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提拉米苏

18.2万浏览    1298参与
雾女曼叶(不定时更新)

米津&菅田最后一次ANN内容熟肉截图

熟肉源于b站,侵删

p1:苏打你吃醋了?

p2:米の疑惑

p3:他们是已经确立父子关系了?

p4:羞耻的米米

p5:关于pop song

《冲击力》

p6:哦哟?米你不对劲

p7:米你才三十一岁,整得跟你五十岁了一样

p8:来自蔬菜的体贴&义务蔬菜(是雾女无法理解的概念了)

p9:米你好能睡啊

p10:这两个人,十岁,不能再多了


天啊他们是什么大可爱啊啊啊啊啊

米津从五年前到现在也是越来越能说了

真是的一提到菅田将晖嘴就刹不住车

第十一张图 在这里

二位继续加油哦

米津&菅田最后一次ANN内容熟肉截图

熟肉源于b站,侵删

p1:苏打你吃醋了?

p2:米の疑惑

p3:他们是已经确立父子关系了?

p4:羞耻的米米

p5:关于pop song

《冲击力》

p6:哦哟?米你不对劲

p7:米你才三十一岁,整得跟你五十岁了一样

p8:来自蔬菜的体贴&义务蔬菜(是雾女无法理解的概念了)

p9:米你好能睡啊

p10:这两个人,十岁,不能再多了


天啊他们是什么大可爱啊啊啊啊啊

米津从五年前到现在也是越来越能说了

真是的一提到菅田将晖嘴就刹不住车

第十一张图 在这里

二位继续加油哦

雾女曼叶(不定时更新)
米津菅田最后一次ANN熟肉截图...

米津&菅田最后一次ANN熟肉截图,这是第十一张

转自b站,侵删

听见米津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突然特别感慨

五年了,已经五年了

真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听见灰青的时候我眼泪掉下来了

以后再也听不到他们一起在电台里畅谈了


这是一个结束,可能也是新的开始吧


前十张之后会发的

米津&菅田最后一次ANN熟肉截图,这是第十一张

转自b站,侵删

听见米津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突然特别感慨

五年了,已经五年了

真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听见灰青的时候我眼泪掉下来了

以后再也听不到他们一起在电台里畅谈了


这是一个结束,可能也是新的开始吧


前十张之后会发的

雾女曼叶(不定时更新)

提拉米苏:你说我猜(二)

ooc,上升真人的放狗咬你

前情提要 

剧情有啥bug别在意

片寄凉太无辜躺枪(doge


词语:野田洋次郎

菅田:我们这里的其中一个人

米津:你让我怎么猜

菅田:PLACEBO

米津:野田洋次郎

野田:谁出的题啊干嘛cue我......


词语:乒乓球

菅田:(做出打乒乓球的样子)

米津:乒乓球

菅田:对啦~米津用杂志打乒乓球的水平长进了吗~(坏笑)

米津:(哀嚎)将晖不要爆我黑历史啊……


词语:foorin

菅田:(模仿着跳红辣椒mv里小朋友的舞蹈)

米津:为什么一个词要猜两遍?

菅田:是另一个词但跟这个也有关系

米津:emmm……foorin...

ooc,上升真人的放狗咬你

前情提要 

剧情有啥bug别在意

片寄凉太无辜躺枪(doge


词语:野田洋次郎

菅田:我们这里的其中一个人

米津:你让我怎么猜

菅田:PLACEBO

米津:野田洋次郎

野田:谁出的题啊干嘛cue我......


词语:乒乓球

菅田:(做出打乒乓球的样子)

米津:乒乓球

菅田:对啦~米津用杂志打乒乓球的水平长进了吗~(坏笑)

米津:(哀嚎)将晖不要爆我黑历史啊……


词语:foorin

菅田:(模仿着跳红辣椒mv里小朋友的舞蹈)

米津:为什么一个词要猜两遍?

菅田:是另一个词但跟这个也有关系

米津:emmm……foorin?(苏打点头)诶?!


词语:Asahi

菅田默默地拿起桌上的Asahi喝了一口

米津:你干嘛喝我的酒?

菅田:我在让你猜词!

米津:Asahi!

