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排球同人

361浏览    35参与
熬夜熬不出黑眼圈

<同人>黑研 你还未成年 番外2

    天下着大雨,黑尾皱眉,他其实很讨厌雨天,总觉得印象里某个人特别讨厌雨天,一淋到雨就会像猫一样炸毛。

    黑尾最近总会做一个梦,梦里自己过的很幸福,有心爱的人,有富裕的生活,有和蔼的长辈,一切都很完美。

    梦的结尾是自己答应了一个人一个诺言,每次想要去听清的时候就醒了,然后迷迷糊糊的,连梦里的场景都记不太清。

    刚下车,自己住着的公寓楼下,坐着个被雨淋着的孩子,身体尽可能的靠着里面,哪怕他努力的躲着,雨还是太...

    天下着大雨,黑尾皱眉,他其实很讨厌雨天,总觉得印象里某个人特别讨厌雨天,一淋到雨就会像猫一样炸毛。

    黑尾最近总会做一个梦,梦里自己过的很幸福,有心爱的人,有富裕的生活,有和蔼的长辈,一切都很完美。

    梦的结尾是自己答应了一个人一个诺言,每次想要去听清的时候就醒了,然后迷迷糊糊的,连梦里的场景都记不太清。

    刚下车,自己住着的公寓楼下,坐着个被雨淋着的孩子,身体尽可能的靠着里面,哪怕他努力的躲着,雨还是太大,孩子被淋的有些凄惨。

    如同一只被淋湿的野猫,无处可去,只能努力而又无奈的等待天晴。

    “你愿意跟我回家吗?”黑尾伸出手,雨伞撑在孩子的头上替他遮雨,自己被雨淋了,也依旧温和的笑着。

    或许是眼前的孩子太过瘦弱,也许是眼前的画面太过凄惨的有些好笑,对他人他事向来不感兴趣的黑尾动了恻隐之心。

    “好。”孩子抬头,将手放在黑尾手心,然后被黑尾抱着回家。

    黑尾将热水放好,抱着孩子去了浴室,被雨淋湿最容易感冒了。

    “你叫什么?”一边帮孩子洗头发一边问。

    明明从没照顾过别人的黑尾,此时却照顾这个孩子却顺手的让自己都惊讶。

    “研磨,孤爪研磨。”

    “像猫一样的名字呢。”总觉得有点印象,明明第一次见面。

    “你呢?”研磨心想虽然已经确定,不过还是走个流程吧。

    “黑尾铁朗。”

    “小黑。”一如曾经的称呼。

    “尊称!记得要尊称!”

    找到你了,小黑。

    明明约好了,如果有下辈子,换你来捡我。

    等了这么久,你还没来,我就知道你忘了。

    不过最后我还是找到你了,小黑。

    “小黑,和我结婚吧?”研磨忽然说道。

    “你还未成年吧?是发烧了开始说胡话了吗?”黑尾一惊,现在的孩子都是怎么了,不怕被骗吗?

    研磨轻笑。

    爱一辈子怎么够。

    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也一定会找到你,哪怕再花十年去布局,我也绝对会让你爱上我。

    游戏总会更新版本,但是哪怕给boss增加攻击力,增加防御,最后还是会通关,不是么?

 

end.

熬夜熬不出黑眼圈

<同人>黑研 你还未成年 番外1

    二十五岁的黑尾终于了解了父亲所说的那句“不愧是我的儿子。”的含义。

    现在回想起来研磨那几年的行为实在很奇怪。

    忽然离开自己,将国内的全部企业交给自己,仿佛硬逼自己成长。

    还有那告诉自己研磨消息的女仆,不就是原本在研磨房间里的那些女仆吗,按理来说知道这些消息的,应该是父亲那边的女仆才对。

    而且那个女朋友,看着研磨的眼里没有爱意。...


    二十五岁的黑尾终于了解了父亲所说的那句“不愧是我的儿子。”的含义。

    现在回想起来研磨那几年的行为实在很奇怪。

    忽然离开自己,将国内的全部企业交给自己,仿佛硬逼自己成长。

    还有那告诉自己研磨消息的女仆,不就是原本在研磨房间里的那些女仆吗,按理来说知道这些消息的,应该是父亲那边的女仆才对。

    而且那个女朋友,看着研磨的眼里没有爱意。

    说起来这个计划里哪怕有再多疑点,但花费的时间太长了一些,长到让人不自觉地无视了这些疑点。

    用了这么多年做这么一个局,只能说不愧是研磨。

    将旁边枕着自己睡着的研磨抱的更紧了一些,时间没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迹,时光厚待他,仿佛岁月停留在了他回国的样貌。

    “比不过你,研磨。”黑尾叹气。

    比不过你将我带回家的勇气,比不过你照顾年幼时候我的耐心,比不过你步步计算的巧妙,比不过你十年如一日布局的耐心。

    “谢谢,研磨。”

    谢谢你将我捡回来,谢谢你代我始终如一,谢谢你给我的深厚情谊,谢谢你为我的十年布局。

    “我爱你,研磨。”

    从此后我抱你回家,从此后我陪你变老,从此后我允你情深一辈子,从此后我为你布局余下几十年为了让你开心无忧


end.

