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排球少年!!

45977浏览    1825参与
米蘭達_Miranda
哈哈哈哈…木兔真是太可爱了…

哈哈哈哈…木兔真是太可爱了…

哈哈哈哈…木兔真是太可爱了…

虞楚

兔赤——六一儿童节②

继上一个故事,月岛和日向坐了跳楼机。

站在摩天轮面前,疲劳促使月岛下定下一步决心。


各队还在抽签由谁去坐摩天轮,田中和西谷的“可以选择经理”的提案被完全否决。正准备抽签的时候,摩天轮管理员过来给乌泱泱一片人介绍手里的单筒镜。

用来在摩天轮上看风景,上去的人每一位都可以拿一个。


人群兴致高昂起来,月岛扫了一眼面前无比热闹的讨论现场,退后,退后,几步从人群中走出来,从旁侧绕过人群。放轻脚步,若无其事,然后走向入口。


同时。

旁边一只脚也跟着迈进了入口通道。


月岛回头。

研磨抬头。


短暂微愣,对视一秒间,便对彼此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已经了然于心。没有声张,反而...


继上一个故事,月岛和日向坐了跳楼机。

站在摩天轮面前,疲劳促使月岛下定下一步决心。


各队还在抽签由谁去坐摩天轮,田中和西谷的“可以选择经理”的提案被完全否决。正准备抽签的时候,摩天轮管理员过来给乌泱泱一片人介绍手里的单筒镜。

用来在摩天轮上看风景,上去的人每一位都可以拿一个。


人群兴致高昂起来,月岛扫了一眼面前无比热闹的讨论现场,退后,退后,几步从人群中走出来,从旁侧绕过人群。放轻脚步,若无其事,然后走向入口。


同时。

旁边一只脚也跟着迈进了入口通道。


月岛回头。

研磨抬头。


短暂微愣,对视一秒间,便对彼此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已经了然于心。没有声张,反而默契地一起接过管理员手里的单筒镜,快步走向舱位。


玻璃门关上的瞬间,安静隔绝了外面发现他们的队友。两人坐在玻璃舱内全然不顾外面的声音。

“——研磨!果然自己跑掉了!”

“月岛你小子!居然敢偷跑!!!”


——不用被拽着参与其他项目了,真好。

——这绝对是所有项目中最轻松舒服的一个了,真好。


搭载着两个人的想法,摩天轮缓缓上升。


而下方几位队长面面相觑看着手里的签,黑尾无奈地建议道:“既然这样,这一次的签就再去坐一边跳楼机……”

“没问题!!让我看看!我们队是!啊!是我和赤苇!!!太棒了!赤苇可以和我再坐一遍跳楼机!”

赤苇本来想说自己已经做过了,但看着木兔兴高采烈的样子,想说的话又咽下去了。


虽然木兔同学很期待和赤苇一起坐跳楼机,但是管理人员不懂木兔的小心思。等安排好座位之后,木兔才发现………他和赤苇中间隔了七八个人。


奈何保险杠已扣好,这个时候找出来喊什么我要换座位之类的话,实在有些不妥。扭头和身边黑尾挑衅:“黑尾你怕不怕!”


对,他们的座位是:夜久—黑尾—木兔—………—赤苇。


黑尾信心满满地仰了仰头:“木兔兔你开什么玩笑。”

木兔也挺起胸膛:“我也不怕!”随后冲着远处座位大喊道:“赤苇!!害怕的话就大声呼唤我吧!!!

远方赤苇:????


机器鸣笛,履带开始移动,不断上升,上升,一直到最高处。

不得不承认,高处的风景真的很好。跳楼机会在上面短暂停留,但随着时间的过去,黑尾还是觉得呼吸急促起来,全身的肌肉都在紧绷,咚咚的心跳在加快。


他侧头看一眼夜久,难道说自由人都有一颗无比强大的心?夜久脸上别说是害怕了,分明是兴奋,眼睛带光的那种。


哐——机器仿佛发出暗示,听到瞬间黑尾和木兔不约而同立刻马上抓住了彼此的手,黑尾左手也准确地握住了夜久抓在保险杠上的手。


那一瞬间,夜久脸色快速变化,但没有等他说什么,黑尾木兔的直觉是敏锐的——开始下降!!


“啊啊啊啊啊啊————”这是黑尾的声音。

“啊啊啊啊——akaaaaaaaaaaashi!!!!!!!!!!”这是来着木兔光太郎的准确发音。


而夜久被拉住也好,黑尾木兔手拉手也好,在高空最后一瞬间的所有动作和表情,都成功地落到了旁边的摩天轮正好在最高处的月岛和研磨的单筒镜里。


两人趴在玻璃上举着单筒镜专注观望,月岛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捂嘴弓背嗤笑出声。真的很难不笑。

研磨觉得如果他有一个更好一些的摄像机,一定能拍下来。


等跳楼机落地之后。

赤苇:“总觉得刚刚有人叫我。”

虞楚

月日——跳楼机上的月日

|   梗来自名朋排球专区六一活动 

    设定是大家一起抽签决定谁去玩游戏


为了保证公平参加六一儿童节游园活动,各队决定抽签的方式决定谁参加。所以如题,第一次跳楼机乌野派出的队员是:月岛和日向。


日向挺兴奋的,但是月岛有些兴致缺缺:“什么双重挑战,麻烦死了。”


在前辈的注视下,月岛将眼镜和兜里的物品不情不愿地放到山口手里,跟着日向一前一后走上了跳楼机。

一排十六个座位,还坐了其他学校的队员。天然社交能手日向已经和周围的选手愉快交谈,留月岛毫无表情的等着机器启动


保护措施已经装备完毕,...

|   梗来自名朋排球专区六一活动 

    设定是大家一起抽签决定谁去玩游戏


为了保证公平参加六一儿童节游园活动,各队决定抽签的方式决定谁参加。所以如题,第一次跳楼机乌野派出的队员是:月岛和日向。


日向挺兴奋的,但是月岛有些兴致缺缺:“什么双重挑战,麻烦死了。”


在前辈的注视下,月岛将眼镜和兜里的物品不情不愿地放到山口手里,跟着日向一前一后走上了跳楼机。

一排十六个座位,还坐了其他学校的队员。天然社交能手日向已经和周围的选手愉快交谈,留月岛毫无表情的等着机器启动


保护措施已经装备完毕,哨声吹响机器运转,脚逐渐离开地面悬在空中了,地面模糊的景色也越来越远,绿色树梢从眼前下落,唯一看的清楚的蓝色天空越来越近。


“月岛你害怕吗!”月岛身边传来声音:“如果害怕的话可以握紧我的手噢!!我完全不害怕!”


