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搞笑

414.4万浏览    26.6万参与
京柚

周天晚上

你以为的周天晚上:

“哈哈哈这个电视好好看啊!”柚子捧着薯片,喝着奶茶笑道,“哈哈哈哈我也这么觉得!”小l也附和她。

“哇,你今天做的美甲好好看啊!”

“嘿嘿,我在xx家做的,推荐你去哇!”

哈哈哈哈……气氛一片祥和

实际上的周天晚上:

“卧槽你做作业了吗?”

“卧槽这个是什么作业?”

“卧槽完了,快补不完了!”

“你补完了吗?”柚子问小l,小l叹了口气,摇摇头,“作业没补完,我快完了。我决定躺平了,当条咸鱼也挺好……”


﹉一条没有意义的分割线。


关于换座位:

周天的晚上,总是很忙碌的,除了补作业,就是—

换座位!

伴随着桌子椅子嘶拉的响声,原本不算宽敞的教...

你以为的周天晚上:

“哈哈哈这个电视好好看啊!”柚子捧着薯片,喝着奶茶笑道,“哈哈哈哈我也这么觉得!”小l也附和她。

“哇,你今天做的美甲好好看啊!”

“嘿嘿,我在xx家做的,推荐你去哇!”

哈哈哈哈……气氛一片祥和

实际上的周天晚上:

“卧槽你做作业了吗?”

“卧槽这个是什么作业?”

“卧槽完了,快补不完了!”

“你补完了吗?”柚子问小l,小l叹了口气,摇摇头,“作业没补完,我快完了。我决定躺平了,当条咸鱼也挺好……”


﹉一条没有意义的分割线。


关于换座位:

周天的晚上,总是很忙碌的,除了补作业,就是—

换座位!

伴随着桌子椅子嘶拉的响声,原本不算宽敞的教室里活像下饺子一样拥挤,仔细闻闻,兴许还能闻到一些同学的体味。

然后就是至关重要的搬书工程,柚子同学粗心大意,每次搬书要么丢了这个,要么丢了那个,然后在班上找来找去。

这样做的坏处是丢人,但好处是如果有小东西丢了,热心同学捡到肯定会认出来是她的……

但换座位最烦的是有些人磨蹭,柚子自认为很佛系了,但每次换座位都会被惹炸毛。比如……

“你好了没?”柚子耐着性子对面前的女生说道,她已经等了五分钟了,这人还不把书搬走……柚子自己抱着一大堆书站在过道上,桌子上也放不下,但手实在酸的厉害了。

“哎呀,好了好了,催什么催!”那人不耐烦的把书抱走,柚子这才解放了双手,撇了撇嘴角,安慰自己,“哼!大人不计小人过!”




是栀枝不是吱吱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动你?!

小Z逃课终于被抓了

班会课上,班主任宛如获得胜利凯旋归来的将士一样

她叫起小Z与小C,傲慢的说:“没想到吧?我昨天晚自习回来了!”


“哈!真没想到啊,你回来了!回来的好,下次不许回来了,我给你开工资”

小Z看了眼垂着头,立在一旁的小C,接着同班主任深情对视,内心疯狂回应,面上却平静的很


因为小Z的父母昨天晚上已经和她唠过了,她屁事没有,所以丝毫不慌


班主任要求小Z的父母第二天早晨七点必须到班门口,要求小C的父母晚自习时到,如果父母不来,她们也不用来上学了。


但小Z的爸爸昨晚出了一点小意外,小Z的妈妈跟班主任请了假


小Z深深的凝视了一眼在屋内闷头大睡的父母,含...

小Z逃课终于被抓了

班会课上,班主任宛如获得胜利凯旋归来的将士一样

她叫起小Z与小C,傲慢的说:“没想到吧?我昨天晚自习回来了!”


“哈!真没想到啊,你回来了!回来的好,下次不许回来了,我给你开工资”

小Z看了眼垂着头,立在一旁的小C,接着同班主任深情对视,内心疯狂回应,面上却平静的很


因为小Z的父母昨天晚上已经和她唠过了,她屁事没有,所以丝毫不慌


班主任要求小Z的父母第二天早晨七点必须到班门口,要求小C的父母晚自习时到,如果父母不来,她们也不用来上学了。


但小Z的爸爸昨晚出了一点小意外,小Z的妈妈跟班主任请了假


小Z深深的凝视了一眼在屋内闷头大睡的父母,含泪拿上一盒宛如她心一样冰冷的牛奶,骑着小电驴,迎着十一月末清晨的寒风走了


“小Z,拿上你写的情况说明出来”班主任站在门口说


小Z翻找出那开篇写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翻译过来为“我错了,但谁没犯过错?反正你愿不愿意都得原谅我”的情况说明,走出班门


小Z走出班门,发现了自己亲爱的后桌,二人异口同声“你怎么在这儿?”