熬夜熬不出黑眼圈

<同人>黑研 你还未成年 15

    两个人收拾好,电话还在通话中。

    “小黑,舒服吗?”

    “研磨,你再勾引我,我就过去找你了。”说的话带着些咬牙切齿的恶狠。

    就该这样,明明是头狼,装什么绵羊。

    “小黑~在家等我,很快,我就回来。”

    所以说,研磨其实是个骗子。在大半年后,黑尾稳定了所有的公司,再也没有意外的时候,研磨才回来。...


    两个人收拾好,电话还在通话中。

    “小黑,舒服吗?”

    “研磨,你再勾引我,我就过去找你了。”说的话带着些咬牙切齿的恶狠。

    就该这样,明明是头狼,装什么绵羊。

    “小黑~在家等我,很快,我就回来。”

    所以说,研磨其实是个骗子。在大半年后,黑尾稳定了所有的公司,再也没有意外的时候,研磨才回来。

    在机场等待研磨的黑尾,目不转睛的盯着出站口。

    黑色的头发下半部分带了些橙色,半扎在后面。身高还是以前的样子,似乎也没有更加消瘦,刚下飞机还没睡醒的样子有些迷糊,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可爱的女孩。

    女仆口中的女朋友?

    “研磨!”黑尾快步上前,将研磨拥入怀中。

    研磨看着眼前的黑尾已经长得很高,比自己高出许多,明明刚捡来的是才那么小,身型更加结实了,青涩的样子已经全部褪去,即使才18也已经变的能独当一面了。

    “好久不见,小黑。”

    “太久了,研磨。”

    研磨轻拍小黑,示意小黑放开。

    “介绍一下,她是小野荔荔。”

    黑尾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语调去欢迎那个女生的。

    只是在回去的路上,一路无言。

    然后研磨忽然提出要住外面。

    大概是因为女孩子不方便现在带回去家里。

    黑尾心想,还真是珍惜呢。

    到了酒店,研磨和小野分开两间房,研磨还特地解释了一下,是因为没有结婚,不能越界。

    黑尾心想,都打算结婚了。

    “骗子。”黑尾轻说了一声,带着无尽的委屈。

    “你说什么了吗?小黑。”研磨其实听见了。

    “没事。”

    无趣,什么时候才能展示自己的狼性,小黑。

    把小野送到隔壁房间后,研磨躺在床上。

    “累死了,今天一天都在路上。”

    转身看向黑尾。

    “今天你回去的时候,先别跟父亲说我回来了。”

    这是赶自己走么。

    “我知道了。”

    “房卡给你,明天过来找我,有件事需要你和我去处理。今天我困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啧,还在装绵羊。

    “我知道了。”黑尾转身就打算走。

    研磨忽然开始脱光衣服,如同以前即将入睡那样自然。

    黑尾却慌乱的逃离房间。

    压死理性的最后一根稻草,不出意外的话,最迟到明天早上,黑尾肯定会回来。

    “明明就是头狼,总装什么羊,爪子收了,也是条犬,何必那么温顺。”到现在了,还害怕自己丢弃他么?

    “没事,放心的露出爪子,我不会丢下你的,小黑。”研磨嘀咕着嘀咕着,就进入睡梦。

 

tbc.

熬夜熬不出黑眼圈

<同人>黑研 你还未成年 13

    “嘟嘟嘟。”黑尾不敢开口,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另一边早就起床的研磨问女仆。

    “是谁的电话?”

    “看着是本家的,但是没说话直接挂了。”

    研磨走进扫了眼号码,这是他房间里的坐机号。

    鱼儿上钩了。

    不过还不到时候。...


    “嘟嘟嘟。”黑尾不敢开口,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另一边早就起床的研磨问女仆。

    “是谁的电话?”

