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振文

552浏览    50参与
林铺铺

【诉】18


还有其他事要忙就先这么点哦。

【诉】18




还有其他事要忙就先这么点哦。

林铺铺
【诉】15.6 “振文,有些话...

【诉】15.6

“振文,有些话,我想和你说”振武站在门口没敢敲门。只是在心里嘀咕。

【诉】15.6

“振文,有些话,我想和你说”振武站在门口没敢敲门。只是在心里嘀咕。

林铺铺
【诉】15.5 台风前夕,大风...

【诉】15.5


台风前夕,大风刮过,细雨绵绵。

振文撑着伞走进胡同,雨伞下遮住脸,踱步过去的小路水坑总能清楚的照出人影,只是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表情。


“妈,我回来了。”振文拿着行李站在门口。屋里没人。振文拖着行李刚踏进家门,振武就从里屋出来,把手别在身后捏的大拇指发白“你……回来了。待几天?”


振文楞了一下,没想到振武刚见到自己就希望自己走“没几天,等台风天过去,我就回学校,不用着急催我。”


“不……不是啦”振武抿着嘴,他只有在振文面前才这样。

振文转身回房把校服换下来。振文抬头看着天花板发呆“哥,你瘦了。”


爸妈知道今天振文回家就多买了些菜,在厨房忙...

【诉】15.5


台风前夕,大风刮过,细雨绵绵。

振文撑着伞走进胡同,雨伞下遮住脸,踱步过去的小路水坑总能清楚的照出人影,只是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表情。



“妈,我回来了。”振文拿着行李站在门口。屋里没人。振文拖着行李刚踏进家门,振武就从里屋出来,把手别在身后捏的大拇指发白“你……回来了。待几天?”



振文楞了一下,没想到振武刚见到自己就希望自己走“没几天,等台风天过去,我就回学校,不用着急催我。”


“不……不是啦”振武抿着嘴,他只有在振文面前才这样。

振文转身回房把校服换下来。振文抬头看着天花板发呆“哥,你瘦了。”


爸妈知道今天振文回家就多买了些菜,在厨房忙活起来“振武,搭把手哦,你弟回来,你怎么傻傻的站在门口啊。”振武把视线从振文的房间门口移开,从振文进去他就一直这么看着。

林铺铺
【诉】15 振武拎着关东煮🍢...

】15


振武拎着关东煮🍢走在弄堂里。


风把所有的东西都吹起来,花被吹的左右摇晃,窗户被吹的嘎吱作响,妇人探出头拉住窗户插销,振武挥着拎着关东煮的手高兴的像个七八岁的孩子“阿姨好。”

自从发生争执后妇人的态度就非常不好,振武也在振文离开后没在走过这条路,可是今天好像所有高兴的事都藏在风里,只要吹起来,嘴就合不拢。

振武把关东煮放在餐厅桌子上,从身后抱住了妈妈“妈,振文要回来了!嘿嘿,他今天会回来吗?还是明天回来?”振武拿手机递过去“妈,你给振文打个电话,问问看什么时候回来哪”母亲拿疑惑的眼神看着振武“这是我的儿子吗?”扭着振武的脸“快说你把我儿子弄哪里去了,快还回来,不然我...

】15


振武拎着关东煮🍢走在弄堂里。


风把所有的东西都吹起来,花被吹的左右摇晃,窗户被吹的嘎吱作响,妇人探出头拉住窗户插销,振武挥着拎着关东煮的手高兴的像个七八岁的孩子“阿姨好。”

自从发生争执后妇人的态度就非常不好,振武也在振文离开后没在走过这条路,可是今天好像所有高兴的事都藏在风里,只要吹起来,嘴就合不拢。

振武把关东煮放在餐厅桌子上,从身后抱住了妈妈“妈,振文要回来了!嘿嘿,他今天会回来吗?还是明天回来?”振武拿手机递过去“妈,你给振文打个电话,问问看什么时候回来哪”母亲拿疑惑的眼神看着振武“这是我的儿子吗?”扭着振武的脸“快说你把我儿子弄哪里去了,快还回来,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


“呼,妈……”

“儿子,你变了,你愿意把你的想法讲出来了,这就对了嘛。”妈妈给振文拨了电话“喂,振文,你什么时候回来?”

“……”

“诶……是信号不好吗”妈妈拿着电话走到客厅“振文,你那边听得见吗?”

“妈,我……”广播站的温馨提示音再次播放“所有同学都要回家哦,学习不能留人,老师会给家长打电话确认过,同学们请尽早做好准备提交申请,然后回家。”

“妈,我明天回。”振文挂了电话凝视着阴天下的操场“怎么办?”



林铺铺
我挂了电话,看了看天“你还好吗...

我挂了电话,看了看天“你还好吗?”,“那个女生应该很好看吧。”把电话放进口袋里转身拍着晓飞的肩膀“吃饭去。”

我们走在被晚霞包裹着的道路上,影子走在前面,它们走的很匆忙,我在努力追赶着。学校周边的夜市很热闹,卢本坐在人堆里向我们招手“这里,过来。”这家店的麻辣烫很香,他的味道有点像你带我去吃过的那家关东煮,碗里的肉丸蟹肉在汤里冒着头,相互拥挤着(完蛋了,我真的好想你。)我捏紧手里夹着肉丸的,牙齿在打架,猛地把丸子塞进嘴里,抬头笑着说“这家店的丸子好好吃啊”卢本瞥了我一眼我夹走我碗里的所有丸子,分给晓飞“你逃出来就是为了忘记,那就从这一刻开始吧。”在桌子上抽了两张纸给我“忘不了,就接他的电话告...

