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提线木偶

3588浏览    82参与
挽影灯花

      我又觉得我像个提线木偶了,穿什么衣服都要听奶奶的,买什么衣服每次买都很危险,有一次我很开心地挑了一件自己喜欢的衣服,回家就被她骂,说这件衣服怎么怎么难看,你会不会挑啊(她挑的衣服我就没喜欢过),穿着像什么样子……我当时差点没哭出来,幸好控制住了,否则会被骂得更惨,我现在只记得那是一件粉色的衣服,她最讨厌粉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而现在,我已经不在乎了,商场里看到喜欢的衣服从来不提,最多表现出很感兴趣的样子,买的衣服有时候不喜欢,但反正他们满意就行,我越来越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了,有点得过且过,我也不知道这好不好。...


      我又觉得我像个提线木偶了,穿什么衣服都要听奶奶的,买什么衣服每次买都很危险,有一次我很开心地挑了一件自己喜欢的衣服,回家就被她骂,说这件衣服怎么怎么难看,你会不会挑啊(她挑的衣服我就没喜欢过),穿着像什么样子……我当时差点没哭出来,幸好控制住了,否则会被骂得更惨,我现在只记得那是一件粉色的衣服,她最讨厌粉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而现在,我已经不在乎了,商场里看到喜欢的衣服从来不提,最多表现出很感兴趣的样子,买的衣服有时候不喜欢,但反正他们满意就行,我越来越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了,有点得过且过,我也不知道这好不好。

      不过还有的时候,奶奶总要管我的学习问题,然后她自己这不懂那不懂,我解释了还不懂,说我不耐烦,说吧说吧,不过我确实有点不耐烦,我还得练,练得心里烦得要命脸上保持平静地解释,反正她开心就够了。完了她也不让我管她的事,虽然我稍微弄一下就可以明白了,她比我还不乐意解释,她一直就是她会的她觉得简单的别人应该像个天才一样立刻就会,不考虑她自己学了多久,然后我们会的她不会的又是我们不肯教,随便吧……她今天还重申几遍我如果用那沓纸作为草稿纸多么多么好,我开始担忧我下回是不是用什么笔都要听她的,我希望她永远不要懂笔的品牌们,我现在用百乐的。

       我写的时候又没控制住表情,我应该微笑,虽然一开始那么做觉得好违心,但现在已经好多了,我会不会越来越虚伪?我觉得不会,我还有我的朋友们,我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一直很真实,大家都很宽容,都很理解,他们会努力帮我不掉队,我很感谢他们。

        用了lofter之后我才知道,情况比我严重的人多得多,我只能希望大家都能熬过来,哪怕生活好像没有尽头……

      (我原来做过一个这样的梦,就是我在跑,一直跑,在楼梯上看不到尽头的跑,感觉自己越来越高,也看不到尽头。)


玄青
木偶 为你预备了笑脸,心事不能...

木偶

为你预备了笑脸,心事不能被泄露。

天亮之后,你的拥抱,

能不能再属于我。

——SNH48《木偶》

木偶

为你预备了笑脸,心事不能被泄露。

天亮之后,你的拥抱,

能不能再属于我。

——SNH48《木偶》

齐揽月.

凶恶.4

第四章' 

-久无人居的山间别墅,半夜里敲响的十二点钟声,子夜月光下发出吱嘎声响的提线木偶,线后露出诡异微笑的操纵者。- 


-独自一人坐在偌大观赏厅的操纵者,幕布后不由操纵的提线木偶- 


-聪明反被聪明误- 


是新坑,是南北,是双恶人,是走剧情还带点恐怖的那种。 


我们ooc很严重的,上升正主的给爷爬。 


人设背景封号爵位假的假的假的假的!!我们瞎编的憋当真!!我们不敢篡改历史的!!称呼礼数什么的不对也别杠,毕竟不太了解,小说而已。 ...

第四章' 

-久无人居的山间别墅,半夜里敲响的十二点钟声,子夜月光下发出吱嘎声响的提线木偶,线后露出诡异微笑的操纵者。- 

 

-独自一人坐在偌大观赏厅的操纵者,幕布后不由操纵的提线木偶- 

 

-聪明反被聪明误- 

 

是新坑,是南北,是双恶人,是走剧情还带点恐怖的那种。 

 

我们ooc很严重的,上升正主的给爷爬。 

 

人设背景封号爵位假的假的假的假的!!我们瞎编的憋当真!!我们不敢篡改历史的!!称呼礼数什么的不对也别杠,毕竟不太了解,小说而已。 

 

作者:崔姜笙‖齐揽月 @shaking小崔. 

 

———————————————————— 

    蒲熠星时常回忆起他在城堡里与自己父亲易莱德公爵的那些小事大事。记得父亲很支持他的决定,哪怕是迟迟不找夫人也不怎么指责,父亲与母亲也很是相爱。 

 

    “今天要和母亲要去郊游,爱德华先生您今天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能让我早点结束课程吗?”我收好书籍,静等爱德华的吩咐。“伊诺克少爷,既然您已经完成了我的任务,那么您就可以休息了。”爱德华先生向我微微鞠躬表示敬意。我点了下头当做回礼,跟着佣人走了出去,去寻找母亲的车。 

 

    佣人一路随行,母亲与我坐在宽敞的车后座,母亲微微眯上眼歇息,我则好奇地望着窗外的世界。这次要去的田园很美,远远能望见宽广的草坪外还裹着一圈野花野草。 

 

    到了草坪外,司机将车停下,佣人把我们要用的食物和东西搬出来到草坪上,我兴奋地跑在柔软的草坪上,母亲跟在我身后走着。母亲是公爵夫人,自然要时刻注意礼仪,但我还小,比母亲要无拘无束许多。 

 

