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摆烂

2248浏览    814参与
往返

今天摆烂一天,我师傅姐姐说我的文太水了,字数太少,我去好好整理一下思路,明天继续更❤️❤️❤️❤️❤️❤️

今天摆烂一天,我师傅姐姐说我的文太水了,字数太少,我去好好整理一下思路,明天继续更❤️❤️❤️❤️❤️❤️

赠朵黄花

是阿蒙,画不下去了,开摆。衣服私设(其实就是当时画着画着画忘了)

是阿蒙,画不下去了,开摆。衣服私设(其实就是当时画着画着画忘了)

Asahi(闭关中)

摆烂了(bushi)

想些番外不知道写什么,想开一本现代无限流的新书又怕你们不喜欢,好想摆烂啊!!!可又怕对不起你们的喜欢,我好难啊

[图片]


想些番外不知道写什么,想开一本现代无限流的新书又怕你们不喜欢,好想摆烂啊!!!可又怕对不起你们的喜欢,我好难啊


黑碳LAZY

饭票

“所以你叫我出来就是为了喝酒 ?”法兰西百无聊赖的摇着瓶子坐在沙发上 ,看着几乎已经没有人的酒吧和差不多喝的不省人事,趴在桌子上的自己的 ……不中用的弟弟 。

“怎么 ?他坑了你多少 ?”不用猜法兰西都能明白 肯定是自己的弟弟和自己的长期饭票……其实是男朋友吵架 了,不过毕竟是一起长大 ,他了解意大利 ,花花公子,似乎从没有动过真心 ,他的恋爱史简直是一部大型杰克苏男主光环扶摇直上的太平洋掌管者剧情,高中三个 ,大学五个 甚至初中都有 ,谈了分,分了谈 ......

“所以你叫我出来就是为了喝酒 ?”法兰西百无聊赖的摇着瓶子坐在沙发上 ,看着几乎已经没有人的酒吧和差不多喝的不省人事,趴在桌子上的自己的 ……不中用的弟弟 。

“怎么 ?他坑了你多少 ?”不用猜法兰西都能明白 肯定是自己的弟弟和自己的长期饭票……其实是男朋友吵架 了,不过毕竟是一起长大 ,他了解意大利 ,花花公子,似乎从没有动过真心 ,他的恋爱史简直是一部大型杰克苏男主光环扶摇直上的太平洋掌管者剧情,高中三个 ,大学五个 甚至初中都有 ,谈了分,分了谈 。

“他没坑我钱 ……。”

这两个人常年这样 意大利最大的乐趣就是把德的钱坑过来 ,不花,坐等对方把钱反骗回去 。

“没坑你钱 ?那……分手了 没给你分手费 ?”

“我都说了不是因为钱法兰西 你是不是脑子卡吊了有病啊 !”

“行 行行 ,那怎么?”

“我今天看……看到了 ,他抱着……一个人 。不是我。他看起来似乎,很开心 。”

法兰西抿了一口酒 ,看了看意大利 “你不是说,你跟他在一起只是为了钱吗 ?怎么 ,伤心了 ?”

“不知道。”

法兰西看了一下手表 ,已经8点47了 ,自己差不多该回去了 。

大概过了一会儿 ,意大利醒了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 身上盖着一条毯子 桌子上有一张纸条和一杯蜂蜜水 。

我要回去了 ,我让你的饭票过来接你了 。

意大利看得出来法兰西的原字是“我让你男朋友过来接你了 ”,然后呢他又把那行字给划掉 改成了“饭票”。

意大利笑笑 ,把水喝了以后 把那张字条窝成团 ,往垃圾桶抛去 但是那张字条卡在了边缘 被弹了出来 。 

意大利看了看 不打算去再扔一次 ,他起身 ,如他所料 自己的阔阔老哥果然把账结了,他披上外套 走出了酒吧 ,他刚一出门 酒吧老板就把门关了 ,原来自己呆了这么久吗 ?他怪不好意思 的,在心里骂了法兰西一万句,为什么不把自己叫起来啊?!

意大利站在酒吧门口的路灯下抽烟 ,仔细回想着今天早上自己看的那一幕 。

本该只属于自己的爱人,抱着别人 ,还笑的那么开心 ?

我没什么好伤心的 。

他只不过是我一个饭票 。

我想要什么样的 找不到 ?

