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485浏览    16参与
不知道取什么名

七夕给深交安排小玉米粒子吧

QQ空间转发10分钟或者钞能力0.5r

有需要加我QQ

七夕给深交安排小玉米粒子吧

QQ空间转发10分钟或者钞能力0.5r

有需要加我QQ

阿青

《如果我变成回忆》———民卓

[图片]


警告:有刀有糖,结局不知道算是he还是be,希望不会引起强烈不适。 


(上) 

累了 照惯例努力清醒着 

也照惯例 想你了 

好怕一放心睡了 

心跳在梦中 不听话的 就停止了 

听着 呼吸像浪潮拍动着 

越美丽越让我忐忑 

我还能珍惜什么 

如果我连自己的脉搏 都难掌握 

如果我变成回忆 退出了这场生命 

留下你错愕哭泣 

我冰冷身体 拥抱不...


警告:有刀有糖,结局不知道算是he还是be,希望不会引起强烈不适。 

 

(上) 

累了 照惯例努力清醒着 

也照惯例 想你了 

好怕一放心睡了 

心跳在梦中 不听话的 就停止了 

听着 呼吸像浪潮拍动着 

越美丽越让我忐忑 

我还能珍惜什么 

如果我连自己的脉搏 都难掌握 

如果我变成回忆 退出了这场生命 

留下你错愕哭泣 

我冰冷身体 拥抱不了你 

想到我让深爱的你人海孤独旅行 

我会恨自己 如此狠心 

                                 ---Tank《如果我变成回忆》 

 

 

 

“他不是那个空降的一年级住院医吗?怎么会躺在这里?”本来以为这个二世祖早就忍受不住医院的压力改行了呢,没想到再次见面,竟然是这幅模样,克制住内心强烈的疑惑和不安,他好像不该有这种异样情绪的。


透过玻璃窗,凝视着病床上被安插了无数精密仪器的自己曾经的教导时间短暂的学生,安静又孤独的躺在那里,与周围聒噪的一切极不协调。 

 

以往不多且不怎么愉快的印象中,他似乎很讨厌这个人来着,虽然承认他的理论是天才级的,但空有理论却不懂实操,就像好看的花瓶,中看却不中用,在这个分分钟决定患者生命的行业,其实是有些让人排斥的。 

 

“高医生他与暴力分子发生了冲突,为了保护患者不幸被情绪极端的报复者捅伤..”新来的助手医师眼神躲闪,言语有些不自然。 

 

车英民不知为何感到一阵心慌失措,自我保护的潜意识好像在阻止着他继续深究,仿若下一秒便会令自己万劫不复。 

 

“病历呢?这位少爷的主治医师是谁?”作为医生的使命感却敦促他去了解患者的一切,强忍内心不知为何泛起的恶心呕吐感,接过助手医师翻找过来的VVIP患者的病历,小心翼翼的看了起来,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一条条数据好像毒蛇一般撕扯吞噬着患者的生命,每一项检测项目都预示着这个患者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只是依靠着医疗器械忍受着巨大的辛苦,来延长生命的那一点点微不足道长度罢了,这种患者哪一天会突然死亡,虽然可能会些许感伤,但都不会令他感到奇怪。 

 

那种恶心不适感又一次涌了上来,车英民有些慌乱的将平板递给助手,下意识的捂住口鼻,往洗手间跑去。 

 

辛苦了一天,可怜的胃早已经空空荡荡,却还是忍不住地干呕,仿佛要把内脏全都吐出来才罢休似的,眼睛里泛起的生理反应的泪花好像成了一个导火索,勾出了莫名其妙的忧伤,他不知道为何而流泪,为何而悲伤?仿佛完整的过去的生命里,缺失了最重要的那一块。 

 

可是昏迷前到昏迷后的所有记忆他都在恢复的那段日子里逐渐恢复了,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强烈的失落感呢?像是被自己最珍惜的东西抛弃了一般,像只被主人狠心丢弃的小狗,无所适从,仿佛生活的光彩变得黯淡无光,失去了继续下去的信念和勇气。 

 

“教授,您没事吧?需要我做些什么吗?”新来的助理医生有些焦急的站在洗手间外,一双好看有神的眼睛不住地往里面瞅,听着里面的干呕和抽水声,有些不安,“教授,您还好吗?” 