我挂了电话,看了看天“你还好吗?”,“那个女生应该很好看吧。”把电话放进口袋里转身拍着晓飞的肩膀“吃饭去。”

我们走在被晚霞包裹着的道路上,影子走在前面,它们走的很匆忙,我在努力追赶着。学校周边的夜市很热闹,卢本坐在人堆里向我们招手“这里,过来。”这家店的麻辣烫很香,他的味道有点像你带我去吃过的那家关东煮,碗里的肉丸蟹肉在汤里冒着头,相互拥挤着(完蛋了,我真的好想你。)我捏紧手里夹着肉丸的,牙齿在打架,猛地把丸子塞进嘴里,抬头笑着说“这家店的丸子好好吃啊”卢本瞥了我一眼我夹走我碗里的所有丸子,分给晓飞“你逃出来就是为了忘记,那就从这一刻开始吧。”在桌子上抽了两张纸给我“忘不了,就接他的电话告诉他。”

我接过纸,低头吃着,眼睛胀的通红“我忘的了”随着卢本的一声“老板,来瓶酒”我的汤变咸了。

时间好快,桂花的季节马上接近尾声,学校广播站放送天气预报“近几日台风即将抵达本市,波及面积很广,如果不是本市的同学,可以提早和老师申请回家,这次台风来势汹汹,所以请同学们做好准备。今天的播报就到这里,接下来就是每日一歌时间......”

晓飞和卢本向老师交了申请,准备回家。

下午黄昏,所有人拿着书包准备回家,我趴在走廊上看着嬉戏打闹的男生..........

“你交申请了吗?”卢本在背后拍了拍我的肩膀。

“还没”

“你为什么不试着和他说”

“......”“走吧。回去了。”

---------------------------------------------------------------------------------------------------

振武在学校也听到了 消息,所有学校都停课,学生都得回家。振武放学后特意路过那家关东煮向老板买了大份的。

老板笑着装进杯子里“你可好久没来了,今天怎么了?”

“我弟要回来了”振武从听到消息就开始笑。

“哦,台风要来了。”


林铺铺
我去南方上了高中,高中功课很忙...

我去南方上了高中,高中功课很忙,没有太多闲暇时间。
这样也好我就不会那么想你。

唯一知道我在这儿的只有晓飞,我们报了同一所学校,卢本也在这边找到了可以就读的高中。

我刚搬来的第二天振武就给我打来了电话,我想他看见了那封信。我挂断了电话,独自走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
学校的桂花都开了,路上溢满了桂花香。我记得国中的时候你总会拿着我的书包走在我前面,而今只有自己。

振武——

手机屏幕上是你接二连三的电话显示,我根本不敢接。
看着树下的影子按着时针的走向偏到了一边,如果不是晓飞叫我,也许我还会继续站着。
“振文,你在发什么呆啊,我在叫你诶”晓飞边跑边说。

“哈?”

“哈什吗?”晓飞看到我的手机屏幕...

我去南方上了高中,高中功课很忙,没有太多闲暇时间。
这样也好我就不会那么想你。

唯一知道我在这儿的只有晓飞,我们报了同一所学校,卢本也在这边找到了可以就读的高中。

我刚搬来的第二天振武就给我打来了电话,我想他看见了那封信。我挂断了电话,独自走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
学校的桂花都开了,路上溢满了桂花香。我记得国中的时候你总会拿着我的书包走在我前面,而今只有自己。

振武——

手机屏幕上是你接二连三的电话显示,我根本不敢接。
看着树下的影子按着时针的走向偏到了一边,如果不是晓飞叫我,也许我还会继续站着。
“振文,你在发什么呆啊,我在叫你诶”晓飞边跑边说。

“哈?”

“哈什吗?”晓飞看到我的手机屏幕“你哥给你打电话了,干嘛不接?”晓飞抢过手机接了电话按了免提“喂——”

“喂——  你为什么没填志宏?”振武问道。

“振武——       莉琪——”还没等我说就有女生喊他的名字“振武这个给你,我听说……”

“诶,你怎么把电话挂了,听听看呐”晓飞看着被我拿回的手机津津有味的八卦着。

林铺铺

【诉】12


我想在你看来或许我只是你弟弟。

在离开的前一天,你还在学校,我告诉你我肚子疼便回家了。

我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和爸妈道了别。

”振文啊,你是要去哪儿上国中,你确定不和我们讲吗?“妈妈问道。

”妈,别担心,我有空就回来。“

振武,我放了一封信在你的桌子上回来可能就会看到了吧。我拉着行李离开了那个有你的家,我根本不敢当面和你说再见,我也不敢和你说喜欢。

振武——    哥——

我走了。


我想在你看来或许我只是你弟弟。

在离开的前一天,你还在学校,我告诉你我肚子疼便回家了。

我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和爸妈道了别。

”振文啊,你是要去哪儿上国中,你确定不和我们讲吗?“妈妈问道。

”妈,别担心,我有空就回来。“

振武,我放了一封信在你的桌子上回来可能就会看到了吧。我拉着行李离开了那个有你的家,我根本不敢当面和你说再见,我也不敢和你说喜欢。

振武——    哥——

我走了。

林铺铺

【诉】11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恰如其分,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尾便是花开两朵 天各一方。

历年九月,你还是你,我还是我,而今不同。

我怀着不明所以的心走在这条和你走过多次的胡同。

巷口的老妇人自从上次以后便对我们白眼相向,嗤之以鼻。心里不知骂了多少。我也不再理会,此刻的心早已无暇顾及。

早晨的教室同学们来得异常的早。

我们到时只闻阿偶的同桌在交头接耳的说些什么,大概是一些,我听说......和晓飞告白了,靠..........。后面的没听到。不过很快,班里的小喇叭也就传开了,还能有谁不知道。

完整内容是这样的:你们知道吗?就上次啊,我们去露营的时候隔壁班的卢本和晓飞告白了,靠两个男生诶,...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恰如其分,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尾便是花开两朵 天各一方。

历年九月,你还是你,我还是我,而今不同。

我怀着不明所以的心走在这条和你走过多次的胡同。

巷口的老妇人自从上次以后便对我们白眼相向,嗤之以鼻。心里不知骂了多少。我也不再理会,此刻的心早已无暇顾及。

早晨的教室同学们来得异常的早。

我们到时只闻阿偶的同桌在交头接耳的说些什么,大概是一些,我听说......和晓飞告白了,靠..........。后面的没听到。不过很快,班里的小喇叭也就传开了,还能有谁不知道。

完整内容是这样的:你们知道吗?就上次啊,我们去露营的时候隔壁班的卢本和晓飞告白了,靠两个男生诶,和他们一对的人觉得变扭就告老师啦, 要求换组啊,老师没同意。

呼。

怎么这样啊。

他们还说啊看见他们两个就........哈......好恶哦。

然后呢?什么然后啊,我哪知道啊,你怎么那么三八啊,你才三八嘞..........