    “看着是本家的,但是没说话直接挂了。”

    研磨走进扫了眼号码,这是他房间里的坐机号。

    鱼儿上钩了。

    不过还不到时候。

    研磨在等鱼儿哪怕没有鱼饵,也有勇气主动去咬那个带刺的钩。

   之后的黑尾更加努力的去工作,终于又花了一年时间掌握住了研磨父亲的所有公司。

    “喂?”还在开会的研磨原本想挂电话,在看到号码后中止了会议,走回办公室接通了电话。

    “研磨,我想你了。”那边黑尾的声音带着疲惫和压抑。

    “小黑?好久没联系了吧?”

    鱼儿,咬钩了。

    “嗯,抱歉,用了两年才拿下你父亲的公司。”

    “没,小黑比我想象的厉害多了,我以为需要花费四年。”

    以前的黑尾如同一只池塘里的鱼儿,对外界毫无兴趣,只是安安静静的和自己生活,这也和小时候的经历分不开关系。

    但是这样的生活,并不能让他们走到最后。黑尾没有属于自己的势力,所以研磨把国内全部的企业,包括父亲的企业全部送给黑尾当依仗。

    黑尾没有能让他努力的因素,那么自己的婚姻就是黑尾的目标。

    要在短短几年内拿下公司,温和的方式可以,但是太久了,自己不想等。想要光明正大的和黑尾在一起,所以研磨选择了残忍的方式,也顺便逃离开父亲,毕竟确实父亲开始有逼婚的意思了。而这只为了黑尾所编织的局,只有自己逃离开来,以黑尾的聪明才会因为不安而封闭自己,然后迷茫的只会一心扑向工作。毕竟如果自己在身边,黑尾说不定哪天就发现不对劲了,失去了他的黑尾不会去询问,不会去质疑,因为最应该被质疑的中心点,已经身处国外。

    “研磨,我想你了,你说过很快就回来的。”在外人面前总是强硬的黑尾,此时话语里变的软弱。

    研磨知道黑尾在公司的雷厉风行。毕竟要拿下那么多家公司,还要部下全部听黑尾的,甚至还有死忠自己父亲的人,要将这样的人找人代替,研磨知道黑尾的不容易。


tbc.

熬夜熬不出黑眼圈

<同人>黑研 你还未成年 12

    黑尾进入了研磨父母的公司,研磨父母当然很乐意,毕竟他们知道黑尾的品性,只是黑尾的性格其实很淡然,对于外界没有兴趣。

    研磨的父亲心血来潮问研磨,为什么黑尾忽然积极去公司帮忙了。

    研磨只是笑着不说话。

    只有那个女仆才知道,那天少爷让自己对黑尾少爷这么说,还记得那天少爷的表情,有些恐怖。

    “如果小黑问我这几天怎么了,你就说我被父亲逼婚了,怎么组织语言,怎样...

    黑尾进入了研磨父母的公司,研磨父母当然很乐意,毕竟他们知道黑尾的品性,只是黑尾的性格其实很淡然,对于外界没有兴趣。

    研磨的父亲心血来潮问研磨,为什么黑尾忽然积极去公司帮忙了。

    研磨只是笑着不说话。

    只有那个女仆才知道,那天少爷让自己对黑尾少爷这么说,还记得那天少爷的表情,有些恐怖。

    “如果小黑问我这几天怎么了,你就说我被父亲逼婚了,怎么组织语言,怎样的语气,你自己琢磨。”

    “是,少爷。”

    然后研磨答应黑尾的那天晚上,在黑尾熟睡后醒来,边抚摸着黑尾的脸一遍说道。

    “小黑,不管你今天怎么回答,我都会让你去公司帮忙的,还好你主动说了,没让我失望。未来我肯定不会放你离开,也不会允许你自作主张的说走就走,那么这样的话,就要安排好未来。”

    亲吻了下黑尾的嘴唇,将身体更靠近了黑尾些。

    “父亲肯定不会同意,所以我要你去他的公司,掌握了他们手中所有公司的权利,我自己的话父亲不会同意的,他怕我累着,也怕我任性。黑尾,你只有四年,我也只有四年。”

    两个人粘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心却越来越近,晚上相拥而眠的时间越来越被珍惜。

    又是照常伺候研磨的一天,研磨在浴缸里,对黑尾说。

    “小黑,我要去国外了。”

    沐浴球掉落在地上,黑尾没再捡起来。

    “国内的事拜托你了,我要把公司开到国外去。”

    “好。”这些事只要研磨说出口,黑尾就不会不同意。

    “小黑,我很快就回来。”

    “好,研磨。”不带欲望的亲吻,仿佛也不带感情,让人心碎。

    这句很快回来,终究不快。

    在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房间里,黑尾一个人过了一年。

    因为时差两个人很少通信,后来又听那个女仆说,研磨似乎在国外有女朋友了。

    心痛。

    黑尾那天没有听研磨的吩咐,熬夜到了凌晨,然后给那边已经到了起床时间的研磨打去电话。

    “喂?”接电话的是一个女生,甜甜的声音,怯生生开口。


tbc.

