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摇曳

9732浏览    69参与
❄️风玫瑰

可是不遗余力燃烧自己 照亮别人有什么用呢?这么多年你获得了什么,有谁顾念你的好、你的委屈?一生没对不起过谁,为什么唯有屡次你被这样对待。徒徒被消磨了纯真 蹉跎了青春

可是不遗余力燃烧自己 照亮别人有什么用呢?这么多年你获得了什么,有谁顾念你的好、你的委屈?一生没对不起过谁,为什么唯有屡次你被这样对待。徒徒被消磨了纯真 蹉跎了青春

茄苑椒地

参天的麦子。随风摇曳着。远离着城市,疫情,焦虑,压抑,无奈。

自由自在,吃饱喝足晃一下,静静地等待成熟,不用上辅导班提速,不用加班开会,一样长大一样健康。

生活没有好坏,有的是心态。

参天的麦子。随风摇曳着。远离着城市,疫情,焦虑,压抑,无奈。

自由自在,吃饱喝足晃一下,静静地等待成熟,不用上辅导班提速,不用加班开会,一样长大一样健康。

生活没有好坏,有的是心态。

落_曦

青灯

青灯

青灯古佛,长夜无眠,摇曳灯火燃尽烛。

佛魔一念,逍遥天下,魔祟丛生红尘乱。

炎黄古界,遍地种魔,图腾先祖在何方。

虚情假意,有利皆可语情深。

善恶共存,群宵笑谈善行深。

红尘花开,遍地桃花血意深。

轮回往生,心比天高,凤凰枝头所愿而。

无名小卒,空惹怒火,君临天下乘风归。

四海魅惑,待君天下,四海为家情意深。

青灯

青灯古佛,长夜无眠,摇曳灯火燃尽烛。

佛魔一念,逍遥天下,魔祟丛生红尘乱。

炎黄古界,遍地种魔,图腾先祖在何方。

虚情假意,有利皆可语情深。

善恶共存,群宵笑谈善行深。

红尘花开,遍地桃花血意深。

轮回往生,心比天高,凤凰枝头所愿而。

无名小卒,空惹怒火,君临天下乘风归。

四海魅惑,待君天下,四海为家情意深。

落_曦

流水

流水

岁岁年年,花开花落,春来秋去冬刻骨。

不记初时,忆忘昔年,刻骨添纹茫然望。

凌晨一信,初心永记,老去年华伴白首。

青丝如瀑,零星雪丝起怜爱。

雨落花下,凋落成泥空留念。

泪湿眼眸,空留念想空叹息。

青丝若雪,年华逝水,彼岸海角渡良人。

生有何欢,死亦何悲,留恋不舍恐心伤。

渐去渐远,如江若水,长影无风却摇曳。

流水

岁岁年年,花开花落,春来秋去冬刻骨。

不记初时,忆忘昔年,刻骨添纹茫然望。

凌晨一信,初心永记,老去年华伴白首。

青丝如瀑,零星雪丝起怜爱。

雨落花下,凋落成泥空留念。

泪湿眼眸,空留念想空叹息。

青丝若雪,年华逝水,彼岸海角渡良人。

生有何欢,死亦何悲,留恋不舍恐心伤。

渐去渐远,如江若水,长影无风却摇曳。

凯伊酱

秘密 18-19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年更博主

五一节快乐,而我这个社畜还要上班

我还活着。。。

我没有咕


秘密

18.

“瑶哥,奋哥和伯哥怎么还没回来啊?”左叶看了眼表,已经12点半了秦奋和韩沐伯还没有回来,不免有点担心:“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你啊。”靖佩瑶揉了揉左叶的头,笑着安慰道:“伯哥奋哥多大的人了,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乖,明天还要录制主题曲呢,快睡。”靖佩瑶安慰左叶且安抚他睡着并盖好了被子后自己拿上外套出去找秦奋和韩沐伯了。

秦奋和韩沐伯的关系在觉醒东方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靖佩瑶再往练习大楼走的时候就看见刚从里面出来的王嘉尔,靖佩遥觉得眼皮在跳。

前几天第一次等级测评...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年更博主

五一节快乐,而我这个社畜还要上班

我还活着。。。

我没有咕


秘密

18.

“瑶哥,奋哥和伯哥怎么还没回来啊?”左叶看了眼表,已经12点半了秦奋和韩沐伯还没有回来,不免有点担心:“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你啊。”靖佩瑶揉了揉左叶的头,笑着安慰道:“伯哥奋哥多大的人了,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乖,明天还要录制主题曲呢,快睡。”靖佩瑶安慰左叶且安抚他睡着并盖好了被子后自己拿上外套出去找秦奋和韩沐伯了。

秦奋和韩沐伯的关系在觉醒东方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靖佩瑶再往练习大楼走的时候就看见刚从里面出来的王嘉尔,靖佩遥觉得眼皮在跳。

前几天第一次等级测评的时候,靖佩瑶察觉到了秦奋和王嘉尔的关系不一般,但自己又不敢去问韩沐伯,更加不敢去问秦奋,只能自己默默消化这个信息。所以当他看到这个点王嘉尔从练习楼里出来的时候,靖佩瑶脑子里不知为何出现了回家的诱惑。

正当靖佩瑶发呆的时候,韩沐伯背着秦奋从楼里出来,刚巧看到了他:“佩瑶?你怎么在这?”

