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提诺 维那莫依宁

23浏览    3参与
-直下看山河

伪驱魔师真天使典x恶魔芬

  *极度ooc  注意

  *速流产物

  *设定如标题


  贝瓦尔德现在被一名恶魔在巷子里拦住了。


  小恶魔傻乎乎的,眼睛是纯粹的紫,紫眸的恶魔倒不是很常见。竖在奶金色头发的两只恶魔角让人看着就想戳一戳,心形尾巴不安分的在身后晃来晃去。


  明明笑起来会很甜很软,可他偏要摆出一份阴险狡诈的表情开了口,


  “人类,汝可知吾…”


  “是恶魔。”他是傻吗,明明角和翅膀都那么明显了,还要问这种蠢到家的问题。


    提诺开心的想要去冥河上方...

  *极度ooc  注意

  *速流产物

  *设定如标题



  贝瓦尔德现在被一名恶魔在巷子里拦住了。


  小恶魔傻乎乎的,眼睛是纯粹的紫,紫眸的恶魔倒不是很常见。竖在奶金色头发的两只恶魔角让人看着就想戳一戳,心形尾巴不安分的在身后晃来晃去。


  明明笑起来会很甜很软,可他偏要摆出一份阴险狡诈的表情开了口,


  “人类,汝可知吾…”


  “是恶魔。”他是傻吗,明明角和翅膀都那么明显了,还要问这种蠢到家的问题。


    提诺开心的想要去冥河上方飞两圈,从小到大,所有见过他的恶魔都说他长的太软,没有一点恶魔的气势。他偏不信邪,硬是要在成年前一个月偷跑到人间拐一个人类回去。


  给那群恶魔们看看,他提诺 维那莫依宁,是一个合格的恶魔,坏到未成年就敢偷跑出来骗人类签订契约。


    而这个有好看蓝眼睛的人他第一眼就看中了,他的眼睛很好看,像海一样。其实魔界并没有海的概念,所有的血海都是红色,有时候还会从上游飘下来一些断肢眼球什么的。


  他刚从魔界溜出来就被传送到一片海边,眼底尽是蔚蓝,是他从没有接触过的颜色。


  他失了神,人间可真好看啊。


  他在海边坐了两天,等到看够了才准备离开。起身的那一瞬间,他看见了碰巧来散步的贝瓦尔德。这个人类比海还好看,他怔怔地想着。随后扭扭捏捏的跟了上去,决定了,他就要骗这个人类签订契约。


  贝瓦尔德两天前偶然路过一处海湾时,就发现一个收起恶魔特征的恶魔看海看的入迷,随后又看他看呆了。我有这么好看吗,贝瓦尔德摸了摸自己的脸。那只小恶魔像个变态一样尾随着他。终于,在今天准备出手了。


  小恶魔在贝瓦尔德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窜出来伸出爪子将贝瓦尔德推进小巷,他做了一个不太完美的屏障,贝瓦尔德还悄悄给他修复了一下。他变出他自认为很吓人但实际对贝瓦尔德来说很可爱的翅膀尾巴和角,开口就是软软的声音,


  “人类,汝可知吾…”


  小恶魔金丝雀般甜美的声音与他脸上装出来的狞笑着实不符。


  脸上的婴儿肥捏起来一定很舒服,身子抱起来一定也很软。谁家的小恶魔崽子没看好放出来溜了,长的这么可爱被拐跑了怎么办。贝尔尔德想。


  没关系,我会帮你管的。


  无论是谁家的,很快就会成为我家的了。贝瓦尔德扶了扶眼镜。


  提诺悬在半空着,学着别的恶魔的表情蛊惑人类。他可是特意翻书找了他认为最能说服人类的句子背了下来。(对了,书名叫《霸道恶魔:人类娇妻不许跑》)


  可是现在,签约的关键时刻,他,提诺 维那莫依宁,一个合格的恶魔,忘词了。


  “呃,那个,吾说到哪了?”


  “和你签约,你会实现我的一切愿望。”贝瓦尔德轻生提醒道。


  “哦,对,汝若同吾签约,吾可以满足汝的一切愿望,还可以…”


  小恶魔说话时,睫毛一动一动的,贝瓦尔德放弃了听他忽悠,这句子一看就是从哪本没营养的言情小说里揪出来的。贝瓦尔德开始打量起他。


  耳边的声音戛然而止,小恶魔正直勾勾地盯着他。


  哟,说完了?