    厨子们早已为我们准备好了各种甜点,虽是甜点但丝毫不腻,我一手一块,嘴里化着各式各样的甜点,母亲时常拿出帕子来为我拭去嘴角的点心屑。我记得那日我十分开心,足足玩到傍晚才回去。 

 

    十七岁以后,父亲忙于处理政事,极少回家;母亲也整日忙这忙那,放我一个人在家面对空荡的城堡和诸多佣人。我第一次认识齐思钧时,父亲难得回来一趟,身后还跟着一个与我相仿年纪的少年,少年眉眼温柔又懒倦,就是齐思钧。 

 

    那时父亲跟我介绍说,他是艾斯女公爵的长子,还有位弟弟叫唐九洲。我当时好奇为何弟弟与他不同姓,后来齐思钧告诉我,他的弟弟是母亲的义子,并非亲生,到如今,我还未曾见过他那位神秘的弟弟。 

 

    十七岁到十九岁那两年中,一直是齐思钧陪我度过无聊的时光,我们两个无话不谈,是很好的朋友。十九岁那年,他的母亲将他接走,至此之后,我便很少见到他。 

 

    若说回忆中记得最深的人,可能还是当今国王的长子威尔士亲王—周峻纬。每当出席皇家各种舞会聚会时,人群中最耀眼的,应该就是他。国王的长子历来拥有绝对的继承权,是下一代英国的统权者,从儿时开始便备受瞩目。 

 

    他是皇储,也带着皇储的模样,锋芒毕露。比起狮子老虎,更像是即将展翅高飞的的雏鹰,眉宇间冷峻厌世。我之前从未与他搭过一句话,但一见面就仿佛认识了好几年一般熟悉默契。 

 

    一次皇家舞会上,我与齐思钧都不大喜欢那样嘈杂的环境,便想着躲到城堡的偏僻处去清静,毕竟这是皇家舞会,我们身为两位公爵的儿子,自然不能提前离席。在城堡外的凉亭里,我没想到同样能看见周峻纬,他是皇储,本应该站在舞会最耀眼的地方。 

 

    当时走到据凉亭几英寸的地方时,我与他对视了一会,也无法从他眼里读出个所以然来,便和齐思钧大胆地向凉亭走去。“看来亲王殿下也不喜欢嘈杂的环境。”齐思钧说。 

 

    周峻纬笑起来,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他笑。笑容不暖也不冷,倒也不官方,就像朋友之间礼貌的微笑。他说:“自然,看来二位也是。”齐思钧对他倒很感兴趣,我还好,只是觉得这个人很适合当朋友或合作伙伴。 

 

    那场舞会结束的很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峻纬跟国王陛下说了,总之在我们和他聊完几句之后,他就告辞离开了凉亭,重新走进舞会。之后我也时不时的见到他,父亲母亲见我有了朋友也很开心,便放任我去玩。 

 

    夜深,黑乌鸦的叫声环绕着我。因为雷电大雨的缘故,我们早早就散了。我带着齐思钧在后院里做的花环,正准备给父亲母亲看,可还没走进房门,就听见了父亲的声音从屋里传来。他大声吼叫着辱骂着,扯着母亲的头发,可我却只能躲在窗后捂着嘴巴不敢出声。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只能祈求这场暴风雨快点过去。“你真以为你配得上公爵夫人吗?!要不是维莱尔下的令,你就只是一个男爵的次女罢了,还在我面前提这提那,我早就受够你了!” 

 

    屋内的尖叫声和谩骂声对于我这个从小在幸福中长大的人无非是重重一击,他们是什么时候就这样了,还是说一直…我的内心开始担心未来我的家庭会是怎么样,又或者说现在会是怎么样。正当我听着父亲的声音,把怨恨全都聚集在我紧紧握住的双拳时,周围的一切突然变得悄无声息。我心里五味杂阵,把所有坏的结果统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从窗外的格子悄悄往里探去,我忍住不让自己有一点哭声。母亲倒在了血泊中,她被父亲用剑砍死了。 

 

    易莱德仿佛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过激,慌忙扔下手中的剑蹲下探查母亲的气息。我的心跟着他的动作紧张,可当我看到父亲颓废地坐在母亲身边后,我就知道最坏的还是来了。人在无声哭泣的时候,总会比有声的时候要难受更多,我的手掌被花环上的玫瑰花茎刺破,但远远比不上我内心的伤痛。回想着母亲生前待我的好,我的怨恨油然而生,双手不停地因为憋着的怒气而颤抖。 

 

“易莱德,我恨你,永远” 

  ——to be continued… 

 

 


庄疏瑶

凶恶.④『南北』被病态操控的木偶

恐怖.病态向.结局HE『南北长篇』

链接版

回忆起17岁的那年. 

恐怖.病态向.结局HE『南北长篇』

链接版

回忆起17岁的那年. 

齐揽月.

凶恶3

第三章'

走剧情,che在评论,我被老福特搞怕了


-久无人居的山间别墅,半夜里敲响的十二点钟声,子夜月光下发出吱嘎声响的提线木偶,线后露出诡异微笑的操纵者。-


-独自一人坐在偌大观赏厅的操纵者,幕布后不由操纵的提线木偶-


-聪明反被聪明误-


是新坑,是南北,是双恶人,是走剧情还带点恐怖的那种。


我们ooc很严重的,上升正主的给爷爪巴


人设背景假的假的假的假的!!我们吓编的憋当真!!我们不敢篡改历史的!!


作者:崔姜笙‖齐揽月. @shaking小崔. 


——————————————————————————


依旧是熟悉的...

第三章'

走剧情,che在评论,我被老福特搞怕了


-久无人居的山间别墅,半夜里敲响的十二点钟声,子夜月光下发出吱嘎声响的提线木偶,线后露出诡异微笑的操纵者。-


-独自一人坐在偌大观赏厅的操纵者,幕布后不由操纵的提线木偶-


-聪明反被聪明误-


是新坑,是南北,是双恶人,是走剧情还带点恐怖的那种。


我们ooc很严重的,上升正主的给爷爪巴


人设背景假的假的假的假的!!我们吓编的憋当真!!我们不敢篡改历史的!!