靖佩瑶还在脑补回家的诱惑,被韩沐伯的一声吓的回了魂:“啊,伯哥!”

“啊什么啊?你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

“小叶子担心你们,让我过来看看。”靖佩瑶说着看了眼韩沐伯背上的秦奋问道:“奋哥这是怎么了?没事吧?”

韩沐伯笑道:“没事,他就是练习过渡了,累了休息会就好了,我们回去吧。”

靖佩瑶见他不愿多说也就没再过问了,跟着韩沐伯回了宿舍。

19.

第二天主题曲录制,秦奋因为努力带着f班争取!到了录制的机会,韩沐伯在一旁看着拼命练习的他,比自己得了a还要开心。

而靖佩瑶一直陪在左叶身边,他看着一直偷瞄!蔡徐坤的左叶,心里不觉有点苦涩。

“小叶子~”这时候秦子墨突然凑到左叶身边:“你又要看你偶像啊。”秦子墨本来是想和左叶聊聊天的,却发现他又在偷瞄蔡徐坤,不觉得有些吃味,自从他和坤坤一个宿舍后,小叶子倒是有事没事就来看他,其实是来看他偶像的。

“啊,墨哥,你在说什么呢。。。”左叶被秦子墨这么一说吓得脸都红了,连忙否认到:“我没有看坤哥,我。。。我是在发呆。”

“秦子墨有些酸溜溜的说:“发呆都要看着偶像啊。”

“墨哥,不是。。。”

“好了,子墨别逗他了。”靖佩瑶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把左叶护在身后对秦子墨说:“子墨,你不去练习下吗?”

秦子墨看着靖佩瑶,突然明白了什么,微笑道:“瑶哥这是在害怕什么呢?”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鸽手

没错,我的偶像是让鸽

咱们下个五一见~


東風

【摇曳】真相是假

真相是假

没有剧情基本不知道改啥,拿旧文来舞一舞摇曳。


“那是压抑于舌下、又从眼睛迸射出的喜欢。”

可是是假。


有时候也会忘了靖佩瑶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眼睛里藏了湛蓝大海与璀璨星空,那里雾气散开,一片明朗,手心里还长着细茧,值得被万万万人喜欢。

少年的气质温柔明亮,嘴角勾起是青涩电影里傍晚昏黄的光照射下爬山虎爬满的,斑驳的墙。


而眼神温软,尽数送给觉醒末子。


时间久了,怕靖佩瑶也忘了这样晦涩不堪的情里掺有几分真假。只好温吞地将左叶护在还不够巨大的羽翼之下,说不出谎话的嘴里反复念叨像炫耀般是两人之间的小秘密。

期间丝丝隐藏的,细嫩如同经不起风吹雨打的花骨朵...

真相是假

没有剧情基本不知道改啥,拿旧文来舞一舞摇曳。



“那是压抑于舌下、又从眼睛迸射出的喜欢。”

可是是假。


有时候也会忘了靖佩瑶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眼睛里藏了湛蓝大海与璀璨星空,那里雾气散开,一片明朗,手心里还长着细茧,值得被万万万人喜欢。

少年的气质温柔明亮,嘴角勾起是青涩电影里傍晚昏黄的光照射下爬山虎爬满的,斑驳的墙。


而眼神温软,尽数送给觉醒末子。


时间久了,怕靖佩瑶也忘了这样晦涩不堪的情里掺有几分真假。只好温吞地将左叶护在还不够巨大的羽翼之下,说不出谎话的嘴里反复念叨像炫耀般是两人之间的小秘密。

期间丝丝隐藏的,细嫩如同经不起风吹雨打的花骨朵,受不得半点推敲破译。


夜里偶尔会想起两人间细微亲密的动作,嘴唇蹭过对方的耳廓上沿、手掌附在那人仅隔一层薄薄的衬衣的结实的小腹、也许是真的温热缠绵的目光交融。

眼眸闪的是没有底气的、满是虚假的光,心里咚咚打鼓,不敢承认压抑着翻滚的浓烈色彩。


另一双眼睛总兴致冲冲,是叶边晒不干的露珠俏皮模样,熠熠夺目。

左叶裹挟着十七岁最生机勃勃的清新气息,把两人不小心碰触到尾指间噼里啪啦的电火花显得邪恶,像黑暗里诱惑夏娃的蛇的信子,诡异绮丽。

怔忪间忘了本该狡猾地移开目光或是直接十指相扣,无论如何不该是双目对视就满足的虚情假意。只好呆愣地牵扯微笑,狼狈地侧眼看向其他人的亲密无间,喉咙锁住,顿一会才抬手挡住发红的鼻尖笑骂:我是直男。


