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搬运

43687浏览    12313参与
刺刺Flaky
pixiv:76734096...

pixiv:76734096

membe:しのたろう

14706140

pixiv:76734096

membe:しのたろう

14706140

山归与海

成熟意味着看到差异,但又意识到差异并不重要。

——特德·姜《你一生的故事》

成熟意味着看到差异,但又意识到差异并不重要。

——特德·姜《你一生的故事》

山归与海

一种教义的有效性不由它的奥妙性、崇高性或正确性决定,而是取决于它把个人隔绝于其自我及世界的彻底程度。

——埃里克·霍弗《狂热分子——群众运动圣经》

一种教义的有效性不由它的奥妙性、崇高性或正确性决定,而是取决于它把个人隔绝于其自我及世界的彻底程度。

——埃里克·霍弗《狂热分子——群众运动圣经》

山归与海

命运不是用来打败的;关于命运,休论公道。——史铁生《我与地坛》

命运不是用来打败的;关于命运,休论公道。——史铁生《我与地坛》

山归与海

我曾在芙蓉树下等待再等待,而你却在远方徘徊再徘徊。缘分,不过是个噱头,那些因为缘分而来的东西,终有缘尽而别的时候。不要天真地以为不慌不忙地等待,就一定会换来不慌不忙的幸福。

——白枫麟《愿世间所有等待都不被辜负》

我曾在芙蓉树下等待再等待,而你却在远方徘徊再徘徊。缘分,不过是个噱头,那些因为缘分而来的东西,终有缘尽而别的时候。不要天真地以为不慌不忙地等待,就一定会换来不慌不忙的幸福。

——白枫麟《愿世间所有等待都不被辜负》

山归与海

选择没有对错,每个人对人生的见解都大相径庭,所以,谁也不能否认别人的选择对他自己的意义。

——詹姆斯·希尔顿《消失的地平线》

选择没有对错,每个人对人生的见解都大相径庭,所以,谁也不能否认别人的选择对他自己的意义。

——詹姆斯·希尔顿《消失的地平线》

山归与海

今年的我们不同于去年的我们,我们爱的人也是如此。时刻在变化的我们若是能继续爱着另一个变化了的人,这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毛姆《阅读是一座随身携带的避难所》

今年的我们不同于去年的我们,我们爱的人也是如此。时刻在变化的我们若是能继续爱着另一个变化了的人,这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毛姆《阅读是一座随身携带的避难所》

山归与海

思想是生命里最贱的东西:想一回,觉得有点道理;再想一回,觉得第一次所想的并不怎么高明;第三次再想——老实呆着吧,越想越糊涂!于是以前所想的全算白饶!

——老舍《二马》

思想是生命里最贱的东西:想一回,觉得有点道理;再想一回,觉得第一次所想的并不怎么高明;第三次再想——老实呆着吧,越想越糊涂!于是以前所想的全算白饶!

——老舍《二马》

山归与海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王阳明《传习录》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王阳明《传习录》

山归与海

如果你必须离开一个地方,一个你曾经住过、爱过、深埋有你所有过往的地方,无论以何种方离离开,都不要慢慢离开,要尽你所能决绝地离开,永远不要回头,也永远不要相信过去的时光才是更好的,因为它们已经消亡。

——柏瑞尔·马卡姆《夜航西飞》

如果你必须离开一个地方,一个你曾经住过、爱过、深埋有你所有过往的地方,无论以何种方离离开,都不要慢慢离开,要尽你所能决绝地离开,永远不要回头,也永远不要相信过去的时光才是更好的,因为它们已经消亡。

——柏瑞尔·马卡姆《夜航西飞》

山归与海

丑在美的旁边,畸形靠近优美,丑怪藏在崇高背后,美与丑并存,光明与黑暗相共。

——雨果《巴黎圣母院》

丑在美的旁边,畸形靠近优美,丑怪藏在崇高背后,美与丑并存,光明与黑暗相共。

——雨果《巴黎圣母院》

长山

【cp搬运文】『加门』春之日和

*纯日语翻译搬运。如有版权不妥请私信我删除。

*原作者:杜,p站id:49807340

*作者的话:时间线为第六季后。两个人边赏花边吵吵嚷嚷的故事。

是和现在的日本不同的世界线。


——————————————————————————

总有种预感。

大门环顾四周,突然转向加地。


“加地酱,那个啊……”


比想象中还要过分——


“我没钱了,帮我买点吧!”