开什么玩笑,他低头侧目一看,本就个子矮小加上保险杠只露出来一个脑袋,很难不吐槽:“比起这个,你整个人都不见了没关系吗?”


话音刚落,机器抵达最高处,钢铁互相碰撞发出哐啷的声响。在空中短暂的停留……

月岛感觉自己肌肉逐渐紧绷,最后吞咽间听到身侧疯狂赞美天空的声音……


下降瞬间月岛闭上眼,耳侧的风声很大,失重感瞬间弥漫全身,手指脱力,下半身向是顶着心脏向上,无形的压力阻碍呼吸!


月岛用力在心里重复到,没关系,这个跳楼机的高度不算太高,根据重力加速度换算,应该不会太久就可以达到地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风声伙同这位同学,不,所有人刺耳的声音灌入月岛耳中,紧握保险杠的手上突然抓过来一只手。


月岛瞬间大脑一片混乱?!!怎么回事?!他到底是抓错保险杠了还是怎么回事啊?!

江陆时
摸了只侑侑 溜了溜了ε=ε=ε...

摸了只侑侑 溜了溜了ε=ε=ε=ε=┌( ̄◇ ̄)┘

摸了只侑侑 溜了溜了ε=ε=ε=ε=┌( ̄◇ ̄)┘

阿阿阿阿德

没人追的黑尾前辈

△排球/黑研

△ 研→(←)黑 /OOC不可避

△短打/私设有/有原创女角色注意

△祝食用愉快😌


01


黑尾铁朗第七次放女朋友鸽子。


“啊抱歉,今天真的是不能推掉的理由!”黑尾双手合十道。


“......上次也是这样说的。”


“是真的啦,”黑尾手忙脚乱地从外套口袋里翻出手机,把屏幕上的消息递给栗村美树看。“我的青梅竹马——他家里人要我过去吃饭。”


“那怎么不早点说嘛。”


说没有意见其实是不可能的,可栗村还是努力保持着风度。


“他也是临时突然发消息过来...”黑尾揉揉头发。


栗村很想说要是不想去的话就拒绝啊...


△排球/黑研

△ 研→(←)黑 /OOC不可避

△短打/私设有/有原创女角色注意

△祝食用愉快😌



01


黑尾铁朗第七次放女朋友鸽子。


“啊抱歉,今天真的是不能推掉的理由!”黑尾双手合十道。


“......上次也是这样说的。”


“是真的啦,”黑尾手忙脚乱地从外套口袋里翻出手机,把屏幕上的消息递给栗村美树看。“我的青梅竹马——他家里人要我过去吃饭。”


“那怎么不早点说嘛。”


说没有意见其实是不可能的,可栗村还是努力保持着风度。


“他也是临时突然发消息过来...”黑尾揉揉头发。


栗村很想说要是不想去的话就拒绝啊,可是她在黑尾的语气里并没有听出一丝一毫的“不高兴”、“埋怨”或者“不想去”的意思。


这已经是第七次了,栗村抱起胳膊。说起来,她和黑尾交往总共也就不到两个月,第一次约会居然是在确定交往的半个月之后。


她是女子排球部的队长,而黑尾是男子排球部的队长,两个人社团活动都很忙,很难抽出时间来做像样的高中生情侣该有的约会,而好不容易抽出来的时间,也都以黑尾中途跑路、或者压根就放她鸽子告终。


而让黑尾跑路的原因,每一次都是他那个二年级的青梅竹马。


如果对方是个女孩的话她绝对就已经和黑尾分手不知道多少次了,栗村想。可偏偏对方是个男孩,她就不好开口说什么,不然就显得她很小气,连男友和好哥们儿的联络都要剥夺似的。


“...好吧,那你去吧。”


她还是和前六次一样叹着气妥协了。


“谢了!之后请你吃饭!”黑尾挥挥手,迈开长腿跑了。


栗村背着包低头往回走。


第一次是他们在冰淇淋店里的时候,她特意点了个巧克力双球给黑尾,还没吃两口,他的手机就震动起来。黑尾一看到号码表情就变很严肃,她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也跟着摒住了呼吸,结果是他的青梅竹马发来消息说自己肚子不舒服。


对于那个叫孤爪研磨的孩子,栗村也是认识的,毕竟他们学校的男排也是打进过全国大赛的水平,而他又是队里被当成宝一样的正二传,要说学校里也没有几个人不认识他。不过栗村也是和黑尾交往之后才知道他们是一起长大的关系。


她不明所以。“很严重吗?”她问,“用不用去医院看看啊。”


黑尾就已经拎起放在椅背上的外套,一副要走人的架势。“没事,多半是他中午吃饭的时候着急了,我去给他买瓶热牛奶——”


“你就先回家吧,我们下次再一起吃。”黑尾抓起包,大步流星地就迈出了店门。


后来黑尾对她说他们队里一向都是这种对研磨过度保护的作风,栗村也没太多想。那孩子看着细细瘦瘦、弱不禁风的,确实应该好好照顾。


第二次是在图书馆里,黑尾接到研磨的消息后连话也没说,做了个手势就走了;第三次是在电车上——黑尾甚至当即就下了站跑着回了学校找他——第四次第五次黑尾根本就没有出现,只发了条消息说研磨这边有事不能过来了。


第六次就是在上周末,两个人终于打算一起看电影,都已经进了放映厅,黑尾又接到了研磨的电话,问他在干嘛,没事的话就去他家吃饭吧,他的爷爷奶奶今天从乡下过来了,很想见见现在的阿黑长大了没有。栗村不能理解,这种时候就说“我已经陪女朋友在电影院了”不就行了吗?偏偏黑尾就把刚买的爆米花塞进了她手里,小声说“不好意思美树君,真的是没办法拒绝的事...”


今天又是同样的理由,本来是前天就约好的今天黑尾陪她去书店,结果刚出了校门就又跑路了。


她的好闺蜜也不是没有说过,这种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哥们儿身上的男生还是早点分手比较好。“不然交往的时间越久你就越会发现自己在他心里根本毫无地位啦!说不定以后你生孩子都没有他朋友打游戏要通关了重要呢!”