后桌叹息一声:“起晚了,老班不让我进”

小Z摇了摇手中的检讨,后桌秒懂


她来了她来了,她带着自己的“靠山”走来了!

班主任宛如一只求偶成功的野母鸡,昂扬的跟在一位资深老教师身后


她接过小Z写的情况说明,看了几眼后,愤怒的好似乡下村口吵架的大妈一般,张牙舞爪,指指点点,却保持距离,丝毫不敢动手

她抬手指向小Z鼻尖,厉声呵斥:“你是不是以为有你父母做靠山,我就不敢动你?”


小Z注视着她,平静回答:“没有呀”


这时,班主任的靠山走到小Z面前,温柔地同小Z讲道理:“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多危险啊,你说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小Z认真的听着

此时班主任又抬手指向小Z,满脸愤怒的到:“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动你?”


小Z看着班主任,真诚回答:“我不是,我没有”


班主任的靠山接着温柔的劝解小Z,二十分钟过去,靠山讲累了




班主任走来,扫视小Z全身,发现小Z又没有听她自己定下的规定“穿全身校服”

哪怕现在已经很冷,穿着校服会冻得瑟瑟发抖


哪怕学校希望学生自由发展,从不限制学生的穿着打扮,从未规定过必须穿校服


但她可是老师,是尊贵的班主任!学生必须听她的,她要让别人看看,她的学生有多么听话


班主任愤怒开口:“你还有没有一点学生的样子?!是不是不想让老师管你?!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动你?!”


小Z暗搓搓裹紧自己的棉袄,真诚且认真的回答:“不是,我没有”


班主任将情况说明递给小Z,示意她回班

在她走前还不忘关切地询问:“你爸爸怎么了?没什么事吧?”


小Z没心没肺甚至很欢乐的走回座位,还顺手将袖子里藏的脆脆鲨“嗖———”的一下扔向小C


课间小Z的好友们询问小Z有没有事,小Z表示屁事没有,依旧该吃吃该喝喝,快快乐乐


但班主任却很不快乐

小Z顾及着站在班门口,一脸家里坟被挖了一样的班主任,悄咪咪给好友千里送饼干,好友亦不远万里为小Z送来了面包


班主任却突然“兴奋”起来,好似抓住了小Z的把柄一般,开口道:“你们偷偷摸摸给那里递什么东西呢?和做贼一样”

小Z无语……

好友回答:“面包”

班主任不相信,小Z只得将手中的面包举起给她看


班主任又道:“那小Z刚才给你的,可不是什么面包吧?那么小一个攥在手里”

好友一时无语,随即回答:“老师,是饼干”

说着便将饼干拿了出来


好友和小Z吐槽:“泽华干什么?她那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俩搁那里递炸药呢”

小Z狂笑,笑罢回答:“说不定觉得我弄了一个写着她名字的小人儿,我自己扎完后再让你扎扎”

好友疑惑:“咋可能,谁没事说她坏话啊”


小Z和三两好友说说笑笑,班主任看到后,脸阴沉了下来:“你们聚堆干什么?拉帮结派,搞小团体?”

那表情好似认为她们都在说她的坏话一样


到了班主任的课,她走上讲台开口便说:“有的人啊,活的阳光一点儿,没有人盯着你看,没有人针对你”

然后目光有意无意的撇向小Z

小Z认同的点点头




到了晚自习,班主任将小C喊了出去


小Z听到了班主任时不时发出的怒吼,声音之大,哪怕她是在隔壁班走廊训的话,班级的窗户是关着的,小Z还是可以听到

隐隐约约传来班主任的怒吼:“我可不怕你!”


本以为很快便会结束,没想到训话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之久,小C是一边抹眼泪一边走进来的


小Z震惊住了,怎么班主任吵她只用了早读二十分钟,而且基本都是资深老师在和她谈人生理想

班主任统共只对她说了三句“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动你?”


而吵小C却用了一个小时之久,骂声不断,甚至不带重样?


小Z不理解


彩蛋是我的碎碎念






芦渺天
#漫画60天挑战# 24/60...

#漫画60天挑战# 24/60

你们……每一个我都在乎!

#漫画60天挑战# 24/60

你们……每一个我都在乎!

黄小五很搞笑

客服嫌弃工资低怒怼老板,真是太绝了!

客服嫌弃工资低怒怼老板,真是太绝了!