熬夜熬不出黑眼圈

<同人>黑研 你还未成年 11

    自从那天之后的每一天,黑尾都会尽量避免触碰研磨。

    人一旦知晓了某种美味,就会变得日思夜想,也会对美味的味道十分敏感。

    “小黑,你还未成年,我又不会吃了你。”研磨轻笑。

    “研磨,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被你赶出屋里。

    后来研磨定了个时间,每周二周五,一周最多两次帮黑尾解决生物需求,当然也顺带帮自己解决。...


    自从那天之后的每一天,黑尾都会尽量避免触碰研磨。

    人一旦知晓了某种美味,就会变得日思夜想,也会对美味的味道十分敏感。

    “小黑,你还未成年,我又不会吃了你。”研磨轻笑。

    “研磨,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被你赶出屋里。

    后来研磨定了个时间,每周二周五,一周最多两次帮黑尾解决生物需求,当然也顺带帮自己解决。

    黑尾当然是开心的,至少这两天可以肆无忌惮的触碰研磨,但是也有早上起来就有需求,然后晚上解决了,晚上又有需求,毕竟睡在一起太容易擦枪走火了,而研磨只会允许黑尾一天任性一次。

    最近的研磨似乎越来越忙了,尽管每天都会回来吃晚饭,但是出门的时间越来越早,回来的时间却越来越晚了。

    问了女仆才知道,研磨似乎被父亲拉出去应酬,开始相看未婚妻了。

    黑尾心里酸酸的,不敢说出口,知道这样不对,研磨的父母也不会同意,那两个人他早就了解清楚,绝对的保守主义。

    当今社会对同性虽然宽容了一些,但是阻碍却并没有减少。

    黑尾就这样每天都在家里等着研磨回来,又每天笑着送研磨出门。

    研磨越来越疲惫,终有一天似乎连坐姿都不那么优雅了。

    “小黑,我要不要找个未婚妻?”在那个椅子上,瘦弱的研磨闭着眼揉着头,掩饰不住的疲惫,那个少年似乎撑不起天地了。

    “研磨…”不知道说什么,嘴张张合合终究闭上。

    “小黑,我在问你。”

    黑尾从来不笨,对自己的感情也不会是当作生理需求,而研磨也知道黑尾的性格。

    研磨第一次,逼问小黑,他需要一个答案。

    “研磨,累的话…”

    “小黑!”研磨生气了。

    最后还是叹了口气。

    “出去吧,等我冷静了你再进来。”研磨用脚将椅子抵着转了个方向。

    就那么安安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黑尾心想,原来这个落地窗这么大,研磨只是甚至只占据了一点很小的位置,那外面的世界是不是更大,大到研磨只是世界中的一个颗粒。

    “研磨,我喜欢你,喜欢好几年了,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开始,就喜欢你,一开始是单纯的喜欢,到后来慢慢变成爱。”既然外面的世界这么大,那两个人分担会不会好一些?研磨,这样的话你会轻松一些吗?

    “研磨,别找未婚妻。”黑尾轻声的说,话语里呆着些哀求。

    “好。”


tbc.

熬夜熬不出黑眼圈

<同人>黑研 你还未成年 7

    今天要处理的事有点多,下班已经快接近七点。

    年仅二十三的研磨已经是数家公司的董事长,游戏,运动,股票,这个少年仿佛无所不能,什么领域的商业都能开阔出自己的领地。

    天才,这样的词对于研磨来说已经习惯,总会有人夸自己,但他并不觉得,他只是比别人更擅长观察,更懂得安排。

    “下班了,今天事情有点多。”刚上车,研磨就给黑尾发消息,这样的习惯已经好几年。

    “是~...