“你也太厚脸皮了吧!!”


——————————————————————————

恐怕是很难的手术,所以一定要两个人一起去——三天前,大门和加地被神原晶派出去“执行任务”。当然,只是做手术而已。虽然是地方医...

*纯日语翻译搬运。如有版权不妥请私信我删除。

*原作者:杜,p站id:49807340

*作者的话:时间线为第六季后。两个人边赏花边吵吵嚷嚷的故事。

是和现在的日本不同的世界线。


——————————————————————————

总有种预感。

大门环顾四周,突然转向加地。


“加地酱,那个啊……”


比想象中还要过分——


“我没钱了,帮我买点吧!”

“你也太厚脸皮了吧!!”


——————————————————————————

恐怕是很难的手术,所以一定要两个人一起去——三天前,大门和加地被神原晶派出去“执行任务”。当然,只是做手术而已。虽然是地方医院,但是开车去的话并不远。

比起那边的医生,习惯了大门的加地才是更好的人选,也更容易做手术。这对神原晶来说也是好事吧。

加地犹豫了一下,说“我也有钱可以拿对吧”,神原晶笑着用食指和大拇指比了一个圈,加地脸上的表情这才放松下来。


“那就拜托你了哟——,第一助手。”


但是听到大门的声音,又觉得不想去了。

现在真的非常后悔……不,加地总是在后悔。


—————————————————————————

“喂!鬼门,你又这么随便改了术式!”


手术倒是顺利成功。花费了三个小时左右……但是,可能在医院里不好意思说,回去的路上加地就开始发起了牢骚。


“因为我在手术途中想到了呀。”

“呀什么呀啊!你看看你周围的那群护士都呆住了好吗!而且最初的方法也可以切除的吧,比你这个方法安全多了!”

“最初的方法很费时间,对患者的负担也大。我的方法是最好的,你应该知道的吧?”


的确,最初的方法需要五个小时左右。


“所以你提出一个周围的人都跟不上你,然后因为一点小错误就全军覆没的术式也没关系咯??”

“就算周围的人跟不上,就算加地医生也失败了,我也是不会失败的。”

“这倒是……不是,什么啊!我也不会失败的好吗!”


加地不看她的脸也知道,她现在肯定露出了孩子般恶作剧成功了的笑。


(这家伙心里都有数,所以更改了术式。)


如果不是加地做第一助手的话,很可能对方会按照最初的术式做。当然帮助患者是最优先的。加地想着,她这样的做法的确会尽可能减少患者的负担,这难道是外科医生的潜意识吗?然后大门想到了很多种可能后立即更改了术式。

虽然加地觉得大门多多少少还是相信自己的,但也希望她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


“啊,喂喂!那个!我想去看那个!”


不知道大门发现了什么,她朝着“专职司机”的肩头啪啪地拍着。

尽管加地心里抗议“我正开车呢怎么看啊”,然而因为好奇,他还是很在意她看到了什么。在等红绿灯的途中,加地才看向大门望着的方向。那里有很多樱花树。


“一起去赏花吧!”


副驾驶座的大门感觉像要飞出车门一般兴奋。


—————————————————————————

到达公园,加地将车停在了停车场。刚从车里出来,就感受到一阵舒服的微风带着花草的香气吹过。

这个公园很大,路边摊也很多,游客更多,非常热闹。那里放着的酱料和外皮烤得香气扑鼻的,应该是柏饼和樱饼吧。不仅如此,空气中似乎还参杂着红豆的甜香。


“哇,有好多小摊啊——”


刚才说着想去赏花的人早都不见踪影,倒是有个被看上去很美味的小吃路边摊吸引过去的人。

虽然加地对于如此自然地说着“我没钱了给我买点”的大门感到惊讶,但他还是回复她“你偶尔也从自己的钱包里掏点钱不好吗”。


“诶——好小气——!哎呀好啦就给我买一点吧!我好想吃章鱼小丸子啊——!”

