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提灯映桃花

265.5万浏览    4320参与
。

【晖凰】【提灯映桃花】

短打

HE甜文

ooc遇警。

注:本人只磕官配,只磕官配,只磕官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周晖。”


         “唉媳妇~”周晖好似一只金毛犬,如果有尾巴,哦本来就有。如果是真身的话,尾巴估计摇上天了。


          楚河顺手在他头上顺了顺,周晖低头让他顺。...


短打

HE甜文

ooc遇警。

注:本人只磕官配,只磕官配,只磕官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周晖。”


         “唉媳妇~”周晖好似一只金毛犬,如果有尾巴,哦本来就有。如果是真身的话,尾巴估计摇上天了。


          楚河顺手在他头上顺了顺,周晖低头让他顺。


           还挺可爱的。


         但是再可爱也不能改变事实了:“今天摩诃和迦楼罗来咱们这吃饭。”


周晖:“……”讨债儿子又来了。


        周晖刚刚想着今天一定要一分高下,结果凤凰当头泼冷水:“今天你们不准打架。”


不过这个要求好像太高了,想了想邮道:

“嗯...这样吧,可以小小地切磋一下,不准损坏任何东西。听见了吗。”


嗯。结尾肯定句。代表“没听见也得听见”


       周晖:“啥?媳妇?你说今儿天气真好?哦,我也这么认为呢,我就知道我们心有灵犀一点通,不愧是夫...”


楚河:“。”


他放了必杀技:


“弄坏一样东西一个月别上我床。”


周晖:“!!!!!好的媳妇我知道了。”


开什么玩笑。架可不打,床不可不上啊。


不过即使如此,周晖也小声bibi:“那我们到时候去外面打...”


听力极好的楚河:“...”我宁愿当个聋子...

“周晖。”


“嗯我错了,打架一定也是‘小小’地切磋……”


       “母……?”因为提前知道摩诃要来,所以门只是虚掩上了,所以摩诃进门时听见的就是刚才那句话以及异常乖巧的周晖。还有...被半压在周晖身下的母亲。 


摩诃:“???”


母亲还是那个凤凰明王吗?!


       以上心理活动是摩诃在两秒内飞快跃过去的,随即:“周晖!你又在欺负母亲!!!!!”


周晖:“……”不行不行不能打架……


他哼笑一声,从凤凰身上下来:“呦。我这个讨债儿子来了。”


“摩诃,迦楼罗。先进吧。”


       迦楼罗刚在自己老爸和摩诃两个人互怼的中间凌乱,一听这话第一个冲了进去。


        楚河拿出一袋蛇干给了迦楼罗:“这种比较健康。”


周晖:“啧。你可真是个好母亲。”


楚河:“……”呵。这就吃醋了。


紧接着……


“是啊。比起你,当然算个好长辈。比较你都能看着亲生骨……”


       楚河打断摩诃:“行了别吵了。今天不准在家里打架。周晖,去做饭吧。”


       说起饭...众人不约而同想起来老干妈配伏特加的滋味……


凤凰想了想:“算了我点外卖吧。”


“外面!开下门!”


        楚河在看报尸子,随口让摩诃去开门。但想了想,又说:“周晖你去。”


周晖:“……?”


       楚河解释:“如果让摩诃去的话,那他不就该把外卖员吃掉了。”


“啧。还真是个讨债鬼。”


      随后又嘀咕:“要不是你长得太像凤凰...老子早弄死你了...”


       摩诃不甘示弱:“切,要不是我弄死你母亲会生气,我早就杀死你了。”


于是……


        楚河悠哉悠哉的喝着茶,数着周晖和摩诃弄碎的东西,心里暗暗道:啊,四个东西了,四个月……


        然后心情颇好地打开门,拿过在风中凌乱已久的外卖小哥拿来的外卖:“辛苦了,今天刚才看见的就当没发生,父子关系不太好。给你个五星好评。”


外卖小哥连忙跑了。


      周晖反应过来自己摔坏了几个东西后:“!!!!!!”


手一拦拦住了摩诃正准备扔地上的杯子。


在摩诃的死亡凝视中。


走到楚河面前。


“媳妇我错了。你也看见了,那是摩诃弄到地上的...”


“呦。打完了?我刚才数了,打破坏了两个被子三个椅子。五个月别上我床。”


周晖:“……”转头。恶狠狠瞪了眼摩诃。


摩诃:幸灾乐祸。


——————

好不容易摩诃迦楼罗走了。


周晖把楚河压在沙发上。


楚河:“五个月……”


“别上你床。我没在媳妇你床上啊,这是沙发。”










——END——





莫踪荀

【晖凰】重塑

老天,杨丽萍老师真的太美了,大毛我没办法不对你下手啊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不周山家里新撒的花籽已经开放,摇曳的修罗花妖异美丽,周晖坐在院子里劈柴心情却十分不美丽。


     周晖叼着一根草,紧握着的斧子一下就把柴劈得四分五裂,他怒气全发泄在劈柴上,周围堆满木头和碎屑,楚河装作看不见,默默拾好一捆柴。


     周晖呸掉那根磨牙时嚼得稀烂的草,转身抄起那捆柴,唧唧歪歪诉说着......

老天,杨丽萍老师真的太美了,大毛我没办法不对你下手啊










     不周山家里新撒的花籽已经开放,摇曳的修罗花妖异美丽,周晖坐在院子里劈柴心情却十分不美丽。




     周晖叼着一根草,紧握着的斧子一下就把柴劈得四分五裂,他怒气全发泄在劈柴上,周围堆满木头和碎屑,楚河装作看不见,默默拾好一捆柴。




     周晖呸掉那根磨牙时嚼得稀烂的草,转身抄起那捆柴,唧唧歪歪诉说着不满:“母亲节喊那俩鸟崽子来吃饭,哪里还有你这个当妈的自己做的道理!真是养了俩讨债鬼!”