……

他已经不想再继续想下去了 ,法兰西问自己的那个问题 ,是啊 自己为什么伤心 ?自己明白 ,心知肚明 ,但是那个答案真的不令自己满意 。

意大利刚想吸完最后一口烟, 一片雪花却打在了他的烟头上 把烟浇灭了 ,意反手将它扔进了对面的一个雪堆里 。

现在自己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困难的问题 ,自己的 ……饭票 还会不会来接自己 。

意大利看了看街角的远处有一个黑点在蠕动 ,结果那个黑点越来越近 逐渐形成了一个人影 ,那好像是德。

意大利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 他感受到有人在接近自己 ,在德想把自己的外套披在意身上时,意大利躲开了 半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不好意思 先生 我有男朋友了 请你矜持一点 。”逢场陪笑。

“抱歉 ,先生可 我就是你男朋友。 ”反客为主。

“是吗 ?那真了不起 。”阴阳怪气。

德不再强迫他 ,而是靠在路灯上 ,思考一下最近自己有没有做错什么 ,与意大利处于一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状态 。

意大利蹲在那里玩手机 ,忽然法兰西给他发了个微信 。

法:【意大利 我要被你害死了 !】

法:【你今天早上看到了那个人不是德 !是魏玛!你平时都不看他朋友圈的吗 ?】

法:[图片]

意大利看完消息抬头看了看德,站起身 “我消气了 ,走了,回去把钱还你 。”

德意志把外套披在了意大利身上 ,毕竟意大利身上除了一件外套和里面一件衬衫也没穿 ,可现在外面在下雪 。

“走,车在外面 巷子太窄了 我没开进来 。”

“哦。”




意大利坐在副驾上 ,看了看德。

仔细回想着之前把兰西在自己醉的冒泡的时候说的话 。

是啊,自己接近他不是为了钱吗 ?

哇塞 ,我居然为了一个长期饭票难受了一下午哭了一晚上 喝到了凌晨 ?!哇哦 ,自己都要被感动的 要死要活的了 呢!

……

…………

………………

不行不行 不行不行 不行 。

不堪回首, 太丢脸了 。

意大利想着想着在难堪的回忆里睡着了 。

但是睡得很浅 ,车子的震动 拐弯的方向自己还是能感受到 。

转弯。

进小区 。

停车 。

自己好像差不多该起来了 。

可是正当意大利这么想的时候 自己忽然感到严重失重。

德在抱自己 ?

进电梯了 ?!

完了 完了 完了 完了 ,得亏现在是凌晨 这要放在平时 ,一个人把一个人抱进电梯 太尴尬了 尬的都能把自己送出这个地球了。

不过这次自己睡得挺熟的 ,在差不多醒来的时候 ,意大利躺在床上 ,身后一个人搂着自己 ,身上的冰丝睡衣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换上的 ,但是屋里很暖和 ,一看就是之前开了暖气 。

意大利把手机从枕头底下摸出来 。

4 :28 。

还早。

他翻了个身 ,在男朋友的鼻尖上蹭了一下 。

我喜欢自己的饭票 不过分吧 ?





姬拉

画的时候没带脑子🧠,希望你们看的时候也别带脑子看


真·意识流

画的时候没带脑子🧠,希望你们看的时候也别带脑子看


真·意识流

🏻.

是画的很吧?:(

是画的很吧?:(

秋玲

。。。。。

明天下午要去学校 我要摆烂 !!!!!!!下周应该会把一个星期的补上 

明天下午要去学校 我要摆烂 !!!!!!!下周应该会把一个星期的补上 

只会摆烂

~我尽力把追逐二码出来

~我尽力把追逐二码出来

只会摆烂

你们说叫她地雷还是鱼雷好?

你们说叫她地雷还是鱼雷好?

( '▿ ' )

全员遗失05

美/南/俄/苏/塞→瓷

  注意:在我的设定里瓷是女孩子,自行避雷。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本人走的是团灭路线)

  

  

  

全员遗失


  

  

  “他感觉不到的痛,全都刺在了她的心上。”  


  

第五章

  

  

  “这么说,这里不是之前我们来的那个房间。”瓷蹲下身子,用指尖点在木质地板上,向前看去,目光形成了一条直线。

  

  

  “之前的裂缝大概在这个位置。”

  

  

  俄/罗斯和南斯/拉夫顺着瓷的目光看去,并点了点头。

  

  

  “??等等,这这这什么啊?怎怎么回事?”靠在墙上的美/利坚......