我本也是充耳不闻之人,怎想竟是这样,想时如果我和振武在林子里摔倒亲到又会被传成什么样。

上午貌似过得快了些,可能是因为心绪复杂吧。我和振武打了饭找空位坐下时只见一些不认识的男生往晓飞的碗里到喝剩下的汤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着“基佬,真脏。”

晓飞本是个瘦弱之人欺负他的男生各个都比他高,无力反抗。也只能拿着餐盘想离开,那些男生还是不肯罢休,拽着晓飞的衣领一脸肮脏“你喜欢男生哪儿啊?不会是.......”

我有些坐不住本想着冲上去暴打他们一顿,振武却拉着我的手“别惹事”

“我只是想帮他”

“这种事最好别....”我只听到“嘭........”回头就看到卢本用棍子打了挑事的男生,其他几个见形势不对也都逃了。卢本是那种高挑阳光的男生,平时走在路上女生都会多看两眼的那种,可就像人们说的(我不是喜欢男生,只是我喜欢的人恰好是男生而已)他安慰着惊慌失措的晓飞,擦掉他眼角的泪,摸了摸头,眼里柔情万种。

卢本拉着晓飞走到台阶上深情的吻了晓飞并历声高喊“晓飞是我男朋友,我喜欢他,我爱他,你们以后谁要是再对他动手动脚的话我就打断他的手”

看到卢本这样对待这份爱情,我多了一份崇敬与羡慕。

可我没勇气说出内心的喜欢和爱,我不知道会得到什么结果。事后不久学校知道了这件事,被打的那个同学家长找来学校说头部受伤,应当严肃处理,学校的处理结果就是开除卢本。

再无选择。卢本不在学校,只能上下学的时候才能见面。学校还是有些看不惯的人时不时的欺负晓飞,我下课间操的时候总能看到晓飞哭红了眼从教室走出来,或者放学的时候在楼道台阶上抽泣。

放学出教室时振武习惯性背起我的书包可我看到晓飞便转身和振武说你先回家吧。我看出来振武脸上的担心“那好吧,那你去自行车那里等我,我和晓飞说两句话就来”

“那你快点儿”   振武拿着书包下楼了。  

  “嗯”我点头转向晓飞

“什么事儿”晓飞看向我

“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和卢本”

“就是你听说的那样,卢本和我表白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其实我早就喜欢他了只是一直没敢说”晓飞淡淡的说着他们之间的事

“你喜欢他是什么感觉?”我看着楼梯上那道从栏杆上直射进来的光。

“哈?”晓飞一脸疑惑的问道。

“就是你发现你喜欢上他是什么感觉?”光线里的小人好像那天振武拉着我跑的样子。

“哦。就是你的关注点就一直在他身上,看到他会莫名其妙的紧张害羞,不敢看他,做梦的时候也是他,反正就是喜欢了。你问这个干吗?”晓飞说着他对卢本的感觉。

“没什么啦,只是我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所以就问问”

“你喜欢谁?”晓飞转头问我

“回家吧,我哥在等我了,卢本肯定在门口也等着急了,走吧”

我坐在后座上问振武怎么看卢本和晓飞的事他什么都没说,我问他如果他喜欢男生会不会也像卢本一样。

我听他回答的毫无感情“我不喜欢男生”就像吃到了还没熟透的橘子,它的酸刺激着味觉,冲刺着大脑,    眼里的泪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划过脸颊滴到手背上,看着那滴透明液体它不叫眼泪,叫酸楚。

国中毕业前的最后一个星期,要填志愿。振武如我们约定好的那样填了志宏,可我没有,我放不下那份喜欢,可我也知道没有结果,所以我逃走了。



林铺铺

【诉】10

姑娘委屈极了“可是,我没有把帐篷带过来怎么办,现在很晚了我也不敢回去吗?”振武也左右为难“那。。。你睡我的那个吧”


“我一个人吗?可是我会怕诶,我能不能让你陪我一下?”姑娘的手别在身后抓着衣角。


在我看来这女的就是不怀好意想要泡我哥。我用力拉了振武衣角“不好意识我哥已经把帐篷让给你了再让他陪你是不是有点过分”


姑娘没在说话或许是被我的话噎住一时想不到话回应或许理亏,无力反击。


“哦对了,你可以让阿偶陪你,我看他也很害怕,刚好你们有个伴”我并不想多看


“我和振文去捡柴火,你们等一会”也许是我刚刚有点太直,振武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去的路上一直在叨逼叨,聊着,也不多...