  没有,编不下去了。


  小恶魔伸出手,叽里呱啦的念了一堆咒语,手上浮现出一个金色六芒星魔法阵,旁边漂着一张牛皮纸和一直羽毛笔。


  “如此,汝可要与吾签约?”


  那眼神过于真诚,贝瓦尔德都不忍心拒绝他,他没有表态,牵起提诺的手将悬在空中的恶魔直接拉到自己怀里,善意的在人的耳边提醒道,


  “咒语有一段念错了,现在这个是你召唤出来的结婚契约。”


   “诶?!怎么会错!”他可是背了好长时间,不对,这个人类怎么会了解恶魔的咒语!


  提诺扑腾着想抢回契约,脑边却对上了一个冰冷的枪口。


  “别动。”枪口往下移了移。


  他僵硬的转过头,乖巧的安静下来。


  提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贝瓦尔德大笔写下了名字,还特爽快的盖了一个血手印。


  哦豁,要完蛋。


  “契约成立。”牛皮纸转啊转又回到小恶魔的手里,六芒星魔法阵化成一道光消失。贝瓦尔德不怕小恶魔跑路,他刚复制了一份放在背包里,他收回了抵在人脑袋上的枪。


  “你是驱魔师…还有这把枪,不,不对…你是天使?!”提诺吓得极尽失声,他后退两步,戒备的看着贝瓦尔德。


  “犯了一点小错被扔下来当驱魔师的天使。不必那么看着我,我们已经结.婚.了。”后三个字咬的特别重。


  “我现在是你的合法丈夫,那个契约三界通用。”


  提诺一阵恍惚,他提诺 维那莫依宁,一个合格的恶魔,和一个天使结了婚。他不知又想到了什么,捂着发红的脸,转身打破屏障收起翅膀跑走了。


  贝瓦尔德抬脚追了上去。


啊球大王

公元幻想年13【APH/微蒸汽朋克世界观\全员向 主联五\CP乱炖\真的是长篇\微抽风文】

联五第一次任务马上就要开始啦!

伊万某样超重要的东西被偷走惹√

感谢看文~祝愉快♡

=======

13

       因为贝瓦尔德被王耀叫去参与“联五空艇的艺术设计”这项商讨,房子里只剩下提诺陪同着阿尔和亚瑟,研究关于玛娜萝拉小镇的问题。

       “您是说玛娜萝拉闹鬼?”亚瑟的好奇因子瞬间被激发,用好奇宝宝的求知眼神盯着提诺。

       阿尔早就被鬼这个词吓得老...

联五第一次任务马上就要开始啦!

伊万某样超重要的东西被偷走惹√

感谢看文~祝愉快♡

=======

13

       因为贝瓦尔德被王耀叫去参与“联五空艇的艺术设计”这项商讨,房子里只剩下提诺陪同着阿尔和亚瑟,研究关于玛娜萝拉小镇的问题。

       “您是说玛娜萝拉闹鬼?”亚瑟的好奇因子瞬间被激发,用好奇宝宝的求知眼神盯着提诺。

       阿尔早就被鬼这个词吓得老远,站在房间另一头翻阅资料。

       “嗯是喔。我和瑞桑并不是小镇里的人,从以前就听说过镇子里能看到玛娜萝拉的鬼魂来偷东西,也是听说了这个奇特的传闻才住过来的,”提诺脸上露出一丝遗憾,“想说能不能哪天碰到这只鬼魂跟他打个招呼的,可到现在都没碰到呢。还有啊,亚瑟你不需要用尊称跟我说话啦,不用那么生分~”

       提诺跟贝瓦尔德完全是两个风格,长相可爱乖巧,周身平易近人的气场让人很想亲近,可听他这么一说,看来教授都是要有那么点神奇的爱好或者特点才能当吧。亚瑟出于礼貌犹豫一下,还是答应,接着问道,“那这里的居民呢?不会害怕吗?”

       “没有没有。传说中玛娜萝拉的挚爱在这里去世,她也泣血至死。小镇的居民都认为,是因为他们生活在玛娜萝拉爱人死去的地方,这个女孩在索取应得的贡品,以此保护玛娜萝拉小镇,甚至把玛娜萝拉的鬼魂奉为这片海域的海神呢。”

       保护?亚瑟心有疑虑,刚准备开口发问,一边的阿尔好像发现值得注意的讯息,聒噪地叫着亚瑟过去。

       “你过来不行吗。”亚瑟不耐地拉长音调。

       “不……不行!”阿尔瞅了眼提诺,又盯着亚瑟喊道,“你们在说鬼!”