美/南/俄/苏/塞→瓷

  注意:在我的设定里瓷是女孩子,自行避雷。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本人走的是团灭路线)

  

  

  

全员遗失


  

  

  “他感觉不到的痛,全都刺在了她的心上。”  


  

第五章

  

  

  “这么说,这里不是之前我们来的那个房间。”瓷蹲下身子,用指尖点在木质地板上,向前看去,目光形成了一条直线。

  

  

  “之前的裂缝大概在这个位置。”

  

  

  俄/罗斯和南斯/拉夫顺着瓷的目光看去,并点了点头。

  

  

  “??等等,这这这什么啊?怎怎么回事?”靠在墙上的美/利坚突然缓缓地随着墙体向后倒去。

  

  

  众人都疑惑地看向美/利坚。小塞指着他说道:“诶?诶??为什么墙会裂开了一块?而且还是一块完美的长方形?”

  

  

  美/利坚正慌张地挥舞着双臂,整个人仿佛被死死粘在了墙上,与地面形成了四十五度角。几十秒后,墙体停止了后陷,如小塞所说,它裂成了一个完美的长方形,而墙体背后的空间又是另一片未知和黑暗。

  

  

  瓷走上前去拉住美的手臂往后拽,想把他从墙上拽下来,却不料右手臂的伤口传来了刺痛感,她触电似的松开了右手,立马换左手去拉。

  

  

  其他人见此,也赶来帮忙。五人齐心协力,却怎么也拽不下来,反倒给美利坚痛得嗷嗷直叫。

  

  

  “啧,白毛……你衣服上是涂了502胶吗?”南斯/拉夫肉眼可见的用力,就连五官都挤在了一起。

  

  

  “……要我说,为什么非要把他拽下来才行?就让他背着墙走不行吗?”俄/罗斯表示不解。

  

  

  美/利坚内心OS:不是每个人都是战斗民族啊喂!

  

  

  瓷听了,觉得他说的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便松开了手。

  

  

  其他人见瓷松了手,也都照做了。

  

  

  说时迟那时快,美/利坚连着墙一下子就倒在了后方空间的地上,墙裂出了一个长方形的洞,但是只够半个成年人通过。

  

  

   “应该是美/利坚触发了什么机关才导致的。”瓷一边说一边谨慎地慢慢向前走,苏跟着她,并默默地把倒在地上的美利坚和墙拖到一边去。

  

  

  在一片黑暗中,她借着原来房间的暗黄灯光隐约能看见,这个狭小房间的角落似乎有通往上方的楼梯。

  

  

  “大家快过来,我好像发现了楼梯。”她朝其他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都过来。

  

  

  美/利坚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人无视自己从面前走过,只有南斯/拉夫停下来看了看自己,然后……做了个鬼脸。

  

  

  可恶!真是太可恶了!他真觉得自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性的扭曲和道德的沦丧。

  

  

  六人都到了墙体后方的小空间里,暗黄灯光忽然亮了起来。

  

  

  在诡异灯光的照射下,他们看见“黑雾”正悠闲地从台阶上慢慢滚下来,它已经完全成了人形,不同于之前的那般模糊。此刻,它的黑发乱成一团,要不是还穿了一件蓝白校服的话,把它当做丐帮头子或者贞子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滚下了最后一阶台阶,“黑雾”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可以看见它手里还拿了一小盒502胶。

  

  

  “呀,你们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啦~真令我不可思议呢。”

  

  

  面前的人有着严重的黑眼圈,及腰的长发乱糟糟的披在身上,却生了一副好脸庞,给人一种病态美的感觉。

  

  

  美/利坚瞅着了它手中的502胶,突然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脑海里顿时闪过无数的脏话。

  

  

  “喂,‘黑雾’,这个楼梯是通向哪儿的?”南斯/拉夫向前走了一步,试图给“黑雾”一点压迫感。

  

  

  但“黑雾”完全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完全没理会他,而是懒散地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皱成一团的纸,展开后看着纸张自言自语道:“emmm……我记得这里好像是……”

  

  

  瓷注意到了那张纸。她心想:说不定那是什么有用的线索,“黑雾”看上去不太聪明的样子,该怎么把纸条骗到手呢。

  

  

  俄/罗斯同样也注意到了,有那么一刻他想冲上去直接抢过来,不过仔细想想,又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这里可不是他的地盘。

  

  

  看了一会儿,黑雾咧开嘴傻笑,十分猥琐。随后又对他们说:“如果你们想通过这里的话,就要陪我玩一个游戏哦~”