“别以为我每次都能请你客哦!我告诉你,你现在可跟咱们身后的小孩儿一样!”


加地用大拇指向后指了指。


“我想吃刨冰!想吃炸鸡块!买吧!给我买吧~!”


两人身后的孩子一边撒娇一边摇着他父亲的手。


“啊,没到那个地步吧……”


大门有点沮丧地拿出钱包。……一看到空空如也的钱包,大门的脸色变了,然后抬起头,满眼泪光地望着加地。加地看到她这种可怜兮兮的眼神……好吧,认输,认输总行了吧。

仿佛她刚才充满自信地说“我的方法是最好的”的态度是假的一样。


“你这家伙怎么总是没钱啊……”

“上次有点忍不住,就买了衣服……”

“要有点计划性好吗!真是的……”


加地总是对缺钱的大门很同情——大概是因为知道神原把她大部分钱都拿走了的原因。

结果,加地还是从钱包里掏出了钱。


“太好了!谢谢你!那我去买啦!”


大门的表情瞬间变得熠熠生辉。


“真是的,简直就是恶魔!”


加地一边看着自由的恶魔的背影一边嘟囔着。

每次看着她更换了罕见的术式就会捏一把汗,每天宁愿跟她吵架吐槽也不愿认输。但是,明明是自己最珍惜的钱,却次次都会拿出来给她花。

有时候他总在想自己到底在做什么。自己和她既不是父子,也不是夫妇,更不是恋人。只是一个有着孽缘的同事……一想起来就觉得不可思议。


“久等啦——啊嘞,加地酱不买点什么吗?”


怀里抱着一大堆小吃的大门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


“要买啊,只是刚才在想事情。”


大门说着“我在那边的长椅上等你哦——”然后心情很愉快地大口吃着章鱼小丸子。


(真是,本人也太没自觉了吧。)


加地长长地叹了口气向小摊走去。


——————————————————————————

微风穿梭在树叶之间,缓缓地运送着鲜花和泥土的芬芳。那是春天的气息。


“风可真舒服啊——!”


大门一只手拿着柠檬汽水,悠哉悠哉地像猫一样伸展自己的腿。

听到加地一边弯腰坐下一边嘟囔着“哎哟”,大门笑他像个老爷爷一样。


“我还没到爷爷那个地步吧!”


大门只是看着他笑。不过加地今天的心情倒是挺不错,虽然他并不接受爷爷这个设定。


“……说起来你最近都不怎么露腿了呢。”


加地看着她颜色柔和得像春色一般的长裙一边嘟囔着。


“诶——那是什么意思啊,原来你一直都在注意这个点!——性骚扰——!色狼——!”


果然,刚才还是不说的好。


“笨蛋,我那是在担心你好不好!会冻着的!”

“你是老爸吗——!”

“我怎么会有你这么大的女儿呢!”

“也是啊。喂喂,要不要去看樱花?”

“你倒是吃完了!我才刚坐下来还没吃东西呢!?”

“诶——等会儿吃不也可以嘛。”

“我被你不讲道理的手术折磨得筋疲力尽了,让我好好吃顿饭吧……做你的助手真的超级累好吗。”

“嗯嗯,我知道。谢啦。那一起去吧!”


大门使劲拽着加地的胳膊。


“我都说了不去了!”

“你是老爷爷吗!”

“我还没到老爷爷那个地步啊!”


结果只剩大门一个人不满地朝着樱花树的方向走去,但在半道上又折了回来。


“怎么了?有什么东西没拿吗?”

“……喂,你真的不去吗?”