    今天要处理的事有点多,下班已经快接近七点。

    年仅二十三的研磨已经是数家公司的董事长,游戏,运动,股票,这个少年仿佛无所不能,什么领域的商业都能开阔出自己的领地。

    天才,这样的词对于研磨来说已经习惯,总会有人夸自己,但他并不觉得,他只是比别人更擅长观察,更懂得安排。

    “下班了,今天事情有点多。”刚上车,研磨就给黑尾发消息,这样的习惯已经好几年。

    “是~等你回家哦,研磨。”油腔滑调的语气,像一个在等丈夫回家的妻子,发出这条消息的人表情一定是坏笑着的。

    这六年间的相处,研磨对于黑尾的评价就是,从小心翼翼怕被抛弃的小奶狗,到了已经长得比他高,总是担心自己,不管多迟也会等自己,但是说话有时会有些坏心眼的大型犬。

    不过随便他怎么改变,自己对于这个养成游戏乐在其中就是了。

    如同养宠物,既然决定养,保护和宠爱是主人的责任,而训练是主人的职责,

    至少自己这六年间,过的比那个梦里玩开心多了。

    “少爷。”这个家说在改变也改变,说未改变也未改变,女仆们的规矩从没改变,女仆却变了好几个人。

    依旧是目不斜视的回自己房间,女仆们早就习惯,如果哪天少爷忽然对她们笑了,他们才觉得惶恐呢。

    “我回来了。”自从女仆被黑尾的尽职尽责而变相赶走后,研磨每次回房间都变得要自己开门。

    “欢迎回来。”黑尾低头靠着研磨,拥抱了一下研磨。

    “小黑还是这么喜欢撒娇呢。”拍拍黑尾的头,就这么被黑尾抱着。

    其实拥抱是一方面,而近身闻一闻有没有别的人的味道也是一方面。

    黑尾帮研磨脱衣服,研磨其实平时很讨厌穿着衣服,睡觉的时候习惯裸睡,洗完澡也不喜欢穿着衣服,毫无自觉的走来走去,也还好没有旁人,也还好这个别墅的窗户从外头看不见里面,而研磨的屋子也一直都很温暖。

    “先吃饭还是先洗澡?”

    “吃饭,没有力气了,那群老爷子麻烦死了。”工作上的事研磨很少对黑尾说,但是心里却想着等黑尾再长大一些,就把他甩去公司自己在家里呆着。


tbc.

熬夜熬不出黑眼圈

<同人>黑研 你还未成年 6

    六年后。

    “研磨,起来了。”十四岁的黑尾比研磨高了许多,平时有在锻炼的黑尾身型也比研磨要健壮。

    睡姿从以前研磨抱着他,变成了他抱着研磨,而研磨从以前的穿上睡袍意思一下,也在这两年连睡袍都懒得穿了,原本就是裸睡派的研磨,既然黑尾已经习惯了,就无所谓了。

    “小黑,早饭要吃苹果派。”

    “我知道了。”在被研磨取姓为黑尾的时候,研磨就开始叫小黑,虽然有点类似叫...

    六年后。

    “研磨,起来了。”十四岁的黑尾比研磨高了许多,平时有在锻炼的黑尾身型也比研磨要健壮。

    睡姿从以前研磨抱着他,变成了他抱着研磨,而研磨从以前的穿上睡袍意思一下,也在这两年连睡袍都懒得穿了,原本就是裸睡派的研磨,既然黑尾已经习惯了,就无所谓了。

    “小黑,早饭要吃苹果派。”

    “我知道了。”在被研磨取姓为黑尾的时候,研磨就开始叫小黑,虽然有点类似叫犬型生物,不过黑尾也不在乎就是了。

    一通电话打完,吩咐完早餐,黑尾就将被窝里的研磨轻轻抱出,从不爱锻炼的研磨很轻,瘦弱的少年,就这样保护了自己这么多年,这六年里研磨的父亲曾提议过送自己出国,被研磨拒绝。家族里的一些人在背后议论自己是被捡来的,被研磨处理了。出门的时候一个酒驾的人开车冲着自己来,正好经过这地方来接自己的研磨将自己推开,而进了医院的就是研磨。只是一个瘦弱的男孩,平时连路走多了都会带着不开心的表情,一次次保护自己的时候,却没半点疲惫,还会反过来安慰自己。

    将研磨抱到浴室,放在浴缸里,一如以前他将自己放在浴缸里,轻柔的如同对待稀世珍品。

    “研磨,再不醒的话我就亲你了。”

    研磨猛睁开眼。

    “小黑,别再用这么认真的语气开玩笑,我会生气的哦。”

    “抱歉抱歉。”

    研磨像只猫一样的窝在浴缸里,任黑尾摆弄洗澡。

    洗完给研磨擦干,吹头发,然后抱着研磨去餐桌吃饭。

    早在几年前,黑尾就慢慢接手了研磨的日常照顾,那些负责照顾研磨的女仆,也已经被调到别的地方了,因为研磨这里,压根不需要她们照顾。

    “话说小黑,你一直都在家接受教育,不出去到学校上学,真的没事吗?”早在几年前,黑尾已经放下童年,完全无障碍和别人交流的时候,研磨想让小黑去学校上学,但是被黑尾拒绝了。