  

  

  瓷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黑雾”口中的“游戏”肯定要比它口中的“惊喜”更加危险。

  

  

  “这个游戏会死人吗。”她试探性地问,“我们可以以后再来吗。”

  

  

  黑雾也没有理会她,将纸张揉成一团重新塞进了兜里:“不说话就默认你们同意啦~”

  

  

  “黑雾”用手捏了两团黑雾,然后把其中一团抛向瓷。

  

  

   “等等,我们还没……”瓷还没说完,那团黑雾就立马附在了她身上。她来不及躲闪,感觉眼前的一切正在逐渐消失。

  

  

  她隐约能听见其他人的声音。

  

  

  “喂,喂?瓷,你怎么了?”

  

  

  “瓷小姐,瓷小姐?你还好吗?这是几?”

  

  

  “啧,‘黑雾’,你对她干了什么?!”

  

  

  “唉呀唉呀~南先生别那么粗鲁嘛,只是玩一个游戏,游戏而已啦~”

  

  

  它又把另一团黑雾抛向了生无可恋的美/利坚,美/利坚感觉自己的眼睛蒙上了厚厚的一层黑滤镜,他什么也看不清了。

  

  

  大概过了几秒,他感觉自己来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并且还是站着的,不过他依旧什么也看不见。

  

  

  “玩家们,醒醒,醒醒啦!”

  

  

  眼前的黑雾突然散开了,他看见自己正身处一个狭窄得只容得下他一人的地方,这地方四面都是直径1cm的小孔。他面前有一面玻璃,玻璃那边是正在和自己对视的瓷,她处在的地方同样非常狭小,不过比自己的至少大了一倍。

  

  

  “聪明的瓷小姐和美/利坚先生~欢迎来到我为你们精心布置的‘答题游戏’~”“黑雾”的声音凭空响起,听上去十分空灵,还带着回音。

  

  

  瓷显然不以为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答题好像也没有什么难度,反正……不对,不能轻敌。

  

  

  “规则非常简单哦~瓷小姐,你只需要听取我提的问题并回答就可以啦,一共有十三道题,全部答对即为胜利,胜利了不但可以回去,还会有奖励哦~”

  

  

  美/利坚想着,那我是来干什么的?

  

  

  “黑雾”顿了一下,降低了音量,神秘兮兮地往下说:“如果答错了的话,瓷小姐,你看看对面~”

  

  

  突然,一根大号钢针飞快地从墙上的小孔里钻出来,径直穿过美/利坚眼前,差点蹭到他的脸。

  

  

  瓷见此,顿时瞳孔地震,默默攥紧了拳头,紧咬着嘴唇。

  

  

  “没错,只要你答错了一道题,美利坚先生那边就会出现一根钢针哦,答错的第二道会同时出现两根,第三道会同时出现三根~”“黑雾”听上去异常的兴奋。

  

  

  美/利坚听着,转身看了看自己背后墙上密密麻麻的孔,感觉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如果瓷真的答错了,这么小的地方他要怎么躲啊,而且还不知道钢针从哪个方向刺来,简直是要置他于死地嘛。

  

  

  “所以啊~瓷小姐~你只要答错了一道就无法回去,并且还有可能亲眼见证自己朋友的死亡哦~哈哈哈哈哈……”

  

  

  “哦对了,你们面前的是隔音玻璃,所以你们无法进行交流,场外求助是不可能的啦~”它补充似的说道。

  

  

  “那么,话不多说,游戏开始!”

  

  

  “黑雾”突然出现在了瓷的身旁,它举着一个牌子,围着瓷飘来飘去。

  

  

  瓷看了看牌子上的字,思考了一会儿,接着,她嘴唇动了动,不知道说了什么,“黑雾”停了下来。

  

  

  “恭喜瓷小姐,回答正确!下一题。”它换了个牌子举着,继续围着瓷飘来飘去。

  

  

  就这样一路下来,美/利坚听到“黑雾”一共说了十二次“回答正确”,就差最后一题了。

  

  

  应该没什么悬念了,有瓷在就问题不大。他这样想着。

  

  

  “黑雾”亮出了最后一题,瓷看了看题目,还好,也不怎么难。过了一会儿,“黑雾”大声宣布:“回答正确!恭喜你们胜利,可以回去啦~”

  

  

  瓷松了口气,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嘴角微微上扬。

  

  

  “黑雾”再次捏出两小团黑雾,朝他们一人抛了一团。黑雾附在了他们身上。

  