     楚河微微仰头斜睨着他:“那你是打算吃迦楼罗做的蛇肉,还是摩诃血海里捡上来的东西?”




     周晖添着柴火,怨念深重快要化成实质,整个厨房沉重得像压着黑云。




     母亲节一到周晖就嚷着,母亲节就是再做一次母亲的节日,刚准备和自己老婆二人世界要个三胎,摩诃就闹着要见他妈,迦楼罗拿着微信向楚河通风报信,凤凰母爱泛滥二话没说就回到了不周山。




     迦楼罗要等下班,摩诃正在给他准备礼物,楚河当即决定趁空档给孩子们做一个记忆中的满汉全席,周晖不忍心自己老婆累着,只能跟在凤凰后面碎碎碎念抱怨着打下手。



     “母亲——!”摩诃如疾风闪电奔到楚河面前,路上顺便拐到周晖背后狠狠撞了他一下。




     周晖压着眉,怒气值已经点到了顶,摩诃却跟看不见他一样,眼里满是爱恋凑到楚河面前,乖巧又温顺。




     楚河笑着摸着他的头发,目光满是温柔和欣喜,周晖这时候跟摩诃闹完全讨不了好。




     迦楼罗急冲冲撵着摩诃进来,刚好正面迎上周晖,周晖炮火瞬间转移:“火急火燎的干什么!像什么样子!你都多大了还那么不稳重,一天天顶着我的脸怎么半点不见你学到我的成熟!一个母亲节还让你母亲做饭,像话吗?”



     周晖一通指桑骂槐,喷得迦楼罗摸不着头脑,愣愣道:“那父亲您为什么不替母亲做?”




     “……”周晖无言以对,脑子里吼着这俩儿子就是来克他的,白了一眼迦楼罗默默转身去摆碗筷。




     楚河瞥见这一幕,也不计较周晖对小儿子的欺负,嘴角抑制不住地勾起。





     饭桌摆到了院子里,席间两个儿子围着楚河叽叽喳喳,楚河一如既往地慈爱温和,除却一个人喝闷酒的周晖俨然一副家庭和睦的景象。




     迦楼罗把雪山上积攒的剩余功德念力找回,当做礼物送给了楚河,转头问喝酒喝得醉眼朦胧,脸颊透粉的摩诃道:“你的礼物呢?”



     “吃了。”摩诃的回答冷静淡然,在场的人手里动作皆是一顿。




     周晖看饭吃的差不多了,终于找到了可以发火的契机,刚撂下筷子准备报被大毛撞到的仇,摩诃就率先站起身,笑盈盈地看向楚河:“但也可以送您。”




     孔雀大明王自吞佛以后受到了影响,无论是吃什么魔物都会沾染上它们的习气,今日本抓到了一只善舞又善养花草的魔物,这类魔物在不周山的荒芜之地并不多见,摩诃本来打算送给楚河帮忙养花,却不想半路魔物反击,摩诃一个不耐烦就把它给吃了。




     摩诃向上伸展着瘦长的手臂,细长的眼睛里淡漠疏离,原本与凤凰一模一样的脸,此刻满是与母亲不同的清冷高傲,他漫不经心地弹动一下手臂,如同伸了个懒腰,绚丽的尾羽却瞬间绽开,金绿色的光辉在空中划出残影,摩诃脖颈上的泛出的蓝绿色往脸颊上蔓延,发丝也染上了羽冠的色彩,他闭着眼,悬于空中的舞蹈轻盈流畅。




      他的舞并未伴着任何乐曲,每一个动作和尾羽的摆动却奏出韵律,暴力血腥如他,从未有如此妙态绝伦,灵动飘逸的时候,他在空中悠然地旋转起来,华丽的羽毛飘动,形成金绿色的圆,如纱,如丝带,如彩云,绕着他的腰翻滚飘动,精彩异常。




      摩诃把魔兽会的术法融合,院内的花草受他的感召越发葱郁,花朵盘绕上树木与围墙,大量的花草破土,如众星拱月般环绕他的周围,摩诃步步生花,小院内一时花香四溢。




     摩诃缓步向凤凰走来,坐到了楚河腿上,靠在他的怀里,脸庞顺着他的锁骨脖颈一路向上,与他交颈,在他颈窝里磨蹭,如同他还是一只小鸟崽一样,依赖眷恋着母亲。




     楚河抚上他的脸庞,自摩诃长大以后,他很少与摩诃如此亲近,他伸手摘下艳丽的修罗花,插进了摩诃的发间,雍容高贵的花吻在摩诃的侧脸和耳畔,把他的脸衬托得越发艳丽,他未拒绝摩诃的邀请,同他一起飞入半空。




      金红色的华光之下楚河脱离人身,到达摩诃身边已化成凤凰,火焰般灿烂的尾羽带着闪闪光点,形成烂漫的光带缠绕在孔雀周围,摩诃看向母亲原身的眼里慵懒迷离带着无限的眷恋,他的唇角勾起,翩翩舞动之中化出孔雀明王原身,追随着母亲的舞姿,孔雀与凤凰起舞,万鸟同鸣,空中降下仙乐。




     周晖迷恋地看着楚河的舞姿,却不满摩诃碍他眼,看向身边同样被迷住的迦楼罗,不爽道:“你看着干什么?一点用都没有。”




     迦楼罗沉默片刻,飞到母亲与哥哥之上,展开鸟翼,大鹏金翅鸟金色的羽毛照亮了不周山半边的天空,金光之下,凤凰和孔雀周围浮现莲花状的光华,为这精彩的舞蹈再添一抹色彩。



     周晖:……小丑竟是我自己,一家之主最废物……




     这般绮丽的景象在凤凰清啸飞入空中,绚烂的尾羽将金翅大鹏鸟和孔雀卷入怀中时落幕,小院中的花草回落成原本的模样,露出凤凰环抱两个孩子在草丛中浅眠的景象,仿佛刚才的舞是一场瑰丽的梦。




     周晖静静等了许久并走近,他知道自己格格不入,但并不需要去融入,他站起身离开。



     还未走出几步身后便传来风声,楚河抱住他的腰,脸颊贴着他的背靠在身上:“他们睡着了,你不是一个人,不会孤单。”




     周晖勾起得逞的笑,转身用手指勾了勾楚河的下颌:“哄完孩子才来哄老公?”