姑娘委屈极了“可是,我没有把帐篷带过来怎么办,现在很晚了我也不敢回去吗?”振武也左右为难“那。。。你睡我的那个吧”


“我一个人吗?可是我会怕诶,我能不能让你陪我一下?”姑娘的手别在身后抓着衣角。


在我看来这女的就是不怀好意想要泡我哥。我用力拉了振武衣角“不好意识我哥已经把帐篷让给你了再让他陪你是不是有点过分”


姑娘没在说话或许是被我的话噎住一时想不到话回应或许理亏,无力反击。


“哦对了,你可以让阿偶陪你,我看他也很害怕,刚好你们有个伴”我并不想多看


“我和振文去捡柴火,你们等一会”也许是我刚刚有点太直,振武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去的路上一直在叨逼叨,聊着,也不多想,手里拿着探灯。刚下过雨的森林地上难免会滑。


振武看着路说着小心地滑,也不知是踩了树叶还是本来就滑,就这样咣当倒地了。振武反应那是一个快,拉住我的手,可就惯性这个定理吧,硬生生把他也拉了下来。


我倒在地上手里拿着灯,振武倒下时压着我,手里也拿着灯,灯的光刚好就可以看到我们两个的嘴贴在一起,很久没动静。


不知是怎么的世界就安静了,本来山里奇怪的声音本来就很多,也许是为了配合我们,再者就是他们躲在暗处偷偷看着不敢出声。


要是这场景被其他人看到了那指不定传成什么样。


振武赶紧起身拉了我“地上湿快起来”我也就顺势起来了,灯都照着前面的路,我什么表情谁也不知道,振武什么反应我也看不见,我也没问。问了反倒觉得我奇怪了。


我揉着嘴感觉刚刚也没什么不好,软软的,热热的,说不清。


我们捡了柴回到营地,我们一路也没提这事。


我们聊了一会儿闲天


阿偶“这大晚上的老师真的放心就让我们在这儿住下了?”


振文“你害怕啊?你胆子也太小了吧,要不你先回家”


文文“人家也有点害怕”


振文“你们听过露营的故事吗?”


文文“啊~~~~~~~~~”


振文“我还什么都没说的,你叫什么”


文文“你不要讲了,我会害怕”


振武“好了,别闹了,早点睡吧,明天还有事呢”


我哪睡得着啊,刚刚那阵余温还在,我重来也不这样,自己也纳闷摇着头不去想


“怎么了?是刚刚摔得头疼吗?”振武看着我。感觉有点热,推开了振武


振武帮我盖好被子也就睡了


我一直辗转反侧,终于睡着了


振武叫住我拉着手,我没见过他这样,慢慢靠近我,鼻子对鼻子“我.......想要你”


我发现自己突然失去了拒绝的本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做什么也都可以。第一次感觉他的体温这么炙热。脸上,脖子,耳朵都是他的痕迹,纤长的手指抚摸着我的脸解开了衣服扣子,他越温柔我就越想回应


第二天振武叫醒我,梦还没醒,我就醒了。


我有点懵。


振武笑话我“你昨晚怎么了?满枕头都是口水”


我没说话,我起身往外走,想让自己清醒点,可一回头看到振武在我边上,蹭的一下脸就红了。


感觉自己没办法和我哥正常交流,需要冷静,所以我退出,回家了。


一般人在没办法一时做决定的时候,最快出现在脑子里的答案就是逃避或者等待不作为。


时间是不能改变什么的,他只会在规定的时间内给你发试卷,让你自己做选择题。


林铺铺

【诉】9

振文视角

 “你们到底要不要起床呢?新学期了干什么呢?今天不是要野外活动吗?”老妈一边准备早餐一边叫着我们。

 本来翻身还想睡会儿,然而我们听到野外活动困意全无,噌,的一下起床。

抓了面包就往学校跑。

 “集合了集合啦”

 “今天的野外活动是……是……你们猜”老师故意说的很慢。

 “老师你又调皮了,能不能快点说”同学A着急的说

 “自己寻找小团体,自己想办法生存下来,三天。一句话万事靠自己。是不是很有意思呢,嗯,非常有意思”

 “老师你在自问自答是什么鬼啊” 

“好啦我们出发”

 风很...

振文视角

 “你们到底要不要起床呢?新学期了干什么呢?今天不是要野外活动吗?”老妈一边准备早餐一边叫着我们。

 本来翻身还想睡会儿,然而我们听到野外活动困意全无,噌,的一下起床。

抓了面包就往学校跑。

 “集合了集合啦”

 “今天的野外活动是……是……你们猜”老师故意说的很慢。

 “老师你又调皮了,能不能快点说”同学A着急的说

 “自己寻找小团体,自己想办法生存下来,三天。一句话万事靠自己。是不是很有意思呢,嗯,非常有意思”

 “老师你在自问自答是什么鬼啊” 

“好啦我们出发”

 风很大吹的叶子一直在响,还有鸟叫,不明生物的叫唤,越走越深,脚下的感觉一直不好,有叶子盖过我的脚,有什么东西软软的还会动,不敢看怕看了叫出声音会很丢人,毕竟我是男生。

还在往前走,应该快到了。

 振武和我一起还有另外一个叫阿偶的同学平时看起来就娘娘的话也不多,反正和我不一样。 

“哥,我们找什么地方休息啊?” 振武没说话阿偶倒是说话了“我说哦,我可怕虫子,不要找那种奇奇怪怪的地方,万一........”兰花指翘的也是有味道。 “那今晚就这吧”就为了印证他那话只怕我们是故意的 

“哈?!!就这啊一看就会有虫子,晚上爬进帐篷,爬进身体里怎么办哦”看他那委屈的表情除了嘟囔几句也别无他法。

 “振武!!”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个女生声音那叫一个甜啊。“振武,今天我能,和你们一个队吗?嗯?”脸上满是肯定和装可爱,没有想要征求意见的意思。直接就把背包和我们放在了一起。

 振武抿着嘴“额,好吧”

 我一看这表情就知道他不会拒绝(靠,你不会说不吗,到时候跟你挤一个帐篷看你怎么办!)

 


Gallifret

“所以还是在逃避嘛” (下)

(略长,感觉看着很累,还是分成上下了


振文靠在楼梯拐角,走廊的那一头就是排球队的休息室。

他是来等振武一起回家的。


今天下午排球队要对新成员进行考核,振文觉得自己去了也没什么用,而且也懒得看邱子轩和夏宇豪那副腻歪样子。这俩自从在一起之后,就恨不得整天黏在一起,振文随便刷个动态都是夏宇豪实时更新的恋爱日常。

振文觉得需要阻止夏宇豪继续买少女漫了。


“我已经和邱子轩说了,等下会提前离开。再十分钟就好。”振文看了一眼信息的送达时间,还剩两分钟,正这么想着,走廊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振文看过去,振武正匆匆忙忙跑向休息室。看到喜欢的人,内心的欢喜自然是压抑不住...