冰西瓜

【明日方舟】罗德岛的干员们是如何度过假期的呢?【端午特别篇】

久违的放假。


在罗德岛工作,假期实在是显得很珍贵。


哪怕只有一天。


罗德岛的工作毕竟是相当繁重的,枯燥的,乏味的。


初雪是这么认为的。


她打了个哈欠,然后抹去了眼角因为打哈欠而流出的泪花。


平时的工作时间她一直在摸鱼偷懒,而现在的假期,她却不适应了起来。


她甚至早早的起了床,离开了宿舍。


清晨的太阳发出了清冷的光,初雪感到了不舒服。


她现在只顾着一路往前走,没有目的性的走。


她首先路过了厨房。


蓝毒正在教铃兰做蛋糕。


“先这样,再这样,最后这样就好了,你懂了嘛?”


看着铃兰小小的眼睛大大的...

久违的放假。


在罗德岛工作,假期实在是显得很珍贵。


哪怕只有一天。


罗德岛的工作毕竟是相当繁重的,枯燥的,乏味的。




初雪是这么认为的。


她打了个哈欠,然后抹去了眼角因为打哈欠而流出的泪花。




平时的工作时间她一直在摸鱼偷懒,而现在的假期,她却不适应了起来。


她甚至早早的起了床,离开了宿舍。


清晨的太阳发出了清冷的光,初雪感到了不舒服。



她现在只顾着一路往前走,没有目的性的走。


她首先路过了厨房。




蓝毒正在教铃兰做蛋糕。


“先这样,再这样,最后这样就好了,你懂了嘛?”


看着铃兰小小的眼睛大大的疑惑就知道,蓝毒不适合教人呢。




初雪摇了摇头离开了。



不知不觉,她走到了人力资源部,W正在值班,前面正站着一个投了简历的干员。


“叫什么?来干什么?会什么?”


面对一连串的问题,那干员支支吾吾了半天,


一句话也说不出。


“啊?!你是哑巴吗?(乌萨斯粗口)”


新干员瑟瑟发抖。





所以博士是怎么想的?还是说W小姐单纯是因为假期还要工作憋了一肚子火?



来到了训练室的门口。


(小心的探头)


幽灵鲨站在靶子前,背对着她,拿着锯子,不知在想什么。


初雪刚刚想要打招呼。


幽灵鲨突然怪笑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你是敌人吗?”


初雪刚想开口解释,


就见幽灵鲨开动了她的圆锯,


“哈哈哈哈,去死吧!”


目标是眼前的靶子,幽灵鲨在劈开了靶子的同时,顺便劈坏了许多其他设施。




初雪想要悄悄的离开这里。


(被绊了一下)


“诶呀呀!”


幽灵鲨回过了头,看到了身后的初雪。


四目相对。


“我…什么都没看到。”初雪赶紧开口。


她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小跑着走了。




“还是跟博士说一下去吧,


这些设施最后…是要由博士赔偿的。”



站在了博士的办公室门口,


刚想敲门。


里面传出了两人交谈的声音。


首先是博士的,


“啊啊啊啊啊啊,银灰,你**竟然牛我老婆!”


“为了胜利,我是可以不择手段的。”


哥哥也在里面?


随后传出的是拳头击打肉体的声音。


“盟友,这样是没有用的。”


“我不管,你还我老婆!”


他们在说什么呀?!




初雪啪一下拉开了门,


里面博士捶打银灰胸口的动作顿时一僵。


“那个…打扰了。”


“初雪你别走你误会了啊啊啊”





“所以是幽灵鲨,赔款…”


“那我先走了。”


初雪欠身。


她在桌上看到了几叠卡片,


她哥哥那边有两张卡,


一张印着一个蓝色的十字架,


还有一张印着一只青色眼睛的白龙…



太阳完全升起来了。


但是初雪并没有感觉到更温暖。

黄小五很搞笑

客服与买家搞笑对话:我要退货,这鞋子颜色都掉了!

客服与买家搞笑对话:我要退货,这鞋子颜色都掉了!

我粉的cp都超甜

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⑤

前言:范丞丞,我和他有个秘密


范丞丞拉着蔡徐坤来到外面就立刻给助理打了个电话,简短地说明了一下事情经过,听到助理的几句叮嘱后才挂了电话,看向站在自己后面有点手足无措的蔡徐坤,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口罩,走近,帮他戴上,无意间擦过耳朵时,红红的小耳还动了动,怪可爱的。克制住自己想要触碰到意愿,转过身,戴上口罩,闷闷的声音从口罩里传来,“走吧,在前面”,蔡徐坤闻声木木地向前走,同手同脚都没有发觉,范丞丞见身后人迟迟没有跟来,转头便瞧见蔡徐坤那副模样,憋着笑,双手抱肘站着,“怎么,不会走路了,要我抱?”蔡徐坤听到抱顿时羞红了脸,小跑着来到范丞丞身边,低着头不敢看他,像个呆呆的小兔子,范丞丞这么想着,...

