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搬运工

2537浏览    471参与
伊人诺诺

敢问姑娘是……顾、顾大帅别打我QAQ


来看一看别人的剪辑总是很有趣~视频末尾有作者哦(´-ω-`)

敢问姑娘是……顾、顾大帅别打我QAQ


来看一看别人的剪辑总是很有趣~视频末尾有作者哦(´-ω-`)

-SEBBY-

震惊!“搬运工”当作者面“搬运”,拒不署名被称为活菩萨!

副标题——不需要的手和脑子可以捐 别跟头🦐一样只能当湿辣鸡🥺


本着对事不对人的原则,在wb打码留面子挂了个人——米虫搬运工。

专發绸蒋下周日开蒋嗷。


欢迎大家点击下方lian❤jie来奇葩共赏,还可以关注wb转发抽奖送游戏!

请移步→

奇葩共赏!转发抽奖!  

副标题——不需要的手和脑子可以捐 别跟头🦐一样只能当湿辣鸡🥺


本着对事不对人的原则,在wb打码留面子挂了个人——米虫搬运工。

专發绸蒋下周日开蒋嗷。


欢迎大家点击下方lian❤jie来奇葩共赏,还可以关注wb转发抽奖送游戏!

请移步→

奇葩共赏!转发抽奖!  

巴南区小兔撒比
【歌曲封面系列·...

【歌曲封面系列·《Asphyxia》by NSZX】

【歌曲封面系列·《Asphyxia》by NSZX】

巴南区小兔撒比

19年度最喜欢的一张画

少年的征途是星辰与大海

--------------------------------------------------------------------------

看庆余年的时候在剧的开头见到的,我没找到这幅画的出处,但我猜是早稻太太画的,和p2她给庆余年画的海报非常相似。

顺便安利一下@早稻 太太,她的画风很野很独特(●• ̀ω•́ )✧。

19年度最喜欢的一张画

少年的征途是星辰与大海

--------------------------------------------------------------------------

看庆余年的时候在剧的开头见到的,我没找到这幅画的出处,但我猜是早稻太太画的,和p2她给庆余年画的海报非常相似。

顺便安利一下@早稻 太太,她的画风很野很独特(●• ̀ω•́ )✧。

巴南区小兔撒比
【歌曲封面系列·...

【歌曲封面系列·《LOSER》米津玄师】

画应该也是米津玄师大佬自己画的吧?

【歌曲封面系列·《LOSER》米津玄师】

画应该也是米津玄师大佬自己画的吧?

惊天地搬运公司
柰铃

给小可爱的话

我把搬运的内容全删了~

我不是一直搬运文野汪和beast漫画的嘛,虽然标注了没有授权,但是吧,最近好几个搬运工都…大家懂得

我觉得我搬漫画没授权可能比搬同人没授权更严重吧

以后不会再做这种事情啦

如果有机会拿到授权还是会搬哒~~~

但是近几年肯定是不会了

想要看我哔哔赖赖的小可爱可以留下玩,如果只是想在我这看漫画的取关也没关系哒

我把搬运的内容全删了~

我不是一直搬运文野汪和beast漫画的嘛,虽然标注了没有授权,但是吧,最近好几个搬运工都…大家懂得

我觉得我搬漫画没授权可能比搬同人没授权更严重吧

以后不会再做这种事情啦

如果有机会拿到授权还是会搬哒~~~

但是近几年肯定是不会了

想要看我哔哔赖赖的小可爱可以留下玩,如果只是想在我这看漫画的取关也没关系哒

蜂蜜三色丸子

(已授权搬文)无言 无望

      这篇文章不是我写得撒,是从百度贴吧搬运过来的,本着只想让更多人看到的态度。


      原作者:百度贴吧 豆沙小怪物

      这里原贴地址➡️康康吧 


     授权图⬇️

[图片]      另外,我是第一次搬文,还有什么需要标明的东东大家尽管在评论区说就...

