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摇滚乐队

3728浏览    261参与
再拾年:⃒⃘⃤
咱就是说疯狂心动了,但前几天刚...

咱就是说疯狂心动了,但前几天刚买完一堆cd和一张专,真的没钱了,谁懂😅😅😅

咱就是说疯狂心动了,但前几天刚买完一堆cd和一张专,真的没钱了,谁懂😅😅😅

肤浅的吉他爱好者

新派前卫器乐摇滚乐队Polyphia - Playing God

新派前卫器乐摇滚乐队Polyphia - Playing God

除岁

生长痛

预警:水仙/rps同人/剧情车

生长痛

 文/除岁


   虽然世事变迁,但是无论何时,我都坚信时间万物的存在都是有他的意义的。正因为如此,我坚信自己也能跨越这一切。


   toshl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太阳还挂着半张脸在天上不肯下山。


   他喘了一口气,手上提着的两大袋啤酒让他的负荷有些大。七月的天气最为闷热,就算有风也是在你身上点火,他才不过走了几步路身上就起了一层薄薄的汗。他把两个袋子拎到一只手上,撸起袖子擦了擦额头。...


预警:水仙/rps同人/剧情车

生长痛

 文/除岁

 

   虽然世事变迁,但是无论何时,我都坚信时间万物的存在都是有他的意义的。正因为如此,我坚信自己也能跨越这一切。

 

   toshl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太阳还挂着半张脸在天上不肯下山。

 

   他喘了一口气,手上提着的两大袋啤酒让他的负荷有些大。七月的天气最为闷热,就算有风也是在你身上点火,他才不过走了几步路身上就起了一层薄薄的汗。他把两个袋子拎到一只手上,撸起袖子擦了擦额头。

 

   在他边上呼啸过去的是一辆重型机车,把他吓了一跳,等到他眯起眼睛再去看的时候,车已经窜出去了大老远。

 

   那个他勉强捕捉到的黑色人影回头看了他一眼,对他摆了摆手像是在道歉,toshl叹了口气,年轻真好。

 

  “怎么还没回来?”

 

   听着对面人有些抱怨的声音,toshl忽然低头笑了笑,“在楼下了。”

 

  “那我出来接你?”

 

  “不用了,我上楼梯了。”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toshl捏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尽管已经一个礼拜了,他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一个事实——家里还有另一个他。

 

   这太过玄学,他有时候怀疑是不是自己仍然处在一个梦里,不过他并不讨厌这个“梦”,他也很想念那个鲜活、自由的生命。

 

   他想起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两个人睁眼躺在一张床上看着陌生的自己,眼里是不加掩饰的诧异。而那个比他小两岁的自己,在听了来龙去脉后,更是扯着自己本来就已经够乱糟糟的金色长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所以说,你是两年后的我?”

 

   他回答了他已经第五次回答过的问题,“可以这么说,因为现在是1997年。在我记忆里的你,是在1995年。”

 

   那个年幼的他忽然平静了下来,拖着张椅子坐在他面前托着下巴,“那你怎么把我最喜欢的金发给剪掉了?而且,还学会了抽烟?”

 

   而他只是吐了一个眼圈,靠在床头斜眼看他,“因为生活里的不如意,还丢掉了我自己的初心。”

 

  “那你现在还唱歌吗?”

 

   toshl沉默了一会儿,声音里有些沙哑,“唱。”

 

   金发的他点点头,趴过来在他身上嗅了嗅,“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好像葡萄。”

 

   他把烟灰打落在地上,把剩下的半根睇到他唇下,“是葡萄味的爆珠,你要试试吗?”

 

  “我不抽烟,我要唱歌的。你也少抽一点,toshi。”

 

  “不是toshi,是toshl。我改名了。”在他又一个问题提出来之前,toshl飞快地堵住他的嘴,“因为版权问题。”

 

  “那好吧,toshl。”

 

   被自己喊自己的名字太奇怪了,他们长着同一张脸就像在照镜子,可是又照出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甚至连嘴里说的话都不统一。

 

   他觉得他们现在更像两个个体,而不是同一个人,那个他光芒万丈,保持着一颗纯粹的热爱音乐的心。而他呢?相信过摇滚乐队是恶的存在,继续下去会让他更迷失自我,然后把钟爱的金色长发剪掉染黑,把自己的初心给抛弃了。

 

  “为什么会这么想?”toshi反驳他,眼里的疑惑映在他眼里,“我的初心就是开开心心地唱歌,而你到现在也没有放弃过,不是吗?”