大门耷拉着眉毛,一边拽着加地的衣袖摇来摇去。

啊,原来还是因为这事啊。


“我知道啦。我吃完就去,你先去玩吧。”


听完这句话,大门的脸上立马浮现出如同花开般的笑容,朝着加地说“我等你哦!”然后拎着裙子吧嗒吧嗒地跑向了樱花林。

明明只是以前的同事。加地一边心里想着“原来她那么想和自己一起去啊”一边感觉到心里暖洋洋的。


(这样子真的像个妖精一样。虽然是个恶魔。)


加地因为自己这没有边际的想法感到有些害羞,然后慌慌张张地打开了买好的炒面的包装袋。

喝了一口茶后才感觉到心里松了一口气。或许这点真的很像老爷爷?

吃完炒面就感觉有些困倦。想了想今早很早就起来了,虽说只是做了三个小时助手,但是还开了一天的车。更不用说现在这个暖和的天气真的很适合睡觉。


(不行啊,不赶紧去那个家伙那里的话——)


尽管这么想着,但迷迷糊糊地,加地还是睡着了。


—————————————————————————

——回过神来,不知为何周围变得一片雪白。

为什么下雪了呢?突然间的狂风还将雪花胡乱拍在加地的脸上,又吹来一阵风,将更多的雪花拍在他脸上。这什么啊。

加地在即将被超大雪花砸到前想要躲开的瞬间,身体一颤醒了过来。


“啊,早上好——加地酱。”


眼前是大门的脸。头部传来一阵柔软的感触。

——难道自己枕在她的大腿上吗。


“诶这是什么情况?”


加地将脑中的话脱口而出。


“嗯——因为你压根没来啊,回来找你的时候你像个老爷爷一样睡了?然后就是你给我请客了?这算是回礼……吧?”


大门把视线投向远方。


“啊,啊啊,谢谢……”


两人都移开了视线沉默了一会儿。

加地觉得现在不论说什么都会有点尴尬,但心里还想继续贪恋一会儿这种温暖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无法忍受尴尬的沉默,大门用左手随意拿起一包蕨菜饼,打开包装袋开始吃了起来。


“……喂,不要在别人脸上吃东西啊!”


随后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啪啦啪啦地掉在他脸上。黄豆粉?这么说来,刚才的梦?——这样想着,脸上的黄豆粉被风吹了起来。


“那个啊,因为我睡着了你让我枕膝我很开心。但是我说了好几次了吧我可不是老爷爷。然后,鬼门,你这家伙在我睡着的时候也吃东西了是不是!托你的福我刚才可是梦见春天下大雪了啊!”

“'哭窝还肉你会碎窝腿砂呐!(亏我还让你睡在我腿上呢!)”


她嘴里正吃着东西有点口齿不清。

大门有些生气地移开自己的腿说着“我以后再也不让你枕我的腿了”,加地心里倒是想着“啊啊,枕膝这件事算是失败了吧——”什么的。

飒——

一阵轻风吹过,樱花的花瓣飞舞了起来。

风突然变大了一些,与此同时,大门吃着的蕨菜饼的黄豆粉叶跟着风飘了起来,偶然飘到了加地的脸上,他一边咳嗽着一边用手拍掉黄豆粉。


“呀——加地酱这边还有呢——!”


大门一边大笑着说“哇!刘海上也有,好厉害”一边拍着加地的后背。

果然这家伙今天心情很好。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和她出来真没什么好事。加地顺着刘海想着。


——————————————————————————

“……还不来!”


大门早早地就在樱花树边等加地了,而且还是走了一大段路之后。加地也应该来了啊。到底在干嘛呢?大门一边想着一边回到了长椅边,看到加地正迷迷糊糊地歪着头睡着。

真是的!

大门气鼓鼓地走向长椅,坐在加地的身边摇着他的肩膀。


“加地酱——快起来啊——不是要一起去看樱花的吗——?”


……完全没有起来的迹象。没办法啊。那就只好等着他咯——她正想着,就感觉到加地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等下!快起来,加地秀树!”


稍微用劲推了他一下,但他仍旧没有起来的样子。他的头摇摇晃晃,摇摇晃晃地,最后变成睡在大门腿上的姿势。


“诶——……真是的——……”


真为难啊。这下怎么办呢?

