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摆渡人

31294浏览    642参与
胃里蝶
有没有太太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没有太太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没有太太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晓歌看影视
银行家:在不平等中斗争,做命运的摆渡人
银行家:在不平等中斗争,做命运的摆渡人
幻想邂逅家

五年前这部电影里的他让无数追星少女心动【鹿晗 | 摆渡人 | 马力】

五年前这部电影里的他让无数追星少女心动【鹿晗 | 摆渡人 | 马力】

纳兰部落

《摆渡人》:人后一片海,独自上岸。

1、彼岸烟波流转,可有人寻我。对岸繁华三千,可有人渡我。

2、我熬夜成瘾,却换不来你一句晚安。

3、时间一直向前走,没有尽头,只有路口。

4、十年太长,什么都有可能会变。 一辈子却太短,一件事也有可能做不完。

5、有些喜欢,就是麦田里曾降临过的风,只有当事人明了,而这世界假装没发生。

6、人前一杯酒,各自饮完;人后一片海,独自上岸。

7、缘为冰,将冰拥在怀中;冰化了,才发现缘没了。

8、我们终会上岸,无论去到哪里,都是阳光万里,鲜花开放。

《摆渡人》:人后一片海,独自上岸。

1、彼岸烟波流转,可有人寻我。对岸繁华三千,可有人渡我。

2、我熬夜成瘾,却换不来你一句晚安。

3、时间一直向前走,没有尽头,只有路口。

4、十年太长,什么都有可能会变。 一辈子却太短,一件事也有可能做不完。

5、有些喜欢,就是麦田里曾降临过的风,只有当事人明了,而这世界假装没发生。

6、人前一杯酒,各自饮完;人后一片海,独自上岸。

7、缘为冰,将冰拥在怀中;冰化了,才发现缘没了。

8、我们终会上岸,无论去到哪里,都是阳光万里,鲜花开放。

大傲影视
倪妮演技爆炸,奋战前线~没有退路 ,摆渡人都是盖世英雄
倪妮演技爆炸,奋战前线~没有退路 ,摆渡人都是盖世英雄
七岁差点得到桃子

【摆渡人】自己的一点点看法

因为一些原因,我个人对这篇文还是不太满意的,完结得有点仓促,剧情有的地方也衔接得不太好。

就是说以后还要再修一次,不过鉴于我现在太鸽了,所以谁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

但是即使如此,摆渡人的立意和构思是我最满意的。

只能说,它是我一直想写的故事。

我对怜星一直哀其不幸,但却不忍怒其不争。她的生命透出那样强烈的无力感,无力到我不忍对她的不争再去动怒,再去苛责。她孤独地一个人站在落寞无光的角落,一个人浇灌心底不泯的善意,再一个人寂静地凋零在无人知道的地方。

我需要一个人,一个可以理解她的人,一个愿意给她善意的人。

因为像怜星这样缺爱的人,似乎永远是别人给她一分,她会回十分的。

摆渡人的剧...

因为一些原因,我个人对这篇文还是不太满意的,完结得有点仓促,剧情有的地方也衔接得不太好。

就是说以后还要再修一次,不过鉴于我现在太鸽了,所以谁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

但是即使如此,摆渡人的立意和构思是我最满意的。

只能说,它是我一直想写的故事。

我对怜星一直哀其不幸,但却不忍怒其不争。她的生命透出那样强烈的无力感,无力到我不忍对她的不争再去动怒,再去苛责。她孤独地一个人站在落寞无光的角落,一个人浇灌心底不泯的善意,再一个人寂静地凋零在无人知道的地方。

我需要一个人,一个可以理解她的人,一个愿意给她善意的人。

因为像怜星这样缺爱的人,似乎永远是别人给她一分,她会回十分的。

摆渡人的剧情线很明白,在荒原上,怜星因为自己的死无法对邀月的行为释怀,但是她在生时又从未像相信邀月这般再信任过任何人了。所以,为了取得信任,摆渡人被变成了邀月的模样。因为不了解,渡月对此有过误判,但二人最终的相互关怀融化了一切坚冰。摆渡人原本没有情感,见多了灵魂对自己的死亡悲痛万分,习惯了默默完成工作,如此循环重复。怜星在知道龟山决斗的结局后,由于对生前并无任何事挂怀,且在遇险时得到了摆渡人近乎牺牲般的救助,由此将自己的温暖也回给摆渡人,给了她情感,也将此前的尴尬气氛化解。最终在二人终将分开的宿命面前,怜星选择和渡月一同乱来一次,因为她宁愿死也不想再失去这一生中得到过最重要的东西了。而对渡月来说也是如此。

