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搬运

161.2万浏览    17756参与
厉云琳

突然想到一句话:“在四季交替中陪你看昼夜往复日升日落。


“蓝湛蓝湛,看我,快看我。”

“嗯,魏婴,我在”


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十分漂亮,好似装下了星辰大海,实则只装下了魏婴一人

突然想到一句话:“在四季交替中陪你看昼夜往复日升日落。



“蓝湛蓝湛,看我,快看我。”

“嗯,魏婴,我在”


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十分漂亮,好似装下了星辰大海,实则只装下了魏婴一人

阿菲传奇

来自官方的搬运,存图。

暃对晟是真的好啊,真是个好哥哥,我也好想有个这样的哥哥。为什么国家不会包分配,呜呜呜呜π_π

这画风真好看,摩多摩多。

另外,没想到兰陵王和伽罗和玉城双子是同窗关系,奇怪的知识增加了。

来自官方的搬运,存图。

暃对晟是真的好啊,真是个好哥哥,我也好想有个这样的哥哥。为什么国家不会包分配,呜呜呜呜π_π

这画风真好看,摩多摩多。

另外,没想到兰陵王和伽罗和玉城双子是同窗关系,奇怪的知识增加了。

向白是个废物
画师:赤倉(转自推特) 🍩

画师:赤倉(转自推特)


🍩

画师:赤倉(转自推特)


🍩

向白是个废物
画师:米山舞(转自推特) Co...

画师:米山舞(转自推特)


Congratulations on the 2nd anniversary of RADIOEVASHOP!

画师:米山舞(转自推特)


Congratulations on the 2nd anniversary of RADIOEVASHOP!

向白是个废物
望月けい @key_999 バ...

望月けい     @key_999


バーヴァン・シー

望月けい     @key_999


バーヴァン・シー

带溪

常言“彩云易散”,乌云也何尝能永远占领天空。乌云蔽天的岁月是不堪回首的,可是停留在我记忆里不易磨灭的,倒是那一道含蕴着光和热的金边。

——杨绛《丙午丁未年纪事——乌云与金边》 ​​​

常言“彩云易散”,乌云也何尝能永远占领天空。乌云蔽天的岁月是不堪回首的,可是停留在我记忆里不易磨灭的,倒是那一道含蕴着光和热的金边。

——杨绛《丙午丁未年纪事——乌云与金边》 ​​​

带溪

觉得北方固不是我的旧乡,但南来又只能算一个客子,无论那边的干雪怎样纷飞,这里的柔雪又怎样的依恋,于我都没有什么关系了。

——鲁迅 《在酒楼上》 ​​​

觉得北方固不是我的旧乡,但南来又只能算一个客子,无论那边的干雪怎样纷飞,这里的柔雪又怎样的依恋,于我都没有什么关系了。

——鲁迅 《在酒楼上》 ​​​

带溪

这种事情背后隐含着一个逻辑,就是我们国家的出版事业必须就低不就高。一本书能不能出,并不取决于它将有众多的有艺术鉴赏力或者有专业知识的读者,这本书应该对他们有益,而是取决于社会上存在着一些没有鉴赏力或没有专业知识的读者,这本书不能对他们有害。

——王小波《摆脱童稚状态》 ​​​

这种事情背后隐含着一个逻辑,就是我们国家的出版事业必须就低不就高。一本书能不能出,并不取决于它将有众多的有艺术鉴赏力或者有专业知识的读者,这本书应该对他们有益,而是取决于社会上存在着一些没有鉴赏力或没有专业知识的读者,这本书不能对他们有害。