作者:崔姜笙‖齐揽月. @shaking小崔. 


——————————————————————————


依旧是熟悉的十二点钟响,蒲熠星准时来到文韬房前,敲响了他的房门。“我的木偶,该表演了”


 


经过许久的心里斗争,文韬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门,他从未经历过这样的特殊事情,也从未有过当提线木偶的经历。“我要怎么做……”


 


蒲熠星把他领到后台,像模像样的在他各个关节处粘上线,“放轻松,和其他木偶一样动就行了,我不会牵着你。”“好……”


 


这次难得的,他们见到了神秘的别墅主人,他坐在台下第一排的中间位置,欣赏着这场惨无人性的表演。聪慧敏智如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文韬是个活人,一舞毕,他站起身走向观赏台,一把扯下了粘在文韬关节上装模作样的线扔在地上。“阿蒲,解释一下?你什么时候能带真人了”。说是询问,但他并没有等待蒲熠星的回复,自顾自地钦点着木偶,想要解决掉文韬。


 


齐思钧从楼上下来,手里把玩着迷你的小玩偶,见到三个人围在观赏台旁,周峻纬点着木偶,蒲熠星垂着头,一旁的男生有些眼熟,他就觉得不对劲了,加快了步伐走向三个人那边。“怎么了峻纬?”齐思钧收起手中的玩偶,走进了三人附近低沉的气压里。周峻纬见齐思钧来了脸上的阴沉转瞬即逝,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宠溺对齐思钧说:“老齐你不休息下来干什么”“我就下来看看表演,你们怎么了?”周峻纬看向文韬,眼里的笑意渐渐散去。“阿蒲带了个活人进来。”语气冰冷。齐思钧也顺着周峻纬的目光看去,原来是之前那个有礼貌的干净男生,便笑着说“瞧着好生俊俏啊,之前见过呢,是个很有礼貌的人,要不看在我的面子上留下他?峻纬?”“好”周峻纬让木偶退下,转身上了楼。


 


“多谢了”蒲熠星对齐思钧说。齐思钧温柔地笑起来,唇角比天,他说:“你跟我谢什么啊,我救的又不是你”打趣完蒲熠星后又转头拍了拍文韬的肩,“你叫文韬对吧,幸会”


 


文韬愣了一下,报以一个扯着嘴角的笑,他自己是没想到这个凶宅里还有这样温柔的人。也是,自从他到了这里,没想到的事都体验了,但他想逃。


 


自从那次表演后,蒲熠星再也没有找文韬表演,虽是允许了他白日出门,也警醒他半夜不要踏出自己房门一步。他整日整日呆在房门里反复地看自己随身带的书,书页都快翻烂了,他想逃走,他想要自由。


 


文韬很久没有看到其他人了,蒲熠星似乎只是在十二点操纵木偶日复一日的进行机械舞蹈,齐思钧和周峻纬整日在二楼,他也上不去,便生出了逃跑的想法。反正没有人在,木偶白天时也被幕布挡着出不来动不了,为何不趁这个时机逃出去重获自由?


 


雾雨笼罩的午后,窗外雨丝拍打在别墅上,文韬走出房间环绕了一圈没看到人,便收拾了自己来时带的那个箱子,准备出逃。他小心小步走到大门前,正想推开却发现门早已被锁牢,他懊恼地想起来,这么没有考虑到锁门这件契机。正怏怏地转过身准备回房间时,却发现许久不见的蒲熠星竟站在自己身后。


 


“要处置我?”


 


“不乖了,就要罚。”


——to be continued…

庄疏瑶

凶恶.③『南北』被病态操纵的木偶

第三章' 

有车!!!前面是剧情,后面是小破车!🚗🚗 

-久无人居的山间别墅,半夜里敲响的十二点钟声,子夜月光下发出吱嘎声响的提线木偶,线后露出诡异微笑的操纵者。- 

-独自一人坐在偌大观赏厅的操纵者,幕布后不由操纵的提线木偶- 

-聪明反被聪明误- 

是新坑,是南北,是双恶人,是走剧情还带点恐怖的那种。 

我们ooc很严重的,上升正主的给爷爪巴 

人设背景假的假的假的假的!!我们吓编的憋当真!!我们不敢篡改历史的!! 

作者:崔姜笙‖齐揽月. @齐揽月. 

———————...

第三章' 

有车!!!前面是剧情,后面是小破车!🚗🚗 

-久无人居的山间别墅,半夜里敲响的十二点钟声,子夜月光下发出吱嘎声响的提线木偶,线后露出诡异微笑的操纵者。- 

-独自一人坐在偌大观赏厅的操纵者,幕布后不由操纵的提线木偶- 

-聪明反被聪明误- 

是新坑,是南北,是双恶人,是走剧情还带点恐怖的那种。 

我们ooc很严重的,上升正主的给爷爪巴 

人设背景假的假的假的假的!!我们吓编的憋当真!!我们不敢篡改历史的!! 

作者:崔姜笙‖齐揽月. @齐揽月. 

