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挡雷cp

724浏览    7参与
♡冰淇淋奶糖♡

「郑当x雷婷」-错-

上面派的官员下来了,没有预警,来得突然,突然到大家都觉得他是回来看看701的。


人是韩冰带进来的,他去门岗找猫,却碰上小王在拦车,是一辆新车,车上坐着的人是郑当。郑当走进大厅,所有人都愣住了,郑当还是穿着旧时的军衣,拄着一个破拐杖,样子也没变一下。


从二楼下来的雷副局可能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她接过文件才反应过来“看来,你就是我等了几天的郑部长”

“呵,雷副局好。”


所有人反应过来时,701就像过年一样。

他们的郑处回来了。


严实把沏好的茶端上,孟小云把零嘴摆好。

郑当闻着茶香,味道没有变,人也都还在,有那么一刻让他觉得他从未离开过701。

“还是以前的茶”...

上面派的官员下来了,没有预警,来得突然,突然到大家都觉得他是回来看看701的。


人是韩冰带进来的,他去门岗找猫,却碰上小王在拦车,是一辆新车,车上坐着的人是郑当。郑当走进大厅,所有人都愣住了,郑当还是穿着旧时的军衣,拄着一个破拐杖,样子也没变一下。


从二楼下来的雷副局可能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她接过文件才反应过来“看来,你就是我等了几天的郑部长”

“呵,雷副局好。”


所有人反应过来时,701就像过年一样。

他们的郑处回来了。


严实把沏好的茶端上,孟小云把零嘴摆好。

郑当闻着茶香,味道没有变,人也都还在,有那么一刻让他觉得他从未离开过701。

“还是以前的茶”

“因为副局喜欢!”容金珍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后面跟着两个新人。

“呵,带着他们把文件理了”雷婷把手里的东西扔给容金珍,容金珍只能灰溜溜地上楼,要是不听话副局很可能会让他去跑两圈…


“别叫什么部长了,今天我再做一次郑处吧”

“你这是让我再做一天雷处?降我级啊”

“呵呵”


很多人都放下手里的活,围着郑当问长问短,郑当笑着和他们打趣,雷婷站在旁边静静地听。像极了很久之前的除夕,这天的工作早早完成,一群人围在一起闲聊…


“咚~”钟响了。

“到点了,该吃饭了”

人群散了,只剩下两个人。


“要不…”

“要不,雷处带我再看看这701?”

“现在?…当然可以”

雷婷没想过郑当会提出这个要求,这些日子,天都是灰沉沉的,空气里都带着一股潮味,他的腿应该很疼。

“干嘛这个表情?我带着呢”郑当不知从哪掏出半瓶药酒,在她眼前晃了几下。

郑当试过的药酒已数不清,唯有这瓶能震住他的瘸腿。郑当当年去找过这药酒,却被告知药厂已经被炸毁,老板也失踪了,大概,不在了。郑当原想着就这么随便过吧,反正都一把年纪了。但有天早上,通讯员拿了一瓶药酒给他,说是在大门看见的,上面写着他的名字。是啊,都还在这片土地上,要个地址应该不难。往后的每年,在那阴雨来的前几天,大门总有一瓶药酒,上面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两个字——“郑当”。没有人见过那个送药酒的,郑当也没想过去寻。只不过,在睡不着的夜里,会有人望着那些空瓶子发呆。


“呵…那就走走”



701说不上变了,也不能说没变。走廊的柱子上了新漆,院子里多了一只猫,来来往往也是未见过的面孔。但房梁上的燕子窝还在,地上依旧有积水的小坑,他们身上的军装依旧没变。

这一切是最熟悉的陌生。


“郑处,到饭点了,一起去二食堂吗?”