也有在足够近的距离想要亲吻那两片薄薄的唇的冲动,在最后一刻里落荒而逃,好似登顶的美梦将醒,差这临门一脚。


还来不及感受彼时此时的面红耳赤,眼见对方将行将远,恼了一会才明白并非自己独特,换成别人也没差。

羞耻像被揉进血液里流淌,连后颈也染红。

只是无端地想,从前被靖佩瑶睫毛刷过的手心痒痒的触感,是四目相交一瞬里的温柔缱绻一般,自己入戏出来的假象。


是早不会痛的疤,只差揭下。

東風

【摇曳】真相是真

搖曳。
真相是真,私设2019年,左叶第一人称。

公司给了一个礼拜的假期,企图狸猫换太子,换走我三个月的高考假。其实我哪不明白,哪不知道算计,心底里并没有什么不大满意,是个假期就感恩戴德。但那天瑶哥送机时在车里用力地捏了捏我的肩胛骨,我怀疑他的指尖想要挤进关节囊,面上却笑得很开,眼睛眯得细细长长的模样,在我耳边轻轻说句:“放假好好玩儿。”彼时工作人员刚好打开车门,我俩亲近的模样就印在旁的相机里。奋哥他们对此见惯不怪,一点表面上遮掩的意思也没,我却存了别的心思,总不好意思。

他们来送我罢了,我最后回头看了一眼。

下机后收到瑶哥的微信,发的是他们四个人撸串当夜宵的照片,文案写得不太严肃,大致说我错过了北京...

搖曳。
真相是真,私设2019年,左叶第一人称。

公司给了一个礼拜的假期,企图狸猫换太子,换走我三个月的高考假。其实我哪不明白,哪不知道算计,心底里并没有什么不大满意,是个假期就感恩戴德。但那天瑶哥送机时在车里用力地捏了捏我的肩胛骨,我怀疑他的指尖想要挤进关节囊,面上却笑得很开,眼睛眯得细细长长的模样,在我耳边轻轻说句:“放假好好玩儿。”彼时工作人员刚好打开车门,我俩亲近的模样就印在旁的相机里。奋哥他们对此见惯不怪,一点表面上遮掩的意思也没,我却存了别的心思,总不好意思。

他们来送我罢了,我最后回头看了一眼。

下机后收到瑶哥的微信,发的是他们四个人撸串当夜宵的照片,文案写得不太严肃,大致说我错过了北京喧嚣的风和肉食动物的狂欢。七月份的成都的夜里也凉,我吸吸鼻子,发条语音过去:“哥哥们打点钱,我也想吃肉。”

瑶哥大抵是当机立断转了三位数过来,我吓了一跳,没敢收,嘟嘟囔囔说些先回家的话就收起手机。

到家后才发现中考完的表妹被屏幕照得惨白着脸,拿着手机霸占了我的被窝。我霍地关门,老老实实去了沙发。

瑶哥问我到家了没有,早点睡,我今夜神思清醒得很,随手发了句“瑶哥你的新作品也太酷了吧,我都快爱上你了”,对面消息回得很快,让我乖乖早点睡。

是假期第三天的晚上,瑶哥突然发微信来:左叶,你们家楼下的蚊子真凶。我拖鞋也没换,顶着一天无所事事的鸡窝忙不迭下楼。瑶哥低头挥了挥手臂,是驱赶蚊子的动作,手上拿了装烧烤的塑料盒,又将手机屏幕亮起,动作不甚流畅,向我招手。夜色很浓重,仅凭一点光线,我看不清他到底什么表情。

上楼后他跪在沙发边上笑我:“这么惨吗,房间被占了?要不要哥哥带你开房。”开房两个字他咬字极其暧昧,听得我耳朵尖都要红起来。于是裹紧了被子朝沙发外沿靠了靠,说:“瑶哥你别笑,今晚你连沙发都别想睡了。”他当真讨好似的说些服软的话,最终我俩嘻嘻哈哈,叠在一起睡了一宿的沙发。

第二天醒得很早,瑶哥要赶飞机回去。

夜里表妹笑得扭曲,指了指有些时日的照片问我:“哥,那天你和你瑶哥到底干了什么?”我低头瞅一眼,张嘴道:“吃夜宵啊,一群人一起呢,你想我们干什么?”表妹有些兴奋,拍拍大腿继续问:“具体呢具体呢!”

我探出舌尖,舔了舔干涩的嘴角。顿一下后尴尬地接住上文:“我们那天去吃了夜宵。回来后他和我又一起洗澡,有点奇怪吧,明明已经不在一起住了。之后……”也许是我突然的絮絮叨叨吓住表妹,她的脸色有点难看:“哥,我知道了,别说了……”

東風

只许我亲你

社会瑶有时候真的很社会。
譬如他在深夜里敲开左叶的门,浑身酒气,眼神却清醒。仗着微薄的身高优势,两手抓住门边将左叶困在门与他的胸膛之间,低音炮显得有点颤抖:“左叶,哥喝醉了。”

月光不总是像那时候一样撩人。
左叶脸颊连着耳朵都烧起来,眼睛里闪着湿润的光,眉毛却皱着,头努力地后仰,让出空隙来。
靖佩瑶看着左叶两片红润的嘴唇张张合合:“瑶哥你怎么又喝这么多?喝点热水快去睡觉!”竟也不觉得聒噪,低头亲亲左叶,将他的喋喋不休吞入口中。

左叶一下子噤声,原先抓住靖佩瑶手臂的手忽地收紧,眼睛瞪得老大。随后又气呼呼地别开脸:“你闻闻你身上的酒味啊哥!不许你亲我!本来你胃就不好了,还老喝这么多酒……”

靖佩瑶脸一僵,暗道...