她当时红着脸打了闺蜜一巴掌。


所以说为什么不分手呢?因为她追了黑尾很久了。从高一的时候就开始追,和他们同一届的学生应该都知道她在追黑尾。


其实她也没想一直穷追不舍,只是她的队友们都说,女追男就隔层纱...她也就这么一直没松口。高一的时候黑尾接到她的情书,没什么多余的表示,就只说自己现在还没有谈恋爱的打算。栗村开始以为是借口,可是后来这两年他确实也没有和哪个女生交往过。


栗村不知道为什么上了高三之后黑尾突然同意了她的追求,她没想那么多,就当是他突然“回心转意”了。


但是当她第七次被放鸽子之后,她不由得开始思考起来,黑尾真的喜欢她吗...?



02


“多长时间没看到这两个孩子了,关系还是这么好。”


研磨低着头,不怎么回应,黑尾看出他心不在焉,只好做个表率,嘻嘻哈哈地跟邻居们寒暄。


今天来研磨家做客的是小时候住在家附近的邻居,是一对慈眉善目的老夫妇,在黑尾他们两个人还很小的时候,经常去他们家的小菜园里玩。前几年因为他家的孙子考去了在外地的大学,他们全家也就跟着搬走了。


下个月孙子要结婚了,老两口就又回到东京来,自然是少不了和老邻居见面叙叙旧。


黑尾赶回来的时候研磨正被老两口拉着手亲密地说着话,无所适从的表情让黑尾觉得要是把他这副窘迫的样子拍下来发到他们球队的群里,一定会被夜久不停轰炸“你又对研磨做了什么”。


黑尾傻笑两声,主动走过去跟老两口问好,于是他们慈爱的目光就转向了黑尾,研磨松了口气,虽不能走开,但藏在黑尾身后,就不用应付说话了。


“又打扰你们了。”研磨小声说,他拉拉黑尾的衣角。


黑尾没说话。


他从来不觉得是研磨打扰了他的约会,他心里的顺位是家人、研磨、球队、功课,然后才是女朋友。


不如说,要不是因为研磨,他也不会去交女朋友。


“坐吧,都坐吧。”研磨妈妈招呼大家落座吃饭,“研磨?你挨着小铁。”


研磨点点头,跟着黑尾入了座。其实母亲不这么说,他也是会坐在黑尾旁边。


黑尾知道研磨吃得少,于是从小就养成了坐在研磨旁边监督他多吃点的习惯。老两口时不时问几句关于他们排球队的事,黑尾就一边和客人说话,一边用余光看研磨,看他用筷子尖夹着两条海藻,一点一点地咀嚼。


他想起两个月之前的事。


“阿黑都不交女朋友呢。”洗完澡的研磨缩回床上擦头发,突然在毛巾的间隙里含含糊糊地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啊?”黑尾不明所以。


“今天还有个二年级的女生来问我,你有没有女朋友呢。”研磨把脸从毛巾里露出来。“这段时间,很多呢。”


他的语气没什么起伏,就像在问等会儿想吃什么一样。


“很烦。”研磨说,“阿黑的桃花太多了,很烦。”


研磨很少像这样直接的表达讨厌或者喜欢,他少有的明确的说出了“很烦”这两个字,黑尾没办法不让自己去想他的潜台词。


“你希望我找女朋友吗?”他半天才听见自己干巴巴地问。


黑尾以为对研磨来说,他找了女朋友,就不会有那么多女孩拜托研磨打听情报了吧。


研磨在那一瞬间好像露出了有点不可思议的表情,但那个表情甚至比一瞬间还要短,现在想想他似乎只是掀了下眼皮,然后就丢开了毛巾,伸长胳膊拿过放在床头的手机,说了一句“啊。”不置可否。


黑尾心里突然有股邪火不住地往上拱,本来是要在研磨家留宿的,他突然不想了,于是踩上拖鞋要下楼。


“不睡觉了吗?”研磨又出声问他。


“这张床挤不下我俩吧。”黑尾驴唇不对马嘴地回答,其实前两天两个人还挤在一起睡觉来着。


“我俩都挺瘦的吧。”


研磨拍拍床铺,也不动弹,也不阻拦,只是闷闷地陈述事实,就好像刚才那一套关于女朋友的言论没发生过一样。


黑尾以为他也觉得自己失言了,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磨磨蹭蹭地又挪回了床边来。但他没想到的是,研磨不仅没有觉得自己失言,反而异常热心地帮他计划起谈恋爱的事来。


“女子排球部的主将——一直很喜欢阿黑吧?她不是就很不错吗。”


“...哦。”


“要是和女生交往的话,一定不要搞砸约会,日程都要好好记住。”


研磨躺在里侧,歪着脑袋打量黑尾。研磨很少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要放在平时黑尾一定很高兴,可惜他说的都是黑尾不想听的东西。他本来也没有真的打算和女生交往,可研磨越这么说,黑尾就越没有台阶下。


虽然做这种事很混账,但是他也就真的阴差阳错地和栗村美树交往起来。


她很主动,很快提出约会的事。起初几次,黑尾都没有去,他总是拿“球队训练”和“忘记了”当借口,拙劣得他自己都看不下去。终于有一次。栗村训练结束后直接到了男排体育馆门口来等他,这下黑尾是无论如何也推不掉了。


“大忙人,想约你可真费劲儿。”她可爱地撅起嘴。


猛虎已经快把眼睛瞪出了红血丝,哀怨悲愤地盯着队长和女友说话。研磨则跟着队友们收拾衣服鞋子,有一搭无一搭地听着那边的对话。


“最近要和周边学校组织练习赛了,所以训练比较忙,都没什么时间。”


黑尾解释道。


“我知道我知道,”栗村也没多说什么,她也是排球队长,很懂得这些。“但是现在训练结束了吧?一起回家总可以吧。”她不生气,说话还是笑眯眯的。


黑尾有点为难的看了一眼研磨,研磨冲他小幅度的挥挥手,又指指身边的猛虎,示意自己和他一起走就好。


还不等黑尾表示什么,猛虎就一把搂住了研磨的脖子,把他带得一个踉跄,大声说道,“走吧!被黑尾前辈抛弃了的我们今天要不要去扫荡点炸鸡?”


