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探曲

4527浏览    21参与
白色钢笔

第二集

明天更新下一集  大家久等了!!


第二集

明天更新下一集  大家久等了!!


白色钢笔
〈勘杂〉 哄男友的麦麦头

〈勘杂〉

哄男友的麦麦头

〈勘杂〉

哄男友的麦麦头

白色钢笔

勘杂 注意⚠️避雷!!!

纯情麦麦。。嘿嘿

勘杂 注意⚠️避雷!!!

纯情麦麦。。嘿嘿

悲伤的椒盐土豆泥

发点以前的推(你大爷)

之前别的号发过但是删了(?)。。。)

发点以前的推(你大爷)

之前别的号发过但是删了(?)。。。)

Я

是有能过审

的图

p2老理而已

是有能过审

的图

p2老理而已

你还我星星糖🍬
我要被口腔溃疡迫害疯了.......

我要被口腔溃疡迫害疯了...........

orz

我要被口腔溃疡迫害疯了...........

orz

魔法金羊毛

三无勘探和活泼可爱金发小卷毛通过一次金皮的高契合成了我的心头好CP

三无勘探和活泼可爱金发小卷毛通过一次金皮的高契合成了我的心头好CP

口木橘

【勘杂】鼹鼠×雨燕 2

※填坑√

※是糖!。注意避雷

※关系是交往中~

-

甜甜的糖果总是能带来快乐。

天气逐渐转凉,雨燕搬到鼹鼠的洞里住,就像是恋人之间的同居。

鼹鼠整理自己那些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珍宝。木质的柜子被摆的满满当当,就连鼹鼠都觉得有些自豪。

雨燕坐在椅子上,双腿自由的晃来晃去。

“呐,诺顿不觉得无聊嘛…”

雨燕趴在桌上看鼹鼠了好久。

“…”

鼹鼠仍是默默整理着。

“唉?原来麦克在诺顿心里还不如那些不会说话的闪闪的东西吗?”

雨燕生气的鼓起腮帮子,加上脸上点点雀斑,真是可爱。

“或许。”

鼹鼠打趣道。

“那诺顿就和他们在一辈子吧!!”

“…”

雨燕双手环胸,小声喃喃着什...

※填坑√

※是糖!。注意避雷

※关系是交往中~

-

甜甜的糖果总是能带来快乐。

天气逐渐转凉,雨燕搬到鼹鼠的洞里住,就像是恋人之间的同居。

鼹鼠整理自己那些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珍宝。木质的柜子被摆的满满当当,就连鼹鼠都觉得有些自豪。

雨燕坐在椅子上,双腿自由的晃来晃去。

“呐,诺顿不觉得无聊嘛…”

雨燕趴在桌上看鼹鼠了好久。

“…”

鼹鼠仍是默默整理着。

“唉?原来麦克在诺顿心里还不如那些不会说话的闪闪的东西吗?”

雨燕生气的鼓起腮帮子,加上脸上点点雀斑,真是可爱。

“或许。”

鼹鼠打趣道。

“那诺顿就和他们在一辈子吧!!”

“…”

雨燕双手环胸,小声喃喃着什么。

鼹鼠轻笑着放下自己的那些宝贝,走向雨燕对桌坐下,像是早已经准备好了,拿出一罐糖果,放到桌上。

雨燕像个小孩子般好哄。

罐子的顶部系着一个彩色的蝴蝶结,内部的糖果都是星星状的,有红色,粉色,黄色的混杂在一起。

“是星星糖唉!!!听说这个好好吃的唉…”

雨燕惊呼。鼹鼠轻叹了口气,打开罐子,倾斜罐子,精致的星星划出,落到鼹鼠的手中。递给雨燕。

小雨燕真是开心极了,刚才的坏心情统统都消失不见。

当星星糖进入口中慢慢融化,在舌尖绽放。雨燕露出了甜甜的笑。

——end——

熬夜快乐:D~

应该是🍬叭~

其实我认为应该是这样的(沉思)

雨燕:我要吃!!!

鼹鼠:亲一口给一颗…

雨燕:///

Keltham

求生者人物资料(误导向)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其实是人物印象

谁能想到我排字的时间居然会比画的时间多得多呢。

求生者人物资料(误导向)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其实是人物印象

谁能想到我排字的时间居然会比画的时间多得多呢。

自萌小機飛

雨過天星(鼴鼠先生x雨燕先生)

就在鼴鼠要繼續挖通道時,前方通往地上的洞口光線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諾頓一起玩吧!。」

「......」

看見曾多次炸毀自己辛苦挖出地道的兇手,曾試過無視但終究沒效果,諾頓無奈的將頭探出洞口,拍拍身上的塵埃碎屑確認一下身旁的小夥伴是否有抓穩自己的臂膀。

少年見著諾頓探出頭,原本趴在洞口的姿態改為坐在諾頓旁邊,問道。

「你也曾嚮往過藍天嗎?」

「或許吧。」

「那我帶你飛吧!」

「......不要。」

少年聽到自己被無情拒絕撇過頭一臉失落的樣子,諾頓見到此景彷彿年的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絲希望卻又被人無情打斷。

即便自身再怎麼嚮往,但實際上卻是身體再也無法適應那樣的生活,而且長久...