社会瑶有时候真的很社会。
譬如他在深夜里敲开左叶的门,浑身酒气,眼神却清醒。仗着微薄的身高优势,两手抓住门边将左叶困在门与他的胸膛之间,低音炮显得有点颤抖:“左叶,哥喝醉了。”

月光不总是像那时候一样撩人。
左叶脸颊连着耳朵都烧起来,眼睛里闪着湿润的光,眉毛却皱着,头努力地后仰,让出空隙来。
靖佩瑶看着左叶两片红润的嘴唇张张合合:“瑶哥你怎么又喝这么多?喝点热水快去睡觉!”竟也不觉得聒噪,低头亲亲左叶,将他的喋喋不休吞入口中。

左叶一下子噤声,原先抓住靖佩瑶手臂的手忽地收紧,眼睛瞪得老大。随后又气呼呼地别开脸:“你闻闻你身上的酒味啊哥!不许你亲我!本来你胃就不好了,还老喝这么多酒……”

靖佩瑶脸一僵,暗道不妙。
小孩儿向来说话算话,此时推着他出门的力度半点也没手软。加上左叶面色不好,眉里目里确实有不乖巧的气愤探出头来,大概是真的有些生气。

靖佩瑶稍稍屈起膝盖,仰视左叶。
一时间也没什么话好说,不过是目光交融,难得觉得窘迫,尔后压低眉尾委委屈屈地凑上去,蹭蹭左叶的脸颊。

果不其然听见左叶嘟嘟囔囔:“好啦。哥哥你抬头看我。”
靖佩瑶偷笑,头仍是埋在左叶颈窝里撒娇:“让哥亲亲你。”

左叶却不答应,红着脸的正义凛然,捧着靖佩瑶的脸,踮着脚,颤抖着吻上去。

“不行,现在只许我亲你。”

凯伊酱
抱歉啊!最近太忙了!我争取在暑...

抱歉啊!
最近太忙了!
我争取在暑假结束前完结一篇文
问题就来了
你们想先看哪篇?
all奋 血腥爱情故事
欢乐向的磊奋瑶 朋友了解下系列
瑶叶墨 嘉奋沐 的秘密

麻烦留言告诉我
谢谢

抱歉啊!
最近太忙了!
我争取在暑假结束前完结一篇文
问题就来了
你们想先看哪篇?
all奋 血腥爱情故事
欢乐向的磊奋瑶 朋友了解下系列
瑶叶墨 嘉奋沐 的秘密

麻烦留言告诉我
谢谢

养生少女单质

日常为瑶叶站街。
恭喜这对嘉宾牵手成功。
嘻嘻嘻。

"
午后的猫 ,
懒懒的躺在阳光下睡著了。
我的心跳,
却在奔跑,
跟随你到天涯海角。 "

日常为瑶叶站街。
恭喜这对嘉宾牵手成功。
嘻嘻嘻。

"
午后的猫 ,
懒懒的躺在阳光下睡著了。
我的心跳,
却在奔跑,
跟随你到天涯海角。 "

养生少女单质

关于南北(5)

前:
没有任何剧情可言,
生活琐碎日常,
我心里有blance。嘤嘤嘤。
日常随缘,
(ง •̀_•́)ง
沉迷游戏。
piu.

You be the Mara Jade,

I’ll be your skywalker。

微妙的气氛是从饭桌上开始蔓延的。

普通的周末,

还是日常的老地方,

前台的小姐姐和左叶是老乡,这家火锅店根据大众的口
味进行了调整,却也留着成都风味的锅底,却没有写在菜单上,只有熟客才知道这个秘密,她进屋摆放餐具,随意的看了一眼左叶,说“来了哇。”

左叶笑着打招呼“嗯,又来了。欸,姐姐今天要个鸳鸯锅,我带了朋友来,不能吃辣的。”

姐姐抬起头调侃到“哎哟,哪个朋友哦,你哪次带...

前:
没有任何剧情可言,
生活琐碎日常,
我心里有blance。嘤嘤嘤。
日常随缘,
(ง •̀_•́)ง
沉迷游戏。
piu.






You be the Mara Jade,

I’ll be your skywalker。


微妙的气氛是从饭桌上开始蔓延的。

普通的周末,

还是日常的老地方,

前台的小姐姐和左叶是老乡,这家火锅店根据大众的口
味进行了调整,却也留着成都风味的锅底,却没有写在菜单上,只有熟客才知道这个秘密,她进屋摆放餐具,随意的看了一眼左叶,说“来了哇。”

左叶笑着打招呼“嗯,又来了。欸,姐姐今天要个鸳鸯锅,我带了朋友来,不能吃辣的。”

姐姐抬起头调侃到“哎哟,哪个朋友哦,你哪次带朋友不是喊我搞辣点整人家,转性了嗦?”