研磨没说话,倒也没什么反抗的意思,就低着头被带走了。黑尾心里着急,他想告诉山本别带研磨吃炸鸡,他本来饭量就小,那样的话晚上更不会好好吃饭了,而且要是吃得太油了,睡前又该胃里不舒服。


可现在他的正牌女友就抱着胳膊戳在眼前,黑尾也不好开口了。


那天他第一次送栗村回家,顺带在路上请她喝了杯奶茶,就当是补偿交往半个月才“约会”的事。


晚上研磨来他家了,给他带了几块炸鸡,说是放学时候和猛虎他们一起买的,不知道阿黑会不会准时吃饭,就给他也带了份。黑尾感动得不行,欣慰地揉着研磨的脑袋直说研磨君长大了,研磨任他揉了一会儿,才把自己的头发从他的大手底下解救出来。


研磨坐在他床上打游戏,黑尾偶尔喂给他一块撕掉了外皮的鸡腿肉,他就像猫似的把脸凑过来叼走,鼓着腮帮子安静地嚼一会儿。再喂给他一块,他就再重复一遍之前的动作。


洗漱完后,研磨突然又问他,“你最近都没有去和女朋友约会啊。”


黑尾一听这话就知道是他今天在体育馆肯定听见了他们的对话,被揭穿了,一时脸上有点挂不住,就支支吾吾地模棱两可。


“咳嗯…老是记不住时间。”黑尾搪塞道,“部里事儿也多。”又画蛇添足地加了一句。


“啊,这样。”


研磨摆弄着手机,把屏幕点得哒哒作响。他也不予评论,也不看黑尾。


过了一阵,黑尾开始铺床了,把一床毯子丢给研磨。他们关了房间灯,只把影碟机开着,里面放着《钓鱼迷日记》。


电影很老了,俩人也看了很多遍,情节早就能背下来了,有些搞笑的地方也已经不那么好笑了,只是在这样的晚上看着很解压。


研磨把被窝弄舒服了之后,钻出个脑袋来,冲黑尾招手,“把你手机给我一下。”


“怎么了?”


黑尾不知道他要干嘛,还是把手机从床头丢给了他。他手机里没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何况这是研磨,又不是“别人”。


“我给你装一个记录日程的APP,这样它就会在你有事的时候提醒你。”


不就是日程表吗,黑尾说他手机里自带的就有,只是他懒得用而已。


“这个不一样,”研磨说,他懒懒的趴在那儿,眼睛却盯着黑尾。瞳孔细细的,眼尾狭长上扬,脸颊被影碟机发出的光照得一半明一半暗。


黑尾突然觉得他好像猫。


他也踢掉拖鞋钻进了被窝,把枕头立起来倚在床头,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看电影。


“怎么不一样?”他低头看着研磨趴在那儿鼓捣自己的手机。


“这个还可以写日记,有个心情功能。”


看起来像是安装好了,研磨把黑尾的手机举到他面前,指着界面右上角的三个小点,“这里可以编辑,要是有什么临时想起来的日程,还可以加进去。”


那个APP叫daily cat,界面很干净,有两个页面可以左右滑动,第一个界面是个日历表,可以自己编辑新日程。往右划一下,第二个界面就是研磨刚刚说的日记本功能。


“这是新出的?”黑尾以前不知道还有这个APP。


“嗯,差不多吧,”研磨把压在身下有点麻了的胳膊抽出来,也像黑尾一样靠着枕头坐直了身体。“还挺好用的。”


研磨把自己的手机展示给黑尾看。他也下载了这个APP,首页上记录着他的课程表。


“好吧,我用用看。”


黑尾本来不想用,但是那个日记界面上趴着一只胖乎乎的三花猫,颜色和研磨的配置简直如出一辙,他觉得可爱,也就接纳了。



03


后来,他就经常把约会日程记在那个APP里。APP做得很可爱,打字编辑的时候那只懒洋洋的三花猫会踱着步子在屏幕里慢慢溜达。更新之后还会出现很多新的小表情,是各种各样的猫咪。


黑尾虽然觉得自己是狗派的,但是那些猫咪的样子总让他想起没什么精神的研磨,可爱程度就更甚一层。


除了日程,黑尾有时候还会在日记界面里打几行字。并不算是真正的日记,就一两句话,用来提醒自己别忘了事。比如“今晚去研磨家”、“给研磨带上次说好的手柄线”、“新队服尺码定下来了晚上要去拿”之类的。



“多吃饭呀,研磨妈妈做豆饭最好吃了。”


老邻居热情得很,反客为主地招呼两个孩子多吃饭。


“吃呢吃呢。”黑尾积极回应,呲着牙露出长辈们最喜欢的乖小孩笑脸来。


研磨也跟着点点头,端着碗,手机屏幕倒扣在桌子上乖乖吃饭。



04


对于研磨会在他们“约会”的时候发来有要紧事的消息这件事,黑尾其实有点高兴。这无形之中,相当于研磨把他从尴尬的境地中解救了出来。


他其实不过是需要一个借口,尿遁就显得有点没风度。这种时候是谁打来电话都好,负责社团活动的老师也好,颠三倒四的木兔也好,哪怕是那个惹人讨厌的蛇皮混蛋大将也好。


但是是研磨打来的,他就显得更“名正言顺”了一些。


但是偶尔也会有不打过来的情况。


就像今天。黑尾硬着头皮坐在女朋友对面。


车站前面新开了一家咖喱饭,栗村硬要拉着他来尝尝。他对辣咖喱很苦手,要说咖喱的话,难道不应该是甜口的吗?


高一的时候他还因为咖喱到底应该甜还是辣而跟夜久争得不可开交过。夜久说“甜的哪能叫咖喱啊”,黑尾就因为台词被抢而气得吹胡子瞪眼。


黑尾吃不了辣,研磨也吃不了辣,但是黑尾的女朋友栗村却很能吃辣。她点了重辣,一边喝冰水一边吃得痛快。黑尾难以理解,都辣成这样了点“微辣”不就好了吗。


他坐在她对面,勉强点了一份“微辣”,苦大仇深地小口小口吃。


黑尾摸出手机来,在桌子底下往那个心情日记界面里打字吐槽。他懒得一次打很长一段话,就一句一句的发,想到什么写什么。


「这店里居然没有“不辣”这个选项,简直没人性」


「微辣也很辣好吗?!舌头都要辣掉了」


「绝对不能带研磨来这里吃」


「夜久还差不多,他肯定喜欢」


「辣死他」


「辣咖喱这种东西就不应该存在」


「想吃烤鱼…」


“黑尾君?”栗村注意到他都没怎么吃饭,勺子在咖喱饭里搅来搅去。“你不喜欢咖喱?”


