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揭阳

14314浏览    13948参与
南尘好A啊

【all金】三重人格少年学园记08

是开门的声音。


夜归的人儿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整个身子尽可能地侧着从缝中钻了进来。房子的主人显然已睡下,大厅是漆黑的一片,只能隐隐约约通过从窗外照进的月光来看清周围的景物。


把门重新关上再上了锁,金才蹑手蹑脚地上了楼,回了房间。


房间是格瑞收拾的。


干净整洁的被子被折叠成豆腐块,整齐地被安放在床上,第一次来这时的素白枕头和床单都换成了自己的。


“啪塔啪塔”的水声打破了房间的宁静,金赤着的脚踩着水,温热的洗澡水打落在赤裸的躯体上却是异常的清凉。少年仰起头,水便顺着他的金发滑到鼻尖,又从他的鼻尖落到了他的下颚,又想是一只无形的手,抚摸着少年白皙秀颀的天鹅颈,一路爱抚着...

是开门的声音。


夜归的人儿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整个身子尽可能地侧着从缝中钻了进来。房子的主人显然已睡下,大厅是漆黑的一片,只能隐隐约约通过从窗外照进的月光来看清周围的景物。


把门重新关上再上了锁,金才蹑手蹑脚地上了楼,回了房间。


房间是格瑞收拾的。


干净整洁的被子被折叠成豆腐块,整齐地被安放在床上,第一次来这时的素白枕头和床单都换成了自己的。


“啪塔啪塔”的水声打破了房间的宁静,金赤着的脚踩着水,温热的洗澡水打落在赤裸的躯体上却是异常的清凉。少年仰起头,水便顺着他的金发滑到鼻尖,又从他的鼻尖落到了他的下颚,又想是一只无形的手,抚摸着少年白皙秀颀的天鹅颈,一路爱抚着,最终只能不甘地亲吻着小男孩的脚心。


“回来了?”


金愣了愣,反应过来后嘿嘿一笑,加快速度折腾着洗完澡出了浴室。


发小双手抱肩倚在墙上,抬眸便眼里便撞进了出浴的少年。


金咧着嘴笑,一只手放在腰间,一只手抓着毛巾擦头发。一滴滴水珠像断了线的珍珠项链,不断地散落在地。还是夏季,金只穿了件单薄的短袖,领口不高不低刚好盖过锁骨,仔细看还能瞅见他白衣上的被水珠弄湿的痕迹。


格瑞叹了口气,纤长白皙的大手抓住金的手腕,另一只则趁没有阻力,拿走了毛巾。不等疑惑的金发小少年发问,他向前走了一小步,用最温柔的力道和耐心为其擦干金发。


太近了。近得甚至可以听到各自的心跳声,近得格瑞甚至能闻到金身上的沐浴露和洗发水的香味。


平静如他此时也浑身燥热了起来,不免加大了力道,揉得金本就因刚洗完澡而发红的耳根更红。

“唔。”敏感的耳朵被揉得又痒又疼,刺激得他脖子一缩。注意到他的动作,格瑞不在去揉他那可怜的耳朵和未干的金发,只是两只手按在金的耳朵边,隔着毛巾,嘀嘀咕咕地说了一些什么。

“格瑞?”被搞懵了的金唤了一声发小的名字。

格瑞嗯了一声后松开了手。获得了解放的耳朵可怜兮兮,被揉得通红。金一手拽着毛巾,一只手下意识地去摸了摸耳朵。

好烫。

“你饿吗。”格瑞淡然道,紫色的眸子平静得实在不像是刚做过“坏事”的人。

金撅着嘴正暗地里吐槽呢,“不饿。”

咕…

“……”

“……”

是夜。

……


金连着一周大清早地扶学校附近公路上的老奶奶过马路。

其认真程度认真到扶了人家老奶奶过马路后还要再来几个来回,美名其曰:多走走有益于身体健康?

我就喜欢看你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今天依旧努力造福社会的金同志一边搀扶着乐呵呵跟自己聊着天的老奶奶一边小心瞅了一眼不远处学校门口的同学,不出意料的咔嚓一声令他眉毛上挑。

很好就是这样。

金暗喜。

说来也真是过分神奇。他在开学第一天那一架被人录了视频发到了论坛上,一时间,暴力不良转学生这话题被推了上去的,有女生喊A喊帅的,也有宣战找麻烦的。

例如他前几日收到的一封挑战书。

上面赫然是歪七八钮的几个大字:“有胆放学别走!出了校门你就是狗!”