 

车英民看着镜子里疲惫的面孔,恍惚又朦胧。 


镜子里映照的人是谁呢?为何如此苍白憔悴,这还是那个不管多严峻的时刻总能保持冷静的最优秀的胸外科医生车英民吗?水流声充斥着虚弱的耳朵,心情没由来的更烦躁了。 

 

胡乱的用凉水拍打着自己的脸,希望让乱七八糟的思绪滚远一些。 


外面小助手的声音传了进来,奇迹般的让他繁杂的心情变得安静了一些。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啊,一名合格的医生,决不允许工作期间发生任何扰乱自己的事情,而现在很明显,他并不在状态,自从见过那个昏迷的少爷之后,他好像就没有办法集中精力了,乱杂杂的,却不知道扰乱自己的到底是什么,恐惧不安的未知感萦绕心间。 

 

“教授,您还好吗?”小助手担心的看着他,虽然车教授依旧保持漠然的姿态,但他还是透过他微红的眼睛察觉出了异样,他的这位导师并不像他表现的那样好。 

 

“为什么高胜卓的主治医生那项是空白的,是谁负责的?”强硬的语气和漠不关心的表情,像是可笑的面具一般,掩饰着他的慌张和微微颤抖的双手。 

 

“教授,您也看了高医生的病历,目前的情况…”小助手有些惋惜和无奈,“已经抢救过很多次了…高会长和成董事已经决定按照高医生的…完成遗体捐献,坚持了那么多日子,高医生和他的家人们真的是很辛苦呢。”小助手可爱的眼睛里似乎也泛着泪光。 

 

“为什么?就这么放弃了吗?”车英民的语气突然压迫起来,周围的人不断地往这边看着,这位看起来很可爱的小助手是做错什么了吗?竟然被教授这么严厉的批评。 

 

小助手有些尴尬的看向四周,不好意思的向不断看过来的人们微笑的小声说着“没事的,没事的。” 

 

“一定有治疗方法的。”车英民丢下一旁还在不好意思的安抚着周围人的小助手,便疯狂的跑了起来,边吼着说,“我需要他全部的数据资料,全部的。” 

 

小助手心里暗暗吐槽着,为什么要把我变成奇怪的人啊?就这几天了,怎么还是被发现了呢,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尽管已经连轴转了几十个小时,车英民还是保持高度的警觉性,不断翻查着不同的临床资料,患者两处刀伤,伤到动脉虽大量失血,但好在及时止血;左肺部被刺穿,胸腔大量积血,呼吸困难,目前只能借助仪器维持微弱的呼吸;胸腔里面的空气和积血增加,压迫心脏,随时导致心脏骤停… 

 

查找着世界各地的相似症状的患者治疗方案,十之八九都因为器官衰竭,身体虚弱到无法撑过一场手术,而逐渐失去生命气息,但只要有一线希望都不能放弃的不是吗? 他不是从来都不会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的吗?为什现在却如此执着,他想不通,但只有一种感觉,如果不抓住最后一丝希望,他将永远成为被抛弃的那一个。 

 

小助手小心翼翼的端来一杯热咖,是车英民最喜欢的温度,还有一块热好的三明治,放在车英民办公室的休息区。 

 

“教授nim,吃点东西再看吧,您都一天没进食了,这种状态不利于思考呢”特有的拖长尾音的说话方式,像是无意识的撒娇,让人心里软绵绵的。 

 

车英民本来烦躁的心情,想要把这个擅自进来的助理赶走,却在望向他那一刻突然变得松弛。 

亮晶晶的眸子好像会说话,让人狠不下心肠去对待他。 

 

“金医生,你来这里多久了,啊,我是说在做我的助手之前,”车英民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仔细回想起来,医院新招的医生还真的挺合他的心意的,有时候话很多,有时候却又很体贴的照顾着他的一些小习惯,“你也知道的吧,之前我出了点意外事故,躺了几个月才恢复,这期间医院的人事调动,我也没怎么了解。虽然在我复职以来才短短一周,而且跟你仅仅相处了这几天,但以你的实力,随便去哪个科室都能做到教授甚至副教授的资格,而且你这么年轻,为什么会想到来胸外科做我的助手呢?” 

 

“不觉得很神奇吗,心脏,只要听到它强有力的跳动声,就感觉很奇妙,会让人心情变好。”小助手好像对这突然的询问有些不好意思,握着一杯冰咖,微笑的说着平淡却有力量的话语。 

 

车英民望向这个几乎没怎么注意过的助手,柔和的灯光洒在他的身上,说话的时候,眼睛中好像闪着晶莹,久违的温暖舒服的感觉,好像和自己脑海中某个熟悉的身影重叠,但模糊的让人看不清模样,从心底涌出一抹苦涩和悲伤。你,究竟是谁? 