雷婷在柜子里翻出两个饭盒,没有落灰,像是刚刚洗好擦干。

“去啊,我刚好也饿了”


二食堂也没变,还是以前的菜单。麻婆豆腐,甜酸排骨,清蒸秋葵……


“算你走运,掌勺的下个月就退休了”

“是吗?那我这次来对了,雷处还是喜欢吃排骨……”

“郑处不也没变,还是喜欢吃豆腐”

“是啊,都没变…”

全都没变,兜兜转转又是一个人。

郑当刚调走的时候,接了一个新任务,和一个部长的女儿一起执行,中途出现了差错,他们暴露了。郑当帮那个姑娘挡了一枪,因为她让他离开的时候,很像一个人。

最后他们都活着出来了,那个姑娘说郑当救了他一命,她想用一辈子去报答。他们结婚了,两人相敬如宾,所有人都说他们天生一对。

谁也没想到,一年后的寒潮让她染上风寒,没多久,她走了。

有人劝郑当续弦,有人想尽办法给他搭线。他都拒绝了,最后,他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吃不下了,帮我吃完”碗里多了几块排骨,还少了几块豆腐“雷处真的没变,还是这样浪费”。

“随你怎么说”

她确实没变,还是很以前一样固执,认定了什么,就死活不肯放手。郑当走后,所有人都小心地护着她,她在的地方没人提郑当。陆润回来过,说复婚的事,她把人赶走了,没有见。

容金珍和翟莉结婚的时候,她想了很久,到底怎样才算是“对”。她对翟莉说“要遵从自己的心”,她自己却没有做到。

后面与他有关的事情她都知道,他出任务,他命悬一线,他结婚,他丧偶……

在只有烈酒陪着的深夜,她把他的一切都记住了。



“瘸子,喝鸡汤吗?”刚走进后院,容金珍就抓着鸡走过来。

“容金珍,我的鸡呢?抓鸡抓……郑…”

“叫郑处吧”

“郑处好!”翟莉把从后厨出来“郑处今晚留下吗?我们熬鸡汤”

“呵,留。”


“真有桃花吗?我记得之前这里全是杂草”

“骗你干嘛?你小心点,这里滑…”

“你担心我这三条腿,不如担心一下自己”

话没说完,雷婷就差点栽进那溪里,是郑当手快把她拉回来了。

“雷处这身手不行了”

“呵,我还能和你去跑两圈”


到半山腰了,真的有桃树,还不止一棵。桃花都开了,一眼望去,像一片桃红的云。旁边还有一套石椅,像是经常有人来。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放晴了,也有风了。把桃花吹落,落在郑当手里。

“你说,我要是早点回来看桃花,会怎样?”

那年有个机会,让郑当回701,他想了很久,放弃了,他放不下完成一半的任务。

“你还不如问,要是那年我踏着你的路,会怎样”

那年有个任务,让雷婷去上头,走郑当走过的路,去X国,她没去,她舍不得刚带起来的新人。

半晌,两人都笑了。


“那,我们是不是错了?”花飘在酒上,被雷婷捡起。

“我们没错,错的是时间”错在我们相遇的年代,错在相识的地方,错在我们的身份,错在我们早已不属于我们自己。这满腔爱意没有错,只是我们都无法将它宣之于众。



“郑处觉得这个景怎样?”

“很好,陪美人看景,再尝两口酒,怎么会不好”

“郑处这些年陪不少美人看过景吧”

“我这辈子就遇见过一位美人,她爱烈酒”

顾北

【挡雷cp】梦

  天转凉了。


  雨淅淅沥沥的落下,在地面上泛起一圈圈水痕。抱着文件的秘书踩着高跟鞋发出哒哒的声响,穿行在走廊和各个办公室之间。


  这不过是701漫长运作生涯中再为普通不过的一天。


  秘书推开门的时候,雷婷正站在窗前,端着水杯看着窗外出神。


  下雨天,腿伤。


  她没由来的又想起了郑当。


  说起来,与他的第一次相遇简直糟糕透顶。那时候她赌气调来701,满腔怒火正无处发泄,就碰上了来接待她的郑当。


  一个瘸子,端着架子拽什么拽,又是父亲授意的下马威吗。


 ...