      这篇文章不是我写得撒,是从百度贴吧搬运过来的,本着只想让更多人看到的态度。


      原作者:百度贴吧 豆沙小怪物

      这里原贴地址➡️康康吧 


     授权图⬇️

      另外,我是第一次搬文,还有什么需要标明的东东大家尽管在评论区说就好❤️🧡💛💚💙💜


     马上放文,原贴镇楼图出来⬇️

      最后再说三遍:!!!

搬运!原作者豆沙太太!搬运!原作者豆沙太太!搬运!原作者豆沙太太!






无言无望

   前言

       “呐,鸣人,佐助君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拥有者和樱花一样发色的女孩笑盈盈地问他。


       “大概,是无法用语言形容…… 是无望的爱情……”


       当然,这句话这是鸣人内心的话。


       不管小樱问多少遍,回答她的永远都只有一个答案,“小樱,我和佐助是朋友嘚吧呦!”而且每一次说完都会露出他的招牌笑容……


棒棒糖真好吃

我是星际第一大可爱 第八章

    跟公爵大人结束通讯后的图绵绵看起来神色如常。
    经过时间略长的午休后,图绵绵按时去到了中央星异植公园,继续下午的节目直播。
    公爵府的女佣在闲暇时烤了一些香甜可口的小饼干,像是投喂小动物一样,通通交给图绵绵,让他带去吃和送人
    图绵绵分了不少给许陶陶和罗宾斯,随后自己也拿起小饼干来吃,嘴巴一动一动的,像是仓鼠啃粮食。
    没过多久,鲍勃和导演并肩齐行走了过来。
  ...

    跟公爵大人结束通讯后的图绵绵看起来神色如常。
    经过时间略长的午休后,图绵绵按时去到了中央星异植公园,继续下午的节目直播。
    公爵府的女佣在闲暇时烤了一些香甜可口的小饼干,像是投喂小动物一样,通通交给图绵绵,让他带去吃和送人
    图绵绵分了不少给许陶陶和罗宾斯,随后自己也拿起小饼干来吃,嘴巴一动一动的,像是仓鼠啃粮食。
    没过多久,鲍勃和导演并肩齐行走了过来。
    上午的鲍勃看上去像一个暴躁的火球,而下午的鲍勃则像是一颗阴冷的冰坨坨。
    导演简单说了几句,就去开启直播摄像头了。
    鲍勃则是盯着导演远去的背影看了一会儿,随后收回目光,不经意的瞥了图绵绵一眼。
    之后,也不知道是不经意还是故意的,鲍勃从图绵绵身边经过时,肩膀竟然对着图绵绵重重的一撞!
    图绵绵当场被撞得后退一步,手掌上托着的小饼干失手摔下,脸上露出吃痛的神色。
    嗷!兔子胳膊都要被撞青了!
    鲍勃看见图绵绵吃痛的神色后眼底闪过一丝得意,接着冷冷的“哼”了一声,走开了。
    [……?一开直播就是这么劲爆的场面?是要打架的前奏吗?]
    [啊啊啊鲍勃不要脸!!绵绵我来帮你吹吹呜呜呜痛痛飞走]
    [怎么鲍勃还在这里,出了上午摧残变异花那种事,还没有被换掉嘉宾吗?]
    [不是说有投资商做后台吗,估计也要等这期拍完再被撤。否则临场换人导演他也承担不起投资商的责问。]
    [保护我方绵绵小可爱!]
    [鲍勃也太幼稚了吧]
    [小罗同学在干嘛?嘴巴动来动去的,怎么我又没听到声音]
    罗宾斯:“我#%*鲍勃你#%*……”
    罗宾斯在狠狠的怒骂不要脸的鲍勃。
    不过他的一连串话语被飞舞的直播摄像头收录后,因为涉及不文明词语而被屏蔽,观众只能听见一片静音。
    眼看着上午隐藏起来的直播镜头,此时全部光明正大的浮在半空。图绵绵拍了拍罗宾斯的肩膀,示意他算了。
    图绵绵低头看了看掉在地上的碎饼干,皱了皱眉。
    他叹了口气,见鲍勃已经走远,也就没追上去计较,只不过心里是记住这件事了。
    许陶陶找来了清洁机器人,把地面打扫干净。随后众人将此事揭过,暂且不提。
    -
    这款科普类真人秀节目,严格说起来是设置了许多爆点和看点的。
    上午的节目事故是个意外。下午,因为小饼干而跟图绵绵、罗宾斯拉近了距离的许陶陶看起来没有那么高冷了。
    三个人相处也非常融洽,同时配合着发挥了节目效果,将直播观众逗得大笑连连的同时,也向他们灌输了不少变异植物的知识。
    原本冲着热闹来的庞大观众群体,由此人数越滚越大。
    稍微一提的是,鲍勃始终游离在外,并不与图绵绵等三人一起行动。
    不过大部分观众也懒得理他就是了。
    后来任务机器人发布了一个组队任务,抽签时图绵绵抽到了跟鲍勃一组。
    对此,图绵绵深表遗憾。
    鲍勃却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冰冷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一点,甚至嘴角还露出一点笑,看起来极具恶意。
    两人的组队任务是去湖塘区域里挖淤泥。
    培养变异莲花的淤泥每天都需要换新,平常异植公园的一应事务都是由机器人负责,现在一部分交给了嘉宾来完成。
    去往异植公园的湖塘区需要经过一片树木茂密的林荫道。

