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推进之王

27.9万浏览    2775参与
噢咪噢咪
明天继续_(:з」∠)_王小姐...

明天继续_(:з」∠)_王小姐晚安。

明天继续_(:з」∠)_王小姐晚安。

楠梓
我气死了,我傻子一个:)现在才...

我气死了,我傻子一个:)
现在才开始印推王的周边
好赶啊我好安详( ¨̮ )

我气死了,我傻子一个:)
现在才开始印推王的周边
好赶啊我好安详( ¨̮ )

_scripture
王小姐!!我好喜欢王小姐!!

王小姐!!我好喜欢王小姐!!

王小姐!!我好喜欢王小姐!!

kakam-

推王 黑 还有一个大头蓝毒

草稿流选手没救了

我下一张一定完整稿!

推王 黑 还有一个大头蓝毒

草稿流选手没救了

我下一张一定完整稿!

自挂东南枝.

【银推】光芒

我困死了,明天再起来捉虫。下次再拖到深夜两点失智码字我是小狗,汪。

战损烂梗。伤在眼睛是我个人趣味。先前看cp相处问卷说银老板没王小姐会照顾人,就很想刁难他一下(。)

有痕量带颜色的废料。超主动的王小姐警告。


☆————————☆


  推进之王最后看见的是雷霆般坠落的法术,蓝紫的闪电盘曲折叠着烙进眼底。还有那样雪亮的弧光,那锋刃好像仅凭半月形的凌厉刃纹都能斩断一切,锐器破空时的鸣啸尖利地划过耳膜。是啊,很亮...这之后的很久很久,她在得闲时这样低叹,换来因陀罗差一点莫名其妙地伸手探她的额头——我想你还记得,推进之王叼着糖果偏头轻巧地闪开。


  那是在双手暂且成为自己的眼睛前,眼底...

我困死了,明天再起来捉虫。下次再拖到深夜两点失智码字我是小狗,汪。

战损烂梗。伤在眼睛是我个人趣味。先前看cp相处问卷说银老板没王小姐会照顾人,就很想刁难他一下(。)

有痕量带颜色的废料。超主动的王小姐警告。


☆————————☆


  推进之王最后看见的是雷霆般坠落的法术,蓝紫的闪电盘曲折叠着烙进眼底。还有那样雪亮的弧光,那锋刃好像仅凭半月形的凌厉刃纹都能斩断一切,锐器破空时的鸣啸尖利地划过耳膜。是啊,很亮...这之后的很久很久,她在得闲时这样低叹,换来因陀罗差一点莫名其妙地伸手探她的额头——我想你还记得,推进之王叼着糖果偏头轻巧地闪开。


  那是在双手暂且成为自己的眼睛前,眼底最后留下的光亮。


  那是一段多么跌跌撞撞的,眷恋着光明的日子啊。


  

  养伤的日子里被纱布层层叠叠缠裹的双眼前失去了昼夜的分别,充塞生活的只剩下换药与睡眠,至多再加上咀嚼先前作战的记忆总结败果——在骄傲的阿斯兰看来这较之发愣苦涩得多。最难熬的第一天里推进之王不服输地试过下床,黑暗把明明再熟悉不过的房间肆意扭曲成陌生的模样,脚尖触上的地面仿佛要延展成步步下坠的深渊,缠着绷带的双眼突突鼓胀着发疼。她知趣地再度躺下却还是负气般闹出不小动静地翻了个身,从床沿垂落的手臂像是悬在半空。于是她一寸寸地试探,不用多久就碰到了冰凉坚硬的地面,平日里踩在脚下的地面冲她狞笑——明明还是这间屋子。


  寂静中能听到门外由远而近的脚步,银灰归来时还带着一些若有若无的,战场上的凛冽气息,屋中沉闷的空气沾上来自谢拉格的舒爽凉意。推进之王往床沿外一甩霸道地占了大半张床的尾巴,近在耳畔的被褥摩擦声几乎要盖过他放下武器时金属刮擦的响动。他是当自己早已睡着了吧,推进之王无声地思量着。换过衣服的银灰在躺在她身侧,极自然地将她枕边的手拢进自己的掌心,动作倒是放得很轻。