——王小波《摆脱童稚状态》 ​​​

带溪

已经一无所有,哪还在乎剩下什么。你走以后我只剩下孤独,若把孤独撇开,黑暗 虚无 漫无边际。

——宁城《星夜集》 ​​​

已经一无所有,哪还在乎剩下什么。你走以后我只剩下孤独,若把孤独撇开,黑暗 虚无 漫无边际。

——宁城《星夜集》 ​​​

带溪

原来真正的爱情一点也不好玩。它之所以美就因为它总带有一丝悲剧性,不管他此刻怎样幸福得眩晕。怪不得陈词滥调的语言说是“坠入爱河”。确实是的,坠入是一种被动自杀,不可自拔,随时会沉溺却必须拉着另一个生命共渡。

——严歌苓《老师好美》 ​​​

原来真正的爱情一点也不好玩。它之所以美就因为它总带有一丝悲剧性,不管他此刻怎样幸福得眩晕。怪不得陈词滥调的语言说是“坠入爱河”。确实是的,坠入是一种被动自杀,不可自拔,随时会沉溺却必须拉着另一个生命共渡。

——严歌苓《老师好美》 ​​​

带溪

生命也许就是这样,多一分经验便少一分幻想,以实际的愉快平衡实际的痛苦。

——老舍《离婚》 ​​​

生命也许就是这样,多一分经验便少一分幻想,以实际的愉快平衡实际的痛苦。

——老舍《离婚》 ​​​

带溪

一样东西,如果你太想要,就会把它看得很大,甚至大到成了整个世界,占据了你的全部心思。我的劝告是,最后无论你是否如愿以偿,都要及时从中跳出来,如实地看清它在整个世界中的真实位置,亦即它在无限时空中的微不足道。这样,你得到了不会忘乎所以,没有得到也不会痛不欲生。

——周国平《论超脱》 ​​​

一样东西,如果你太想要,就会把它看得很大,甚至大到成了整个世界,占据了你的全部心思。我的劝告是,最后无论你是否如愿以偿,都要及时从中跳出来,如实地看清它在整个世界中的真实位置,亦即它在无限时空中的微不足道。这样,你得到了不会忘乎所以,没有得到也不会痛不欲生。

——周国平《论超脱》 ​​​

带溪

我将来要写一本书,我要把天和海分清楚,我要把好人和坏人分清楚,我要把疯子和贼子分清楚,但是我现在却是什么也分不清。

——林海音《城南旧事》 ​​​

我将来要写一本书,我要把天和海分清楚,我要把好人和坏人分清楚,我要把疯子和贼子分清楚,但是我现在却是什么也分不清。

——林海音《城南旧事》 ​​​

带溪

若是怕在这条云封雾锁的生命路程里走动,莫如止住你的脚步;若是你有漫游的兴趣,纵然前途和四围的光景暧昧,不能使你赏心快意,你也是要走的。横竖是往前走,顾虑什么? 

——许地山《缀网劳蛛》 ​​​

若是怕在这条云封雾锁的生命路程里走动,莫如止住你的脚步;若是你有漫游的兴趣,纵然前途和四围的光景暧昧,不能使你赏心快意,你也是要走的。横竖是往前走,顾虑什么? 

——许地山《缀网劳蛛》 ​​​

带溪

文化好比是蔬菜,伦理道德是胡萝卜。说胡萝卜是蔬菜没错,说蔬菜是胡萝卜就有点不对头——这次文化热正说到这个地步,下一次就要说蔬菜是胡萝卜缨子,让我们彻底没菜吃。

——王小波《我看文化热》 ​​​

文化好比是蔬菜,伦理道德是胡萝卜。说胡萝卜是蔬菜没错,说蔬菜是胡萝卜就有点不对头——这次文化热正说到这个地步,下一次就要说蔬菜是胡萝卜缨子,让我们彻底没菜吃。

——王小波《我看文化热》 ​​​

四氧化三铁

搬运,原作者:bcy桃栗子


偏向原著但是穿越艾伦×有隐隐约约的未来记忆的利威尔。

原著路线有(先说一声我看的是动漫)

会有偏差和ooc,慎看。


作者:艾连这个魂儿已经没了,艾伦进到身体后就渐渐消散了(但三笠和阿尔敏不知道der)。艾伦因为见到了某些人后变得奇怪了啊哈哈

给了艾伦一些特权,利威尔兵长被抓走不可能但是……写的时候有这个脑洞就写了,不知道怎么填了233


——————————————————


“计划可以进行了呢。”


艾伦露出了笑容,但笑容的背后又是什么呢?