      楚河挑眉:“母亲节要先做好母亲。”




     曾几何时,他也这样装睡哄两只鸟崽子睡觉,事后来到周晖身边悄悄说话,这样的温馨与甜蜜当时只道是寻常。




     楚河拉着周晖的手,轻轻走向迦楼罗和摩诃:“把他们抱回去睡觉吧。”




      周晖看着楚河怀里的迦楼罗,看着摩诃的眼睛冒出邪恶的光,手伸向孔雀的脚准备一把提起大毛,最好再抓着他的头,这样就不会被咬了,这个杀鸡的姿势他已经在大脑里模拟一整天了。



      已经走出去几步的楚河忽然转身,冷冷瞪着他:“你要是敢把他弄醒,你今晚就滚回人界睡吧。”




      周晖手一抖,极力控制着自己不露馅儿,嬉皮笑脸道:“怎么会呢老婆,我不是那种人。”




      楚河脑子里涌起不知多少周晖故意欺负摩诃的画面,这样的对话已经不能再熟悉,回忆里这个家带给他的温暖与甜蜜让他再也控制不住笑意。




      或许这个家,像这间小屋一样,开始重塑了。




糖炒栗子

生个小神鸟(完)

  摩诃醒来后看着迦楼罗怀里抱着的蛋皱了皱眉,问:“还要孵蛋吗?好麻烦。”


  凤凰见状忍俊不禁,宽慰道:“也还好,孵蛋就一个月,很快的。”


  摩诃这才舒展了眉头,他从迦楼罗手中接过蛋,没想到生小神鸟这么麻烦,一怀就是十个月,生出来还要孵化,还好孵化只要一个月,如果再来十个月他怕是要疯。


  这时迦楼罗突然开口,说:“我来孵蛋吧,摩诃已经很辛苦了,需要休息。”


  见三人都看着他,迦楼罗问:“怎么了?孵蛋有硬性要求要母亲孵吗?我是父亲不能孵蛋吗?”


  凤凰摇摇头:“这倒没有,其他鸟类也有父亲孵蛋的,照顾孩子本来就是父母两个人的责任,小鸟在摩诃肚子里待了十个月出......

  摩诃醒来后看着迦楼罗怀里抱着的蛋皱了皱眉,问:“还要孵蛋吗?好麻烦。”


  凤凰见状忍俊不禁,宽慰道:“也还好,孵蛋就一个月,很快的。”


  摩诃这才舒展了眉头,他从迦楼罗手中接过蛋,没想到生小神鸟这么麻烦,一怀就是十个月,生出来还要孵化,还好孵化只要一个月,如果再来十个月他怕是要疯。


  这时迦楼罗突然开口,说:“我来孵蛋吧,摩诃已经很辛苦了,需要休息。”


  见三人都看着他,迦楼罗问:“怎么了?孵蛋有硬性要求要母亲孵吗?我是父亲不能孵蛋吗?”


  凤凰摇摇头:“这倒没有,其他鸟类也有父亲孵蛋的,照顾孩子本来就是父母两个人的责任,小鸟在摩诃肚子里待了十个月出生后会很亲近母亲,由你孵蛋的话,小鸟破壳后也会很亲近你。”


  闻言摩诃迦楼罗看向周晖,所以我们不亲近父亲是因为他不会孵蛋。


  周晖见两个儿子看他,丝毫不觉得尴尬,说:“看我干嘛,我原身又不是鸟没法孵蛋。”


  凤凰咳了两声解释道:“我们的经验不适合套用在你们身上,那时周晖虽然不会孵蛋,但确实把我照顾的很好。”


  迦楼罗和摩诃不敢相信周晖居然还会照顾人,用他的酱油炒青菜和伏特加拌辣椒酱照顾吗,但想来在母亲的事情上他不会含糊,所以当年他就是故意的。


  周晖看到摩诃迦楼罗扫过来的目光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心虚的移开了目光,内心开始祈祷凤凰回去不要和他翻旧账。


  凤凰周晖与摩诃迦楼罗约好一个月后他们孵出小神鸟再来,然后两人就离开了。


  迦楼罗很快搭出一个温暖的窝,化出原身把蛋卧在身下准备开始孵蛋。就在他伸手准备从摩诃怀里抱走蛋时,蛋却突然晃了晃躲过迦楼罗的手掌歪向摩诃的臂弯,蛋身摇摆好像是在蹭摩诃一样。


  迦楼罗和摩诃注意到这一现象,对视了一眼好奇的看向怀里的蛋,迟疑道:“宝宝?”


  蛋听了很快又贴着摩诃的肚腹蹭了蹭,就像是在回应他们一样。这下两人确认蛋里的小神鸟应该已经有了一丝灵智。


  迦楼罗郁闷道:“宝宝刚生出来的时候我还抱了,怎么这会儿碰一下都要躲。”


  摩诃感受着贴在他肚子上的蛋宝宝感受到的是深深的眷恋,心底变得柔软起来,说:“母亲说过了,我揣了宝宝十个月了,他亲近我。”说着看向迦楼罗:“你接下来可要努力了,赶快讨好宝宝,不然小神鸟破壳后可不亲近你。”