再比如前几日突然来了几个女同学看见自己便使劲地尖叫还嚷嚷着让自己再来耍一拳给她们瞅瞅。

再再比如开学第二天时,一位把头发染成红橙黄绿青蓝紫的杀马特学长把手插兜里,后面带着几个挥舞着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破烂棍子儿,很是威风地踩在他桌上问:嘿靓仔加入我们XX帮吗,跟着laozi有rou吃。

然后他们就进医院了。

“woc不愧学校第二。”凯莉小姐托着腮道,尾音拖得长,硬是大大加重了二这个字。

这不,猎物落网了。

好奇如金:“咦,格瑞这么厉害居然是第二吗…那第一得厉害到什么程度啊。”

格瑞:“……”

“啊呀?”凯莉小姐闻言很是惊讶地看了一眼金,“金同学居然不知道第一名是谁吗~”

黑发飘逸的可爱少女眨巴眨巴了她那深邃的蓝眸,晃了晃手里的棒棒糖愉悦道:“第一名是嘉德罗斯噢。”

至少也同学两三周了,金对凯莉的印象好得过分。在他的眼里,这位从不找自己麻烦,又没人找她麻烦的少女首先肯定是个善良无害的人,更别说她开朗大方的性格了,总是很耐心地回答自己的问题什么的。

此外还是个拥有少女心的可爱女孩。在这所学校里,女生抽烟喝酒的现象太多了,以至于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爱吃糖不抽烟不喝酒穿着不暴露不化浓妆的女孩肯定是个好人。

行,你说的都对。

“噢噢噢!是这样吗。”金明显对这个比自己牛逼发小还牛逼的第一名感兴趣,知晓了姓名,便缠着同桌问东问西的了。

“格瑞?格瑞!”金眨了眨闪闪发光的眼睛,“嘉德罗斯是个怎样的人啊?”

闻少年口中姓名,格瑞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是个超级自大的神经病。”




———————————————————————

历经四个月我终于补了orz


Mr.黄

翡翠玻璃种帝王绿观音吊坠   DZA0290112

翡翠玻璃种帝王绿观音吊坠   DZA0290112

Mr.黄

揭阳市鹏洲珠宝有限公司。坐落无享有“中国玉都”之称的揭阳市阳美玉都风景区。是一家集珠宝设计,镶嵌加工,批发,市场销售于一体的公司。公司于90年代创立。至今已走过二十三个年头。

揭阳市鹏洲珠宝有限公司。坐落无享有“中国玉都”之称的揭阳市阳美玉都风景区。是一家集珠宝设计,镶嵌加工,批发,市场销售于一体的公司。公司于90年代创立。至今已走过二十三个年头。

党务实务专家刘俊
抖音中的#广州市刘俊 2019...

抖音中的#广州市刘俊 2019年11月和“新华社”介绍工作、生活的情况(二)#鹤洞 #芳村 #荔湾 #广州 #盐业 的抖音码的图片

抖音中的#广州市刘俊 2019年11月和“新华社”介绍工作、生活的情况(二)#鹤洞 #芳村 #荔湾 #广州 #盐业 的抖音码的图片

pnkl

大师鼠画

       ——图片源于网络

大师鼠画


       ——图片源于网络

党务实务专家刘俊
抖音中的#广州市刘俊 2019...

抖音中的#广州市刘俊 2019年11月和“人民网”介绍工作、生活的情况(三)#鹤洞 #芳村 #荔湾 #广州 #社科界 的抖音码的图片

抖音中的#广州市刘俊 2019年11月和“人民网”介绍工作、生活的情况(三)#鹤洞 #芳村 #荔湾 #广州 #社科界 的抖音码的图片

Draky
刚开学拍的。天空一边很晴朗,一...

刚开学拍的。
天空一边很晴朗,一边乌云盖顶。

刚开学拍的。
天空一边很晴朗,一边乌云盖顶。

夜吟

千山万水,只为等你归来

主曦澄,微忘羡(可能,大概,也许吧)


曦瑶粉忽进


时间线观音庙后


莲花坞


江澄坐在莲花湖边,想魏无羡那句“对不起,我食言了”就觉得自己等了十三年算什么?‘是时候放下了,江澄,你不能一直活在过去’江澄在心里对着自己说,又想到蓝曦臣因为金光瑶而闭关就酸不溜秋的,傲娇的澄澄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喜欢蓝曦臣呢,所以,澄决定,去把蓝曦臣从寒室里弄出来,心动不如行动,现在就去,走起。


云深不知处


江澄到了云深不知处就让人去找蓝启仁,蓝启仁本为大侄儿蓝曦臣的事愁心,就有门生来报江澄来云深不知处,所以不知江澄到底来干嘛?但来者是客,总不能把人家扔那不管吧!


“江宗主”...

主曦澄,微忘羡(可能,大概,也许吧)


曦瑶粉忽进


时间线观音庙后


莲花坞


江澄坐在莲花湖边,想魏无羡那句“对不起,我食言了”就觉得自己等了十三年算什么?‘是时候放下了,江澄,你不能一直活在过去’江澄在心里对着自己说,又想到蓝曦臣因为金光瑶而闭关就酸不溜秋的,傲娇的澄澄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喜欢蓝曦臣呢,所以,澄决定,去把蓝曦臣从寒室里弄出来,心动不如行动,现在就去,走起。


云深不知处


江澄到了云深不知处就让人去找蓝启仁,蓝启仁本为大侄儿蓝曦臣的事愁心,就有门生来报江澄来云深不知处,所以不知江澄到底来干嘛?但来者是客,总不能把人家扔那不管吧!