    图绵绵和鲍勃一左一右,中间隔着老远,一起走在小路上。

    两侧树林里生长着藤蔓类异植,据说并不喜欢飞来飞去的东西,因此跟随的直播摄像头全部升入了空中,只是遥远的拍摄图绵绵和鲍勃的远景。

    鲍勃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天上都是直播摄像头,而身边附近一个都没有。

    他当即嗤笑一声,转头diss图绵绵,“不要以为你得了个变异植物好感度无穷大的荣誉,就能肆无忌惮了。”

    “要不是因为你,我今天能出这么大的糗?”鲍勃盯着图绵绵:“我告诉你,像你这种不识相的家伙最好早点自己滚。”

    鲍勃恶意满满道:“否则挡了我的路,就不要怪我对你做点什么。”

    “……是吗?”图绵绵转头看了他一眼,慢吞吞的说:“那你想对我做点什么?”

    红烧?爆炒?还是扒皮做兔毛围脖?

    “其实我一直挺纳闷的。”图绵绵一边说,一边从自己的发顶拿下来一颗小珠子,“你怎么老针对我呢?”

    “明明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图绵绵老神在在的说:“你需要从自身寻找原因,而不是推锅给别人。”

    小珠子被图绵绵捏在手指间,黑溜溜的,中间有一个小白点,正对着鲍勃在不停的闪烁。

    这不是直播摄像头又是什么?!

    鲍勃:“……”

    鲍勃的脸色霎时就变了。白变青,青变黑,五颜六色,像是打翻了的颜料盘。

    他威胁图绵绵的话竟然都被观众看在了眼里!

    鲍勃脸色难看极了,双眼中似乎有怒火要喷涌而出,他狠狠的瞪了图绵绵一眼,“你给我下套!”

    “居然把直播摄像头藏在身上,你就是等着抓我的小辫子!”鲍勃这样那样脑补了一番,指着图绵绵叫道:“看不出来啊,你这么有心机!”

    “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瞎说。”图绵绵连连摇头,否认三连,“是它自己蹲在我头上的。”

    此时直播摄像头突然从图绵绵的手上挣脱出来,悬在两人面前。

    一阵“嗡嗡”的终端连接声音响过后,导演的声音清晰的传出:“怕缺少直播画面,我给这颗摄像头发布了近景拍摄的指令。”

    语气平平淡淡,好似十分稀松平常。

    接着,大概是怕被鲍勃愤怒捏碎,直播摄像头“嗖”的一下就冲上了天,跟大部队汇合。

    鲍勃:“……”

    鲍勃感到一阵阵头晕目眩,他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看起来像是一头发怒的公牛。

    他怒红着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图绵绵,几个大喘气之后,径直大步流星往前走,从背影都能看出他的磅礴怒火。

    [我的天,导演大大神补刀!把鲍勃的心都扎穿了吧?]