  最后在迦楼罗和摩诃的共同努力下,连哄带骗迦楼罗才从摩诃怀中抱出了蛋宝宝开始了他的孵蛋大业。


  两人第一次孵蛋,每天晚上都会抽出一刻钟的时间观察孵蛋成果,肩挨着肩头碰着头地凑在一起看蛋宝宝有什么变化。


  起初几天没什么变化也没有声音,蛋宝宝会在摩诃抚摸是蹭蹭摩诃的手心,后来一段时间也会在迦楼罗伸出手时蹭蹭表示亲近,不再像刚开始时不搭不理。


  孵蛋的第二十天时,卵壳中就传来了幼鸟鸣叫的声音,又过了几天,两人在观察蛋宝宝时突然听到了颂唱佛经的声音,声音美妙清越动听,而后发现声音来源是床上的蛋宝宝。


  两人想,大概是因为他们两人时常翻看佛经静修心法的缘故,潜移默化影响了宝宝。


  摩诃赞道:“宝宝真聪明,还在壳中就会鸣叫能颂经。”


  临近破壳日两个人想早日见到小鸟崽的心情更加急迫了,最后几天几乎是数着指头过日子。


  幼雏破壳那天,迦楼罗孵蛋时听到身下的蛋壳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动,很快便意识到是小神鸟要破壳出来了,他很快移开身体,把小窝留给宝宝破壳,自己化作人身去找了摩诃过来。


  两个人围在小窝边,精神高度紧绷,紧张焦灼又急切地等着小神鸟破壳,很快蛋壳动了一下,从顶端裂开几条裂痕,紧接着蛋壳顶端塌下去一块,之后就没了动静。


  又过了一会儿蛋壳才又有了动静,顶端被啄破了个大洞,突然从中冒出来一颗湿漉漉的小脑袋。


  冒出头后它很快低下头用尖尖的喙去啄周围的壳,随着它的啄动,蛋壳周身逐渐布满了蛛网一样的裂痕,最后在一次啄动中彻底裂开,小鸟崽终于露出了整个身子。


  刚破壳的小鸟崽除了早出来的头顶干了毛绒绒的剩余全身都湿漉漉的,两腿也软软的站不起来,只能不时地转头,用两只圆圆的眼睛看着迦楼罗摩诃。


  摩诃被这样看着心都要化了,伸手想要把小鸟崽捧起来,迦楼罗却抬手拦住了他,“等它一小会儿,很快毛干了它就能蹦跶着跳进你掌心了。”


  “好吧。”摩诃听了迦楼罗的话,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又耐心等了一会儿,小鸟崽果然蹦跶着跳进了摩诃摊开的掌心。


  摩诃两手平摊着并起,小心翼翼地把小神鸟举到眼前,小鸟崽身上的毛干了之后是浅淡的青色夹杂着金色,漂亮又可爱。


  “迦楼罗,你看,它好可爱。”摩诃稳稳地托着小鸟崽给迦楼罗看,两人正凑在一起看刚破壳的小鸟崽,突然间摩诃手上一重,小鸟崽化作婴孩从摩诃手上坠落,还好迦楼罗和摩诃不是常人,两人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小婴儿。


  凤凰和周晖赶到雪山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迦楼罗和摩诃挨在一起共同托举着小婴儿。


  周晖和凤凰站在门口停住了,问:“你们俩这是干嘛呢?小孩子是像你们这样抱的吗?”


  迦楼罗和摩诃对视一眼,他俩确实还不知道怎么怎么抱孩子,也没想到幼雏破壳就会化作婴孩,挺措不及防的。


  两人因为不知道怎么抱孩子此刻也不敢动,直到周晖过来把孩子抱起来放在床上两人才松了口气。


  “哟!还是个女孩!”周晖转身看了看迦楼罗和摩诃:“啧,怎么没来个男孩也让你们两个感受一下我和凤凰当年照顾俩上蹿下跳的皮小子的经历。”


  周晖越说越酸,小女孩多可爱,可惜他没女儿命反倒是有俩讨债鬼儿子,哼,等他回去就去找找生女孩的秘方。


  凤凰听得一头黑线,一看周晖就是还记着生女儿的事。他掐了把周晖的腰:“行了,别酸了,女儿没有,孙女倒是有现成的,与其每天想些有的没的不如多看看孙女。”


  凤凰和周晖看过小婴儿健康无事后,对还围在床边逗小婴儿玩的迦楼罗和摩诃说:“小孩子的名字取了吗?”


  迦楼罗和摩诃被凤凰这么一问才意识到他们还没给孩子取名,之前一直叫小神鸟后来叫蛋宝宝,现在确实要取个名字了。


  摩诃思索着,视线绕着房间扫过一圈,最后停在桌子上摊着的佛经,那是他怕迦楼罗一动不动地卧着孵蛋无聊,特地找来念给迦楼罗听的。


  “就叫迦陵频伽吧,妙生、妙音的意思,宝宝还在蛋里的时候就能鸣叫还会诵经声音又清婉动听,正合适这个名字。”摩诃说完轻轻捉住婴儿的小手,说:“小神鸟,你就叫迦陵频伽,好不好?”


  小婴儿听了冲着摩诃咯咯笑,手脚高兴地挥动起来。


  迦楼罗见状也高兴道:“她笑了,她也喜欢这个名字。”


  凤凰最后拍板道:“那就迦陵频伽。”说完忍不住跟着逗了两下迦陵频伽,然后问迦楼罗和摩诃:“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回北京?”