前言:范丞丞,我和他有个秘密


范丞丞拉着蔡徐坤来到外面就立刻给助理打了个电话,简短地说明了一下事情经过,听到助理的几句叮嘱后才挂了电话,看向站在自己后面有点手足无措的蔡徐坤,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口罩,走近,帮他戴上,无意间擦过耳朵时,红红的小耳还动了动,怪可爱的。克制住自己想要触碰到意愿,转过身,戴上口罩,闷闷的声音从口罩里传来,“走吧,在前面”,蔡徐坤闻声木木地向前走,同手同脚都没有发觉,范丞丞见身后人迟迟没有跟来,转头便瞧见蔡徐坤那副模样,憋着笑,双手抱肘站着,“怎么,不会走路了,要我抱?”蔡徐坤听到抱顿时羞红了脸,小跑着来到范丞丞身边,低着头不敢看他,像个呆呆的小兔子,范丞丞这么想着,好像真在那蓬松的头上看见一对毛茸茸的兔耳朵,正欲抬手摸,蔡徐坤已抬起了小脑袋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范丞丞轻轻咳了一声,“跟紧点”,便继续抬步向前走去,蔡徐坤点了点头,紧紧跟在他身边。来到药店门口,见蔡徐坤皱着眉头,猜他恐是不喜欢药店的味,便让他呆在外面,自己去买,买完涂抹药膏,又问店员要了一杯热水,才提着药袋出门。蔡徐坤正在给两只手哈气,白净的手被冻的有些微微发红了,范丞丞快步走过去将手中的热水放到他手中,在蔡徐坤抬手要喝时,轻轻捂住了他的嘴,感受到手心的柔软又立马移开,“烫”,蔡徐坤本疑惑着,在听到这话后又满脸感激地看向范丞丞,“丞丞,你真好”,说着又将脸靠近了些,两手贴着纸杯以汲取更多的温度,范丞丞两耳通红的赶忙转移注意力,瞧见了不远处的一个长椅,便拉着蔡徐坤走过去坐下,瞧着还在发抖的蔡徐坤,范丞丞将披风脱下披在蔡徐坤身上,蔡徐坤摸了摸肩上的衣服,又瞧瞧面前只剩一件卫衣的范丞丞,“丞丞,这样你会感冒的”说着就要将衣服拿下,却被一只温热的手按下,又讪讪地离开,蔡徐坤有些留恋那个温度地抬起眼眸,范丞丞摸了摸鼻子“没没事,你看我手热着的”,蔡徐坤抿着嘴,低低地应了一声,“那个,药在我口袋里”说着指了指左口袋的位置,蔡徐坤略有些惊讶地循着手指的方向向口袋摸去,拿在手里看了看,又不解地看向范丞丞,范丞丞立马解释“嗷嗷,是这样的,今天看你掉的,一直没时间还给你”,“嗷~,谢谢你,丞丞”蔡徐坤笑着朝范丞丞道谢,而后将药含在嘴里,就着水咽了下去,小小的喉结随着吞咽动着,范丞丞发现自己竟然有想要亲吻那里的冲动,且还真的靠近了,感受到蔡徐坤紧张的吞了吞口水,才忽的回过神了,咳了一声重新站直身体,“那什么你脖子那也有点红,我凑近确认一下是不是过敏”,蔡徐坤闻言伸手摸了摸那处,那里还残留着刚刚范丞丞靠近时的鼻息,温温的湿湿的。范丞丞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告诉自己冷静点,而后从袋子里拿出药膏,在蔡徐坤面前半蹲下身子,“手伸过来”,声音已没了第一开始的薄凉,在这寒风里竟多了些温热,暖着人的心田,蔡徐坤将手伸到范丞丞面前,范丞丞小心地卷起他的衣袖,将药膏轻轻地涂在他的手臂上,像对待一个宝物一般小心。寒冷仿佛一瞬间消失了,蔡徐坤用手揉了揉发烫的脸颊,瞧着范丞丞火红的头发看的出神,两条腿高兴地晃着。涂完后,范丞丞将药膏重新放回袋子里,递给蔡徐坤后就站起身整了整翘起的衣角,转身开始往回走,“走吧,外面太冷了”,蔡徐坤嗯嗯了两声跟了上去,蔡徐坤搅着手里的塑料袋,做了个深呼吸,停了下来,范丞丞虽一直看着前面,但仍用余光注意着身旁人的状态,见人停下也跟着停了脚步,转头看向他,蔡徐坤踮起脚尖,靠近范丞丞耳边,“丞丞,你能别告诉别人我过敏的事嘛”,范丞丞有些疑惑,“为什么”,蔡徐坤像做错事的孩子似的重新看向手里的塑料袋,“我怕他们担心,其实没什么事的”,范丞丞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耳垂,看着蔡徐坤低垂着的脑袋,竟出神地用手摸了摸,待回过神来才收回手,嗯了一声继续向前走,蔡徐坤笑着跟上范丞丞的步子,将口袋里的糖果放到范丞丞的手心里,“这个给你,很甜的哦”而后又故作神秘地小声说,“这是我们的秘密哦”,范丞丞停下脚步,也笑着看向蔡徐坤,“嗯,我们的秘密”,两人的眼中仿佛都有星星,在夜色里也亮亮的印着彼此。