    “没事,家里的教育比学校好,而且有研磨在我也不会无聊。”边说边负责投喂研磨。

    “随你的便吧,你还未成年,开心就好了。”研磨对于投喂这件事一张很放纵,不用自己挑鱼刺,想吃的菜刚看一眼黑尾就会夹过来喂他,喜欢的菜也早就被黑尾研究彻底。

    “嗯。”

    “话说小黑为什么这么喜欢秋刀鱼?”黑尾对于秋刀鱼的喜好基本到了一天一次的地步,有时候研磨不明白一样东西吃六年不会腻吗?

    “第一次来这个家的时候,你喂我的就是秋刀鱼。”印象里那个少年皱着眉给他喂秋刀鱼的时候,是这一生也不会忘记的画面。

    “是么?小黑如果有想做的事,只要除了离开这个家,我都会帮你做的。”自己捡来的,养了这么多年,宠着可以,想逃离,当然不行。

    “那,今天回来和我吃晚饭,好么?研磨?”只要每天都会回来吃晚饭,就代表研磨不会在外面过夜,已经二十三的研磨,原本早就该有一些夜间生活,只是一方面研磨没兴趣,一方面黑尾在家里等他。

    “一直都这样,小黑的要求真简单。”每次问,黑尾的回答都是这样,或许是童年时候的阴影?黑尾害怕一个人睡觉?

    “那,我出门了。”吃完的研磨收拾了一些就打算出门。

    “路上小心。”


tbc.

熬夜熬不出黑眼圈

<同人>黑研 你还未成年 5

    女仆给研磨开门,就看到黑尾抱着自己的浴袍,一脸凶狠的看着面前像给他换衣服的女仆。

    看来不是温和的犬类,有点狼的野性呢。

    “我来吧。”这些衣服就是吩咐女仆们去准备的,对于这些小事久处这个家的女仆们很简单的就能办好。

    “喜欢我的浴袍?”

    “…”黑尾不说话。

    按照黑尾的性格,不说话并不是等于默认的,只是反驳...

    女仆给研磨开门,就看到黑尾抱着自己的浴袍,一脸凶狠的看着面前像给他换衣服的女仆。

    看来不是温和的犬类,有点狼的野性呢。

    “我来吧。”这些衣服就是吩咐女仆们去准备的,对于这些小事久处这个家的女仆们很简单的就能办好。

    “喜欢我的浴袍?”

    “…”黑尾不说话。

    按照黑尾的性格,不说话并不是等于默认的,只是反驳的话不好意思说出口。

    看来是因为只认识自己,才紧紧抱着自己的浴袍吧?

    “你们先出去吧。”

    整齐划一的退出,轻轻带上门,孤爪家的女仆一直都这么让人满意。

    把黑尾的唯一遮挡物浴巾扯开,将药物拿上来。

    “伸手,我帮你上药。”

    “我自己可以的。”

    又被拒绝了,还真有意思。

    “就这一次,我也没那么空闲,听话。”事实,放下一天的工作和学习去细心的照顾一个孩子的饮食起居是不可能的,研磨自己都还是个18岁的孩子,各方面都没那么轻松。

    黑尾沉默不说话。

    上完药,折腾完,已经天黑,生物钟和各种需要处理的事让研磨不得不早睡。

   换上睡袍,将坐在床上的黑尾抱在怀里,懒散的窝进被窝里,再将黑尾的头扣在自己的怀抱里。

    黑尾头枕着研磨的左臂,身体被研磨的右臂环抱着,头靠在研磨的胸膛,研磨的睡袍永远是散开的,对于习惯裸睡的研磨来说,只是怕黑尾太小,怕接受不了近距离接触才套了睡袍,平时连睡袍都不会套。

    黑尾只要低头就可以看到所有光景,不过被窝里实在太黑,什么也看不见就是了。

    要不了多久,沉稳的呼吸就在头顶轻响,富有警惕性的研磨就这么抱着第一天认识的黑尾睡着了。

    这个人,是他把自己捡回来的,那自己也要照顾好他。


tbc.

熬夜熬不出黑眼圈

<同人>黑研 你还未成年 4

    秋刀鱼被研磨挑出肉,夹了一块放在黑尾的碟子里,身为大少爷的研磨,偶尔的心血来潮可以,让他经常这么做当然不可能,毕竟刚捡回来的孩子,还是要上些心。

    “谢谢。”明明这个人一看就不会适合做这些事,但却因为自己去做了,黑尾盯着研磨道谢。

    至少道谢会直视着对方眼睛,不错的孩子,研磨对黑尾越来越喜欢。

    “少爷,老爷让你去一趟。”身穿燕尾服的侍从停在门边,等着研磨的回复。...