  天转凉了。


  雨淅淅沥沥的落下,在地面上泛起一圈圈水痕。抱着文件的秘书踩着高跟鞋发出哒哒的声响,穿行在走廊和各个办公室之间。


  这不过是701漫长运作生涯中再为普通不过的一天。


  秘书推开门的时候,雷婷正站在窗前,端着水杯看着窗外出神。


  下雨天,腿伤。


  她没由来的又想起了郑当。


  说起来,与他的第一次相遇简直糟糕透顶。那时候她赌气调来701,满腔怒火正无处发泄,就碰上了来接待她的郑当。


  一个瘸子,端着架子拽什么拽,又是父亲授意的下马威吗。


  “瘸子同志。幸会。”


  面前的男人眉毛一跳,露出了一个根本算不得微笑的职业假笑。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回了句:“雷婷同志。幸会。”


  那天自己开口就喊了句“瘸子同志”,甚至还孩子气的将“瘸子”两个字咬的很重,以期待看到面前这个人生气的模样。然而郑当却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公事公办的打招呼,介绍情况,带领参观。


  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官腔,无聊透顶了。


  雷婷一直是讨厌这种什么情绪都藏起来的人的。扭扭捏捏的藏头鼠辈,不敢直接表达自己的情绪。


  可原来人总是会看走眼的啊。


  雷婷现在回想起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思忖片刻,也只能从喉间蹦出这一句感叹。


  与其他人不同,郑当除了是个无趣的破译处长,还是个大胆的赌徒。


  他什么都敢赌,包括自己的命。


  明明是一个疯子,但却总能让自己为他提心吊胆。


  雷婷自己都不记得是从什么开始,她开始在意郑当的一切。


  “在看什么?”


  回忆中的主角不知何时来到了门口,将手杖夹在腋下,半靠着门框,冲着她嘴角轻微上扬。


  郑当的表情一向很少,但只有在看到雷婷时眼眸里会溢出温柔,狡黠……和纠结。


  搭档了这么多年,彼此早已心照不宣,但又都在同一话题上默契的避而不谈。


  自己是该生气的,这个笨木头。


  雷婷想着。


  如果是陆润的话,这样老拖拖拉拉的不点破,她肯定会生气的取消和他在一起的念头。可偏偏郑当让她气不起来,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陪他演着这出完美的戏。


  “没什么。”


  雷婷别过头去。


  “这种天气来找我,腿又不想要了?”


  “有件要紧事需要雷处处理。”


  一听到“要紧事”,雷婷立马收起了表情,一脸严肃的走到了郑当面前。


  “什么事”


  “郑某记起,曾说过‘不愿拖累他人,也不愿被他人拖累’,可如今想来,当时却偏偏漏了那么几个字。”


  雷婷的心神一滞,下意识的屏气凝神,等待着接下来的话语。


  “除了面前这位。”


  就像是被什么巨大的东西一下击中了大脑,整个人都晕乎乎的。雷婷几乎怀疑自己是幻听。


  下一刻,一张薄薄的纸张递到了雷婷面前,那赫然是签了申请人郑当和批准人高铁姓名的结婚报告!


  “雷处?雷处!”


  雷婷闻声抬起头,眼前哪里还有那个瘸子的影子,只有摊开的文件和站在门口的秘书员。


  原来只是一场梦罢了。


  雷婷自嘲的笑笑,将文件合上放到一边,说了句“什么事”


  “雷处,刚才赵棋荣托我告诉您,呃……”


  “到底什么事?”


  或许是美梦被吵醒的不悦,雷婷有些烦躁的打断了面前人的支吾。


  “郑处要调走了,今天下午。”


  “什么?!”


  话音刚落,雷婷迅速站起身,一脸惊讶的消化着这个消息,但很快就在轻轻揉捏了一会眉心后重新坐回了椅上。


  “没事了,你去忙吧”


  雷婷从未想过郑当会走。


  在她的眼里,郑当和701是绑在一起的。她无法想象没有郑当的701。可这又能证明什么。没有什么东西是必须一个人而不可替代的,不管是郑当还是雷婷。701缺了谁都必须运作下去,她是行动处处长,不该为私情左右。


  可是当雷婷真正站在郑当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无可名状的恐慌感和失落感依旧从心底一圈圈的泛开。


  她曾在她最无助的时候负气来到这里,那时的她从未想过日后会彻底融入这个集体,爱上里面的人。


  爱,对于她和郑当来说都是多么奢侈的字眼啊。尽管他们数年搭档早已心照不宣,但依旧没有人敢主动提起这个字眼。


  包括现在。


  当所有寒暄质问的话都已经不痛不痒的说完后,雷婷嘴唇开合几次,却只在喉间梗了半晌,带着一丝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颤抖半开着玩笑问他:


  “在701这段日子里”


  “我们合作的还愉快吧?”