 

嗅着咖啡的香气,疲惫的精神好像稍微缓解,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由模糊变得清晰起来。 

 

但随之而来的视线逐渐模糊,疲惫感叫嚣着袭来,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似乎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别人的影子,是你吗?我一直寻找,却一直求而不得的人吗? 

 

“卓…”什么东西好像要挣扎着破土而出,却在此一瞬间戛然而止,断了线的风筝,随风儿飘向不知何方。 

 

“好好睡一觉吧,真希望你永远都不要想起来这一切,明天过后都会好起来的,约定好了,虽然现在的情况有点趁人之危,”小心的为睡在书桌上的人披上毛毯,凝视着陷入沉睡中的安静的车英民,舍不得移开眼神,“虽然不会记得我,但我还是要跟你约定,下辈子我不会放手了,你最好做好被我麻烦的准备哦,胸外车英民…你一定记得要好好吃饭,好好工作,好好生活,还有好好照顾那么多好孩子…”声音逐渐缥缈归于虚无。 

 

另一边的重症监护室里的心电图发出刺耳尖锐的声音,医生们还在奋力一搏,不断的给予抢救措施,与死神争抢。 

 

门外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白发苍苍的老人眼睛里满是悲悯,握着拐棍的双手不自觉颤抖起来。 

 

滴滴--- 

 

潘科长握住了还在拼命做CPR的李宣浩医生有些颤抖的双手,金载沅搀扶着旁边已经脱力泪流满面的吴秀晶,透明玻璃墙围起来的房间里安静的令人窒息,仪器的警报声充斥着安静的病房,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将仪器关闭,大家不约而同沉默的望着病床上已经熟悉的人,明明那么爱笑的人,却不合适的安静了下来,准备了一个天大的恶作剧,好像下一秒就要睁开大而有神的眼睛,对着所有哭兮兮的人说,“被我吓到了吧?” 

 

死亡面前,没有奇迹,什么在它面前都显得无足轻重。 

 

“怎么办,高胜卓,别开玩笑了,一点都不好笑,”吴秀晶崩溃的挣脱金载沅的搀扶,跪倒在床前,双手颤抖的想要做些什么,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高胜卓,好吧,工作确实很辛苦的,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但要记得醒过来啊,胜卓,胜卓…” 

 

早已在室外等候负责摘取器官的医生们,有条不紊的做着器官摘除的手术,向着家属们表达安抚和感激,一条生命在其他人的人生中得以延续… 

 

偌大的医院仿佛被这伤感的气氛侵染,让人不由的润红了眼眶,所有被高医生救治过的患者都不由得聚集在了能看得到他的地方,默默地祈祷着,善良的人应该去往善良的地方。 

 

远处角落里的车英民沉默的看着那些忙忙碌碌的白色身影,胸腔里那颗滚烫的心脏四分五裂,好像再没有了知觉。 

 

往昔的记忆像融入血肉刻入灵魂一般,汹涌袭来。 

那个爱笑的他,撒娇的他,和他为患者讨论治疗方案争得面红耳赤的他,守护他醒过来的他,得知他并没有忘记而喜极而泣的他…无数无数个他,唯独没有冷漠的,沉默的他。 

 

“到底是过着多了不起的人生,非得这样吊着半条命,时候到了,就该痛快离开,不是吗?” 

像魔咒般缠绕在他的心头,昔日的刻薄,仿佛成了今日的焰火,炼狱中焚烧。 

 

“事已至此,我要听到你说,谢谢你救了我啊” 

“还要90度鞠躬的那种” 

“要每天都请我吃饭,把我的值班都取消掉” 

“最重要的是要对我超级超级好” 

“我怎么感觉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可以跟一个人谈两次恋爱,想想都感觉心动呢?” 

“游魂的车教授都能迷恋上我,真实的车教授一顿也会不自觉的爱上我,不过可要快点,我这个人可是很容易变心的。” 

“约定好了,我要成为,我也一定会成为备受喜欢的专业医生。“ 

 

调皮软糯的声音和神态还在耳边,在脑海中回荡着,车英民转身离开,似乎被这沉重的气氛隔绝在外,发软的脚步,昏沉的头脑,他只想回去睡一觉,明天睁开眼睛,一切都会变好的,都会变好的。 

 





“高胜卓啊,你真是个令人讨厌的坏家伙,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抛弃我。”





(下) 

 

“卓儿啊,我很听话的,孩子们都很好的长大了,我是不是很厉害,”车英民躺在按摩椅上,虽然它早已像他一样早就过了质量合格期,尽管小心翼翼的保养着,但还是早在二十年前完成了它自动化的一生的使命,只能充当普通的躺椅,倔强的消耗残缺的余生,替自己的主人,继续陪伴着他的爱人。 