————————————


“啊啊,真是无聊。”艾伦一挑眉,看着前面测试立体...

搬运,原作者:bcy桃栗子


偏向原著但是穿越艾伦×有隐隐约约的未来记忆的利威尔。

原著路线有(先说一声我看的是动漫)

会有偏差和ooc,慎看。


作者:艾连这个魂儿已经没了,艾伦进到身体后就渐渐消散了(但三笠和阿尔敏不知道der)。艾伦因为见到了某些人后变得奇怪了啊哈哈

给了艾伦一些特权,利威尔兵长被抓走不可能但是……写的时候有这个脑洞就写了,不知道怎么填了233


——————————————————


“计划可以进行了呢。”


艾伦露出了笑容,但笑容的背后又是什么呢?

————————————


“啊啊,真是无聊。”艾伦一挑眉,看着前面测试立体机动的适应性的东西,随后转头看着在一旁注视着他的阿尔敏:“阿尔敏,我们换一下皮带吧。”


阿尔敏点了点头,将皮带交给艾伦,渐渐升起后艾伦在上面几乎一动不动。


“诶呀。”艾伦笑了笑。


夏迪斯有些不满地看着前一天明明还很严肃今天却仿佛变了个人的艾伦。


艾伦被放下后,抬头看着前面的夏迪斯,心道:夏迪斯教官还是这么严肃啊。


随后走到莱纳和贝特霍尔德前,双臂勾上两人的脖子:“呐,超大型巨人和铠之巨人,我希望你们不要破坏罗塞墙的这里。”两人一惊,低声说道:“你怎么知道?!”而艾伦只是一笑:“如果不听我的话你们会输的很惨的哦。”


可是两人怎么会听他的呢?


艾伦笑着,看着身后的超大型巨人,而铠之巨人已经冲入内部,消失不见了。


“呵呵。”艾伦笑了笑,一脸愉悦,而旁边的三笠和阿尔敏有些奇怪地皱了皱眉,三笠走到他面前:“怎么了,艾伦。”


“哦不,没什么,你们可要看好了哦。”艾伦走出总部,飞到了整个地区最高处。


三笠上前刚要拉住艾伦,却看见艾伦眯了眯眼,说:“三笠,捂住耳朵。”


“滚!你们都从这儿滚出去!”艾伦悄悄改变了声线喊道,而令人不可置信的是那些巨人居然都乖乖的从城墙的缺口处出去了。


下一秒,艾伦从高处跳了下去,咬了一口虎口旁,一阵电闪雷鸣之间,变成了高大的巨人。


艾伦嘶吼了一声,走到前门的巨石处,搬起巨石堵住了门,然后在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在巨人后颈处跑出,回归队伍。


“近日有一个训练兵团的人命令巨人退出了城墙且变成巨人堵住了城墙,谁目击到了是谁?”夏迪斯站在众人面前,冷着脸。


“不知道……”“是谁啊……”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艾伦对三笠和阿尔敏眨了眨眼示意不要说出去。


“呵呵,不久后就能看到利威尔兵长了吧。”艾伦笑着。


但是,艾伦却失算了,因为,第二天调查兵团回来时……


「调查兵团外出竟遇到能说话的巨人,并指示许多巨人将利威尔士兵长带走!」(我知道不可能,但是剧情需要)


艾伦脸色有些难看,在当天给韩吉和埃尔文分别写了封信,在一个不会有人的森林相约。

是夜。


“埃尔文团长,韩吉分队长,我有几个秘密想告诉你们,但是希望不要告知他人,否则利威尔兵长估计就回不来了。”