  但怎么可能睡得着啊。


  现在大概真正入夜了,推进之王不知自己白日里昏昏沉沉地睡了多久,不合时宜的清醒抑不住依旧铺天盖地的疲惫,紧闭着胀疼的双眼权当自己睡着也终究成了自欺欺人。热起来了啊——她胡乱抹了把脖颈上的汗滴,抬手的简单动作竟变得吃力起来。夜晚带来似梦非梦的幻影,明明眼前已被层层的纱布遮去了,那些浮动的影像又是什么呢...金色波光中的剪影不时在眼前闪烁,她却无力去细辨了,或许是祖国的粼粼光影转瞬漾成伦蒂尼姆的街巷,嘶喊叫骂与晶亮的指虎交织成狂野又热烈的图画,这一度有如空气和饮水般稀松平常。我应该什么都看不见吧....推进之王听见自己重浊的喘息声,赤红的往昔在眼前沉重地覆着又猝然消散,是有人在她的额头上敷了一块凉毛巾...怪不得隐隐约约地觉得身子轻了一下,是有人下床了啊。


  银灰在半夜里敲开过一次医疗部的门,带回几个他叫不上名的药丸药片和凉毛巾,依着血魔的性子值夜班的华法琳一开门就带上了点若有所知的暧昧笑意,因此也挨了已没了困意的菲林一记眼刀。先前是推进之王自己从银灰的手掌中挣开了,算是给他悄无声息地出门行了个方便——那时银灰只把手稍稍一动,就触上了汗津津的一片。


  她大概真的是热吧。银灰记忆中的胞妹们遇了头疼脑热都爱紧紧攥着长兄的手掌,推进之王较之她们更像不愿示弱的猛兽,或许她潜意识中也更愿意自己舔舐伤口。她将紧握的拳抵着还在恢复的伤处难耐地揉着,看得出是尽力克制了想狠狠骚抓的力道——银灰难得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该怎么做呢,首先排除摸摸她的头,他在思索出个所以然前听到了未经深谋远虑惯了的大脑过滤的声音:


  “要听话啊。”


  原来银灰的体温比自己低得多,透过纱布能感受到一点点舒爽的凉意,好像把肌肤像灼热的温度都压下了几分——推进之王察觉自己松开了紧握的拳。覆着眼前的换了银灰的手掌,眼前有着细微压力时能感到轻轻抽动的眼睑还在尽职地保护着眼球,血液的奔涌也变得可触可摸。这感觉有些奇怪却不讨厌,或许他曾经也这样安抚过凌晨两点看恐怖片的妹妹吧。她有些讶异于自己突然脱了线的思绪,银灰的手掌随着她逐渐平稳的呼吸微微起伏。


  而那幻象竟不知何时消弭无踪了。


  

  几天之后推进之王还是看不见光亮。


  但窗帘还需要拉开。热度自是已经退去了,在平日还要长久的睡眠之外,门窗另一侧新鲜的空气与风让人格外留恋。她知道落入眼眶的温度是阳光,手中窗帘的那一角布料也带着暖意,今天应该是个好天气吧。


  视觉的缺失使得其他感官愈加敏感,也许离纤细的地步也只有一步之遥,百无聊赖的休养中依着细微的声响识人完全是无师自通的,不时有医疗干员在房中进进出出:赫默走动时羽毛翅膀时常磨蹭着衣料,黎博利人的羽翼还带着温柔的轻风。末药的敲门声是轻轻细细的,她的指尖缭绕着草药特有的苦香,随着他轻而急促的脚步丝丝缕缕逗着鼻尖。而嘉维尔要来得豪迈得多,换完药时推进之王听见剪刀镊子响亮地落回托盘,紧接着是类似皮筋绷断的声响,可能是本该去做个近卫的鳄鱼小姐直接扯断了纱布。

  