她自己也知道为什么加地会这么累。手术中也确实说了很多不合理的话。但就算这样,他再有怨言,他也在认真地进行自己的职责,同事也不忘给其他医生护士解释自己的行为并且下达应做的命令。

经常有人说,大门医生总是擅自执行术式,语言也不够明确,虽然大家知道她也是为了患者优先,但是说话的方式很严厉苛刻。这些大门都知道。但是对于她来说,患者性命攸关,刻不容缓,这是她的天性。但就是因为感受到这份天性,她才会一个接一个地救人。


(嘛,不过偶尔也可以吧。)


大门放弃了,决定把大腿借给他枕。

也许是睡得不太舒服,加地小小地移了移身子,换成了仰躺着的姿势后很快安定了下来。不过老实说,腿上真的痒痒的,感觉很奇怪。大门慢慢让自己平静下来,调整了一下呼吸。

平静下来后,大门再次认真地看着加地的脸。虽然年纪大了,却还是一副很天真的样子,像个少年。总觉得有点可爱。想起以前在医院的时候,他睡觉还会皱眉头呢。和现在对比一下总觉得很不一样,大门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然后对着他熟睡着的脸,小声道了句“谢谢”。

好吃尧九酱
夏天真的有很多回忆呐~:-)

夏天真的有很多回忆呐~:-)

夏天真的有很多回忆呐~:-)

Orion专业户
中气层的红色精灵 图像提供和版...

中气层的红色精灵

图像提供和版权: 斯蒂芬 · 维特 

说明:

在今年6月26日,一部位在法国佛日山脉山顶的高灵敏录影机,捕捉到了意外出现在远方地平线上空的"烟火"。这些神秘而短暂的亮闪,是由远在260公里之外的活跃雷暴系统所产生的红色精灵。

这些短暂发光事件,是雷暴系统在50至100公里高空造成的介电崩溃。也因此,这种现象出现在地球大气中最冷的中气层。红色精灵下方雷暴云底部的辉光我们则较为熟悉。

此外影像定格右侧,也记录了另一种出现在中气层的夏季光,纹理如叶脉的银白极区中气层云。这种云种又称为夜光云,是太阳没...

中气层的红色精灵

图像提供和版权: 斯蒂芬 · 维特 

说明:

在今年6月26日,一部位在法国佛日山脉山顶的高灵敏录影机,捕捉到了意外出现在远方地平线上空的"烟火"。这些神秘而短暂的亮闪,是由远在260公里之外的活跃雷暴系统所产生的红色精灵。

这些短暂发光事件,是雷暴系统在50至100公里高空造成的介电崩溃。也因此,这种现象出现在地球大气中最冷的中气层。红色精灵下方雷暴云底部的辉光我们则较为熟悉。

此外影像定格右侧,也记录了另一种出现在中气层的夏季光,纹理如叶脉的银白极区中气层云。这种云种又称为夜光云,是太阳没入地平面后,仍然在高空反射阳光的冰晶云。


明日预告: 土星六面 

兔子专吃窝边草

可可爱爱的饮料壁纸,皮卡丘,史迪仔,海绵宝宝

壁纸来源于围脖的壁纸超话,忘记是谁的了,不是我做的,我搬运的。

可可爱爱的饮料壁纸,皮卡丘,史迪仔,海绵宝宝

壁纸来源于围脖的壁纸超话,忘记是谁的了,不是我做的,我搬运的。

兔子专吃窝边草

第十七章

本章节为柯哀吧——贴吧备份搬运

作者不详

搬运工:兔子专吃窝边草


要说哀不喜欢,那是骗人的 

只是一直都以来,她都没机会想这种事情而已 

甚至根本没幻想过自己会站那个人身边…… 

同样,新一也…… 

新一走出了房门,看着无尽的星空 

以及,那巨大的满月 

其实时间也不过是半年而已,从两人服下解药的那时起,也许自己就已经有打算了 

新一并非浪漫白痴 

对他来说其实哀不论是否在他的户籍上,都是他的妻子 

他之所以大费周章的秘密求婚 

只是为了让哀享受一下普通女孩的幸福而...