 

车英民的眼神有些迷离,远方建筑交错间,夕阳绚丽的盛开着温柔的霞光,让人安心平静下来,“前几天小俊非让我去他们家过圣诞,我才不去呢,坐飞机真的是累死了,还是陪我的卓儿过我们的二人世界多好。” 

 

“他们很少在我面前提起你,好像串通好的一样,是不是你偷偷进到他们梦里警告他们的吗?”车英民似乎想到什么愉快的事情,挂着泪珠的脸上的沟壑也跟着扯出了微小的弧度,“我是不是伪装的很好,所有人都以为我真的忘记你了,你呢?你会不会也被我骗到了呢?才不会呢,我的卓儿,总是能猜透我的心思,哪怕一个下意识的眼神,对吧。” 

 

“对了,小雅那孩子你还记得吧,你以前老夸她聪明来着,其实我还是挺吃醋的,她最近申请到了医学MBA,说是要去胜卓哥哥去过的地方看一看,这孩子好像跟你一样,总是轻而易举识破我的伪装,她从来不会在我面前避讳有关于你的一切。” 

 

“可是卓儿,我还是好想你啊,好想好想,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没想到吧,我其实早就想起来了,我还挺怀念的,你附在新来的助手身上,做我助手的那短暂的时间,”嘴角挂着微笑,一滴泪水消无声息的从眼角滑落,安详的面容岁月雕刻的每一道皱纹,好像都写满了对爱人的牵挂与眷恋,“对了,秀晶家的孙子也长得很好,前两天我去参加了小孩的周岁宴,久违的见到了之前的老同事们,潘科长还记得吧,都老的走不动道了,被儿子推着轮椅来的,大家好像都过得很幸福呢,” 

 

“可是我,还是很想你,每时每刻,都在想你,吃饭的时候,看比赛的时候,我总是不自觉的跟你讲话,有时候会被别人当成神经病呢,他们才不懂呢,我真的你会听到的吧。” 

 

“卓儿啊,我一直都在跟你说的,可千万不能忘了呀,虽然这样有些自私,但是能不能晚一点出生呢,再等一等我吧,我马上就要见到你了,这么一想日子好像也没那么难熬了。”桌子的照片上柔和的脸庞,依旧笑得灿烂,好像能融化世间的冰雪。车英民不自觉的紧了紧盖在身上的毛毯,思绪却还沉浸在幸福里。 

 

最后一丝阳光也会是灿烂的落下了帷幕,远处躲藏的皎洁的月牙儿,调皮的与繁星嬉闹。华灯初上,似乎疲惫的人们都回到了慰藉的小窝,窗口的点点灯光好像渐渐多了起来,耳边似乎传来孩子们和家人们玩闹的声音。 

 

“卓儿,这么些年我真的坚持的很辛苦呢,可是我还是听你的话,你的话我都听的,软软糯糯的,都在我的心上呢,但我最近好像记性不太好了,我好害怕会忘记你的声音,这该怎么办呢?”按摩椅上的老人温柔的抚摸着照片上的人儿,满眼的思念与爱意,“你还是这么的好看年轻,而我已经老了,你可不能嫌弃我,你说的啊,别以为我没有听到,下辈子,你说的,你还要缠着我的,为了这个约定,我才如此辛苦的坚持下来了呢,这么多没有你的日日夜夜里,我真的很好的活着了,健康的,优秀的生活着。” 

 

客厅里的电视机传来咿咿呀呀的吵闹声,无厘头的家庭伦理大戏每年都在重复着他人琐碎的生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无聊的东西开始填满了他的生活,习惯了独自一个人做饭,吃饭,看电视,逛超市,但这些独自生活的每一处,在他的眼中都存在着另一个人的身影,但这是他的秘密,他从不跟别人说,他曾经看到过的经历过的匪夷所思的一切。


哪怕他知道,后来的每一刻,他的爱人都真真切切的已经离开了,但他还是享受着自己的世界,在有“他”的生活痕迹里沉沦,他自己明白他并不孤独… 

 

月光倾泻,朦胧中眼前好像浮现了那个人的身影,柔和温暖的眉眼愈加清晰,向着他漫步走来,车英民笑着,伸出颤颤巍巍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如果我变成回忆 终于没那么幸运 

没机会白着头发 

蹒跚牵着你 看晚霞落尽 

漫长时光总有一天你会伤心痊愈 

若有人可以 让他陪你 我不怪你 

快乐 什么时候会结束呢 

哪一刻是最后一刻 

想把你紧紧抱着 

                                 ---Tank《如果我变成回忆》


PS:《溺》目前构思有些混乱😭感觉没有之前的流畅了,这篇是听歌偶然的脑洞,一发结束,期待大家的评论和小心心🌸


Arabella.徐
道法老师我谢谢你【裂开】 虽然...