本来今天能顺利约会,栗村还很高兴,但不知怎么黑尾却表现得兴致缺缺。他好像没有说过他不爱吃咖喱呀…她默默思忖着自己是不是哪里记错了。


“哦啊,没有没有,挺喜欢的。”


黑尾咬牙切齿地放下手机,瞪着被辣得通红的眼珠子,悲愤地又舀起一勺饭。



05


“研磨前辈?你手机一直在响耶,不看一下没关系吗?”


列夫端着两杯冰沙坐在研磨旁边,伸长脖子把眼睛往屏幕上凑。研磨的手机就放在桌上,震个没完。但是因为屏幕倒扣着,列夫也不知道是电话还是消息,只好出声提醒他。


“我现在没有手,等一下吧。”


研磨慢悠悠地说了句。


训练结束后黑尾就被女朋友截走了,夜久提议说难得没有唠唠叨叨的老妈子在,不如他们一起去游戏厅,列夫和猛虎当然举双手双脚赞成,要说去别处研磨可能就推脱走了,但说去游戏厅,他也就没什么异议。


进了游戏厅大家就开始分头行动,研磨很快坐到了格斗游戏机前,因为他打得好,不一会儿就吸引了不少人来看。


列夫买完吃的之后又费力地挤进来,跟着坐在研磨手边看。


两局结束后,研磨对着屏幕上的“you win”松了口气,围观的人渐渐散了,研磨往后一躺,靠在了柔软的椅背上。


“研磨前辈要不要喝冰沙!”列夫递给他一杯,又兴高采烈地去机器底下摸掉出来的奖励币。研磨接过来说了句谢谢,也没多说什么。他打游戏也不是为了要收集奖励币,索性就都让给列夫,让他拿去抓娃娃练练手。


他叼着吸管喝了一会儿冰沙,才拿起刚刚倒扣在桌面上的手机。


“是要紧事吗?刚刚就一直在响。”列夫问他。


“啊,没事。”研磨看了几眼,又按灭了手机屏幕,装回裤子口袋里。


“列夫。”研磨叫他一声。


“你去问问夜久君,等下散了我们去哪里吃饭,”他伸手点点列夫蹲在那儿的银色脑袋,“要是他们没有安排的话,就去常去的那家烤鱼店吧。”


“哦!”列夫站起来,跑去小钢珠那边找夜久了。


研磨前辈…怎么记得他好像对烤鱼没什么兴趣来着。他边跑边琢磨。



06


“呜啊…是男子排球部的…好高……”


“啊啊!我知道…是那个三年级主将呢…”


“近看感觉好像不良……”


“嘘!”


“果然男生长得太高了就总觉得有点碍事呢…”


黑尾铁朗板着脸站在收银台前的队伍里。


小妹妹们!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们就算要讨论别人也不要这么明显?


他内心的小人儿一脸受伤地捧住胸口。


学校超市突然停了电,收银机用不了了,只好换成人工结账的,效率肉眼可见的下降。正是午饭时间,学生本来就多,这时候更是在柜台前排起了长龙。


研磨突然说胃里不舒服,趴在桌子上不想吃饭,黑尾拿他没办法,又不能强喂,只好跑出来给他买瓶热玉米汤暖暖胃,谁知道碰上超市停电。三五分钟就能解决的事情,他排队排了快十分钟还没好。


午饭时间喜欢跑来超市买零食的一般都是女生,于是黑尾就站在一群娇小可爱的女孩子中间,遮天蔽日的像个巨人。


隔着两三个人就是几个一年级的女生,她们手上提着小购物篮,交头接耳地谈论着这个只听过没见过的男子排球部主将。


“但其实看脸很帅气耶…!”


“身材也很好的样子……”


突然,女生们的评价好像变了风向,黑尾把重心从左脚移到右脚,换了个姿势。


说得好,他喜欢,继续夸。


“千穗你就别想啦!又是运动系、又长得帅的男生肯定早就有女朋友了啦!”


“诶…”


“但是好像没见过黑尾前辈和女生一起走啊…也可能是没有吧?”


“…该不会是没人追吧?”


“哈?你在开玩笑吗?要是他真的没有女朋友我分分钟就去追啦!”


她们说话之间收款就轮到了黑尾,他付了玉米汤的钱,转身冲那几个女孩做了个wink,意料之中地收获了她们又惊又羞的表情,黑尾才转身走了。


恋爱啊——黑尾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首先是没有喜欢的女生,其次是他的课余时间都一门心思地扑在排球部上,再次就是排球之外的时间,则是一门心思地扑在那个让人不省心的青梅竹马身上。


其实也不完全是没人追吧?黑尾边走边想。


高一的时候还是陆陆续续地收到过几封女生的情书的,追他追得最凶的就是现在的女子排球部主将栗村美树。黑尾拒绝了,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只是对栗村没有感觉而已。


不过自从上了高二之后就一次告白也没有收到过了…他的魅力下跌得有这么快吗?


黑尾有点纳闷地皱皱鼻子,当然他也没那么在意就是了。



07


…呜哇,又来了。


“孤爪君?”


一瓶运动饮料出现在研磨的视线里,细长的瓶身,上面还挂着水珠。


研磨抬起头,看到个同年级的女孩。名字不知道,但教室在同一层楼上,看着眼熟。


“请你喝的。”女孩有点羞赧,她看研磨并不伸手接下,就把饮料放在他脚边,保持了一点距离,也坐在了研磨旁边。


研磨摇摇头,“不用了,你喝吧。”


他喜欢在体育课上偷懒,反正后半节的课程也都是自由活动,他乐得轻松。每天在排球部训练已经很累了,研磨不想再在体育课上耗费体力。


研磨不动声色地往远挪动了下身子。


“孤爪君在排球部吧?”女孩沉默了一会儿开了口。


“嗯。”


“那是不是…和三年级的黑尾前辈关系很好呢…?”她紧张地绞动着头发。


“还好吧。”研磨也不看她。


“那如果可以的话,”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浅粉色的信封,“可以请你帮我把这个递给他吗?”


果然…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个女生了。研磨无奈地皱皱眉毛,阿黑的女生缘居然意料之外的好。


“喜欢他的话就自己去送怎么样?”