    秋刀鱼被研磨挑出肉,夹了一块放在黑尾的碟子里,身为大少爷的研磨,偶尔的心血来潮可以,让他经常这么做当然不可能,毕竟刚捡回来的孩子,还是要上些心。

    “谢谢。”明明这个人一看就不会适合做这些事,但却因为自己去做了,黑尾盯着研磨道谢。

    至少道谢会直视着对方眼睛,不错的孩子,研磨对黑尾越来越喜欢。

    “少爷,老爷让你去一趟。”身穿燕尾服的侍从停在门边,等着研磨的回复。

    “知道了。”研磨早就猜到父亲会请自己过去,能等到吃完饭后已经很难得。

    吃完擦了手的研磨,换了套合适的衣服正打算往父亲那边去,一只小手却拉住了自己的衣角。

    转头就看到孩子不安的看着自己,也是,毕竟刚到陌生的环境。

    “放心,我不会丢下你,安心呆着就行。”然后转头对女仆说,“给他买合适的衣服,交给你了。”

    到现在还是裹着浴巾的孩子,研磨虽然对这些没什么,就像他也总会在女仆面前换衣服,毕竟女仆们也没这个胆量抬头,但是,日常所用的衣物等,还是要给孩子准备的。

   小手缓缓松开松开,似乎是强迫自己去相信研磨的话。

    研磨拍了拍他的头。

    “乖孩子,在房间里不要出去,一会回来帮你处理伤口。”

    敲门声响起。

    “父亲,我进来了。”

    “嗯。”略带沧桑的声音,却能听出慈祥。

    “父亲找我有什么事吗?”研磨在自己固定的椅子上坐定,转头对着父亲问道。

    “那个孩子…”看着有些严肃的男人,一本正经的穿着西装,思考了一会正想开口。

    “那个孩子我会管好的,所有的关系已经吩咐管家处理了,他还小,暂时和我住一起,之后我会再安排负责他的人,学习方面我会让人安排,还有,他不想跟我姓,我给他取了个姓,之后也会让管家去处理这件事。”

    “…”他还什么也没说好吧?这就安排好了?看来很上心啊对这个孩子。

    “仅此一次。”只是个孩子,就随他去吧,不过那个孩子要是做了什么事,意外死亡什么的现今社会也很正常。

    “谢谢父亲。”

    “还有我说的你未婚妻的事…”

    “父亲,我还小,才18,再让我考虑考虑吧。”研磨梦中那个的少女,对自己温和了一辈子,却被没有感情的自己耽误了一辈子,记得那个少女有个青梅竹马的人,梦里他们也是两情相悦却被迫嫁给自己,既然这样自己就帮她一把吧,毕竟直接拒绝的话父亲不会同意,只能拖延了。

    “你好好考虑。”反正研磨也确实还小,这件事也就是提一提,现在孤爪一族也并不急需政治联姻。

    “那父亲,我出去了。”

    “嗯。”


tbc.

熬夜熬不出黑眼圈

<同人>黑研 你还未成年 3

    “那你想姓什么?”帮孩子身体擦干,将孩子放在高台柔软的地方,反正浴室也暖和,头发也还没给他吹干,等自己洗完澡再说吧。

    “不知道。”

    “那之后再说吧。”一边说话研磨一边脱衣服,今天也算忙活一天了,冲个澡吧。

    孩子就目不转睛的盯着少年所有的动作,也盯着少年的裸体。

    想来就是这个时候,一种温柔强硬的打开自己心房,一个少年霸道的就住了进去。...


    “那你想姓什么?”帮孩子身体擦干,将孩子放在高台柔软的地方,反正浴室也暖和,头发也还没给他吹干,等自己洗完澡再说吧。

    “不知道。”

    “那之后再说吧。”一边说话研磨一边脱衣服,今天也算忙活一天了,冲个澡吧。

    孩子就目不转睛的盯着少年所有的动作,也盯着少年的裸体。

    想来就是这个时候,一种温柔强硬的打开自己心房,一个少年霸道的就住了进去。

    “帮你吹头发。”洗完澡的研磨套了个浴袍,那些吹风机就走过来替孩子吹头发。

    孩子也就乖乖的任他摆布。

    “肚子饿了吧?有什么想吃的吗?”