  迦楼罗想了想,说:“过几年吧,迦陵频伽毕竟不是人类小孩,最好等她的能力稳定了再说,雪山没什么人随便她跑,在人口稠密的地方怕弄出什么乱子。”


  凤凰听完点点头,“这样也好,那你俩在雪山好好养娃,我和你爸隔段时间来看你们,有什么事就手机联系我,别自己瞎搞。”


  “好的,母亲。”迦楼罗和摩诃乖乖答应。


  凤凰看他们一应物品都准备的齐全就放心的和周晖离开了。临走前看了眼门口并肩而立目送他们的迦楼罗和摩诃,心下感叹,孩子们互相陪伴有了圆满的家庭,真好!这样想着更加用力的握紧了身旁周晖的手,我们也会互相陪伴彼此直到生命尽头。


       彩蛋是一点点后续。

       本来是个自割腿肉的即兴短打,写的也不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点赞又续了两篇,在这里谢谢大家支持了!😘

      


  


  


  


  


  


  


  


  


  


  


  


  


  


  


  


  


  


  


  


  


  

崎川yyds

霜降3

     青鸾是在摩诃走后的第十年出生的。


     和孔雀大明王一样,出生在一个下霜的早晨,周晖给她名叫做阮媞。


     阮媞刚出生的时候,周晖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送给她。凤凰本来为女儿去的名字叫做般若,但一向随和的二儿子却罕见的强硬:


     “摩诃已经死了,妹妹不是他的替代品。”


    迦楼罗不喜欢青鸾,一点也不。也...

     青鸾是在摩诃走后的第十年出生的。


     和孔雀大明王一样,出生在一个下霜的早晨,周晖给她名叫做阮媞。


     阮媞刚出生的时候,周晖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送给她。凤凰本来为女儿去的名字叫做般若,但一向随和的二儿子却罕见的强硬:


     “摩诃已经死了,妹妹不是他的替代品。”


    迦楼罗不喜欢青鸾,一点也不。也许是迦楼罗嫉妒阮媞享受到了他和摩诃永远都不可能得到的东西。


     更重要的是,与其说阮媞像凤凰,不如说更像摩诃,同样飞扬的眼角,嘴角勾起的弧度。每次在和阮媞的对视中,迦楼罗总能透过她琉璃色的眼眸中看到摩诃幼时的身影。


     周晖欲哭无泪,一个天大的笑话——三闺女长得像摩诃。问题不大,摩诃像楚河,阮媞像摩诃,四舍五入就是阮媞像楚河,周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阮媞从小到大都没有受到过委屈,有公主命却没有公主病。可能阮媞最不懂的只有迦楼罗哥哥了,阮媞喜欢青色,但楚河和迦楼罗都不喜欢看她穿青衣。阮媞第一次学会幻术,她把自己变成了银发男子身。那也是楚河第一次冲阮媞生气,楚河说:


     “阿媞,不要这样,母亲和哥哥会生气的。”


     很多年以后,阮媞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哥哥,叫做摩诃………

椿虬
凤凰明王极恶相出,在照弗婆提洲...

凤凰明王极恶相出,在照弗婆提洲的东海上大败降三世,海啸甚至震动了万里以外的须弥山山脚。

凤凰明王极恶相出,在照弗婆提洲的东海上大败降三世,海啸甚至震动了万里以外的须弥山山脚。

恒真式

8.联动非典型阅读体(桃花主场)

本次阅读顺序按序章来算,各本按一章轮。

红心蓝手支持一下呀!!(๑•ᴗ•๑)♡


《提灯映桃花》


都市现耽狗血酸爽小自文,强取豪夺虐恋情深豪门恩怨相爱相杀俗套HE


曾见周灵王太子,碧桃花下自吹笙。


现代都市降妖驱魔文,王八之气爆表每天都被自己帅醒攻&竖强不息怎么打都打不死受,时髦值点满哟!(误到天际)


立意:立意待补充

标签:强强灵异神怪相爱相杀复仇虐渣

主角:周晖,楚河配角:张顺,于靖忠,颜兰玉,梵罗

其它:大批想当主角的配角及想杀主角的炮灰若干,HE

风格:正剧   视角:主受


【大家好,这是早期...

本次阅读顺序按序章来算,各本按一章轮。

红心蓝手支持一下呀!!(๑•ᴗ•๑)♡




《提灯映桃花》


都市现耽狗血酸爽小自文,强取豪夺虐恋情深豪门恩怨相爱相杀俗套HE


曾见周灵王太子,碧桃花下自吹笙。


现代都市降妖驱魔文,王八之气爆表每天都被自己帅醒攻&竖强不息怎么打都打不死受,时髦值点满哟!(误到天际)


立意:立意待补充

标签:强强灵异神怪相爱相杀复仇虐渣

主角:周晖,楚河配角:张顺,于靖忠,颜兰玉,梵罗

其它:大批想当主角的配角及想杀主角的炮灰若干,HE

风格:正剧   视角:主受



【大家好,这是早期的淮老师,淮永信(大雾)】


【看完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四大骚攻里没有周晖?这不合理,然后我的小姐妹告诉我:有没有一种可能,周晖在评委席?】


【后期淮妞就成了《正道的光》哈哈哈哈哈哈 】


江停:“现代都市降妖驱魔文?”


吴雩:“灵异神怪?”


韩小梅:“强取豪夺虐恋情深豪门恩怨相爱相杀俗套HE?!”


破云群众恍惚间,好像看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他们面前轰然崩塌,说真的马克思老人家看到会跳出棺材板吗?


虽然到这来世界观早碎成块了,但这跟出去后不一样啊!果然世界充满物种多样性。


吴雩张了张嘴,像是想说些什么,解行投胎了吗?他过的还好吗?他会…看着我吗?