左叶慌乱的摆摆手“不是,是同公司的哥哥”

秦子墨坐在旁边,看左叶耳尖红了一片,心里莫名的冒出一股气,他指着菜单上的虾滑大声的说,“这个!”

左叶被他吓了一跳,刚抬手想打他,却看见秦子墨气鼓鼓的脸,以为他想起第一次吃火锅时被坑的情景,便低头乖乖的记菜。
秦子墨跟着左叶吃了无数次火锅,他以前是加芝麻酱的,但左叶吃不惯那个,现在他也习惯只放香油和蒜泥,方便偶左叶偶尔会从他碗里夹走想吃的菜。

秦子墨如往常一样给左叶夹满一碗,左叶挑挑拣拣的吃完了肉,又把不小心夹到的蔬菜扔进秦子墨碗里,顺手夹走一个虾滑。

左叶咬着筷子,歪头问,“瑶哥,只放半碗醋,吃起来酸不酸呀。”

靖佩瑶早就看着他俩这小情侣的样子不舒服了,秦子墨还冲他笑,所有吃下去的醋像进到了心里,他从碗里夹起个鱼丸,塞进左叶嘴里,“你尝一下?”

“哎呀,酸死了!”

他递上自己的杯子给左叶,却被秦子墨拦下,“他喝牛奶。”


左叶吃完火锅容易兴奋,他一个人开心的往前冲,留下两个哥哥在后面走着,靖佩瑶看着他蹦蹦跳跳的,像个猴子。

“不要踩井盖”

话还没说完,左叶就跑回来了,他站在那儿,让靖佩瑶轻轻拍三下,又跳着走开了,看的旁边的秦子墨一脸懵逼。

左叶靠在瑶哥的身上,在沙发上嘟嘟囔囔的,“这个醋嘛,情侣必备良药啊,你吃一吃,我吃一吃,大家一起吃一吃,多好啊。”

秦子墨走上前,把左叶从沙发上扯起来,“洗澡去,该睡觉了。””

“欸,说好和瑶哥吃鸡来着。墨哥~”

“不许熬夜!洗澡,睡觉。”秦子墨掐了下左叶的脸,“今天晚上我和你睡,等会儿我和你瑶哥来陪你打一局。”

左叶点点头,走回屋里。秦子墨看了靖佩瑶一眼,转身离开,“左叶很可爱不是吗?”

秦子墨停下脚步,又头也不回的向前走,“那也是我家崽崽。”

养生少女单质

日常为瑶叶站街。

男孩子学会这个应该会很撩妹,

我先给左叶做一个。


那些被窥探到的所谓温柔证据

其实不过万分之一。

世人猜测真的假的不信宿命,

可我早把他安排进

全部余生里。”

日常为瑶叶站街。

男孩子学会这个应该会很撩妹,

我先给左叶做一个。




那些被窥探到的所谓温柔证据

其实不过万分之一。

世人猜测真的假的不信宿命,

可我早把他安排进

全部余生里。”

24小时美术馆

《摇曳》


       在现代生活的背景下,苗族的银饰文化是一种弥足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但非常可惜的是厚重繁复的传统银饰对日常的佩戴造成了极大的不便。将贵州本地苗族匠人的银花丝工艺运用在现代时尚的首饰设计中,让苗族的银文化和银花丝工艺以“新生”的模样顺延苗族文化的传承形式:成为一种戴在身上的“文化保存“与”文化输出”。

       希望随风摇摆的银花丝就像风舞的叶子,能够像“一带一路”一样将文化带到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张玥...

《摇曳》



       在现代生活的背景下,苗族的银饰文化是一种弥足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但非常可惜的是厚重繁复的传统银饰对日常的佩戴造成了极大的不便。将贵州本地苗族匠人的银花丝工艺运用在现代时尚的首饰设计中,让苗族的银文化和银花丝工艺以“新生”的模样顺延苗族文化的传承形式:成为一种戴在身上的“文化保存“与”文化输出”。

       希望随风摇摆的银花丝就像风舞的叶子,能够像“一带一路”一样将文化带到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张玥唯





【 部分作品有售,详情请私信24小时美术馆】

养生少女单质
日常为摇曳站街 我乐意站在你身...