“为什么?”埃尔文比较谨慎,犹豫的问艾伦。


“先不要问,容我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们,那之后你们可以随便提问,如果是我知道的我全部都会告诉你们。”艾伦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看起来并不是很急迫。


“我叫艾伦·耶格尔,是从几年后回来的,当年我19。”


“这个巨壁是巨人建成的,初代的王说只有我们这些人是骗人的,我们这些人所在的地方只不过是一个岛屿,海外还有马莱等国。”


“而巨人,是马莱人,我的同父异母的哥哥吉克·耶格尔带着他国的生化团队来到这里,给人类注射后成为的,所以说,你们这几十年杀//掉的巨人都是人类,在做噩梦的人类。”


艾伦叹了口气:“先告诉你们这些,其余的……以后有的是时间。”


“那么,请告诉我你说巨人都是人类的依据。”韩吉有些不可置信。


艾伦左右环顾了一圈,抬起手,咬下去,变成巨人后从后颈挣脱出去,随后从上面跳下。


“我会帮你们夺回利威尔兵长,前提是你们不能将我能巨人化告诉任何人,”艾伦带着笑容,“因为训练兵团有马莱人,那些人到最后都有用处,我可以告诉你们他们是谁甚至做了什么,但拜托你们不要杀//死他们。”


“……”埃尔文犹豫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可以。”


“莱纳·布朗,铠之巨人,贝特霍尔德·胡佛,超大型巨人,这两个后来一起掳走了我,带着尤弥尔,鄂之巨人一起去找吉克,兽之巨人,期间尤弥尔也带走了后来的王希斯托利亚,但被调查兵团驻扎兵团宪兵团把我和希斯托利亚带回,期间我发掘了控制巨人的能力。亚妮·雷恩哈特,女巨人,在有104期新兵的第一次墙外探索的期间杀//害调查兵团200多人,包括利威尔班的除掉利威尔以外的四人,把我带走后被利威尔和三笠追上,还因为三笠让利威尔兵长一条腿无法正常活动,最后被我在一个地方抓住,但硬质化无法获取情报。”


“这样么……谢谢提供情报,艾伦士兵。”埃尔文说。


“没事,不过你们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艾伦说道,将手握拳行了标准的礼:“为人民献出心脏。”


埃尔文韩吉两人点了点头,骑上马离开了。


“该死的吉克。”艾伦手用力砸在一棵树上,随后转身离开。

——————



四氧化三铁

搬运,原作者:bcy桃栗子


偏向原著但是穿越艾伦×有隐隐约约的未来记忆的利威尔。

原著路线有(先说一声我看的是动漫)

会有偏差和ooc,慎看。

作者:说实话写艾伦往纸上写回答之类的东西的时候我莫名想到了HP里的伏地魔和哈利。


——————————————————

“那么,你是想简简单单的活命,还是想过不平凡的、连利威尔士兵长都对你极其重视的生活?”


艾伦笑着,在地上写下了这行字。


艾连有些疑惑为什么艾伦要提到那个人类最强利威尔·里维,但只是犹豫了一会儿,眼神变得坚定。


“我选择后者。”


————————


房子倒塌在艾连...

搬运,原作者:bcy桃栗子


偏向原著但是穿越艾伦×有隐隐约约的未来记忆的利威尔。

原著路线有(先说一声我看的是动漫)

会有偏差和ooc,慎看。

作者:说实话写艾伦往纸上写回答之类的东西的时候我莫名想到了HP里的伏地魔和哈利。


——————————————————

“那么,你是想简简单单的活命,还是想过不平凡的、连利威尔士兵长都对你极其重视的生活?”