      两人并肩走着,刚进门,便被一大堆人围着,陈立农看着蔡徐坤有些微微红的脸,“坤坤,你怎么了,怎么从外面回来”,“脸还红红的”小鬼在后面跳着插了一句,蔡徐坤忙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结巴的回答“啊,没没什么,外面风吹的,我觉得有点闷,刚好碰到丞丞,就一起了”,接收到其他人询问的目光,范丞丞微微点了点头。黄明昊在两人一进来时就看了过去,一眼就认出了蔡徐坤身上披着的那件衣服,有些不悦地移开了视线,第一次没有立马扑上去。蔡徐坤被尤长靖拉着去桌上继续吃点东西,蔡徐坤忙将肩上披着的衣服拿下,递给身后的范丞丞,并展露了一个大大的微笑,而后便被尤长靖拉走了。范丞丞将大衣展开穿上,上面还残留着淡淡的玫瑰香,愉快地笑了笑,朝朱正廷那边走去。黄明昊在自我纠结了一会后便大步朝蔡徐坤那边走去,一上来就是个大大的拥抱,刚坐下的蔡徐坤险些没接住,摸了摸他的头,往里坐了坐,留出了个位置给他,黄明昊将坏情绪都抛开,笑着要给蔡徐坤夹菜,小鬼在一旁不满的抱怨菜都被夹光了,刚要去抢黄明昊筷子上的肉就被朱星杰领着去了别桌,蔡徐坤看着碗里快满出来的肉,无奈的笑了笑,夹了些放到黄明昊的碗里,“昊昊你也多吃点吧”,黄明昊直接从蔡徐坤碗里夹了一块,吧唧吧唧了嘴,“还是坤坤碗里的香”,“我可不会把我的秘密调料分享给你”,说着还将碗往旁边挪了挪,黄明昊则在一旁伸长了脖子要看。

       瞧着那边嬉闹,朱正廷重新坐回了位置上,夹起一块肉看了看,又放回了碗里,“他刚刚还说一块肉也吃不下了”声音低低的也不知道在说给谁听,范丞丞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朱正廷转头看向他,“你们刚刚干嘛去了”,范丞丞耸了耸肩,“如他所说”,朱正廷哦了一声,正准备走,范丞丞突然说了一声谢谢,朱正廷像石化了一样僵在那,而后又有些恼怒,“我只是为了整理下衣服”,而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晚间黄明昊回到宿舍,刚在床上坐下,就瞧见了对面桌子上的一颗糖果,和今天在蔡徐坤口袋里看到的一样,他本以为那是给自己的,越想越觉得委屈,便爬上床用被子蒙住了头。洗浴室里的水声也在这时停止,范丞丞擦着头发从里面走出来,见黄明昊蒙在被子里,说了句“好了”便不再理睬,小心的将糖果放入一个精致的小盒里,放在枕边,又拿出镜子照了照,坤坤今天说他的发色很好看。过了好久,黄明昊才从被子里悉悉索索地出来,走向浴室。

我粉的cp都超甜

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④

前言:朱正廷,只是想起身拍拍衣服


鉴于缓解最近发生的突发状况及紧张氛围,大厂决定放孩子们去吃个海底捞,听到这个消息的大厂男孩们都激动的在欢呼,蔡徐坤也笑的开心,但眼睛仍盯着自己的背包,清数着里面的东西,黄明昊本是跟着乐华的众人一起走的,一回头瞧着蔡徐坤还站在原地,忙小跑过去勾住了蔡徐坤的脖子,拉着他往前走,蔡徐坤被这突然的一下吓得手一抖,待看清来人,才有些嗔怪地揉了揉黄明昊的卷发,“别老这样冒冒失失的,很不安全诶”,黄明昊回以一个大大的微笑,挂在脖子上的手划到腰上,推着蔡徐坤继续向前,蔡徐坤笑着摇了摇头,略带无奈地拿起背包在黄明昊的轻推下上了车,本就走在最末的范丞丞自然看到了这一幕,眉头...