—————————————————————————— 

    依旧是熟悉的十二点钟响,蒲熠星准时来到文韬房前,敲响了他的房门。“我的木偶,该表演了” 

 

    经过许久的心里斗争,文韬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门,他从未经历过这样的特殊事情,也从未有过当提线木偶的经历。“我要怎么做……” 

 

    蒲熠星把他领到后台,像模像样的在他各个关节处粘上线,“放轻松,和其他木偶一样动就行了,我不会牵着你。”“好……” 

 

    这次难得的,他们见到了神秘的别墅主人,他坐在台下第一排的中间位置,欣赏着这场惨无人性的表演。聪慧敏智如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文韬是个活人,一舞毕,他站起身走向观赏台,一把扯下了粘在文韬关节上装模作样的线扔在地上。“阿蒲,解释一下?你什么时候能带真人了”。说是询问,但他并没有等待蒲熠星的回复,自顾自地钦点着木偶,想要解决掉文韬。 

 

    齐思钧从楼上下来,手里把玩着迷你的小玩偶,见到三个人围在观赏台旁,周峻纬点着木偶,蒲熠星垂着头,一旁的男生有些眼熟,他就觉得不对劲了,加快了步伐走向三个人那边。“怎么了峻纬?”齐思钧收起手中的玩偶,走进了三人附近低沉的气压里。周峻纬见齐思钧来了脸上的阴沉转瞬即逝,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宠溺对齐思钧说:“老齐你不休息下来干什么”“我就下来看看表演,你们怎么了?”周峻纬看向文韬,眼里的笑意渐渐散去。“阿蒲带了个活人进来。”语气冰冷。齐思钧也顺着周峻纬的目光看去,原来是之前那个有礼貌的干净男生,便笑着说“瞧着好生俊俏啊,之前见过呢,是个很有礼貌的人,要不看在我的面子上留下他?峻纬?”“好”周峻纬让木偶退下,转身上了楼。 

 

    “多谢了”蒲熠星对齐思钧说。齐思钧温柔地笑起来,唇角比天,他说:“你跟我谢什么啊,我救的又不是你”打趣完蒲熠星后又转头拍了拍文韬的肩,“你叫文韬对吧,幸会” 

 

    文韬愣了一下,报以一个扯着嘴角的笑,他自己是没想到这个凶宅里还有这样温柔的人。也是,自从他到了这里,没想到的事都体验了,但他想逃。 

 

    自从那次表演后,蒲熠星再也没有找文韬表演,虽是允许了他白日出门,也警醒他半夜不要踏出自己房门一步。他整日整日呆在房门里反复地看自己随身带的书,书页都快翻烂了,他想逃走,他想要自由。 

 

    文韬很久没有看到其他人了,蒲熠星似乎只是在十二点操纵木偶日复一日的进行机械舞蹈,齐思钧和周峻纬整日在二楼,他也上不去,便生出了逃跑的想法。反正没有人在,木偶白天时也被幕布挡着出不来动不了,为何不趁这个时机逃出去重获自由? 

 

    雾雨笼罩的午后,窗外雨丝拍打在别墅上,文韬走出房间环绕了一圈没看到人,便收拾了自己来时带的那个箱子,准备出逃。他小心小步走到大门前,正想推开却发现门早已被锁牢,他懊恼地想起来,这么没有考虑到锁门这件契机。正怏怏地转过身准备回房间时,却发现许久不见的蒲熠星竟站在自己身后。 

 

    “要处置我?” 

 

    “不乖了,就要罚。” 


车车在这木偶狂欢日.🚗🚗 

  ——to be continued… 

 

   


庄疏瑶

凶恶①『南北』被病态操控的木偶

 恐怖.病态向.结局HE『南北长篇』

链接版

木偶狂欢日. 

 恐怖.病态向.结局HE『南北长篇』

链接版

木偶狂欢日. 

齐揽月.

凶恶.2

第二章'

-久无人居的山间别墅,半夜里敲响的十二点钟声,子夜月光下发出吱嘎声响的提线木偶,线后露出诡异微笑的操纵者。-

-独自一人坐在偌大观赏厅的操纵者,幕布后不由操纵的提线木偶-

-聪明反被聪明误-

是新坑,是南北,是双恶人,是走剧情还带点恐怖的那种。

我ooc很严重的,上升正主的给爷爬。

人设背景假的假的假的假的!!我吓编的憋当真!!我不敢篡改历史的!!

作者:崔姜笙‖齐揽月.@崔姜笙. 

——————————————————————————

凌晨一点的钟声轰然敲响,木偶们突然睁开眼睛,还是那空洞的没有眼白的眼神,背后攥线操纵的人猛然松开了手,木偶疯了似的冲出去...

第二章'

-久无人居的山间别墅,半夜里敲响的十二点钟声,子夜月光下发出吱嘎声响的提线木偶,线后露出诡异微笑的操纵者。-

-独自一人坐在偌大观赏厅的操纵者,幕布后不由操纵的提线木偶-

-聪明反被聪明误-

是新坑,是南北,是双恶人,是走剧情还带点恐怖的那种。

我ooc很严重的,上升正主的给爷爬。

人设背景假的假的假的假的!!我吓编的憋当真!!我不敢篡改历史的!!

作者:崔姜笙‖齐揽月.@崔姜笙. 

——————————————————————————

凌晨一点的钟声轰然敲响,木偶们突然睁开眼睛,还是那空洞的没有眼白的眼神,背后攥线操纵的人猛然松开了手,木偶疯了似的冲出去。


众人惊慌无措地四处闪躲,怎料那木偶像是装了雷达,直奔他们藏身之处而去,他们无处可藏,被木偶们提着吊起,就像他们看着木偶被吊起操️纵一样。锋利的傀儡线勒断了他们的脖颈,顿时尖叫声四起,凌厉的尖叫与这诡异的提线木偶反倒相衬。三两下解决了郭文韬以外的人,地面残肢四散,他们手脚全被勒下,断臂四肢被胶粘在一起,发出阵阵哀嚎,变成了操纵者的新木偶。『变成木偶后并不会死去,而是永久永久的用着不属于自己的四肢,被细线操纵着做出一个一个动作,每动一下,四肢的粘合处就会产生整个人坠入深渊的拉扯感,像是被五马分尸的被处刑者。整日被痛苦和绝望操纵,眼珠也被残忍挖下,在痛苦中仰视着操纵者,渴望能被放逐,甚至渴望死亡,可惜操纵者没有感情和同情心。』

 