“诶?不不不行的啦…!”女孩涨红了脸,“就…麻烦孤爪君了。”


“啊!”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强硬,“要是你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啦…那我就……”


“可以。”研磨打断了她,不去仔细看女孩脸上的表情,轻飘飘地伸出胳膊,接过了她手里捏着的那个信封。


她很激动地站了起来,鞠了个躬,跑走了。那瓶饮料也没拿走,还放在研磨脚边。


他把它拿起来,看到地上已经留下了一圈水印。



研磨把饮料放在黑尾桌上。


他从后门走进黑尾的教室,里面空无一人。这节课是黑尾班级的综合实验课,要去大教室,所以没有学生留在这里。


每学期两个人都会交换课程表,如果有临时调换的课也都会互相报备。


研磨拉开黑尾的椅子,自己坐在上面。


他先是弯下腰去看了一圈黑尾的桌洞,只有乱七八糟的几张演草纸。低头翻翻挂在桌边的书包,又拿起放在桌边的那一摞课本,很快地翻了个遍,除了橡皮屑和几张课堂测验的小卷子,什么也没掉出来。


然后他站起来,走到教室最后面的储物柜边,拉开“黑尾”的小格子门,那里面放着他的手机充电宝和已经喝光了的水杯。


研磨伸出手去,把那个充电宝翻起来,就看到下面压了一张纸条。


于是他飞快地把纸条装进了自己口袋里。


之后研磨若无其事地把柜门关好,又坐回黑尾的椅子上,从他桌上的便利贴本上撕下一张。


「已经不凉了,给你提提神」


研磨把这张便利贴贴在饮料瓶身上,就继续坐在黑尾的座位上发呆。


最近变多了呢,给阿黑写情书的女生。


怎么办呢。研磨知道黑尾的脑袋聪明得很,再这样下去的话他应该很快就会发现——或者不如说,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为什么自从他上了高二之后就再也没收到过女生的告白之类的。


还不主动出击呢。那样的话,就稍微推他一下吧?



End

Dux.

能热爱一种事物 能自己拼尽一切努力去实现它

即使过程有痛苦 有无助

那也很幸福

用泪水和汗水

一起发光发热

是吧 我的太阳


(1⃣️作画灵感来源:日向去白鸟泽当球童闷在垫子里那个场景 1551老母亲痛哭😭画这张画的时侯也去看了很多插画的构图才定下来的2⃣️第一张是我手机扫描的贼渣啊哈哈哈挨打)

能热爱一种事物 能自己拼尽一切努力去实现它

即使过程有痛苦 有无助

那也很幸福

用泪水和汗水

一起发光发热

是吧 我的太阳



(1⃣️作画灵感来源:日向去白鸟泽当球童闷在垫子里那个场景 1551老母亲痛哭😭画这张画的时侯也去看了很多插画的构图才定下来的2⃣️第一张是我手机扫描的贼渣啊哈哈哈挨打)

沒有感情的迫害機器

【HQ!!bg】愛不是一個人的事

*ooc注意

/宮侑

不到3k短打


#


你摸了摸被打的臉頰 

該死,他還真下手了。 

在路上的藥局買了簡單的包扎工具跟藥膏,一屁股的坐在河提的斜坡上吃起了剛在超商買的飯糰 

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夕陽發呆,吃完手中的食物開始給自己包扎 

路過的人一直看著你,你無視他們疑惑的眼神做著手上的事 

「嘶——痛死了」你輕輕的把藥抹在臉上,重重刺痛感直擊皮膚,再貼上紗布保護著傷口 

你繼續看著天空發呆,數著有幾隻飛鳥飛過 

待到天被染紅了還坐著 

你不知道這巴掌值不值得,但至少你知道現在你是...

*ooc注意

/宮侑

不到3k短打



#



你摸了摸被打的臉頰 

該死,他還真下手了。 

在路上的藥局買了簡單的包扎工具跟藥膏,一屁股的坐在河提的斜坡上吃起了剛在超商買的飯糰 

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夕陽發呆,吃完手中的食物開始給自己包扎 

路過的人一直看著你,你無視他們疑惑的眼神做著手上的事 

「嘶——痛死了」你輕輕的把藥抹在臉上,重重刺痛感直擊皮膚,再貼上紗布保護著傷口 

你繼續看著天空發呆,數著有幾隻飛鳥飛過 

待到天被染紅了還坐著 

你不知道這巴掌值不值得,但至少你知道現在你是自由的 

翹掉補習吧,你抓起包包走回家 

要是可以也想把明天學校的課翹掉啊 

 

 

 

老實說臉上的紗布真的太引人注目了,上學途中被指指點點的,還可以聽到他們的竊笑聲 

為什麼你們講個悄悄話也可以那麼大聲,是自帶擴音器嗎你們??? 

你邊在腦裡吐槽著走進校門,像昨天無視那些路人一樣無視著身旁的人 

接下來會怎麼樣,被師長抓去面談?被對方親自堵人?還是後援會又要來聲張她們所謂的保護? 

——無所謂了吧,我為什麼要那麼害怕呢,現在終於不用再躲躲藏藏了啊 

你拉開教室門,比起大家一同投過來的目光,更先被你注意到的是,那黃毛混蛋坐在你座位上撩著你後座那位辣妹 

BINGO,等下要好好消毒座位了 

 

 

 

「喂,回去你自己的班上。」你大力的把書包砸在你桌上 

宮侑還繼續逗著你后桌笑,那辣妹不知道是太單純還是裝的,老會吸引這些男人,然後自己又被別人的外表吸引,事後才拉著局外人哭哭啼啼的 

你回想起那段被拉著哭訴的時期 

妹子,默哀。怎麼老看不清男人呢 

「同學,快回去你班上。」你又開口 

周圍又開始窸窸窣窣的討論著,也難怪,一個脾氣平常在他們面前不錯的人現在行為衝的很 

對方還是把你當空氣,悄悄的罵了個英文單子背起包包離開教室 

走到保健室跟負責老師說你肚子痛快死掉了想請假,老師讓你吞了顆藥,在你走之前讓你把請假單填好說會幫你通知班導先回去要緊 

你跟老師道謝後,踏出保健室快步離開學校 

 

 

怎麼攤上宮侑這傢伙的,你自己也不知道 

原本想自己一個人平平淡淡的渡過這三年高中,在班上是公認的好人,私下連個小團體都不願邀請自己 

「她看起來很忙」「沒話題」等理由你已經聽習慣 

至少不是排擠什麼的,對你來說這樣的關係就很舒適了 

你不可能不知道大名鼎鼎的宮侑,但你不知道為什麼宮侑會知道你 

可能是他的心血來潮,也可能是自己的無所謂 

你們很突然的在一起,你記得隔天被後援會堵住,那頭皮的疼痛感還狠狠的印在腦海裡 

不是沒聽說過後援會的瘋狂舉止,當下你只感歎著,原來議論壇上公審後援會的種種事跡是真的 

好可憐。 

可是這句話你到底是說誰你也不知道 

隔天議論壇上的熱榜又是後援會宮侑等關鍵詞,因為自己當時沒有什麼反應,大家只知道宮侑又交了女朋友,長相什麼還是幾天後有人眼尖瞄到制服外套上的姓名才被肉搜出來 

你規劃好的計劃就被這樣硬生生的打破了 

這次宮侑又可以堅持多久?女方又會受不了到什麼時候? 