  还有暂且接过了视物重任的双手。因陀罗是宿舍的常客,好斗的菲林在推进之王面前会乖巧地收起毛毛扎扎的脾性,只剩下一双几乎不离身的指虎不愿摘下。已经是该休息的时候了呀...推进之王放柔了声音哄劝。战场上的武器与她的主人一样是会受伤的,因陀罗的指虎上大大小小的划痕以手去触时比看起来真切清晰得多,摸起来就像是她鼻梁上张扬的伤疤。推进之王自奶的锤子也是如此,她又握住战锤时屋中只有自己一人,锤子也无聊了好些时日,锤身上许久没添过有如勋章的新伤。推进之王稍稍活动了一下快要僵硬的手臂将锤子虚虚挽个半弧,绷带缠裹的双眼难以准确估量锤尖与地面的距离,锤子訇然落地的声音响得清晰。


  用脚去触,果不其然地上多了个小凹坑。


  百无聊赖。


  推进之王自知偌大的罗德岛不会因任何一位伤员停止运转,若非如此也无法应对肆虐的天灾与疾病间难有喘息余地的现实,作为罗德岛中战斗主力的银灰不是依旧活跃在每一次战斗中吗?雪域的菲林背后少了她一个还有和他一样来自雪境的讯使和角峰,推进之王清楚这些无谓的担忧只是给心里平添一团乱麻,更别说要为这片刻的孤寂而心烦意乱。这像什么话,简直像个一肚子恼人心事的女高中生——这是今天吃下的第几支棒棒糖?记不清了。


  

  还没有睡啊。给扔在宿舍陪她消磨时间的丹增短促地啸了一声欢迎主人进门,推进之王听见银灰脱去大衣在床边坐下了,应该还向她伸出了手。裹挟着一股闷火的动作替代了言语的应答,推进之王陡地转了身扳住那手腕将全身重量压下,用势不可挡的吻毫不留情去堵他的嘴。从贸易站回来的银灰有着金属和厚纸箱的味道,封箱胶带和新制的作战记录包裹的胶壳有着类似的气味。


  还疼吗,一个再自然不过的问句被这样凶猛的吻逼退了。她还是看不见吧——仓促间银灰只来得及迎上她的唇,推进之王原本撞向的是他的鼻尖,那势头让他想到蒙眼的饿兽,饿兽口中有酸涩棒棒糖的味道,与她还在读书时没什么两样。恩希欧迪斯,推进之王直呼他的名字,声音被温热的唇舌搅得含混,要吗。身体没有问题吧——闻言推进之王干脆地结束绵长的亲吻,偏头一口拽下银灰的发带,银白的发丝散乱开来。

  

  凌乱的床褥。紧紧相扣的十指。交缠的豹尾与狮尾。


  暮色四合时眼睛内外的世界是一样的,推进之王近来发现浓沉的夜幕格外讨喜。她将快慰的低吟尽数闷进爱人的肩胛,用着他的脊背的手掌看见深深浅浅的伤疤——来自触碰的所谓视线也会随着每一次律动变得模糊。我想出去看看了,她枕着汗湿的发丝在银灰颊边低喃。银灰的声音在粗重的呼吸间依旧沉稳,似乎带着低低的笑音。


  “那就尽快好起来吧。”


  

  踏出房门第一步时推进之王多少觉出有些恍如隔世,一层纱布把阳光隔断成朦胧的橙红色,闷了许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贪婪地渴求着阳光。她不安分的想拆那纱布的手被银灰在掌心轻轻制住,有些像安抚一只小猫。她半恼地甩甩头却没有发力去挣,脚下的步子合着银灰的节奏就能够迈得很稳。


  对,是这样,向前走,放心吧,你的眼睛就先由我来做,银灰让到了推进之王的斜后方。有太多太多的蛛丝马迹向更加敏锐的感官昭告下一步该将何处踏:阳光被窗格切成规整的方块,一步、两步,每隔五步都有一道窗框投下的细细阴凉,或许离医疗部再近些就能闻到消毒水的味道。走路俨然已成了一场游戏,在兴头上推进之王走得快了些,伸手只堪堪勾住银灰的指尖,他的声音成了安心前进的讯号:三,二,一,好,伸手——她推门时把门口的安塞尔吓了一跳。根据系统检测,干员推进之王恢复状况良好,是白面鸮的声音。