观赏台血流成河,大量暗红色的鲜血将木地板染成殷红色,别墅像是从血液中重生加冕的凤凰,木板缝里嵌着鲜血和零碎的人肉,木板的松香搭着人血肉的腥膻,令人作呕的恶心味道充斥整个别墅。郭文韬俯下身,双手撑着地面尽量不让自己吐出来。幕布后走出一个人,他站在郭文韬面前,影子笼罩着整个郭文韬。

 

“做个交易,你做我的活木偶,我给你灵魂和自己的身体。”

 

郭文韬抬起头,他以一种卑微的姿态仰视那个高大冷酷的男人,这是他第一次仔细端详一个陌生人。男人穿着得体的西装燕尾服,偏瘦的身材,高高的个子,棱角分明的脸庞,一管优良的鼻梁,唇角向下透出冷酷无情。说是骨子里温柔,但脸上毫无任何同情的神态,像是块常年不化的冰。伫立在血腥气味中,面上没有任何不适,像是习惯了血肉模糊的人。


“行。”郭文韬妥协。

 

男人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却不是那种温暖,而更让人毛骨悚然,看不透他的复杂内心。“我是蒲熠星,木偶的操纵者,欢迎成为我的傀儡。”他向郭文韬伸出手。

 

郭文韬不知道蒲熠星是怎么大方说出欢迎成为我的傀儡这种话的,他本想耍性子不握手,但想到以后还要在他身下屈膝,只好耐着性子握住了他的手。蒲熠星的手冰凉,白细的手上稀稀疏疏地布着茧,这是常年攥线的正常样子。

 

“跟我来,我的木偶。”蒲熠星松开他纤细的手,向黑暗走去。“…”郭文韬双目无神地盯着前方渐渐远去的人,过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看着这个病态的背影,郭文韬心里有点发怵,但还是随着蒲熠星的脚步跟了上去,毕竟这个地方他现在无人依靠,他认为蒲熠星暂时不会伤他。

 

郭文韬扫视着房间,冰冷的月光照射在屋内的银器上,隐约有些银光反射到屋顶的水晶吊灯。

 

全黑的色调将房间内的气氛无限压低,死气沉沉。

 

“你要做什么?”郭文韬尽量控制自己冷静发声,但声音的微微颤抖出卖了他。

“你在怕我。”蒲熠星终于正眼看向郭文韬,仿佛想从他的眼中捕捉到惊慌来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没有。”郭文韬再次反驳。蒲熠星见他这么顽固,竟没再强迫。

 

“坐”他示意郭文韬坐在他对面。郭文韬看着蒲熠星俊美的脸出神,“协议书。”他回过神。“什么?”

 

蒲熠星从身后的酒柜匣中抽出一份精心准备好的协议书,上面白纸黑字写着‘人偶协议’

四个字,郭文韬看向蒲熠星,“这是什么”。他问。

 

“协议书,签了,就是我的小木偶了。”蒲熠星从自己西装胸前的口袋里抽出一只羽毛笔递给郭文韬,郭文韬接过笔,拿起协议书细细端详。

 

“白日不得出自己房间……”郭文韬小声念出协议上的内容,“这不就是死亡协议吗,白日不能出去晚上只能被你操控,我才不签,我至少是个正常人。”说着把协议书随手扔回桌上。蒲熠星对他的行为丝毫不在意,起身踱步走到郭文韬面前,郭文韬看着他向自己走来,椅子慢慢跟着转动。蒲熠星慢慢地将双手撑在郭文韬身后的桌子上,把郭文韬囚禁在双手之间,视线紧盯着郭文韬,看着逐渐放大的脸,郭文韬有些退缩。“没了我,你,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

 

郭文韬当然知道自己没了蒲熠星的保护会怎么样,他是操纵所有木偶的人,如果自己不妥协,他的下场就只有和其他人一样,变成永无自由的傀儡。

 

“我签”他拿起羽毛笔,看也不看就唰唰唰签下了龙飞凤舞的‘郭文韬’,签完后把笔和协议一起递回给蒲熠星。蒲熠星接过了协议书收进抽屉,因为傀儡的妥协,他脸上也带了笑意。“这笔是好的,送你了”

 

郭文韬接回那只羽毛笔,之前并未认真看,现在才发现这羽毛笔仿佛是用凤凰的羽毛做的,无上贵重。凤凰是百鸟之主,象征瑞兆和尊贵,这只羽毛笔看起来是用了青鸾的羽毛,青色的羽毛清脆而不华,干净而不单,很适合郭文韬这个人。

 

“多谢,我收下了。”虽然蒲熠星一见面就送了他如此贵重的笔,但郭文韬对他的印象也没有好几分,他这个人从不被金钱和礼物收买,虽然这只笔有特殊的寓意。

 

“好好休息,晚上,还要表演哦。”蒲熠星说着,退出了房间。

——to be continued…

庄疏瑶

凶恶.②『南北』被病态操控的木偶

第二章'

-久无人居的山间别墅,半夜里敲响的十二点钟声,子夜月光下发出吱嘎声响的提线木偶,线后露出诡异微笑的操纵者。-

-独自一人坐在偌大观赏厅的操纵者,幕布后不由操纵的提线木偶-

-聪明反被聪明误-

是新坑,是南北,是双恶人,是走剧情还带点恐怖的那种。

我ooc很严重的,上升正主的给爷爬。

人设背景假的假的假的假的!!我吓编的憋当真!!我不敢篡改历史的!!

作者:崔姜笙‖齐揽月.@云沓歌. 

——————————————————————————

凌晨一点的钟声轰然敲响,木偶们突然睁开眼睛,还是那空洞的没有眼白的眼神,背后攥线操纵的人猛然松开了手,木偶疯了似的冲出去...