日常为摇曳站街

"我乐意站在你身后  把你揽在胸口

低头看你素净的脸颊粉红

我乐意把着你的手 心猿意马弹奏

每颗音符里都有幸福闪动。 "

图源weibo见水印,侵删致歉

日常为摇曳站街


"我乐意站在你身后  把你揽在胸口

低头看你素净的脸颊粉红

我乐意把着你的手 心猿意马弹奏

每颗音符里都有幸福闪动。 "

图源weibo见水印,侵删致歉

养生少女单质

关于南北(4)

前:
三篇论文真的写死我了,脑子已经坏掉了。
就很戳,就日常很戳。
而且很短。过渡,过渡。
日常随缘。
下期修罗场上线

左叶很喜欢新来的哥哥。

靖佩瑶比秦子墨大两个月,给人感觉很稳重,不怎么爱说话,但却很温柔。

靖佩瑶看见他的第一句话是:“身体怎么样了?”熟稔又亲密的口吻,声音低沉,直达人心里。

他曾偶然看到过一个微博:找一个打游戏稳的一批的男朋友,他沉着冷静,你在旁边蹿如狗,蹭上去的是你,大叫的是你,添乱的也是你。你嚷嚷着这里有人那里有人,他一开枪,嘴里就两个字,还是男神音。

“死了。”

认识靖佩瑶后,左叶觉得这就是瑶哥本人了,瑶哥符合左叶之前对哥哥的所有幻想,温柔,稳重又帅气。

左叶经...

前:
三篇论文真的写死我了,脑子已经坏掉了。
就很戳,就日常很戳。
而且很短。过渡,过渡。
日常随缘。
下期修罗场上线

左叶很喜欢新来的哥哥。

靖佩瑶比秦子墨大两个月,给人感觉很稳重,不怎么爱说话,但却很温柔。

靖佩瑶看见他的第一句话是:“身体怎么样了?”熟稔又亲密的口吻,声音低沉,直达人心里。

他曾偶然看到过一个微博:找一个打游戏稳的一批的男朋友,他沉着冷静,你在旁边蹿如狗,蹭上去的是你,大叫的是你,添乱的也是你。你嚷嚷着这里有人那里有人,他一开枪,嘴里就两个字,还是男神音。

“死了。”

认识靖佩瑶后,左叶觉得这就是瑶哥本人了,瑶哥符合左叶之前对哥哥的所有幻想,温柔,稳重又帅气。

左叶经常和靖佩瑶聊天,靖佩瑶会给他讲北方不同的风俗还有暂时只有左叶一个读者的小说走向,说到激动的时候,偶尔会听见几句太原话。

他俩一起出门的时候,靖佩瑶会搭左叶的肩,控制着他的方向,不让他踩上井盖。靖佩瑶听老人说:踩了井盖会倒霉三天,如果不小心踩上了,要找人打三下,这样霉运才会消失。

左叶记住了这个习惯,每次都装作委屈的样子去找靖佩瑶,轻轻的落在手上,像是拍打小狗的头一样。

秦子墨已经很久没和左叶一起睡过觉,靖佩瑶的到来让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结束完游戏的深夜,他走向左叶的卧室,床上的少年乖顺的睡着了,床头放着的牛奶杯已经被拿到了厨房,手机也被放在柜子上,连被子也让人叠好,从两边严严实实的裹住睡着的男孩。

秦子墨凑近床头,俯下身子,轻轻亲上了左叶的眼角“晚安,崽崽”

一如往常。

他走出卧室,压下心里莫名的不安:好像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养生少女单质

关于南北(3)

前:
瑶哥上线辣。
墨哥的求生欲。
崽崽,身娇体弱。
bug好多呀,日常随缘。

"我和你要去闻闻新鲜的春天,
感受阳光洒落肩上的夏天,
整个世界涂着金色的秋天,
飘雪的冬天。"

新年的元旦,左叶是在床上度过的。

自从鬼屋出来后,左叶就一直低烧。他圣诞节前夕就有感冒的征兆,去鬼屋吓了一身冷汗,回来半夜里发热,一直咳嗽,脸色发白。秦子墨焦急的背他去看医生,医生诊断是感染性低烧,给他开了药,让回去好好休息,折腾到凌晨。

这一场低烧持续了很久。

左叶是那种一生病就没有胃口的人,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被秦子墨喂粥。左叶平时最讨厌黏糊糊的粥了,嘟嘟囔囔,讨价还价的不想喝,秦子墨拿他没办法,只能...

前:
瑶哥上线辣。
墨哥的求生欲。
崽崽,身娇体弱。
bug好多呀,日常随缘。


"我和你要去闻闻新鲜的春天,
感受阳光洒落肩上的夏天,
整个世界涂着金色的秋天,
飘雪的冬天。"



新年的元旦,左叶是在床上度过的。

自从鬼屋出来后,左叶就一直低烧。他圣诞节前夕就有感冒的征兆,去鬼屋吓了一身冷汗,回来半夜里发热,一直咳嗽,脸色发白。秦子墨焦急的背他去看医生,医生诊断是感染性低烧,给他开了药,让回去好好休息,折腾到凌晨。

这一场低烧持续了很久。

左叶是那种一生病就没有胃口的人,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被秦子墨喂粥。左叶平时最讨厌黏糊糊的粥了,嘟嘟囔囔,讨价还价的不想喝,秦子墨拿他没办法,只能哄他让他喝一半,剩下的帮他喝了了事儿。

公司的姐姐过来找他俩说事儿,姐姐看了看睡着的左叶,转过来又对秦子墨说:“你不能这么再惯着他了。”