番外的结局其实是二人顺利由荒原回到人间后,无意再打扰其他人的生活,江畔寻花,游山玩水。

“我年幼的时候,也曾有过想要的东西。后来再大一点的时候,也曾有过心上人。再后来,也有过想保护的人,也有过想道歉的人。可是……”

“可是我这一生都不曾乱来过,不曾反抗过,不曾勇敢过。”

“所以我故去的人生,才过得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现在有了。

这是我想写的故事,永远是。

七岁差点得到桃子

【新修】摆渡人·番外话

转年春上,江畔梨花开早。一江春水渡着几叶画舫,柳絮又飘起漫天高了。

一壶新茶,一叶画舫,两双情投意合的璧人。

舟微微颠簸,新斟入杯中的清茶泼出不少。花无缺很耐心地提壶重新斟上,再举杯,手上已运内力,稳稳当当端到铁心兰面前,杯中水面不倾。

苏樱微笑赞道:“好功夫。”

铁心兰接过,随口打趣道:“花公子好兴致,盖世无双的武学用来端茶。”

这话一出,小鱼儿和苏樱面色都不禁微微一变。铁心兰吃了一惊,立时也知失言。

当日龟山战后众人皆大欢喜之际,随侍移花宫主的侍女几度欲言又止,还是向他们说出了方才决斗战时宫主姊妹曾争执之事。无缺嘴上不信,却还是立刻和人去找,不久便在龟山脚下发现了二宫主早已冰冷...

转年春上,江畔梨花开早。一江春水渡着几叶画舫,柳絮又飘起漫天高了。

一壶新茶,一叶画舫,两双情投意合的璧人。

舟微微颠簸,新斟入杯中的清茶泼出不少。花无缺很耐心地提壶重新斟上,再举杯,手上已运内力,稳稳当当端到铁心兰面前,杯中水面不倾。

苏樱微笑赞道:“好功夫。”

铁心兰接过,随口打趣道:“花公子好兴致,盖世无双的武学用来端茶。”

这话一出,小鱼儿和苏樱面色都不禁微微一变。铁心兰吃了一惊,立时也知失言。

当日龟山战后众人皆大欢喜之际,随侍移花宫主的侍女几度欲言又止,还是向他们说出了方才决斗战时宫主姊妹曾争执之事。无缺嘴上不信,却还是立刻和人去找,不久便在龟山脚下发现了二宫主早已冰冷的尸体。查过死因之后,他什么都未说,只立刻请人打造棺木,带她回绣玉谷安葬。小鱼儿要跟,他也不拒绝。二人同坐一乘马车时,无缺一直神色如常,但夜里小鱼儿假装入睡偷眼看他,却见他双肘支在膝盖上掩面而坐,目中终于有泪水滴下。

这是小鱼儿第一次见他落泪,而那之后,他们再没见他用过明玉功,也再没见他提过家师之事。

小鱼儿往后一仰,手环在颈后懒洋洋岔开话题:“天气真好,早说了叫燕伯伯来也不来,真是大煞风景。”

苏樱依然微笑道:“他不是要和万伯伯喝酒么?这么好的天气,你却约他喝茶,他自然不会来的。”

花无缺瞧了他们一眼,忽然道:“说来你们不信,但是家师身故后,我还见过她的。”

余下三个人立刻打起了精神。

花无缺微笑道:“倒也不算是见到,只是听到,可是她的声音,我绝不会听错。那天我小憩时,朦朦胧胧似乎感觉有人轻轻抚摸我的头。——”

说到这里他的笑意更加明显:“她还是老脾气。我早就说过,我不是小孩子了。”

“她说她一切都好,要我勿念,还说绣玉谷的风光很好,她很喜欢。我醒来第二天就回去看她,见坟上已添了新土。”

他依然在笑,笑得那么释然。

小鱼儿突然提壶道:“好,我敬你一杯。”壶嘴轻轻一翘,内力到处,茶水从壶嘴向上喷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精准落杯。

“好功夫。”花无缺一笑,指尖轻挑起茶杯,向上一抛,杯中茶水溅出,却没有落在他口中,而是溅了他一头一脸。

他面色也变了,起身道:“我去去就来。”身形一点,自江面上踏水而去,转眼已到江岸。

岸边寻花的白衫女子听到身后响动,讶然回转。花无缺登时“啊”的一声。
眼前人眉目如画,赫然竟正是他二师父的模样。二人相对而立,似是都大吃了一惊。

“敢问前辈……”

沉默。

花无缺呆在原地,一时竟是近乡情怯。

“……可是我一位故人?”