    “没有。”对于小乞丐来说,有的吃就是一种奢侈。

    “叫人送吃的进来。”走到床头的研磨按了几个数字,播出去一通电话。

    没过多久,各种美食就被一个个人送了进来,研磨的房间很大,出了床还有游戏室书房等,自成一片小天地,更不用说餐桌。

    美食被一个个放在桌子上,身穿白色长裙的大姐姐们放完美食后就安安份份出去,只留了两个人。

    将孩子抱到椅子上,还很贴心的帮孩子调了下椅子的高度,这些动作落在女仆们的眼里十分惊讶,到在这个家里工作,每个人早就练就了表情不外露的脸。

    观察力极好的研磨当然不会错过他们眼里的惊讶,但是和他也没有关系就是了。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孩子也会注意到,拍了拍孩子的头就坐到自己的地方去。

    研磨吃饭一向很安静,却很有礼仪。

    看着孩子似乎打算模仿自己。

    “不用这样,以后我会慢慢教你,现在你就随心所欲的吃就好了。”美食当前,孩子却能耐住饥饿,努力变得有礼貌,看来这个孩子有足够的自控力,对这个捡来的孩子越来越满意了。

    “黑尾,黑尾铁朗,怎么样?”黑色的头发,如同一只犬类生物一样的温和。

    “好!”孩子答应的有些激动,又不好意思的低头笑着。

    希望这个孩子跟自己的尾巴一样,永远在自己身后跟着自己。

    研磨很自私,资本家原本就都是自私的人,既然是他捡到的孩子,像尾巴一样跟着自己才是最正确的,相对的,他会给这个孩子很多,很多。


tbc.

熬夜熬不出黑眼圈

<同人>黑研 你还未成年 2

    到了自己房间,先将孩子放到床上,等研磨脱了外套,然后又抱着睡着的孩子去了浴室。

    浴室里需要的东西一应俱全,研磨将浴缸里的水放好,将孩子破旧的衣服脱光然后丢在地上,反正到时候会有人来负责清理。然后看了圈孩子,瘦弱的只剩皮抱着骨头,肚子扁扁的,一看就是很久没吃东西了,身上还有一些青紫和棍伤,一会等洗完澡了帮他处理下吧。再看孩子的脸,黑色的刘海遮着一只眼睛,掀开刘海,入眼的就是一片淤青的眼睛和仿佛印入皮肤的巴掌印,至于具体有多少伤口,要洗干净了才知道。...


    到了自己房间,先将孩子放到床上,等研磨脱了外套,然后又抱着睡着的孩子去了浴室。

    浴室里需要的东西一应俱全,研磨将浴缸里的水放好,将孩子破旧的衣服脱光然后丢在地上,反正到时候会有人来负责清理。然后看了圈孩子,瘦弱的只剩皮抱着骨头,肚子扁扁的,一看就是很久没吃东西了,身上还有一些青紫和棍伤,一会等洗完澡了帮他处理下吧。再看孩子的脸,黑色的刘海遮着一只眼睛,掀开刘海,入眼的就是一片淤青的眼睛和仿佛印入皮肤的巴掌印,至于具体有多少伤口,要洗干净了才知道。

    刚将孩子放入水中,孩子就醒了。

    警惕的双眼先是看了自己的处境,再盯着研磨看了一圈,然后再环顾四周。

    这个孩子不笨呢,笨的话他倒是没多大兴趣了。

    “我的名字叫研磨,这里是我的家,是我把捡回来的,我对你没有恶意。”

    将一旁放着的沐浴球拿过来,然后对孩子说。

    “伸出手,我帮你洗澡。”

    孩子犹犹豫豫,研磨也不说话就一直等着,对于研磨而言,通关一个游戏花费多久时间都可以,只要游戏内容别让他失望就行。

    孩子终于将手伸了出来,研磨轻柔的将孩子手里打满泡泡,然后细致到每根手指的清理干净。

    等帮孩子洗完澡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浴巾包括着孩子,轻轻的帮他擦拭身体的水珠,在遇到青紫色皮肤的时候动作更轻了一些。

    这些动作都看在孩子的眼里。

    如果这样的温柔也最终会背叛自己,那大概说明这个世界真的不适合自己生存吧。

    “铁朗。”孩子的声音轻轻的,如果不是浴室安静,都快听不清。

    “铁朗?姓呢?”

    “没有。”

    “那跟我姓?”

    “不要。”孩子觉得,如果一旦跟眼前这个温柔的少年姓了,就会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

    少年意外的看着孩子,不过被拒绝也挺有趣的,就是因为这样的意外,游戏才会让人觉得那么有意思。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