前言:朱正廷,只是想起身拍拍衣服


鉴于缓解最近发生的突发状况及紧张氛围,大厂决定放孩子们去吃个海底捞,听到这个消息的大厂男孩们都激动的在欢呼,蔡徐坤也笑的开心,但眼睛仍盯着自己的背包,清数着里面的东西,黄明昊本是跟着乐华的众人一起走的,一回头瞧着蔡徐坤还站在原地,忙小跑过去勾住了蔡徐坤的脖子,拉着他往前走,蔡徐坤被这突然的一下吓得手一抖,待看清来人,才有些嗔怪地揉了揉黄明昊的卷发,“别老这样冒冒失失的,很不安全诶”,黄明昊回以一个大大的微笑,挂在脖子上的手划到腰上,推着蔡徐坤继续向前,蔡徐坤笑着摇了摇头,略带无奈地拿起背包在黄明昊的轻推下上了车,本就走在最末的范丞丞自然看到了这一幕,眉头不自觉地皱成一团,一旁的朱正廷见他呆站着,伸手推了推,“不走嘛,他们在前面了”说着又朝前面的两人看去,现在只能看到两团金黄了,暗了暗眼眸,他记得蔡徐坤说过金色看起来很温柔,抬手摸了摸自己黑色的刘海,可黄明昊你说的,你喜欢黑色,手有些无力地滑下,一阵风吹来,将刘海吹离了视线,黄明昊正探出窗外向他们招手,“正廷,快来呀,你们呆在那干嘛”,风不大,但朱正廷只听清了正廷两字,觉得熟悉又陌生,换上了还算能看的微笑,朝那边走去,走了一半又回头喊了声丞丞,见他抬头朝自己看看,才继续向前走。范丞丞听到自己的名字,回了回神,看了看朱正廷,转头又看向不远处地上的一个白色药瓶,小跑过去捡起,小小的药瓶很轻易地被完全握在了手心里,藏入了衣袖,上了车,朱正廷叫了他一声,拍了拍自己旁边的座位,范丞丞走过去刚坐下,便听到另一边座位上的欢笑声,隔着走道,却仿佛隔着银河一般遥远,蔡徐坤坐在靠窗的位置,见范丞丞盯着这边,笑着歪了歪头,范丞丞忙别开两眼,看向别处,蔡徐坤也不恼,继续同身边的黄明昊谈论着巴比龙的歌词。手中的药瓶不知不觉被握得更紧些,待反应过来,手中已经留下了深深的红印,低眸看了看四周,迅速地将药瓶放进了口袋里,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他并不想现在拿出来,当着这么多人,尤其是黄明昊的面还给他,抿了抿唇,掏出了另一个口袋里的耳机带上,闭上了眼。朱正廷看着窗外的风景,却只是在眼前飘过,怎么也进不了脑子,他略有些赌气的拉下了床帘,用手肘撞了撞旁边的范丞丞,“丞丞,你觉得我要不要换个发色”,声音放的极低,似是什么重要机密怕被别人听了去,范丞丞拿下一侧的耳机,将脑袋凑近了些,“你说什么”,朱正廷重新看向窗外,“没什么”,转而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伸手去拿范丞丞的耳机,“听什么呢”,范丞丞在他手抬起的一瞬间就将耳机收回手里,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artist,你知道啊,我要好好准备,可不能再让姐姐失望了”,朱正廷耸了耸肩,他不想戳穿,屏幕里显示着巴比龙的字体亮了亮又很快暗下,两人心照不宣地再次陷入了沉默。