她微微一怔,然后向他致以温柔的笑意,目中神色却是漠然不识。

“公子想是认错人了。”

不,不可能,他绝不会认错!他可以认错这世间的一切,但唯独不会认错自小抚养他长大的她。

眼前人报以明丽的微笑。“想必公子和那位故人无论身在何方,都会一切顺遂。”

花无缺伸手去掐自己的小臂,传来的痛感是真实的。可再一抬头,眼前的白衫女子已不见了。他手中却多了一枝花,是方才那女子折下的春桃。

无论身在何方,都一切顺遂?花无缺望着那桃花,那桃花正开得烂漫。回望眼前,一江春水渡着几叶画舫,柳絮又飘起满天高了。

这一月来,绣玉谷绵绵地下过几阵春雨,坟上已生出嫩绿的春草,远远望去,要和那漫山遍野的绿合为一体了。

七岁差点得到桃子

【新修】摆渡人·11

渡月坐在安全屋里,整理着衣装。

——不,或者说这时候叫她渡月已经不合适了。此时的她已经按照下一个任务的渡魂的意念,改变了自己的模样。她手里拿着下一个任务的资料,对着镜子梳理着长发。

砰。

门忽然间被人从外打开了。

能进安全屋的,是什么人?渡月一惊。

她转过眼,门外站着一个和她此时模样完全相同的摆渡人。

“这是我的任务。”她看着渡月说。

“……什么?”渡月懵了。她此前从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摆渡人之间不会相见,从来如此。

“你的上一个任务还没有完成。”她说。

心跳骤然加快,渡月觉得像是一颗雷在耳边炸开,脑中轰的一声:“你说什么?”

“那个渡魂现在还在荒原上。”摆渡人的话向来很简短...

渡月坐在安全屋里,整理着衣装。

——不,或者说这时候叫她渡月已经不合适了。此时的她已经按照下一个任务的渡魂的意念,改变了自己的模样。她手里拿着下一个任务的资料,对着镜子梳理着长发。

砰。

门忽然间被人从外打开了。

能进安全屋的,是什么人?渡月一惊。

她转过眼,门外站着一个和她此时模样完全相同的摆渡人。

“这是我的任务。”她看着渡月说。

“……什么?”渡月懵了。她此前从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摆渡人之间不会相见,从来如此。

“你的上一个任务还没有完成。”她说。

心跳骤然加快,渡月觉得像是一颗雷在耳边炸开,脑中轰的一声:“你说什么?”

“那个渡魂现在还在荒原上。”摆渡人的话向来很简短,因为摆渡人没有感情。她从渡月手中拿过资料,然后转身离去。

怜星,怜星还一个人在荒原上?

什么,怎么可能?明明,明明她送她到了荒原的尽头,明明是她拉着怜星的手,带着她一起走到终点的!

她垂下眼,自己已经变回了邀月的模样。

能以这个模样存在,证明方才那个摆渡人所言非虚。她的上一个任务,的确还没有完成。

她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孤身一人留在荒原上对渡魂而言意味着什么。渡月拼命地、不顾一切地跑出去。

只要她还以这个模样在荒原上存在,那怜星一定也还在荒原上的某个角落活着,以渡魂的形态活着。

那她就一定要找到她。


日出已过了两个时辰,天边却还笼着万重乳白色的云霭,不见丝毫明朗之色,还好并不阴沉。

这十几日来,荒原上一直都是这样不温不火的多云天气。自出发以来,渡月始终在注意着天气。天气,是怜星的心境在这荒原上最直接的映射。他们摆渡人对这种一望无垠的荒芜早已习以为常,但是她怕怜星一个人在这种孤独到极致的无人区待久了,会发狂。

只是这十几日来,她没研究出半点名堂。有时候走得很累很累的时候,她就和那些云说话,她好像觉得怜星的心能跟它们相通一样。

渡月挣扎着爬上小山坡上微显高耸的一块石,她的脚步有几分踉跄,她很累了。虽然身为摆渡人,但是渡月此前也从不曾这样一日不休地连续赶过这么久的路。她微微躬身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以防它们流到眼睛里。再直起身的时候,前方的视野里忽然多了一抹雪白的身影。