终究还是没说,在吴雩的脑海中1314号:“小雩,回去后可以看到解行一小会,我偷偷给你开权限!他现在已经投胎啦。”


“好。”


严峫:“怪不得,有些案宗过程很模糊啊,原来是有灵异事件穿插。”


周晖吊儿郎当的姿态很符合简介,“兄弟要不要来张符啊?国家人员保真哟∽”


老婆,凤凰凤凰🤤🤤🤤🤤🤤🤤🤤🤤🤤🤤🤤🤤🤤🤤🤤🤤🤤🤤🤤🤤🤤🤤🤤🤤🤤🤤🤤🤤🤤🤤🤤🤤🤤🤤🤤🤤🤤🤤 


【这个凤凰一下子就戳到了我的…嗯…心巴上,来个人给我打周晖叉出去!不要打扰我看美人!!(被打)】


【下一秒,周晖完美诠释了他的自信:“嗨,老婆!”】


【“殿下,我不是来打仗的,我是来向你求婚的。”】


【周晖:“我去已经跪下来直呼老婆了。这就是爱情吗老婆,没有你的日子我感觉好空虚,现在看到你我只觉得这么长时间的等待都有了意义,老婆,可以看在我风流倜傥实力超群的份上直接嫁给我吗?国家人员五险一金,有投资头脑还有钱,可以和你生两个崽最好生完就扔不要让他们危害我们之间的感情。啥都听你的,卡是你的车(灵魂二奶)是你的老子本人也是你的。老婆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明天领证下午度蜜月没问题吧老婆。”】


【周晖别抢人家小姑娘号!】


严峫神神秘秘的到周晖旁边:“周兄弟,你那两个儿子保真?”


周晖:“我家凤凰生的,绝对保真。”


祝红:“嘶,我们那边还没见识过凤凰这样的天生胎呢。”


沈巍推了推眼镜:“世界观设定的不同吧,就像他们那边没有斩魂使一样。”



【周晖:如果三胎是闺女,我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三胎万一不是个女孩儿…】


【不要跟它大哥一样成天要弑父,二哥离家出走就行了哈哈哈】


【怕再弄个儿子出来和摩诃杀了你是吗哈哈哈哈哈】


“所以我还是把颜小美人杀了比较快?”周晖陷入了沉思。


陆驿站:“对啊!儿子有很大几率是不孝子。”


摩诃发起挑衅:“还有这种好事?!周晖多少年了,你是不是不…”


下一秒空间开启防御机制。


1314号:(黑面)草,我的小机械心啊。


杨媚迟疑了一会:“楚先生,你不担心他俩吗?”


楚河/迦楼罗淡然道:“习惯就好了。”

怎么还能离不成?


白楚年感慨的揽着兰波:“啧,庆幸蔼蔼现在不会弑父了。”


兰波:“不会有这种可能了。”


陆言看着与印象中截然不同的,全身散发着渣男气息的陆上锦,弑父不行揍一顿出气肯定行,回去之后就告诉给他买小蛋糕的爸爸,让他奖励自己。

【我觉得摩诃可能会天天过去弑父吧🤔】


【一看到不周山,我就想到了自己白流的眼泪,人家能和时象手牵手嘴对嘴和和美美再活大几千年,到时候我坟都平了盖餐馆他们都不一定死了,我到底在伤心些什么?自取其辱吗?】


【其实我觉得神格这个东西完全可以轮着用啊?!大毛寿命快到时候凤凰把神格给大毛,凤凰寿命快到时候二毛把神格给妈妈,二毛寿命快到的时候大毛再把神格给二毛,由此可见神格完全是个可循环利用东西,这是永动机啊!】


【您就是地狱道的魔…大机灵魔吧。】


周晖:“嘶,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还有大毛你果然不孝子啊。”


摩诃磨了磨尖牙,心想什么天天,我一击必杀。


楚河觉得这个方法回去之后可以尝试一下,真的可行的话,他和周晖还有很长时间可以度过。


方觉夏看向裴听颂,其实百年易过也很不错。


虽然现在提这个有点远,问问你们想看什么名场面,(o・・o)/

还有人鱼陷落,总榜tag前面一堆漫画,不能好好产粮吗???所以人鱼陷落明天去掉改成镇魂,过两天等我搞好再写。

PS:有两条评论出自JJ评论区



十一

来人!给我打钱!你指哪对CP我给写哪对!想看什么梗我写什么梗!想让我填哪个坑我填哪个!(我打的tag里面的)或者oc世界观什么的都可以!(3r-20r一篇,随你)直接走送礼|定金(要知道我的常稿是25/k的,现在缺钱发疯罢了)

可以评论试试白嫖——(抓人)

来人!给我打钱!你指哪对CP我给写哪对!想看什么梗我写什么梗!想让我填哪个坑我填哪个!(我打的tag里面的)或者oc世界观什么的都可以!(3r-20r一篇,随你)直接走送礼|定金(要知道我的常稿是25/k的,现在缺钱发疯罢了)

可以评论试试白嫖——(抓人)

欲停停停停停

宣群

[图片]

是一些个同好群()就是大家有什么好想法也可以在里面分享❗🎉🎉有什么奇怪的梗啊也可以分享🎉⚡⚡感兴趣的可以进去浅玩一下、、虽然可能就是说冷场哈哈哈,现在还在扩建阶段可能没什么人!快进去玩8就是说,冷圈也有咱们的尊严呜呜哈哈(?)


占tag致歉

是一些个同好群()就是大家有什么好想法也可以在里面分享❗🎉🎉有什么奇怪的梗啊也可以分享🎉⚡⚡感兴趣的可以进去浅玩一下、、虽然可能就是说冷场哈哈哈,现在还在扩建阶段可能没什么人!快进去玩8就是说,冷圈也有咱们的尊严呜呜哈哈(?)


占tag致歉

江堕_Duo
是迦摩交流群捏、 欢迎太太都来...

是迦摩交流群捏、

欢迎太太都来一起做饭!

目前是我跟@欲停停停停停 进行一个联。

都可以进都可以进

快来一起迦摩基地催更炒梗做饭吧!

是迦摩交流群捏、

欢迎太太都来一起做饭!

目前是我跟@欲停停停停停 进行一个联。

都可以进都可以进

快来一起迦摩基地催更炒梗做饭吧!

VODKA_47
周晖:天王老子来也拦不住老子要...