第二章'

-久无人居的山间别墅,半夜里敲响的十二点钟声,子夜月光下发出吱嘎声响的提线木偶,线后露出诡异微笑的操纵者。-

-独自一人坐在偌大观赏厅的操纵者,幕布后不由操纵的提线木偶-

-聪明反被聪明误-

是新坑,是南北,是双恶人,是走剧情还带点恐怖的那种。

我ooc很严重的,上升正主的给爷爬。

人设背景假的假的假的假的!!我吓编的憋当真!!我不敢篡改历史的!!

作者:崔姜笙‖齐揽月.@云沓歌. 

——————————————————————————

凌晨一点的钟声轰然敲响,木偶们突然睁开眼睛,还是那空洞的没有眼白的眼神,背后攥线操纵的人猛然松开了手,木偶疯了似的冲出去。


众人惊慌无措地四处闪躲,怎料那木偶像是装了雷达,直奔他们藏身之处而去,他们无处可藏,被木偶们提着吊起,就像他们看着木偶被吊起操️纵一样。锋利的傀儡线勒断了他们的脖颈,顿时尖叫声四起,凌厉的尖叫与这诡异的提线木偶反倒相衬。三两下解决了郭文韬以外的人,地面残肢四散,他们手脚全被勒下,断臂四肢被胶粘在一起,发出阵阵哀嚎,变成了操纵者的新木偶。『变成木偶后并不会死去,而是永久永久的用着不属于自己的四肢,被细线操纵着做出一个一个动作,每动一下,四肢的粘合处就会产生整个人坠入深渊的拉扯感,像是被五马分尸的被处刑者。整日被痛苦和绝望操纵,眼珠也被残忍挖下,在痛苦中仰视着操纵者,渴望能被放逐,甚至渴望死亡,可惜操纵者没有感情和同情心。』

 

观赏台血流成河,大量暗红色的鲜血将木地板染成殷红色,别墅像是从血液中重生加冕的凤凰,木板缝里嵌着鲜血和零碎的人肉,木板的松香搭着人血肉的腥膻,令人作呕的恶心味道充斥整个别墅。郭文韬俯下身,双手撑着地面尽量不让自己吐出来。幕布后走出一个人,他站在郭文韬面前,影子笼罩着整个郭文韬。

 

“做个交易,你做我的活木偶,我给你灵魂和自己的身体。”

 

郭文韬抬起头,他以一种卑微的姿态仰视那个高大冷酷的男人,这是他第一次仔细端详一个陌生人。男人穿着得体的西装燕尾服,偏瘦的身材,高高的个子,棱角分明的脸庞,一管优良的鼻梁,唇角向下透出冷酷无情。说是骨子里温柔,但脸上毫无任何同情的神态,像是块常年不化的冰。伫立在血腥气味中,面上没有任何不适,像是习惯了血肉模糊的人。


“行。”郭文韬妥协。

 

男人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却不是那种温暖,而更让人毛骨悚然,看不透他的复杂内心。“我是蒲熠星,木偶的操纵者,欢迎成为我的傀儡。”他向郭文韬伸出手。

 

郭文韬不知道蒲熠星是怎么大方说出欢迎成为我的傀儡这种话的,他本想耍性子不握手,但想到以后还要在他身下屈膝,只好耐着性子握住了他的手。蒲熠星的手冰凉,白细的手上稀稀疏疏地布着茧,这是常年攥线的正常样子。

 

“跟我来,我的木偶。”蒲熠星松开他纤细的手,向黑暗走去。“…”郭文韬双目无神地盯着前方渐渐远去的人,过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看着这个病态的背影,郭文韬心里有点发怵,但还是随着蒲熠星的脚步跟了上去,毕竟这个地方他现在无人依靠,他认为蒲熠星暂时不会伤他。

 

郭文韬扫视着房间,冰冷的月光照射在屋内的银器上,隐约有些银光反射到屋顶的水晶吊灯。

 

全黑的色调将房间内的气氛无限压低,死气沉沉。

 

“你要做什么?”郭文韬尽量控制自己冷静发声,但声音的微微颤抖出卖了他。

“你在怕我。”蒲熠星终于正眼看向郭文韬,仿佛想从他的眼中捕捉到惊慌来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没有。”郭文韬再次反驳。蒲熠星见他这么顽固,竟没再强迫。

 

“坐”他示意郭文韬坐在他对面。郭文韬看着蒲熠星俊美的脸出神,“协议书。”他回过神。“什么?”

 

蒲熠星从身后的酒柜匣中抽出一份精心准备好的协议书,上面白纸黑字写着‘人偶协议’

四个字,郭文韬看向蒲熠星,“这是什么”。他问。

 

“协议书,签了,就是我的小木偶了。”蒲熠星从自己西装胸前的口袋里抽出一只羽毛笔递给郭文韬,郭文韬接过笔,拿起协议书细细端详。

 

“白日不得出自己房间……”郭文韬小声念出协议上的内容,“这不就是死亡协议吗,白日不能出去晚上只能被你操控,我才不签,我至少是个正常人。”说着把协议书随手扔回桌上。蒲熠星对他的行为丝毫不在意,起身踱步走到郭文韬面前,郭文韬看着他向自己走来,椅子慢慢跟着转动。蒲熠星慢慢地将双手撑在郭文韬身后的桌子上,把郭文韬囚禁在双手之间,视线紧盯着郭文韬,看着逐渐放大的脸,郭文韬有些退缩。“没了我,你,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

 

郭文韬当然知道自己没了蒲熠星的保护会怎么样,他是操纵所有木偶的人,如果自己不妥协,他的下场就只有和其他人一样,变成永无自由的傀儡。

 

“我签”他拿起羽毛笔,看也不看就唰唰唰签下了龙飞凤舞的‘郭文韬’,签完后把笔和协议一起递回给蒲熠星。蒲熠星接过了协议书收进抽屉,因为傀儡的妥协,他脸上也带了笑意。“这笔是好的,送你了”

 

郭文韬接回那只羽毛笔,之前并未认真看,现在才发现这羽毛笔仿佛是用凤凰的羽毛做的,无上贵重。凤凰是百鸟之主,象征瑞兆和尊贵,这只羽毛笔看起来是用了青鸾的羽毛,青色的羽毛清脆而不华,干净而不单,很适合郭文韬这个人。

 

“多谢,我收下了。”虽然蒲熠星一见面就送了他如此贵重的笔,但郭文韬对他的印象也没有好几分,他这个人从不被金钱和礼物收买,虽然这只笔有特殊的寓意。

 

“好好休息,晚上,还要表演哦。”蒲熠星说着,退出了房间。

——to be continued…

齐揽月.