 

   他没说话,toshi非常善于察言观色,又或是同一个人的心有灵犀,知晓他不太乐意继续这个话题,自然而然的换了另一个,“你喊我的话也是叫toshl吗?听上去好奇怪。”

 

   看着明显有些低落的人,toshl手握成拳在唇边咳嗽了一声,毕竟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连自己唯一带来的名字也要被剥夺,实在太过令人难过,“我也可以叫你toshi,而且我们也需要一个区分不是吗?”    

 

   开门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暖黄的灯光泄在他身上错觉地给他一种暖意。

 

  “欢迎回家,toshl。”

 

   toshl一愣,这样温情的话他太久没有听到了。他看着金发的他忽然笑了出来,“我回来了,toshi。”

 

 

   音乐家或许都是浪漫的,玩摇滚地又带些疯狂。他带着toshi去了酒吧纵情声色,他把帽子扣在toshi的头上,在嘈杂的音乐声里,贝壳般的光线在墙上泛起波浪,“遮好你的脸。”

 

   toshl施然起身,把袖子一层一层卷到手肘,他在这家酒吧是常客,这两年也和着调酒师学了一些浅薄的技术。

 

   被盖了一脸帽子的toshi挑挑眉,朝他吹了个口哨,他以前和队友来酒吧喝酒,就觉得调酒师这个职业很酷,酒精、火焰混合在一起的炫技让人目眩神迷,但是因为乐队的时间紧凑他没有去学。

 

   他把那条toshl扔过来的领带绕在手指上,放在唇边亲吻了一下,有些俏皮意味地对他眨了一下眼睛。

  

   toshl本来也喝了一些酒,视野逐渐朦胧,toshi的那一眼却把他点燃了,那种感觉像是被飓风后的蝴蝶翅膀亲吻了一下。

 

   他觉得心里有股火在烧,又不知道怎么去将它熄灭。他垂下眼,喝了一口烈酒,辛辣的感觉从喉咙直接贯穿到胃部,在最后清醒的一秒里,他看见了toshi淡粉的嘴唇。

 

   那只蝴蝶最后也被他胃里的火烧了个干净。

 

   他带着toshi清晨穿着西装出门,赶赴画廊去看最后一场展廊,美曰其名是去寻求灵感;傍晚再换上摇滚乐服,拿着吉他在混乱的街道做自由的歌唱家;最后在每日摇摇欲坠的落日下,窝在那个狭小的旧公寓里,凑在一起只隔着一指的呼吸去谱写更浪漫疯狂的曲子。

 

  “怎么又开始抽烟了?”toshi问他。

 

   toshl的手握着香烟,却并未点燃,“我在戒了。”

 

  “我听说戒烟的都需要一个戒断物,你要不要也找一个?”

 

  “戒断物?”

 

  “对,比如糖果之类的。”

 

  “那算了吧,我不太喜欢吃甜的……”

 

   toshi的动作打断了他的话,他看着跨坐在他身上的人有些无奈,他拍了拍toshi的腰让他下来,“怎么了?”

 

  “我没说是糖啊,”toshi顺势把他压倒在了沙发上,原本堆在膝盖上的乐谱散落了一地。在toshl扩散的瞳孔里,是toshi越来越近的嘴唇,他闻到了一股甜甜的葡萄味,然后温热的吻落在了他的嘴角。

 

  “我来做你的戒断物怎么样?想抽烟的时候就过来问我。”

 

   过了好久toshl才开口,“……葡萄味儿?”

   

  “那个啊,我有先吃了葡萄味的糖嘛,你和我都喜欢啊。”

 

  “……为什么亲我。”

 

  “喜欢上自己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吧,知道自己的喜好,足够了解自己,不会有过多争吵。最重要的是,我希望你可以喜欢上自己,包括现在这样的你。”

 

  “可是你并不知道我……”

 

   toshi握住他的手,额头和他抵在一块儿,他的长发落在toshl的脸上,“可是我很敬佩这样的你。”

 

  “toshl,我知道你经历了许多我不知道的事情,但是你和我是一个人,换我来也不会做得更好。当我知道你经历这些痛苦后,仍然在唱歌的时候,我真诚地感谢你。”

 

  “可我很痛苦…toshi,在你到来之前我觉得身体里像是被灌了铅块一样沉重,每夜都辗转难眠,又或是在梦里被惊醒,去越发痛苦自己被那个愚蠢的念头支配。”

 

   toshi环抱住他,“不要这样觉得,在我眼里你也是热烈浪漫的生命。”

 

  “那日在酒吧,我看你调酒的时候,我就已经为你着迷,你演绎着我曾经幻想过的生活,谢谢你toshl,让我有这么一段不同寻常的人生。”

 

  “所以,请别去置身荆棘丛里,我会一直爱你。”