菅田:对啦!

菅田又喝了一口Asahi,米津扑上去吻住了他的唇,菅田被吓到了拼命挣扎,米津死死搂住菅田不松开,两个人吻得甚是激烈以至于旁边四个人看傻了

星野源:发生什么事了?

中田安高:我不知道

野田洋次郎:米津是很喜欢当众秀恩爱吗?

“你干什么啊?”等到米津玄师放开菅田将晖以后,菅田将晖又惊讶又生气地说

米津玄师笑了:

“还是你嘴里的酒比较好喝。”


词语:vivi

菅田:(开始唱歌)愛してるよ~

米津:我怎么感觉你在说废话……(不过这个旋律......)

菅田:让我唱完......

米津:ごめん......

菅田:愛してるよvivi~

星野源:stop!说到那个词了!

菅田:啊啊对不起

米津:所以那个词是啥啊?

众人:vivi!

米津:我就说这个旋律怎么那么熟悉……


词语:德岛之光(这是yonezu的一个绰号)

菅田正在思考要怎么猜

米津:菅田怎么不说话了?

菅田:前两个字是你的家乡

米津:德岛?

菅田:最后一个字是......和奥特曼有关

米津:一共几个字?

菅田:4个

米津:德,岛,之,光?

菅田:对了!米津真聪明!

米津:我自己有点什么绰号我还是很清楚的

中田安高:那最后一个字和奥特曼有什么关系?

米津/菅田:你要相信光!


词语:大柠檬哥哥

菅田:你的一个绰号

米津:大柠檬哥哥?

菅田:你是怎么做到一下就猜中的?

米津:说起我的绰号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我还挺喜欢这个绰号的


词语:跳舞

菅田试图通过跳舞让米津猜出这个词,无奈不知道跳什么,于是跳起了三年A班的朝礼体操

米津:三年A班?广播体操?朝礼体操?片寄凉太?

菅田:为什么会猜是片寄啊?

米津:......好问题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想到他

菅田:你想想我在干什么?

米津:做操?跳舞?

菅田:(停止跳舞)米津你终于猜对了

米津:不过你做这个真的好帅啊,可以教我嘛?

菅田:当然可以!

结果由于米津喝了很多酒反应变慢跟不上音乐速度而两脚打滑摔倒了

菅田:(一边扶起米津一边说)你喝了这么多酒了还是算了吧,以后再教你



啊啊啊啊啊不过我真的好想看米津跳朝礼体操

求点赞评论!



雾女曼叶(不定时更新)

提拉米苏:你说我猜

烂梗

昨天夜里发的回归通知好像没人理我那我就浅发个米苏

星野源,野田洋次郎,绫野刚,中田安高友情客串

私设米津苏打已经结婚并且是圈内人尽皆知的cp

可能重度ooc,上升真人的放狗咬你


今天是米津玄师的生日,菅田将晖特意叫上几位好友一起来和米津玄师喝酒

大家在居酒屋里定了个包间,边喝边聊,不一会便觉得有些无聊了

“哎哎,我们来玩你说我猜怎么样啊?”星野源突然说。

“哎呀什么幼稚游戏我才不要玩。”中田安高拧过头去不看星野源

“又没逼你玩......”

“也行啊,难得今天大家聚一回。”米津玄师点点头,菅田将晖表示听老公的话

“米津是寿星,米津来猜,菅田你来说吧。”绫野刚说,...

烂梗

昨天夜里发的回归通知好像没人理我那我就浅发个米苏

星野源,野田洋次郎,绫野刚,中田安高友情客串

私设米津苏打已经结婚并且是圈内人尽皆知的cp

可能重度ooc,上升真人的放狗咬你


今天是米津玄师的生日,菅田将晖特意叫上几位好友一起来和米津玄师喝酒

大家在居酒屋里定了个包间,边喝边聊,不一会便觉得有些无聊了

“哎哎,我们来玩你说我猜怎么样啊?”星野源突然说。

“哎呀什么幼稚游戏我才不要玩。”中田安高拧过头去不看星野源

“又没逼你玩......”