渡月脸色变了,又仔细看了一遍,唯恐这是她极度疲惫之下出现的幻觉。而这时,那个身影也站住了。

然后她忽然跑起来。

在渡月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她也跑了起来。

跑着跑着她就看清了来人的脸。

她看起来也很疲惫,鬓边发根微显干枯地蜷曲着,原本飘逸如瀑的长发,此时或许是因为迎风,也显得有几分凌乱起来。

但是她却在笑着,很灿烂、很甜美地笑着,那笑容能让这世上所有的春光都为之黯淡。

然后她安安静静地纵身扑到她怀里,满眼带着灿烂的笑意。

渡月又哭又笑地反复揉着怀中人的长发,一遍一遍诘问:“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回来?”

怜星不回答,手环着渡月的身,认认真真地抚弄渡月的头发。渡月抚她一下,她也跟着抚弄一下,眼里的笑意满得要溢出来。那一刻时光婉转,仿佛岁月自己抹去了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她还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然后她靠在渡月怀里,很轻很轻地在后者耳边问:“这么说你不想见到我?”

渡月叹息道:“可是你还是要走。你再回来一次,我就要再送走你一次,分别的痛苦就要再经历一次。”

怜星道:“谁说还要分别?既然我们试过了不能从荒原那边一起离开,那我们就到另一边去一起离开。”

怜星能感觉到渡月吓了一跳,因为她停留在她发上的手猛地颤了一下。

但是怜星不动。

不仅不动,她还猛地仰起脸来看着渡月,眼神几乎竟有几分像是在挑衅。她决定好的事不是很容易就能改变的,从来如此。

渡月很艰难地低声责备道:“你疯了,怜。你在说胡话。”

怜星双眼紧紧逼着她道:“你在说谎。”

渡月心虚道:“怜,你听我说。你强行重返荒原已经很乱来了……你,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在没有摆渡人保护的情况下,你……”

她越说越颤抖起来。

怜星坚决地打断道:“可是你在说谎,你心里明明想和我一起离开。”

“……”

渡月不说话了。

怜星看了她一眼,忽然笑了。

她向来不是一个冷漠而无甚表情的人,可是此时,这笑却让渡月愈发局促起来。她不安地看着她,嘴张了张,却什么都没说出来。而这时怜星已伸手将渡月的一绺长发拉到她身前来,缠在指尖轻轻玩弄。

她转开目光,很认真地看着缠在指尖的那缕青丝,然后柔声道:“渡渡,你拿到过我的资料吧。那你就该知道,我这一生是不曾乱来的。”这话很明显是对渡月说的,但是她的样子倒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年幼的时候,也曾有过想要的东西。后来再大一点的时候,也曾有过心上人。再后来,也有过想保护的人,也有过想道歉的人。可是……”

怜星依然眨也不眨地盯着她指尖的秀发,但是眼角已有了微微闪烁的晶莹。

“可是我这一生都不曾乱来过,不曾反抗过,不曾勇敢过……所以我才活得没有任何意义,我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填补我根本填补不满的遗憾……”

“渡渡,在荒原尽头失去你的那天,我就发过誓,我不会再让这种遗憾再失控一次了。哪怕还是会再次失去你,哪怕结局会比原先更差,我都要反抗一次了。”

“以前的事,都已过去了。那些遗憾,那些痛苦,都随着我的死而化作飞红落土。可是现在的事过不去,现在我想要的只有你。”

“渡渡,陪我乱来一次吧。”怜星抬起头,一行清泪同时顺着清秀的脸颊流下。

但她的神情却是那么坚定,除了生死,再没有任何东西能改变她的主意了。
望着这样的怜星,渡月的神情也变得冷毅而坚定。她伸手挽住怜星的肩,转过身去。

“走吧。”朝的是她来时的方向。

“你不怕,我也不怕。”

那天怜星开心得像个孩子。

——“对了渡渡,你知道什么是渡渡吗?”

“……?”

“那是一种鸟,它们长得蠢蠢的,看起来傻乎乎的……但是也有人觉得它们很可爱就是了。”

渡月皱起眉,伸手去拧怜星的脸。

“你故意的!不许再叫渡渡。”

怜星往后一仰躲开,咯咯地乐:“那叫什么?你又没名字。”

“哼,你欺负人!”