  话音刚落,郑当一把拉住了雷婷的手将其搂入怀中。


  “非常愉快”


  “终生难忘”


  那是雷婷从未听过的声音,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嗓音,是自己曾朝夕相伴并肩作战了数年的声音,此刻却显得如此陌生,仿佛一晃神就会消失不见。但同样也是最令人难忘的声音,隐忍中带着些许不舍的悲切。


  难忘。


  或许这一切从开头,就注定只能是“难忘”了吧。


 

  那日一别,渺无音讯,再无此人。


  不过是。南柯一梦。


  雷婷无从知晓的是:做梦的,不止她一人。


  那日,一滴无声的泪同样从郑当眼角滑下,滴落不见。


  一条早已不属于我自己一个人的命,又怎敢许诺于你。


  至少我们曾留给对方一段回忆,一场梦。


  开始与结尾,都不完美的梦。


  直到最后的最后,雷婷收到郑当殉国的消息时,也无甚悲喜,像极了初见时冷漠的郑当。


  点点滴滴的雪白从天空飘下,将地面装裹成一片素白。雷婷依旧在那个办公室,站在那个窗前,看着那条这些年她曾无数次走过的路。


  雪落了,


  梦醒了。


忆君

【挡雷】你所不知道的那个他们 1


01

“听说郑当在路上遇到了伏击,”雷婷步入这次集训的办公室,安能紧随其后,应到,“有惊无险,他已经平安回来了。”

郑当不失时宜地走进来,安能见状叫了一声“郑处”,郑当则径直走到雷婷面前站定,“多谢雷处长的关心。我很好。”看见眼前的人又一次从生死搏斗中逃出,平安归来站在自己面前,雷婷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郑当看着她笑,唇边不禁勾起一个弧度。

安能眼看着气氛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发展,决定走为上策,去看看早上那个死活不肯踏出卫生间的门半步的新生:“二位领导,你们谈。”赶紧离开了这个充满粉红泡泡的房间。

这两人笑得更加灿烂了。

雷婷走到房间另一端,拿出几盒捆在一起的药,走回来放在桌面上。“阴天腿...


01

“听说郑当在路上遇到了伏击,”雷婷步入这次集训的办公室,安能紧随其后,应到,“有惊无险,他已经平安回来了。”

郑当不失时宜地走进来,安能见状叫了一声“郑处”,郑当则径直走到雷婷面前站定,“多谢雷处长的关心。我很好。”看见眼前的人又一次从生死搏斗中逃出,平安归来站在自己面前,雷婷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郑当看着她笑,唇边不禁勾起一个弧度。

安能眼看着气氛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发展,决定走为上策,去看看早上那个死活不肯踏出卫生间的门半步的新生:“二位领导,你们谈。”赶紧离开了这个充满粉红泡泡的房间。

这两人笑得更加灿烂了。

雷婷走到房间另一端,拿出几盒捆在一起的药,走回来放在桌面上。“阴天腿还疼吗?听说这药管用,试试吧。”郑当的嘴角不觉上扬了几分:“谢谢。吃了你的药,我想我的腿阴天不光不会疼了,我还很快会像马儿一样奔跑起来。”人前严肃的郑处长,竟也有这样玩心大起的样子,雷婷被他逗笑了,别开头去:“少来。”

郑当看着雷婷,定了定神,才想起来今天自己来的目的:“有件事想求你。”

“你哪次来没事求我呀。”郑当笑了两声。“是不是为了新人集训的事。”

郑当对雷婷与自己的默契感到十分满意,“知我者,雷处长也。关于这次新人集训,我是这么想的……”