“也行啊,难得今天大家聚一回。”米津玄师点点头,菅田将晖表示听老公的话

“米津是寿星,米津来猜,菅田你来说吧。”绫野刚说,“不可以提到答案里的字哦。”

“嗯!”菅田将晖很用力地点点头

ps:所有题目是由另外四个人出的


游戏开始

词语:fogbound

菅田:你和别人合作过的一首歌

米津:灰色与青?

菅田:......我,是别人?

米津:(委屈)谁让我的心里只有你......

剩下的人:omg怎么上来就撒狗粮

菅田:是女生啦

米津:打上花火?(苏打摇头)fogbound?

菅田:诶~对啦~

米津:你直接说池田依来沙我不就知道了……


词语:NANIMONO

菅田:中田安高

米津:NANIMONO!

中田:(刚刚睡着了突然被召唤)啊啊啊谁叫我?

菅田&米津:......


词语:东京奥运会

菅田:这对很多日本人来说是一件让他们抬不起头的国际大事......

米津:诶?

菅田:你有首歌被网友剪应援视频时用作了bgm

米津:不会是东京奥运会吧……(苏打点头)诶?我对了?


词语:红辣椒

菅田:(开始模仿着跳红辣椒mv里小朋友们的舞蹈)

米津:红辣椒!

菅田:诶我还以为我跳得一点都不像......

米津:跳得很好啊,真的好可爱啊!(想捏老婆的脸被拒绝了)


词语:灰色与青

菅田:你和我合作的歌

米津:我不想说了,这么送分的题是谁出的啊?

绫野刚默默地举手

米津:真是谢谢刚哥了,生怕我猜不出来

菅田:(小声哼唱)青色即是开始~

米津:(鼓掌掌)

菅田:诶我不就随便哼哼......

米津:但是真的很好听啊……

绫野刚:......


词语:wowaka

菅田:是一个你听见会哭的名字

米津:是人吗?

菅田:嗯

米津:......wo......wowaka?

苏打点头,米津沉默不语,喉结抽动了一下,仿佛要哭出来

菅田:(连忙抱住米津)不要哭不要哭......

中田安高:好像是洋次郎给的这个词

绫野刚: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破坏今晚的快乐气氛……都怪你......

野田洋次郎:我错了......


词语:Let's think

菅田:(摆出三年A班里面要说这句台词前的姿势)

米津:Let's think

菅田:哇米津天才啊!

米津:(得意)你演的剧的台词我怎么会不记得嘻嘻

绫野刚:星野源你说老实话你是不是存心要他们撒狗粮

星野源:我哪知道会这样......


(未完待续)

tbc


噗哈哈哈哈曾经日本某电视台采访某群众,那位群众说看完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后都抬不起头来了

求点赞评论!



C妈很好吃
低脂甜品💜低卡版椰香芋泥提拉米苏
低脂甜品💜低卡版椰香芋泥提拉米苏
迷迷糊糊

【米苏】我那个笨蛋表兄弟

十九岁米×十七岁打


表兄弟


写了两个视角



2. 5k


――――――――――


苏打视角


  菅田有些好奇地看向沙发上坐着的那个人。


  话说他是我的表亲吧?但完全没印象呢。


  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虽然长得很高,但年龄也许还比我小。


  气质,我一向都是从人的气质去推测他们的年龄的。我可以感知到人们身边特殊的磁场呢。


  一系列奇奇怪怪的想法因不愿继续写数学而紧跟着产生。...



十九岁米×十七岁打


表兄弟


写了两个视角



2. 5k


――――――――――


苏打视角



  菅田有些好奇地看向沙发上坐着的那个人。

  

  话说他是我的表亲吧?但完全没印象呢。


  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虽然长得很高,但年龄也许还比我小。


  气质,我一向都是从人的气质去推测他们的年龄的。我可以感知到人们身边特殊的磁场呢。


  一系列奇奇怪怪的想法因不愿继续写数学而紧跟着产生。


  菅田胡思乱想了一会,忽然发现对方好像感觉到了自己的注视,目光有些疑惑地看向自己。


  不会吧,他明明一直做出了一副思考题目发呆的样子――他也的确是在发呆,只是是盯着别人的脸。我偷看得应该很隐晦啊!他这样想着,但还是收回了目光,不再转笔,开始认真去看题目。

  

  三角函数最糟糕了,完全无从下手。


  他看了半天终于摸到了一点思路,“边角转换吗……”小声地在嘴里嘟囔着,终于开始在纸上落笔。


  等他把这道题解出来,有点欢欣地抬头,却发现刚才那个人还在看着自己。


  他假装自然地再次低下头,心里却想:“他现在干嘛一直盯着我啊!!是在报复吗!说不定我是你的长辈呢,大度一点啊!!”