你笑著回應班上女生的問題,她們這種時候才會主動來找你 

所有人都在看著你們的笑話 

不過風向慢慢變動,隨著日子的增加,大家變成賭「你們到底會不會分手」 

你是宮侑目前交往最久的女生,但你卻被束縛著 

你以為跟他在一起你會獲得不一樣的感覺,你以為你會染上他放浪的個性使自己得到解脫 

所以你選擇喜歡他,答應他 

但自己有真正喜歡過他嗎? 

你吹著天台上的風思考著,宮侑膝枕著你,平常一臉微笑的臉這時變的十分柔和 

可能吧。我好像真的愛上你了。 

你順了順他被風吹亂的頭髮 

 

 

分手是你提的 

你發現你們越來越疏遠了,你知道他很喜歡排球,期間也沒有干涉他任何打排球的時間 

你就試了那麼一次,你問他可不可以陪你回家 

他拒絕了,之後你再也沒提過類似的要求 

其實那天你被後援會針對了,突然的 

說你不忠於宮侑跟別的男人混在一起 

笑死人了,手機上的照片明明是你堂哥假日的時候約你在咖啡廳見面轉交東西時,你們倆談到小時候的趣事,兩兩笑起來的影像 

下一秒你的頭又被按入水槽裡 

「你們幹什麼?!」班上的大姐頭路過把你救出來,扶你到她們網球社的休息室,讓你好好休息整理整理自己 

「拜託,不要跟侑說。」你看著大姐頭掏出手機準備撥電話握住她的手 

「你一直以來都承受這些對待嗎?」 

「……」 

「宮他都不知道?」 

「……不知道。」你搖了搖頭 

「混帳。」大姐頭不滿的罵了出來「我答應妳不講,但是下一次她們再動你就跟我說,班上的同學都會幫你的。」 

「謝謝妳的好意但是……」 

「別但是了」大姐頭揉了揉你的頭髮「班上都很喜歡你的,一直怕你出什麼事」 

「你怎麼那麼傻啊,一直以來都忍著?」 

對啊,為什麼,我要一直忍著呢? 

你眼淚啪嗒的開始掉 

 

沒過多久你提分手了 

你還記得宮侑那萬年微笑的表情漸漸扭曲成憤怒 

「為什麼?我們不是都好好的嗎?」 

「……」 

「喂,你倒回答一下啊?」你看著他越來越激動,一步一步往後退靠近門邊 

「解釋了……」你慢慢的吐出幾個字「你就會放我走嗎?」 

他真的生氣了,你看著他的表情,是你從沒見過的 

可能這才是真實的他吧? 

你看,我們不是都在互相隱瞞嗎? 

下一秒宮侑把他的毛巾甩了過來,邊角打上過你的臉 

因為你的皮膚算白,下一秒立刻泛紅 

趁著眼淚還沒流出,你拉開門跑走了 

 



班上都去上體育課,你收拾了包包給大姐頭傳訊息說你不舒服先回家,請她幫你通知班長跟老師 

走在路上想了很多,包括真正的宮侑,包括這麼做的自己 

事情沒有正確解答,但是 

我這樣做對了吧? 

你只感覺的到臉頰上的疼痛,意外自己居然沒哭出來 

呆呆的望著染紅的天空及草坪 

 

 

 

回到家裡後你收到了大姐頭他們的訊息 

自從你被欺負的事被爆出後,班上的人開始慢慢的接近你,男生女生都會注意一下你是不是又被帶走什麼的,還教你怎麼保護你自己 

大姐頭讓你把家裡地址發她,她放學後過去 

你老是拒絕不了她的要求,就算你不說她也會想辦法打聽出來吧,你發了地址過去 

可是就是拒絕不了才被慢慢改變的啊 

你現在只期望不要收到宮侑那傢伙被班上的人圍毆的消息 

 

 

 

「打擾了——」你給大姐頭開了門,她換上便服放下了馬尾看起來沒有那麼霸氣 

你是一個人在外租公寓,她坐在沙發上,你跑去那飲料跟零食讓她等會兒 

「分手啦?你今天超兇的哦」 

「嗯。哈哈哈」你乾笑了幾聲,大姐頭開始跟你講著今天班上的趣事,你們還自拍放到群組,讓他們不要擔心你 

「他沒被你們揍嘛」 

「哇你什麼時候變那麼壞的啦哈哈哈,我們當——然——有愛的教育他啊」大姐頭笑了起來 

「他啊,應該比你想象中的還喜歡你哦」 

「?」你頓了一下,知道大姐頭的「他」是指宮侑 

「你衝出教室的時候他馬上甩了辣妹的手跟著出去誒」大姐頭表情一皺,看來又被拉著訴苦了「他看到你罵髒話表情變化超——好笑的」 

「……被聽見了……」你羞恥的把頭埋在枕頭裡 

「還有還有,你回家的單子也是宮拿回來的」她拍了拍你的背安慰著你 

「然後他下午,交了女朋友」大姐頭乾笑了起來「我們知道的時候很生氣,一大群人去堵他」 

「結果你知道他說了什麼嗎?」 

「他說,他放她走了」 

「他願意放你走了」 

「妹子,你這下真的自由了」 

 


你不知道哭了多久,明明這過程自己一滴眼淚都沒掉過,現在卻哭的喘不過氣 

大姐頭一直拍著你的背安慰你 

她沒有告訴你當時他們在宮侑面前提到你的名字時,宮侑痛苦的表情 

宮侑說他願意放你走的時候,異常的冷靜 

還有每次宮侑來找你的時候那雀躍的的表情 

「我啊……是不知道宮他到底多喜歡你」 

「但是,他一定非常珍惜你吧。」 

 