凶恶.1

序章'


-久无人居的山间别墅,半夜里敲响的十二点钟声,子夜月光下发出吱嘎声响的提线木偶,线后露出诡异微笑的操纵者。-


-独自一人坐在偌大观赏厅的操纵者,幕布后不由操纵的提线木偶-


-聪明反被聪明误-


是新坑,是南北,是双恶人,是走剧情还带点恐怖的那种。


我ooc很严重的,上升正主的给爷爬。


人设背景假的假的假的假的!!我吓编的憋当真!!我不敢篡改历史的!!


作者:崔姜笙‖齐揽月.@崔姜笙. 


——————————————————————————


一章. 


山林中,血红的圆月挂在黑漆漆的天空,微弱的红光照亮周遭的一切...

序章'


-久无人居的山间别墅,半夜里敲响的十二点钟声,子夜月光下发出吱嘎声响的提线木偶,线后露出诡异微笑的操纵者。-


-独自一人坐在偌大观赏厅的操纵者,幕布后不由操纵的提线木偶-


-聪明反被聪明误-


是新坑,是南北,是双恶人,是走剧情还带点恐怖的那种。


我ooc很严重的,上升正主的给爷爬。


人设背景假的假的假的假的!!我吓编的憋当真!!我不敢篡改历史的!!


作者:崔姜笙‖齐揽月.@崔姜笙. 


——————————————————————————


一章. 


山林中,血红的圆月挂在黑漆漆的天空,微弱的红光照亮周遭的一切阴森。


 


乌鸦簇拥着围绕在一栋寂静的别墅旁,周围蓝雾茫茫,凋零枯落的树上挂着几片摇摇欲坠的残枝破叶,树林中是一条被迷雾包裹着的望不着出口的路。


 


庞大的别墅坐落在树林正中,四面环绕着令人作呕的怪异迷雾,惹的一群人纷纷低头干呕。


郭文韬从鼻梁向上推了推眼睛,与其他人不一样,淡定地环视起周围的种种恐怖环境。


 


一行人身着各自的便衣,他们都是私家侦探,都是受一个神秘人的邀请来调查这所谓的"凶宅"。


 


郭文韬是干练的黑衣黑裤,裤脚颇有风格的随意卷起,亚麻色的头发,一双眸子如玛瑙般的漆黑散发出高傲的气息,山泉一样的静美,透出让人心碎的冷静,长长而微卷的睫毛、薄薄的唇瓣抿着淡淡的弧度,嘴角间带着特有的格调,悠然又带着些许冷漠的微笑,鼻梁挺直,薄薄的嘴唇似笑非笑地微微勾起。


 


路上走的忐忐忑忑,其余人为了壮胆而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群体的话题,兜兜转转到了黑漆漆的别墅门前,众人退后一步不敢敲门,把目光放在了淡定的郭文韬身上。


郭文韬认命地有礼貌敲了三下门,开门的是一个佣人。


他礼貌地摆手,迎着众人进去,空灵的嗓音让人不相信他是这个阴森别墅中的人。男孩似乎已经习惯了周遭环境和难闻气味,将他们安置好。众人到了各自的客房,等他的背影渐渐远去才从房门出来。一个中年男人发话了:“是刚刚那个人把我们弄过来的?”“不知道啊,我们还不知道给我们发邀请函的人是谁。”激烈的讨论声把安静站在旁边的郭文韬衬托得格格不入,他低着头仿佛在思考什么。“你怎么不说话?”郭文韬一旁的男孩小声问道。


 


郭文韬微微勾唇,抬起头慢慢地扫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熬过今晚先。”吵闹声中传出冰冷的声音,所有人看向声音的源头。都知道郭文韬的名气,他是皇家贵族中颇有声望的侦探,所以大家都决定先听他的,熬过今晚,明天再逐步了解这座神秘且诡异的别墅。


众人在各自的房间小睡了一会,接待他们的那个白净男孩挨个敲了房门,“先生,开饭了,请出来”


 


敲到郭文韬时他显然有些一愣,他倒是没想到这里还有晚饭招待,刚刚从包里拿出的压缩饼干又塞了回去。


 


侦探们陆陆续续来到餐厅,十六人桌上摆着各色的菜式,令人垂诞三尺。除了他们以外,众人惊奇地发现主位上坐着一个表情温和的男生,他们见到了除服务生外的属于这个别墅的第二个人。服务生恭敬地对着那男生鞠了个躬,“夫人好”,服务生说。众人抬头仔细打量着这个被叫“夫人”的男孩,冷俊孤傲的脸庞,子夜寒星的眼眸,隐隐夹杂着淡淡的忧郁,澄澈中略带温柔的眼神,仿佛是一个博物馆的藏品,让看见的人为之一醉,久久都无法再移开视线。


 


“诸位好,我是别墅主人的夫人,我是齐思钧。”齐思钧开口,气势不收而露。虽然看着温和,但骨子里散发的贵族气质是无法掩盖的。郭文韬开始怀疑这个别墅的来历和别墅主人的背景了。


 


有名的八珍玉食被摆上桌来招待他们,众人没想到在这个阴森黑暗的被称为“凶宅”的别墅中还有这样的饕餮大餐招待他们,色味俱佳的满桌佳肴让他们在无形中对这个别墅放松了警惕,吃完后让人唇齿留香的大餐已经被风卷残云,众人回到自己的房间。