       多拉木什么都有,他一个外来者都不怕,这家伙作为机器人居然怕这种东西。叹了口气,嘴硬心软的亚瑟只好跟提诺道了个歉,朝阿尔走了过去。

        “Hero我大概猜到为什么没有公国想侵占这个小镇了。”阿尔自信地勾起嘴角,把手里泛黄的书页翻了几下,指着一串意味不明的字符,“这是玛娜萝拉居民自创的文字,叫做‘海神语’。上面记载了几次大型的集会中,展示的卖品。”

       亚瑟全神贯注地听着,催促阿尔继续。

       “镶银子弹、罕见的左轮霰弹枪。还有这个,骷髅标志的单框镜。这些看上去都是小东西,但是Hero我查了一下,真是超有意思呢。”

       亚瑟送他一个白眼,提醒他不要卖关子赶紧说正事。

       “好啦!Hero分析得太好你听入迷了对吧!”阿尔顺便又夸奖一次自己,才施施然继续,“这些卖品,很多都是历史上几位公国著名军官的常用物或者是某些公国的代表物。这下你懂了吧~”

       “你是说……”亚瑟托起手臂,手指弯起蹭蹭下巴,一副专业的思考者样子,“假如玛娜萝拉的集会上出现了一样只属于某个公国的东西,就代表着这个公国正在玛娜萝拉驻军,消息被别的公国知道后自然不愿意,所以这个公国被迫他国压力也就只能撤军。这么一来,确实玛娜萝拉不容易被侵占。可要是两个甚至三个公国合作呢?”

       “这种事情当然发生过啦。”阿尔赞许地看了眼亚瑟,继续头头是道的分析,“可你想想,这么重要的战略要地,谁会愿意在占领成功之后跟别的公国分享?”

       “只要再用大致相同的手法让他们反目成仇,消息传出去就成了’几大大公国联手欺负一个小镇’,说出去也挺丢脸的。”亚瑟接着阿尔的话往后想,猛地一锤手掌,“那做这件事的人……”

       “就是你们刚刚说的鬼啦!Hero我真是太聪明了,就知道这种可怕的东西才不会出现在多拉木上。”阿尔打了个哈欠,泪眼婆娑地朝亚瑟打了个招呼,“Hero我去找王耀他们啦!看资料真是无聊死了,我要提议造一台Hero专属座驾!”

       怪不得这里的居民称玛娜萝拉的鬼魂在保护他们,还被奉为“海神”。沉思中的亚瑟随便跟阿尔挥挥手算作道别,回身坐到原位。

        “看来你们想通什么啦?”提诺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花鸡蛋抱在手里,一下一下地顺着毛,“阿尔先生是个很睿智的人呢。”

       如果单从行为上来看的话,发现这点的提诺还真是眼光犀利。

       “提诺,我想问一下……玛娜萝拉有什么盛大的集会吗?”

       抱着花鸡蛋的青年思考了一下,笑着说道,“嗯……集会的话有很多噢,明天晚上就有一个呢。不过明天那个是历年最盛大的,都不能说是集会啦,算是一个大型的派对。如果你们的飞艇还没有造好的话,绝对不能错过噢,很有意思的。”

       “这样啊,”亚瑟暗暗记在心中,对提诺回以微笑,“谢谢你。”

       “没关系的,”提诺低下头抓抓花鸡蛋的毛,又抬头注视着亚瑟。观察的视线让亚瑟不禁左右瞅瞅自己哪里不对,刚想说话,提诺便皱起眉,“亚瑟,你不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亚瑟纳闷地摇摇头。

       “啊抱歉,没事就好。不过……”提诺故意停顿,神秘地抿嘴一笑,“看上去你是个很有天赋的魔法师呢,想不想当我的学生?”

       语出惊人。亚瑟差点都忘了这茬,没想到提诺如此主动,他拼命地点点头。

       愿意愿意太愿意了!