 

 

 

————————————END———— 

 

 



然後我把自己寫哭了,沒什麼

標題是因為最近上了一個課叫「愛」

就是說

「喜歡是一個人的事,愛是兩個人的事」

害我鬱悶了這幾天懷疑自己的心意

然後我真的很喜歡寫侑hhh

這邊的侑我沒寫到打開心房,所以他一直都是他的招牌笑容

可能再久一點就會了吧,可是無奈變數


 


Study陈

淡青日光

      永夜明光是个超高校级的美少女,但如果你认为她是那种优雅的大小姐那你就错了,因为——她永远在崩人设。

  比如——永夜走在去学校的路上,身姿曼妙,气质高雅,端得是一副优雅清丽的超级美少女形象,身上的校服是私立贵族高中的制服裙,长发及腰,仿佛一个天使走在人间,让人忍不住心生钦慕。

  然而这个时候的她手提包里装的是最新一期的jump漫画和巧克力,上课可以一边偷偷看jump一边吃巧克力,永夜觉得超级幸福。

  外人看到这个美少女好像想起了什么美好的事物,她笑了起来,面上带着一抹飞霞,眼含秋波,眉似远山,好像装着漫山的月华,...

      永夜明光是个超高校级的美少女,但如果你认为她是那种优雅的大小姐那你就错了,因为——她永远在崩人设。

  比如——永夜走在去学校的路上,身姿曼妙,气质高雅,端得是一副优雅清丽的超级美少女形象,身上的校服是私立贵族高中的制服裙,长发及腰,仿佛一个天使走在人间,让人忍不住心生钦慕。

  然而这个时候的她手提包里装的是最新一期的jump漫画和巧克力,上课可以一边偷偷看jump一边吃巧克力,永夜觉得超级幸福。

  外人看到这个美少女好像想起了什么美好的事物,她笑了起来,面上带着一抹飞霞,眼含秋波,眉似远山,好像装着漫山的月华,一下子就从游离人间的天女变成下了凡的姑娘。

  这个时候的永夜实际上想的是明天最喜欢的甜品店有限量供应的焦糖布丁,那是她管家也做不出来的味道,实在是让她流连忘返,每周五都要去吃,而且是一下课就去,所以这时候如果有同学邀请永夜一起回家,就会得到永夜一枚闪闪发光的笑容以及一声“抱歉呀”。


      


      

      

阿秀爱排球!!
混更 是翔阳! 个人认为绿色汽...

混更> <

是翔阳!

个人认为绿色汽水好好喝!

混更> <

是翔阳!

个人认为绿色汽水好好喝!

Oikawa大魔王
《论大王与米奇耳朵的适配性》...

《论大王与米奇耳朵的适配性》


突然的脑洞


这样的大王是不是更轻浮了:)


草稿画风😷  随便贴了网点纸  


开心就好啦啦啦

《论大王与米奇耳朵的适配性》


突然的脑洞


这样的大王是不是更轻浮了:)


草稿画风😷  随便贴了网点纸  


开心就好啦啦啦

虞楚

兔赤——给毛绒绒的猫头鹰起名是个学问

——


赤苇京治刚洗完澡倒了一杯水放在桌前,很巧,手机信息提示叮咚响起。这个时间,大概是谁,他姑且猜的到。

果不其然。

木兔:“大问题!!!!赤苇大问题!!!!”

赤苇不慌不忙地回复道:“我没有问题,木兔前辈请说。”

紧接着一个视频链接甩了过来:“这些可爱的毛绒绒的小家伙们!在征集名字!!你快看啊。”


赤苇慢条斯理地打开视频,一手端起水杯喝了口水。视频是公益团队做的,正在为视频里被救助的猫头鹰征集名字。

视频还在播放,但上方来自line的消息弹框也不断弹出。


“怎么样!怎么样!!!”

“你在看吗!”

“取什么名字啊!”

“哇!!!大危机啊!!!!”

五分钟后赤...

——


赤苇京治刚洗完澡倒了一杯水放在桌前,很巧,手机信息提示叮咚响起。这个时间,大概是谁,他姑且猜的到。

果不其然。

木兔:“大问题!!!!赤苇大问题!!!!”

赤苇不慌不忙地回复道:“我没有问题,木兔前辈请说。”

紧接着一个视频链接甩了过来:“这些可爱的毛绒绒的小家伙们!在征集名字!!你快看啊。”


赤苇慢条斯理地打开视频,一手端起水杯喝了口水。视频是公益团队做的,正在为视频里被救助的猫头鹰征集名字。

视频还在播放,但上方来自line的消息弹框也不断弹出。


“怎么样!怎么样!!!”

“你在看吗!”

“取什么名字啊!”

“哇!!!大危机啊!!!!”

五分钟后赤苇关闭视频,打开刷了十多天消息的对话框:“嗯,是很棒的公益活动呢。”


“对吧!对吧!!!那起什么名字!!!(表情包)”

“…木兔前辈想起什么名字!”


“(图片)你看这只超级帅有没有!叫他木兔光太郎怎么样!”

“……木兔前辈…?自己的名字…的话…”


“啊,那这只最好看的就叫赤苇京治吧!”

“那个木兔前辈…”


“这只也好看啊!!可恶,不可能有两个赤苇!”

“木兔……”


“那便宜木叶了!叫木叶秋纪吧!”

“前辈……所以说……”赤苇叹了口气:“所以说,就算全队的名字都用上来也是不够的”

“哎?!!!!什么!”木兔shock:“可恶啊难得我觉得这名字这么帅!!!!!”


赤苇正想回复什么,只见对话框又弹出来:

“我明白了!”

“木兔前辈?”


“那这只最帅的叫木兔好了,这个好看的叫赤苇,那个也好看的白色的那只,叫京治。”

“这边这个翅膀特别大的这个叫光太郎!”

“………”

“后面那个黄色的和木叶很像吧!就叫它木叶!!!!”


“前辈?你是不是误解我意思了。”

染柒liya
一个小太阳的小套色,小太阳可可...

一个小太阳的小套色,小太阳可可爱爱只有脑袋!图源@温筠takeee 

一个小太阳的小套色,小太阳可可爱爱只有脑袋!图源@温筠takee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