       考虑到座位安排,黄明昊难得地听话跟着乐华坐在了一起,眼睛却不住地瞄着离他稍远的蔡徐坤,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气馁地收回了视线,看向面前冒着热气的锅发呆,脑中还回荡着车上蔡徐坤温柔的话,“不可以一直黏着哥哥哦,也要多陪陪自己的朋友,知道了嘛”,黄明昊瞧着蔡徐坤认真且温柔的模样,虽心里不愿但还是乖巧的点了点。朱正廷夹了块肉放进黄明昊的碗里,后又觉得不妥,给其他人也夹了菜,才再次看向黄明昊,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昊昊,不是一直说想吃火锅嘛,快吃吧,不然要被尤长靖吃光了”,黄明昊听到尤长靖,应激反应的抬起头,他可还记得每次给蔡徐坤买的零食最后都落入了尤长靖的嘴里,气的牙痒痒,“尤长靖怎么来我们这桌了”说着还四处张望起来,尤长靖从范丞丞身后小心地探出脑袋,“干嘛呀,就火锅人多吃起来才热闹嘛”说着就要伸筷子去夹菜,被黄明昊眼疾手快地一下子打掉,“少来,找你的林彦俊去,这边可没人惯着你”,尤长靖捂着耳朵,“不听不听”,黄明昊跳下座位走到尤长靖身边,凑近耳朵警告道,“还有,不准吃坤坤的零食,林彦俊的面包还不够你霍霍嘛”,尤长靖将一个肉丸塞进嘴里,含含糊糊地反驳,“老吃林彦俊的东西,我会不好意思的好吧”,黄明昊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那坤坤的你就好意思?”,尤长靖将菜夹到碗里,朝黄明昊做了个鬼脸,“是坤坤主动分享给我的,看我最近瘦了,心疼呢”,说完不待黄明昊反应,拿着碗就跑,黄明昊气的追上去就要打,转身时衣角不慎碰到了桌边上的饮料,倒下的饮料正正地砸到了范丞丞身上,还好刚刚没什么胃口,饮料倒是被喝了大半,范丞丞跟朱正廷说了一声就向厕所走去。

      蔡徐坤也不知是吃了什么,手臂上突然长出很多红疹子来,大概率应该是过敏了,却翻了半天的背包也没有翻到那瓶药瓶,见大家都玩的火热,也不想扫了大家的兴致,徒增担忧,便独自向厕所走去,想先避一避,以前也是有过这样的状况的,不是太严重。刚到厕所门口就瞧见范丞丞一脸不耐烦地擦着衣袖上的果汁,手法闲的有些笨拙,揉了半天也没揉准位置,一双手突然搭了上来,将衣袖拉到水下搓了搓,范丞丞有些呆愣地抬头,一双桃花眼直直地装进了他的心里,蔡徐坤笑着看了看他,又转头看向衣袖,“丞丞没做过家务吧,要这样洗才有用哦”,语气轻轻的,温柔的不像话。强迫自己从蔡徐坤的脸上移开,看向水流,却被一抹红色吸引了注意,范丞丞猛地拉过蔡徐坤的手臂,又将衣袖往上拉了拉,看着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红点,皱着眉头,语气也带上了些许不悦,“怎么回事”,蔡徐坤回过神来,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可能是过敏了吧,不太严重的”说着就要抽回手,却被范丞丞更用劲地拽紧了,“你是医生?”,被这没头没脑的问的一愣,“啊?”“跟我来”说着不容蔡徐坤拒绝,就拉着人往外走,拉着的手不断传来暖流,竟让蔡徐坤感到没由来的安心,静静地任由前面的人拉着往外走,两人走的地方较偏,但还是被朱正廷瞄到,黄明昊抬眼一脸疑惑地盯着身旁突然站起的朱正廷,“怎么了嘛”,朱正廷忙拍了拍衣袖,“没事没事,有个虫子”,黄明昊正欲凑近看,立刻被朱正廷按回了座位,“跑了,吃这个,热的好吃”,将碗推近了些,刚刚跟尤长靖闹了半天早就饿的不行了,夹起来就塞进嘴里,还不忘嗯嗯点头表示美味。朱正廷笑着坐下来,不动声色地又瞄了那一眼,早没了人影,心里舒了一口气,但愧疚感却压迫着大脑,看着一桌的食物没了胃口。


古柏.顾

四三妖肆的日常02 大战蓄势待发

四三妖肆的沙雕日常


有现实原型


请不要觉得奇怪


这帮人的真实事件


今天是照常休息的第二天,也是最后一天,原先打算起来吃早膳的两个人,但是小虞醒过来时,已经是巳时了。而澄子醒过来比小虞都还要再迟一刻钟。至于孢子,就不比再提了。大概是因为前一天太迟将烛火熄灭了,三个人都睡的很晚。


小虞看到澄子醒过来的时候,为了不打扰孢子休息,就用掌机询问澄子。


“草姐回来了吗?”


至于这么问,当然是有道理的,熄灯后,小虞至少过了一个时辰才休息。


澄子下床仔细看了看,冲小虞摇了摇头。


果然,这姐一贯是强者中的强者。


所以结果还是没有吃早膳,...