艾伦笑着,在地上写下了这行字。


艾连有些疑惑为什么艾伦要提到那个人类最强利威尔·里维,但只是犹豫了一会儿,眼神变得坚定。


“我选择后者。”


————————


房子倒塌在艾连的母亲的身上,而艾伦也只是躲得远远的。


“你怎么在这儿,艾伦先生?”阿尔敏站在他的旁边,没有像上辈子一样先离开。


“艾连救不回他……我们的母亲的,我过去看只是自讨苦吃罢了,况且他既然选择了不凡的那条路,这就已经注定了,谁都无法改变。”艾伦沾了沾旁边的xue液,将字写在地上,仿佛早已习惯。


随后,艾伦跟着汉尼斯走到了一个拱桥般的长洞下


“你没能救出你的母亲,是因为你没有力量。”汉尼斯抓住了艾连的手,一字一顿的说,他抬起头,眼泪从眼角滑落:“我不敢正面对抗巨人,是因为我没有勇气!”艾连突然顿住了。


“不,汉尼斯叔叔,你很有勇气。”艾伦单膝跪了下来,手握拳放置在胸前:“对不起,我当时已有了力量,但是没能救您,对不起。”不知不觉中,艾伦仿佛掉下了几滴眼泪。


艾连和汉尼斯都泪流满面,但汉尼斯还是站起身,拉起了艾连和三笠手,一步一步向着玛利亚主墙唯一通道——内门的河道内走去。


“艾连。”艾伦拿着笔,在一张纸上写着字。


艾连仿佛有些生气因为艾伦没有告诉他他母亲被压在房下的时间,不然他就能救他妈妈了。


“艾连,这是你选的道路,”艾伦写着,“我上辈子干了不少错事,失去了不少重要的人,比如妈妈,比如汉尼斯叔叔,比如佩特拉和另外三个士兵,比如利威尔兵长。所以我不希望让你再走一次我的后路。”艾伦顿了顿,苦笑一声,接着写了下去:“他们都是直接或者间接因为你而死去的。”


艾连看到这些字后沉默了,张了张口却没了之前的愤怒:“那我……进入了调查兵团了吗?成为了一个好的士兵了吗?”


“当然,你还遇到了很多朋友,虽然那些朋友都渐渐地离开了。”艾伦笑了笑,想起了好友让、被贾碧杀害的萨莎、可以变成巨人的莱纳、亚妮、贝特霍尔德和尤弥尔四人、成为女王的希斯托利亚……和那些被巨人吃掉的人们。


“不过你要加倍的努力,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看着你的。同时我也会告诉你在当时你应该做什么。”艾伦写道。


是夜(不是当天)。


艾伦凝视着他的父亲将那一管液体注入体内,在一切完成之后飘到一旁拿起石头写:“父亲。”


格里沙一惊,问:“你是……?”


“艾伦,也是艾连,”艾伦有些不悦地望着格里沙写着,“我今年19。”格里沙冷静了下来,叹了口气:“果然吗?我的父亲曾说过继承巨人能力后的未来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会回到过去……你成功了啊。”


“是啊,不过你或许可以给我介绍一下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吉克耶格尔。”


“你也知道他了吗?!他最后怎么了?!”


“死了。”艾伦冷冷地将石子丢到一旁,走到艾连身边看着他:“真惨啊。”这句话不知道是在说艾连,还是在说吉克耶格尔,或者是再说他自己。


早上,艾连惊醒在地上,三笠在旁边询问着。


但三人都没有发现艾伦的踪迹。


日子很快就过去了,很快,三人参加了训练兵团。


在第一天,艾伦回到了他们身边。


“好久不见了,三位。”艾伦笑着说,而三人却有些惊讶居然能听见艾伦的声音,甚至能看见艾伦的腹部到脸的位置。


“你们要注意一下亚妮、莱纳和贝特霍尔德,他们三个是最应该注意的马莱人,至于尤弥尔……随意,因为她应该算是和你们一伙的……”艾伦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又说:“艾连,你把你的身体交给我吧,我来掌控。”艾伦直直地穿到艾连身上,在一睁眼绿色的眼中蕴含着金色,但金色的背后仿佛暗藏着深渊。


艾伦舔了舔嘴唇,露出了笑容:“计划要开始了。”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