两个人推推搡搡地跑着,咯咯地笑。

此时如果有任何一个武林人士看到这一幕,都一定会惊得下巴掉在地上。

但是这里不会有任何人,在这里,她们只是她们自己。

七岁差点得到桃子

【新修】摆渡人·10

后来怜星恍惚感觉到渡月在喊她,很轻很轻地喊她——“怜。”

这一次她立刻就答应了——“我在。”

“让我陪你走完最后一程吧。”渡月最后说。


渡月拉着怜星的手,两人缓缓走向那片迷雾。

脚下是嫩绿的春草,还凝着早晨的初露,踩在脚下凉丝丝的,很舒服。

拂面是温柔的春风,还透着花香的气息,迎面而来甜丝丝的,很舒服。

怜星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切。

但是渡月注意到了。

她想告诉怜星,整片荒原上,只有这一个地方有永恒的春天。

没有恶鬼,没有恐怖。这里只有和平,祥和与美好。

她想告诉怜星,之前她从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因为有了怜星,她才知道这种感觉有个美...

后来怜星恍惚感觉到渡月在喊她,很轻很轻地喊她——“怜。”

这一次她立刻就答应了——“我在。”

“让我陪你走完最后一程吧。”渡月最后说。

 

 

渡月拉着怜星的手,两人缓缓走向那片迷雾。

脚下是嫩绿的春草,还凝着早晨的初露,踩在脚下凉丝丝的,很舒服。

拂面是温柔的春风,还透着花香的气息,迎面而来甜丝丝的,很舒服。

怜星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切。

但是渡月注意到了。

她想告诉怜星,整片荒原上,只有这一个地方有永恒的春天。

没有恶鬼,没有恐怖。这里只有和平,祥和与美好。

她想告诉怜星,之前她从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因为有了怜星,她才知道这种感觉有个美丽的名字——春天。

她想告诉怜星,此前她每摆渡一个渡魂,她都期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可是怜星,是唯一的一个例外。

她知道,这些话她如果现在不说,就永远也没有机会说了。但是她更害怕这些话如果她现在说了,她们就再也无法前进一步了。

而前面就是荒原的尽头。

她是去活,又不是去死。渡月在心里反反复复念叨着这唯一的一句话。

她是要去活,又不是要去死啊。

——只有这一句话能让她在此时此刻冷静下来,驱使着自己的双腿继续走向她们这段旅程的终点。

她闭上眼睛在心里默数着:五步。

四步。

三步……

只要接触到那层薄薄的迷雾,她就会传送回荒原的另一头她接另一个任务的地点了。而怜星……是去活,又不是去死。

渡月的脸上浮现出灿烂的微笑,两步。

再会了,怜——你是去活,不是去死啊。祝你——来生过得快乐……

风里似乎传来些隐隐约约的祝福,渺渺茫茫之间忽然随风而去,然后杳不可闻。

然后怜星突然觉得她手中紧紧握着的那只手消失了。

不是抽离,也不是任何其他的动作。

而是完全凭空地消失了。

等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她终于凄厉地失声狂呼起来。

可是渡月已经不见了。这时她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层薄雾的另一端,荒原的尽头。

薄雾那边的颜色在缓缓地褪去,怜星突然非常恐怖地意识到,身后的荒原在消失了。

那是她曾得到过救赎的荒原。

那是她曾拼过命去穿越的荒原。

最重要的是,那是“她”的荒原!

怜星忽然不顾一切地向来时的方向扑了过去,向迷雾那一端扑了过去。

然后她摔在柔软芬芳的草地上,风里依然带着恬淡的花香气息。四周的颜色慢慢地重新变得明晰,她扑倒在这柔软的草地里痛哭失声。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那个祝她来生过得快乐的人,告诉她自己今生所有的快乐都随着她的离去变成了过去式。而她们虽不是姐妹,心意却也是相通的啊。

怜星挣扎着站了起来,拼命往相反的方向跑去。

那边是荒原的另一头,渡月说过她要去接她的下一个任务。

无论如何,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她都还想再看到她啊。

哪怕一眼。


如何让别人走路摔跤

我看了我看了我看了摆渡人摆渡人摆渡人!!!

崔斯坦我的梦中情男,迪伦我的梦中女a

都好戳我,快去看k快去看(强力安利)

我看了我看了我看了摆渡人摆渡人摆渡人!!!

崔斯坦我的梦中情男,迪伦我的梦中女a

都好戳我,快去看k快去看(强力安利)

少年包青影视
西厂老大功夫出神入化当场震慑他们龙门飞甲李连杰
西厂老大功夫出神入化当场震慑他们龙门飞甲李连杰
柏图斯

新生

他等着盼着,心却累极了。 既无半分兴奋,也提不起丝毫兴趣,他的好奇心早已用尽。 现在唯一要紧的是把差事完成。他冰冷漠然的眼睛没有一点生气。...