就在鼴鼠要繼續挖通道時,前方通往地上的洞口光線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諾頓一起玩吧!。」

「......」

看見曾多次炸毀自己辛苦挖出地道的兇手,曾試過無視但終究沒效果,諾頓無奈的將頭探出洞口,拍拍身上的塵埃碎屑確認一下身旁的小夥伴是否有抓穩自己的臂膀。

少年見著諾頓探出頭,原本趴在洞口的姿態改為坐在諾頓旁邊,問道。

「你也曾嚮往過藍天嗎?」

「或許吧。」

「那我帶你飛吧!」

「......不要。」

少年聽到自己被無情拒絕撇過頭一臉失落的樣子,諾頓見到此景彷彿年的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絲希望卻又被人無情打斷。

即便自身再怎麼嚮往,但實際上卻是身體再也無法適應那樣的生活,而且長久的挖掘與黑暗伴隨而來的是雙眸再也無法適應被陽光沐浴的美好。

「不過我也不能在飛翔了呢。」

「為何?」

「因為我只剩下半邊的翅膀呀。」

少年站起將背後殘存的羽翼展開,色澤光彩奪目,在夕陽的照射下更是使人移不開視線,若能展開雙翅一定讓世界萬物為之瘋狂。

「好吧,那我就......」

「成全你吧。」

諾頓不知何時站起並掏出磁鐵,而少年也已被磁鐵鎖定,少年尚未反應過來時早已再次被彈飛,而這次並非將他彈走,而是將他拋向空中,許久未飛翔的少年,這次他有了截然不同的未知感受,並不是因飛翔所感受到的暢快,而是下墜時的恐懼,跑馬燈一閃而過。

最初學飛時,總有人在下方接住他,但自從某次起那人便再未出現,後來看到的都是陌生的面孔出現在自己面前,表情總像是在羨慕那雙翼的耀眼,後來偷跑的自己也不小心跌落了。

「疼。」

疼,好疼,再次睜開眼那個人不再了,而自己的翅膀也只剩半邊了,絕望中羽翼逐漸失去光彩,不再耀眼的鳥兒終將被人拋棄,於是鳥兒恢復的自由。

「你可終於醒了。」

少年醒來發現自己躺在那人的懷中,甚至懷疑自己在作夢。

「我在作夢?」

「沒有。」

「我可以抱緊你嗎。」

「我全身都濕,住手。」

其實在少年被彈暈的這段時間,已由傍晚轉至深夜,期間下了場大雨,諾頓在接住少年之後,眼看即將下大雨,將原本要堵在洞口保護措施給了少年而自身默默鑽回洞口盡量避免地道淹水

雨停後聽見少年喊了聲「疼」便默默抱起他,這是小夥伴受傷時最喜歡的安慰方法,他是這麼思索著,或許少年也會喜歡吧。

「你看看四周。」

少年看向了四周,雨後由於地勢關係周遭幾乎都被水淹沒了,土丘像極了汪洋中的孤島,雖然水不深,不過有足夠理由讓他繼續留在諾頓身邊,而星空雨水窪相互輝映。

「我陪你過夜吧,地道暫時不能通了。」

「好啊!」

少年開心的從諾頓身上站起,踩向前方那彷彿一望無際的星海,水花肆意飛濺,再加上月光的折射下,水面波光粼粼,與少年的笑顏十分般配。

「你看我飛起來了。」

少年奮力一跳,燦爛的笑容,彷彿自身不存於天地之間,而落下時的水花更是噴的到處都是,諾頓也不例外也是受害者。

「……雨燕。」

「這名字真好聽,我喜歡。」

諾頓的呢喃被少年聽見了。

「不過我的本名是叫麥克。」

「知道了。」

「請多關照囉!鼴鼠先生!」

「知道了,麥……。」

「不,我是說雨燕先生。」

伴隨著柔和的微風,度過了一個涼爽且愉快的夜晚。

红枣花卷包
图是找lofter 焦糖豆FU...

图是找lofter  焦糖豆FU脑 太太约的,请勿随意使用,这个图草稿出来就有个脑洞想写小文,然后被自己家的小燕子点梗了,大概就是 不需要 多余 得到 想要 一切,但是应该写不到她喜欢的样子,难受。

还是想说我只爱你,你是我唯一的光。

我应该还是唯一会打探曲tag的那个人

“那个家伙”可能是世界上最讨厌的类型。在这个阴郁的庄园。
为什么“那个家伙”可以一直笑着啊,一直那么那么“可爱”的笑着。
不管是监管者追他的时候,还是跳过窗户的时候,甚至被挂上椅子。
永远都在笑。
“真恶心” 。
想不出确切的,其他的形容词。
鼹鼠即使再厌恶“黑暗”,也不会想靠近“那个家伙”。
不被需要的“虚假”的笑容。...