秦子墨讨好的对姐姐笑笑“啊,下次,下次我一定让他好好喝粥。”

“秦子墨,你有没有觉得你太宠他了?”姐姐突然严肃起来。

“啊,没有啊,左叶比我小嘛,我得照顾弟弟呀”

“我是说……”姐姐看着秦子墨的满脸无辜又闭上了嘴,“算了。”

“姐姐,你来找我们什么事儿啊”

“哦对了,公司新来了一个练习生,和你们一起练,可能下午就过来了,叫靖佩瑶,比你们俩都大,好好对人家。”

秦子墨点点头回答道“知道了,姐姐”

靖佩瑶是下午3点到的公寓,拖着一个箱子站在门口敲了会儿门,没有人应答。

他猜想大概是出门去了,于是掏出钥匙开门。走进房间,客厅沙发上堆着各种各样的抱枕,茶几上洒落着零食,东西很多,但却不混乱,很有生活的气息。

靖佩瑶准备去找他的卧室,他放下箱子留在客厅,走向里屋。

一个卧室的门开着,床上有人,小小的缩成一坨,脑袋几乎埋进被子里,只露出一个后脑勺,像一只仓鼠。
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水,周围还堆着几盒药,靖佩瑶担心的走上前,想看看未来的伙伴怎么样。

床上的人蜷缩成一团,脸色红红的,十分乖巧,像个小孩子。靖佩瑶伸出手摸上了他的额头,有点烫,“唔,墨,墨哥?”床上的人突然嘟囔起来,轻轻扣住了靖佩瑶的手,脸向上蹭了蹭,“墨哥,你手好凉,好舒服啊。”

靖佩瑶没有出声,也没放手,任由床上的人扣着他的手。床上的人体温偏高,带着暖气,热乎乎的,靖佩瑶感觉自己的心也暖乎乎的,他想:这个孩子真可爱呀。

等到秦子墨回家后,看见客厅多了一个箱子,左叶的床边还坐着一个男生,发出了无助的呼喊“崽崽,你看清楚你旁边坐的谁了吗?”

养生少女单质

关于南北(2)

前:
怕鬼叶上线,
老妈子墨哥上线,
瑶哥,瑶哥快上线了。
依然很戳,日常随缘。

2015的圣诞节前夕,北京下了小雪。他们两个南方人很少见雪,想着放假,溜出宿舍闲逛了一天,还相约明天去游乐场。

左叶早上一起来就打了几个喷嚏,懒懒散散的窝在沙发里,没什么精神。
秦子墨觉得他多半是昨天闲逛回来冻着了,有些感冒的征兆,喂他喝了些感冒冲剂,左叶嘟囔着说苦,又任劳任怨的去给他找糖哄他。本来说晚上就不去了,左叶死活不答应,非要出去玩,秦子墨找了口罩给他带上,一边把他裹的只剩两只大眼睛一边教育:“说了很多次了,从室外回来不准脱衣服,容易感冒,叫你不听,说了多少次了,不听。”

左叶嫌他烦,自己一个人快步向前走,扔...

前:
怕鬼叶上线,
老妈子墨哥上线,
瑶哥,瑶哥快上线了。
依然很戳,日常随缘。


2015的圣诞节前夕,北京下了小雪。他们两个南方人很少见雪,想着放假,溜出宿舍闲逛了一天,还相约明天去游乐场。

左叶早上一起来就打了几个喷嚏,懒懒散散的窝在沙发里,没什么精神。
秦子墨觉得他多半是昨天闲逛回来冻着了,有些感冒的征兆,喂他喝了些感冒冲剂,左叶嘟囔着说苦,又任劳任怨的去给他找糖哄他。本来说晚上就不去了,左叶死活不答应,非要出去玩,秦子墨找了口罩给他带上,一边把他裹的只剩两只大眼睛一边教育:“说了很多次了,从室外回来不准脱衣服,容易感冒,叫你不听,说了多少次了,不听。”

左叶嫌他烦,自己一个人快步向前走,扔下他一人在KFC买热牛奶。

游乐场的鬼屋很有特色,就是一栋古色古香的房子,上面写着聊斋,像是一座庙。

左叶以为是景点,兴冲冲的拉着秦子墨就往里走,踏进房子里,工作人员就关上了大门。左叶掀开红色的幕布,随着人群走了进去,越往里走,就发现周边挂着各种各样恐怖的玩偶,走过一个残破的铁索桥时,脚下传来电震声,震的人心里发麻。

刚走完,墙边就伸出一只残缺的手:“拿命来~~拿命来!”
左叶吓得浑身发抖,手不住的惊慌乱抓,秦子墨压住他的手,圈着他安慰道:“都是假的,别怕”

左叶慌乱的看他一样,死死抓住秦子墨的手:“呜,墨,墨哥,我害怕,我不想玩了,我们出去好吗?”