他等着盼着,心却累极了。 既无半分兴奋,也提不起丝毫兴趣,他的好奇心早已用尽。 现在唯一要紧的是把差事完成。他冰冷漠然的眼睛没有一点生气。

                                                                                              ——《摆渡人》


(一)

他撑着船,终日漂泊黄泉之上。

不知姓名,未知归处,仿佛存在的价值,只有撑好那艘木船,载着一个又一个孤独的灵魂,去往黄泉彼岸。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承载的灵魂不尽相同,却都沉浸于逝去的悲伤难以自拔,每双眼睛都是千篇一律的空洞。

他想摆脱这份枯燥的工作,然而双腿仿佛立在船上生根,难以离开半分。

他也听说,只需与黄泉之下的妖魔立下契约,奉上一千个灵魂,便可换取永恒的自由。同行的摆渡人里,不免有人利欲熏心,载着灵魂行至黄泉中央时残忍地将其推入冰冷的湖水。灵魂在混沌的水面挣扎哀嚎,沉睡湖底的妖魔伸出触手,贪婪地餍食无辜的牺牲品。

他不忍看到灵魂绝望的面庞,不忍听到灵魂痛苦的挣扎。他想救他们,可无能为力。

每艘小船只能搭载一个灵魂。

那些摆渡人有没有自由?

他不知道。

或者说,没有人知道。

献祭灵魂的摆渡人总会消失得无声无息,如同一抹尘埃,被轻易被黄泉的凛风吹散,了无踪迹。

流传最广的说法是,他们已被同化成了妖魔,虽摆脱了摆渡人的身份,却被永远地禁锢在黄泉之下。

没有人愿意与妖魔打交道,除非他的内心本就是妖魔。

他一边厌倦一成不变的工作,一边又勤勤恳恳地摆渡每一个灵魂。他虽不喜束缚,却更不愿罔顾性命以谋私利,哪怕这些人肉身早已死去。

他每摆渡一个灵魂,都虔诚地向神明祈祷着能够早日获得新生。


(二)

神说:“以彼之身,易彼之身。”

他从梦中醒来。

每一个摆渡人,在完成为期七天的摆渡后,都有一整天的睡眠时间。他的梦从来都是支离破碎,剩下的只有深不见底的黑暗。

而这次,他梦见了神明。

自由需要用自由交换。

他有些动心。

为什么只有自己被日日夜夜地束缚于此?

凭什么只有自己被日日夜夜地束缚于此?

他暗下决心,就让这一次摆渡的终点,成为他的起点。心底的愧疚被他刻意地忽视。

不该只有他被这么不公平地对待。


(三)

女孩静静的坐在船上,晶亮的眼睛澄澈清灵,恬然乖巧。

那勉力压下的不忍又如雨后春笋般疯狂上涌。

稚嫩的七八岁女孩,皮肤却苍白得近乎透明,单薄瘦小的身躯被包裹在不合身的宽大长裙里,仿佛下一秒就会如枯叶般被黄泉的狂风卷落。

缓缓走近的时候,分明局促不安地绞着衣角,却对他绽开一个羞涩纯真的笑。

一股莫名的感觉直窜心底,他几乎要落下泪来。

记忆中从未摆渡过这样年幼的孩子,毫无血色的面庞,瘦弱的身躯,以及衣衫下偶露出的触目惊心的伤口,直直地闯入他的眼帘,避无可避。

不能在岸边耽搁太久,他正思索如何向女孩解释这一切,女孩却不像其他的灵魂一般充满警惕,单纯得近乎白纸。

她问:“是要坐船去什么地方吗?那些在我原来的家里看不到了的亲人们是不是都来过这里呀?”

他忙不迭地点头,女孩便欣喜地提着裙子上船,语气充满孩童的欢欣雀跃:“我还没有坐过船呢!”

她开始喋喋不休地询问着一切:“我们坐船要去哪里呀?”

“是不是可以看到我的妈妈呢?”

“我的好朋友前几天也不见了,你有看到她吗?”

他静静地听着,执篙的手却抑制不住地颤抖。

她究竟生活在什么样的地方?