  沙发上那个亲戚家的笨蛋仍然看着他。


  菅田低着头,能一直感觉到对方的注视停留在自己身上,以至于夏日的燥热,风扇转动的声响,粘稠的空气一瞬间都变得明显到无法忍受。


  过了一会,他终于慢慢摆脱了那种尴尬,注意力重新回到了题目上。


  正弦,余弦,三角形在菅田的脑子里打转,每一个锋利的尖角都剐蹭得他耳边嗡嗡作响。


  等他写完这一页,再次抬起头时,却发现那个人已经睡着了。


  在笔与纸沙沙的摩擦声中,在午后漂浮的细小微尘中,在一切好像会延续到永远的绵密匀长的夏日事物中,就这样,靠着沙发的靠背、慢慢地、睡着了。


  什么嘛……睡着了啊……


  菅田看着他的睡脸,无法遏止地生出恶作剧的想法。


  他从旁边小心捡起一个玩具吉他,只比手掌长一点的样子,是一两岁的小外甥的东西。


  他仔细端详着沙发上那个人呼吸的节奏,然后数着一二三,骤然拨响了那个吉他。


  声音并不算太大,但在稳定的风扇的嗡嗡声中相当明显。


  那个人立刻被惊醒了,十分茫然地眨着眼睛,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好一会儿才把视线定格到菅田和他手中的玩具吉他上。


  菅田在这幽怨的注视下淡定地又拨了拨弦,玩具吉他发出变了调的哆来咪。


  那个人似乎有些不满,但脸上写着的更多的是不理解。


  菅田只想笑出声。


  那个人反而有点无奈了,站起身来,揉了揉自己那头乱发——让菅田开始想念自己家里的长毛狗狗——看了看四周,然后走了出去。


  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菅田突然又觉得不好笑了。


  于是他翻页,在数学习题册上落下重重的一笔。




  到晚饭的时候,老妈终于回来了。


  饭桌上,她颇热情地跟菅田介绍:“这是你慧子小姨哦,这是你的小姨夫,是工程师呢,这是你表姐,她儿子也很可爱吧,这是你表哥,画画超厉害呢。”


  菅田跟小姨小姨夫问好,不可避免地被他们同样热情地问东问西,视线却不由自主地和那个一头乱发的人对视。


  什么啊,原来你是我表哥呢,所以早说你要大度一点嘛。


  

――――――――――


米津视角





  家里来客人了。


  我想成为透明的幽灵。


  中二少年青年米津玄師如此想着,然后开始一级警戒。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


  妈妈和许久未见的姐姐出去了,爸爸――当然还在上班――也不在,家里于是只剩下他和那个亲戚家的小孩了。


  那个小孩好像还没有放暑假,匆匆拿出了作业来写,还很礼貌地问:“可以借用一下桌子吗?”这本来就没法拒绝吧。

  

  米津很想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但似乎把客人一个人丢在客厅自己躲进房间是不礼貌的,大概一定会被妈妈唠叨。


  他只好无聊地坐在沙发上,透过长长的刘海看着对方的身影。

  

  是初中生吗?看起来好小,不到十五岁吧……


  用手支着下颌,一只手转着笔,侧脸露出点茫然的发呆神色。阳光甚至也很配合地从一个恰到好处的角度打下来,整幅图的光影让米津有点手痒。


  那个小孩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低下头去,嘴里似乎还嘟囔着题目。


  头顶的发旋是向左旋的。


  说起来,是个好学生吧,听妈妈说成绩很好,是前途远大的年轻人呢。


  的确,如果是我,才不会管什么作业与考试,是绝对不可能在出门离家的情况下还带着书包写作业的。


  其实好像在家时也没怎么担心过学习。


  想着想着,他慢慢就想要打瞌睡。


  米津想要挣扎一下。


  但呼呼的风扇声太催眠了,而且我本来就比别人睡得多嘛。


  这么一想,他就心安理得地放任自己睡着了。


  