“好,我们出去”

秦子墨把帽子给左叶扣上,把他整个圈进怀里:“你别看外面,我带你出去”

扮鬼的工作人员还在尽职尽责的叫喊,左叶什么都不去想,他死死的拽住秦子墨的衣角,像抓住了生的希望。

待他们出了房子后,秦子墨不经意的轻轻亲了怀里人的发旋,“崽崽,我们出来了。”

左叶一边站直身子,一边抱怨“这个鬼屋好坏啊,他为什要写聊斋呢,好让人误会呀,好坏呀这个工作人员”

秦子墨听着他的念叨,和他慢慢走回家。

又是新的一年了。

养生少女单质

关于南北

前:
本伤痛青春非主流写手准备写一个稍微长点的故事(bushi),日常很戳。
论文题目,墨哥真的very温柔了,
瑶哥也是日常宠,哎哟,机场接机哦,
左叶崽崽的还有一半的心,
大概是all叶向。
瑶哥本期不在。
很戳很戳,就随缘吧。工科狗没有文笔(对不起)

"或许你在京城的盒子里敲打生计,

或许你在成都守着巴山夜雨。"

秦子墨真的很喜欢吃火锅。

刚进公司的时候,他总爱约左叶周末去吃火锅。北方的气候比南方干燥,空气也更加沉闷,因为这件事,左叶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鼻血,脸上也冒出了好几颗红色的痘。

左叶是成都的,无辣不欢,和秦子墨很搭。他俩一起点红锅,再把毛肚慢慢放进锅里烫着,看着一...

前:
本伤痛青春非主流写手准备写一个稍微长点的故事(bushi),日常很戳。
论文题目,墨哥真的very温柔了,
瑶哥也是日常宠,哎哟,机场接机哦,
左叶崽崽的还有一半的心,
大概是all叶向。
瑶哥本期不在。
很戳很戳,就随缘吧。工科狗没有文笔(对不起)





"或许你在京城的盒子里敲打生计,

或许你在成都守着巴山夜雨。"


秦子墨真的很喜欢吃火锅。

刚进公司的时候,他总爱约左叶周末去吃火锅。北方的气候比南方干燥,空气也更加沉闷,因为这件事,左叶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鼻血,脸上也冒出了好几颗红色的痘。

左叶是成都的,无辣不欢,和秦子墨很搭。他俩一起点红锅,再把毛肚慢慢放进锅里烫着,看着一个个鼓起的红油泡把食材煮熟。

后来奋哥调侃说:和秦子墨一起吃火锅是看不到肉的。

大家都了然的笑笑。

但其实也有例外。

左叶是个猫舌头,吃个菜要等着凉好久。

秦子墨夹菜时,也会给他夹一份放在碗里,看着左叶慢慢吃掉碗里的菜,他很有成就感。

秦子墨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左叶和他之前遇到的大多数男生都不一样,不爱打游戏,喜欢跳舞,大多数时候特别乖巧,很遭人疼爱。他总叫左叶崽崽,有宠溺也有在他调皮时的咬牙切齿。

秦子墨第一次到成都时就喜欢上了那儿,春熙路上的女孩子们化着精致的妆,提着小包去各个商场闲逛,街边的锅魁,降龙爪爪小店门口排着络绎不绝的食客,不论何时,总能看见火锅,串串店还在营业,时间对于这个城市来说,似乎走的很慢。

认识左叶后,秦子墨陪他回过好几次成都。他俩一起走过宽窄巷子的小道,也去泡桐树街逛过文艺的小店,还有去环球中心时买的乱七八糟copy的小物件。

左叶妈妈很喜欢他,把他当干儿子,家里还放着他的用品。后来他俩回北京,送机时的时候,左叶妈妈悄悄给他说:“我们左叶一天到晚傻乎乎,你多照顾哈他哟。”

他说:“好。”

北京入冬很快,气温一直徘徊在0摄氏度上下,秦子墨把左叶捂的严实的带回宿舍。左叶的床头总有一大堆零食,各种小面包,饼干,牛奶,左叶喝完牛奶就犯困,手机还刷着视频就倚靠在床头睡着了。

秦子墨一般会熬夜打游戏,等他结束游戏后,他关掉左叶的手机,再掀开被子躺进去,看着枕边熟睡的面容,乖顺可爱。

左叶的眼睫毛很长,他忍不住凑近左叶的脸,然后突然停住:“崽崽,晚安”

左叶夜里睡觉很不老实,他喜欢夹着东西睡觉,他使劲往秦子墨身上靠,把四肢都缠上去,嘴里还不住嗯嗯的呻吟,大概是长身体腿疼。

秦子墨安抚的抱住他,感受着左叶的呼吸喷洒在他下巴上,也一起沉沉的入睡。

养生少女单质

日常为摇曳站街。

为什么你只有半颗心?
在瑶哥那儿。

土味情话嘻嘻嘻

"怎么忍心怪你
对我太独特
无时无刻
像是一首无法停止单曲循环的无名歌"

出处见weibo水印,侵删致歉。

日常为摇曳站街。

为什么你只有半颗心?
在瑶哥那儿。

土味情话嘻嘻嘻

"怎么忍心怪你
对我太独特
无时无刻
像是一首无法停止单曲循环的无名歌"

出处见weibo水印,侵删致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