“江宗主”


“蓝老先生”


两个人互相行礼,蓝启仁看着曾经的学生,满意的点点头。


“不知江宗主此来何事”蓝启仁询问道


“蓝老先生,还是叫我阿澄吧!我此次前来,是来让蓝宗主出关的”


“你有办法让曦澄出关”蓝启仁有些激动,他的侄儿这么多天怎么劝都不出关,江澄说有办法让他的侄儿出关,他能不激动吗?


“是。我能让蓝宗主出关,还望蓝老先生让人带我去寒室”


“好,好,思君(私设人物)带江宗主去寒室”


“是,老先生,江宗主,这边请”


江澄起身随着蓝思君来到寒室,不顾蓝思君目瞪口呆的样子,直接推开寒室的门走了进去,还不忘弄个结界


蓝曦臣听到开门的声音,以为是自己的叔父,“叔父,我没事,您不用担心”


“呦,蓝宗主,你还记得你有个叔父啊!那你记不记得你叔父年岁大了”江澄看着蓝曦臣的背讽刺的说道


蓝曦臣听到江澄的声音,转过头看着江澄澈说道“晚,晚吟,你怎么来了?”


“怎么,金光瑶能来,我不能”


听到金光瑶三个字,蓝曦臣低下头,不去看江澄,看着这样的蓝曦臣,江澄又醋又气,直接走过去,跪坐在蓝曦臣的跟前,捧起蓝曦臣的脸就吻了上去(哇,好奔放的澄澄啊!)蓝曦臣瞪大眼睛,蓝曦臣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江澄,江澄并不会亲吻,没一会就放开了蓝曦臣


“晚吟,你”


“怎么,我亲我的未婚夫怎么了?”


原来,蓝曦臣跟江澄从小就订过婚。只是无人知道,当初蓝曦臣跟蓝启仁去江家开清。一阵孩子的哭声吸引了蓝曦臣,蓝曦匝随着声音找到了江澄,当时的江澄掉进泥坑里,蓝曦臣凭着蓝家的天生臂力救了江澄,


“那个,我,我叫蓝涣,字曦臣”


“我叫江澄,字晚吟,我可以叫你涣哥哥吗?”


“可以”


“嘻嘻,涣哥哥,刚才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谢,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我得去换衣服了,涣哥哥,再见”


“再见”看着江澄的背影,直到看不到才走,回去找自己的叔女也许是因为清谈会太无聊了,蓝曦臣竟然睡着了。蓝曦臣睡的迷迷糊糊的,鼻子一痒,感觉有人在用狗尾巴草玩自己的鼻子。睁开眼一看,原来是江澄在玩。


“涣哥哥,你醒啦!”


“阿澄”


“涣哥哥,走,我们出去玩”


蓝曦臣跟江澄悄悄地溜出去,往云梦山跑去,寂静的小路上,两个小孩子欢快的跑着,跑到这儿玩玩,跑到那儿玩玩。时间过得总是飞快,清谈会很快就结束了,蓝曦臣跟江澄道别,江澄并不想让蓝曦臣走。紧紧的抱着蓝曦臣,仿佛这样蓝曦臣就不会走一样,蓝曦臣轻轻地拍着江澄的背


蓝启仁与江枫眠听到动静走出来一看,看见正“腻腻歪歪”的蓝曦臣与江澄


“曦臣,你”


“叔父,我与晚吟是真心相爱的”蓝曦臣听到声音连忙转过身,把江澄娇小的身子护在身后。


江澄偷偷地看江枫眠,他本就怕江枫眠,江枫眠从未对他笑过,更何况他半男不女的体质。可这也是他不能控制的啊!他虽是男儿身,却能像女人一样生孩子,这更不是他能控制的


江枫眠看着江澄这么怕他心里也痛,他不是不爱江澄,而是因为,江澄是少宗主,他只能这么做,看了眼蓝曦臣,他儿子那样的体质肯定会被人嘲笑一生的,想到这心就更疼了,江枫眠扭头看了眼蓝启仁,便对蓝启仁道


“启仁兄,这边请。”


江枫眠对着蓝启仁讲了江澄的体质。也是那个时候江澄与蓝曦臣订的婚,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只有江枫眠虞紫嫣蓝启仁以及当事人知道,为的便是他们未来遇到心悦之人好退婚,这一分别便是十多年,求学之时,江澄已经是傲娇少年,不愿再叫声,“涣哥哥”了。


一见倾心


二见沦陷


三见惊鸿


四见物是人非


一朝继认宗主位,再无云梦少年,唯有心狠手辣江宗主


身带藏书,已无姑苏温润少年,唯剩常年假笑蓝宗主


后来

一直想叫你兄的,但总是开不了口。如果有一天真叫你兄了,那定是我对你已经释然了!真的把你当兄看待了。

一直想叫你兄的,但总是开不了口。如果有一天真叫你兄了,那定是我对你已经释然了!真的把你当兄看待了。


Fruitsme

暖冬

我在温暖而惬意的冬日里游走

却不曾想到

远在天边的北极熊

在漫无边际的海洋里游着

直到死去

我在温暖而惬意的冬日里游走

却不曾想到

远在天边的北极熊

在漫无边际的海洋里游着

直到死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