(略长,感觉看着很累,还是分成上下了


振文靠在楼梯拐角,走廊的那一头就是排球队的休息室。

他是来等振武一起回家的。

 

今天下午排球队要对新成员进行考核,振文觉得自己去了也没什么用,而且也懒得看邱子轩和夏宇豪那副腻歪样子。这俩自从在一起之后,就恨不得整天黏在一起,振文随便刷个动态都是夏宇豪实时更新的恋爱日常。

振文觉得需要阻止夏宇豪继续买少女漫了。

 

“我已经和邱子轩说了,等下会提前离开。再十分钟就好。”振文看了一眼信息的送达时间,还剩两分钟,正这么想着,走廊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振文看过去,振武正匆匆忙忙跑向休息室。看到喜欢的人,内心的欢喜自然是压抑不住的。振文正打算朝休息室走去,突然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

 

“那个,同学!请问你是王振武吗?”

 

是秦一。

 

“有什么事吗?”振武并不认识这个女生,只是刚刚考核的时候看了一眼,好像和振文是同班同学。根本不会打排球,不知道是过来干什么的。

“这个给你。”秦一手里捏了一封信。

“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

“可是你没有女朋友不是吗?”

“……我”

“该不会大家说的传闻是真的吧?你和振文……”

“和你无关。”振武没由来地烦躁起来,走进休息室拿起自己的包准备往楼梯拐角处走去。振文还在等自己,这个女生起码浪费了自己一分半的时间。

 

“哥!”振文回过神来,朝振武招了招手。

“刚刚那个女生,你别误会。”

“她和我同班啦,而且我哥这么优秀,肯定有很多女生喜欢啊。”

 

振文突然想起夏宇豪跟他们俩说的一句话:所以还是在逃避嘛。

 

-

“哎,你哥好难追。我去找他,他都不理我欸。”秦一不肯相信其他人跟她说的八卦,铁定了心要追到王振武。

“是吗?”振文理书的手一顿,一脸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样子。

“圣诞节快到了,你哥喜欢什么东西啊,你肯定很清楚吧?快跟我说说!”秦一凑过来,语气带着一丝恳求。

“我不知道啊。”傻子才给情敌提供建议。

 

今天下午学校有活动要举办,所以提前给学生放了假。

 

“今天出去吃饭吧?”

“好啊。”

振武得到了振文的回答才走去上洗手间。振文慢吞吞地从沙发上起来,打算换个衣服出门。振武的手机放在桌子上,屏幕突然亮了起来:我在你家楼下,可以拜托你下来一趟吗?我有话和你说。

振武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振文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在发愣。

 

“怎么了?”

“啊,那个,我不是故意看的。只是手机屏幕刚好亮起来了,我以为是我的,所以……”

振武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又是秦一。

 

“你去吧。”振文突然觉得自己就像电视剧里被欺负惨了的正室,就差给他吹一阵萧瑟的风了,来个BGM更好。

“可我……”

“我没事,我可以约夏宇豪出去吃饭啊,我才不要一个人在家咧。”

“那我走了?”振武觉得再不解决这个事情,他和振文之间总像是硌着什么。

 

“去吧去吧。”振文把振武推出门,还和他挥了挥手。

 

打开好友动态,振文又刷到了夏宇豪和邱子轩的合照,心里早把夏宇豪锤了千百遍。就现在这个阶段,他能约到夏宇豪出去吃饭就有鬼了。

 

虽说他和振武之间约定好做自己喜欢的事,把一切交给时间,但他还是发现自己开心不起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算什么呢?

振文抓了抓头发,打算跑下楼去买点吃的回来。

秦一和振武,应该走了吧……

 

才走到二楼的拐角,振文突然被人抱了个满怀。

“你不是……”

“为什么这么久才下来?”

“你不是出门了吗……你不会这么没用吧,才一会儿就把人吓走了。哈哈哈,别等会儿女朋友跑了。”

“我……”

“快点去啊,迟了可别怪我。”振文努力掰开振武放在自己腰间的手,心里揪成一团。

 

“我没有女朋友。”

“我只有你。”

 

“哥,别开玩笑……”

“秦一那边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了。之前我已经拒绝过她了,但她根本听不进去。”

 

“我们不是说好把一切交给时间吗?”振文发现自己找不出什么话说,说出的话好像和现下这个情景没什么关系。

 

“我不想让你不开心,我不想让你这么患得患失。一想到也会有人这么追求你、纠缠你,我就害怕得不行。没了这个秦一,谁知道会不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秦一……”

“振文,我只能是你的。”

 

 


林铺铺

【诉】8

振文视角

天气温热,微风拂面。

什么便都是知足的样子。

我想你也是。

早晨的时候我也还是会和我哥一起走,他也依旧是跟在我身后。

默默地。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同往常一样走过那条胡同口(那家的主人也真是的为什么不找人修一修再或者就天天照看啊,难道他们不知道那些没水喝的孩子有多可怜)

我拿起水桶准备放上去接水,心中一横还是决定要把这事说出来为好,转身,回头,不巧撞上了只见他摸了摸我的头“怎么了,没事吧”

正事要紧我叩响了那家主人的门“你好,有人吗?”

“谁啊?”衣衫不整的中年妇女声音尖锐就像早起打鸣的公鸡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这一大早的,你要干嘛啊?”

“阿姨,我就是想告诉你,你家...

振文视角

天气温热,微风拂面。

什么便都是知足的样子。

我想你也是。

早晨的时候我也还是会和我哥一起走,他也依旧是跟在我身后。

默默地。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同往常一样走过那条胡同口(那家的主人也真是的为什么不找人修一修再或者就天天照看啊,难道他们不知道那些没水喝的孩子有多可怜)

我拿起水桶准备放上去接水,心中一横还是决定要把这事说出来为好,转身,回头,不巧撞上了只见他摸了摸我的头“怎么了,没事吧”

正事要紧我叩响了那家主人的门“你好,有人吗?”