  巨大的绿色茸毛怪物把米津托起来,他陷进柔软茸毛里,然后怪物开始狂奔,风一重又一重地吹过来,周围麦田啊,森林啊,河流啊,都快速的掠过。


  这是个美梦,米津在梦中也不由迷迷糊糊地这样想着。


  然后一个小仙子突然飞到他身边,奋力吹响了不知名的乐器,发出一阵突兀的噪音。


  他猛地从梦中醒来,脑海里一瞬间还是小仙子透明的翅膀。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看明白噪音的来源。


  那个纯良有礼的好孩子正拿着一个玩具吉他。


  在他的注视下,“好孩子”非常淡定地弹出跑调的哆来咪。


  那好像还是我买的。


  绿色的茸毛怪物突然开始在精神世界里乱砸。


  也许我现在终于可以顺理成章地躲进房间里了。


  米津并不对这个恶作剧感到生气,只是有些无奈。


  小鬼就是小鬼。



  在晚上米津打着哈欠打算睡觉时,那个小孩抱着一床被子从门外钻了进来,顶着一副相当可爱的无法拒绝的笑脸。


  “哥哥小姨让我来和你睡哦,可以吗?”


  难道我还可以拒绝吗?


  米津再次重复了白天的愿望:我还是变成一只透明的幽灵吧。



  在米津假笑说“当然好啦”之后,小孩就迅速地铺好被子钻了进去。

  

  深呼吸,尽可能放松,做好心理准备后,米津终于也躺下了。


  关灯。


  然后小孩推他,“聊聊天嘛。”


  作为常年嗜睡青年米津很想说不。


  “那是想要聊些什么呢?”


  “你画画很厉害吧,我小时候也想当漫画家呢。”


  全日本百分之八十的小朋友都有这个梦想。而且直接对我称“你”了,我比你大啊小鬼。

  

  “那现在是想要当什么呢?”


  “…………那你呢?以后是不是会成为漫画家?”


  “其实可能只是在动画公司里混混日子。”


  “才不会吧,感觉你其实很自大呢,不会安安然然当上班族的。”


  小鬼你是真的很无礼,什么叫我其实很自大。


  “所以下午的事你是不会生气的,对吧!”


   不,我会生气哦。


  然后半夜把你这个吵人睡觉的小鬼踹下去。


  米津在心里反驳,却没说出口来。


  小孩后来似乎又说了很多,各种琐事趣闻什么的。等他终于说“晚安哥哥”时,米津已经要彻底睡着了。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迷迷糊糊地回应道:“晚安……将……将暉”


  梦里绿色的茸毛怪物再次开始手舞足蹈。

  

――――――――――――――


  也许会有后续吧。


再编:

   想说米津和苏打好像都很容易被估错年龄。


   不了解米津的人总容易认为他年纪很大(六七十的程度),了解之后又总容易在潜意识里估计得太年轻。


   我现在依然总觉得米津二十七八岁,虽然无数次提醒自己他三十多了,但内心还是默认成这样。


  这也有可能只是我的个人看法。


   而苏打一直让人很难猜度他的年龄。他有时像十几岁,有时像二十多岁,有时又像三四十岁。


   可能因为是演员的缘故吧,气质和外貌都相当多变。




  


春春的小食光
好吃到转圈圈的芋泥提拉米苏,低卡懒人版安排了!
好吃到转圈圈的芋泥提拉米苏,低卡懒人版安排了!
空空focus
提拉米苏品鉴工作团队上线

提拉米苏品鉴工作团队上线

提拉米苏品鉴工作团队上线

偷吃月亮

2022.5.27

第七十九天

今天发生了件很神奇的事情

我在盒马app上下的单 ummm怎么说呢 反正由于系统问题 我下了单 可是门店又没法给我派单…

本来在下单页面的时候察觉到和往常不一样 但是万万没想到它是系统自己出问题了☹️

解决的不是很顺利也不是很美满 

明天再说吧  今天🤬累了

[图片]