“免谈,”雷婷觉得自己几乎要被他这样真诚的眼神打动,赶紧打断他的话,“七零一每次新人集训都是由我负责的。你还想跟我争主教官?”郑当快要被她这副娇俏模样逗笑:“你看你,总是不把人家的话听完。谁要跟你争了。我是想向你推荐一个人,”雷婷看向他,“就是你们处的。我是这么想,我们来七零一已经很久了,也都不年轻了,有些机会,应该让年轻人好好历练历练。我觉得安能很不错,他可以胜任。”

“本来你不说吧,我还真想让他当主教官来着。可是你竟然嫌我老!我还偏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老骥伏枥。这次训练,我还偏要亲自当主教官。我就让你看看,我这把老骨头,还能不能干得动。”雷婷心下有些疑惑,安能是自己手下的兵,郑当为什么会推荐他?

郑当赶紧出声安抚:“不老。”干得动,他没敢说出口。

雷婷听见他这么说,有些高兴他安抚自己,瞥了他一眼,踏着骄傲的步伐走了出去。

忆君

屯个设定

《解密》现代职场AU
一个做电子产品的大公司 七零一分公司
七零一分公司总经理高铁
当当是设计部总经理 婷婷是技术部总经理 市场部李总经理
Q小组是七零一瓶颈期成立的产品小组 由新招入的新人组成
容金珍设计 赵棋荣、韩冰硬件 翟莉测评 严实设计部美工 潘森软件 孟小云市场
安能是翟莉大学时的师兄兼现男友 身在技术部却有着一颗爱好设计的心
刘木是总公司的一名董事 陆润是他手下的部门总经理
沈渔是公司外的作家 与容金珍在烧烤摊认识
王大枣是保安处处长 棋疯子是事故失忆前公司董事,现保安 庞春花同志依旧是食堂师傅╭(¯ㅂ¯)╮
容校长是著名设计大学的校长 容因易是这个大学里的老师 容金珍毕业于该大学...

《解密》现代职场AU
一个做电子产品的大公司 七零一分公司
七零一分公司总经理高铁
当当是设计部总经理 婷婷是技术部总经理 市场部李总经理
Q小组是七零一瓶颈期成立的产品小组 由新招入的新人组成
容金珍设计 赵棋荣、韩冰硬件 翟莉测评 严实设计部美工 潘森软件 孟小云市场
安能是翟莉大学时的师兄兼现男友 身在技术部却有着一颗爱好设计的心
刘木是总公司的一名董事 陆润是他手下的部门总经理
沈渔是公司外的作家 与容金珍在烧烤摊认识
王大枣是保安处处长 棋疯子是事故失忆前公司董事,现保安 庞春花同志依旧是食堂师傅╭(¯ㅂ¯)╮
容校长是著名设计大学的校长 容因易是这个大学里的老师 容金珍毕业于该大学
约翰李是容金珍敬爱的老师也是商业竞争对手公司的设计部一把手 边星青衣飞龙方四等等都是这个公司里的员工
容金珍和赵棋荣从小就是邻居 从幼儿园的玩伴到小学同学到初中高中同桌再到大学时的室友 又是一起进的公司
婷婷是从六三二分公司调过来的 曾经最擅长编程
CP 挡雷 金鱼 安莉 荣冰 攀岩
所有人都是好人
这里学生党,对职场不太熟悉,有什么BUG请不要大意地提出~

小光光光光光2333

【挡雷】相交线

窗外蝉鸣依旧
你匆匆走来
那迟暮的身影
是我梦中无限的回环
那悲恸的神情
是我不可奢望的爱念

我轻抚
你皱褶绵延的面庞
依稀可以看到
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我摩挲
你饱经沧桑的拐杖
仿佛可以听到
当年那声猝不及防的心跳
我捋平
你一尘不落的衣裳
仿佛可以嗅到
当年那碗精心烹煮的羹汤

我深爱的人啊
当年是你一走了无痕
为何你现在却来

余生已用尽
我竟孤独而终老
你又能如何

我眷恋的人啊
如今我已重归了故土
为何你现在才来

往事已如烟
我欲羽化而登仙
你又望如何

我思念的人啊
将来你我阻隔了千山
为何你现在还来

前尘已散尽
我将遗世而孤立
你又盼如何

你不知道吗
缘分一旦错过就不再
你不了解吗
拥抱过后云烟都将消散
你不明白吗
我已化作仙鹤乘风...