“谁啊?”衣衫不整的中年妇女声音尖锐就像早起打鸣的公鸡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这一大早的,你要干嘛啊?”

“阿姨,我就是想告诉你,你家这个水龙头坏了很长时间了该修修了。这样会浪费很多水的,你看那些没水喝的孩子太可怜了”

妇人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你这孩子,有病啊”如果语言上觉得不够长势气就会站在台阶上叉着腰提高嗓门指指点点“几点了还不去上学,别人家的事情管那么宽,浪费你的了,啊......”

振武见那妇人伸出的手就快戳到我的眼睛,一个箭步走到我面前捏住妇人的手“我觉得我弟说的没错”

该用声嘶力竭还是该用惊声尖叫来形容妇人,像是被门夹住了手指头一样疼的尖叫“啊!    妈呀!打人了”街坊都探头看个好奇,随后就是急促的脚步声只见屋里出来一个粗犷大汉看样子是她丈夫“干嘛呢!!还不撒手,看我不打你个满地找牙。”

振武见形势不对拉着我就跑了,落跑前还丢下一句“不是我们怕你,是我们上学要迟到了。”或许是阳光正好洒在他脸上的缘故显得格外的好看,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很多事情在所有人看来是错的时候它未必是错的。你要听听心会告诉你什么。

后来振武告诉我其实他本来想把那个妇人的手捏断的,可看她也是妈妈,所以根本就没用力。

幸好到学校时没迟到老师说国二新学期校外活动比较多,要参加可以报名,想不想去都是自愿的。

“早上,谢了”要从嘴里硬生生的挤出这几个字真的有点难。

“如果不想说,就没有非说不可的必要”食堂阿姨在每个菜里都放了让我看了就作恶的香菜(难道不知道现在香菜很贵吗)振武还是很细心的把我菜里每一点都挑到自己的碗里,然后再仔细检查一次。这次我没退。

“我只是想说谢而已”

“好了,你可以吃了”这饭并没有想象中的难以下咽,反而有说不出的味道。最后一节生物课老师那半死不拉活的样子听得我很想睡觉。下课铃响。便看到振武冲出去。我心里藏着万般疑虑也跟着跑了出去。看见振武的自行车在路口拐角处的药店门口。振武看见站在门口的我像是受惊的猫迅速藏好药,可我又不瞎“是什么?”

“没什么啦,维生素”“那需要跑那么急吗,药店又不会关门”看到振武哑口无言我便猜到了七八分“我上课听见你桌位上一直有声音,到底怎了?”振武什么也没说跨身上车就走了。

晚上我依然想要问个清楚,倚在房间的门框上,看到刚从浴室出来的振武。背心下裸露的肌肤明显的看到密密麻麻的红点,刺痛我的眼睛。像是不小心喝了开水烫到说不出话。振武进房间拿出药膏“你还骗我说是维生素,你是因为吃香菜过敏,对吗,今天中午我就看到了其实你也不喜欢吃,为什么不说”

“因为你不喜欢,因为我是你哥,我想我学会吃了我就可以帮你解决这些麻烦”振武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用手背擦掉续满眼眶的泪,努力强忍着哽咽,嘴角上扬微笑着说“哥,我帮你擦药膏”振武脱掉上衣转身看向我时,身上的小红点更多“这些什么时候会好?”

“很快”挤压,涂抹坐在床边擦拭着身上凸起的过敏点,便想起是因为自己才这样心中难免有些酸楚。不多时药膏的冰凉和振文手的力度刚好振武也就睡着了。

我看着这个为了我,哪怕过敏,奇痒难忍还是会去吃香菜的哥哥,心里有一颗莫名的种子在发芽。

Gallifret

“所以还是在逃避嘛” (上)


振文最近发现自己还是挺受人喜欢的。


班里来了个转学生,叫做秦一,被老师安排坐在振文旁边。

秦一看起来一副很文静的样子,和振文熟悉了之后却闹得不得了,老是追着振文打听各种消息,振文甚至产生了秦一是自己脑残粉的幻觉。一听说振文有个哥哥,而且也在这所学校读书,秦一就一脸羡慕。


“你哥叫振武喔!真好,我也想要个对我很好的哥哥……欸,你和你哥感情好吗?”秦一托着下巴,扭过头,一脸幽怨地看着振文。


感情……


“挺好的啊。”振文被问得有些发愣。他突然不知道这个“感情”的成分应该是什么。


“欸,你们两个,肯定都有女朋友...


振文最近发现自己还是挺受人喜欢的。

 

班里来了个转学生,叫做秦一,被老师安排坐在振文旁边。

秦一看起来一副很文静的样子,和振文熟悉了之后却闹得不得了,老是追着振文打听各种消息,振文甚至产生了秦一是自己脑残粉的幻觉。一听说振文有个哥哥,而且也在这所学校读书,秦一就一脸羡慕。

 

“你哥叫振武喔!真好,我也想要个对我很好的哥哥……欸,你和你哥感情好吗?”秦一托着下巴,扭过头,一脸幽怨地看着振文。

 

感情……

 

“挺好的啊。”振文被问得有些发愣。他突然不知道这个“感情”的成分应该是什么。

 

“欸,你们两个,肯定都有女朋友吧?”

“问这么详细干吗?”

“纯粹好奇!你别误会!”

“……没有”

“哎,大家都眼瞎了吗?你们这么优秀欸。”

“……”

 

-

“秦一,你有听到振文提到他哥吗?”

“当然有啊,他们俩兄弟不是感情很好吗?我超羡慕的诶!”

“欸,可是有人说他们俩……”

“怎样!怎样!”