希望一切都能够快快快快恢复正常 好不好呀🥺

第七十九天

今天发生了件很神奇的事情

我在盒马app上下的单 ummm怎么说呢 反正由于系统问题 我下了单 可是门店又没法给我派单…

本来在下单页面的时候察觉到和往常不一样 但是万万没想到它是系统自己出问题了☹️

解决的不是很顺利也不是很美满 

明天再说吧  今天🤬累了

希望一切都能够快快快快恢复正常 好不好呀🥺

loser栀

米苏情头(七)

持续更新中——


好久不见! 大家520快乐!


最近米苏出了好多新图 都好好看

让我们热烈庆祝菅宝瘦回来

之前六次更新的原图都放在每个文章的赠礼彩蛋里了,大家可以粮票自取

考完就回来更陨落,等我!

抱图随意

转载&二创  请注明原作及出处


米苏情头(七)

持续更新中——


好久不见! 大家520快乐!


最近米苏出了好多新图 都好好看

让我们热烈庆祝菅宝瘦回来

之前六次更新的原图都放在每个文章的赠礼彩蛋里了,大家可以粮票自取

考完就回来更陨落,等我!

抱图随意

转载&二创  请注明原作及出处


亞亞

提拉米苏日式梳乎厘松饼 $102

上层是洒上朱古力粉的香 滑tiramisu忌廉,入口凉凉的。连 pancake 一起吃尝到咖啡 味香而不涩,有酒香但味道不会过于霸道,吃起来亦带点蛋 香,味道平衡得不错。Pancake 质感比较生偏湿润,做到半生半熟的质感,和富空气感的梳乎厘松饼不太一样,吃起来比较像在吃tiramisu慕丝。

提拉米苏日式梳乎厘松饼 $102

上层是洒上朱古力粉的香 滑tiramisu忌廉,入口凉凉的。连 pancake 一起吃尝到咖啡 味香而不涩,有酒香但味道不会过于霸道,吃起来亦带点蛋 香,味道平衡得不错。Pancake 质感比较生偏湿润,做到半生半熟的质感,和富空气感的梳乎厘松饼不太一样,吃起来比较像在吃tiramisu慕丝。

鸭鸭肉肉脸
把提拉米苏做进雪媚娘里,再淋上一层巧克力脆皮
把提拉米苏做进雪媚娘里,再淋上一层巧克力脆皮
大梨说电影
托尼爱上提拉米苏,但是刚恋爱就失恋,结局有点意外,搞笑动画
托尼爱上提拉米苏,但是刚恋爱就失恋,结局有点意外,搞笑动画
何其多

提拉米苏(家制)

材料:

食材:马斯卡彭奶酪500g①

            鸡蛋4个②

            白砂糖80g

            淡奶油80g......


材料:

食材:马斯卡彭奶酪500g①

            鸡蛋4个②

            白砂糖80g

            淡奶油80g

            咖啡一瓶(都行,要个味儿,自己喜欢就好)

            手指饼干一包 

            可可粉看心情(别往空气里撒,吃的时候闭一下气,不然会呛)

            朗姆酒30ml



工具:机械的打蛋器,好多碗、盆,刮刀

①:这是提拉米苏最精华的部分,最好不要替,但因为现在疫情,这个奶酪价格比以前翻倍了,所以可以自己上b站搜怎么在家用淡奶油自制马斯卡彭,还挺简单的。

②:可以买可生食的,也可以买普通的然后在家自己巴氏消毒(就隔水热一下,不要超2分钟,具体见下面视频)


我是跟着下面这个视频学的,但是第一次做的时候搞成了鸡蛋糊,太稀了,于是第二次做的时候自己参照了七八个视频的配方,调了一下:

【【家庭版提拉米苏】超详细版提拉米苏教程!避免手指饼干浮起来!简单的蛋糕液奶酪糊做法!蛋糕片做法以及手指饼干做法大公开!-哔哩哔哩】 https://b23.tv/6buxGSo


它步骤还是很好的,讲得也很清晰,i了


成品:



kashocho和祥町雜貨店

Tiramisu

好多年前我從[婦女新知]的歌詞知道Tiramisu係意大利甜品。

Tiramisu

好多年前我從[婦女新知]的歌詞知道Tiramisu係意大利甜品。

迷迷糊糊

【米苏】无声的歌者

米津和久住


如果米津成为了久住推到幕前的那个傀儡


                                           四. ...