本章节为柯哀吧——贴吧备份搬运

作者不详

搬运工:兔子专吃窝边草


要说哀不喜欢,那是骗人的 

只是一直都以来,她都没机会想这种事情而已 

甚至根本没幻想过自己会站那个人身边…… 

同样,新一也…… 

新一走出了房门,看着无尽的星空 

以及,那巨大的满月 

其实时间也不过是半年而已,从两人服下解药的那时起,也许自己就已经有打算了 

新一并非浪漫白痴 

对他来说其实哀不论是否在他的户籍上,都是他的妻子 

他之所以大费周章的秘密求婚 

只是为了让哀享受一下普通女孩的幸福而已 

——月下的婚礼—— 

“来吧。” 

没有红地毯,没有十字架和神父,甚至连见证他们婚姻的人都没有 

即使如此,新一和哀却一点都不在意 

“你好美……”新一不禁看出了神 

哀,果然比任何人都适合月光,那银色的光芒照射在她的婚纱,和她白皙的肌肤上,让她的身影变得如梦幻般美丽 

哀笑了 

然后扑进了新一的怀里 

“说起来,这还是你第一次主动和我亲近呢.....”新一紧紧地抱住哀,嗅着她的发香,新一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 

“哀,你愿意嫁给我,成为我的妻子么?” 

“嗯,我愿意。” 

兔子专吃窝边草

第十六章

本章节为柯哀吧——贴吧备份搬运

作者不详

搬运工:兔子专吃窝边草


72号大楼,组织的栖息地 

没有豪华,没有阴森,普通得惊人 

所以,没有人知道,这栋大楼上漂浮着多少冤魂怨灵 

“没想到居然失败了……”Gin吐出来一口烟 

“呵呵,看来即使是你也没办法呢……”苦艾轻笑着调侃 

“大量重要资料外流,多个城市的总部被毁……那个人,居然有这样的实力……现在……又逃走了……” 

“莫非……真的要结束了么……” 

-------------------------------------------------...

本章节为柯哀吧——贴吧备份搬运

作者不详

搬运工:兔子专吃窝边草


72号大楼,组织的栖息地 

没有豪华,没有阴森,普通得惊人 

所以,没有人知道,这栋大楼上漂浮着多少冤魂怨灵 

“没想到居然失败了……”Gin吐出来一口烟 

“呵呵,看来即使是你也没办法呢……”苦艾轻笑着调侃 

“大量重要资料外流,多个城市的总部被毁……那个人,居然有这样的实力……现在……又逃走了……” 

“莫非……真的要结束了么……” 

---------------------------------------------------------- 

--------------------------------------- 

“这是什么?”哀好奇地看着快递公司送来的纸盒 

“秘密!”新一微笑着抱着纸盒,走进了房间  

“生日快乐!”哀端着盘子走出厨房 

“哈哈!真好啊。” 

“唉……哀,你不觉得你的生日礼物太寒酸了点么?”吃到一半,新一突然坏笑着问哀 

“你想要什么?”哀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呵呵……打开那个纸盒……差不多……你就知道了……”新一一边拖腔一边卖关子”

“真是的……“ 

“!!”打开纸盒,哀的脸立刻变白了 

大概是米兰的超级名牌……意大利手工制作……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衣服的用途是…… 

“这是……”哀挤出了一句话“是……婚纱……没错吧……” 

“嗯。” 

“那你说的生日礼物…该不是……” 

“呵呵……没错哦……” 

新一从上衣拿出一枚戒指 

“哀……嫁给我吧……” 

“你还真是……”被吓了一跳的哀终于理解了新一的意思,不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好好的生日会……就要我答应……” 

“我不是要你答应我的求婚……”新一打断了她的话,"我是要你马上嫁给我!” 

哗啦啦—— 

看着镜中人,哀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变成傻瓜了 

呵~自己的立场也太不坚定了 

那天也是,现在也是 

是不是每个少女都曾幻想过自己的婚姻? 

浪漫的告白,庄严的婚礼,鲜艳的玫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