“没,没怎样。那个,你想加入排球队是不是,等下午我陪你去!”

对于自己还没有听到过的八卦,秦一自然是感兴趣得很。可惜一看到振文从教室后门进来,站在秦一桌子旁边的女生立马逃回了自己的座位。

 

“你对排球感兴趣啊?”振文只听到了最后几个字。

“对啊,对啊。听你讲好像很有趣的样子。”秦一笑得像一只小狐狸:感兴趣的当然不是排球了,自己的运动神经简直差得可以。虽然已经是高年级的学生了,但秦一毕竟是转学生,只要碰到学校举办什么活动,都要去凑凑热闹,转一转。

 

比如,前几天的社团招新。

 

“欸,那是什么社团啊?都是男生……”秦一心里补了一句:前排三个看起来就很优质。

来参与活动的人太多,被秦一拉来凑热闹的女生踮起脚来才能勉强看到一点:“那是排球队啊!他们的实力超强欸,考察也严,这么多人报名,应该没几个能成功吧。”

“……”

“哎!你别一直盯着看啊!”女生用胳膊肘轻轻地撞了一下明显已经出神了的秦一,“悄悄跟你说,球队经理和主攻手是一对喔!”

“哈?!”秦一立马扭过头来,感觉希望破灭得有点迅速。

“你轻点轻点,虽然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还是要,嗯。”

 

“那,那个呢?最右边那个。”

“哪个?最前边不就两个人吗……”

“哎,哎,哎!怎么转身走了啊!”

“看着有点像振武欸……”

“振,武?”

“对啊,就是振文他哥啊。”

 


(翻了一下,振武原来是念高三,转学之后和振文一起念高二,而且还是同班。写的时候把他们分开啦。

(中秋的时候写了很简略的后半段,总觉得很奇怪。刚好逛社群的时候,看到有人提问说如果没有表白算不算在一起。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了振文振武,毕竟看剧的时候,我就很赞同夏宇豪说的那句话w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想的呢?

(11月30号也算11月,赶着时间发出来了。前段时间太多事情掺杂在一起,这个写得有点慢,后续可能也会有小改动之类的٩(๑❛︶❛๑)۶


夜九阑

(2)怎麼可能少的了一群吃瓜群眾


熱鬧的商場。
“夏狗狗今天為什麼沒有跟著?”賀承恩現在還挺不適應和邱子軒單獨兩個人在一起的,因為被夏宇豪知道以後又會埋怨他,所以賀承恩現在都很主動的想要告知夏宇豪,畢竟這孩子的好脾氣只有對著邱子軒的時候才會出現,對其他人根本就是超級壞。
“欸!你幹嘛這麼說他啦。”邱子軒無奈的看著賀承恩。
“你不覺得夏宇豪在你跟前就跟大型犬科動物一毛一樣嗎?”賀承恩一邊喝著飲料一邊跟邱子軒閒聊,“我告訴你,他真的很像我們鄰居家養的那隻小狼狗,對著主人的時候開心的不得了,尾巴搖的都快變成螺旋槳了,然後一扭頭對著別人就又呲牙又嗚嗚叫的……”
“你再胡說我就走了。”邱子軒懶得聽賀承恩在那邊胡言亂語。
“欸!邱子軒,你也太偏心了...


熱鬧的商場。
“夏狗狗今天為什麼沒有跟著?”賀承恩現在還挺不適應和邱子軒單獨兩個人在一起的,因為被夏宇豪知道以後又會埋怨他,所以賀承恩現在都很主動的想要告知夏宇豪,畢竟這孩子的好脾氣只有對著邱子軒的時候才會出現,對其他人根本就是超級壞。
“欸!你幹嘛這麼說他啦。”邱子軒無奈的看著賀承恩。
“你不覺得夏宇豪在你跟前就跟大型犬科動物一毛一樣嗎?”賀承恩一邊喝著飲料一邊跟邱子軒閒聊,“我告訴你,他真的很像我們鄰居家養的那隻小狼狗,對著主人的時候開心的不得了,尾巴搖的都快變成螺旋槳了,然後一扭頭對著別人就又呲牙又嗚嗚叫的……”
“你再胡說我就走了。”邱子軒懶得聽賀承恩在那邊胡言亂語。
“欸!邱子軒,你也太偏心了吧?現在我連說都不能說一下嗎?”賀承恩做掩面悲泣狀,“沒想到你有了男朋友以後就完全不顧及我的感受,想當初我們倆可是親密無間……”
“賀承恩,你給我閉嘴。”邱子軒白了他一眼。
賀承恩咧嘴笑,“忠犬欸!多好,我也是小小的小狼狗。”
“你?小狼狗?賀承恩,你真的是臉皮越來越厚了哎!”邱子軒鄙視的看著他,“你頂多就是個中華田園犬,還是不可愛的那種。”
賀承恩呲牙瞪了他一眼。
“你到底想好給小小買什麼禮物了嗎?我已經陪著你逛了好久,腳都要酸了。”
“這是給小小的,當然要好好選,一定要能表達出我的心意,表明我的所有權。”
“後面那個才是主要原因吧!”邱子軒一眼就看出來他打的是什麼算盤。“你乾脆在小小身上掛個牌子,寫上你的名字好了。”
“如果小小願意的話,我是沒意見啦。”賀承恩還好意思攤手表示讚同。
“你想的也太美了吧。”邱子軒正想再奚落他幾句,就看見中中老師在前面跟他們招手。
“教練,好巧哦。”賀承恩看著中中老師旁邊的男人,“這位該不會是……”
“閉嘴,不要管老師的私事。”中中老師瞪他,“怎麼就只有你們倆個?怎麼都沒看見不見夏宇豪?”
賀承恩偷笑,被邱子軒在下面踢了一腳。
“振文找他幫忙。”
“怪不得。”中中老師點點頭,又看向賀承恩,“那小小呢?你為什麼要拖著邱子軒來逛商場?”
“我是讓子軒幫忙選一下給小小的禮物啦。”
中中老師半信半疑的看他一眼,“隨便你,對了,子軒,上次你說的那個地方我問了一下我朋友,他說你直接過去就可以了,價錢方面會放到最低的。”
“謝謝教練。”
“什麼地方?你們再說什麼?”賀承恩一頭霧水。
“跟你有什麼關係?”中中老師白了他一眼,“你們繼續逛,我要走了。”
“教練再見。”
“嗯,希望你和夏宇豪能玩的開心,路上注意安全。”中中老師擺擺手。
賀承恩在一旁絞盡腦汁,突然就茅塞頓開,“你和夏宇豪打算出去玩,對不對?”
邱子軒看他一眼,“你幹嘛這麼激動?”
“帶上我。”賀承恩眼睛發亮。
“不要。”
“為什麼?”
“我要在去上大學和宇豪升高三之間多跟他有一些相處的時間。所以,你就別想跟著了,這次就我們兩個人。”
“我又不會影響到你。”賀承恩一臉委屈。
“你每次都這麼說,但是你的存在本身對我們來說就是個影響。”
“欸!你這麼說我會很傷心的。”
“那也不行。”邱子軒下定決心,絕對絕對不能讓賀承恩跟去。
“軒~”賀承恩開始改變策略,走苦情路線,“你也知道,小小去和她爸媽一起旅行了,還要很久才會回來,你忍心讓我一個人在家裡孤苦伶仃嗎?”
“我忍心。”邱子軒不為所動。
“可是我不忍心呀,我不希望你變成一個無情無義的人,所以,求求你,帶上我好不好?”賀承恩耍起賴來上天入地無人能及,商場裡來來往往那麼多人他也不在乎,環抱著邱子軒的肩膀表情誇張。
“你放開我,太丟人了。”邱子軒沒他臉皮厚,而且其他人都開始注意他們了,好像還有人打算拿手機,邱子軒可不想上網絡頭條。
“軒~你不要拋棄我,你不答應我的話,我死也不放手……”賀承恩反而來了勁,聲音更大了。
邱子軒真想直接掐死他得了,但是眾目睽睽之下,殺人也會上網絡頭條,他無奈的歎了口氣,“好了,我答應你。”
“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狠心的。”賀承恩奸計得逞,這才放開手,又指著邱子軒警告道,“是男人說話就要算數,不許偷偷跑掉哦。”
“知道了。”邱子軒已經開始後悔了。
“也不許為了不讓我去就騙我說不去了。”
“你好煩啊!”邱子軒不再搭理他,邁開步子走掉。
“你去哪?我們還要買東西,你也可以順便給夏宇豪買個禮物呀……”