道法老师我谢谢你【裂开】

虽然题真的简单但真的没必要这么笋(苦涩.jpg)

给大熊猫留点吃的吧

道法老师我谢谢你【裂开】

虽然题真的简单但真的没必要这么笋(苦涩.jpg)

给大熊猫留点吃的吧

男妈妈yyds
夺笋一开始认为被踢出群了,结果...

夺笋一开始认为被踢出群了,结果我才想起来我特么群主🙃🙃🙃🙃🙃

夺笋一开始认为被踢出群了,结果我才想起来我特么群主🙃🙃🙃🙃🙃

R RR

我:别想房子的事,把钱给我,投资我吧。

三水:那可真是笔赔钱的买卖

我:别想房子的事,把钱给我,投资我吧。

三水:那可真是笔赔钱的买卖

【公子】达达利亚

【地球参赛者】番外

/


噗...崩坏注意!!!


“大家好,我是小猪雷狮!哼哼(猪叫)”


画风奇怪的雷狮穿着令人起敬的粉红色小裙,带着微笑。


“这是我的弟弟,——卡米尔!”小猪雷狮热情地介绍。


戴着原谅色穿着原谅色的小猪卡米尔应声抬起头,面无表情地说道:


“瓜瓜(小猪叫)”


“这是我的麻麻!”雷狮轻轻推了推穿紧身衣的高冷女性,是雷伊。


雷伊不屑的眼神瞟了一眼雷狮,头上的十字路口差点实体化。


雷狮顶着自家“麻麻”的眼神,撇过了头。


“......哼——(母猪叫)” 还是...



/





噗...崩坏注意!!!
















“大家好,我是小猪雷狮!哼哼(猪叫)”


画风奇怪的雷狮穿着令人起敬的粉红色小裙,带着微笑。


“这是我的弟弟,——卡米尔!”小猪雷狮热情地介绍。


戴着原谅色穿着原谅色的小猪卡米尔应声抬起头,面无表情地说道:


“瓜瓜(小猪叫)”



“这是我的麻麻!”雷狮轻轻推了推穿紧身衣的高冷女性,是雷伊。


雷伊不屑的眼神瞟了一眼雷狮,头上的十字路口差点实体化。


雷狮顶着自家“麻麻”的眼神,撇过了头。


“......哼——(母猪叫)” 还是妥协了。


“噗...咳,这是我的霸霸!”小猪雷狮看向了屏幕前的你。


你: “轰——(公猪叫)”


 







?!等等读者你冷静!


诶诶诶你放下刀啊喂!


啊啊啊你想想虽然你叫了一声公猪叫但还是血赚了好嘛


嘛,你想想


雷伊是你老婆


雷狮叫你霸霸


卡米尔你儿砸,使劲宠


这不香嘛...?!等等你清醒点放下刀啊!!!











又是滑稽的一天【狗头】






我的脸好痛_(:з)∠)_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Jerry
上九:弗损益之,无咎,贞吉,利...

上九:弗损益之,无咎,贞吉,利有攸往,得臣无家。

象曰:弗损益之,大得志也。


上九:弗损益之,无咎,贞吉,利有攸往,得臣无家。

象曰:弗损益之,大得志也。


Jerry
六五: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

六五: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元吉。

象曰:六五元吉,自上佑也。


六五: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元吉。

象曰:六五元吉,自上佑也。


Jerry
九二:利贞,征凶,弗损益之。...

九二:利贞,征凶,弗损益之。

象曰:九二利贞,中以为志也。


九二:利贞,征凶,弗损益之。

象曰:九二利贞,中以为志也。


Jerry
初九:已事遄往,无咎,酌损之。...

初九:已事遄往,无咎,酌损之。

象曰:已事遄往,尚合志也。


初九:已事遄往,无咎,酌损之。

象曰:已事遄往,尚合志也。


Jerry
损,有孚,元吉,无咎,可贞,利...

损,有孚,元吉,无咎,可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彖曰:损,损下益上,其道上行。损而有孚,元吉,无咎,可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二簋应有时。损刚益柔有时,损益盈虚,与时偕行。

象曰:山下有泽,损。君子以惩忿窒欲。

损,有孚,元吉,无咎,可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彖曰:损,损下益上,其道上行。损而有孚,元吉,无咎,可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二簋应有时。损刚益柔有时,损益盈虚,与时偕行。

象曰:山下有泽,损。君子以惩忿窒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