周晖:天王老子来也拦不住老子要三胎🥵

周晖:天王老子来也拦不住老子要三胎🥵

大明湖畔的鸽子精

联动阅读体8

暂定参与联动的有«提灯映桃花»«镇魂»«妖怪公寓»«天官赐福»《阴客》


桃花时间线:第一次见颜兰玉


镇魂时间线:轮回晷之后


妖怪公寓:刚搬进小区


天官赐福:全文完结之后


阴客:刚开始


ooc预警


暂时定这么多,不带反派玩


( )为弹幕 【 】为剧情 [ ] 为系统


—————————————————————————————


[起床了,今天有新成员加入]0852一大早就

将...


暂定参与联动的有«提灯映桃花»«镇魂»«妖怪公寓»«天官赐福»《阴客》


桃花时间线:第一次见颜兰玉


镇魂时间线:轮回晷之后


妖怪公寓:刚搬进小区


天官赐福:全文完结之后


阴客:刚开始


ooc预警


暂时定这么多,不带反派玩


( )为弹幕 【 】为剧情 [ ] 为系统



—————————————————————————————


[起床了,今天有新成员加入]0852一大早就

将众人叫醒


众人迷迷糊糊的走出房门


“新成员?”顾白仿佛还没睡醒迷糊着重复

了一句


[对滴,他们已经到了]0852道


一道白光闪过,空间里多出了一堆“人”的

身影


[先看文案]


【阴客


文案


“活得太久一不小心就扭曲了”攻x“近墨

者黑想不扭曲也难”病弱受(大误)


康和医院三楼拐角处的法医门诊室上贴着一

张排班表:周一、周三:市公安局;周二、周

四:区公安局


当然,这只是常人眼中所看到的。其实在这

之下,还有一句话……


上面写着--每月十五,阴客到,过期不候,

行踪另寻。


某月十五,殷无书站在桥边一块黑石上远远

冲谢白道:“自从你住到这鬼地方之后就再

没让我进过门。”谢白抓着门边,面无表

情:“说完了?”


殷无书:“好歹我含辛茹苦养了你小一百

年。”谢白冷着脸:“所以呢?”殷无

书:“门板拍轻点?”


谢白二话不说抬了手,“咣”地一声封了

门,动静大得石桥都抖了抖。


殷无书:“……”】


谢白:“……”


殷无书:“……”


“哈哈哈殷无书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娄衔月

幸灾乐祸


殷无书似笑非笑的看着娄衔月


谢白依旧是面无表情


“哎,大兄弟,你们那儿也有鬼啊”赵云澜

搭上殷无书的肩膀


“莫非你们……”


“哎呀,除了小白那个世界,都有鬼”


听到小白二字谢白才看了他们一眼


“小白?谢姓少年那你以后是不是要叫大白了”


谢白瞪了殷无书一眼


“哎,媳妇,那个叫谢白的身上的气息好像

有点熟悉啊”周晖揽住楚河在他耳边低声道


“嗯”


(啊啊啊啊是判官啊啊啊啊啊!!!)


(木苏里这个女人太会了嗷嗷嗷!!!)


(小白小白小白小白小白小白小白小白小白

小白小白小白小白小白小白小白小白小白小

白小白小白小白小白小白小白小白)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对冷门CP,真是太不

容易了!!!)


(小白!媳妇!)


(ls慎言啊,当心被***殷无书暗杀)


(lss几个菜,醉成这样)



[这是弹幕,别人对你们的喜欢]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早点休息,

明天见]0852说完便消失了



——————————————————————————————



碎碎念:好了,没了,烈火浇愁还会加的,

不过是在最后了,我想把天官踢出去,我实

在是不会写天官











大毛爱吃人💕
摸了个二毛,希望不要上色废吧˃...

摸了个二毛,希望不要上色废吧˃ʍ˂

摸了个二毛,希望不要上色废吧˃ʍ˂

欲停停停停停

迦摩·“喂!你今天给我投票了吗?”


@喵隐辰起 的梗,,对不起我写的太烂了,完全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写呜呜


“我说你们是不是疯了!!”


美人看着手里被塞过来的邀请函愣了两秒,直到上面的“训练生”三个字醒目又简单,摩诃愤愤的把邀请函扔到桌子上,“有病吧。”


这个选秀节目中如今“禁止”“不让”的大环境中,为了不被打压,只能请了一些背景比较大的人。而迦楼罗早就听到了有个人求人求到了高层,但没想到第二天就看到了邀请函。


颜兰玉偷偷看了眼邀请函,松了口气。生怕下一秒那东西就会出现在自己桌子上。


于是咱们的高高在上的神祇,艳丽无双的孔雀大明王去了这档节目。


……


这是孔雀大明王练习的……第...


@喵隐辰起 的梗,,对不起我写的太烂了,完全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写呜呜



“我说你们是不是疯了!!”


美人看着手里被塞过来的邀请函愣了两秒,直到上面的“训练生”三个字醒目又简单,摩诃愤愤的把邀请函扔到桌子上,“有病吧。”


这个选秀节目中如今“禁止”“不让”的大环境中,为了不被打压,只能请了一些背景比较大的人。而迦楼罗早就听到了有个人求人求到了高层,但没想到第二天就看到了邀请函。


颜兰玉偷偷看了眼邀请函,松了口气。生怕下一秒那东西就会出现在自己桌子上。


于是咱们的高高在上的神祇,艳丽无双的孔雀大明王去了这档节目。


……


这是孔雀大明王练习的……第七天。相比别的选手练习了两年,三年的选手来说,他除了一张脸以外,什么业务都不熟练,因此也被其他人戏称为,花瓶美人。


花瓶虽然花瓶,却也是其他人惹不起的一尊大佛。对于两个月的封闭训练,迦楼罗是主动揽了照顾孔雀大明王的活儿,毕竟如果没有他,很难有人镇得住摩诃了。


结果迦楼罗跟着看了几次,发现摩诃对于这方面……实在没什么天赋。唱可以不出声,可跳舞明显就是在划水啊!也就靠着那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和高挑的身材才能拉到票……


跳完结束的摩诃不爽的看向迦楼罗,“什么意思,我跳的不好看吗?你这什么表情?”