窗外蝉鸣依旧
你匆匆走来
那迟暮的身影
是我梦中无限的回环
那悲恸的神情
是我不可奢望的爱念

我轻抚
你皱褶绵延的面庞
依稀可以看到
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我摩挲
你饱经沧桑的拐杖
仿佛可以听到
当年那声猝不及防的心跳
我捋平
你一尘不落的衣裳
仿佛可以嗅到
当年那碗精心烹煮的羹汤

我深爱的人啊
当年是你一走了无痕
为何你现在却来

余生已用尽
我竟孤独而终老
你又能如何

我眷恋的人啊
如今我已重归了故土
为何你现在才来

往事已如烟
我欲羽化而登仙
你又望如何

我思念的人啊
将来你我阻隔了千山
为何你现在还来

前尘已散尽
我将遗世而孤立
你又盼如何

你不知道吗
缘分一旦错过就不再
你不了解吗
拥抱过后云烟都将消散
你不明白吗
我已化作仙鹤乘风归去
我们此生的故事已落幕

小光光光光光2333

番外 他和她的故事

part1
    自从那天郑当对雷婷说了"我不想连累,也不想被连累"这样伤人的话之后,雷婷就好像瞬间收回了那些充沛的情感。她不再天天关心他的腿伤,不再等着他一起去二食堂吃饭,不再与他一起去找高铁述职……
    如果仅仅只有这些,他大概永远不会后悔当初的决定吧。那样的话,他们就成了两条渐行渐远的相交线了。
    但或许是上天都不希望这样一对有情人终成陌路吧。某天早晨,他不知是偶然还是刻意地路过了她的办公室,却发现她趴在桌上熟睡。
    他立马叫来她的勤务员询...