米津和久住


如果米津成为了久住推到幕前的那个傀儡




                                           四. 猫咪



    “久住君有养猫吗?真是不可思议啊……”


    “是啊,我有在养猫,猫真是治愈人心的生物呢。”


    “诶,像久住君这样也能好好照顾猫咪吗?”


    “喂喂喂,我可是很有耐心、很负责的!而且我家的猫咪超乖的哦。”


    “好厉害,我也一直想养猫的,可是……”


     ……


    “就是这样的嘛,人们不都这样吗?”久住说着,看着表。


    “哎呀,都这个时候了,久住君也该回家了吧?今天真是麻烦了,拖您到这么晚了。”


    “没关系的,反正家里也是我一个人。”


    等到久住已经走远,消失在傍晚迷蒙的暮色与都市霓虹中时,收拾好正打算回家的年轻女白领突然觉得有点奇怪:不是还有养猫咪吗?为什么说自己是一个人?而且外出一整天到这么晚,猫咪真的没问题吗……久住君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也许是拜托朋友照顾了?也有可能……


    大多数年轻男性都不太会照顾宠物吧,久住君又工作很忙,真让人担心他的猫。有一天一定要让久住君把他的猫带来看看,希望提出这样的请求不算太失礼。

   



    久住总觉得自己捡回来的其实是只流浪猫。


    无论是赤着脚在家里悄无声息走来走去,还是会把自己摊在阳台上懒懒的晒太阳,又或是总顺手把东西放在他够不到的高处甚至莫名其妙地消失不见,这些麻烦又有趣的行为都让久住觉得:


    这个人的本性就是一只猫吧。


    不过无意识地试图把自己塞进沙发的缝隙真的是笨蛋才有的行为吧。


    久住看着沙发上自己的笨蛋室友深感无奈。


    当然,再怎么说作为人类也不至于和猫咪一样只给久住添麻烦,所以对于笨蛋室友和猫的各种相似习性,久住只觉得好玩。


    好乖的猫咪哟。


    下班后不再因为家务头疼的久住如是想。


    好不容易等到周末,暂时脱离了繁忙的工作,把自己疲惫的心在家里浸泡在温水中,同笨蛋室友一起找找各种无聊又奇怪的电影,直到靠在他身上睡过去;喝着牛奶看笨蛋室友喝到烂醉,默默期待醉鬼的胡言乱语;两个人一起在东京的大街小巷漫无目的地转着,对各种店评头论足;又或者仅仅只是一个各自沉溺各自的世界、有阳光的下午。


    久住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奶,在客厅转了7转,对自己制造的凌乱不置一词,透过纷繁的光线看见躺在阳台地板上、把吉他扔在一边的室友。阳光下他长长的头发被染成金棕色,懒懒搭在吉他上的手上一截阳光停栖在腕骨。好像看见了一只眯着眼睛,尾巴慢慢摇着的猫咪。


    猫猫在偷懒吗?这一天好像都没弹出什么像样的曲子。


    久住走过去,坐在笨蛋室友的旁边,一手拿着牛奶,一手揉了揉室友蓬松的头发。室友似乎也不觉得冒犯,甚至还自然地向他腿边凑了凑。


    更像一只猫了,除了不会喵喵叫。


    室友随手拨着吉他,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反复地弹着同一段旋律。久住也不由把自己的思绪飘向遥远的地方,直到弦声停止。感到室友的注视,他低下头。