四三妖肆的沙雕日常


有现实原型


请不要觉得奇怪


这帮人的真实事件






今天是照常休息的第二天,也是最后一天,原先打算起来吃早膳的两个人,但是小虞醒过来时,已经是巳时了。而澄子醒过来比小虞都还要再迟一刻钟。至于孢子,就不比再提了。大概是因为前一天太迟将烛火熄灭了,三个人都睡的很晚。


小虞看到澄子醒过来的时候,为了不打扰孢子休息,就用掌机询问澄子。


“草姐回来了吗?”


至于这么问,当然是有道理的,熄灯后,小虞至少过了一个时辰才休息。


澄子下床仔细看了看,冲小虞摇了摇头。


果然,这姐一贯是强者中的强者。


所以结果还是没有吃早膳,但是为了身体,午膳还是出门按时吃了,没有选择点外卖。考虑到孢子,澄子询问了她是否要一起出门。


“帮我带一份馄饨回来”在小虞如厕出来后,澄子连忙和她复述了孢子的这番话,“她这两天就没有出过门诶。”


但是这两个人还是答应了下来。


原先两人是为了一份名为“三合一”的小吃选择出门的,结果在吃完午膳后,吃的还是面食。两个人的饱腹感过分强烈,实在是再吃不下任何的东西了,放弃了这个想法。


回到寝室里的时候,草籽却是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了。询问过后,就不由不感叹这姐真是个强者。她去喝完酒之后,又和朋友去了勾栏,直到天亮,到现在没合过眼。现在还精力充沛地躺着玩掌机,每次这种时候,真的令人不得不佩服她的强大。


由于是最后一天,回家的两个小孩也到了回来的时候了。


但是确实也是没有想到,原本只要在晚课前到就行,由于家里的原因,小胧在未时就回来了。


“哇塞,你回来的也太早了。”


结果剩下来的结果就是四个人一起躺着玩掌机,然后聊着下一周的课程。由于学习任务的需要,导致四三妖肆的六个小孩的班级以及他们所处的书院中的学院,全体下山历练。


“感觉会很忙。”


“问题不大。”


然后,又陷入了各玩各的的氛围之中。


但是不得不说,澄子一向是个想要一个东西,就会心心念念很久的小孩,或者说是小妖。到了晚膳的时候,他们俩还是去买了小吃,但是这次有进步,他们俩把一直躺在屋子里的孢子拉出了房门。


孢子不愧是孢子,在点了一份吃食的同时,还点了一份黄焖鸡米饭。相较而言,澄子和小虞则是选择了两个人解决。


结果就是,除了小虞,剩下两个小孩都吃的肚子圆圆,尤其是孢子。差点都担心,会不会馅太多导致漏了。


小黄人是最后一个来的,但是她向来是这样的,所以也不是很令人意外地事情。


小黄人总是拖着一个大大的红红的箱子,她是宿舍里的色彩大师,她热烈,大概是喜欢周围的一切,所以喜欢各种各样的颜色,这个,大概从她的穿着打扮和日常生活中就能够清晰地看出来。


六个人都在当然很好,但是,通常,会有一个致命的缺点。


就是过分吵闹一些了。


之前就有寝室包子流出汤汁的残忍事件发生,凶器是澄子的蒂。


尤其是在上课的时候尤其明显。


上晚课的路上,和回来的路上,都是十分危险的时候。小胧和草籽由于小胧需要点学子的名字,通常是提早去的。这个时候,就要开始危险了,大战一触即发。


一开始,通常只是言语上的攻击,后来一般就开始上手了,这个时候澄子和孢子是主要战斗力,小黄人是次要战斗力。小虞有的时候会不小心被拉入战场,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处于一种旁观状态。


在进行一手拖死一个的追逐状态下,小虞也会被迫加入追逐,为了逃离后面的黑手。


所以,每次到达晚课的时候,小胧都会看到四个累的跟条死鱼一样的四个人进入教室。


还有一刻钟,晚课就结束了,大战蓄势待发。


今日的四三妖肆也是很危险的一天呢。





优酷娱乐
东北人自带笑点
东北人自带笑点
优酷娱乐
儿子结婚道路的绊脚石
儿子结婚道路的绊脚石
优酷娱乐
没有沈腾接不住的梗
没有沈腾接不住的梗
优酷娱乐
沈腾也有被打脸的时候
沈腾也有被打脸的时候
优酷娱乐
沈腾也太有才了
沈腾也太有才了
优酷娱乐
王宁艾伦真是黄金搭档
王宁艾伦真是黄金搭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