    [哈哈哈哈哈你导演永远是你导演,太硬核了]

    [绵绵无辜躺枪]

    [看不出来啊,鲍勃这么两面三刀,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这么说鲍勃有意思吗?还不是因为另外三个不带他一起玩,他才会变得这么极端?明明就是图绵绵带头抱团排挤鲍勃,一个新人而已就敢这样做,还说没心机?]

    [说得对,鲍勃从前不是这样的。你们知道他从前有多开朗温柔吗?自从来了这个节目,就是在受图绵绵的影响,所以他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

    [惊呆。我突然明白一句话:果然有什么样的偶像就有什么样的粉丝]

    [咦惹,你们再胡说试试,当我绵绵刚出道没支持者好欺负吗?我当众宣布绵绵粉丝后援会正式成立,姐妹们!给我干起来!]

    直播间里又发生了什么混乱,在场的嘉宾们终

归无法得知。

    图绵绵见鲍勃大步离开,几个直播摄像头也跟着离开,他在原地想了想,特意放慢了脚步,想等鲍勃情绪冷静一下再碰面。

    然而等到十几分钟过后,图绵绵从林荫道走出来时,却并没有发现鲍勃的身影。

    他干脆在这里逛了起来。

    这边是湖塘区,人工砌出的一个个花坛将各种水生异植区分开来。

    每一个花坛都被薄薄的能量防护罩保护了起来,前面都悬浮着电子屏,上面显示的是相应的植物介绍。

    花坛干净而整洁,里面的池水澄澈透明,而生长的异植也多数十分漂亮,像是一种种艺术品,都是图绵绵从未见过的种类。

    “哇……”图绵绵在一个防护罩前驻足。

    图绵绵在这里闻到了诱他的香气。

    这个异植的形状看起来像极了大白菜,但却像盛开的莲花似的,一瓣一瓣的菜叶子绽放开来,中间长着像是喇叭花的花蕊。

    水灵灵的,咬一口必定鲜嫩多汁。

    图绵绵心中高亮着两个字。

    ——想吃。

    兔子想吃点大白菜又咋滴啦!

    不咋滴,但是吃不着。

    图绵绵又遗憾的走开了。

    转了没一会儿,图绵绵在湖塘区最深处看见了自己的任务目标。

    一个没有防护罩的小池塘边,正标着“变异莲花需要的淤泥”字样。

    图绵绵左看看右看看,依旧没发现鲍勃去哪儿了。

    他走近一看,“淤泥”却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灰色黏腻土质。淤泥呈淡蓝色,有点细沙的既视感。

    图绵绵蹲下抓了一把在手中感受了一下,觉得触感有点像他以前玩过的太空沙,湿润润的。

    就在图绵绵蹲着玩泥巴的时候,他的背后突然传来一阵风声。

    图绵绵的耳朵动了动。

    奔跑带来的风声越来越近,图绵绵突然双腿蓄力往旁边一蹦,一个错身跳开了。

    他转过头去看,见从背后跑来的鲍勃刚刚在淤泥水塘的边缘刹住了脚步,正一脸诧异的看着躲开的自己。

    图绵绵上下打量了一番鲍勃,对他动作的目的有所猜测。

    “……你想踹我下去?”图绵绵眯了眯眼。

    “……”鲍勃神色一滞,马上又神色恢复如常。

    他笑了笑,挺直腰板站得笔直,双手整理了一下因为跑太快而有些凌乱的衣襟,矜持道:“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哦。”图绵绵冷漠回应,“那好吧,我不怪你。”

    他边说边朝鲍勃走近了两步,旋即毫无征兆的飞起一脚踹在鲍勃的胸口。

    巨大的惯力当胸而来,“哗”的一声过后,鲍勃四仰八叉的倒在了池塘里。

    池中清水溅起了漂亮的水花,回落后打湿了鲍勃全身。

    “我也想跟你开个玩笑。”图绵绵站在池塘边,看着下方的鲍勃,脸颊边的两个小酒窝若隐若现,“你说,好不好笑?”