      

       丰盛的海边烧烤晚餐过后,贝瓦尔德和提诺先回了家,联五的各位摸着撑得滚远的肚子坐在沙滩上闲聊起今天的发现。

       “噢?哥哥我还真是想会会这个美女亡魂呢。”弗朗西斯看来旧伤添新伤,头顶明显高出一块。

       “弗朗西斯先生这是被哪里的美女迷得神魂颠倒撞到头了?”亚瑟勾起嘴角,狡黠的眼神让弗朗西斯觉得自己正在被亚瑟料理成菜。

       “弗朗西斯君今天因为调戏海德薇莉小姐,被英勇的海德薇莉小姐拿平底锅敲了呢。”伊万好心地帮弗朗西斯解答头上那坨包的来源。

       “哈哈哈哈哈哈!”阿尔嘴里冒出一连串意义不明的傻笑。

       飞艇要到后天早上才能修好,悠闲的日子又能再拉长一些了。

       五个人的欢声笑语乘着海风远去,那团点燃的篝火在海天相接的璀璨背景下愈发明亮。

       有什么正在一点点牵紧,又有什么在一点点消失。

       

      天刚蒙蒙亮,宾馆某间房门就被敲得砰砰响。

       “你们都是老头子吗!起来这么早晨练!?”弗朗西斯这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还暴跳如雷的样子,四个人还是第一次见。

       众人呼啦全涌进弗朗西斯的房间,各自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好,组长阿尔宣布,“联五召开紧急会议!”

       弗朗西斯的拳头松了紧紧了松,他还是无奈地咆哮一声,走去洗漱间收拾梳洗。

       半晌,眼眶红红的弗朗西斯疲惫地走出来,“发生什么事了?”

       “我的水管被偷了。”伊万今天的气场好像格外强。

       “哈?”弗朗西斯难以置信居然是这样的烂理由把他从柔软的床上拖下来。

       “事态严重阿鲁。我们今天晚上得把伊万的水管偷回来。”王耀担当起解说大局,把过程娓娓道来。

       事情倒回一个小时前。

       “小耀。”

       正在沙滩边跟渔夫聊着天的王耀闻声抬头,“你好伊万,起的很早嘛。”

       “我的水管不见了。”伊万走近,瘪瘪嘴角,又添了一句,“整个多拉木只有那一根。”

       王耀刚跟渔夫咨询哪种鱼用哪种方法做菜比较好吃的问题扯得正欢,他舍不得地看看那些鱼,又瞟瞟那个热情的渔夫,咬咬牙转身,“走!我陪你去找!”

       付出这样惨痛的代价,两个人还是一无所获。

       “看来真的被偷了阿鲁。”王耀拧起眉,他怎么觉得心里毛毛的。

       “你们在干嘛?”永远不知道从何方出现的组长大人猛拍王耀两人的肩膀,要不是后面的亚瑟飞驰过来一把拦住,伊万估计想把阿尔轰成一堆废铁。

       “哈哈,你们关系真好呢。”提诺牵着花鸡蛋,捂住嘴嗤嗤笑道。但或许是被阴测测的伊万盯得发怵,他说了句抱歉立刻躲到亚瑟身后。

       “怎么了你们?”亚瑟暗叹自己祸不单行。原本只是想清晨陪提诺遛个狗,顺便谈谈昨天学习的进展。结果阿尔来捣乱就算了,自己还得客串居委会调解员。

       “伊万说他的水管丢了,我们找了半天都找不到阿鲁。”

       当事人坚持说水管从不离身,睡觉都放在身边,绝对不可能丢。

       “有没有可能……是玛娜萝拉?”提诺小声提出自己的想法。

       玛娜萝拉?!提诺在这里住了好几年都没事,他们一天都不到就被瞄上了?

       “不过如果是玛娜萝拉的话,你们大可以放心。”提诺笑道,“今天晚上的派对,玛娜萝拉会拍卖它所偷的东西。你们可以去拍卖会上买回来。”

       昨天提诺确实说过这个大型的派对,是玛娜萝拉小镇的特色之一,被称为海神祭。听说幸运的话,还能亲眼见到玛娜萝拉的鬼魂。

       “派对有谁会来?”阿尔敏锐地提出问题,因为过于认真的态度,其他人都愣了愣。

       “嗯……玛娜萝拉接壤的几个公国都会派使者来参加。所以说是个很大型的派对。”

       听到这里,四个人心下了然,他们这是被算计了。而且,处境非常危险。

       伊万是联五知名度最高的人,那根如影随形的水管也成为他的代名词,所谓见水管如见伊万。劫狱这事估计传遍了整个多拉木,所幸玛娜萝拉地处偏僻还不为人知,但如果伊万的水管在今晚的拍卖会上出现,那就等于告诉那几个公国大使们,他们五个通缉犯就在这里。

       最为糟糕的,这几个接壤的公国或多或少都对美丽健的机械制造有着盲目崇拜的心理,有两个还是骨灰级粉丝。

       “所以,今晚一定要把伊万的水管偷回来。”

       联五结成的首次任务——水管保卫行动,正式执行。

======

个人觉得可能会有二更(๑•ี_เ•ี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