    室友的刘海散乱开,难得地露出了眼睛。阳光下,深褐色的虹膜近乎金色,猫咪一样纯粹地、专注地、直白地注视着他,从其中似乎能看见自己像姜饼小人一样的小小倒影。


    话说在猫看来,人类是怎样的生物呢?人是很难从猫咪的双眼中看出什么情绪的,拥有那样纯粹通透眼神的猫咪,实在是让人费解。


    说到底,那样如猫咪一样纯粹的人所无比贪恋的,也只是那样无比纯粹的时光吧。


    那时日落,太阳挂在树梢上挣扎,近乎把树枝拉弯,茂盛的树枝紧抓着太阳不放。城市密密麻麻的建筑组成一只无比巨大的手掌,太阳在这金色的指缝间回落。云像戴了金色的笼头,也如牲畜一样弯下脖子,在明净的苍穹上吃草,那动作是那样的轻,只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到底是个复杂的人。




    暮色已然褪去绯色,把世界留给那蓝紫的浪漫,有人相互依偎,也有人独自凭栏。


    久住不是其中的任何一个。


    他在静寂黑暗的庭院中看着房间里灯光描出的侧影,冷月浸泡在庭院中的一池死水里,暗自沉浮。醒着的春虫也不舍得鸣叫一声,只有风缱绻地划过池水,引起淡淡的涟漪,慌乱的却是月亮。


    久住百无聊赖地伸手拉了拉树的枝桠,树哼哼唧唧地抱怨。树的声音引得整个世界的絮絮私语。


    他看着那个人拉开门,却又呆立在那里,半晌也只是拉上了门。


    笨蛋室友,又因为什么事情一副委屈猫猫的样子。


    但笨蛋室友向前一步抱住了他,近一米九的巨型猫咪弯下腰把头埋在他的颈侧,柔软的头发蹭在他的脸颊上。他抬手圈住猫咪的脖颈,用手轻轻抚摸他的后脑,无声地安抚着。


    猫咪蹭蹭他,身上笼着的伤感似乎散去了一些。


    他揉着猫咪的头发,猫咪垂下眼看他。云蜷缩而发亮,银白而极薄的月影,猎户座钢青的壮丽,星云蓝色的恍惚,仲春之风,飘摇飘摇。这一切夜的沉淀于他眼中作背景。再次地,他在猫的瞳孔中看见自己。原来在纯粹的眼眸中,我也成了一个纯粹的人,也是由月的皓影铺成的。


    他蓦然失神,但猫咪低头咬了咬他的鼻尖。牙齿坚硬的触感只是在软骨上轻轻蹭过,湿热的感觉却好像黏在了那一点。后腰处的手掌收紧,亲吻如同蝴蝶,痴迷于春的深处。月亮收敛了光芒,云彻底蜷缩起来。


    猫咪的耳朵红了,但深褐的眼睛仍然是猫的赤诚。


    想要拥抱。想要亲吻。想要更多。想要永远的许诺。想要超越星空的浪漫。想要你本身。


    如果要养一只猫,那就要负起责任。容忍他不完美的灵魂,他的情绪,他的任性,他的残忍,他的冷漠,他猫的本性。



    “一旦你驯养了我,那我们就是彼此独一无二的存在了。”



又:换久住视角莫名就有了一种写恋爱小说的顺畅感。好像曾经看少女漫一样。


    虽然一直说米津是猫咪,但“驯养”是双向的。久住其实更像是猫咪,残忍而冷漠的乐趣,米津太过温顺了,更像犬类。但谁不爱猫猫米。


    浪漫主义者的爱情让人无奈。但也许魔法能打败魔法。


    小说很重要的区别于其他文体的是结构。结构本身即小说本身,虽说是小说六要素组成小说,但是是结构使小说独立。长篇也好,短篇也好,创作小说即创作结构。这和重意不重形的诗歌散文是不同的,诗歌本身即“语言的破碎”,散文本身讲求“形散神不散”,它们更注重语言与意境。而目的为叙事的小说最注重的是结构,每个人上学时学记叙文都会被反复强调记叙文结构,正因如此。但回顾目前的更新,似乎是所谓最不可取的散点式的结构。从完整的故事线中截出一个个点,通过描摹这些点来描绘整条线。叙事混乱,情节模糊,无法摆脱散文笔法。小说,真的好难。记叙文,真的好难!


    好像说了些无关的话。



再编:

    到暑假可能会继续更。


    容我有空去再看一遍MIU404。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