“……挺好的,跳的挺好的,哦对,我给你开通了微博,平时别瞎发东西,我放了一段你练舞的上去,帮你吸吸粉。”


迦楼罗把手机还给摩诃,摩诃随意翻了翻,看到一群人在评论区高喊“哥哥我可以”后得意的笑了笑,挑起迦楼罗的下巴轻佻道:“干得不错,傻叉弟弟。”


于是趁着别人收工都走了,迦楼罗把美人压在身下狠狠的讨了次便宜,两个人在里面放肆了许久,才从训练室里出来。


结果第二天上舞台之前,同队的队友忙问他为什么在脖子上贴了个创口贴。


摩诃冷着脸道:“被狗咬了。”


“……”当然这一块是会被剪掉的。


迦楼罗坐在底下的观众席,认真的架起手机,导演知道他们的背景,嘱咐了一声别剧透后就没再管他。


事实证明花瓶美人也是有好处的。


比如在后期拉票的时候。


那一会儿已经录制完了前面的所有舞台,摩诃天天把投票链接甩到国安那群人的群里,见到人就是一句“今天你给我投票了吗”。


成团之夜的当晚,摩诃把许多组长都拉过去看现场版。他一身打歌服,如今也算是小有名气,但却没有任何顾忌的与迦楼罗在后台接吻。


“你觉得我行吗。”上台前摩诃忽的问道,迦楼罗笑着理了理他的头发,“不自信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摩诃抿了抿唇,心虚道:“我的实力我了解,不给他们拖后腿就算好的了。”


没想到这人也会有不自信的时候。


“我相信你。”迦楼罗小声在他耳边道,“这支舞你练过很多遍了,肯定没问题的。”


事实上演出效果也确实不错。最起码是摩诃唯一一次既没有跑调,也没有慢拍的一次舞台。期间于靖忠还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幸好周晖不在,要不然肯定又是一阵腥风血雨。”


其实他们来这看一圈完全是看热闹,因为节目顶风作案的原因,所以摩诃早就已经是出品方保下的人。迦楼罗托着下巴,漫不经心的瞧着舞台上鞠躬谢幕的人,忽的笑了出来。


“我以前可从来没想过大毛竟然真的能去干唱跳,听着就很玄幻不是吗。”“不过好歹也有对方处的来的领域了……”


于是我们星光熠熠的孔雀大明王就在今日出道了。





张顺跑到国安处听说了这事后愣了很久,才毫不留情的捧腹大笑了起来,不过幸好迦楼罗和摩诃都不在,所以他才这般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出道……哈哈哈……真是,你们还真能想得出来……”


至于被人“嘲笑”的主角,此时正四处跑着行程。


自出道那日开始,迦楼罗便小心翼翼的与他保持着距离,生怕被什么人拍去了,再上个热搜就更不好了。


对此摩诃本就因为过于紧密的行程而不爽的心情,更加差劲了。他暗戳戳的暗示了迦楼罗许久,甚至直接把酒店房间号告诉他,对方都能无动于衷。


于是摩诃也跟对方生起了闷气,转身认真的练起了舞,渐渐的也就不会在打歌舞台上失误了,其他人对于“花瓶美人”的称呼也逐渐到了“全能ace”。


他的粉丝开始多了起来,从接机到应援,没有一项缺席,但是他却能感受到,迦楼罗非但没有像他想象中的一样主动找他,反而离他越来越远……


这不对。


在一次打歌结束之后,摩诃故意磨磨蹭蹭的没走,留到最后,才语气僵硬的道:“现在和你说句话越来越难了是吧。”


迦楼罗在他后面提着东西,闻言抬眸道:“走吧,不早了。”


摩诃垂眸,最终沉默的起身,两个人并肩走了出去。


他知道,出去就是数不尽的摄像头。


在明知道会被拍下的情况,在明知道这对于自己或许没好处的时候——


他忽的把迦楼罗往旁边一拽,印上了一个温柔又宣誓所有权的吻。迦楼罗没想到摩诃会这样主动,却也担心会被狗仔们拍到。


就算亲完了,摩诃也拉着迦楼罗的手,威胁道:“你敢松开我,这辈子你都别想好过。”


“……”


两个人转身沿着江边散步,月光正好,朦胧的照在对方那种美艳的脸上。他低声道:“我才不要像别的爱豆那样躲躲藏藏的……”


“我不怕聚光灯,不怕舆论,不怕狗仔,不怕他们脱粉……你到底明不明白,我怕的只是……只是……”


“只是这种你在疏远我的感觉。哪怕你在为我着想。”


或许一辈子只能见一次摩诃煽情的样子,迦楼罗笑了笑,“想什么呢。我怎么舍得疏远你。我只是觉得太亲密会让其他人说闲话,对你不好,没想到反而让你……”


剩下的话没有说完。


便尽数融在了吻中。







至于之后,在团综采访中,摩诃大大方方的介绍起了自己的爱人,尽管这样对他来说流失了很多的粉丝,但他并不在乎。


“您这样公开不怕掉粉吗?”主持人好奇的问道。


摩诃闻言一下睁开了差点睡着的眼睛,他好像有些疑惑的道:“她们关不关注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跟他最有关系的那个人,一定会在他身边的。


这就足够了。










(烂到至今不敢看第二遍我是崽种 🚬🚬🚬🚬🚬)



茶
第二字就叫做“晖”吧,是太阳之...

第二字就叫做“晖”吧,是太阳之光辉的意思。

——提灯映桃花by淮上

第二字就叫做“晖”吧,是太阳之光辉的意思。

——提灯映桃花by淮上

茶
请您别动…… 我不是来打仗,我...

请您别动……

我不是来打仗,我是来向您求婚的。

——提灯映桃花by淮上

请您别动……

我不是来打仗,我是来向您求婚的。

——提灯映桃花by淮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