  当绷带终于拆下时,阔别已久的世界迫不及待地撞入了眼眶。他看见的是医疗干员们如释重负的笑颜,是屋中为她特意调暗了些的灯光,屋外方才指路的阳光原来是夕照。还有身后伴着她走过一路的光芒——那双蓝色的眼睛的确很亮,正如千万次回想中的那样。

  


  


江鸟
我唯一的六⭐ 惭愧。。。

我唯一的六⭐ 惭愧。。。

我唯一的六⭐ 惭愧。。。

阿栖

#王小姐自戏

是夜,伦蒂尼姆的雨夜总是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街边暗黄的灯光映出模糊的影子,静静地倚在石墙边,杂乱无章的脚步声从远处渐进,随意抹去手上粘腻的血,撩上额边碎发,平民窟的雨夜注定充斥着血腥味。

抿起嘴细数着锤头上的纹路,低低笑了声,迈开步子淡然前进,这是第三个路口了,默默在心里数着,今天那群杂碎又要出来撒野了。

眼中闪过野性的光芒,昏暗的灯光让人看不清,只有隐约黑影。抬手砸下锤,锐器入肉的声音埋没在雨声中,重物无声地倒下,染深了地面。

这个地方,从来都不需要怜悯与慈悲。用力碾下锤尖再拔起,踏上仍有余温的尸首,再度挥起手中的锤:一个,两个……

胡乱挥的匕首混乱中划破脸颊,血腥味弥漫在鼻尖,不耐...

#王小姐自戏

是夜,伦蒂尼姆的雨夜总是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街边暗黄的灯光映出模糊的影子,静静地倚在石墙边,杂乱无章的脚步声从远处渐进,随意抹去手上粘腻的血,撩上额边碎发,平民窟的雨夜注定充斥着血腥味。

抿起嘴细数着锤头上的纹路,低低笑了声,迈开步子淡然前进,这是第三个路口了,默默在心里数着,今天那群杂碎又要出来撒野了。

眼中闪过野性的光芒,昏暗的灯光让人看不清,只有隐约黑影。抬手砸下锤,锐器入肉的声音埋没在雨声中,重物无声地倒下,染深了地面。

这个地方,从来都不需要怜悯与慈悲。用力碾下锤尖再拔起,踏上仍有余温的尸首,再度挥起手中的锤:一个,两个……

胡乱挥的匕首混乱中划破脸颊,血腥味弥漫在鼻尖,不耐地抹去留下血痕,流利地在乱战中躲闪,收割着生命,求饶声,痛骂声充斥在耳畔。

无动于衷,这是血的教训。

曾经我怜悯过一个半大的孩子,这是我打过的群架中对方的孩子,我只是将对方打成了重伤,孩子跪求我别杀了他们,我心软了,我放了。次日在我小眯一会时,大火弥漫开来,我跳了出去,孩子举着火把颤抖着对我说对不起,我笑了。

身体开始疲惫,低低喘着气,分辨着人影,顺着气流方向躲开攻击。不可以倒下,我警告自己,时间过得极快,前面的人接二连三倒下,雨将血迹晕开,等到第二天阳光笼罩时,便无人会知晓这片土地发生过的杀戮,土地会吸收血液。

剩下的人终是放弃,哭着,骂着跑向远方。不可以松懈,毕竟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有刀刺穿脖颈。防备着远离,雨仍在下着。

慢慢挪回住所,轻轻吁了一口气,这下,周边麻烦总算是解决地差不多了。

粗糙地止着血,仔细地聆听着四周的声音,扒拉出干草擦拭雨水,或许,我也该找点同伴了……

艾思今天咕咕了吗
“早上好,连自个老婆都抽不到的...

“早上好,连自个老婆都抽不到的博士~”


云吸好友助战王小姐的第n天早晨,维娜如是对我说道

“早上好,连自个老婆都抽不到的博士~”











云吸好友助战王小姐的第n天早晨,维娜如是对我说道

於菟•sierra

我又开了个新号,懂的……

我又开了个新号,懂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