这种事始终保持着这么高昂的兴致,难道他们看过的打斗还不够多吗?他们在千万年前就跟随镇天威在外域星系四处征战,经历过不计其数的战斗,直到镇天威和惊破天被虚空之主吞噬,而他们凭运气侥幸得以逃脱,回到塞伯坦。幸而镇天威在出征前给予的赏赐是如此丰厚,让他们得以丰衣足食地在新世界开始平和安逸的生活。


瘟疫在竞技场有一个固定包厢,在差不多十来次的劝说后,他实在情面难,只得同来。原先固定分配给这间包厢的服务金刚不知道给调去哪里了,临时派来了一个迷你金刚,笨手笨脚,还傻乎乎的。


他注意到这个迷你金刚一直在留神偷听他们回忆以前在外星系冒险的经历,还不小心失手打破了杯子,尽管被瘟疫揍了好几下,但过了一会儿却又一脸神往地继续探头探脑地听着。


比赛结束后,看到挡板把瘟疫给的赏金小心地收进子空间。他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你会用这些钱干什么?”


“买一把好一点的焊枪。”小金刚毫不迟疑地回答道,“这样大家维修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痛啦。”


那种单纯和善良竟然莫名触动了狂飙。他开始频繁的光顾瘟疫的包厢,甚至在瘟疫懒得到场时也会独自来观赛。最初只是客人与服务生的关系,只不过是一些简单的闲聊。但似乎是感觉到了对方的善意,挡板的话也渐渐多了起来。他开始讲起角斗士们的生活,自己的过去,还有不晓得哪里冒出来的奇思怪想。而狂飙会告诉他自己的见闻,那些异星风情总是让对方听得津津有味。有时候,当包厢除了他们两个没有其他金刚时,气氛会变得有些微妙,似乎他们彼此都感觉到了些什么。


是谁先迈出的第一步?狂飙发现自己竟然有些记不清了。但不是因为遗忘,而是那一刻的狂喜过于强烈以至于情绪超过了细节本身。


他们的关系延伸到了包厢之外,想法设法地寻找机会见面。包厢常常有其他金刚在场,并不方便,挡板又没有太多闲暇时间。好几次,他提出希望挡板离开竞技场,但迷你金刚却总是不肯。


“不,我得有自己的工作。”小金刚会摇着头说,“而且大家都需要我啊。”


他当然知道所谓的“大家”是指谁。挡板早就事无巨细把竞技场的所有角斗士还有那些迷你金刚都给他介绍了一遍,特别重点描绘了那两位冉冉升起的角斗士明星。


或许对挡板来说,他们是好人,是朋友。但阅历丰富如他,已然意识到那两个金刚绝非等闲。虽然挡板并不清楚个中奥秘,但他多少能够猜到。也许……应该让挡板离开他们,他们即将点燃的熊熊火焰可能会摧毁竞技场,甚至整个塞伯坦。


他希望挡板是自由的,是幸福的,是无须在竞技场糟糕的后场辛苦忙碌,也无须为每一个太阳周期的生计忧心忡忡的。他的确可以买下挡板的劳工合同,给出的价格会让领主笑得合不拢嘴。但他不能这么做,他不会去购买挡板的自由,因为挡板不想要那样。他心爱的小金刚有一颗勇敢的火种,曾鼓舞他独自走出米特斯高原。


如今他已经知道这颗火种一直向往着什么,终有一日——狂飙确信这一点——他们会共同去实现它,尽管他曾一度以为自己再也不愿远离塞伯坦。但现在他明白了,重要的不是旅程,而是旅伴。


狂飙让自己在挡板身边躺下,伸手搂住迷你金刚,轻柔又充满决意。即使在充电中,温暖的小手仍攀上他的肩,钻入他的怀中。


他不知道自己如何配得上这份全心全意的信任。


- End -

臻黎黎黎
飙板太美好了!!!!!!!!!...

飙板太美好了!!!!!!!!!!!!


今天也为飙板的美好爱情落泪.jpg

飙板太美好了!!!!!!!!!!!!


 

今天也为飙板的美好爱情落泪.jpg

留点酒给我
從全息机那裡搞了新的投影的挡板...

從全息机那裡搞了新的投影的挡板,從婴儿进化成了小学生!!

從全息机那裡搞了新的投影的挡板,從婴儿进化成了小学生!!

留点酒给我
一個阿板. 我就不打飙板tag...

一個阿板.

我就不打飙板tag了 我什么时候画完什么时候搞
我滴水石穿更新速度

一個阿板.

我就不打飙板tag了 我什么时候画完什么时候搞
我滴水石穿更新速度

岩人岩

飙板太可爱了awsl!!

锁死了钥匙被我打成另一把锁了

就是想画一画!!!

挡板就是小天使机不接受反驳我抱起挡板就跑略略略

狂飙说“我爱你”真的让人等到急死再急活

飙板太可爱了awsl!!

锁死了钥匙被我打成另一把锁了

就是想画一画!!!

挡板就是小天使机不接受反驳我抱起挡板就跑略略略

狂飙说“我爱你”真的让人等到急死再急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