    直播间的弹幕上当即有人大喊——

    [(超大声)看见没?!以此证向污蔑绵绵有心机的傻哔——们澄清一下,我绵绝不搞那些虚的!有问题咱直接动手动脚硬刚,没在怕的!谢谢!]

    仰面倒进池塘里的鲍勃脸上呈现出一片空白之色。等到他意识渐渐回笼,脸色也逐渐狰狞。

    “图!绵!绵!”鲍勃失控的大喊,“你——!!!”

    对于图绵绵来说干净得可以揉捏的“淤泥”,对鲍勃来说似乎肮脏极了。

    他从不深的池塘里爬起来,身上沾满了一片淡蓝色的泥,一身高定服装算是报废了。

    鲍勃肉痛得指着图绵绵的手都在微微发抖,他恶狠狠道:“你竟然敢惹怒我!你知道我叔叔是谁吗?!”

    图绵绵:“?”

    图绵绵觉得这句话耳熟极了。

    他想了想,并不知道鲍勃的叔叔是谁。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怼回去。

    “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图绵绵偷偷的挺直了腰杆,学着鲍勃说话。

    他骄傲的挺起了毛绒绒的小胸膛,“你居然还敢来惹我!”

    鲍勃一听,周身的气势居然一滞,慢慢的减弱下去。

    他迟疑的看了图绵绵一眼,心里有些顾忌起来,“你、你老公是谁啊?”

    “哈哈哈!”图绵绵仰天大笑,“说出来吓死你嗷!”

    如果图绵绵的小尾巴在外面,那么这一刻必定是嘚瑟的抖出旋风来了。

    从今天起!他就是一只仗势欺人蔫坏蔫坏的小兔叽了!

    鲍勃闻言一愣,旋即脸色冷了下来,觉得图绵绵只是在耍自己而已。心里那点顾忌也没有了。

    他汲拉着双腿准备爬上池塘,一副上岸后要与图绵绵一绝死战的阴沉脸色。

    图绵绵这时候却没有理会鲍勃了。

    他的光脑提示有通讯申请接入,正是来自于公爵大人。

    想到了今天中午与希维尔的商议,图绵绵心中微动。

    他直接转过身走到了旁边去准备连接通讯,顺便不着痕迹的观察了一下附近的直播摄像头。

    在确定镜头方向大部分都是朝着自己的以后,图绵绵放下心来。

    通讯连接成功。

    稍有停顿后,希维尔温柔而富有磁性的嗓音通过光脑终端传了出来:“宝宝,在忙什么?”

    猝不及防的,图绵绵骤然被这一句宝宝酥麻了耳朵。



兔子🐰

一个置顶

你好啊!我是兔子🐰!因为我喜欢萝卜和青菜!


所有文章均是搬运/转载

除了些日常~


转载太太们的文都是经过授权了的~

站内站外转载都会问的!但是基本是搬运站内(?


!!厉害的人值得受到喜欢和关注!!

很多太太写文真的写的很好但是因为某些奇奇怪怪的原因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我希望他们能受到喜欢!!

比起关注我,我更乐意请你们关注我喜欢/推荐的太太们!!在文章下面留评论什么的也请去原文给原太太留评论吧~


希望你能被喜欢和接受


你好啊!我是兔子🐰!因为我喜欢萝卜和青菜!


所有文章均是搬运/转载

除了些日常~


转载太太们的文都是经过授权了的~

站内站外转载都会问的!但是基本是搬运站内(?


!!厉害的人值得受到喜欢和关注!!

很多太太写文真的写的很好但是因为某些奇奇怪怪的原因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我希望他们能受到喜欢!!

比起关注我,我更乐意请你们关注我喜欢/推荐的太太们!!在文章下面留评论什么的也请去原文给原太太留评论吧~


希望你能被喜欢和接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