  

  但是,过了很久,他们还是呆在这个狭小的地方,并没有回到之前的房间。瓷感到很奇怪,向美/利坚抛去了疑惑的目光。

  

  

  她看见美/利坚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神异常呆滞,身体也摇摇晃晃的,瓷顿时感觉不对劲。

  

  

  “喂,‘黑雾’,我们怎么还没回去……美/利坚怎么了?”她对着天花板喊道。

  

  

  “黑雾”下一秒就来到了她面前:“哈哈,瓷小姐……你在说什么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啊,你在说什么啊?!”黑雾的笑声逐渐癫狂,瓷的心跳也越来越快,几乎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我怎么可能放你们走啊?我怎可能放你们走啊!哈哈哈哈哈哈……”“黑雾”从兜里掏出一个红色按钮,按了下去,示意瓷看看美/利坚,随后就消失了。

  

  

  隔着一层玻璃,瓷看见钢针一根又一根狠狠地扎穿美利坚的身体,鲜红的血液溅在玻璃上,他却像早已死去似的一动不动。

  

  

  一瞬间,尖锐的耳鸣贯穿了全身,她感到指尖发麻,立刻用力地锤着面前的玻璃,撕心裂肺地大喊。

  

  

  “美/利坚!你怎么了!快醒醒!快醒醒啊!”

  

  

  眼看着一根根带血的钢针不断伸缩,美/利坚的身体早已千疮百孔,血流不止。他是必死无疑了。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美/利坚,不要死…不要死啊!”

  

  

  溅在玻璃上的血液越来越多,瓷慢慢地看不见他了,她的心好像绞在了一块儿,连呼吸都很痛,手臂上的伤也隐隐作痛,她只能一手扶着满是鲜血的玻璃大口哈气。

  

  

  “美/利坚……”

  

  

  “怎么样,亲眼看着好朋友死去却什么也做不了的感觉如何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3300多字,凑合看吧。

  

  

  

  

  

  

  

  

  

  

  

  

  

  

  

  

  

  

  

  

  

  

  

  

  

  

Klein是猹啊
www我的艾格我好爱你() 背...

www我的艾格我好爱你()

背景和人物不是一种画风我也没办法,因为懒得画线稿就瞎涂了qvq

www我的艾格我好爱你()

背景和人物不是一种画风我也没办法,因为懒得画线稿就瞎涂了qvq

那就这样吧

同妻(摆烂)

讲个故事吧 

有一对男女近段打算订婚了,两人很恩爱。

但是第二天男人对女人说

“如果说我有一个你听了会很难受而且是瞒了你很久的秘密,你知道后会怎么样?”

女的只是笑了笑,问了一句

“什么秘密啊?”语气中满满的幸福。

男的也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女人实在好奇

缠了男人很久,男人不耐烦了才决定告诉她。

“我是同性恋……我……”

男人支支吾吾的说出前半句,没等男人说出第二句,女人就哭了。

男人和女人是在网恋认识的,男人家境好,人长得也行,素质高,脾气也温柔。

女人以为自己捡到一个大便宜,

但却没想到男人根本不爱自己。

后来订婚取消了,

女的半夜投湖自杀了。

讲个故事吧 

有一对男女近段打算订婚了,两人很恩爱。

但是第二天男人对女人说

“如果说我有一个你听了会很难受而且是瞒了你很久的秘密,你知道后会怎么样?”

女的只是笑了笑,问了一句

“什么秘密啊?”语气中满满的幸福。

男的也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女人实在好奇

缠了男人很久,男人不耐烦了才决定告诉她。

“我是同性恋……我……”

男人支支吾吾的说出前半句,没等男人说出第二句,女人就哭了。

男人和女人是在网恋认识的,男人家境好,人长得也行,素质高,脾气也温柔。

女人以为自己捡到一个大便宜,

但却没想到男人根本不爱自己。

后来订婚取消了,

女的半夜投湖自杀了。

如果我是睿智樱花你会爱我吗

一点oc,以后上初中就没时间画画了救救我

一点oc,以后上初中就没时间画画了救救我

EZ
很显然,数学好并不能让我的美术...

很显然,数学好并不能让我的美术老师开心多少🙃

很显然,数学好并不能让我的美术老师开心多少🙃

贝叶斯定理
在公共场合的我

在公共场合的我

在公共场合的我

屑伊

今天不更新你们不会骂我吧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