 

   toshl捂住脸,泪水在他的指缝里溜走、滑落,“谢谢你,toshi。我每日都在为此煎熬着,那股痛意像是从我的骨骼里生长出来一样,像结了痂的伤口被热水冲刷着,里面有东西在生根发芽,我无法摆脱。”

 

  “那是生长痛,你还在长,toshl。我也会生长,在未来的某一天和你一样。”

 

 

   金属皮扣落在地上激起了泠冽的碎响,toshl的手搂住toshi的脖子,腿也缠在他的腰上,“不要离开我,不然我一定会恨我自己。”

 

   toshi亲吻上他的指尖,“你永远不会孤独,如果一定要为我出现在这里找到一个理由。”

 

  “那么toshl,我是为你而来的。”



(后面1k是车发不出来。)

扣肉Cora
最后鼓手就位!!(((o(*゚...

最后鼓手就位!!(((o(*゚▽゚*)o)))

最后鼓手就位!!(((o(*゚▽゚*)o)))

EavanStyles

【轻错】《Dont look back in anger》

*《轻错》By Dr.solo

同人番外(个人圆梦向)By EavanStyles

文笔不好,努力向原著接近不让大家出戏!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文中涉及歌曲:

《Half a heart》-One Direction

《幸福摩天轮》-陈奕迅

《Beautiful》-西风

《Dont look back in anger》-Oasis

*《轻错》By Dr.solo

同人番外(个人圆梦向)By EavanStyles

文笔不好,努力向原著接近不让大家出戏!

文中涉及歌曲:

《Half a heart》-One Direction

《幸福摩天轮》-陈奕迅

《Beautiful》-西风

《Dont look back in anger》-Oasis

音乐Fans小琼
周晓鸥好惨!曾被队友连累遭“封杀”,如今和张碧晨“神仙合唱”
周晓鸥好惨!曾被队友连累遭“封杀”,如今和张碧晨“神仙合唱”
不想做人
《皇后乐队知名咏物派歌手》

《皇后乐队知名咏物派歌手》

《皇后乐队知名咏物派歌手》

布达

崔健这颗红旗下的蛋一路弹啊滚啊,来到了长沙

激动的长沙人们只会用“牛逼!”来表达自己的兴奋

崔健同时也是摇滚界的红星,燃起了无数个无聊孤独的夜晚

这是我看的第一场正儿八经的现场演唱会,弄来了第一层第十一拍的黄金座位,重新认识了崔老

在这之前,觉得崔健那种几字一顿的唱法太含糊

现在,还能这么写歌?!如此地接地气,又巧妙地运用反义词,激发人们心底最深处的共鸣

(想get崔老和乐队的震撼帅照吗?戳👉彩蛋)

(彩蛋还不够?想要视频?关注更新!)

崔健这颗红旗下的蛋一路弹啊滚啊,来到了长沙

激动的长沙人们只会用“牛逼!”来表达自己的兴奋

崔健同时也是摇滚界的红星,燃起了无数个无聊孤独的夜晚

这是我看的第一场正儿八经的现场演唱会,弄来了第一层第十一拍的黄金座位,重新认识了崔老

在这之前,觉得崔健那种几字一顿的唱法太含糊

现在,还能这么写歌?!如此地接地气,又巧妙地运用反义词,激发人们心底最深处的共鸣

(想get崔老和乐队的震撼帅照吗?戳👉彩蛋)

(彩蛋还不够?想要视频?关注更新!)

半盏萤火✨

没点毛病谁听二手玫瑰呀!

没点毛病谁听二手玫瑰呀!

Utenfor幻灭

最近找到个新的摇滚乐队,是被偶然间推到的。

叫 Maneskin,是意大利的新生乐队。

最近被他们几个吸引住了,真的很有魅力。

我从他们身上找到了上世纪老乐队拥有的品质。

单方面风格的极致和高辨识度。

而且台风那叫一个妖艳....性张力拉满了。

而且实力也都很不错。


下面这幅画是这个乐队的主唱diamano。

我画的还是保守了,他们每场的服装设计超乎你想象。

最近找到个新的摇滚乐队,是被偶然间推到的。

叫 Maneskin,是意大利的新生乐队。

最近被他们几个吸引住了,真的很有魅力。

我从他们身上找到了上世纪老乐队拥有的品质。

单方面风格的极致和高辨识度。

而且台风那叫一个妖艳....性张力拉满了。

而且实力也都很不错。


下面这幅画是这个乐队的主唱diamano。

我画的还是保守了,他们每场的服装设计超乎你想象。

一十二

为龙婶必须支棱起来

二手玫瑰 摇滚万岁!

为龙婶必须支棱起来

二手玫瑰 摇滚万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