图是找lofter  焦糖豆FU脑 太太约的,请勿随意使用,这个图草稿出来就有个脑洞想写小文,然后被自己家的小燕子点梗了,大概就是 不需要 多余 得到 想要 一切,但是应该写不到她喜欢的样子,难受。

还是想说我只爱你,你是我唯一的光。

我应该还是唯一会打探曲tag的那个人

“那个家伙”可能是世界上最讨厌的类型。在这个阴郁的庄园。
为什么“那个家伙”可以一直笑着啊,一直那么那么“可爱”的笑着。
不管是监管者追他的时候,还是跳过窗户的时候,甚至被挂上椅子。
永远都在笑。
“真恶心” 。
想不出确切的,其他的形容词。
鼹鼠即使再厌恶“黑暗”,也不会想靠近“那个家伙”。
不被需要的“虚假”的笑容。

真是,“孽缘”,喧嚣的马戏团,八人局,偏偏只剩下自己和“那个家伙”。
“我去找一下监管,你跳地窖吧,鼹鼠先生。”
“!”地窖,那里除了永远的黑暗,没有其他,“那个家伙”是知道的吧。
“鼹鼠先生?鼹鼠先生你干什么…………放手啊!”
抓到他了,竟然,原来“那个家伙”也有不一样的表情存在啊。
“你是故意的?明知道我不会跳。”
“………………”
“真让人厌恶,根本,没人想看你的表演。”
“………………”
“滚吧,去找你的地窖。”
“………………,麦克的笑,是只想让鼹鼠先生开心一点点。”
“多余,不管是你的笑,还是你。”

一局两个监管,即使有三个磁铁,果然还是没法拖延太久,不过到了这个时候,“那个家伙”已经把地窖撬开了吧,带着那个让人厌恶的笑容,跳下去,然后,被打倒,等待投降…………
“!”火药的臭味,爆发的声音,“你怎么还在?!”为什么要回来啊,“那个家伙”愚蠢的令人难以置信。
“地窖,就在前面了。”被“那个家伙”拽着,几乎是拖着到了地窖边,敞开的那个口子,宛若致命的深渊。
“我们会在这里一直一直等着你来的,诺顿,一直一直一直………………”
不可能,不可能跳下去的,宁可上椅,宁可投降,宁可流血致死,只有这个是绝对做不到的。
“要活下去啊,鼹鼠先生。”监管的脚步近了,“那个家伙”朝着他们过去了。“麦克最伟大的表演,只给鼹鼠先生看的秀。”
“你太蠢了……………………”
“我只想鼹鼠先生活下去。”
“为什么要去送死…………”
“我不会死的,麦克是喧嚣马戏团最优秀的演员,麦克想得到…………只想得到鼹鼠先生的掌声。”
“可是你已经没有球了!”为什么,到了这种时候“那个家伙”还能笑啊,如此绝望,如此痛苦的绝境,“那个家伙”还是在笑。
“你的表演是世界上最烂最烂的东西!”
最后一个磁铁,把“那个家伙”吸回来了,吸引力的撞击,一起掉进了地窖。

无边的黑暗,正如想象里的一样,看不到听不到摸不到,永远找不到的出口。
“我们会一直一直在这里等你,诺顿,等着你回来…………”
没有后悔,牺牲了他们得到的陨石,是值得的。只是畏惧,这些无时无刻不在漆黑中窥伺的冤魂,漆黑的浓雾中伸出的同样漆黑的手,围绕环抱紧紧地包围住身体,窒息的苦痛,冰冷的颤抖,“终于找到你了,和我们一起留下来,我们是你的伙伴啊,诺顿…………”
“不…………”要死了吗,堕入无穷无尽的黑夜,不可能逃过的诅咒,即使跑了那么远,即使离开了那么久,最终,还是要回去那个坍塌的矿场吗?
“鼹鼠先生!”
“…………?”蓝色的微光,宛若矿石上顽强生长的真菌,给不见天日的矿工们希望的光,是“那个家伙”身上的宝石闪耀的光芒。
“我在这里,没事的,已经没事了哦,麦克在这里,会一直在的。”
“…………”“那个家伙”的身体,是这么温暖的吗,被“那个家伙”拥抱的暖意,安心的如同沐浴在阳光里。
“我们去找出口吧,鼹鼠先生。”虽然很模糊,还是看得见“那个家伙”没在笑,因为被说了“多余”,所以,克制自己了的笑容。
“………………,麦克……”
“鼹鼠先生?”
“笑一下可以吗,我,想要看你笑。”
“麦克……我想要一直为诺顿微笑,最好的笑容,只给诺顿。”

已经不会再害怕了。
穿过漆黑的矿洞,得到了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石”,却种下了无法消灭的诅咒。
走进阴郁的庄园,意外的看到了飞翔的雨燕。
他是光,只照耀着鼹鼠的“阳光”,是生活在黑暗却畏惧黑暗的鼹鼠的救赎。不会再孤独了。
因为诺顿已经拥有了一切的美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