这些问题他没有办法回答。他只是个摆渡人,黄泉之上是他生活的全部。彼岸的花开的热烈,穿过花丛就是灵魂的归宿。但那个地方,他从未去过。

黄泉的风呼啸凛冽,裹挟着妖魔散发出的刺骨寒凉与腐朽气息,经久不散。他担心女孩受不了这样的气味,却见女孩只是拢了拢裙子,对腐息恍若未闻。

他撑着船,从风速最小处行进。他对这片黄泉,比对他自己还要了解。

女孩突然问他:“先生,你有听到有人在求救吗?”

他陡然一惊,突然想起,前方不远,就是黄泉中央。


(四)

妖魔在湖底蠢蠢欲动,他载着女孩,尽力绕开妖魔最猖獗的中心。

不愿被孩子看到那残酷的场景,他编了一个拙劣的借口:“或许你很累了,还是睡一会儿吧。”

灵魂不会有疲劳感,也不需要睡眠,但女孩还是听话地闭上双眼,安静地伏在狭小的船面。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仿佛振翅的蝴蝶。

他没有见过蝴蝶,黄泉没有蝴蝶,他只听同行的摆渡人摆渡的灵魂说起过。

他想了想,取出自己做的简易耳塞,轻轻为女孩戴上,希望她听到的凄苦之声能够更少一些。他远离浪花翻涌得最厉害的区域,尽己所能地加快速度,以早日远离湖水中央。

黄泉的天幕阴沉,终年不见阳光。湖心的风本就最为肆虐,即使已经绕开中央,那风依旧直闯闯地迎面涌来,混合着令人窒息的气味,他的船几乎寸步难行。

每到此处,他都咬牙告诉自己,不过是黄泉最艰难的一段,只要过去就好了。他在黄泉漂泊数年,摆渡了上千个灵魂,早已不惧黄泉的冽风。

有人在拉他的衣角,他回过头,对上女孩关切的双眼。

他第一次感到了温暖。


(五)

七天的路程已过大半。

女孩突然说道:“我也想成为像您一样的人。”

他心底大惊,忙问为何。女孩说:“像您这样的人很勇敢,我也想这么勇敢。”

“炸弹炸毁我的家的时候,妈妈抱住了我和弟弟,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妈妈,人们都说妈妈很勇敢,和爸爸一样勇敢,我也想成为和妈妈一样勇敢的人。”

“我照顾着弟弟。炸弹又来的时候,我像妈妈那样抱住了弟弟,然后我就来到了这里,遇到了很勇敢的您。来这里的人是不是都是勇敢的人呢?”

“如果成为和您一样的人,也许有一天我会遇到弟弟,因为弟弟一定也是勇敢的人。”

女孩安静地诉说着,脸上始终笼罩着一层温婉恬淡的笑意,似乎充满对这个令他厌倦不已的工作的向往。

曾经的想法藤蔓一般不知不觉在他心底蔓延。

他哑着嗓子,艰难地挤出几个字:“你……想不想试一试?”

女孩眼睛一亮,期待又不安:“可以吗?”

快到彼岸了,那大片大片鲜艳刺目的彼岸花火焰一般盛开,炽热得好像要灼伤他的双眼。他有些心虚地低下头。

撑篙的手紧了又紧,良久,他低声“嗯”了一声,死命忽视女孩的纯真笑靥和心中的愧疚。

他安慰自己,那是女孩的心愿,他只是帮她完成愿望……而已。

彼岸已至,他将手里的篙递给女孩。他已经想好了,在女孩接过船篙的那一刻就跳上岸,然后对她道歉并告诉她他在黄泉摆渡积攒的经验……


(六)

船篙离开手的一瞬间,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那股沉重的束缚感烟雾般飘散。他意识到,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上岸离开。

可他怎么也迈不开脚。他想起女孩说的,“您真是勇敢的人啊!”

“我也想成为您这样的人。”

“我想像妈妈一样勇敢。”

“因为我是姐姐啊,保护好弟弟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嘛。”

女孩的崇拜,在这一刻仿佛尽数化作嘲讽的利刃,刺入他的身躯。

他泄了气,一把夺过女孩手里的船篙,笑道:“怎么能把它给你呢?这也是我的工作啊。”

女孩眨了眨眼睛,也笑了。

他深吸一口气,抚了抚女孩柔软的头顶,低声说:“该走了。或许你的妈妈在那里等你。”

女孩点点头,笨拙地爬出木船,对着他深深鞠了一躬:

“谢谢您!”