 


饱食一顿后众人昏昏欲睡,很快就倒在舒适柔软的大床上睡着了。郭文韬在床上翻来覆去,不像其他人那样能安心睡熟,无法入眠便独自一人拿着手电走在别墅的走廊里,偶然间转头便看见了那位夫人和另一个男人的合照。“想必这就是别墅的主人了,可真是一表人才”。合照里的男人表情冷漠,眉眼却是止不住的温柔和宠溺,看来这别墅主人和夫人很是恩爱啊。


 


走廊里有许许多多的亲密合照,每一张里的别墅主人眉眼都带着不厌倦的宠溺温柔,郭文韬一张张看过去,直到看到一张二人牵着提线木偶的照片,有些浑身发毛。


 


郭文韬在子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仔细地打量这个房间。不知道是运气还是被特殊对待了,他房间的四个角和天花板都干干净净像是每日有人定时打扫的贵宾房间,可能是考虑到气味的不适应,房间里早已被人喷上了不难闻的清新香水,郭文韬对这个别墅主人的好感极速飙升。


 


他打量房间没多久,大厅内的摆钟敲响悠长低沉的十二声钟响,每个房间都有的小广播发出声音,“Welcome to Marionette Day, my gentlemen.”“欢迎来到木偶狂欢日,我的先生们”。广播播放了两遍中英文,刺耳高昂的声音里带着激动。接着,他们听到了别墅主人的声音。


 


“先生们,请到观赏台欣赏,木偶舞蹈。”声音懒倦又庄严,很让人舒服的嗓音。


 


抱着好奇别墅主人的心态,侦探们纷纷来到观赏台,殷红色的幕布已经拉开,木偶们被人操纵着跳着一遍又一遍无趣的舞蹈,黑色的眼睛没有眼白显得异常空洞,郭文韬竟从中看出了被操纵的绝望和渴求不被束缚的挣扎,他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明明只是木头做的东西,怎么总感觉有真人的几分姿态呢。郭文韬心想,却没有表示出来,继续平淡地看着这场木偶的狂欢。木偶的每个关节都被细线操纵,毫无生机地进行着一个又一个的机械动作,背后一双纤长的手攥着所有的线,快速活动着让木偶们跳舞。


——to be continued…

炎夏成阴

《提线木偶》算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原创系列吧。

《提线木偶》算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原创系列吧。

焱情

提线,木偶?

初稿2019.7.28   15:27

二稿2020.2.18   17:10

今日定稿,发表


好早之前关于一个提线木偶的梗:P


我:喂,你说,被操控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吗?

我:当然有意义了,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使牵线者快乐啊。

我:提线木偶?

我:对啊,提线,木偶。你没有自己的思维、想法,没有自己真正的喜好,无法表明白己的观点,完全按照操控者的意志来,他让你干什么你就去干什么,别人都以为你很快乐,其实呢?快乐什么都是装出来的,表面上开心的你是真正开心吗?你的内心一直被无尽的伤心失望绝望包围着……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初稿2019.7.28   15:27

二稿2020.2.18   17:10

今日定稿,发表


好早之前关于一个提线木偶的梗:P


我:喂,你说,被操控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吗?

我:当然有意义了,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使牵线者快乐啊。

我:提线木偶?

我:对啊,提线,木偶。你没有自己的思维、想法,没有自己真正的喜好,无法表明白己的观点,完全按照操控者的意志来,他让你干什么你就去干什么,别人都以为你很快乐,其实呢?快乐什么都是装出来的,表面上开心的你是真正开心吗?你的内心一直被无尽的伤心失望绝望包围着……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你曾试着表明自己真正的想法,但没有多少人理你。理你的那些人会认为你疯了或是脑子有病,根本不会关心你到底怎么了,所以……

我:所以……?

我:所以根本不会有人真正再意你的想法,也不会有人发现你的不对劲,你会被完全忽视。你能做的只有继续被操控,继续冷眼旁观这个对你来说毫无生机的“世界”,继续像个提线木偶那样“活着”。

我:那……真的没有别的事,可以完全凭自己的想法去做吗?

我:啊,的确还有一件事,而这件事你可以凭自己的想法去做。也只有这件事,是你自己能决定的……

我:哪件事?

我:死亡。去死啊,死了不就好了。。


麻木了吧?对这一切都麻木了吧

是不是已经没有感觉了啊

……


奴,生

好好活着。

如果死那么早,就……

没有什么好玩的了

——夏莫殇覃陵


幻想诗莉
应熊群某位群友的期待然后摸了一...

应熊群某位群友的期待然后摸了一下

虽然只是草稿部分(抱歉qaq

咱也是很想看花花穿提线木偶曲绘那套衣服的……!不过还是有改动

有空完成的话再发一次吧

应熊群某位群友的期待然后摸了一下

虽然只是草稿部分(抱歉qaq

咱也是很想看花花穿提线木偶曲绘那套衣服的……!不过还是有改动

有空完成的话再发一次吧

幻想诗莉
我 承认 我很喜欢阿栞(虽然她...

我 承认 我很喜欢阿栞(虽然她在as剧情里很让人反感)

听了昨儿熊投的新曲 提线木偶 然后摸了

只是草稿 但不打算摸完。

我 承认 我很喜欢阿栞(虽然她在as剧情里很让人反感)

听了昨儿熊投的新曲 提线木偶 然后摸了

只是草稿 但不打算摸完。

千鹤

提线木偶
本来想画出求救的感觉的,害
总之希望世上没有暴力
孩子们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以上
献丑了

提线木偶
本来想画出求救的感觉的,害
总之希望世上没有暴力
孩子们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以上
献丑了

Korzcry
没人要的孩子()

没人要的孩子()

没人要的孩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