part1
    自从那天郑当对雷婷说了"我不想连累,也不想被连累"这样伤人的话之后,雷婷就好像瞬间收回了那些充沛的情感。她不再天天关心他的腿伤,不再等着他一起去二食堂吃饭,不再与他一起去找高铁述职……
    如果仅仅只有这些,他大概永远不会后悔当初的决定吧。那样的话,他们就成了两条渐行渐远的相交线了。
    但或许是上天都不希望这样一对有情人终成陌路吧。某天早晨,他不知是偶然还是刻意地路过了她的办公室,却发现她趴在桌上熟睡。
    他立马叫来她的勤务员询问。那人告诉他,她已经连续几天这样了。天天待在办公室处理公务,困了,就趴下睡一会儿,没多久,又会醒来继续。有时候还让勤务员拿点烈酒,一整瓶下去,脸色苍白得很,隐约还能见着眼里的泪花,但怎么劝也不肯回宿舍休息。三餐也没怎么好好地吃,到了饭点还总是去训练场上跑个几圈……
    勤务员看着他紧皱的眉头和眼下淡淡的青色,说"郑处,靠你了"就默默走开了。他站在她的办公室门前,看着那个蜷缩着的瘦弱身躯,半晌,叹了口气,走进去一把抱起了浅睡的她。
    这动作必然是令她惊醒了,却在防御动作还未成型之时,就已收了手。虽然没听见拐杖的声响,但她听见了他那一深一浅的脚步声,背上也能清晰感受到属于他的拐杖的触感。她还嗅到了他身上的淡淡纸墨香气,那是他独有的,读书人的气息,在701并不常见。
    既然都拒绝了,还来招惹我干嘛呢?她愤愤想到。却贪恋他难得的温柔。或许是觉得只有在她睡着的时候,才可以享受到这样的温柔对待吧。她依然闭着眼,装作熟睡的样子,她意识却真的随着他走路的摇晃渐渐脱离。
    路上碰到几个早起跑步的兵,各个笑得异常灿烂地想和他打招呼,他就眨眨眼让人噤声,可别吵着她了。没想到,这几个小子把这事儿"昭告天下",弄得人尽皆知的。害得他俩还没在一起呢,就已经被701集体默认是一对儿了。不过这也都是后话了。
    迷迷糊糊间,她感受到自己被轻轻放在了柔软的床上,盖上了他的被子,那带着他的气味的被子,令人安心。她似乎听到他在她的耳边低声念叨她的种种"自虐"行为,多久没有听到这样温柔的嗓音了呢?
    他说完了那些平时不敢说的关心,就静默地看着她。偶尔抬起手帮她捋一捋额前不安分的发,掖一掖不平的被角。等阳光越发毒辣,时间悄然溜走,他才起身,缓缓拉起了窗帘,出了房门。
    等出了房门,他就加快了步伐,拐杖敲得"咚咚"地响。他走到她的勤务员那儿,说她需要休息,有事来他的宿舍找他,就搬起她桌上还没处理完的文件,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让保密员中午多打一份菜和一碗粥送去他的宿舍,又抱走了他自己桌上的文件。
    他的保密员和她的勤务员在路上碰到。互换了"情报"以后,两人也就都心知肚明了。两人想着为两位领导多留出些私人空间,推掉了不少见面,有什么小事儿,也就先缓缓,不去打扰他们了。
    中午未到,她已经睁开了眼。她嘟囔着揉了揉眼睛。随着意识逐渐恢复清明,她的手忽然停住了。她发现了不对,这不是她的房间,是他的房间!又过了一秒,她终于想起了事情的原委,不免感到有些羞赧。
    她放下了手臂,转头就看见他正笑意满满地盯着她看,手上却仍在飞速地处理文件。屋里没什么阳光,她不知道现在大约是什么时间。那桌上的蜡烛已燃了大半,火焰晃晃悠悠地扭动着,桌上堆满了文件。他就靠这些光亮批文件吗?怎么不开灯也不拉开窗帘?这都什么年代了,她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找来的蜡烛。
    他确认她醒了,就放下了手中的笔,吹灭油灯,柔声对她说了句"闭下眼",就拉开了窗帘。屋内顿时充满了光亮,明媚得像是他们的心情。"可以睁开了,小心别被刺到眼睛。"等她缓缓睁开了眼睛,他已经走到了床前。她问出了先前的疑惑,他只是笑着说怕打扰她睡觉。在阳光的照耀下,他的周身镀了一层金边,像是刚下凡的哪位天庭王子,她红着脸转过了头。
    正巧他的保密员送来了他们的午餐。他问她是否休息充分,可以进食了。她点了点头。他扶着她起了身,拉着她的手走向了饭桌就坐。"不好好吃饭,还喝酒,胃又疼了吧?胃药给你备好了,先吃点东西垫垫饥。"他一边数落着她,一边帮她摆好了餐具、吃食和药物。她只低头静静吃着,也不吭声。
    他突然身体前倾,手伸向她,摸了摸额头,没热度。看她脸色虽说不好,但此时胃应该还没犯病。他终于懂了她的沉默:"那天是我不好,不该和你说些没有的事情,我向你道歉。"她抬起头,眼神中好似有精光闪过,"你的那些文件我帮你批掉了,别再熬夜了。还有你这胃可得少喝点酒,好好吃饭。以后你要是没时间去食堂,我就亲自给你打来,看着你吃完再走。知道了吗?""嗯。"她闷声应了。
    他不停给她夹菜,她看着他那担忧的样子,笑了:"我够啦,你还不知道我的食量吗?"他只是有些自责地回应:"你瘦了。"她猛地看向他,看到那深切担忧的样子,她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视力了。
    等她吃完,他略有些小心翼翼地问:"下午你别去行动处了,我带你四处转转,散散步吧?或者你再休息休息?"她盯着他的眼看,以往深邃得捉摸不透的那双眼睛,现在那样透明,透明到连她都能看出他的乞求。"好,出去逛逛。"
    那之后的故事我也不甚清楚了。只知他与她在路上进行了深度的交谈,回来以后,两人看上去又如平常那般无二了。
    一场小风波就这样平静地过去了,他和她的故事却才刚刚开始。

小光光光光光2333
关注宝宝微博。高铁篇前七par...

关注宝宝微博。高铁篇前七part在微博,就不再发了。

关注宝宝微博。高铁篇前七part在微博,就不再发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