她直起身,泪珠大滴大滴滚落,却扬起无比灿烂的笑脸。

她朝他挥挥手,转身走入那一片耀眼的彼岸花丛。

他在船上望着她的背影,恍恍惚惚地想,人间界的朝霞,是不是也像这样明艳夺目呢?

他盯着手中的船篙,忽然难以自制地痛哭出声,声嘶力竭。

他终身活在暗无天日的黄泉之中,却见到了最温暖的太阳。

今日之后,就是新生。

楚歌美食
一起电剧在一起抗疫护士与摆渡人司机重逢
一起电剧在一起抗疫护士与摆渡人司机重逢
嘟嘟嘴(游戏剪辑)
给平凡英雄道声谢,致敬摆渡人。
给平凡英雄道声谢,致敬摆渡人。
我

我去。。。。。。摆渡人怎能如此好看。。。完全迷上了🥺🥺,,真的太喜欢了,崔斯坦和迪伦怎能如此之甜,,🥺

我去。。。。。。摆渡人怎能如此好看。。。完全迷上了🥺🥺,,真的太喜欢了,崔斯坦和迪伦怎能如此之甜,,🥺

马空king影视
前线没有退路摆渡人都是盖世英雄
前线没有退路摆渡人都是盖世英雄
看了这个名字你一定会记得我

我心中的迪伦与崔斯坦(这是什么神仙爱情!)书籍《摆渡人》

我心中的迪伦与崔斯坦(这是什么神仙爱情!)书籍《摆渡人》

饮木兰

好书推荐(三)摆渡人

     摆渡人这本书很多朋友应该都听过,也得到了很多的推荐吧。我也是因为很多人推荐才去看的这本书,但是可能事实中我并没有觉得这本书有那么的好。但是要看角度的。

     大家都说摆渡人好呢,其实是因为这个剧情啊还是文笔以及这个构想。其实是真的不错,也是我愿意写出来推荐大家读一读的原因。这本书主要讲的就是女主车祸而亡,去往异-世界的路上要穿越一个平原,平原上有很多的恶魔会让死-者灵-魂死去,所以摆渡人帮着死-者度过平原。去往死-者应该去的异-世界。自然在这个过程中,两个人心生情愫,突破了很多的...

     摆渡人这本书很多朋友应该都听过,也得到了很多的推荐吧。我也是因为很多人推荐才去看的这本书,但是可能事实中我并没有觉得这本书有那么的好。但是要看角度的。

     大家都说摆渡人好呢,其实是因为这个剧情啊还是文笔以及这个构想。其实是真的不错,也是我愿意写出来推荐大家读一读的原因。这本书主要讲的就是女主车祸而亡,去往异-世界的路上要穿越一个平原,平原上有很多的恶魔会让死-者灵-魂死去,所以摆渡人帮着死-者度过平原。去往死-者应该去的异-世界。自然在这个过程中,两个人心生情愫,突破了很多的陈规,最后在一起的故事。

     本来到了荒原的终点后,男主便不能陪着女主前行了,但是二人已经在之前因为山谷男主重伤以及湖中男主救回女主等很多的事情,让二人彼此难以分离。男主站在分界线外看着女主崩溃的大哭。那个场面真的…准备好纸巾😭

      女主太过思念男主于是返回荒原,二人重返车祸现场,回到了现实的世界。

       这本书最大的亮点就是,男主是渡女主的灵-魂,这个有形的灵-魂去到异-世界。而女主则是渡了男主的精神上的灵-魂。这个不人不-鬼,不-神不-魔的男主,在最后的时候拥有了人才能有的伤痕和感觉。也是因为女主,男主才有了很久之前就麻-痹的情感。

       所以这其实是一个双向摆渡,双向救赎的书,所以读起来,还是很感动的。

       但是这本书里我之前所说的没有那么好,便是在男女主情感的发展上。

       男主为了就女主,被魔-鬼抓去一整天,女主很伤心但是伤心的原因是她不能一个人走,她需要他。

       女主到了异世界后,说以后的路她不行,不能自己走,没有男主,她会疯的,所以逃了出来。

        和男主一起返回了事故现场,男主是犹豫的但是女主说要试试,这个倒是无可厚非。但是在要返回人间的时候,女主问,“崔斯坦,我会记得你吗?”

        所以女主其实不确定,能记得就好,记不得,反正也是自己的世界了。

       所以这本书很好的同时也给了我一点两个人的情感有点奇怪的感觉。

       好了,具体怎么样还是要自己去读哇,有什么不同见解,评论区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