“給。”振文把冷飲遞給夏宇豪,“還好你來幫忙,要不然我自己真沒辦法把這東西搬上來。”
“振武呢?”夏宇豪喝了一口,好奇的問。
“和我爸媽一起出去了。”振文把自己丟在沙發上,“最近你和邱子軒怎麼樣了?”
“很好啊,他在幫我補習。”提到邱子軒夏宇豪就是一臉幸福和驕傲,“所以,我們基本上每天都在一起,如果不是你把我叫出來……”
振文翻白眼,“知道了,我影響到你跟親愛的子軒學長相處了。”
“知道就好。”夏宇豪把飲料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還有,最近我要和子軒一起去旅行,不用找我。”
“去旅行?”
夏宇豪傻笑著點頭,“子軒提出來的,說是獎勵我最近有好好補習。”
看著他快溢出來的幸福感,王振文只覺得渾身起雞皮疙瘩。
但不管怎麼樣,自從夏宇豪跟邱子軒在一起以後,宇豪的脾氣真的是收斂了很多,而且邱子軒對夏宇豪也真的是很好,所以振文自己還是很羨慕的。因為現在在家裡,他和振武還要躲著爸媽,真的是非常鬱悶。
“你幹嘛一臉失落?”夏宇豪皺眉。
“沒有啊,誰失落了?”王振文拿飲料掩飾自己的表情。
“最好是。”
然後,王振文突然有了一個非常好的主意。
“宇豪,我想拜託你一件事,可不可以?”
看著王振文突然這麼亢奮,夏宇豪就有很不好的預感。
“你想幹嘛?”
“你和邱子軒去旅行,可不可以帶上我和振武?”振文一臉期待的看著夏宇豪。
“絕對不行!”夏宇豪連想都沒想就拒絕。
“欸!”
“你想去的話就自己去呀,為什麼要和我們一起?”
“我們倆要是去的話,爸媽肯定也會跟著,那還有什麼意思?跟你們一起,爸媽一定會同意的。”振文覺得自己還真是聰明絕頂。
“我不同意!”夏宇豪完全不能理解他們要來給自己和邱子軒當電燈泡的想法。
硬的不行來軟的。
王振文醞釀了一下感情,再抬起頭時眼睛裡似乎有水汽,“宇豪,我和振武的事情你也知道,現在還不能讓爸媽知道,所以我們倆在家裡都快悶死了,如果你不同意的話,那我……”王振文恰到好處的捂眼睛。
“欸!你太誇張了吧?”夏宇豪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振文現在的樣子看起來還挺可憐的,可是他真的很想和邱子軒單獨出去。
“算了,我知道你很為難……”王振文聲音低下去。
“好啦,我回去和子軒商量一下再說。”夏宇豪放棄。
“嗯。”王振文在心裡狂喊耶耶耶,但是臉上絕對不能表現出來,要不然被夏宇豪發現的話就會功虧一簣。

Joey籣
纪念昨天的出道人生第一次上热评...

纪念昨天的出道
人生第一次上热评
而且还是被迫上的热评
多好啊
我成为了第一个爱豆想k的粉丝
杨大爷
别逼我一路黑到底@

纪念昨天的出道
人生第一次上热评
而且还是被迫上的热评
多好啊
我成为了第一个爱豆想k的粉丝
杨大爷
别逼我一路黑到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